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阿茲海默症: 從病變基因、造假風波到藥物研發, 與疾病對抗的最前線戰士, 如何幫助患者及其家人找到解方 | 誠品線上

アルツハイマー征服

作者 下山進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征服阿茲海默症: 從病變基因、造假風波到藥物研發, 與疾病對抗的最前線戰士, 如何幫助患者及其家人找到解方:,★日本亞馬遜網站讀者4.6顆星好評★哈佛學者、知名分子生物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日本亞馬遜網站讀者4.6顆星好評 ★哈佛學者、知名分子生物學家福岡伸一推薦 殘酷的疾病──遺傳機率高達50%, 如果遺傳到這樣的突變,發病率是100%, 且在40多歲就會出現徵兆…… **********失智絕症的救贖之日終將來臨?!********* #神經纖維纏結#類澱粉蛋白斑塊#衛采#阿茲海默症基因#基因轉殖小鼠 #科學家造假#藥物研發#臨床實驗#愛憶欣#疫苗療法#Aducanumab#DIAN *****揭開最前線戰士與阿茲海默症的百年奮鬥故事****** ☻醫生☻科學家☻國際製藥大廠☻患者☻家屬☻阿茲海默症家族 為了尋找那希望曙光, 100年來研究者、製藥公司以及家族具有遺傳性阿茲海默症的人們, 經歷了怎麼樣驚心動魄的故事? 日本報導文學作家下山進,花費10多年時間親自採訪各界人士, 圍繞在解明絕症的人間戲劇現正展開── ▎發病 ▎專出俊男美女的青森家族,陸續出現遺傳性疾病…… 「陽子大概傳到種了」。陽子原本應該出門採蘋果,但家族裡的人看到籃子裡裝的不是果實,而是滿滿的葉子時,伴隨著不祥的念頭竊竊私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醜聞 ▎為了名聲,不惜造假的科學家! 1993年3月,《自然》期刊大張旗鼓地發表了呈現阿茲海默症病徵的基因轉殖小鼠。人類終於取得「聖杯」了嗎?但是照片卻被揭露是人類大腦的切片! ▎發現 ▎阿茲海默症基因 找出阿茲海默症基因的競爭到了決勝關頭。日本團隊將突變範圍縮小到在14號染色體的800萬鹼基。終於在這個地方發現了關鍵基因! ▎解藥 ▎第一款治療藥物愛憶欣的誕生 原本無藥可治的阿茲海默症誕生了第一款治療藥物。這款藥物讓沒沒無聞的衛采從小公司躍升為製藥大廠,過程中又做了什麼巨大的賭注? ▎意外 ▎為疫苗奮鬥的研究人員也發病了 參與研發AN1702的女科學家,喜歡開車時在腦中計算簡單的數學問題。然而就在她開車通勤的時候,發現自己算不出來了。後來也投身臨床試驗…… ▎希望 ▎2021年6月獲得FDA 核准的新藥──Aducanumab Aducanumab是自 2003 年以來第一個被核准的新療法,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證實透過清除乙型類澱粉蛋白緩和病情的療法,更被視為阿茲海默症重大里程碑,它又經歷了什麼樣波折的研發過程呢? 【本書特色】 頽鲡紀實文學形式,身歷其境認識百年大症的歷史及與該病抗爭的故事 頽鲡研究者、患者、醫生、患者家屬、製藥廠,集結各方各面最前線戰士 頽鲡專業用語化繁為簡,非醫學專業的讀者也能輕鬆上手 頽鲡詳實記錄代表性藥物研發過程,邊看邊學專業知識! 頽鲡作者親自採訪歐、美、日相關人士的第一手報導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下山進 報導文學作家。從2000年左右開始對阿茲海默症的研究史感興趣。訪問了歐、美、日的主要人物,透過研究者、醫生、製藥公司與患者及其家人的故事堆積成為本書。 1993年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的國際報導高級課程結業,著有《美國新聞學》(丸善,1995年)、《勝負的分水嶺》(KADOKAWA,2002年)、《2050年的媒體》(文藝春秋,2019年)、《2050年的新聞工作者》(每日新聞出版,2021年)。從2018年開始在慶應SFC與上智新聞學科開設「2050年的媒體」課程。 林詠純 臺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理智斷線》《未來年表》《民粹時代》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 家族遺傳 「陽子大概傳到種了」。陽子原本應該出門採蘋果,但家族裡的人看到籃子裡裝的不是果實,而是滿滿的葉子時,伴隨著不祥的念頭竊竊私語。 第1章 兩名先驅 一九八一年的波士頓。阿茲海默症的研究,就從日本與美國的兩位年輕人,調查阿茲海默博士素描的患者腦部中的「磷火狀團塊」真面目開始。 第2章 意外發現 衛采製藥公司在取得MBA後回國的新任繼承人主導下,根據「膽鹼性假說(Cholinergic hypothesis)」著手研發治療阿茲海默症的藥物。指揮者是高中畢業的研究員。 第3章 尋找阿茲海默症基因 前來東京.小平新設的研究中心拜訪田平武的患者,罹患了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先生的親戚有很多人罹患了相同的疾病」。這名患者來自青森的修長家族。 第4章 造假的科學家 一九九一年三月,《自然》期刊大張旗鼓地發表了呈現阿茲海默症病徵的基因轉殖小鼠。人類終於取得「聖杯」了嗎?但是照片卻有可疑之處。 第5章 發現阿茲海默症基因 找出阿茲海默症基因的競爭到了決勝關頭。神經中心與弘前大的團隊,將突變範圍縮小到在十四號染色體的八〇〇萬鹼基。 