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新鎮1.5舞台劇小說: 戀愛之神與祂的背叛者們 | 誠品線上

自由新鎮1.5舞台劇小說: 戀愛之神與祂的背叛者們

作者 林孟寰/ 原作; D51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自由新鎮1.5舞台劇小說: 戀愛之神與祂的背叛者們:,自由新鎮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這裡不是任何一個人的故鄉,所有人都是外來者。但是,這裡可以是任何人的家鄉。它展臂歡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自由新鎮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 這裡不是任何一個人的故鄉,所有人都是外來者。 但是,這裡可以是任何人的家鄉。它展臂歡迎所有人,在此重新開始。 黑幫事件落幕後,有人為了尋找新的人生離開自由新鎮,也有人為了內心的平靜與快樂繼續留在這裡。 然而,安穩的生活僅維持了一年多,在新鎮相知相惜的人們,為何一夜之間關係降到冰點?曾經的友情、一起經歷的生活與冒險,會是摧毀他們的火藥?還是支持他們找回愛與和平的動力? 一場愛情風暴即將席捲自由新鎮,沒有人可以倖免……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 D51;原作 林孟寰 舞台劇劇本 原作 林孟寰(宅故事創作Story Nerd Works) 臺灣青年劇作家,臺灣大學戲劇學系劇本創作碩士,2019至2020臺中國家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現為「宅故事創作Story Nerd Works」故事總監。 劇本創作曾獲臺北文學獎劇本首獎、臺北兒藝節劇本首獎等,舞台編劇作品約30餘齣,代表作為《野良犬之家》、《嫁妝一牛車》。 影視編劇作品有電視劇《原來1家人》與《通靈少女》等,並以《通靈少女》入圍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項目最佳編劇。 小說 作者 D51 天蠍座大叔,目前是養有兩貓的貓奴。 從很愛喝咖啡變成不能喝咖啡。 熱愛寫小說,也努力寫小說。 房間的坑物、收藏還在不斷增加中(再買就剁手)。 如果要問我有什麼最驕傲的事,大概就是從來沒有拖過稿,希望以後也是如此。 FB粉絲團:https: www.facebook.com iamd51

商品規格

書名 / 自由新鎮1.5舞台劇小說: 戀愛之神與祂的背叛者們
作者 / 林孟寰 原作; D51
簡介 / 自由新鎮1.5舞台劇小說: 戀愛之神與祂的背叛者們:,自由新鎮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這裡不是任何一個人的故鄉,所有人都是外來者。但是,這裡可以是任何人的家鄉。它展臂歡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245924
ISBN10 / 9865245922
EAN / 9789865245924
誠品26碼 / 2682030981009
