臺陽妖異誌 2: 疫鬼與王船 | 誠品線上

臺陽妖異誌 2: 疫鬼與王船

作者 鄭若珣
出版社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臺陽妖異誌 2: 疫鬼與王船:,●內容簡介擷取臺灣歷史文化橫跨虛實奇幻情境打造「倒風內海」奇談「鈴鈴鈴──鈴鈴鈴──」銅鈴規律的搖動。禱聲念完,狂風四起,五道霧氣隨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擷取臺灣歷史文化 橫跨虛實奇幻情境 打造「倒風內海」奇談 「鈴鈴鈴──鈴鈴鈴──」銅鈴規律的搖動。 禱聲念完,狂風四起,五道霧氣隨狂風朝五個方位而去…… 黑曜提著一袋地土,移動步伐,將土沿線撒落形成五芒星圖案,再將油燈放置在五芒星的尖角上,並貼上道符。 「土環陣!」黑曜起了術式,五盞油燈瞬間亮起。被霧氣附身的差役,困在五芒星內,他露出疫鬼的猙獰相,向外撲捉,但一碰到環陣的邊緣,手就冒起煙來。 莊裡被附身的人數越來越多,疫鬼的力量逐漸變大,連遠處的火葬 場,也傳來了騷動聲…… ※登場人物 贯 墨兒:外貌約十歲大的神祕女孩,實際年齡不詳,以操控文字筆墨之力,收妖降怪,身邊跟隨三小物。 贯 黑曜:十五歲男孩,武藝高超的咒術師,與蒲老師一行人結伴同行。 贯 蒲老師:來臺授課之教員,個性膽小但良善。文史知識豐富,深受周大人青睞,派遣至各地了解人文現況。 贯 文良:十二歲男孩,富有正義感,協助蒲老師大小事務。 贯 張善:行醫濟世多年的藥鋪大夫。 ※故事主線 蒲老師受周大人的託付,前往臺灣各地了解當地人文現況。首站,來到了臺灣南部僅次於府城的鹽水港。沒想到,蒲老師一行人來到這裡後,碰到不明之病,病症擴展的速度讓人心慌,好不容易抑制該區病情的擴散,但鄰近港區卻紛紛傳出疫情。幸好,文良一行人受到五隻小妖的幫助,逐一化解各港口危機。並以小妖視角,發覺「妖」不再處於人類的敵對面…… 贯 事件一、鹽水港之疫:訴說「貪婪」。疫鬼因官兵的貪婪而蔓延,疫情因見義勇為的商賈而抑止。環境的正負消長,在人的一念之間。 贯 事件二、汫水港之疫:訴說「爭鬥」。在清代,械鬥是常見之事。械鬥的怒氣,變成相互刺激的觸媒,疫鬼依此增長。 贯 事件三、鐵線橋之疫:訴說「悲傷」。過往貧苦女性的社會地位低下,金魅的傳說來自悲怨的特化,間接說明在父權的高度制約下,女性內部產生的相互壓迫之感。 贯 事件四、茅港尾之疫:訴說「猜忌」。在邊緣地帶,被看為底層的社會邊緣人,有各自不得不的處境。因當時特殊環境,人在欲望需求與小奸小惡中浮沉拉扯,一個私心的決定,影響著事態發展。 贯 事件五、麻豆港之疫:訴說「共生」。稱為熟番的平埔族有自己的文化,卻不得不因外來影響逐漸改變。其中,哪些被吸納,哪些被排斥,這些思想的拉扯最值得探究。 ●書籍特色 ★文壇新秀──鄭若珣首部在地奇幻俠義原創小說 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雙料得主──鄭若珣,精心打造臺灣兒童奇幻俠義經典文學,重構文字新魅力。 ★運用五行,御字伏妖,展現東方文字新魅力 運用「字」和「五行(金木水火土)」概念,降伏「五大疫鬼」。讓孩子從中了解文字意義,也間接了解五行的相生相剋,以及和東方醫學、五色結合的奧祕。 ‧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五行相剋:木剋土,土剋水,水剋火,火剋金,金剋木。 ‧五行五臟:金對肺、木對肝、水對腎、火對心、土對脾。 ‧五行五色:金對白色、木對綠色、水對黑色、火對紅色、土對黃色。 ★在地取材,刻劃臺灣原味風貌 以「類清朝」時期為時空背景,呈現出各種勢力交錯的民間社會,透過五通小妖當引線,引讀者在每個故事中看見不同處境的人們,觀察不同族群如何在生存中奮鬥的過程。 ★妖怪奇談,省思人心價值 妖的出現反映著人民對社會的冤屈與不滿。透過除妖的過程,引導孩子反思社會不公不義,並建立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除妖破案,解鎖成就、同步歷練成長 在解決一連串妖異事件的任務中,孩子將跟著主角們一同解謎、推理、冒險與成長,逐漸開闊眼界、明白事理,體會世情冷暖。 ●延伸閱讀 【國語日報小說館】 書名 作者 臺陽妖異誌:雅書齋與四獸之亂 作者:鄭若珣繪者:Ila Tsou 萬物盡頭之島:隔離 樂園 作者:基蘭‧米爾伍德‧哈爾葛芙譯者:張子樟 老作家消失之謎 作者:李潼繪者:吳怡欣 數學獵人 作者:李儀婷繪者:楊宛靜 目擊證人:你今天目擊了什麼? 作者:張友漁 辛德勒名單:木箱上的男孩 作者:萊昂.雷森 譯者:呂玉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鄭若珣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曾獲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時報文學獎優選、砂城文學小說與散文獎等獎項,現為圖文創作者。 喜愛將問題探究化成故事創作,《臺陽妖異誌》系列取「文字之力」、「妖怪」、「歷史文化」三大要素為發展基礎,將文字的趣味融合於故事情節中,內容亦取用歷史文化為題材,加添奇幻想像,編織成一個多層次、多觀點的繁複世界。FB: 晝書 夜畫。寫日東藏。Ila Tsou|享想 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目前生活於臺南。 自懂得拿筆之際,便開始了畫畫的旅程。喜歡以多樣的風格與不同的故事打交道。關心內在細膩的感受,享受赤腳在自然裡踩踏。創作養分源於繪本、電影、閱讀以及生活的總和。Behance|Ila Tsouhttps: www.behance.net ilatsouimage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迎瘟 一、 鹽水港之疫 奎壁社 港口小廟 疫病擴散 黑疫鬼 五芒星 二、 汫水港之疫 不祥氣味 殺!殺!殺! 青疫鬼 械鬥之亂 三、 鐵線橋之疫 人蛇販子 暗門地窖 地底便道 白疫鬼 重生 四、茅港尾之疫 竹屋聚落 金娘 嘈雜聲 黃疫鬼 竹仔寺 五、 麻豆港之疫 檳榔屋 白衣老者 有客遠來 赤疫鬼 送張大夫 六、 送王 陶罈 王船祭典 巨虎現身 尾聲

商品規格

書名 / 臺陽妖異誌 2: 疫鬼與王船
作者 / 鄭若珣
簡介 / 臺陽妖異誌 2: 疫鬼與王船:,●內容簡介擷取臺灣歷史文化橫跨虛實奇幻情境打造「倒風內海」奇談「鈴鈴鈴──鈴鈴鈴──」銅鈴規律的搖動。禱聲念完,狂風四起,五道霧氣隨
出版社 /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7519191
ISBN10 / 9577519199
EAN / 9789577519191
誠品26碼 / 2682323810009
