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 | 誠品線上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

作者 原子邦妮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作家渺渺×作家知寒×手寫作家旎好×故事作家狼焉──聯手共鳴推薦勇敢可以如此耀眼原子邦妮的文字裡描繪了你我身邊最些微的日常,普通的戀愛、普通的在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贈送:★ 音樂創作者 原子邦妮|第2號文字攝影作品 ★ 過去的傷痕 不會因為時間而淡化 逝去的青春和摯愛 不會因為緬懷而歸來 但我們找到了在世界重生的方法。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分為「光的故事」與「光的日記」兩個部分。 「光的故事」收錄7篇短篇故事,每一個角色,都藏著一道傷口,以及失去的勇氣,他們跌跌撞撞,想要隱藏自己,但...... 〈野獸〉裡的男孩,過著如階梯般一路向下的生活,一天,他走入錄音室,遇見穿著全黑連身洋裝的女孩,女孩告訴他,你的歌聲不是你的歌聲...... 〈想在你身旁〉被所有人稱為「王上與公主」的他和她,原來並不是男女朋友,然而每天一起回家,習慣漸漸成為心的枷鎖。 〈忽然想你的時候〉寫下朋友間的祕密心事,原本以為想念只屬於愛情,直到遇見她,才知道有一種想念是屬於朋友的。 〈100分〉因為對著寵物黑貓說了一句「啊~諾諾真棒~100分喔。」讓她陷入長長的沉思…… 〈離開後別對我好〉前任情人的訊息,像是一條條繩索,緊緊勒著脖子一般,令她啜泣著無法呼吸,分手後,如何解開糾結的心呢? 〈難道只有我覺得〉關於失去的故事,失去一位愛人,一位朋友,以及一些青春。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女孩總是無法在他面前,展現出真實的自己,總是害怕,一旦讓對方知道自己也是如此需要他的話,就被看穿了,就輸了…… 愛情友情中,有逃避與遮掩, 也都曾在社會洪流中,迷失初衷, 那些離別後思念的心情,一直沒有消失。 七種專屬青春的感性,七則讓我們沐浴在光中的動人故事, 將生命裡的溫柔與殘酷悠悠傾訴,這是原子邦妮風格小小說。 「光的日記」收錄63篇詩文,記錄一年四季的體悟與感受,是你我面對著成長、關係、人生抉擇時的心情。 每一則短詩,都直擊你我心中最深處, 讓我們鼓起勇氣,告別過去悲傷, 成為自己的未來,並保留最原本真實的樣子。 ◆眼淚之於永恆 曾經以為永恆已不屬於我們 可是每每想起你 我還是流下眼淚 也許這也是一種永恆 ◆無眠之夜 在心受了傷坑坑疤疤的時候 光 才終於能從那不完美的裂縫 滲透進來並照亮整片黑暗 我們也才因此 看見了隱藏在最深處 真正的自己 本書特色: 原子邦妮的查查提起筆,寫下日常中每個片刻; 羽承拿起相機,按下快門的瞬間,都是不同的心境。 ★ 原子邦妮文字與攝影作品一次完整收藏。 ★ 書中每則故事飽含治癒的力量,陪伴我們的孤單與脆弱。 ★ 每則短文搭配一幅攝影,適合天天翻閱,成為每日前進的勇氣。