尺寸 / 21X14.7X1.5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0

試閱文字

內文 : 1


自由新鎮對你來說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住在這個鎮上的每個人,對自由新鎮都有著不同的解讀。
它不是任何人的故鄉,至少現在還不是,在自由新鎮沒有人會在意你的過去,每個懷抱著過去的人都能在這裡找到新的自我。
啊啊,自由新鎮,孤獨而美麗的自由新鎮,也許不完美,但是美麗且自由的。
鎮上的酒吧是夜裡最熱鬧的地方,這裡通常會聚集一些在夜裡無處可去的人們。從警察、修車廠技工、計程車司機到醫院的工作人員甚至是黑幫、流浪漢,夜裡的酒吧是他們尋求慰藉和交流的場所。
昏暗的吧檯內,前幾天剛裝好的燈泡散發著適合夜間氛圍的橙色光芒,光是聽到冰塊在搖杯中撞擊的清脆聲響,就足以讓人釋放一整天的工作壓力。
芯瑩在剛搖好的調酒杯口抹上鹽,推到客人面前。
她是這間酒吧的代理店長,加上副店長Terry,兩人應付鎮上這些幾乎天天都來的酒鬼足夠了。
今晚的客人都是熟面孔。平常酒吧是來者不拒,偶爾會有些住在鎮北的小混混來喝酒,不過今天熟面孔們包下了酒吧,為的是慶祝好朋友的回歸。
熊奇奇和林甜甜坐在長腳凳上,向大家闡述著她們這陣子的所見所聞。
熊奇奇是一名記者,林甜甜則是鎮上醫院的院長。她們為了躲避黑幫暫時離開鎮上,過了一年多才回到這裡。
這麼多朋友在場,讓林甜甜感觸良多。她是醫界的菁英,智商高達一八七,從小一路跳級讀到醫學系畢業,看似順遂的人生卻讓她看見意想不到的黑暗面。
人性的醜惡、職場的亂象,諸多因素讓林甜甜不再相信他人,變得冷漠高傲。
她看不起俗世的庸碌之輩,為了尋找能和她並駕齊驅的人,她接下鎮上醫院的爛攤子。
殊不知在這個鎮上,她遇到一生中最重要,也絕對無法被取代的人。
回想起來才驚覺自身的變化,如果是以前的她,想必不會對熊奇奇這種少根筋的怪人感興趣,甚至為了幫助得罪黑幫的她而讓自己惹上大麻煩。
不過也只有這樣的熊奇奇,才會察覺到她打算默默背負起所有的壓力和威脅,對她破口大罵後和她一起承擔。
兩人到國外避風頭一年多,黑幫的威脅解除後,終於能回到自由新鎮。
今晚的包場,便是熊奇奇和林院長的歡迎會。自由新鎮是個不設限的地方,每年都有很多人在這裡賺夠了錢離開,有些人會回來,有些人不會。
「妳們怎麼回來都不提早說一聲?」子瑄忍不住向熊奇奇抱怨。
李子瑄是一位計程車司機,為了參加歡迎會,今晚特地休息不跑車了。
她也是拋下過去,隻身來到自由新鎮的那種人,在經歷了一段不愉快的婚姻之後,她來到自由新鎮重新開始,在這裡成為一名計程車司機。
沒想到運氣不太好,才剛開業就車禍連連,卻也因此在修車的過程中認識了修車廠的技工小花,兩人逐漸熟稔後相知相惜。
子瑄來到酒吧參加歡迎會,小花當然也陪同在場。
「對啊,大家都很想妳們。唉,妳們是沒有通知就回來,有人卻是不告而別。」
大家都知道小花說的是修車廠的廠長高皮條,那個人對從小失去雙親的小花來說就像父親一樣,總是會指引她前進的方向,但他突然不告而別,把修車廠丟給小花和北村,讓小花有一段時間非常難以釋懷,幸好有子瑄一直陪伴在她身邊,讓她能從陰影中走出來。
「我想給大家一個驚喜啊。其實本來想乾脆留在紐約算了,可是這地方好像有種神祕魔力,不知不覺又把我帶回來,總而言之謝謝大家。」熊奇奇舉杯向眾人敬酒。