頁數 / 304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25X1.8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以臺灣早期的移民處境為經,民俗信仰為輔,乘著歷史遙想之船,在懸疑與推理的海上航行,加上武俠的氣勢、奇幻的筆法與視角,編織出瑰麗、發人深省的臺灣妖異誌。插圖的質地、氛圍與文字故事相互輝映。大推。──游珮芸(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試閱文字

自序 : ●作者序
瘟疫之日的跨時共感
文/鄭若珣
  近幾年,疫情對日常生活的影響,是每個人都可以深刻感受到的。自古以來,瘟疫在人類歷史中不時發生,也隱約影響著世界的發展。古人對瘟疫的發生少不了以宗教信仰來詮釋,瘟疫時期哀鴻遍野的慘況,確實像是經過了鬼靈肆虐。
  清代文人林豪曾寫過一首〈逐疫行〉,詩中云「炎風煽地如爐烘,妖雲十丈垂天紅。祝融熾炭旱魃舞,陽亢陰死蒸蘊隆。十里五里成焦土,五月六月悲三農。疫鬼跳梁舞而出,白晝攫人入其窟。十旬大索天亦驚,一城哭聲氣愁鬱。有司曰噫無他策,諭令爾民且逐疫。獰獰闖出丈六軀,眈眈四目射妖蜮。連宵鼓角喧通衝,欲蕩麼魔禳此疾。」詩中以妖魔化的方式,生動形容瘟疫發生的景況,可見古人對瘟疫的深深恐懼。因為有疫鬼,所以有瘟神,藉著祭拜瘟神來除疫,王爺信仰便由此而生。
  或許是地理緯度和植被繁茂的影響,清代官員常形容臺灣為瘴癘之地,也常因為水土不服而在此染病,對此島繁多的病害恐懼不已。資料同時記載,清朝時期的臺灣,常常舉辦各式民間信仰祭典,人們樂於在街上觀看陣頭演出,享受節慶熱鬧的氣氛,不惜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人民專注宗教活動而不從事生產的狀況,使得官員十分頭痛,不知該如何管制。
  臺灣四面環海,延續著移民者帶來的王船信仰,概念是迎接從海洋來的神靈,為鄉里淨除穢氣,並以火淨等儀式,將一切送回大海,象徵「了結」與「新生」。火的高溫帶來消毒作用,確實在古早的環境中有實質效果,因此信仰行為與人們的日常生活總有一些關聯,也在當時的社會環境和體系中奏效。
  本冊取用了「五通」傳說。歷史記載的資料,提到的五通廟是鄉野小廟,裡面拜的是假神,前來祈求者多有利益交換的感覺。此外,還有清朝官員認為此廟不正,怒而拆除。
  我將五通做了一點變造,成為冒充神明的小妖,雖然妖力不高,卻十分善良,且對人類有真實的關心。小妖的造形取用的是活動於中國東南與臺灣的早期動物。據說清朝時期竹鼠和麝香貓都是常見生物,竹鼠肉質味美、麝香貓的毛可用於製筆,其他三種生物就在這裡賣個關子,讓讀者自己來發現。
  在東方的醫學觀中,人體健康和五行觀念相結合,取用藥材的背後也隱隱可見五行的脈絡。五行的觀念不僅應用在空間和風水,在文化中對應人生大小事務、在藝術中對應五種顏色,這些隨時代逐漸建構又擴增的五行概念,可以說是東方宇宙觀中的基本元素。當代的生活方式與五行漸行漸遠,這會是對天地運行之道的破壞嗎?
  在本冊故事中,採用五行來做關聯想像,結合歷史地理背景和臺灣妖怪傳說,蒲老師一行人在旅程中一面感受瘟疫的威脅,一面又要解除妖異事件帶來的危機。
  歷史文獻中的「倒風內海」,早已在清朝逐漸淤積陸化,那些舟船進出、海運繁忙的熱鬧景象也已成過往,只能藉由想像來穿梭其間,臆想當時人們可能的生活型態和內心困境。想像在當時支流密布的沙洲上,漢人和原住民共處的生活光景,在不斷吹拂的海風中,人們如何奮力生活,對筆者來說也別有一番樂趣。
  當時的人們在艱困的環境中,為了求生,產生很多交錯的身分,在不同立場中必須做出自己的選擇。我感興趣的是,人如何在種種矛盾中,維繫一種動態平衡。在官府壓迫、日常營生和情感需求間,人們如何度過那些時光,是不是也有微微如星光般的希望?