第6章 不具備顯著差異 E2020在日本的第一期臨床試驗使用了十毫克的劑量,由於出現副作用,因此在第二期設定最高劑量為二毫克。但美國的臨床團隊卻主張這是錯誤的判斷。 第7章 小鼠會夢到阿茲海默症嗎? 哈佛大學的丹尼斯.塞爾科成立的,專門研發阿茲海默症治療藥的新創企業――雅典娜神經科學(Athena Neurosciences),終於研發出基因轉殖小鼠了嗎? 第8章 愛憶欣誕生 原本無藥可治的阿茲海默症誕生了第一款治療藥物。衛采的內藤晴夫,做出了獨自在美國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的賭注。解盲的結果是什麼呢? 第9章 發現疫苗療法 雅典娜神經科學的天才科學家,看見浮在玻璃杯中的冰塊,想到了一個驚人的點子。阿茲海默症或許能夠透過接種疫苗治好? 第10章 AN1792 「AN1792」背負著從根本治癒阿茲海默症的期待,展開臨床試驗。順利通過第一期之後,在美國及歐洲實施第二期臨床試驗,然而卻出現了急性腦膜腦炎的副作用。 第11章 萊琳柏克發病 開車時在腦中計算簡單的數學問題,是參與研發AN1702的萊琳柏克的興趣。然而就在她開車通勤的時候,發現自己算不出來了。 第12章 專利懸崖 靠著愛憶欣一口氣進軍全球的衛采,終將面對「專利懸崖(patent cliff)」。回到筑波研究所的杉本,雖然以研發下一款阿茲海默症新藥為目標,但…… 第13章 不可思議的副作用 參與「Bapineuzumab」臨床試驗的患者,出現了奇妙的變化。他們沒有自覺症狀。但是他們的腦血管,似乎有浮腫與些微的出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14章 Bapineuzumab破滅 Bapineuzumab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劑量調降到一毫克。麗莎.麥康隆格擔心如此低的劑量或許不會產生效果。好友萊琳柏克也加入臨床試驗。 第15章 對類澱粉階梯理論的質疑 類澱粉蛋白斑不是原因,而是結果。有個日本學者如此表示,並試圖採取另外的方法。然而這條支流並未壯大,反而枯竭。本章就是其來龍去脈。 第16章 不會形成蛋白斑的阿茲海默症 看似動搖的類澱粉蛋白階梯假說出現了強而有力的證據,分別是大阪市立大學發現的「Osaka突變」與冰島團隊發現的基因突變。 第17章 探索發病之前 科學家在擁有家族性阿茲海默症血統的人協助下,回溯到發病前的三十年。以聖路易斯州華盛頓大學為據點展開的國際研究,揭曉發病前的腦內變化。 第18章 發現Aducanumab 有個「新藥獵人」仔細觀察了Bapineuzumab的失敗。他就是百健公司的阿爾弗雷德・山卓拉克(Alfred Sandrock)。阿爾將Bapineuzumab當成他山之石,設計「自然抗體」的試驗。 第19章 墜落懸崖 愛憶欣的專利到期,衛采營收急遽下滑。事業開發部的鈴木蘭美在這樣的情況下,尋找能夠平分臨床試驗費用的共同研發夥伴。 第20章 永別了!戴爾.申克 天才戴爾.申克在愛蘭瓦解後,成立醫療新創公司重新出發,但病魔卻悄悄找上他。在胰臟癌侵蝕身體的最後日子,他收到了Aducanumab臨床試驗成功的消息。 第21章 遺傳性阿茲海默症的臨床試驗 擁有遺傳性阿茲海默症血統的人,過去無法進入治療藥物的臨床試驗。由觀察研究DIAN發展而出的DIAN-TU,首度開闢出一條通往臨床試驗的道路。 第22章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自己身為科學家,想為他人帶來幫助。抱持著這樣的主張,參與AN1792研發的萊琳柏克,是否已經消失了呢?即使記憶消逝,人格依然保留。 第23章 期中分析 「期中分析(interim analysis)」是基於節省試驗費用的想法所創設的制度。藥廠根據期中資料決定試驗是否繼續。Aducanumab雖然已經做出了「期中分析」的結果,但…… 第24章 勇敢的演說 日本的DIAN晚了一步,沒有加入DIAN-TU的抗體藥物試驗。一名來自青森的女性,參加了二〇一七年在倫敦舉行的全球家族會,在現場進行演說。 尾聲 現在擁有希望 「現在擁有希望」。九〇年代調查家族性阿茲海默症的田﨑博一說。近年來的研究進展顯著,患者方面也追求資訊共享、自己決定。 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征服阿茲海默症: 從病變基因、造假風波到藥物研發, 與疾病對抗的最前線戰士, 如何幫助患者及其家人找到解方
作者 / 下山進
簡介 / 征服阿茲海默症: 從病變基因、造假風波到藥物研發, 與疾病對抗的最前線戰士, 如何幫助患者及其家人找到解方:,★日本亞馬遜網站讀者4.6顆星好評★哈佛學者、知名分子生物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2896259
ISBN10 / 9862896256
EAN / 9789862896259
誠品26碼 / 2682072532009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5CM
開數 / 菊16K
級別 /
頁數 / 348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日本亞馬遜網站讀者4.6顆星好評
★哈佛學者、知名分子生物學家福岡伸一推薦
殘酷的疾病──遺傳機率高達50%,
如果遺傳到這樣的突變,發病率是100%,
且在40多歲就會出現徵兆……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 家族遺傳
「陽子大概傳到種了」。陽子原本應該出門採蘋果,但家族裡的人看到籃子裡裝的不是果實,而是滿滿的葉子時,伴隨著不祥的念頭竊竊私語。