「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鎮上的情況還好嗎?」林甜甜已經回來三天,發現自由新鎮有些地方改變了,但大部分還是維持著她熟悉的樣子,東邊廢工廠聚集的流浪漢變多了,聽說警局為了這件事頭疼不已。
那些流浪漢和這個鎮上絕大多數人一樣,是流浪到這裡來的,但是他們不願意工作,每天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
他們有些人會上街乞討,有些人靠著政府的救濟金過活,平常還算安分,但是缺錢喝酒的時候就會變成犯罪的火種,偷拐搶騙無所不為。有些流浪漢甚至成為黑幫控制的人偶,替他們做些非法的勾當。
離別與重逢在自由新鎮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離別總是令人感到惋惜,尤其是永遠不能再見到熟悉的人。
「路邊的流浪漢好像變多了,這陣子景氣有這麼差嗎,阿狗店長呢?」林甜甜和子瑄碰了酒杯,露出惋惜的神情。
「阿狗現在不在啦,他也暫時離開自由新鎮。」芯瑩說。
「是喔,我還想說來這裡能見到他呢。」熊奇奇一臉惋惜,但好友們都在場,還是讓她們很開心。
「那些流浪漢,日子好像過得很辛苦?」林甜甜問道。
「我們這裡誰的人生不辛苦?不辛苦的人才不會到自由新鎮來呢。」昱葳把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子瑄按住她的杯子。
「妳喝得太凶了。今天聚在一起的目的是歡迎她們回來,不是抱怨人生。」
「不要管我啦,反正我就是人生失敗組。」
「芯瑩,不要再讓他喝酒了。」子瑄向芯瑩打了個招呼,芯瑩點點頭。
熊奇奇笑咪咪地用手機錄下昱葳喝醉的醜態,子瑄微微一笑,昱葳揮著手,酒氣衝天地喊著:「不──不要拍我……有──嗝──有麼好拍的!」
「芯瑩,聽說最近酒吧生意不太好?」子瑄坐到吧檯,又要了一杯酒。
「難得這麼熱鬧,好久沒看到大家了。阿狗離開以後光是要應付那些半夜跑來討免費酒喝的流浪漢就夠我忙了。」
「不過北村會幫妳忙吧?」
子瑄轉頭看向坐在酒吧角落,正和警局局長妘芮聊天的男子北村涼平。
「他每天晚上都會來,說是要幫我壯膽。」芯瑩微笑。北村是修車廠的技工,廠長離開後,修車廠便由他和葉小花打理。
「我聽到了喔,酒吧和芯瑩的安全是我北村的職責。」北村朝吧檯揮了揮手。
「你的職責是修車吧?說真的,那些流浪漢也該大力整頓一下,沒酒喝的時候跟想要吃人肉的殭屍沒什麼兩樣,有酒喝又會發酒瘋,真的讓我很頭痛。」
「現在那裡就有個準備要發酒瘋的人。」
警員昱葳不知為什麼沒有融入大家和樂的氣氛中,獨自一個人坐在旁邊喝悶酒。
「小吉,處理一下啊,警員在酒吧發酒瘋成何體統。」妘芮喊了剛走進酒吧的小吉一聲。
妘芮是警局的大家長,小吉、昱葳、糰子都是他的得力助手,在這個過於自由的地方,警局是維持治安的重要單位,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妘芮其實只是個想要悠閒度日的中年男子,不過似乎擺脫不了勞碌的宿命,原本打算在自由新鎮做滿三年就請調到鄉下單位摸魚到退休的他,卻因為辦案認真而被長官指派為局長。
「年輕真好,啊……我也年輕過呢。」
平時的妘芮看起來雖是個成熟穩重的男子,但真要瘋起來也絕對不會輸給年輕人。
小吉也是自由新鎮警局的成員之一,看到女朋友昱葳在發酒瘋,忍不住搖了搖頭。
「怎麼喝成這樣……昱葳,妳還好吧?」
「不喝了、不喝了……嗝。」
小吉溫柔拍著昱葳的背,讓她把胃裡的酒氣吐出來。
