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 | 誠品線上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

作者 陳雋弘
出版社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剖開黑暗宇宙,不被世界理會的厭世與哀傷,直白有力,讓黑夜裂縫滲進些許被理解的天光。「希望你讀著這些詩的時候,可以重新想起那被時間丟棄過的,某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剖開黑暗宇宙, 不被世界理會的厭世與哀傷, 直白有力,讓黑夜裂縫滲進些許被理解的天光。 「希望你讀著這些詩的時候,可以重新想起那被時間丟棄過的,某部分自己。」── 陳雋弘 【內容簡介】 「讀這些詩時,彷彿進入了永遠二十歲的身體,張開天真且憂傷的眼睛── 在孤獨追求永不可得的幸福途中,有人真心了解你。」──林達陽 藏身時光逾10年的詩人陳雋弘,穿過時間的疆界,詩作卻能流傳不輟, 屢被詩社團、FB、IG分享引用,被年輕讀者們喜愛、手寫。 詩集雖已絕版超過10年,詩作不但一直被選進各大詩選輯中,網上更不斷有讀者詢問何處可購買! 苦候多年,他終於攜著45首經典之作、21首從未曝光過的詩作,回歸詩壇。 詩人仍是那個願意剖開自己黑暗宇宙的少年, 將那些不被世界理解的哀傷,用直白卻有力的敘事風格,向這個世界咆哮著, 當詩人寫下這些詩,黑色夢境會不會跟著滲進光? 當讀者讀完這詩集,寂寞彷彿都被收進了一個口袋。 我們的寂寥被舒坦,失落被安放, 他的詩深刻寫進總是想要放棄此刻的厭世代心中。 讀完後,讓傷與憤怒都被黑夜沒收, 然後,又能鼓起勇氣,面對天光,把傷都留給黑夜與詩。 「我多麼想離開 這座擁擠的城市 在夜晚努力長出翅膀來 在每一個明天,又怕被當成妖怪 而忍痛將它折斷」 ──節錄〈祕密〉 「愛過你之後 仍然不能瞭解物理學 仍好奇於燃燒 如何由一種狀態,轉瞬之間 就化為了另一種狀態」 ──節錄〈也許我便要消失〉 【關於書封設計】 墨藍色深夜裡,不被世界理解的哀傷傾倒而出, 將那些祕密,和夜色攪拌在一起, 因此,書衣選用較手感的香草美術紙, 像是悲傷的毛邊,微微磨擦著傷口。 翻開詩頁,詩句將我們從沉鬱中打撈而起, 繞著書名的燙金,是映照思緒的流動線索, 也是黑夜裂縫裡,滲進了些許被理解的天光, 讓那些疼痛,都能慢慢地被黑夜沒收。 【本書特色】 ●陳雋弘「彼時我們有愛」詩輯二部曲: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是《彼時我們有愛》詩輯二部曲之首部曲, 用兩本詩集,書寫與連動了人生與愛的歷程: 「從黑暗到天光, 是人生的流轉,愛的迴圈, 是從傷心到直面的過程。 從冬鬱走到春光,自陰雨讀到放晴, 兩本詩集,詩人用詩帶你走過一回。」 ●詩輯二部曲出版時間: ▍沉鬱之冬──2019 10月出版《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 現時此刻,讓我們盡情傷心吧, 世界如此寂寞, 我們需要一首詩的時間,換氣,再前行。 ▍天光之春──2020 2月出版《連陽光也無法偷聽》 一開始,祕密就交給了光, 經歷過的風雨,變成灑落遍地的月光, 我們張開雙手,成為風景的一部分。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觸動推薦】 王聰威 | 小說家 任明信 | 詩人 吳芬 | 詩人 宋尚緯 | 詩人 林婉瑜 | 詩人 林達陽 | 詩人、作家 凌性傑 | 作家 徐珮芬 | 詩人 陳繁齊 | 作家 楊佳嫻 | 作家 (依姓氏筆畫排序) 雋弘的詩乍看輕盈,以為是透明或天藍色的質地,細看後察覺,輕盈的文字祕密連結起隱形的縱橫經緯,線索、情境、象徵,組構成一個更大的詮釋。這個詮釋可能通往永恆的青春,可能通往生活的辯證,或者也可能通往對存在、對愛的猶疑和肯認。如果詩是一個王國,城堡、森林、魔毯、權杖、糖果屋、幽靈、愚人、智者……,種種都埋藏了故事的起頭,情境有各種可能,欣喜雋弘又回到了詩的國。──詩人 林婉瑜 讀這些詩時,彷彿進入了永遠二十歲的身體裡,張開天真且憂傷的眼睛──期末考前的深夜操場,暑期營隊後的安靜海堤,與友人並坐,望向遠方,偶然說了一個曾經的情感祕密,或者談論起辨認星座與命運的方法。無法證明任何事,但那一刻讓你覺得非常安慰:在孤獨追求永不可得的幸福途中,原來有人真心了解你。──詩人、作家 林達陽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陳雋弘陳雋弘 陳雋弘 1979年生,高師大國文所碩士,現任高雄女中教師。 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 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打狗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 花蓮文學獎、詩路年度網路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等。 作品發表於各報紙副刊與雜誌,並被收入許多詩選中。 曾出版限量詩集《面對》、《等待沒收》。 Blog 貧血的地中海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自序──詩與沉默 ▍輯一 彼時我們有愛 祕密 失去 這世界其實很不公平 這個世界容不下美好如你的人 失眠 夢境 遠方 你出發的時候 你的沉默如此燦爛 掉落但是沒有重心 貓 信仰 異教徒 再沒人願意相信 彼時我們有愛 共鳴 搏杯 冰塊 編號第四‧白色房子 夢境稀薄,霧霾厚重 ▍輯二 那可是天使 有雨 討海1 討海2 問題 無法燃燒的夏天 盆地 埋葬 一起盪鞦韆 你已經消失 我聽見雨水滴落的聲音 你曾經說了一個祕密 海螺 餘燼 濕地 聲色場所 流動的祕密 你離去時的眼睛 與妳說物理 那可是天使 ▍輯三 如果沒有一顆心 節節敗退 請求安靜 日常1 日常2 不再是一切 不愛了 如果沒有一顆心 今晚的天空多麼純情 我們 某人 美德 風的墓誌 提醒我 這一天 那麼愛他 寂滅的火焰 蝙蝠 從前的人 謀殺1──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謀殺2 ▍輯四 沒有防範的天空 巫婆 隱藏在夜晚的深處 也許我便要消失 整齊、細碎,一如縫線 機場 沒有防範的天空 給你的,最後一首情

