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楚楚動人 上下 (2冊合售) | 誠品線上

親愛的楚楚動人 上下 (2冊合售)

作者 夜雪
出版社 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商品描述 親愛的楚楚動人 上下 (2冊合售):,榮獲紅袖添香一品紅文,154.89萬粉絲珍愛收藏,红袖添香新生代言情小天后──夜雪甜寵力作!【親愛的楚楚動人(上)】晏長晴噘著嘴巴,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榮獲紅袖添香一品紅文,154.89萬粉絲珍愛收藏, 红袖添香新生代言情小天后──夜雪甜寵力作! 【親愛的楚楚動人(上)】 晏長晴噘著嘴巴,提到自己第一次跟宋楚頤見面的情形,真是糟透了。 但她萬萬沒想到,她陪著爸爸去跟集團總裁吃飯, 居然會跟那個外表不近人情、講話毫不留情的宋醫生再見第二次! 迫於情勢,晏長晴跟宋楚頤達成祕密協議, 約好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不能公開協議內容、互不干涉彼此的生活, 宋楚頤也都一一爽快答應了。 當她見到宋家人的那天,他貼心的準備好所有禮物,也替她說盡好話; 當她到兩人新家的那天,他把她的房間布置得粉粉嫩嫩的,甚至準備了超大的北極熊娃娃陪伴她,還有一隻白色的拉不拉多在她身邊繞來繞去。 晏長晴突然覺得,或許這個宋醫生,跟自己想像的會不一樣…… 【親愛的楚楚動人(下)】 與晏長晴朝夕相處,宋楚頤發現他的生活也變得忙碌了起來。 她徹夜未歸,他擔心了一整晚,發現真相時卻焦躁不已; 她的工作有困難,他願意出席他原本不願去的晚會,甚至動用家族勢力; 她回鄉下探望家人,他願意用他難得的休息時間,陪她逛一整天; 原本只有協議的婚姻,全都變得曖昧不明…… 宋楚頤發現,他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小女人了。 但面對前女友的挽回、青梅竹馬的趁虛而入,甚至是家人從中作梗, 兩個人的愛情之間,事情卻接二連三地來, 讓原本動不動就會跟他嚷嚷要離婚的晏長晴,現在真的下定決心要跟他離婚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夜雪 夜雪 閱文集團高人氣作者,其輕鬆溫馨的文風和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深受讀者喜愛。 已著:《聽說厲先生對我一見鍾情》、《機長別來無恙》、《成為你的辛太太》等。 已出版:《親愛的楚楚動人》(原書名:原來你是這樣的宋醫生)、《年先生,慢慢喜歡你》(網路名:我喜歡的你都有)等暢銷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親愛的楚楚動人(上)】 第一章 醫院檢查 第二章 已婚身份 第三章 老公要狗不要人 第四章 同居生活 第五章 楚楚可憐 第六章 親愛的楚楚 第七章 夜宴 第八章 觸動 第九章 進入劇組 第十章 晏長晴醉酒 第十一章 烏龍事件 第十二章 宋家過夜 第十三章 受傷撒嬌 第十四章 晏長晴的丈夫 第十五章 徹夜未歸 第十六章 被他厭惡 第十七章 晏長晴吃醋 第十八章 深夜挽留 第十九章 矯情 【親愛的楚楚動人(下)】 第二十章 宋醫生發威 第二十一章 揚州風波 第二十二章 友情破裂 第二十三章 最動人的情話 第二十四章 燭光晚餐 第二十五章 香港之行 第二十六章 老公摳門 第二十七章 雲央歸來 第二十八章 醫療風波 第二十九 章禍事 第三十章 真相 第三十一章 楚楚生病 第三十二章 喜不喜歡 第三十三章 妖精 第三十四章 晴天霹靂 第三十五章 我們離婚吧 第三十六章 晴寶 第三十七章 煙花 第三十八章 求婚 第三十九章 最好的結果 第四十章 婚禮 尾 聲

