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與雀斑公主 | 誠品線上

竜とそばかすの姫

作者 細田守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龍與雀斑公主:,【走進閱讀世界|迷誠品:專文推薦】標題|五部「細田守」經典動畫回顧,看《龍與雀斑的公主》之前請先拜讀!撰文|迷誠品內容中心年初耳聞動畫電影《跳躍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走進閱讀世界|迷誠品:專文推薦】標題|五部「細田守」經典動畫回顧,看《龍與雀斑的公主》之前請先拜讀!撰文|迷誠品內容中心年初耳聞動畫電影《跳躍吧!時空少女》將在日本推出4DX版時,相信有不少人暗自期待著再次於大銀幕朝聖細田守作品的那天到來;然而,復刻版還沒來得及飄洋過海,導演先在今年七月第74屆坎城影展首映後,帶來了全球熱烈迴響的新作《龍與雀斑的公主》(竜とそばかすの姫),經過疫情幾個月的折騰後,這部蟬聯日本三周票房冠軍也終於將在雙十連假和台灣影迷見面。☞點此進入迷誠品閱讀文章來吧!在『U』的世界 活出另一個您── ~~~~~~~~~~~~~~~~~~~~~~~~~~~~~~~~~~~~~~~~~~~~ 與父親同住在高知偏僻鄉間的17歲女高中生鈴, 曾經愛好歌唱的她,受母親因意外而過世的打擊, 在現實世界中逐漸封閉起自己的內心, 也無法再開口歌唱。 某日,鈴遇到了被稱為「另一個現實」, 擁有50億用戶的網路虛擬世界『U』, 在虛擬世界中,鈴化身為「貝兒」, 在『U』中恣意歌唱。 「貝兒」動人的歌聲與創作才華瞬間席捲了『U』, 讓她成為萬眾瞩目的焦點。 而在此時, 「貝兒」的面前出現了化身為「龍」的神祕人物…… 在另一個現實中, 遇見 真實的「你」—— ©Mamoru Hosoda 2021 ©2021 STUDIO CHIZU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細田守 細田守 1967年生於富山縣。1991年進入「東映動畫」(現為「東映Animation」)後,在動畫師一職上表現傑出,後轉任動畫演出(近似副導演)。先後發表《跳躍吧!時空少女》(2006年)、《夏日大作戰》(2009年),兩部作品皆在日本國內外榮獲諸多獎項。2011年創辦動畫電影製作公司「Studio地圖」,親自擔任導演、劇本與原作的《狼的孩子雨和雪》(2012年)、《怪物的孩子》(2015年),均創下票房佳績。《未來的未來》(2018年)榮獲Annie獎,並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受到全球瞩目。 王靜怡 王靜怡 一九八○年生,高雄市人。台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興趣為閱讀、寫作以及電玩。目前為專職譯者,譯有「諸神的差使」系列、「博多豚骨拉麵團」系列、《空之中》、《海之底》、《煙花》、《家庭教室》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龍與雀斑公主
作者 / 細田守
簡介 / 龍與雀斑公主:,【走進閱讀世界|迷誠品:專文推薦】標題|五部「細田守」經典動畫回顧,看《龍與雀斑的公主》之前請先拜讀!撰文|迷誠品內容中心年初耳聞動畫電影《跳躍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249007
ISBN10 / 9865249006
EAN / 9789865249007
誠品26碼 / 2682064014001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5CM
頁數 / 324
級別 /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邀請函
一道白線浮現於黑暗之中。
緩緩靠近。
這條線是什麼?
白線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是一連串細微複雜的單元,就像顯微鏡底下的細胞一樣,規律地重複排列。
細胞?
不,那是「街道」。
這裡是被稱為『U』的神奇巨大都市。
是掌管人世知性的五大賢者『Voices』創造的終極虛擬世界。
全球帳號數突破五十億,目前仍然持續擴大的史上最大網路空間。
您尚未加入『U』。
要如何加入?
立刻查看自己的智慧型手機吧!
桌面上有個『U』字形APP圖示。只要是新款智慧型手機,幾乎都內建了這個APP,立刻就能找到。
開啟APP吧!
U will be you.
You will be U.
U will be everything.
您身上配戴的專用裝置──耳機、手錶、耳環、戒指、眼鏡、美甲片、口罩等等──會自動讀取您的生物資訊。
Reading your biometric information……
在認證完畢前的短暫時間內,螢幕上顯示了『U』的政策。林林總總的圖示代表了形形色色的人類,各種性別、年齡、體型及缺陷與五花八門的「U」圖形對置呈現。
「世界上的每個人都不盡相同,各有特色;為了體現您的特質(ethos),現在正在探索各種U粒子。Much like the difference and particularity that makes each individual in the world unique, this explores a variety of different shaped U particles to embody this ethos……」
某個粒子從無數的U粒子之中雀屏中選。
認證結束。
「歡迎來到『U』的世界。Welcome to the world of U.」
U粒子從連綿不絕的智慧型手機形窗口飛了出來。
這就是認證後的您。
U粒子瞬間變化為可愛的兔型少女。
廣播聲響起。
「『U』採用了最新的體驗共享技術,無論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同樂。」
在這裡,將頭像稱之為「As」(As=Autonomous self/自主性自我)。As就是您在『U』的分身。『U』引以為傲的頂級A.I,會依據掃描得來的生物資訊自動創建您的As。
可以看見同時登入的U粒子一個接一個地形成As,飛出窗口。
您──毛茸茸的白色耳朵從時髦帽子底下露出來的可愛少女──與剛結識的夥伴們一起從天而降。
淹沒視野的雲海倏然消散無蹤。
見了反射暮光而閃閃發亮的摩天大樓街,您忍不住發出了讚嘆之聲。
結構精巧的幾何形摩天大樓沒有天地左右之分,層層疊疊,創造出前所未見的壯觀夕景。
光鮮亮麗的購物商場。那種快樂的感覺就像是在天色還很明亮的傍晚下班,無拘無束地漫步於5號街、香榭大道或是銀座。所有As都打扮得五彩繽紛,活像威尼斯的化妝舞會,令人賞心悅目。
圖形化的碎花好似雪花,一面旋轉一面飛舞。拿起其中一片嗅一嗅,就會發現潛藏於華麗與性感之中的清爽活力香氣,正符合這條街道的景色。
您就像隻鳥一樣,悠遊於喧囂的大街上,不經意地仰望天空。上下顛倒的摩天大樓林立於天空中,彷彿隨時都會掉下來。有座宛若裁切摩天大樓街而成的巨大公園,可以從那兒俯瞰悠閒嬉戲的As。
還有其他街道能夠帶給人如此自由的感覺嗎?
您切實地感受到這裡的確是世界的中心。
月亮從摩天大樓之間探出臉來。
廣播聲再度迴響。
〈『U』是另一個現實。〉
〈As是另一個您。〉
〈這裡無所不有。〉
下方呈現弧形的新月看上去就像個『U』字。
〈現實無法重來,但是『U』可以重來。〉
〈來吧!活出另一個您。〉
〈來吧!展開您的另一個人生。〉
〈來吧!改變世界──〉