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作家 渺渺 × 作家 知寒 × 手寫作家 旎好 × 故事作家 狼焉──聯手共鳴推薦 勇敢可以如此耀眼 原子邦妮的文字裡描繪了你我身邊最些微的日常,普通的戀愛、普通的在意、普通的傷心;是那樣平凡,卻如此耀眼。慶幸能在原子邦妮的歌裡勇敢、也能在文字裡溫柔。別怕,傷雖然不一定會好,但你總會帶著傷長大,也一樣美麗。—手寫作家 旎好 因為喜歡,所以觸動 文字提供的意象有時候更令人動容,是因為它所呈現的畫面是沒有框架的……與每個人的主觀經驗相結合後,會產生千百萬種不同的組合,而我們得以在那樣或許是世上唯一的組合裡,跟著那些字句、發音、符號去活過一遍、愛過一遍,何其幸運。—作家 知寒 一起抵達光的所在 第一次聽原子邦妮是二○一八年初的那個冬天,迷幻的電子音樂裡透明的嗓音說了那句「該出發了吧,謝謝你曾經讓我悲傷」。而這次,他們用恬靜的文字與照片,勾勒出七個青春故事,帶我們抵達光裡。—故事作家 狼焉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原子邦妮 查查 熱愛音樂、旅遊、文字創作。 17歲加入樂團,開始用音樂記錄人生。 曾為女子搖滾樂團櫻桃幫主唱,現為原子邦妮成員。 定期於社群媒體發表文字創作。 歌詞文字洗鍊富有詩意,蔚為其風格。 張羽承 (Nu) 詞曲創作者 音樂製作人 MV 導演 攝影師 曾擔任 Zayin 樂團吉他手,目前為原子邦妮成員。 也擔任多部原子邦妮MV的導演和攝影, 熱衷於音樂與影像創作, 平時是個貓奴。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光的故事 ─ 7個短篇】 野獸 016 想在你身旁 038 忽然想你的時候 072 100分 100 離開後別對我好 112 難道只有我覺得 128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 144 【光的日記 ─ 63篇詩】 最好的溫柔174/岔路175/寬廣的心176/愛的反面177/洗滌178/笑著忘記180/開始182/成為自己的未來184/陰影185/山峰與低谷186/認識自己187/掏空188/久遠美好的自己189/現在的我們194/長大195/眼淚之於永恆196/所謂想念197/很好198/這城市199/成為你的某一部分200/容許201/簡單202/練習忘記204/猶豫205/無眠之夜206/善良208/對與錯209/演算法210/斬斷212/不想放棄213/結果214/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215/遊樂216/格格不入217/個性218/痛失219/再站起來220/想和你……222/自己223/保持警覺224/不同了226/稜角228/終究不是你229/敵人230/優雅231/存在232/小事233/解除追蹤234/事不在你235/你已忘記但我還記得的事236/屬於你的道路238/競賽.價值239/種子242/閃閃發光244/谷底246/風箏的飛翔247/評斷248/難以開口250/就算最好的世界已經傾倒252/定義254/創新256/隨緣.隨便257/毫無懸念258