商品規格

書名 / 親愛的楚楚動人 上下 (2冊合售)
作者 / 夜雪
簡介 / 親愛的楚楚動人 上下 (2冊合售):,榮獲紅袖添香一品紅文,154.89萬粉絲珍愛收藏,红袖添香新生代言情小天后──夜雪甜寵力作!【親愛的楚楚動人(上)】晏長晴噘著嘴巴,
出版社 / 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ISBN13 / 9789865063115
ISBN10 / 9865063115
EAN / 9789865063115
誠品26碼 / 2682116941002
尺寸 / 21X14.8X3CM
開數 / 25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720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醫院檢查
晚上,八點,綿綿細雨接連下了幾天。
晏長晴剛走上「雪聲」會所三樓,想起還沒問阮恙她們在哪個包廂,正準備打電話,突然看到走廊左側外站著幾個人,可不就是阮恙、江朵瑤、管櫻她們。
幾人是大學同一個宿舍,關係很好,今晚難得有空又都在北城,便在群組裡邀約聚聚,此刻管櫻身邊站著一抹醒目的灰色身形。暗色的燈下稍顯迷離,男人注視著管櫻的清雋眼底深諳寒意,精美的臉部線條繃得緊緊,也看不出一絲瑕疵。
晏長晴還以為管櫻得罪了什麼人,趕緊走過去,男人突然邁開長腿朝她這邊走來,步履極快,晏長晴的肩膀和他碰撞後,撞到一邊的牆壁上。她捂著撞痛的肩胛,莫名其妙的看著男人下樓消失。
「長晴,妳沒事吧?」阮恙趕緊過來看她。
晏長晴懵懵懂懂的搖頭,看到管櫻柔柔弱弱,一張臉布滿歉疚的淚痕:「怎麼回事啊?」
江朵瑤和阮恙複雜的面面相覷,沉默不語。
「長晴,妳來啦,進去吧。」管櫻擦擦淚,上前輕輕拉著她往包廂走,進去後,才發現貴賓包廂裡還坐著一個偉岸的男人,黑色襯衫、長褲,指尖一抹猩紅的菸,幽暗中模糊的五官線條堅硬深沉。
「長晴,這位是我們上緯影視總裁傅總。」管櫻偎到那個陌生男人身邊細語介紹:「傅愈,這是我朋友晏長晴。」
晏長晴愣住,記得最後一次見傅愈,是大一那年暑假,她站在纏滿了綠意盎然的爬山虎陽臺上,看著他把一件一件的行李搬上轎車。
一別就是五年,只是沒想再見他竟然是影視公司的總裁。她的目光落在管櫻纏在他臂上的手,心裡隱約的升騰起一縷縷複雜,還有一絲灼痛的悶。他認出自己嗎?不知道該假裝不認識還是……
「長晴,長這麼大了。」傅愈深邃的眉峰動了動,打破了她的顧慮。
管櫻驚訝:「你們認識?」
江朵瑤開玩笑的埋怨:「長晴,認識傅總這尊大佛,怎麼不早點跟我們說。」
「我跟傅總也四、五年沒見了。」晏長晴乾笑,坐阮恙身邊解釋:「以前我跟我奶奶在揚州生活,傅總住我們家隔壁,後來搬到北城就一直沒見,也斷了聯繫,早知道傅總如今發展的這麼好,我就算死皮賴臉,也得攀上這層關係啊。」
傅愈綿綿的沖她笑:「妳啊,倒是會開玩笑了,有妳爸在,哪還需要我這層關係?」
晏長晴抿著唇笑,雙手放在膝蓋上,規規矩矩的坐姿,其實她自己知道,只有很緊張的時候才會這樣。
「所以說,這個世界真小。」管櫻濃情款款的小臉靠在傅愈肩上,晏長晴默默的別開臉。
確實是小,她曾經追了好多年的青梅竹馬變成了她朋友的男朋友。只不過傅愈原來喜歡管櫻這種的,她果然還是一點都不瞭解他。
晚上十一點,管櫻牽著傅愈的手走出會所,傅愈回頭看著晏長晴:「住哪?要不要我送妳?」
「不用,我和阮恙順路,坐她車。」
「好,再見,有空聯繫,我也好久沒有見到叔叔和妳姐姐了。」傅愈唇色在燈下柔和,他上車,管櫻自己拉開副駕駛位坐上去。
阮恙的保姆車上,車子開了一段距離,晏長晴才想起一件事來,有點難以接受的問:「上次聽管櫻說她男朋友不是醫生嗎?」
