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新編五十二病方: 諾貝爾醫學獎搖籃, 最原始的中醫治療學 | 誠品線上

獨家新編五十二病方: 諾貝爾醫學獎搖籃, 最原始的中醫治療學

作者 李政育
出版社 元氣齋出版社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獨家新編五十二病方: 諾貝爾醫學獎搖籃, 最原始的中醫治療學:〈封面提要〉屠呦呦從此書找到靈感,老藥新用,榮獲諾貝爾醫學獎。有為者亦若是,您也可以「從偏方中發現治病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屠呦呦從此書找到靈感,老藥新用, 榮獲諾貝爾醫學獎。有為者亦若是, 您也可以「從偏方中發現治病契機」! 「長沙馬王堆漢墓五十二病方」,成書於西元前二○六年至西元八年間的西漢,距今已超過二千年,其所用的「藥材」比《千金肘後方》更原始、更粗鄙,甚至有點不可思議。很多治療方法充滿迷信色彩,但不能因此抹煞其價值。中國大陸的藥學研究者不就是從中發現毫不起眼的植物「青蒿」,才開發了抗惡性瘧新藥,讓數百萬人免於瘧疾之苦,因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殊榮! 現代醫學研究發現,凡是具有營養與藥用價值的成分,都含在最不起眼、味道最差的東西之內(如果皮、樹根)。可見先民用「彘膏」、「男子洎」、「女子布」毫不稀奇;何況還有到現在還廣泛應用的食物與藥材。如何「掏寶」,就看讀者的慧眼巧手,匠心獨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李政育醫師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 民國六十七年中醫師特考及格 現任︰ 1. 育生中醫診所院長 2. 中華民國中西結合神經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3. 遼寧中醫藥大學與遼寧中醫研究院客座教授、博士生指導教授 4. 中華民國中西結合免疫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5. 學術成就被當作研究對象,至目前共有: a. 台灣醫家李政育學術思想及臨床診療經驗整理研究(廣州中醫藥大學碩博士班) b. 李政育教授治療乳腺癌学術思想及經驗研究(遼寧中醫藥大學碩博士班) c. 李政育教授從肝論治白塞氏綜合症經驗研究(遼寧中醫藥大學博士研究班) d. 台灣醫家李政育醫師的中醫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在魁北克的實踐(遼寧中醫藥大學碩博士班) e. 台灣醫家李政育醫師的中醫學術思想與臨床經驗在魁北克的實踐(遼寧中醫藥大學碩士班) f. 台灣醫家李政育大補陽法之臨床經驗總結(遼寧中醫藥大學碩士班) 6. 中藥誘導腦細胞增生、週邊血幹細胞增生、癌幹細胞抑制、中風防治、截癱……等數十個美國、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 經歷︰ 1. 民國六十九年榮獲教育部社會青年學術著作獎。 2. 民國八十四、九十九、一百年中醫師特種考試命題典試委員。 3. 2005年第九屆國際腦移植及修復會議召集人(INTR-9)。 著作: 《不吃藥飲食法》、《不吃藥飲食法二》、《有病自己醫》、《不吃藥養生法》、《十二經脈飲食法》、《點穴療法》、《季節養生心法》、《人參為補藥之王》、《蔬果瘦身美容》、《健康性愛寶典》、《益智安神一百分》、《中西結合之中醫臨床治療心法》上中下冊、《新編醫學衷中參西錄》上下冊、《傷寒論之現代應用精華》上下冊、《中西醫結合治癌新法》、《中醫神藥青蒿》、《發現尿毒莫驚慌》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五十二病方》的價值與應用態度 中醫師李政育須先了解成書背景原註解有很多待斟酌之處由醫字亦可看出端倪前言:最原始的中醫藥才有希望得諾貝爾獎長沙馬王堆漢墓五十二病方內容第一章:諸傷(共十七治方)一、解痛類(第二、七、十一、十二、十六、十七治方)二、止血類(第四、五、六、七、八治方)三、促進癒合類(第一、二、三、十二、十三、十四、十七等方)第二章:傷痙(筋)(共六治方)第三章:嬰兒病一、嬰兒索痙(共一治方)二、嬰兒病間(癇)方(共一治方)三、嬰兒瘛(共一治方)第四章:狂犬病一、狂犬齧人(共三治方)二、犬筮(噬)人傷者(共三治方)第五章:巢者(共七治方)第六章:夕下(共一治方)第七章:毒烏豙(喙)者(共七治方)第八章: ()(共六治方)第九章:蛭食人胻股膝(共二治方)第十章:蚖(共十二治方)第十一章:尤(疣)(共七治方)第十二章:顛(癲)疾(共二治方)第十三章:白處(共三治方)第十四章:大帶者(共二治方)第十五章:冥病(共一治方)第十六章:□蠸者(共一治方)第十七章:□者(共四治方)第十八章: (𤺺或)(共二治方)第十九章:人病畜一、人病馬不間(癇)者(共二治方)二、人病□不間(癇)者(原文缺損)三、人病羊不間(癇)者(原文缺損)四、人病蛇不間(原文缺損)第二十章:諸病一、諸食病二、諸□病第二十一章:(癃)第二十二章:弱(溺)一、弱鱗淪者(共一治方)二、膏弱(共一治方)第二十三章:陰部問題一、穜(、𤺄、腫、尰、𩩳)㯻(共一治方)二、腸穨()第二十四章:痔一、脈者(共一治方)二、牡痔(共四治方)三、牝痔第二十五章:雎(疽)病(共十七治方)第二十六章:□□(共二治方)第二十七章:爛者方(共十八治方)第二十八章:胻膫與胻傷(共四治方)一、胻膫(共四治方)二、胻傷(共二治方)第二十九章:加(痂)(共二十四治方)第三十章:蛇齧(共一治方)第三十一章:癰(共八治方)第三十二章:䰍(漆)第三十三章:蟲蝕(共九治方)第三十四章:乾騷(瘙)(共八治方)第三十五章:久(身)疕(共十四治方)第三十六章:病蠱者(共五治方)第三十七章:鬾(其二治方)第三十八章:去人馬疣方(共二治方)第三十九章:治㾺(共三治方)第四十章:口筮(噬)(共二治方)

