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 (經典好讀版) | 誠品線上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 (經典好讀版)

作者 子魚
出版社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 (經典好讀版):●內容簡介生活的考驗百百種,想變聰明,就來找阿凡提──看故事,動腦筋,運用智慧,將問題迎刃而解!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不只開在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生活的考驗百百種,想變聰明,就來找阿凡提── 看故事,動腦筋,運用智慧,將問題迎刃而解!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不只開在教室,也在花園裡、草地上、市集中──在生活的每個角落! 切梨子要公平?吵架要不動氣? 和氣才能生財?低下頭更重要? .碰到愛批評的人,阿凡提教你,不動手、不動口,就能讓人閉上嘴的方法。 .總是不好意思拒絕他人?阿凡提讓你了解,說「不」的藝術。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公平」是一種心態上的認定,凡事心悅誠服就公平。 .適時的放下身段,將會獲得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這就是阿凡提教大家的:該低頭時,就得低頭。 .富翁耍賴不取畫、不付錢,阿凡提想了一個妙招,讓富翁迅速買畫,還付了雙倍價錢! ●書籍特色 一、透過機智故事,引領孩子換位思考: 阿凡提遊歷各地,見過許多形形色色的人事物,每當遇到困難,他都以大智若愚的人生態度來化解危機。孩子可藉此想一想,若是自己遇到,又會怎麼做。 二、運用生活智慧,培養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 透過阿凡提面臨的各種危機,讓孩子看到事情的不同面向,學習用「正向」、「靈活」、「有效率」的方法來找尋答案。 ●延伸閱讀 【機智‧趣味‧奇幻故事】 書名 作者 阿凡提的機智旅行 子魚 機智阿凡提 子魚 狐狸澡堂5:守護家園大作戰! 亞平 狐狸澡堂4:一起當偵探! 亞平 狐狸澡堂3:最棒的禮物 亞平 狐狸澡堂2:誰要吃飯糰子? 亞平 狐狸澡堂1:誰闖進來了? 亞平 不會魔法的泰娜:節慶是日常生活的魔法.最獨特的新節日故事 岑澎維 小師父大徒弟:尋找新的魔法 林世仁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子魚本名孫藝玨。喜歡說故事,講笑話,也喜歡教小朋友寫作。心裡感到浪漫的時候,就寫寫詩;心裡感到快樂的時候,就寫寫文章;心裡感到「動來動去」的時候,就去打籃球。 得過獎,例如信誼幼兒文學獎、府城文學獎、基隆海洋文學獎等;出過書,例如《臺南小王子》、《微童話》、《阿凡提》系列書籍、《詩人你好!有故事的唐詩》等作品。達姆專職插畫工作者,作品常出現於報紙副刊、雜誌、童書和小說。 和多隻貓及一隻狗一起生活,覺得貓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動物。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很吵的畫 大笨牛 切梨的人最後拿梨 學說「不」 學發問 借兩隻駱駝 好習慣的寶石 妖怪買畫 灑水器 低頭哲學 不用寫的考題 看馬戲團 不拿來吃的白菜 貴賓狗 點垃圾成金