「就是妳上來時撞到的那位。」阮恙表情複雜:「今晚管櫻帶傅愈過來,結果在這裡遇上正牌男友,這才知道管櫻早做了傅愈的女人,妳說這麼大頂綠帽子扣下來誰受得了。」
「管櫻怎麼能這樣。」晏長晴喃喃,她接受不了腳踏兩隻船這種事,但這個男人是傅愈,她不能多做評價。
「正常。」阮恙扯起櫻花般的唇:「我們四個人裡,我和朵瑤都算小有名氣了,只剩妳和管櫻,不過妳在主持界做的也還算不錯,家裡條件也不差,但管櫻就不一樣了,她家條件不大好,如今也二十五了,出道早,也算圈內的剩人,再不紅,年歲越大越不好混,傅愈是個大金主,很多人想傍,這也是改變管纓命運的機會。」
「但是我覺得管櫻男朋友挺慘的……」
「哎,不過我聽管櫻那男朋友……那方面不行。」江朵瑤小聲說。
「不會吧?」
「真的,管櫻說他們交往一年都沒那個過,連親密也很少,我聽說很多男醫生因為見慣了女人的身體結構,對那方面都沒什麼興趣了。」
「長得還挺不錯啊,如果真不行也太暴殄天物了。」阮恙扼腕嘆息,晏長晴也小雞啄米的點頭,深有同感。
晚上,晏長晴沒睡好,又夢到大一那年,寫情書給傅愈被拒絕的畫面,後來還是晏長芯打電話將她從夢裡解救出來。
「妳昨天不是說不舒服,要看婦科嗎?我幫妳和醫院婦產科的一位朋友打過招呼,晚上七點過去,到醫院打我電話,我帶妳去讓她做個檢查。」
「姐,妳那朋友可靠嗎?不會把我做檢查的事洩露出去吧?」晏長晴不大放心的說:「我現在也算知名人士,要是傳出去,那些記者媒體肯定會寫什麼墮胎、私生活混亂之類的。」
「得了,就妳這樣還算知名人士,純粹是在主持界瞎胡鬧的。」晏長芯沒好氣的口吻充滿了寵溺:「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是靠得住的人。」
晏長晴放了心。

×

晚上,晏長晴特意戴了口罩去醫院,晏長芯直接把她帶去了婦產科。
路上,晏長晴問:「姐,醫生是女的吧?」
「當然是女的。」
晏長芯瞥她一眼:「姐還能讓男人給妳做檢查嗎?」
晏長晴笑咪咪的挽緊她胳膊,有姐真好。
到診間時,晏長芯突然接到電話,聽完後,她為難的回頭說:「幫妳約做檢查的陳醫生,一個病人臨時送進手術室,這個病人比較棘手,晚上值班的女醫生都進去了,陳醫生說她拜託神經外科的宋醫生過來,這位宋醫生和她關係不錯,兼修的婦產科也是醫院裡頂尖的……」
「只要是可靠的人都行。」晏長晴現在挺不舒服,只盼著能早點治好。
「晏醫生嗎?」門外一抹秀雅頎長的白大褂進來,蒼白的燈下,男人一張畫筆勾勒的臉清清冷冷,他眼睛下有臥蠶,疲倦又性感。
晏長晴第一反應是:這人不是昨晚在會所遇到,管櫻的前男友嗎?第二反應就是,該不會給她做檢查的就是這位……男醫生?
當她看到他胸前「宋楚頤」三個字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姐,該不會這位就是……妳說的宋醫生吧?」
晏長芯咧唇朝她歉意的笑了笑。
晏長晴快瘋了,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晏長芯肯定死一千次了。
「妳是晏醫生的妹妹吧,哪裡不舒服?」宋楚頤坐到辦公桌邊的椅子上,這樣安靜的醫院裡,聲音也是那種男人少有的乾淨。
晏長晴現在沒法冷靜,她用力拽著晏長芯走出診間,一臉惱火的表情:「妳怎麼沒告訴我這位宋醫生是男的!」
晏長芯趕緊拍拍她的肩膀,安撫她的情緒:「妳聽我說,在病魔面前,醫生不分男女,再說這位宋醫生雖然是男的,不過技術比婦產科的主治醫師還要好,他給妳看,保證藥到病除。」
晏長晴抓狂:「男的怎麼行,技術再好都不行,姐,妳別忘了,剛才還說不能讓男人給我做檢查,妳平時善變也就算了,這節骨眼上能別坑我嗎?」