「那我說個笑話給妳聽。有個孕婦搭公車,發現沒有座位,就跟坐在博愛座的學生說:『你沒有發現我懷孕了嗎?』你知道那個男生說什麼?超好笑的,他很緊張地說:『孩子不是我的!』哈哈哈哈!」
小吉自顧自笑個不停,昱葳卻完全笑不出來,臉色越來越難看。
「怎麼了,妳不是最喜歡冷笑話嗎?」
「沒事,今天不想笑。」
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歡說冷笑話,而小吉就是那種人中最愛說冷笑話的那一個,要他別說冷笑話,不如把他的嘴縫起來。
小吉連來到自由新鎮的理由,都像他的冷笑話一樣引人發噱。
他的本名叫吉牠仙,因為這個名字太過獨特,害他從小被人嘲笑到大。某天他突然不想忍受外界的嘲諷了,一氣之下離開原本居住的城市,然後輾轉來到自由新鎮。
小吉和昱葳是警局裡的學長學妹兼戀人,昱葳也是對他的冷笑話最捧場的那個人。
今晚明明是開心的歡迎酒會,昱葳的心情卻降到最低點,小吉碰了一鼻子灰,滿頭霧水,不曉得自己做錯什麼。
「難道是我的冷笑話太冷了?噗……」小吉連忙掩住嘴巴,否則又要惹昱葳生氣。
妘芮看情況不對,趕忙上去搭住兩人的肩膀。「不要這樣嘛,今天是慶祝熊奇奇和林院長回來的日子,妳要是在這裡敲破他的頭我會很難堪的。」
「我才難堪咧!你昨天是不是在路上跟人賭香腸,賭到欠香腸伯一千塊嗎?他跑到警局來要錢了。」
「我明明欠他十斤香腸,怎麼變成一千塊?」
「那你還香腸給他啊!」
「我是警局局長,又不是賣香腸的,要去哪裡生香腸給他啊?」
「那你還跟他賭香腸。」
「賭菸賠菸、賭香腸賠香腸,沒毛病啊。就算我贏他,也是賠香腸給我不是嗎?」
「我看我還是一槍打死你好了。」
「啊啊啊,別衝動啊。」
小吉連忙抱住昱葳,免得心情不好的她真的弄出人命,警員開槍打死警察局長可不是開玩笑的。
芯瑩看著朋友們打鬧,心想酒吧還是得像這樣熱鬧才有團聚在一起的感覺,好像以前阿狗還在的時候一樣。
忽然,她發現北村笑咪咪地盯著這邊看。他的確是個可靠的男人,就是有時候太熱情了,讓芯瑩覺得壓力有點大。
「你能不能別一直盯著我看啊,我還在工作耶。」
「我喜歡這樣看著妳,永遠都看不膩。」
「噁心。」
「這樣的芯瑩我也喜歡。」
「不要看了啦。」
「連叫我不要看的妳我也喜歡。」
北村的父親是日本人,從小就跟在父親身邊修理各式各樣的機械,讓他養成一身好功夫。
某次和家人大吵一架後,北村決定離家出走,到外頭闖蕩見識更寬廣的世界。
他來到自由新鎮,加入高皮條的修車廠成為技工,成為這裡的一分子。
芯瑩本來也不在酒吧工作,認識北村之前,她在裁縫店過著枯燥乏味的日子,後來在阿狗邀請下轉職到比較有機會和他人互動的酒吧當副店長,才有機會認識這群朋友。
芯瑩白了北村一眼,有點害羞,低著頭繼續洗杯子。坐在吧檯邊的子瑄看見他們的互動,又喝了一杯酒。
「這杯,敬自由新鎮。」
除了還在發酒瘋的昱葳以及忙著安撫她的小吉以外,酒吧裡所有人都舉起酒杯。
「敬自由新鎮。」眾人齊聲說。
林甜甜在葉小花耳邊輕聲說一句:「現在氣氛不錯,是時候了吧?」
「我決定了,就是今天,再拖下去也沒有意義,不如直接做個了結。」
「那就輪到我出場了。」
熊奇奇竊笑,跳下高腳凳,跑過去跟子瑄說:「子瑄妳跟我來,我有個禮物要送給妳。」
子瑄不明就裡地被熊奇奇拉著走,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等一下,我還在喝酒啊,要送我什麼禮物?」
「妳跟我來就知道了。」
十分鐘後,子瑄穿著一身公主洋裝現身,華麗的造型把酒吧的氣氛炒熱到最高點,連昱葳的酒都醒了。