商品規格

書名 / 獨家新編五十二病方: 諾貝爾醫學獎搖籃, 最原始的中醫治療學
作者 / 李政育
簡介 / 獨家新編五十二病方: 諾貝爾醫學獎搖籃, 最原始的中醫治療學:〈封面提要〉屠呦呦從此書找到靈感,老藥新用,榮獲諾貝爾醫學獎。有為者亦若是,您也可以「從偏方中發現治病
出版社 / 元氣齋出版社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351423
ISBN10 / 9869351425
EAN / 9789869351423
誠品26碼 / 2681421094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21X15X1.6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第一章:諸傷(共十七治方)

「諸傷」就是各種傷症,主要指「外傷」而言,而非現代中醫或傳統醫學所說的「傷」;例如:五勞七「傷」,就可能包括身體內外的傷害。依據《禮記·月令》(漢代蔡邕編著)中的記載,皮膚方面的損害才叫「傷」;若傷及血肉則稱之為「創」,要是傷筋動骨就稱之為「折」,如現代所說的「骨折」。

另據《馬王堆醫書考註》中的說明,諸傷指「因金刃、竹木等創傷,或跌打損傷一類」。由此可知本章所說的「諸傷」,是指「皮肉傷」的治療原則與方法。

一、解痛類(第二、七、十一、十二、十六、十七治方)

◆第二治方

傷痛取某朐,令大如荅,即以赤荅一斗並撓複冶置甕中加水X升煮之令熟,孰食其宰,飲其汁,汁宰(滓)皆索,食之自次,解痛,斬。

【說明】

本方有些缺字,好在關鍵字還算清楚(只有「朐,令大如荅,即以赤荅一斗並…複冶…,孰…,飲其汁,汁宰皆索,食之自次,解痛,斬…」等字),為了讓後世人得以一窺其內容,甚至進一步研究之後應用,因此依其文意,補充數字以促進理解。所補充的字均加框以為區別。