商品規格

書名 /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
作者 / 原子邦妮
簡介 /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作家渺渺×作家知寒×手寫作家旎好×故事作家狼焉──聯手共鳴推薦勇敢可以如此耀眼原子邦妮的文字裡描繪了你我身邊最些微的日常,普通的戀愛、普通的在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97007
ISBN10 / 9861797009
EAN / 9789861797007
誠品26碼 / 2682118036003
尺寸 / 21X14.8X1.5CM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原子邦妮文字與攝影作品一次完整收藏

試閱文字

自序 : 〈悲傷的抗體〉----查查

二○二○年間,世界爆發了COVID-19的疫情,雖然台灣也受到波及,許多工作開始延宕,但也許我們還算得上是幸運。在此期間,我們培養出了露營的興趣,能避開人潮,享受自然,可以說是不能靠出國療癒時的一項洗滌身心的活動。「我想我們可以靠著這樣新的步調,調整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比例」當時我們還抱持著這樣類似於旁觀者的樂觀心情。
一直以來都有寫日記的習慣,並且對日記本的品牌有所偏執的我,近年都只選用某一家日記本。二○二○年底,該品牌推出二○二一年日記本,是一本全黑設計,上面寫著 「we're all mad here」字樣。當時我遲疑了一陣,因為我向來喜歡亮色系的日記本,而且對於日記標語,總覺得不是那麼樂觀。但是因為對品牌有所偏執,於是我也沒有什麼選擇地購入。
然而二○二一開始沒多久,我就陷入了一如這本日記底色一般的黑色裡。家裡跟我感情最好的貓咪—女神奧莉(沒有錯,就是這個名字,她甚至有自己的粉專),開始被病因不明的各種症狀纏身。會說跟我感情最好,也許是擅自決定,但對我來說有理可循,因為她總是在我工作時待在一旁守候,在我睡覺前也是她趴在我的肚子上而沒有選擇別的地方,平常指使我做這做那(而不是指使其他人),跟著我們到處搬家,參與各種錄音,可以說是元老級的貓咪。歷經幾個月的醫院生涯,她在被確診為貓的罕見自體免疫疾病後的一個月,撒手貓寰。之後我們開始置身漂浮般的痛苦裡。我不敢把這種感覺形容得太嚴重,因為總是有人會告訴你,那畢竟只是貓而已……但我確實知道,很多負面的思考和能量在這段時間襲來。從剛開始的以淚洗面,每天剛醒來就是先哭,再到作息極度失衡,日夜顛倒,動力全失,更在不久之後,台灣也迎來了這個地方真正的COVID-19疫情,這裡的人們也被迫從旁觀者的角色開始身歷其境。
「we're all mad here」,日記本上的文字似乎已經定義了我對這一年的論述。
可是我和我的夥伴羽承都不想就此認輸,我知道。
我們在看似麻木、不能出門、到時間看著疫情記者會的日常裡,試圖找回失序的腦袋。慢慢地,我們開始寫歌、開始思索這本新書的內容。許多早就構思好的故事,在這一年情緒時機的醞化下,它們也許都染上了沒有預想到的淡淡憂傷,但因為我們在這樣的時間點,有了更多機會跟家人、跟自己,還有跟潛意識相處,很多被隱藏的回憶和思緒,因此顯現,並且被記錄下來。
到了年底,這個地方又經歷了奇蹟式的復甦。「we're all mad here」,現在我已經可以坦然面對這句標語,這其中不是只有負面的意思,還有許多我們自己因為想對抗悲傷、對抗近似異變的世界而做出的奮鬥。我們確實很瘋狂,在眾人一起陷落之後,又一個勁地拚命向上爬,雖然大家還不太清楚,會到哪裡去,但在這個過程,與其說想要產生一本能夠療癒陪伴大家的書冊,倒不如說極度需要被治療的我自己,誠實地描述這一切,並且分享給擁有同樣軌跡經驗的人們。
這本書叫做《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在這段時間,我們充分體悟了,因為不能接受失去,所以無法往前;因為不了解真實的自己,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去愛的心情。願所有看見這本書的朋友,我們都可以在失去與擁有間,找到那些真正想守護的人事物和價值,並在有限的時間裡,毫無保留勇敢地愛。

〈離別的抗體〉----羽承

二○一九的年底,我們在冰島拍攝《在名為未來的波浪裡》專輯MV,隔年的年初,如往常我會回到紐西蘭與家人團聚過年。但這次的農曆年很不一樣,在紐西蘭看著COVID-19突襲了世界的新聞,雖然當時的紐西蘭還沒有疫情,但當地民眾已開始搜刮口罩和物資。
一個月後我們返回了台灣,世界上的疫情也越來越嚴重……
倒帶回到二○一九的年底,當下專注在冰島拍攝的我們,沒有想到《在名為未來的波浪裡》的那波浪,會是如此顛覆,全球暖化並沒有減緩它的速度,人類社會也沒有因為疫情真正地按下暫停,反而是啟動各種措施繼續著我行我素的運行,包括戴口罩,施打不同品牌的疫苗,各種隔離與實名制。畢竟面對的病毒是沒有形體的。然而,在這個平行宇宙邁入新的未知之際,我們的貓咪女神奧莉也突然生病離世。
人生要面對的離別是沒有選項的,《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是我們自己加上了「如果」,就像是打了疫苗,戴上了口罩,讓內心產生對抗離別的抗體。
但面對離別這樣的課題,又有誰是真的坦蕩?
悲傷有輕症和重症的分別嗎?
這兩年的人生體驗,都收藏在這一本書裡,冰島遇上的極端紅色警戒冰風暴,和時間賽跑的瞬間與暴風雪過後的絕美,南北半球的日常(從紐西蘭的另類沙漠到台中的鹿港老街)及原子邦妮兩張專輯MV作品的場景紀錄。
按下快門的瞬間,都是不同的心境。
認真體驗這種痛苦的感覺,讓它們灌注在全身,並將創作成為出口,無論是文字、影像或是音樂。
儲存變成一面巨大的牆。
作為繼續往前的勇氣吧。