商品規格

書名 /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 (經典好讀版)
作者 / 子魚
簡介 /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 (經典好讀版):●內容簡介生活的考驗百百種,想變聰明,就來找阿凡提──看故事,動腦筋,運用智慧,將問題迎刃而解!  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不只開在
出版社 /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7518958
ISBN10 / 9577518958
EAN / 9789577518958
誠品26碼 / 2682195094002
頁數 / 176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5X1.2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很吵的畫    

  在七月最炎熱的時候,蓮花盛開了,淡淡的粉紅,是花朵害羞的顏色。從爛泥巴裡掙脫出來,高高挺立的蓮花顯得氣質出眾。
  幾滴露水滋潤著花瓣,清風吹過,蓮花抖動,露水滴進了池塘裡。蓮花趁這時候,散發淡淡的清香。
  美麗的蓮花池畔,圍滿喜歡畫畫的人。大家都抓住自己最愛的角度,盡情的繪畫。
  好安靜。大家全神貫注的作畫,沒有人說話;含著花香的清風輕輕的吹在每個人的身上。不管是油畫、素描、水墨畫,還是水彩畫,曼妙的蓮花,一朵朵出現在畫紙上。
  智者阿凡提帶著他的學生阿齊力,也來畫蓮花。偶爾有幾隻鴨子游過來嘻鬧,「呱!呱!呱!」「呱!呱!呱!」叫個不停。
  阿凡提在一棵柳樹下專心素描,他拿著碳筆,以輕重線在圖畫紙上來回畫著;圓弧的線條,濃淡的筆觸,一朵蓮花在他的圖畫紙上盛開。
  阿齊力拿起水彩筆,忽快忽慢的在圖畫紙上塗抹,一會兒後,粉紅的蓮花也一朵一朵在圖畫紙上盛開。
  不知何時,來了三個人;他們在每個畫者的後面看他們作畫,然後開始「指指點點」。
  他們的聲音打破了蓮花池畔的安靜,大家都很生氣,卻沒人出聲制止。
  這三人終於來到阿凡提和阿齊力的後面看他們畫畫,免不了又是一陣批評。
  「呵呵呵!笑死人,這種技巧,還敢出來畫畫。」長得胖胖的人說。
  「根本就不像,哪有蓮花這麼肥的?這老頭子在畫什麼呀?」厚嘴脣的人答腔。
  「哈哈哈!你們來看看這個小夥子的水彩畫,亂塗一氣,簡直胡鬧!」歪頭的人說。
  「我看哪,在這麼多人裡,就數這兩個人畫得最糟糕。」
  「是啊!還敢出來丟人現眼!」
  「如果是我,絕對不敢出來丟人!」
  「我也是,我也是。」
  「走啦!去看別人畫。別理這兩個人,畫得這麼醜!」
  一陣嘰嘰喳喳之後,他們轉向其他畫者,當然免不了又是一陣批評。
  阿凡提皺起眉頭,心想:「這群人怎麼這麼沒禮貌?」
  阿齊力也感到有些厭惡,心想:「這麼安靜的地方,都被這群人破壞了。」
  盛開的蓮花,彷彿因為這群人的嘈雜顯得有些凋零。
  阿凡提將位置挪一下,轉個方向,面對這群人,然後開始動筆素描。阿齊力也很有默契的跟著轉個方向,面對他們,揮動水彩筆。
  這個舉動被這群人發現了。
  歪頭的人說:「那個老頭子在畫我們!」
  胖胖的人努力睜大小眼睛說:「那個小夥子也在畫我們。」
  厚嘴脣的人說:「真沒禮貌!沒經過我們的同意,怎麼可以畫我們呢?」
  「說得也是,真令人討厭!」