【解讀】

受傷後疼痛,取肉乾之屈曲成形差者,切成小豆一樣的小塊肉丁,再取赤小豆一斗,將兩者攪和令其混合均勻,之後放入陶甕中,加水煮熟後,連湯帶料一起分幾次吃完,傷痛可以斷根。

◆第十七治方

令金傷毋痛:取薺孰(熟)乾實,令焦黑,冶一;根去皮,冶二,凡二物並和,取三指撮到節一,醇酒盈一衷桮(杯),入藥中,撓飲。不者,灑半桮(杯)。已飲,有頃不痛。複痛,飲藥如數。不痛,毋飲藥。藥先食後食次。治病時,毋食魚、彘肉、馬肉、龜蟲、葷、麻洙采(菜);毋近內,病已如故。治病毋時。壹冶藥,足治病。藥已冶,裹以繒臧(藏),冶暴若有所燥,冶。

【解讀】

各類金屬刀、槍致傷後使之不痛的藥方:取熟透、乾燥的薺菜子,在鍋內炒至焦黑,磨成粉末備用。再取的根去浮皮,曬乾後磨粉。配伍時,取薺菜粉一份,粉二份,一併攪勻,先用中等大小的杯子盛好一杯酒,用三個指頭撮藥粉到第一指關節處,放入酒中攪勻後飲用。不會喝酒的人可減半(一次只喝半杯)。通常服藥後一會兒就不再痛了。如疼痛再發,可按上法服藥,但不痛就停止,不要再服。服藥時間在飯前。注意服藥期間暫時不要吃腐敗發霉的魚、豬肉、馬肉、龜、蛇類等菜,麻洙菜也不宜;此外,也暫時不要行房事。治癒後即恢復健康;有病就快醫,不要問神誤時;此外,注意一次就炮製足夠治療這次受傷的藥。藥粉製作完成後,必須用細帛包好,收藏備用。朮若充分曬乾,就可以磨粉。

二、止血類(第四、五、六、七、八治方)

前一節「止痛方」中,有時也有止血作用;本節專講「止血」,包括內服、外敷兩種。多見於第四、五、六、七、八治方。

◆第四治方

燔白雞毛及人髮,冶各等。百草末八灰,冶以蜜為丸,傷者毀一垸(丸)溫酒一咅(杯)中」飲之。

【註釋】

(1)「燔白雞毛及人髮」,燔音凡,與燒、燎同義,段玉裁《小箋》云:「燔與火相著」,即放在火上燒。雞毛及人髮均為古時藥物,中醫典籍中時常可見,主要是將其燒成灰後,按敷在傷口上止血。如《五十二病方》〈諸傷〉第六治方云:「止血出者,燔髮以按其痏。」

(2)「百草末八灰」:將各種草本植物燒成灰,就稱為百草灰或百草末,《本草綱目》稱之為「百草霜」:「百草霜,此乃灶額及煙爐中黑煙也,其質輕細,故謂之霜。」(《本草綱目》卷七)。至於「八灰」,《馬王堆醫書考註》認為就是「雞毛灰、人髮灰的八倍」。但本人認為「八」為「抓」,百草霜為古灶燒植物,其煙上熏鍋底所著之陳年黑鍋底煙塵,要抓刮才能取下。古獸醫閹豬、雞睪丸後皆外敷以百草霜。

(3)「垸溫酒一咅」,「垸」即丸,「咅」同杯,本書中隨時可見。「以密為丸,傷者毀」以蜜為臘丸,用時毀破臘出丸,一次一粒。



第一章:諸傷(共十七治方)

「諸傷」就是各種傷症,主要指「外傷」而言,而非現代中醫或傳統醫學所說的「傷」;例如:五勞七「傷」,就可能包括身體內外的傷害。依據《禮記·月令》(漢代蔡邕編著)中的記載,皮膚方面的損害才叫「傷」;若傷及血肉則稱之為「創」,要是傷筋動骨就稱之為「折」,如現代所說的「骨折」。