試閱文字

內文 : 【光的故事】

〈離開後別對我好〉

叮咚。
桌上的手機震動並發出聲響。
少女抬起埋在枕頭中的臉,細碎的頭髮黏在哭濕的雙頰。
「有好好吃飯嗎?」
手機螢幕上的文字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又大又亮又刺眼,簡直要刺中她的心口。
於是她哭得更兇了。
「沒有。」她火速地回覆。
大約十秒過後,「要記得吃啊。」對方也很快地回覆了。
所以呢?然後呢?就這樣?
那你還不如不要傳這封LINE。
少女用力地把手機扔進棉被裡,躺回枕頭上被枕出的洞中,用嬰兒般的嚎啕大哭開啟她的一天。她還記得很清楚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近來總是跟她爭吵不斷的男友,喔,不!是前男友,說因為他們的個性太不適合了,還是退回朋友關係吧。她甚至一字不漏地記得他們昨天是怎麼約法三章的:「我們還是可以關心對方,但是不能講電話,因為聽到聲音太容易動搖了,傳LINE就好,如果有了新對象,也記得要告訴對方。」
然後她的前男友還哭了。
他到底有什麼好哭的,不就是他提出的分手嗎?不就是他覺得個性上的不合適是無法解決的根本問題嗎?
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許久,少女再醒來的時候才發現竟然已經下午四點了。
她聽見肚子咕嚕了一聲,似乎有一點餓了,可是她還是不想吃東西,不知道這是一種懲罰還是一種儀式,失戀的人本來就應該要不吃不喝的。
在床上又躺了不知道多久了,叮咚聲又響了。
少女火速從棉被裡翻找出手機,點開。
「現在吃東西了嗎?」前男友傳來訊息。
「沒有。」簡直像在報復似的,她立刻回覆。
「你是不是又哭哭了?」正在線的前男友立刻回傳。
「對。」
「你哭會頭痛,這樣不好,趕快吃東西喔,我要練球了,先掰。」
很好……反正,你也不會打來,正如你說的,我們不可以講電話。
少女一陣惱怒,立刻發了長篇訊息:
「你問那麼多,有什麼意義,反正你也不會關心。我吃沒吃,頭痛死那又怎樣,你又不會打來,那你問個屁,不如再也不要聯絡了,既然都沒有要在一起了,你練不練球幹嘛跟我說……」
一封長長的抱怨訊息發出,精神也來了,少女終於走出宿舍門口。室友這幾天去畢業旅行,只剩她一個人,再耗弱下去,真的沒人會來救她。
原來肚子真的不會因為心情很不好就沒有感覺。一天下來,終究還是會餓的。
胡亂吃完一個便利商店的加熱麵包後,喝起了奶茶,喝著喝著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又流了下來,少女翻開手機,晚上六點五十分,前男友仍未回訊。
他是不是又覺得我煩了?
他最不喜歡我在他練球時煩他。
他可能去吃飯了吧?
他……
不對!關我什麼事。
少女忽然想起來了。
我們已經分手了。
手機訊息聲在晚上十一點多響起。
「你看你又來了,我從來沒有說不關心你,練球沒回訊就是不關心你嗎?去吃飯沒回訊就是不關心你嗎?所以就說我們不適合。」
映入眼簾的文字像是一條條的繩索,緊緊勒著少女的脖子般,令她啜泣著無法呼吸。
對啊,他們總是在重複這樣的對話,這樣的抱怨。
她不喜歡他總是半夜出去吃宵夜後就不接電話,她不喜歡他練球的時間比陪她的時間多,明明她可以為他放棄了加入吉他社,只為彼此有多點時間相處,為什麼他就不能為自己犧牲一點?
每次發完脾氣,她總是後悔,她也希望當個乖順的女友,像那些前男友哥們的女友那樣,但是她就是做不到。直到現在,她後悔了,那還有用嗎?
有用的,他說,他還關心自己。
於是,少女拿起了手機,播出那個她熟悉的號碼。
但是前男友並沒有接。
沒想到這種事一旦開始,竟停不下來,等少女回過神來,她已經製造了十一個未接來電。一模一樣的場景,一樣爛故事般的劇情,這次,甚至她連對方的女朋友都不是了。少女掩住臉龐,陷入了巨大的抽泣聲中。這一夜她難以入眠,每次彷彿快要睡著時,就會慣性地驚醒,就要查看一次握在手裡的手機,當然,每一次都沒有收到前男友的回電或者是回訊。
「我不是說過不要打電話嗎?你還好吧?」
第二天的下午一點,前男友傳來訊息。
「我不好。」已經過了遊魂似的一夜和一早上,少女簡直是投降般地求救。
「我也不好啊,但是你要加油,要乖乖的。」
一看到這樣溫柔的字句,少女感覺到所有的愛情就像大法師的魔蟲全部奔回木乃伊的身體那樣全部都回來了。她立刻問:「我可以打給你嗎?」
這一次,前男友約莫過了快半小時才回傳:
「我不是說了不要打電話嗎?我要出門了,先不說了。」
少女的淚水湧出,但是她明明沒有哭,她覺得她好像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沒想到,淚水卻還是有這麼多,不用透過哭,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流下臉龐,滴落下巴。
就這樣,這是他們分手第二天的聯繫。
這樣的日子又持續了快兩個月,少女每天總是期待來自前男友的訊息。
有時候他會傳來「早安,要記得吃早餐」,然後一天杳無音訊。
有時候是中午,下午各傳一封。
更有些日子,他們會密切傳訊一個晚上。那時候少女甚至都忘記他們已經分手了。
但也有那幾天,一整天都沒有消息,甚至少女主動問了,也沒有回應。
這期間旅行回來的室友見狀,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不能講電話,可以傳簡訊??每天傳?這是怎樣?」
「也沒有每天,這幾天他很少傳,偶爾。」少女漫不經心地回應,在跟第三方討論這件事時,她感覺有那麼一絲彆扭……