「好漂亮!」
「嗚呼,子瑄公主!」
子瑄難為情地拉著裙襬。「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穿成這樣會不會太誇張啊?」
「每個女孩子都是公主,不管妳是修車的還是開車的,都是最美麗的公主。」
「穿著蓬蓬裙我可沒辦法開計程車,而且沒事要我穿這套公主洋裝要幹嘛啦!」
子瑄羞紅著臉,越想越害臊,急著想要回去換衣服。
酒吧裡的DJ台,Terry做好開播的準備,啟動了音響系統。除了酒吧的副店長外,他還有另一個身分,那便是夜晚的電台DJ。
Terry本名屠盡封,他和警察非常有緣,在原本待的城市裡三天兩頭就會被警察逮捕,連他自己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
某天,他在報紙上看到自由新鎮的介紹後,決定脫離原來的生活,沒想到來到自由新鎮後,又被捲入意想不到的運毒風波,再度被警察逮捕,甚至還連累好友一起遭警方刑求。
出獄後的他覺得愧對好友,下定決心要改頭換面,以Terry之名成為酒吧員工,並在這裡開設了網路電台當副業。
人生經歷過許多挫折的Terry非常懂得說話的藝術,阿狗離開後,他也把協助芯瑩撐起這家店當成自己的使命。
「各位大家好,我是DJTerry,自由新鎮的大家,今天過得如何?最近我接到很多來信抱怨鎮上的治安變差了。請各位不用擔心,人民的保母一定會保護大家。自由新鎮本來就是一個Free的地方,在這裡我們不會過問你的來歷、出身,我們張開雙臂歡迎任何人。但是,這個鎮上可不是沒有規矩。正在聆聽廣播、剛搬到這個鎮上的朋友們,請別把這裡當成目無法紀的地方喔。
OK,例行的宣導結束了,接下來就是Crazy的時間,大家是否正在享受愉快的週末夜晚呢?在這個美好的時刻裡,有一位觀眾葉小花點了首歌,要獻給她最重要的人。」
DJ一說完,隨即播放一首曲調悠揚的樂曲,葉小花來到子瑄面前,眾人站在兩側用力鼓掌。
子瑄一臉錯愕。「小花……這是怎麼回事?」
「子瑄,妳說過很嚮往成為公主,其實我也是。我們小時候都想過長大以後要變成公主,但實際上,我只是個修車工,而妳是為了生活奔波忙碌的計程車司機。我們長大了,卻沒有變成公主。」
「妳到底想說什麼?」子瑄沒好氣地說。
「我想說的是,在我眼裡,妳就是最漂亮的公主。妳值得成為妳想要的樣子。」
「小花……」
小花從懷裡拿出一枚戒指,造型很簡單,嚴格說起來只是個磨亮的鐵環,上面的裝飾還是焊接上去的。
「這是我自己做的戒指。我的公主,雖然我不是王子,但是妳願意嫁給我嗎?」
小花在子瑄面前單膝跪下,現場歡呼聲不斷,妘芮等人開始起鬨。
「嫁給她!嫁給她!」
子瑄感動不已,握著小花的手說:「嗯,我願意。」
兩人緊緊相擁,妘芮跳到桌子上邀請大家舉杯慶祝。
「來來來,舉起你們的酒杯,讓我們一起為這對幸福的新人慶祝。」
芯瑩替自己倒了滿滿一大杯啤酒,跟著妘芮的號令一飲而盡。
少了阿狗的店裡變得很冷清,常常聚在一起的大家也因為工作忙碌,少有見面的機會,不過,今晚酒吧彷彿找回了以前的活力。
「你們早就預謀好了嗎?」子瑄驚訝地望向剛回國沒幾天的熊奇奇,沒想到竟然能瞞著她準備好這件公主洋裝。
「其實小花早就知道我要回來,特地託我在紐約買好洋裝,畢竟咱們鎮上沒有一間像樣的洋裝店啊。」
「我想給妳一個驚喜,還好妳答應我,否則這身洋裝就白買了。」
「原來修車廠的材料消失是妳幹的好事。」她聽說前陣子北村常常在找修車的材料,原來是小花把材料拿去做戒指了。