另據《馬王堆醫書考註》中的說明,諸傷指「因金刃、竹木等創傷,或跌打損傷一類」。由此可知本章所說的「諸傷」,是指「皮肉傷」的治療原則與方法。

一、解痛類(第二、七、十一、十二、十六、十七治方)

◆第二治方

傷痛取某朐,令大如荅,即以赤荅一斗並撓複冶置甕中加水X升煮之令熟,孰食其宰,飲其汁,汁宰(滓)皆索,食之自次,解痛,斬。

【說明】

本方有些缺字,好在關鍵字還算清楚(只有「朐,令大如荅,即以赤荅一斗並…複冶…,孰…,飲其汁,汁宰皆索,食之自次,解痛,斬…」等字),為了讓後世人得以一窺其內容,甚至進一步研究之後應用,因此依其文意,補充數字以促進理解。所補充的字均加框以為區別。

【解讀】

受傷後疼痛,取肉乾之屈曲成形差者,切成小豆一樣的小塊肉丁,再取赤小豆一斗,將兩者攪和令其混合均勻,之後放入陶甕中,加水煮熟後,連湯帶料一起分幾次吃完,傷痛可以斷根。

◆第十七治方

令金傷毋痛:取薺孰(熟)乾實,令焦黑,冶一;根去皮,冶二,凡二物並和,取三指撮到節一,醇酒盈一衷桮(杯),入藥中,撓飲。不者,灑半桮(杯)。已飲,有頃不痛。複痛,飲藥如數。不痛,毋飲藥。藥先食後食次。治病時,毋食魚、彘肉、馬肉、龜蟲、葷、麻洙采(菜);毋近內,病已如故。治病毋時。壹冶藥,足治病。藥已冶,裹以繒臧(藏),冶暴若有所燥,冶。

【解讀】

各類金屬刀、槍致傷後使之不痛的藥方:取熟透、乾燥的薺菜子,在鍋內炒至焦黑,磨成粉末備用。再取的根去浮皮,曬乾後磨粉。配伍時,取薺菜粉一份,粉二份,一併攪勻,先用中等大小的杯子盛好一杯酒,用三個指頭撮藥粉到第一指關節處,放入酒中攪勻後飲用。不會喝酒的人可減半(一次只喝半杯)。通常服藥後一會兒就不再痛了。如疼痛再發,可按上法服藥,但不痛就停止,不要再服。服藥時間在飯前。注意服藥期間暫時不要吃腐敗發霉的魚、豬肉、馬肉、龜、蛇類等菜,麻洙菜也不宜;此外,也暫時不要行房事。治癒後即恢復健康;有病就快醫,不要問神誤時;此外,注意一次就炮製足夠治療這次受傷的藥。藥粉製作完成後,必須用細帛包好,收藏備用。朮若充分曬乾,就可以磨粉。

二、止血類(第四、五、六、七、八治方)

前一節「止痛方」中,有時也有止血作用;本節專講「止血」,包括內服、外敷兩種。多見於第四、五、六、七、八治方。

◆第四治方

燔白雞毛及人髮,冶各等。百草末八灰,冶以蜜為丸,傷者毀一垸(丸)溫酒一咅(杯)中」飲之。

【註釋】

(1)「燔白雞毛及人髮」,燔音凡,與燒、燎同義,段玉裁《小箋》云:「燔與火相著」,即放在火上燒。雞毛及人髮均為古時藥物,中醫典籍中時常可見,主要是將其燒成灰後,按敷在傷口上止血。如《五十二病方》〈諸傷〉第六治方云:「止血出者,燔髮以按其痏。」