「哎呀,如果是別的男人,姐當然是不會同意的,但宋醫生不是一般人,人家那是史丹佛大學畢業的華裔天才,在校期間就在美國醫學院拿了好幾個大獎,美國醫院那邊是爭搶著讓他留下來,長得年輕又帥氣,是我們全院乃至醫學界的偶像,妳能讓他看一下病都是妳的榮幸,快去吧,能被這樣一個大帥哥檢查也不吃虧。」晏長芯直接將她推了進去,然後猛地把門關上。
晏長晴表示嚴重懷疑這不是她親姐姐。
「妳的名字?」宋楚頤像是沒有看到她眉宇間的糾結,繼續平靜的換了個問題。
「……晏……上面是日,下面是安的晏……」
晏長晴低頭,看著他寫字的手,漂漂亮亮、乾乾淨淨,又很白,和他的臉一樣白淨,只是那鋼筆在紙上頓了那麼一秒,才飄逸的寫下「晏」字,然後繼續問:「是哪裡不舒服?」
不可避免的問到這個問題,晏長晴憋得臉色通紅,好在戴著口罩看不清楚,只是聲音乾巴巴:「上星期生理期後不久,錄節目時在又冰又涼的髒水裡待了很久,之後……一直不大舒服……」
宋楚頤這才抬頭認真看了她一眼,他濃而翹的睫毛下不易察覺的閃過絲陰霾,晏長晴心怦怦亂跳,唯恐他認出自己是管櫻的朋友,到時候把戴綠帽子的怒火發洩到自己身上。
不過她現在真的相信管櫻說他那方面不行大約是真的。也是,一個男人在婦產科出類拔萃,肯定天天面對女人的生理器官,時間長了,那方面不正常或者沒反應特別正常,沒心理變態就不錯了。
「怎麼個不舒服法,是癢還是痛,有白帶異常嗎?」出乎意料的,宋楚頤並沒有問多餘的話,只是又換了一個讓晏長晴更尷尬的話題。這個問題究竟要她怎麼回答,她要瘋了。
宋楚頤習慣這樣的病人,起身拉開後面的白簾,背影冷清如水:「進來吧,做個檢查,躺上去。」
「沒、沒那個必要吧?」晏長晴面上氣血上湧,再也冷靜不了:「你不是醫術高超嗎?問問情況,幫我開點藥就行了啊。」
宋楚頤背對著她戴上一次性防護手套:「小姐,再厲害的醫生也要望聞問切才能對症下藥,我現在不清楚妳究竟什麼情況,放心吧,我對妳沒什麼非分之想,幹我們這行的,跟看塊豬肉一樣,我遇過很多女病人,有些人也跟妳一樣,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做檢查,非要疼的受不了才來,結果到後面弄得個不孕不育,更有甚者要做手術治療。」
晏長晴想像手術治療那個可怕的場景,嘴唇顫了顫,一咬牙,豁出去的朝那臺躺椅走去。
算了,反正他那方面不正常,都不能算得上個男人,讓他檢查也就這樣了。躺上去後,擱在腰上的皮帶卻怎麼也無力解開。
宋楚頤回過頭見她還一動不動,深邃的瞳孔裡湧過沒有耐心的光芒:「晏小姐,能快點嗎?今天晚上我值班,有很多病人可能下一秒發生突發情況等我去救治,妳要是一直拖拖拉拉,只能給妳換個醫生了,不過也是男的,而且四十多歲了,沒結婚。」
晏長晴蔫了,四十歲沒結婚說不定已經變態了,都是變態,她寧願選擇又帥又年輕的變態吧。
她像被送上刑場的犯人,一往無前的躺在床上,眼睛用力瞪著頭頂的天花板,心跳加速的快要迸出來似的。
口罩下的雙唇用力咬著,身體也燙的厲害,整個過程晏長晴尷尬崩潰想哭。她以後不要見人了,五分鐘的時間,對晏長晴來說簡直比五年還漫長。
「好了。」宋醫生抬起頭,躺著像隻青蛙的女人眼睛紅紅的像要哭了,口罩下看不到臉色,只有兩耳朵紅彤彤的,像清晨被雨露沾過的玫瑰花瓣,瑟瑟發抖,我見猶憐。
他眸色不自覺的加深,轉過身去摘手套,晏長晴火急火燎的穿戴整齊。可能是檢查的太久,她落地時腿腳打顫,沒站穩,輕呼的扶住旁邊的床,宋楚頤聽到動靜回身扶了她一把,晏長晴看著那隻搭在自己手臂上的白皙長指,浮想聯翩。
她面紅耳赤的推開他,拉開簾子走出去,找個地方坐下,卻坐立難安。
宋楚頤低頭邊開單子邊問:「持續幾天了?」
「四天。」
「生理期每個月幾號?」
「八號。」聲音細若蚊蠅。
「妳這個已經有點嚴重了,需要消炎,平時多注意個人衛生,每天記得清洗,還有……沒好之前不要有性生活。」
晏長晴怒了:「我還沒有男朋友!」
宋楚頤輕笑了聲:「你們這行,有無男朋友和性生活相衝嗎?」
「你什麼意思?」晏長晴被侮辱了,氣鼓鼓的走過去,手壓在他藥單上:「給我道歉。」