  不管時代如何演變,宗教信仰一直在人們心中占有一個重要位置,在災危中撫慰著人心。但不可諱言,所有的現象都有其雙面性,端看參與其事的人們如何進行。究竟何為真?何為假?何為表象?何為真實?也就讓讀者自己來定義了。
  《臺陽妖異誌》推出後得到許多的回響和鼓勵,入選第八十一梯次好書大家讀、也獲選二○二二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選書,對於各方鼓勵,筆者心懷感謝。此成果有賴本書製作團隊,繪者享想的細心繪製、編輯藝蓁的意見回饋和過程協助、出版社的大力支持,都讓本書的呈現更為細緻,在此表達深深致謝。也希望各位讀者會喜歡將來幾本續集,繼續支持《臺陽妖異誌》。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容連載1
迎瘟
  夜色深沉,烏雲飄過遮蔽了明月。海的遠方,船影漸進,一艘福州船搖搖晃晃的靠近岸邊。奇怪的是,船上不見奔走忙碌的船員,看來空空蕩蕩、靜悄悄的,就這麼撞上了岸。
  黑暗的海水中,好像有什麼推擠著船身,待船完全靠岸,海面逐漸平靜,只剩下些許泡沫。
  船一停,船艙的閘板隨即落下,一個男子踉踉蹌蹌的逃出來,虛弱的喊了一聲「救……命……」,隨即軟了腳,撲倒在地,瞬間沒了呼吸。
  岸邊,一群黑衣人在夜色的遮掩中早已等候多時。為首者身形矮胖,踩過屍身行來,立於船艙口。船艙中黑暗深深,靜默無聲。
  領頭之人取出五色令旗,喃喃禱念。後方的隨從在船艙口圍站一圈,取銅鈴規律搖動。
  「鈴鈴鈴──鈴鈴鈴──」暗夜中的銅鈴聲,聽來分外詭異。
  「鈴鈴鈴──鈴鈴鈴──」草叢因氣流浮動,落葉隨之撒落。
  「吾等已獻人蛇為祭,恭請驅使各方,乘風送行,速往之!」為首的
道長厲聲祝禱。
  禱聲一念完,狂風四起,船艙中響起了陶罈震動的聲音。五道煙霧隨風捲出,翻騰幻化,黑、青、黃、白、赤五色霧氣在空中盤旋,不一會兒即分頭散開,往五個不同方向橫越天際而去。

●內容連載2
一、鹽水港之疫
纰奎壁社
  「喀啦,喀啦。」木頭車輪的聲音一路響著,一輛牛車緩緩行駛在大道上。蒲老師與文良一行人,沿著官道,好不容易來到了鹽水港,越接近市街,景觀越是熱鬧。
  人說「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津」,更早以前,倒風內海尚未淤積、河道尚未改變之時,鹽水港一帶是臺灣南部僅次於府城的重要商港,因地形呈現新月形狀,故稱「月津」。商船往來頻繁、商社林立,港區街市人群熙攘,也是官道必經之路。如今,河港雖然因環境改變逐漸淤積,卻也因此增加了河埔地,吸引更多的開墾人口。
  「奎壁社,是這裡!」蒲老師帶著周大人手寫書信,讓牛車停在一處木造建築前。奎壁社為鹽水港區籌設正式書院的預備地點。
  「請問是蒲老師嗎?恭候大駕!」門前已有一名男子等在那裡。
  「我是奎壁社的山長,敝姓趙,已為諸位設好午膳,接風洗塵,裡面請。行李就讓壯丁為各位安放至廂房。」
  蒲老師一行人跟著入內,桌已設好,此時坐在桌前的兩個人一見到蒲老師就站起來。
  「這位是本港區藥鋪大夫張善,在這一帶行醫多年,為莊人仰賴。」山長為蒲老師一一介紹:「這位是糖郊金老闆,在港區有商號,也是一位熱心公益的人士。」