(2)「百草末八灰」:將各種草本植物燒成灰,就稱為百草灰或百草末,《本草綱目》稱之為「百草霜」:「百草霜,此乃灶額及煙爐中黑煙也,其質輕細,故謂之霜。」(《本草綱目》卷七)。至於「八灰」,《馬王堆醫書考註》認為就是「雞毛灰、人髮灰的八倍」。但本人認為「八」為「抓」,百草霜為古灶燒植物,其煙上熏鍋底所著之陳年黑鍋底煙塵,要抓刮才能取下。古獸醫閹豬、雞睪丸後皆外敷以百草霜。

(3)「垸溫酒一咅」,「垸」即丸,「咅」同杯,本書中隨時可見。「以密為丸,傷者毀」以蜜為臘丸,用時毀破臘出丸,一次一粒。

第三章:嬰兒病

《五十二病方》原將「嬰兒索痙」、「嬰兒病間」與「嬰兒瘛」三篇分別並列,並將「嬰兒病間」解釋為「小兒癇」,《馬王堆醫書考註》並未多做調整。然因三文所討論的都是嬰幼兒相關病症,因此新編時將其併成一章。

一、嬰兒索痙(共一治方)

嬰兒索痙:索痙者,如產時居濕地久,其(肎)直而口釦,筋(攣)難以信(伸)。取封殖(埴)土冶之,封埴二,鹽一,合撓而烝(蒸),以扁(遍)熨直(肎)攣筋所,道頭始,稍熨手足而已。熨寒去土複烝(蒸),熨乾更為。

【註釋】

(1)「嬰兒索痙」的「索」即繩索類帶子,即身軀手足如被繩束,、拘攣不能伸出。

嬰兒發痙風(驚風):新生兒之所以會出現「痙風」,可能是當初降生時,環境潮濕寒冷,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所引起。其症狀是下頜關節出現異常,以致嘴唇周圍的肌肉強直、口角頻頻抽動;頸部和脊柱肌筋強直、後彎,角弓反張,難以伸直。治療的方法:取蟻丘上的黏土,將其打碎研成細粉。取蟻丘上土二份、鹽一份,加適量的水調和並蒸熱。從頭部咬合關節開始,用熱泥熨貼全身所有肌筋強直抽搐的地方。四肢(手足)不必全面熨貼,只要稍微熱敷一下即可。如果熨貼在身上的泥土冷了、乾掉,就將乾裂的泥片取下,加水調合蒸熱後再熨敷。



第十一章:尤(疣)(共七治方)

【說明】

疣早在戰國時期即已出現,「去人馬疣方」云:「疣其末大本小」,指出其特異形狀。《釋言》:「疣,丘也,出皮上聚高,如地之有丘也。」《莊子·大宗師》:「彼以生附贅縣(懸)疣」。郭象註:「若疣之自懸。贅之於附。」《山海經·北山經》:「滑水多滑魚,…食之已疣。」郭璞註:「疣,贅也。」疣屬皮膚病,為皮膚突起,或長有細蒂的贅生物,如「瘊子」或「疣」。《五十二病方》除祝由詞外,特別強調用「磨」的方法消除。

◆第一治方

尤:取敝蒲席若籍之弱(蒻),繩之,即燔其末,以久尤末,熱,即拔尤去之。

【註釋】

(1)「取敝蒲席若籍之弱,繩之」:敝是舊或壞之意。《玉篇》:「敝、壞也。」「取敝蒲席」,即從破舊的蒲草席上取下幾條蒲草。「弱」即蒻,指嫩的香草或艾草絨。「繩之」為動詞,就是將舊蒲草或曬乾後的嫩香草搓成細繩。

(2)以久疣末:「久」即灸,「末」為頂端,用香草絨灸疣尖,如「疣其末大本小」。即將細繩纏在疣的細蒂上,點燃繩的一端,灸灼疣尖頂。即以灸療方法去疣,今日中醫外科治疣、贅、瘊子仍用此法。

(3)熱:灸灼疼痛時。

【解讀】

皮膚患了疣病,可取舊蒲草席上的蒲草,或者曬乾後的嫩香草,搓成細繩,將細繩纏在疣的細蒂上,點燃草繩的一端,當燒灼到疣蒂感到灼痛難忍,將疣蒂拔掉就行了。



第二十三章:陰部問題

《五十二病方》原將「穜(腫)」、腸穨兩篇分別登載,然以現代的分科而言,兩篇所談的都是陰部或下半身問題,因此予以合併成一章。

一、穜(、𤺄、腫、尰、𩩳)㯻(共一治方)