  「像我們這麼尊貴的人,怎麼可以隨便讓人畫呢?」
  「說得有理,我們要制止那老頭子和小夥子嗎?」
  「這還用說?我已經很生氣了!」歪頭的人幾乎是用吼的說。
  「不許你們畫我們!」胖胖的人吼出來了。
  厚嘴脣的人氣呼呼的衝過來,讓人感覺他的嘴脣更厚了。胖胖的人和歪頭的人也跟著跑過來。
  阿凡提和阿齊力才不理會他們,依舊開心作畫,完全無視三個人的存在。
  他們怒氣沖沖,來到阿凡提和阿齊力面前。厚嘴脣的人生氣的指責,「你們在畫什麼?在畫我們對不對?」
  阿凡提聳聳肩膀,搖搖頭說:「沒有哇!」
  「沒有?我不信!」
  「不信,自己看哪!」
  「你呢?」歪頭的人指著阿齊力。
  阿齊力攤攤手說:「別誤會,你們也可以看看我的畫呀!」
  看了畫,三個人的臉轉紅了。
  他們很不好意思的道歉,「抱歉!真的是誤會了!」然後,羞赧的快步離開。
  蓮花池畔恢復了寧靜,微風中又有了清香。
  「老師,你畫什麼呢?」阿齊力問。
  「我畫三隻鴨子。」阿凡提將畫轉過來說:「你呢?」
  「我也畫了三隻鴨子。」
  師生兩人相視而笑。
  阿凡提說:「我們真有默契呀!你看,我畫了一隻胖鴨子,一隻歪頭鴨子,一隻厚嘴脣鴨子。」
  「哈!我也是!」阿齊力回答。

切梨的人最後拿梨
  
  秋天感覺來得特別早。北風已起,一股涼意沿著阿坦斯河吹過來。每年這個時候,國王一定會派人送來珍貴的蜜梨給智者阿凡提。
  這條貫穿國境的河川,由北到南沿著河岸,四季生產著不同的農產品,其中以八月的蜜梨最負盛名。
  蜜梨產自阿坦斯河上游,所以又稱「阿坦斯梨」。
  「阿坦斯梨」約有一個拳頭大,拿在手上有一股沉甸扎實的感覺。鵝黃色的表皮,幾乎彈指可破;厚實的果肉,飽含濃郁汁液;果實在自然光照射下,呈現半透明的色澤。
  阿凡提忍不住拿起一顆梨,輕輕咬破表皮,汁液像泉水般汩汩流出;猛吸一口,水分迅速流進喉頭,湧出一股如蜂蜜般的甜味;他大咬一口果肉、咀嚼、吞嚥,那種美妙滋味根本無法形容。
  阿凡提在課堂上,談起他如何吃「阿坦斯梨」,那神情讓學生聽了直吞口水。
  「老師!您說的『阿坦斯梨』真有那麼好吃嗎?」威利終於忍不住了。
  「當然!那是我們國家最好吃的水果,全部都銷售到國外去,一般人有錢也買不到。」阿凡提說。
  「為什麼不拿幾顆給我們吃吃看?」威利帶著一點抗議的口吻說:「老師應該不會這麼小器吧!」
  同學們跟著附和,「我認為威利說得對!老師,您形容得這麼『抽象』,不如讓我們『具體』的嘗一嘗。」陶妮揚揚眉毛說。
  「那是國王送給老師的蜜梨。」阿齊力接著說:「我們是老師的學生,應該有這個榮幸和老師一起分享國王的賞賜吧!」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要求」,阿凡提有點後悔在課堂上提起好吃的「阿坦斯梨」。
  但阿凡提還是很大方的說:「好了!別吵!既然大家都想嘗嘗蜜梨的滋味,我就請大家吃吧!」
  全班歡呼,高興的唱起歌來。
  「可是!」全班頓時安靜下來,阿凡提提高嗓音說:「蜜梨不多,只能兩個人一顆。」
  「沒關係!」達魯說:「能吃到這美味的『阿坦斯梨』,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很好!現在兩個人一顆蜜梨,那就得分著吃。」阿凡提抓住「機會教育」,大聲說:「那麼,我請問同學,這梨要怎麼『切』才會最公平。」
  兩人一組,手上拿著水果刀,面對桌上的蜜梨,大家陷入思考。
  威利最直接,大聲嚷嚷:「切什麼梨呀?我一口,你一口,就吃完了!」
  這種說法,立刻引起跟他同組的英奇抗議,「我不要!你嘴巴這麼大,這哪裡公平?還有,我可不想吃你的口水。」