  「不敢當!聽聞周大人派蒲老師來到內海港區一帶,特地來拜會,有任何需要儘管開口。」金老闆豪爽的說。
  午膳後,金老闆和張大夫先行離去,山長帶著蒲老師參觀藏書。
  「敝社目前的藏書有限,除了學童的蒙書、生員應試的基本經書,還有些醫書收藏。近日,我打算請人從福建購入一批書,這也要感謝金老闆的協助啊!」
  「港區仕紳樂善好施,想必日後文教事業更為發展。」蒲老師說。
  「樂見如此。」山長微笑,「那麼,這兩日就接待蒲老師與兩位少年於此,廂房請隨意使用,我就不打擾各位休息了。」
  山長一離開,蒲老師因舟車勞頓,就往隔壁廂房倒頭昏睡。文良把蒲老師安頓好,來到書房查看。
  「墨兒?」
  「呵呵,妳果然在這裡。」
  墨兒坐在書架上翻書,從《神農本草經》中捻出「梅實」來吃,吃到了酸味,皺起臉來。不一會兒又捻了「葡萄」來吃。看來精神奕奕,不見疲憊。
  「呵,有字就不怕餓啦,真羨慕妳呢!」文良看著笑笑。
  在書架上,硯臺有好幾個,其中一個贈與山長的大硯臺,尺寸特別大,饕餮之碗、混沌硯滴、檮杌之筆已經圍在旁邊,用它來清洗戲水。
  「很會利用環境嘛,你們三個。」看見大夥兒各有安頓,文良也就收拾整理準備休息。
  庭院中,黑曜照例先巡視周遭環境,起身躍至屋頂,在高處看看四周地形狀況。
  「放風,到處看看,有狀況回報。」一隻黑蝶從黑曜的後領口飛出,眨眨眼紋,翩翩飛去。
  離港區市街不遠處,有個小漢莊,是漢人開墾的聚落。聚落中有經商致富的商人,也有貧窮的小民。小民居住的區域,有間小小的廟,在不起眼的巷弄轉角。小廟雖小,也有小小的匾額,上刻「五通廟」。
  五通廟在村莊的小角落,來祭拜者多是窮困的小戶,連供品都買不太起。五通廟雖為小廟,但傳聞十分靈驗,故常有窮困之人前來祈求。
  「這幾天,孫兒晚上睡覺的時候容易驚醒,啼哭不止,敬請五通大人幫孫兒安神,在此帶來供品祈求。」一個面容憔悴的老婦帶來一顆小饅頭,雙手合十禱念。老婦的衣著古舊,多處都有縫補痕跡。
  「喀噠!」筊杯在地上,一上一下表示允諾。
  「謝謝五通大人!」老婦的眉頭終於稍稍鬆開,拜謝後離去。
  四下無人,神壇中如貓一般大小的神像,動了動身子,在神衣下伸展麻痺的腳。
  「嘖!又是饅頭!」一隻毛茸茸有爪子的手,將饅頭抓起一口吞下。
  
  深夜,老婦的小竹屋傳來孩子的哭聲,屋頂上貓般大小的黑影正往屋內探看。透過縫隙,看見竹籃中的娃兒,身邊有團淡影包圍,這團淡影還不斷從竹窗外頭透入,往娃兒接近。
  「嘖!」屋上黑影取了些竹葉,朝屋頂縫隙吹一口氣,葉片飄落,落至娃兒四周時竟騰空旋轉起來,產生的氣流和點點螢光,讓淡影無法再逼近。
  不久後,淡影往竹窗外消去,娃兒繼續熟睡。屋上的黑影看著淡影往其他人家方向飄去,便跳下屋頂,再沉入水圳離開。
  樹梢上,一隻銀絲黑蝶目睹了這一切。

*倒風內海:十八世紀前,位於急水溪與曾文溪之間的沖積平原;範圍包括今日的臺南北門、學甲、麻豆、下營、鹽水,甚至到嘉義布袋,與安平一帶的臺江內海。現已陸化,僅殘餘北門潟湖。
*山長:掌管書院之人。
*郊:遍布於臺灣各地的同業公會組織。
*生員:科舉時代,考試合格入學的學生。