【說明】

穜,原文缺,此標題為後人依目錄所補。穜(腫)㯻,《說文》:「㯻,囊張大貌」,政育按:囊張時頭尾束緊。人體的「囊」最典型者如陰囊。穜(腫)㯻,即陰囊腫大,或睾丸的慢性炎症,本文講的疾病與此類似。

◆治方

穜㯻:穜㯻者,黑實㯻,不去。治之,取馬矢觕者三斗,孰析,沃以水,水清,止;浚去汁,洎以酸漿口斗,取芥衷夾。壹用,智;四五用,穜去。毋禁,毋時。

【註釋】

(1)「穜㯻:穜㯻者」:「穜」應與𤺄相同,下肢腫也,「㯻」者束也。指下肢腫束如籐編器物之硬、腫、瘀、黑,即今日潘氏瘧蚊叮咬人後的淋巴腫,又名象皮腫者,中醫書名「」,在長江以南極為流行。嚴重的全身頭臉手足皆會發。

(2)「黑實㯻,不去」:黑實囊者,黑指病色,實為硬㯻;指關節處的凹深束溝。「不去」指不見好轉。

(3)「取馬矢觕者三斗,孰析」:「觕」代表粗,《公羊傳·莊公十年》記載:「觕者曰侵,精者曰伐」,何林註;「觕,粗也」。「馬矢觕」即大的馬屎塊。《馬王堆古醫書考釋》:馬矢即《別錄》所說的「馬通」,其性味「微溫,主婦人崩中,止渴,及吐下血,鼻衄,金創,止血。」而孰同熟,指「徹底」。本句的意思是:將大塊的馬屎約三斗,放在水中不斷攪拌,要攪得很徹底。之後換水再攪,待水變澄清才停止,然後倒水、留下渣滓。

(4)「洎以酸漿口斗,取芥衷夾」:酸漿用幾斗沒見記載(缺字),「取芥衷夾」:取,選取;「芥衷夾」即芥菜豆子夾。即將數斗酸漿再灌入馬屎殘渣中,最後從中挑出芥菜筴中豆。

(5)「壹用,智」:「壹用」的壹同一,就是一次。《國語·晉語》:「鎮靜者修之,則壹」。韋昭註:「壹,均一也」。「壹用」指使用一次。「智」同知,《素同·腹中論》:「鼓脹,…治之以雞屎醴,一劑知,二劑已」。《方言》解讀為「知,癒也。南楚病癒者,或謂之知。」「知」可解讀為「有感覺」或症狀減輕。就是用一次就可以感覺到症狀略有減輕。

(6)「四五用,穜去」;「穜」即腫,「四五用」即只要用四、五次,下肢腫大的象皮腫其腫脹就消退、好轉了。

【解讀】

下肢象皮腫:下肢象皮腫其表面又黑、又硬,如麻花糖的絞股者,可取大塊馬屎三斗,放入水中攪拌,不斷加水淘洗,洗到水澄清才停止。此時去掉水,只留殘渣,再將數斗的醃芥菜豆筴酸漿灌入殘渣中浸泡一段時間,再挑取芥菜豆筴食用。通常用一次就可以感覺到症狀略有減輕,只要用四、五次,下肢的腫脹就可以消退、好轉了。



第二十四章:痔

嚴格說起來,痔的毛病也可歸入「陰部疾病」,但比較勉強。由於上一章(陰部疾病)的篇幅比較大,共有二十四治方;而「痔」又有三篇,包括脈痔(血管痔)、牡痔和牝痔等,牡痔為外痔,牝痔為內痔,共十三個治方,因此另立一章。

一、脈者(共一治方)