街頭的喧囂聲戛然而止。
是歌聲。
有人在唱歌。
是從哪裡傳來的?As們紛紛環顧四周,尋找聲音的主人。您也豎起了白色長耳。
那首歌壯麗且纖細,親密且強而有力。
令人深深著迷。
「在那裡!」
某人叫道,所有As的視線都集中到同一處。
鯨魚。
掛著無數揚聲器的巨大鯨魚在上下顛倒的大樓之間緩緩游動。牠的鼻頭上有個穿著深紅色洋裝的嬌小人影,歌聲似乎就是從那兒傳來的。
鯨魚身上的無數揚聲器轟隆作響。
她站在鯨魚的鼻頭上,用不輸給伴奏聲壓的嘹亮聲音高歌。
那件深紅色洋裝其實是大理花、非洲菊、紅花白頭翁、紫錐菊等數種紅花匯聚而成的花朵洋裝。
非現實的桃紅色長髮。
和大海一樣深沉的藍色眼眸。
用絕世美女四字形容,一點也不誇張。
而她的臉頰上有著烙印般的雀斑。
「是貝兒!」「貝兒!」
As們仰望著她,異口同聲地呼喚這個名字。
她的名字叫做「貝兒(Belle)」。

啦啦啦
啦啦啦
無人知曉
沒有名字的現在
疾馳而過
朝著那輪新月
伸出手

啦啦啦
啦啦啦
好想了解你
無論迎接多少次
無法言語的
怯懦早晨

在臍帶切斷的那瞬間
彷彿偏離了世界

如果映入眼簾的景色
悲傷地微笑
別害怕,試著閉上眼睛

走吧!
大家一起
朝著心跳聲作響的方向

走吧!
蹬響鞋跟
朝著怦然心動的方向

走吧!跳上海市蜃樓
駕馭顛倒的世界

「貝兒!」「貝兒!」「貝兒!」
您身在連聲呼喚她的眾多As之中。不知不覺間,您哼起貝兒的歌。她轉過頭來微微一笑,回應歡呼聲。一瞬間,您覺得自己似乎與她四目相交,胸口倏然發熱。只要看上一眼,就會深深被她吸引,再也無法移開視線。
雖然才剛遇見她,您已經成了她的俘虜。
「貝兒!」「貝兒!」「貝兒!」「貝兒!」
貝兒的雙手在胸前交叉,又倏然攤開。
同時,圖形化的花朵從她的身體一齊散發開來。花朵從悠然游動的鯨魚上方散布到街道的每個角落。
貝兒高聲歌唱,彷彿在祝福所有人、所有現象與所有生命。
貝兒,究竟是何方神聖?