  「所以,你一口,我一口,這種分法不公平!」阿凡提笑著說。
  「威利,你別鬧了!也不用腦子想一想,這麼粗魯的分法,誰敢跟你一組哇!」陶妮指責威利。
  辛達說:「我會抓住蜜梨的中心線。我想我可以用尺來量,然後很仔細的切梨。」
  「你很小心的切梨,你能保證這樣『分』就最公平嗎?」
  辛達想了一下:「我不敢保證,可能會差一點兒。」
  阿齊力舉手說:「若要公平,可能只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阿凡提看一眼阿齊力,點一下頭。
  「拿一個磅秤,先秤蜜梨有多重,總重量除以二,按照這重量來切梨,那絕對公平。」
  「我也認為用這個方法公平!」達魯附和。
  「哦!是嗎?好!威利你去把磅秤拿過來。阿齊力,就由你那一組切切看。」
  阿齊力量出蜜梨是四百六十公克,除以二,是兩百三十公克,所以蜜梨切開之後,兩邊都要兩百三十公克才行。
  他拿起刀,試圖抓住這最「公平」的重量,小心翼翼的將蜜梨切開,結果一半是兩百五十公克,另一半是兩百一十公克。
  「怎麼會這樣?」他疑惑的說:「大概是我切的技術不好。」
  阿齊力試圖把兩百五十公克的半邊蜜梨再切二十公克下來。可是,越切越糟糕,不管怎麼切,放到磅秤上一秤,就是差一點。
  整顆梨被切得「亂七八糟」,和他同組的姜英抗議,「這『支離破碎』的蜜梨怎麼吃啊!」
  「所以,這個方法不理想。」阿凡提摸摸鬍子說。
  調皮的威利舉手說:「把蜜梨搗成醬,一人一杯最公平。」
  陶妮馬上「反應」,「不要!那很惡心,而且吃梨的口感也沒了!」
  引發一陣討論之後,大家的辦法就是──沒有辦法。
  達魯忍不住問阿凡提:「老師,如果由您來切蜜梨,您會怎麼切,才會切出公平的蜜梨呢?」
  「公平的切開蜜梨?」阿凡提看大家想不出方法來,有些得意的說:「其實切蜜梨,根本沒有絕對的公平。這是一種心態問題,只能力求公平,大家心悅誠服就行了。」
  威利疑惑的問:「什麼『力求公平』、『心悅誠服』?老師,您還是沒有把方法說出來呀!」
  「我的方法呀!」阿凡提笑一笑說:「我的方法就是,負責切梨的人,最後拿梨,那就公平了。」
  阿凡提說完之後,同學們才恍然大悟,點頭微笑。
  只有威利皺著眉頭,嘴裡小聲念著:「老師在說什麼呀!我不懂啦!」
切梨的人最後拿梨
  
  秋天感覺來得特別早。北風已起,一股涼意沿著阿坦斯河吹過來。每年這個時候,國王一定會派人送來珍貴的蜜梨給智者阿凡提。
  這條貫穿國境的河川,由北到南沿著河岸,四季生產著不同的農產品,其中以八月的蜜梨最負盛名。
  蜜梨產自阿坦斯河上游,所以又稱「阿坦斯梨」。
  「阿坦斯梨」約有一個拳頭大,拿在手上有一股沉甸扎實的感覺。鵝黃色的表皮,幾乎彈指可破;厚實的果肉,飽含濃郁汁液;果實在自然光照射下,呈現半透明的色澤。
  阿凡提忍不住拿起一顆梨,輕輕咬破表皮,汁液像泉水般汩汩流出;猛吸一口,水分迅速流進喉頭,湧出一股如蜂蜜般的甜味;他大咬一口果肉、咀嚼、吞嚥,那種美妙滋味根本無法形容。
  阿凡提在課堂上,談起他如何吃「阿坦斯梨」,那神情讓學生聽了直吞口水。
  「老師!您說的『阿坦斯梨』真有那麼好吃嗎?」威利終於忍不住了。
  「當然!那是我們國家最好吃的水果,全部都銷售到國外去,一般人有錢也買不到。」阿凡提說。
  「為什麼不拿幾顆給我們吃吃看?」威利帶著一點抗議的口吻說:「老師應該不會這麼小器吧!」
  同學們跟著附和,「我認為威利說得對!老師,您形容得這麼『抽象』,不如讓我們『具體』的嘗一嘗。」陶妮揚揚眉毛說。
  「那是國王送給老師的蜜梨。」阿齊力接著說:「我們是老師的學生,應該有這個榮幸和老師一起分享國王的賞賜吧!」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要求」,阿凡提有點後悔在課堂上提起好吃的「阿坦斯梨」。