【說明】

《五十二病方》原將「痔」分為:牡痔、牝痔、朐癢三種。在牝痔中又包括血痔,加上脈痔,共為五痔。但脈者的「脈」字原缺,此為後人依目錄所補,而且脈痔僅有一治方,文中未見臨床症狀,存疑待考。

脈者:取野獸肉食者五物之毛等,潘冶,合撓裏,誨(每)旦先食,取三指大撮三,以溫酒一杯和,飲之。到莫(暮)有(又)先食飲,如前數。恒服藥廿日,雖久病必瘳。服藥時禁,毋食彘肉,鮮魚,嘗試。

【註釋】

(1)「取野獸肉食者五物之毛等,潘冶,合撓裹」:即取五種食肉動物的毛等量,「燔冶」及燒燎成灰後研粉:合撓即攪拌均勻。之後缺一字,應講收藏之法,故補「裹」,即攪拌均勻後包裹收藏。

(2)「誨(每)旦先食」:誨同「晦」、「每」,旦即早晨;此段的意思是:每天早晨以三指撮取上述藥粉三份,用溫酒一杯送下。

(3)「到莫有先食飲,如前數」:莫即暮,有同又,就是:一天服用兩次,晚上飯後(即睡前)再服用一次,劑量如前。

【解讀】

脈痔患者可收集五種食肉動物的毛,每一種取一份,先燔燒成灰再研成粉末,再合併、攪拌均勻,然後用布包好收藏。每天早晨於空腹時,以三指撮取上述藥粉三份,攪拌均勻後,用溫酒一杯送下。晚上飯後睡前再喝一次,劑量如前。要堅持服用二十天,病雖久,也可以好轉。服藥的禁忌是:吃藥期間盡量不要吃豬肉和生魚。



第二十九章:加(痂)(共二十四治方)

【說明】

「加」同「痂」,指的是皮表的傷口好轉之後,傷口分泌物、死亡細菌、灰塵與皮膚的角化上皮細胞結合而成的硬化物,具有保護傷口、促進傷口復原的作用。

中醫很早就有「加(痂)」這個字,如漢代《急就篇》即記載:「痂瘡疥鬁癡聾盲」,顏師古註:「痂,創上甲也」。《說文》:「痂,疥也」、即「今謂瘡生肉所蛻乾為痂」。本章從俗,一律稱之為「痂」,只有原抄才用「加」,便於識別。

理論上,絕大多數的傷口都會結痂;如燙傷或患疥疾、頭癬者就可能出現厚厚一層痂;擦傷者可產血痂。但本章所談的多為「濡痂」,例如第十八治方講「傅痏」,即痂下有傷;第十九治方為「濡痂」,即痂下的傷口有分泌物,使痂處於潮濕狀態。第二十治方講「產痂」,要「先刮痂潰」才能有效治療。

痂與疥不同,因此給藥方式也不一樣,本章介紹封塗(三條)、敷藥(十八條),採用各種類的油、膏、脂治療者三方,強調「以布約之」者二條。此外,還可用烏喙治痂(四條),主要都是針對痂下有傷、出現疼痛、冷膿瘍者治療。

簡單說,痂多因創傷、外傷等皮膚損傷,或因水泡、膿泡及組織滲出物乾燥後而產生,所以說「治痂等於治創」。

◆第一治方

加:以少嬰兒弱漬羖羊矢,卒其時,以傅之。

【註釋】

(1)「以少嬰兒弱漬羖羊矢」:少即小,弱即溺;「少嬰兒溺」指童子尿。「羖」指公羊,《說文》:「夏羊牡曰羖」,羖羊矢即公羊屎。

(2)「卒其時」:卒為盡、竟之意。《漢書·冀秦列傳》:「卒其終始」,顏師古註:「卒,盡也」,「卒其時」卒者晬也,晬者週一日也。

即將公羊屎放入童尿中,要求浸漬足夠一個對時(現在的二十四小時)。如《靈樞·壽夭剛柔》亦云;「每漬必晬其日,乃出乾」,強調乾藥布浸漬藥汁至少必須一整天才能取出曬乾,否則藥力不足。