宋楚頤眸子離開單子,與她對視,清淺的眸如一抹深不見底的墨,明明只是一個醫生,卻帶著與生俱來的清貴。晏長晴心咯噔一下,越發惱火。
「檢查完了嗎?」晏長芯找準時間敲門進來。
「在開藥,馬上就好。」宋楚頤繼續把藥開好。
晏長晴板著臉,算了,看在他被管櫻戴綠帽子份上,她大人不記小人過,今天好後,再不跟這個變態醫生見面就行了。
兩分鐘後,宋楚頤把藥單遞給晏長芯:「妳去樓下領藥讓護士給她打點滴,她這情況不打點滴消炎不行,我樓上還有事,不明白的可以打我電話。」
「謝謝你啊,宋醫生,改天請你吃飯。」
「不客氣。」
晏長芯拽過晏長晴走出診間後,笑咪咪的問:「被帥哥檢查的感覺如何啊?」
「這麼喜歡被他檢查,幹嘛不自己裝病讓他查個夠啊!」晏長晴雙眸惡狠狠的,一肚子火無處發洩。
「可惜我結婚了,妳姐夫會吃醋。」晏長芯一臉遺憾,晏長晴不想搭理這個姐姐,沒出息,花癡。
打點滴的時候,晏長晴飽滿的唇嘟的高高的。
晏長芯忍不住捏捏她臉頰邊的小肉肉:「別生氣了,姐姐去外面給妳買櫻桃吃行不行。」
「不用了。」晏長晴心情不好:「對了,姐,妳還記得在揚州時,住隔壁家的傅愈嗎?」
「記得啊,不是跟我同齡嗎,妳以前老跟在我們後面,小尾巴草一樣。」晏長芯曖昧偷笑:「妳那小眼珠還天天圍著人家轉呢。」
晏長晴臉熱:「我昨天碰到他了,原來他是上緯影視公司的總裁,不過他有女朋友了,是我大學朋友管櫻。」
「妳說管櫻啊,以前我在妳宿舍見過。」晏長芯皺了皺眉:「那姑娘很美,清秀可人,也會討男人歡心,男人會喜歡那種不奇怪,不過她條件不好,傅愈那樣的人家不見得會娶她,純粹是鬧著玩玩,不過說實話,傅愈妳小時候暗戀就算了,長大就別肖想了,聽說影視公司的人都喜歡玩潛規則那套。」
「姐,妳不要這樣說,說不定傅愈是認真的。」晏長晴挺悶,不喜歡自己曾經喜歡的人被說成這樣。
「傻丫頭,人是會變的,尤其站在高位的男人,姐勸妳以後找男朋友還是找跟那個圈子無關的,好啦,我要去值班了,妳別亂走。」
晏長芯走後沒多久,晏長晴鬱悶的玩手機,玩著玩著來電螢幕上閃著「管櫻」兩個字,她手燙的差點把手機扔了,喝口水壓壓驚,她略帶心虛的接起電話。其實她沒必要心虛的,是管櫻劈腿在先,
她也只是讓管櫻的前男友檢查自己……不行,不能再亂想了。
晏長晴拍拍亂跳的胸口,裡面傳來管櫻溫柔的聲音:「長晴,妳在做什麼?」
「沒做什麼,我在休息。」晏長晴儘量自然的問:「妳怎麼突然打電話給我了?」
「我……昨天晚上的事……」管櫻欲言又止:「長晴,妳都知道了吧,妳會不會看不起我?」
「怎麼會,我們都在一個行業裡,我明白,也能理解妳。」晏長晴不想她難受,安慰著,可理解歸理解,她還是做不來那樣,她認為要開始和另一人交往,最起碼也得結束另一段感情再開始吧,就算人家那方面不行,也不能這樣。
「長晴,我沒阮恙那麼漂亮,也沒妳那麼幸運,有個好爸爸跟你們臺長熟悉,我只能靠自己,但我努力打拚這麼多年,沒人在前面拉我一把,真的很難熬出頭……」
「嗯……」晏長晴心裡嘆氣,管櫻哪裡明白,她現在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她前面之所以還算一帆風順,也是老爸每年給電視臺一大筆贊助費,今年晏家公司不景氣,贊助費沒了,臺長也不管她了,年初安排好的幾個大型節目,都將她從名單上去掉,她有預感,她現在跟著左騫做的節目《挑戰到底》,主持人位置也快保不住了,被管櫻挑起那個話題,晏長晴突然覺得自己心情更鬱悶了。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閱文精品IP推廣大使 楊洋的心愛書單之一,
清俊認真的摩羯座外科醫生╳俏麗純真的雙魚座電臺主持人
繼《《何以笙簫默》何以琛之後,迷倒眾多迷妹的最新國民男神宋楚頤──「晴寶,願意跟我在一起一輩子嗎?」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