●內容連載33
纰港口小廟
  鹽水港為府城船運的輔助港,運輸量豐沛。港區市街,來來去去的牛車交錯,搬運著各樣貨物,協助商船上下貨的苦力,吆喝聲不斷。
  商鋪林立的街區,因貨運匯流,糖、鹽、漁貨等等,都於此設有商鋪,甚至成立了郊商。這時期從臺灣出口的貨品主要有米、糖、大菁、麻、花生、魚、樟腦、鹿皮等農產品;而從中國進口的貨品主要為紙張、紡織品、建材、陶瓷、漆器等日常用品。
  港口是此區生活的心臟,市街依此發展,養活了眾多人口。然而,龍蛇混雜的港口街區,也有不少三五成群的匪徒,頗讓官府頭痛。
  「你,就是你!」市街旁傳來一陣呼喊。
  「我的兄弟剛剛被你撞了,現在一命嗚呼!」一個羅漢腳抓著一名仕紳,大聲喊叫起來。仕紳一臉莫名奇妙,看著那個倒在路上,早已斷氣的遊民。
  「剛剛,他就一直倒在那裡,我沒撞他呀!」仕紳有些嚇到,臉色蒼白的說。
  「走開,走開,撞倒不賠!」一群橫眉豎眼的羅漢腳,找來一個差役,推開圍觀的群眾,來到那具屍首前。
  「大人,您評評理呀!我兄弟體弱多病,為了他,我散盡千金,好不容易來到這裡,被這粗魯人一撞,竟就那麼死了。」那羅漢腳哀戚著臉,邊哭邊訴。
  「我……沒有哇,我走在路上誰也沒撞,請大人明察啊!」仕紳蒼白著臉喊冤。
  「我看你,神態緊張、行跡可疑!要不押送官府,」差役凶著臉訓斥:「要不……你出些銀兩賠償,消消災,一切太平。」
  「唉──」仕紳嘆了口氣。
  那仕紳也不過經過港區辦事幾日,想到報官所需耗費的時間、金錢,還不如花點小錢了事。於是,小錢就進了羅漢腳與差役的口袋,一人一半。如此這般,那名羅漢腳不知以這種方式得了多少銀兩,匪徒與差役串連,導致犯罪不得根治,一般小民也只能自求多福,以自保為上策。
  金老闆站在店鋪內,不知目睹多少次這樣的詐騙。地方差役如此,小民敢怒卻不敢言,若得罪官府,恐怕連小生意也跟著受牽連。
  「唉──」金老闆低下頭,繼續打算盤,計量今日的進貨。一旁工人捆著貨物,身手敏捷,三兩下就把貨物打包好了。
  「山長要的書冊,這次有尋到一些嗎?」金老闆問小夥計。
  「有一些,我去拿來。」小夥計前往取書。
  「老闆,這些書冊很占船艙空間,又不易保存,一趟下來要虧損不少吧?何苦呢?」
  「沒有文教薰陶,地方文風不得改善,人心卑劣,外面那些事就會不斷上演。這些書雖賺不了錢,卻能帶來影響。你啊,真是短視,多去跟山長學學!」金老闆對小夥計呼喝。
  「哈哈,我行為端正就好了,還學詩吟詞呢!說給誰聽啊!」小夥計做了個鬼臉,便跑去理貨。
  「唉──」金老闆又嘆了口氣,天高皇帝遠,這些地方官調來這裡不到幾年就要回鄉,根本無心治理,如果有本地的讀書人能取得功名,真心為鄉里建設,才是一件造福後人的事。而這個夢想,只有那個傻山長堅持,也因為這股傻勁,才讓金老闆願意多幫忙一些書院的事。

  路倒的遊民漸漸增加,除了營養不良之外,病痛的襲擊也是原因之一。漢莊已有不少戶人家發起高燒。
  「五通大人,小弟近日突然高燒不退,家中也沒錢請大夫,今以微薄供品加以祈求,祈求大人施恩。」男子在壇前放上一顆鴨蛋,對神像拜了又拜,才起身離開。
  四下無人,神衣下毛茸茸的爪子伸向那顆鴨蛋。突然,這隻爪子被一隻手抓住!