商品規格

書名 /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
作者 / 陳雋弘
簡介 /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剖開黑暗宇宙,不被世界理會的厭世與哀傷,直白有力,讓黑夜裂縫滲進些許被理解的天光。「希望你讀著這些詩的時候,可以重新想起那被時間丟棄過的,某
出版社 /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6582400
ISBN10 / 9576582407
EAN / 9789576582400
誠品26碼 / 2681807542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2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內文 : ◎〈祕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無法和你說話了
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
我終於無法變成鳥
與你遠走高飛

我走路的時候
還是習慣低著頭
累了,也會停在電線桿上休息
你是不抽菸的,但我卻經常
在指間冉冉上昇的煙霧裡
看見你

那時我們會偶爾交談幾句
然而大部分的時間
都在望著同一片天空
你最喜歡的事情
我沒有忘記

我多麼想離開
這座擁擠的城市
在夜晚努力長出翅膀來
在每一個明天,又怕被當成妖怪
而忍痛將它折斷

今天,無意中又遇見了
多年以前的自己
但你已經飛得更高更遠了
即使此刻
心的田裡結滿了金色的稻穗
也沒有一隻麻雀前來啄取



◎〈如果沒有一顆心〉

習慣了沉默
像影子習慣於跟隨
想化為一陣流水
即使沒有一片花瓣願意為我
奮勇墜落

總有人必須
到遠方去,像季節交替
然而這已是不一樣的春天
沒有誰記得曾經
作過的夢
他們在自己欺騙自己

唱歌吧,跳舞啊
把酒一傾而盡
把空掉的瓶子高舉
如果沒有一顆心,此刻
我是快樂

沒有誰必須為誰道歉
「活著」這件事情
本身就是一句髒話

是誰坐在雲端
又露出閃電的牙齒
給了我們雨水
其實是要徵討我們的眼淚

習慣了黑夜
像嘴唇習慣了流血
想化為一陣輕煙
但你必需先將自己點燃
讓自己接近
某種臨界點



◎〈這一天〉

這一天陽光熾烈
你選擇了出發
到一個很遠的地方
沿著帽緣,我把世界
壓得很低

許多人都野餐去了
那樣美好的
這一天,打開來
有豐盛的點心
精緻的飲料
我找不到
一塊可以坐下來的空地

我的心情懸得很高
在空中
沒有一朵雲願意停留
很久以後
我被曬黑

彷彿小說
的最後一頁
突然被打濕
我很想哭泣
將自己打濕

這一天陽光熾烈
風景清楚乾脆
失去了所有曖昧的情節



◎〈謀殺1〉

抱著一具骷髏睡覺
我的愛人從不發誓
他根本拒絕肉體的虛胖

他說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
我也不是那麼喜歡胡思亂想的人
夜晚躺下之後再也坐不起來
明天折成紙鶴懸掛著
想念成一只修長的玻璃瓶子

決定謀殺你這件事
始終沒讓你知道
還有,

很抱歉
我如此愛你。



◎〈也許我便要消失〉

下一秒,也許
我便會成為無主的微塵
你會看見我
在那束光裡
擁有過短暫的一生

我曾經是時間
走了很遠
我曾經是樹,曾經是雨
也曾經是個沉默的盒子

愛過你之後
仍然不能瞭解物理學
仍好奇於燃燒
如何由一種狀態,轉瞬之間
就化為了另一種狀態



◎〈這世界其實很不公平〉

沒有人問過一朵雲
是不是願意永遠這麼乾淨

沒有人問過雪花
一笑就碎是怎樣的心情

沒有人問過一片霧
關於那個男子上鎖的祕密

沒有人問過煙灰
愛上口紅,卻只是靜靜陪著她哭泣

沒有人問過懸崖,懸崖後方的瀑布
有沒有見過你

沒有人問過一場雨
認不認識字?懂不懂翻譯?