「噗哇!」
我掀開薄被,坐起身子,大大地喘了口氣。
因為這個緣故,腦袋險些撞上低矮的天花板。這裡是鄉下的破舊閣樓,支撐屋頂的椽木緊挨著床鋪上方。
「哈,哈……哈……」
已經是早上了,陽光好刺眼。
剛才那個絢爛世界的觸感依然殘留著。我伸出手來,閉上眼睛,觸碰它的殘渣。我確實站在鯨魚的鼻頭上,穿著華麗的服裝,悠然自在地唱著歌。
睜開眼睛一看,眼前的是放在床單上的智慧型手機,呈現休眠狀態,漆黑的表面映出了陽光照射之下的自己。從國中穿到現在、褪了色的俗氣睡衣,亂翹的頭髮,半睜的眼睛。
還有散布於臉頰上的雀斑。
這讓我憂鬱不已,胸口發悶,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
『鈴~?』
一樓傳來爸爸的聲音。『怎麼了~?』
我暗自焦急。
該不會被爸爸聽見了吧?當然,這裡並不是隔音室,只是個悲慘的十七歲女孩的房間;要預防聲音外漏,唯一的方法就是躲進被窩。是我剛才發出的聲音太大了嗎?如果真是這樣……背上冒出了後悔的冷汗。
「沒、沒事……!」
趴跪在床上的我連忙回答。
要是爸爸起疑,上二樓來,該怎麼辦?不,我想他應該不會上來,但要是──
「啊!」
抵著床鋪的手滑了,整張臉啪一聲砸到床上。
我換上制服,下了一樓。
沒看見爸爸,大概正準備去工作吧!
我打開緣廊的門,把福加放到外頭,讓冰涼的晨間空氣進到屋裡;接著又用掃把稍微清掃客廳和廚房,收拾桌上的雜誌,趁著燒開水的期間把庭院裡的花插進花瓶裡,放到廚房的相框旁邊。我把茶包放進馬克杯,加了開水,帶有紅茶香的熱氣裊裊上升。相框裡的媽媽今天同樣面帶微笑。
我餵食在庭院裡乖乖等候的福加。牠的白毛裡參雜了褐毛,遠看顯得髒兮兮的,活像隻主人不肯替牠洗澡的可憐狗。牠因為受傷而失去了右前腳尖;當時牠踩到山豬用的捕獸夾,被夾斷了腳尖。福加抬著粉紅色皮膚外露的腳,一面勉強維持平衡,一面吃飯。被我們家領養之前,牠大概同樣是被當成可憐狗看待吧!我坐在緣廊上啜飲紅茶,目不轉睛地望著福加。
膚色黝黑的爸爸穿著藏青色T恤,肩上背著工具包,走向車庫。
「鈴,要我送妳一程嗎?」
我依然望著福加,杯不離口回答:
「……不用了。」
「晚餐呢?」
「……不用了。」
「……是嗎?那我出門了。」
爸爸想必是一臉困擾吧!不用看也知道。他發動了四輪驅動輕型車的引擎,倒車迴轉,駛下坡道。輾過碎石子的輪胎聲逐漸遠去。
我們的視線沒有交集,已經多久了?幾乎不交談,已經多久了?不一起吃飯,已經多久了?
叮!通知聲響起。
智慧型手機的畫面上跳出了對話框。
〈貝兒是虛擬世界『U』創造出來的絕世美女。〉
世界各地的語言在瞬間完成了翻譯。
〈非常獨特且罕見的樂曲。〉〈貝兒的歌聲充滿了自信。〉〈五十億帳號中最受矚目的存在。〉
對話框爭先恐後地浮上,轉眼間便淹沒了貝兒圖示的周圍。
不過,我沒有喜悅,沒有成就感,也沒有高昂感。無論貝兒受到多少矚目,都與我無關。我的嘴巴依然就著缺了口的馬克杯,躲進了自己的殼裡。