(未完待續)

〈如果我有勇氣失去你〉

「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看看?」
女孩永遠都記得那天,他對自己說出的字句。
在此之前,她從未想過,原來他們的距離會如此靠近。
畢竟對她來說,男孩就是如此遙遠美好的存在。
第一次見到男孩,是在她八年級時,從小擁有一副空靈嗓音的女孩,被同學拱著去參加了歌唱大賽。摸不著頭腦誤打誤撞得了冠軍後,她懵懂地從身為評審的男孩手中接下了冠軍獎牌。被簇擁著與他拍了合照後,看著男孩帶著他的龐克樂團進行賽後演出。當時的他,已經是知名獨立龐克樂團的主唱了。站在台上邊彈著吉他邊用嘶吼嗓音唱出的音符,像是魔咒,緊緊地束縛著她。她無法自拔地掉入男孩的音樂世界。
再次見到他,在大二的盛夏。女孩組了個玩票性質的輕音樂流行樂團,不知道走了什麼運獲得了在知名Live House演出的機會,共演的樂團名稱躍入眼簾,張揚誇張的字體,她再熟悉不過,這些年大大小小的考試,都是聽著這樂團的歌一路走過來的,那是男孩的樂團。不同於幾年前的初出茅廬,現在的他們,在獨立音樂界已經是教主一般的存在了。
相較於其他團員的興奮,女孩感到前所未有的複雜情緒與壓力。
她的心怦怦跳著,這輩子大概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
艱難地演唱完有史以來壓力最大的演出,眼睛也不時瞟著四周,並沒有看到任何疑似男孩他們樂團的人物,她放鬆下來,也對,人家是知名樂團,怎麼會提早到場看前面一個樂團演出呢。
女孩和團員們按照慣例,留下來看壓軸樂團的演出。女孩在人群中看著男孩,跟七年前不同,他更加成熟和狂狷,懾人心魄的歌聲和眼神掃過人群,身旁的樂迷們似乎也為之瘋狂。她隱沒在群眾裡,在心中回想著七年前自他手中接過獎牌的畫面,她自嘲地笑了笑,那又如何,終究是不同世界的人。
演出結束後,大家各自散了。女孩在等著團長結算今日的演出收益,於是靠在Live House外河堤的欄杆上望著流淌的河水發呆。
真是魔幻奇妙的一夜啊,她想著。
就連有個身影靠近,同樣靠在欄杆上了也沒發覺。
「你唱歌好好聽噢。」一個慵懶的嗓音自身畔響起。
淡藍色的月光映照在那個人的臉上,就像牆上掛著的浪漫派畫風一樣的好看。
男孩此刻像個在街邊會偶爾遇到的帥氣大學生一樣的人畜無害,一派雲淡風輕地說著話,好像他們本來就認識一般。
原來,他竟有聽到自己的演出嗎?
如果事後去回想,女孩應該要緊張得無地自容,可偏偏她也平靜得像無波的水灣,就這樣望著他。
Hi,好久不見了。女孩在心底說著話。
這一切就是這麼開始的。
知道他們交換電話之後,團員們就開始起鬨。
「哇~你自己小心點吧,他很花又很亂誒。」在獨立音樂圈走跳了幾年的團長煞有其事地說道。
女孩在心裡冒著冷汗,她知道,她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年總聽他的音樂,雖然不曾再去看過他的演唱會,但他的事蹟當然是時有耳聞的。
不過和男孩出去過幾次後,女孩覺得她不在意了。她覺得自己有把握不會成為那種被睡一夜就慘被拋棄的……不,應該說,她不會讓那種事發生,只要發現對方有那種意圖,她會馬上走人!
除此之外,跟他做做朋友,那是令人心神嚮往的。