 青森的蘋果形狀漂亮是因為農民在各個季節的辛勤照顧。六月要「摘花」,將受粉的花朵摘除,只留下中間那朵;七月則要「摘果」,為開始膨大的果實疏開間隔,使營養充分供給所有果實。接著還要經過「轉果」,將蘋果轉動使其均勻照射日光,以免上色不均,才能在秋天採收。二戶陽子到了四十歲的時候,漸漸無法順利進行這些作業。她在「摘花」時把所有受粉的花都摘除、「摘果」時把不能摘的果實採下,越來越抓不到正確的距離感。
 她也逐漸失去整理家務的能力。內衣只是塞進衣櫃裡,而且不斷買新的回家。等到衣櫃塞滿了,就跑去家具店訂購全新的衣櫃。
 最後在蘋果收成時,她帶回來的不是蘋果,而是滿滿的葉子,於是家族之間也這麼竊竊私語:
 「這大概是傳到種了。」
 陽子的家族專出身型修長的俊男美女,所以人丁相當興旺。但不知是什麼原因,很多人到了四、五十歲時,都變得像陽子一樣。當地使用「種」來指稱這類遺傳疾病。如果家族有腦血管病變的基因就稱為「中風的種」,而像陽子這樣就叫做傳到「腦病的種」。
 陽子的父親擔任村長,讓子女接受以當時鄉村水準來看相當高程度的教育。陽子自己也受擅長和洋裁的母親影響,曾在縣內學習裁縫。
 洋子的母親從五十二歲時開始變得健忘。最後因為無法辨識空間而害怕出門,繭居在家。
 原本活潑外向的大姊,也幾乎在陽子變得不會採蘋果的同時,話逐漸減少,開始迷路,討厭外出。受過高等教育,原本喜歡說話的大姊彷彿變了一人似的沉默寡言,自己「聽不懂」的事情就用淡淡的微笑蒙混過去。
 大哥的症狀,則比陽子她們早五年開始。
 知識豐富,在村裡擔任要職的大哥,在五十歲的時候被家人指出健忘的問題。他自己也承認變得健忘,所以開始記下事情,也不再出席村裡的幹部會議,但不久之後卻連晚上在家裡都經常搞不清楚廁所與寢室的位置,在家中徘徊。同樣的話一再重複,一天也洗好幾次臉、吃好幾頓飯。