某個留言的對話框顯得格外龐大。我放大了最受矚目的留言,這是對話框的功能之一。
在大量的留言之中,最受矚目的留言是:
〈她到底是誰?〉
嗚!福加抬起頭來。
似乎很關心無精打采的我。

大多數人應該都不知道,四國.高知是個素以連綿不絕的險峻山脈與碧波粼粼的美麗山谷清流孕育而出的豐饒風土為傲的縣市;一五〇多年前曾經出了幾位大人物,替日本歷史悠久的封建社會帶來了劇烈的結構性變革,也是引以為傲的事蹟之一。日照時間居全國之首,酒精消費量也是全國之首。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民風不拘小節、開朗豪爽。不過,即使在這樣的縣市裡,還是會有性格陰鬱、垂頭喪氣的孩子。
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家位於約有三十間民宅連綿分布於山坡上的村莊一角,往下俯瞰,可看到一條名叫仁淀川的河川流過,靠著沉下橋與對岸相連。所謂的沉下橋,指的是沒有欄杆的橋,即使河川水位上升,橋梁沉沒,也不會被沖走。除非橋身下沉,否則我每天都會經過這座橋。今天的仁淀川水流依舊安靜,依舊碧綠。
偶爾會有觀光客租車前來,驚呼:「哇!好漂亮!」「真的好綠耶!」並在沉下橋上拍照。一面稱讚村子美麗一面擺姿勢的她們並不了解這個地區的真相。
我把書包夾在腋下,下了石階,踩著學生鞋啪噠啪噠地走在陡急的坡道上。從前會有正在掃地的鄰居阿姨向我打招呼:「哎呀,小鈴,早安。」或是「路上小心!」可是現在沒有了。大多數的民宅遮雨門都是緊閉的,有的人過世了,有的人搬到市區,居民變得越來越少。在仁淀川流域,這樣的村落有好幾個。據說90年代初期的「極限聚落」這個名詞,就是某個社會學家針對這一帶創造出來的。我在小時候常聽到大人說村裡的人口和全盛期相比少得驚人。這裡走在全日本的人口減少與少子高齡化社會最先端,這一點是不爭的事實。
走上坡道,來到國道以後,有個巴士站。生鏽的時刻表上只有早晨與傍晚的班次,一旦錯過,可不是遲到就能了事的。
過了片刻,巴士來了。我一如平時地坐到後方的特定座位上。車上沒有其他乘客。巴士逐一通過巴士站,沒有任何人上車。我一面顛簸,一面漫不經心地看著駕駛座旁的看板。
「這條巴士路線將在九月底廢止 ○○交通」
我住在終將人去樓空的地方,站在狂風巨浪逼近的陡峭懸崖邊。那種無助的感覺就像是身在世界的盡頭。
下了巴士以後,我穿過JR伊野站的剪票口,轉乘停在月台上的火車(高知將列車稱之為火車。正確的說法是以柴油為燃料的柴油車)。空空蕩蕩的車內地板反射了窗外射進來的陽光,不斷地振動著。每在車站停靠,就有幾個穿著別校制服的高中生或國中生上車。隨著接近市中心,地板上的光芒逐漸消失,兩輛編制的車廂裡坐滿了乘客。車內廣播宣告我要下車的車站到了。
在通往學校的路上,我和穿著同樣制服的眾多學生會合,一起走上徐緩的坡道。我身為其中之一,帶給我莫大的安心感。
夏天的陽光好耀眼。