他們一起去看了幾場電影,一起在秒數快結束的斑馬線上牽著手奔跑,吃了幾間還不錯的餐酒館,還去美術館看過畫展。漸漸地,她覺得男孩和想像中不太一樣,她沒有感受到傳聞中他很喜歡到處物色對象又很花心的危險感,他挺自然愜意的,沒有什麼名氣包袱,帶著點慵懶隨意的率性,相處起來似乎滿像學校的同學那樣簡單。即便如此,女孩還是有意識地盡可能保持可愛,雖然還算偶爾能流露真性情,但是大部分時間,她總是想在男孩面前呈現美好的樣子,就算只是把對方當普通朋友。
那天他們玩到凌晨十二點多,吃完了永和豆漿當宵夜,走在老舊卻很乾淨的巷子裡,忘了為什麼事笑得很開心,女孩在男孩前面五步併作三步地蹦著。
「我喜歡你誒,你喜歡我嗎?」忽然間,男孩在背後說著話。
女孩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男孩的臉上帶著一絲青澀的憂鬱。
一瞬間她幾乎已經相信他那雙深沉的眼睛,以為在這樣的夜裡,兩個喜歡音樂、喜歡藝術的青年男女正在相愛。「哇~你自己小心點吧,他很花又很亂誒。」團長的聲音清晰迴盪在耳邊,她還來不及做出回應,男孩又開口了:「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看看?」
說是世界靜止了,一點也不誇張。那天月亮不圓,卻很亮,照著柏油路面閃閃發光,女孩想起曾經,他捧著一個獎盃送到她面前,現在,他彷彿又拿了一顆水晶在她面前引誘。可是誰都知道,那可能藏著鋒利的斷面,一不小心,就會被割得滿身傷痕。
可惜,人生就是如此。明明有一堵牆就在眼前,再走不久就要撞上去了,但有時候,你就是想撞牆看看。
雖然沒有當下馬上答應,但兩個星期以後,女孩還是以女朋友的身分出現在男孩和哥們團員的宵夜聚會上。女孩還滿意外的,她以為她會像身邊無數好友告誡般的,成為地下女友的其中一人,又或者是像團長嚴肅警告的,一定會被淒慘地玩弄以後拋棄,不過這些事暫時沒有發生。她被正式地介紹給男孩的朋友們,大家也很熟稔地馬上接納了她。男孩的朋友們也都帶著女朋友,她開始思索著那些傳聞,說這個團每個人都超花,男女關係都超亂,她抱持著半探究的心情,決定且走且看。
反正,一有不對勁我就馬上走人。她一直是這樣告誡自己的。
大概是因為抱持著這種心態,她始終不曾對男孩有所依賴,她依舊過著自己的生活,去學校上課,練自己的團,跟團員混在一起晚餐,宵夜,或是跟大學的同學們一起寫報告,參加活動。朋友們有點疑惑地問她:「你不是說有交一個男友嗎?」她在心裡苦笑,她當時不免一開心就告訴朋友這件事,不過,哪能太當真啊,不然到時候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另一方面,男孩卻像陷入熱戀般。他會在演出後突然開車到女孩家樓下,花大把的時間等女孩下樓,如果工作提早結束,他會開車到女孩的學校接她下課,女孩與同學約好了去聚會,他竟然也熱情地參與,還說也想認識女孩的朋友們。當他出現在韓式燒肉店的時候,大家都驚奇地看著這位獨立音樂圈的名人。七嘴八舌的喧鬧談笑聲中,女孩的心一點一滴地動搖著,畢竟她愛著他的音樂多少年了,阻止自己不要淪陷的門扉,就像紙做的屏風一樣不堪一擊。
啪的一聲。女孩也掉落進去了。只要有空,他們幾乎天天膩在一起。她和男孩的團員們也常混在一塊兒。大家也都有自己的女友問題,誰誰誰又吵架了,誰又跟女朋友冷戰,傳聞中的他們,又花又亂,這些都沒有發生,大家的女朋友都很固定,包括她自己。掐指一算時間就那麼一點,他真的都在自己身邊,也絲毫沒有聞到二號三號四號女朋友的感覺,溫柔的日子竟然就這樣過了一年。
可是女孩絲毫不敢放鬆。尤其她感覺到自己真正開始在乎男孩的時候。身邊朋友的勸告言猶在耳,她憑什麼就是那獨一無二的人呢……