  但阿凡提還是很大方的說:「好了!別吵!既然大家都想嘗嘗蜜梨的滋味,我就請大家吃吧!」
  全班歡呼,高興的唱起歌來。
  「可是!」全班頓時安靜下來,阿凡提提高嗓音說:「蜜梨不多,只能兩個人一顆。」
  「沒關係!」達魯說:「能吃到這美味的『阿坦斯梨』,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很好!現在兩個人一顆蜜梨,那就得分著吃。」阿凡提抓住「機會教育」,大聲說:「那麼,我請問同學,這梨要怎麼『切』才會最公平。」
  兩人一組,手上拿著水果刀,面對桌上的蜜梨,大家陷入思考。
  威利最直接,大聲嚷嚷:「切什麼梨呀?我一口,你一口,就吃完了!」
  這種說法,立刻引起跟他同組的英奇抗議,「我不要!你嘴巴這麼大,這哪裡公平?還有,我可不想吃你的口水。」
  「所以,你一口,我一口,這種分法不公平!」阿凡提笑著說。
  「威利,你別鬧了!也不用腦子想一想,這麼粗魯的分法,誰敢跟你一組哇!」陶妮指責威利。
  辛達說:「我會抓住蜜梨的中心線。我想我可以用尺來量,然後很仔細的切梨。」
  「你很小心的切梨,你能保證這樣『分』就最公平嗎?」
  辛達想了一下:「我不敢保證,可能會差一點兒。」
  阿齊力舉手說:「若要公平,可能只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阿凡提看一眼阿齊力,點一下頭。
  「拿一個磅秤,先秤蜜梨有多重,總重量除以二,按照這重量來切梨,那絕對公平。」
  「我也認為用這個方法公平!」達魯附和。
  「哦!是嗎?好!威利你去把磅秤拿過來。阿齊力,就由你那一組切切看。」
  阿齊力量出蜜梨是四百六十公克,除以二,是兩百三十公克,所以蜜梨切開之後,兩邊都要兩百三十公克才行。
  他拿起刀,試圖抓住這最「公平」的重量,小心翼翼的將蜜梨切開,結果一半是兩百五十公克,另一半是兩百一十公克。
  「怎麼會這樣?」他疑惑的說:「大概是我切的技術不好。」
  阿齊力試圖把兩百五十公克的半邊蜜梨再切二十公克下來。可是,越切越糟糕,不管怎麼切,放到磅秤上一秤,就是差一點。
  整顆梨被切得「亂七八糟」,和他同組的姜英抗議,「這『支離破碎』的蜜梨怎麼吃啊!」
  「所以,這個方法不理想。」阿凡提摸摸鬍子說。
  調皮的威利舉手說:「把蜜梨搗成醬,一人一杯最公平。」
  陶妮馬上「反應」,「不要!那很惡心,而且吃梨的口感也沒了!」
  引發一陣討論之後,大家的辦法就是──沒有辦法。
  達魯忍不住問阿凡提:「老師,如果由您來切蜜梨,您會怎麼切,才會切出公平的蜜梨呢?」
  「公平的切開蜜梨?」阿凡提看大家想不出方法來,有些得意的說:「其實切蜜梨,根本沒有絕對的公平。這是一種心態問題,只能力求公平,大家心悅誠服就行了。」
  威利疑惑的問:「什麼『力求公平』、『心悅誠服』?老師,您還是沒有把方法說出來呀!」
  「我的方法呀!」阿凡提笑一笑說:「我的方法就是,負責切梨的人,最後拿梨,那就公平了。」
  阿凡提說完之後,同學們才恍然大悟,點頭微笑。
  只有威利皺著眉頭,嘴裡小聲念著:「老師在說什麼呀!我不懂啦!」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十五堂的機智特訓班,堂堂充滿啟發與省思,精采有趣的課程,充滿師生的機智妙語和智慧哲理。讓阿凡提教你面對問題,學會思考,聰明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