去年秋天。
管弦樂社在中庭的意象樹前演奏,吸引許多學生圍觀聆聽。
管弦樂社的表演總是大受歡迎。他們不光是演奏而已,所有演奏者都會配合演奏跳舞,跳的是充滿躍動感的輕快舞步;每種樂器都和舞步配合得天衣無縫,但演奏並未因此落了節拍或失了音準。
當時我和小弘──全名別役弘香──也在體育館二樓的陽台上聆聽。
第一首曲子結束,第二首曲子開始時,一個身材修長的美少女拿著中音薩克斯風走上前來;她時左時右地跳著充滿魅力的俐落舞步,搖曳著長長的大波浪捲髮,精準地進行獨奏。
「……好可愛。」
我忍不住出聲說道。瑠果──全名渡邊瑠果──那充滿活力的美令人不禁望而興嘆。
同樣在陽台上觀賞表演的其他女生的聲音傳入耳中。
「瑠果真的是我們學校的公主耶!」
「腳很細,而且很長。」
「就算穿著制服,看起來還是像模特兒。」
「就是說啊~~~~」
她們異口同聲地說道,相視點頭。
小弘用只有在身旁的我聽得見的音量說道:
「腳不細也不長的女生應該很嫉妒她吧……」
並翻動書頁。
女生們的聲音繼續傳來。
「瑠果總是自然而然地變成大家的領導者。」
「一定是因為她就像公主一樣,大家都會聚集到她的身邊。」
小弘在銀框眼鏡底下皺起了眉頭。
「這樣好煩。就這點而言,鈴就像月球背面,沒有人會靠近,輕鬆多了。」
「嗚哇!」
突然被流彈擊中的我愕然地將臉轉向身旁。
「小、小弘。」
「唔?」
「跟我講話可不可以委婉一點,別那麼毒啊……」
「毒?誰啊?」
此時,一道足以掩蓋演奏的宏亮聲音響徹了中庭。
「要不要加入輕艇社~?」
大家回過了頭。
「是頭慎!」「頭慎來了!」
頭慎──全名千頭慎次郎──手上拿著獨木舟槳,背上插著寫了「CANOE」的旗子,逢人就開始大力宣傳,活像殺入敵陣的小卒。
「啊,學長,要不要加入輕艇社?」
「哇!別鬧了頭慎!」「我才不要加入咧!」
他追逐一面嘻笑一面逃竄的學長們,隨即又一個轉身,把目標轉向了女生集團。
「欸、欸,要不要划輕艇?」
「呀~~~!」
女生們大聲尖叫,逃之夭夭。
「啊,欸,一起划輕艇吧!」
「糟糕,快逃~~~」
雖然本人一本正經,周圍的反應卻讓頭慎看起來活像個怪人。他就像是闖進成群美女之中大鬧的野獸。
「欸,輕艇……」
「呀~~~」
看著女生們四處逃竄,我很想替賣力招生的頭慎辯白。
「頭慎靠著一己之力成立輕艇社,真的很厲害。」
「可是社員只有他一個人。」
「為什麼?」
「這還用問嗎──」
小弘將視線轉向一面演奏、一面關注騷動的瑠果。
只見瑠果身子一僵,轉過身去,彷彿不想看到頭慎一般。
小弘並未遺漏瑠果的這番舉動。
她啪一聲闔上書本,用嚴厲的眼神看著瑠果。
「──用委婉一點的說法,他被看扁了。」