「我只是個修車工人,焊接和打磨沒問題,可是我缺乏美感,所以失敗了很多次。」
「妳都做了戒指,何必還花錢買洋裝呢?」子瑄忍不住苦笑。
「北村說求婚一定要有戒指,但想要讓妳成為公主必須要有洋裝,為了這個目標,我存了好久的錢。」
求婚成功的小花和子瑄之間散發著濃情蜜意,眾人隨著浪漫的音樂起舞,這股熱情彷彿讓酒吧裡的溫度上升好幾度,北村倚著吧檯,還是笑吟吟地看著芯瑩。
「我真是替她們高興,她們結婚的時候得送一份大禮才行……你能不能別盯著我看啊?」
「我在想,什麼時候輪到我們?」
「你想得美。」芯瑩白他一眼,轉過身繼續收拾吧檯。
「我昨天作了一個夢。」
北村的語氣突然變得低落,不像剛才那麼高亢,芯瑩好奇地轉過來看著他。
「那是個可怕的惡夢。我夢到鎮上亂成一團,到處都是火焰,很多房子燒起來。人們變得瘋狂,而妳在路上被車撞死。我醒來的時候滿身冷汗,夢境太真實了,差點無法分辨是真是假。」
「你工作壓力太大,那只是個夢而已。」
北村急著說:「我害怕會失去妳,阿狗店長不也走得很突然嗎?如果妳又出了什麼事,這間店該怎麼辦?」
「原來你擔心的是沒酒可以喝啊。就算店長不在,我也會把這家店好好經營下去。」芯瑩本來還有點感動,現在只想翻白眼。
「時間過得好快,很多人都離開了,廠長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裡。」北村一臉感傷,但自由新鎮本來就是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沒有人會過問你的來歷,也沒有人會挽留你的離去。
「我們住在鎮上這麼久了,這就是鎮上的規矩,每個人都知道這裡是個自由的地方,沒有什麼東西會把我們綁住。別想太多了,至少你還在,這不就夠了嗎?」
「妳果然還是很擔心我,快點來親一個。」北村嘟起嘴索吻,芯瑩卻從酒吧裡拿出防身的球棒扛在肩上。
「想吃一發全壘打嗎?沒問題。」
北村連忙逃開,大笑:「全壘打就不用了。」

◇ ◇ ◇

眾人跳了一陣子舞又坐下來繼續喝酒,珊珊來遲的小森糰子現在才加入歡迎會,正和林甜甜和熊奇奇敘舊。
「院長、熊奇奇,真的好久不見了。」
因為出身於大阪的關係,糰子說話總是帶著一點可愛的口音,一開始連中文都說不太好,但現在越來越流利了。
糰子剛到自由新鎮的時候,因為肚子太餓昏倒在路邊,被恰好路過的小柯醫師救起,兩人因此結下緣分。
小柯雖是醫學世家出身的高富帥,卻拿總是圍繞在身邊的女孩們沒辦法,導致他有些恐女。但熱情傻氣的糰子緩和了他恐懼女生的症狀,讓他能在充滿回憶的海邊鼓起勇氣向糰子告白,獲得了她的愛情。
現在的糰子和大家一樣,都是自由新鎮的一分子,她在警局工作,小柯在醫院服務,兩人攜手為鎮上人們的健康和安全勤奮努力。
「也沒有那麼久吧?我倒覺得一眨眼就回來這裡了呢。」熊奇奇拿著手機錄下每個人酒酣耳熱的畫面。
「妳們這次是專程回來參加小花的求婚嗎?」
糰子也是女生,看見求婚的場景難免心潮澎湃,衍生出許多浪漫的想像。
林甜甜點頭。「除此之外也要回來處理小柯醫師去美國工作的事情。」
「小柯他要出國?」糰子聞言一陣愕然。小柯醫師明明是她的男友,卻從來沒跟她提過這件事。
「小柯醫師之前申請去一間美國的高級醫療中心工作,等了好幾年終於等到機會。待在鎮上雖然也不錯,但是去美國能得到更好的發展啊,恭喜恭喜。」
糰子眼睛越瞪越大,這件事連熊奇奇都知道,她卻渾然不知。
「妳為什麼這麼驚訝,他沒跟妳提過嗎?」林甜甜覺得不可思議,看了坐在窗邊和北村聊天的小柯一眼。