【解讀】

治療傷口結厚痂時,可用童子尿浸漬公羊屎,至少要浸漬一對時才能取出,然後將軟化的公羊屎塗敷在痂殼上。



第三十四章:乾騷(瘙)(共八治方)

【說明】

乾騷為一種皮膚癢症,但在爪搔後皮膚沒有傷口和分泌物。《玉篇》:「瘙,疥瘙」。《說文》:「疥,搔也」。從八個治方看起來,乾瘙好像中醫所說的疥瘡,或冬天皮膚搔癢症,或老人皮膚搔癢症。本章共有八個治方,但除了癢外,並未提到其他症狀。

◆第一治方

乾騷方,以雄黃二兩,水銀兩少半,頭脂一升。□雄黃靡水銀手,□□□□□□□雄黃,孰撓之。先孰(執)灑騷以湯,潰其灌,撫以布令癢止而傅之,一夜一日。

【註釋】

(1)「水銀兩少半,頭脂一升」:水銀一兩的少半約三分之一兩。「頭脂」係第一道熬出的油,即俗稱處女油,且熬到微將結凍般。

(2)「先孰(執)灑騷(瘙)以湯」:騷同瘙,但「孰」在這裡不等於「熟」,而是「執」。《廣韻》:「執,持也」。全句即:「先拿著某物或熱水洗乾瘙部位」。

(3)「潰其灌,撫以布」:潰即漏,《說文》:「潰,漏也」。「潰其灌」為用熱湯澆著洗。「撫以布」是用布慢慢擦洗。文末缺字,後人補「瘙止」,即「令瘙止而傅之」。政育按:竊以為不應補「瘙止」,「瘙止」就不用藥了,何況疥癢越抓越癢,應是「拭乾」。補入一日一夜亦非也。疥蟲不會外敷藥一日一夜即全被殺光,故此補為晝蛇。

【解讀】

治療乾瘙方:取雄黃二兩,水銀約三分之一兩,加上處女油(熬至將成凍膠般的豬油)一升。先用熱水沖洗瘙癢部位,邊沖洗,邊用布擦拭乾,再敷上藥物。



第三十九章:治㾺(共三治方)

【說明】

治㾺之原文缺一字,本章標題依原目錄補。本章僅有三方,但都說明適用症狀,如:「㾺者,癰痛而潰」,「㾺者有牡牝…」,「㾺者,癰而潰」等。為本書比較特別的一章。

「㾺」首見於《說文》,共有三解:「㾺,目病;一曰惡氣著身也,一曰蝕創。」《廣雅》:「㾺,創也」,《張家山脈書》:「在腋下為馬,在背為疽」。可見秦時癰病中已有「馬㾺」。《靈樞·癰疽》記載:「癰發於腋下…其癰堅而不潰者,為馬刀挾癭,急治之。」此「馬」非「㾺」,「㾺」在中醫外科稱為騎馬癰,生在會陰或臀、肛四周。

◆第一治方

治㾺:㾺者,癰痛而潰,㾺居右,取馬右頰骨;左,取馬左頰骨,燔,冶之,𩱏叔取汁灑㾺,以彘膏已湔(煎)者膏之,而以冶馬頰骨,末和撓傅,布裏膏一日夜更裹再膏傅,而灑以叔汁廾日,㾺已。嘗試。

【註釋】

本方中的病名原缺,均根據目錄所補。方中「癰痛而潰」一句似與《靈樞·癰疽》的解讀有些差異,其餘詞句之註解可參考上文。

【解讀】

騎馬癰的特點是易形成較大的㿉瘍。如果騎馬癰出現在身體右側,就取馬的右頰骨,左側則取馬的左頰骨,先燔燒成炭再研粉備用。接著煮豆取汁,用以清洗瘍面;並用煎過的豬油調馬頰骨粉,再將此藥膏敷於㾺上,用乾淨布包紮好。每天換一次藥,每次換藥前都要用豆汁清洗傷口。大約二十天後可以好轉。試過有效。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