(未完待續)

【光的日記】

〈陰影〉
人的一生有很多陰影
也許是痛失親人
是曾經受傷病苦
是與愛人錯身

但到最後你會知道
那終究只是個陰影
而不是你

你遠比所想的更勇敢強大

〈山峰與低谷〉
面對生命中的挫折
也許我們都曾想逃跑
唯有正視它 正面迎擊
了解 山峰和低谷 都是人生旅途中的面相
懷著自在的心 悠遊每一段落
不論正在流著眼淚 還是開心大笑
都值得被紀念和記錄

〈長大〉
比起和你一起墜入黑暗
現在我更想 帶你一起迎向陽光
原來愛也是會長大的

正因為我們已經在那黑暗中痛過
懂得了渴望光明的無助
因此我不願你在泥濘中掙扎

所幸
我們都長大了

〈所謂想念〉
與其說
忽然下起了大雨呢
不如說
大雨總會下得很突然

從來不是
為什麼會忽然想念呢
就是因為很忽然
那才叫想念

〈練習忘記〉
忘記一個人也是需要練習的
每次一想起他
就去努力思考別的事情
久而久之
想起他的次數慢慢少了
終至不見
但如果什麼都不做
也只能任由他在腦海盤旋

〈演算法〉
一次不想為他點讚
兩次不想為他點讚
久而久之
演算法讓他消失在你的頁面
再回頭
他已淡出你的人生了

當無法全心為一個人喝采
假面的情誼
終究難以維繫

於是現在所能做最真誠的事
是不隨意亂加什麼人在你的清單
因為你的人生大概也只夠用於
真心愛護你想愛護的人吧

屬於你的道路

真的不用勉強自己
去做一些令你痛苦的事
除非你剛好真心想有所改變
否則只是很吃力又很尷尬

你也有其他擅長的事
或是想要前往的方向
未必就沒有屬於你的道路
也有一種人生是
用力把擅長並且真心喜歡的
做到最好

(未完待續)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