糰子的臉色越發難看,熊奇奇察覺氣氛不對勁,連忙轉移話題。
「啊!差點忘記拍照了,大家來拍照啦。」
但糰子已氣沖沖地跑到小柯面前。北村看到她劍拔弩張的樣子,趕緊摸摸鼻子溜了。
「你為什麼沒跟我說要去美國的事?」
面對女友的質疑,小柯反倒是一臉淡然,輕輕笑說:「妳都知道了?那兩個大嘴巴……不過也沒差,反正我不去了,這樣也不用跟妳說了吧。」
「不去了?」糰子在北村的位子坐下,以為自己聽錯。「為什麼不去,那不是你多年的夢想嗎?」
「有很多原因啦。」小柯不想繼續說下去,避重就輕地結束話題。
「有問題可以跟我討論啊,你為什麼老是這樣自己一個人決定一切?」
「反正我已經決定不去了,就沒問題了吧,還要討論什麼?」
糰子捏緊拳頭。「該不會是因為我吧?你怕我一個人留在這裡,所以決定放棄自己的夢想?」
小柯被她說中,面有難色地把頭轉開,不敢直視糰子的表情。
「你每次都這樣,擅自為我做決定。我說過不讓你去嗎?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以為這樣我就會開心?」
小柯似乎沒料到糰子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應,想要說幾句話安撫她的時候,糰子用力拍了桌子。
「糰子……」
「好啊,反正你什麼都不想說,那就算了,再見。」
糰子氣得想要衝出酒吧,卻被熊奇奇攔住。
「糰子妳等一下。」
「我要走了,不要攔我。」
「今天難得大家都在,先拍完合照再走,否則下次不知何時才能聚在一起。」
「一定要拍嗎……」糰子怒火中燒,瞪了小柯一眼。
「一定要拍。」
糰子勉為其難地站在人群中,還盡量站得離開小柯遠一點。
熊奇奇架好腳架,然後趕緊跑到自己的位置。
「大家預備,五──」
「四、三、二、一!」
眾人齊聲倒數,閃光燈喀嚓一聲,替所有人留下珍貴的回憶。
後來他們又換位置拍了好幾張,子瑄對熊奇奇說:「照片洗好記得發給大家,我要裝在相框裡放在車上。」
「對啊對啊,妳可不能一聲不吭地又跑去國外喔。」小花也說。
「我知道啦,這次會待久一點。我們記者的工作就是全世界跑透透,哪裡有新聞就往哪裡去嘛。」
夜已深,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刻,芯瑩關掉音響,妘芮等人也準備離開。
妘芮才正要拉開酒吧的門,忽然,有個渾身是血的女人把門撞開,走了幾步之後倒在地上。
「哇靠!嚇死我了,還以為我們喝酒的期間鎮上被殭屍占領了。」妘芮嚇得整個人倒退兩步。
「局長,她受傷了。」小吉上前察看女子的傷勢。她傷得不輕,身上到處都是傷痕。
「還、還有呼吸嗎?不是殭屍吧?」
小吉把女子翻過來,心中卻浮現問號,他抬頭看向妘芮。
「她是誰啊?」
他們當警察的幾乎認識每一位鎮上居民,然而小吉從沒見過她,也就是說,這名女子是一位外來客。
「喂,妳醒醒。」昱葳接手小吉的位置,搖了搖女子的肩膀。「妳從哪裡來的,是誰把妳弄成這樣子?」
女子勉強睜開眼睛,以極度虛弱的語氣說出令所有人都大感驚訝的一句話。
「這裡就是阿狗的店嗎?我哥……阿狗他人在哪裡?」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台灣史上第一齣劇場與實況跨界合作的實驗性質舞台劇《自由新鎮1.5》官方認證小說,獨家收錄15位演員全新定裝照。
★首刷附贈雙面明信片組(共八張)。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