我們離開體育館,在校內閒逛。
合唱團、生物社、流行音樂社、舞蹈社。各種社團都在宣傳他們的活動。
走過嵌了玻璃的渡廊,某處傳來了女生的歡呼聲和鼓掌聲。
戶外籃球場正在進行一對一鬥牛賽,是男籃社的招生表演賽。球扔進了球場中,準備進行下一場比賽。一個穿著連帽上衣的男生俐落地接住了球。
「啊……」
是忍。
球賽開始了。
忍──全名久武忍──一面運球,一面伺機而動。
對手──學長──壓低重心,舉起右手牽制,提防跳投。忍原想低身運球閃過,但對手防守嚴密,只能往後退。
接著,他突然急停跳投。
好快。
學長連忙伸出五指大開的手,但沒能搆著。剛才的是假動作。球描繪出漂亮的弧形,唰一聲通過了籃網。
並排在三樓走廊上的女生們發出了熱烈的掌聲,但是忍的臉上連個微笑也沒有。他的酷廣受全校女生的矚目。
掌聲尚未停歇,球場上已經開始進行下一場比賽了。咚、咚!忍一面估算時機,一面低身運球,擠開防守,彷彿在說就算比力氣他也不會輸。他硬生生地切入,轉眼間便越過學長,帶球上籃。籃球穿過籃網的聲音很是痛快。
女生的鼓掌聲再次迴響於校舍的牆壁之間。
我像是自言自語似地對小弘說道:
「……沒想到忍會變得那麼高。」
「他是妳的兒時玩伴?」
「咳,不瞞妳說,忍可是向我求過婚的呢!」
「真的假的?他是怎麼說的?」
「『鈴,我會保護妳。』」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六歲的時候。」
「……這種陳年舊事還拿出來講?」
小弘啼笑皆非地嘆了口氣。
忍再次射籃得分。
在掌聲之中,結束比賽的忍和學長一起走出球場,臉上依然不帶絲毫笑意。
兒時玩伴忍。
已經不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了。

放學後,我無精打采地走過沉下橋。
我和忍從幼稚園到小學低年級都玩在一起,後來忍搬到了市區才分開的。升上高中以後,我們再次成了同學,但是交情已經不若以往了。
當年我沒想到自己會變成現在這種垂頭喪氣的女孩。我變成這樣,是有理由的。
我看著仁淀川的靜謐水流。
沒錯,那是陳年舊事。
白鳥低空飛過水面。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夏日大作戰》、《跳躍吧!時空少女》、《怪物的孩子》、《未來的未來》導演──細田守最新力作
★入選第74屆坎城影展「坎城首映」單元,轟動坎城,全場起立鼓掌14分鐘!
★繁中版小說附獨家特典:
1. 導演復刻簽名劇照拉頁海報
2. 首刷動畫劇照珍藏書卡(兩款隨機)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