沒有人問過流星
為什麼把自己放棄了,還要摘下我們的眼睛

試閱文字

自序 : 詩與沉默

二○○四年我出版了第一本詩集《面對》(松濤文社),那時我正在念研究所,在創作上得了一些獎,但對未來感到一片茫然,心理上正經歷著從各方面來說可能都是最狂飆的時期。幸好結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聊天寫詩,有些更成為了生活中親密的朋友,也非常感謝他們,竭盡心力幫我出了第一本詩集。

後來我進入了教職,創作力明顯降低,對一切都感到無話可說。二○○八年將一些斷斷續續寫成的作品,以及更早之前的東西,意興闌珊地集結成第二本詩集《等待沒收》(松濤文社),之後就打算停筆了,離開恣意的青春與徒勞的想像,當一個平凡的普通人。

這些年來我讓自己變得透明,不再有人認識,不再有人談論,整個世代已更換過一張又一張模模糊糊的臉、一個又一個閃閃滅滅的名字。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只有時間彷彿永遠年經,從不理會這些,它會重新愛上一些人、然後遺忘掉一些人,終究說來,在時間女神的面前,我們都是卑微的。

感到無話可說的這些年,我每天做最多的事就是說話。如果研究所階段是心理上的狂飆時期,那麼長大後的現實生活便是群魔亂舞,經常在道理之外還有另一番道理,解釋之外有些也不可解釋。最後我發現生活終究不該只有一種面向,在天文學與占星術之間,最好要保持某種張力。我重新想起了詩。如果人事周旋無可避免必須一說再說終至功敗垂成,那麼無話可說的狀態反而變得非常可貴,那是我們從影子回到真實的時刻。

如果要做一個選擇,老實說,我喜歡哲學更甚於詩。雖然一開始我就知道了,然而到了這幾年我才願意真正接受——哲學解決不了生命中的困境。此刻我想起了兩個人,剛好一個是詩人、另一個是哲學家。詩人楊澤說:「瑪麗安,你知道嗎?我已不想站在對的一邊/我祇想站在愛的一邊……」;哲學家維根斯坦說:「凡能夠說的,就應該說清楚;凡不能談論的,就應該保持沉默」。或許我們都太堅持了,一心一意要將是非對錯爭辯得清清楚楚;卻忘記了,我們還可以在沉默裡愛著,在沉默裡寫詩。

是這樣的轉變加上一些機緣,使我重新出版了詩集,可以的話,也許要向我的繆思認錯。這些年我把心的一半掩藏起來,靈魂淒然黯淡,假裝不以為意,其實騙不了自己。現代有那麼多人患有躁鬱症,我想如果不是在想像中寫了太多的詩,就是在現實中吵了太多的架,走的都是一條孤獨而閉鎖的路。無論是跟自己還是對他人,那句永恆的教導也來自沉默:「不是你、也不是我,上帝之國在你我之間」,也許在任何徹底相反的事物之間,我們都應該更靠近彼此一點點,也許我該重新用左手教書,繼續用右手寫詩?

如果當時《面對》的風格是「天真的」,那麼《等待沒收》則可稱之為「感傷的」。藉由這次機會,我把《面對》與《等待沒收》裡的詩全部打散了,另外又增加了約三分之一之前沒有收錄過的作品,預計也分成兩冊出版,只是這次出版順序被顛倒了過來,宛如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將從成熟走向年少。

另外考量到從收錄的作品到整體的分輯,都已是全新面貌,因此也不適合再冠以舊名。「感傷的」詩作現在被重新定名為《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而「天真的」詩作將於明年春天與大家見面,這本更年輕的詩集將被定名為《連陽光也無法偷聽》,屬於甜美的花季。

《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來自「下一本」《連陽光也無法偷聽》詩集裡的一首作品,揀來作為這本詩集的名稱,剛好符合〈流動的祕密〉裡說的「傷害裡原來有著溫柔」,這兩本詩集有許多對照互見之處,期待細心的讀者能夠一一發現。此刻想說明的唯有,「放棄」這樣的字眼出現在這本「感傷的」詩集中當然是很恰當的;然而它真正的意涵,則要等待「天真的」詩集來做出解釋。

我認真地花了一些時間,將全部的詩重新思考了一次,有些更換了題目、有些調整了字句、有些甚至修改了整個段落,如果與之前的作品略有參差,這兩本詩集應是定稿了。從二○○八到二○一九,整整十年時間過去,無論你是舊人或者新知,希望你們讀著這些詩的時候,都可以重新想起那被時間丟棄過的,某部分自己。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讀者吶喊最想擁有的詩集!
睽違10多年,傳奇詩人陳雋弘終於回歸!
45首經典+21首從未曝光詩作,一次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