  「大膽妖怪,在此裝神弄鬼!」黑曜一吼,毛茸茸的爪子一縮,脫離了黑曜的掌控,黑曜順勢再抓,抓住了尾巴,將整隻妖怪頭下腳上提了起來。掙扎中,妖怪身上的神衣、假鬍子都落了地,原來是隻全身毛毛軟軟,臉上有兩道白鬍子,一顆圓圓紅鼻子和一條長尾巴的小妖。
  「啊,是咒術師!完了,竟落在他手上!」
  聽見小妖說話,黑曜愣了一下。突然,小妖從嘴中吐出一道水柱,往黑曜的眼睛噴去,黑曜冷不防有這招,鬆了手。小妖跳入水圳,扭動靈活的身體,在水中快速游動,想要順著水道逃走。
  「抓到了!」文良提起早早布在水中的漁網,只見小妖蜷曲網中,滿臉無奈。
  「你會說話?」黑曜驚訝,「說!為何在此欺騙莊人?漢莊的瘟疫是不是你所為?」
  「我們五通若有那麼厲害,哪需要弄個小廟騙吃騙喝。」小妖答。
  「你們?還有別的妖?」文良問。
  「嘶!」小妖摀住嘴,懊惱自己說溜了嘴。
  「我們只是收人供品幫點小忙,又沒有害人。」小妖辯解。
  「這裡的道觀做大生意,我們做小生意,道觀才不理我們。你們是新來的,才會不知道。嘶!」
  「快說,『你們』到底有誰?」文良又問。
  「放了我,讓我吃個飽,我才要說。」小妖咂咂嘴、抽抽紅鼻子,露出一張笑笑的毛毛臉。

  漢莊住宿處,墨兒偏頭看著小妖,那貧嘴的小妖不知為何,一看見墨兒就特別端莊安分。只是這端莊維持不了多久,螃蟹湯一端上來,就露出饞嘴的吃相。齜牙咧嘴的啃著螃蟹,唏哩呼嚕的喝下熱湯,把一盤食物掃個精光,最後挺著大肚子打了個飽嗝。
  墨兒看著小妖,表情似笑非笑的。三個小物倒是對小妖很好奇,摸摸看看,好像在研究什麼。檮杌之筆跳上書桌,沾了墨,在宣紙上寫下「沁」字。
  「稟告大人,在下是五通中的『一通』,名稱『大沁』。我與其他小妖在渡船口相識。我們從對岸來到此地討生活,因妖力不高,難與大妖競爭,故義結金蘭。因爲有五隻妖,便稱『五通』,各自選一個港口經營小廟,消息互通有無,幫助窮民,稱為五通廟。」
小妖對墨兒恭恭敬敬的說。
  「偽裝神明,又用妖力欺騙人類,就是不對!」黑曜說。
  「雖然我們不是真的神明,但對來參拜的人可都信守承諾,會真的替他們解決問題。」小妖激動得邊說邊噴水,接著低下頭嘆了一口氣,「只是這次……恐怕真的沒辦法了。因為那些路倒之人,是黑疫鬼造成的。」
  「我在對岸,見過黑疫鬼的威力。那生靈塗炭、遍地屍毒的日子,回想起就恐怖!不,不,我不要想起來。」小妖身子發抖,好像當時的景象歷歷在目,不一會兒才甩甩頭,想讓自己回神。
  「總之,我已經準備要落跑了,你們也好自為之。嘶!」一通起身,拱手對墨兒行了禮,對著黑曜拍拍屁股的灰塵,邁步離開。
  「你要去哪?」一條八卦鎖銬住了一通毛茸茸的腳,黑曜面無表情的看著一通。

*道觀:道士修道的場所,或道士供奉神祇的所在。
BW5BW5BW5BW5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瘟疫之日的跨時共感
兒童文學新生代鄭若珣 × 新銳插畫家Ila Tsou
聯手打造「倒風內海」奇談,營造新臺式奇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