 陽子在一九七五年,四十一歲的時候,第一次由家人陪同走進弘前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這時為陽子看診的渡邊俊三,前年十月才剛結束在法國為期兩年五個月的神經心理學學業。
 陽子乍看之下沒有任何異狀。如果有她聽不懂的問題,就露出微笑巧妙躲過。她是個美女,所以問的人被她這麼一笑也不覺得被敷衍,不會再深究下去。但透過專科醫師使用的診斷方法檢查後發現,陽子的記憶與空間認知明顯出了問題。
 雖然陽子開始定期看診,但她不只記憶力,就連地理認知能力也逐漸喪失,譬如只是從醫院門口走到神經精神科門診就花了一個小時,或是會在醫院裡迷路。
 最後在家照顧陽子變得困難,她住進醫院裡。陽子住院時雖然帶了許多物品,這些物品卻非常雜亂,她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東西收在哪裡。
 先生帶了年幼的孩子們來探病,整理了雜亂的物品才回家。
 陽子住院兩年後,渡邊透過對家人的詢問,得知她的母親與兄姊也都得了同樣的疾病。而且還發現最近因為相同症狀而住院的男性患者,與陽子有親戚關係,於是他強烈懷疑這是家族性疾病。
 他從這個時候開始,在弘前大學醫學院對陽子的家族進行長期追蹤調查。
 四十五歲的時候,陽子開始在醫院裡面徘徊,不再能看到她與其它患者的交流。她偶然被人發現站在廁所的鏡子前面,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知道說些什麼,有時會對著鏡子笑。她也會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田崎博一剛從大學畢業進醫局,教授渡邊俊三帶著他去看對著鏡子說話的陽子,告訴他「這是鏡像行為」。田崎與渡邊一起擔任陽子的醫師,直到她去世為止都持續為她看診。
 四十六歲。陽子的步態開始不穩。她的右肩下垂,有點駝背,步幅也變得細碎。有時候也會因為大腿肌肉緊繃而無法行走。
 四十八歲,她幾乎不再說話。原本美麗又表情豐富的臉龐,變得平板又呆滯。情緒起伏也變得激烈。原本兩、三天都笑瞇瞇的,以為她心情好,結果她突然不高興,因為討厭護理師協助她穿衣、吃飯而情緒亢奮,對護理師做出攻擊行為。有時候會痙攣發作,也曾沒完沒了不斷摩擦醫院地板。
 五十歲。肺炎臥床導致步行困難,於是就一直躺在床上。
 五十四歲。即使先生與女兒叫她,也幾乎不再有反應。
 五十五歲時,從口腔吃東西變得困難,於是裝了胃造廔管,透過管路攝取養分。她不再有包含翻身在內的自發性運動,四肢蜷縮,只能縮成一團躺在床上。
 陽子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六十二歲時死亡。直接死因是急性肺炎導致的化膿性胸膜炎。雖然為了防止誤嚥而透過胃造廔攝取營養,但直到死前都為陽子看診的田崎博一表示,這麼做依然無法防止異物入侵肺部。

 陽子的腦交由弘前大學解剖。執刀的是該大學的助理教授吉村教皞。吉村根據術式,以梳子梳開頭髮露出頭皮,用電鋸切開頭蓋骨。頭蓋骨只打開T字,剝離硬腦膜,露出大腦。
 吉村看到她的大腦時,倒吸了一口氣。一般人的腦十層、二十層緊密疊合,完全沒有縫隙,相當飽滿。但陽子卻腦溝寬鬆,變得像核桃一樣。腦室也擴張,大腦像紙一樣又薄又尖。擔任主治醫師的渡邊俊三還有田崎博一,看到陽子被取出來的腦都說不出話。渡邊形容「這顆腦既像長野的霧之峰,又像尖銳的紙張」。
 他們也測量大腦的重量。成年女性的大腦,平均重量為一三五〇公克,但磅秤指示的數字卻是「六八〇公克」。
 陽子的腦在發病之前,應該也和健康的女性一樣重。但發病之後,二十五年間就減少到僅剩一半的重量。
 重量減輕是因為神經細胞壞死脫落。
 透過電子顯微鏡觀察殘留的大腦組織,可以看到細屑狀物質佈滿細胞。

 吉村等人看到的細屑狀物質,就和將近一百年前,德國醫學家照顧的女性患者「奧古斯塔.迪特」的大腦中存在的物質相同。
 陽子的追蹤病歷,也和這名醫學家於一九〇六年在南西德國精神醫學會發表的「奧古斯塔.迪特」的病歷一樣。
 這位醫學家的名字是愛羅斯‧阿茲海默。
 這個疾病就根據發表者阿茲海默的名字,從六〇年代開始被稱為阿茲海默症。
 阿茲海默症與癌症並列為尚未找到治療法的疾病。
 二〇二一年的今天,全世界約有五千萬名患者與其家人深受此病之苦。
 本書就是那些試圖查出這個疾病的真面目、找出治療法的最前線戰士的記錄。

主要參考文獻.見證人
渡邊俊三、田崎博一、吉村教皞

精神醫學 第24卷 第3號別刷
1982年3月15日 渡邊俊三、吉村伊保子、佐藤時治郎、吉村教
皞、佐藤五十男、大沼悌一
《病理解剖的實態 手技與觀察法》永原貞郎 醫學書院 一九七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