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印尼: 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 | 誠品線上

看見印尼: 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

作者 李東明
出版社 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看見印尼: 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相對於災難、印傭、排華、交通紊亂等刻板印象,本書中的印尼既豐富多元又繽紛,是個充滿活力、樂天的微笑國度。萬萬沒想到,身上流著一點台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相對於災難、印傭、排華、交通紊亂等刻板印象,本書中的印尼既豐富多元又繽紛,是個充滿活力、樂天的微笑國度。萬萬沒想到,身上流著一點台灣原住民血液的我,在二○○九年開始的五年半印尼駐外生活中,台灣原住民的純樸、笑口常開、喜愛分享與群體感很重的性格,竟會在印尼許多原住民族朋友的身上找到了共鳴點、發酵,讓我可以享受如魚得水、悠遊自得的感覺。作者因公派駐印尼五年半,親身接觸、探訪這個被極度刻板印象化的國度,除了體會台灣與印尼之間所存在的歷史情結之外,也憑著微笑換來了串串美好的記憶。返台後,他將對印尼的觀察與回憶書寫成冊,希望透過這些記錄,讓多一點的台灣人認識這個多元化國家,增進彼此間的瞭解,也拓展國人的視野,開闊台灣的國際空間。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李東明台東人,有四分之一台灣原住民血統。自幼喜與大自然為伍,跳入太平洋游泳潛水、在大武溪河口捕撈溯溪而上的透明日本禿頭鯊幼苗;甚至跟隨專業捕蝶人穿梭大武的山林溪畔,追捕蝴蝶貼補家用。青春期曾受到天主教瑞士白冷會傳教士們的照料,因感念而走上西班牙Camino de Santiago朝聖之路。派駐印尼是公職生涯中的最後一站,曾跟隨專家進入Baduy族人的祖居地,搭上印尼傳統風帆船Pinisi跳島巡遊印尼的海角與天涯,願與有緣人分享他所看見的印尼…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也是感言的序言再會囉!印度尼西亞台灣、中國與印尼間的恩怨情仇印尼概覽地震與火山串起散落的歷史記憶國會與總統大選眾神林立的印尼齋戒月與開齋節期待溫馨的印華故事情歸何處話鳴崗山口洋(Singkawang)走馬雅加達老城區雅加達城中區與南區雅加達的公共交通印尼盛世:滿者伯夷(Majapahit)英雄之城:泗水(Surabaya)萬隆(Bandung)中爪哇文化巡禮棉蘭(Medan)多巴湖與巴達人巴東菜與巴東(Padang)巨港與室利佛逝(Srivijaya)錫礦島:勿里洞(Belitung)峇里島(Bali)跳島巡遊小巽他群島科摩多(Komodo)順巴島(Sumba)弗羅里斯島(Flores)梭羅耳群島【附錄】尋找印尼蝶影 李東明的故事

商品規格

書名 / 看見印尼: 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
作者 / 李東明
簡介 / 看見印尼: 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相對於災難、印傭、排華、交通紊亂等刻板印象,本書中的印尼既豐富多元又繽紛,是個充滿活力、樂天的微笑國度。萬萬沒想到,身上流著一點台
出版社 / 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942277
ISBN10 / 9862942274
EAN / 9789862942277
誠品26碼 / 2681743061008
裝訂 / 平裝
頁數 / 47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X1CM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1. 從台灣人的角度,多面相介紹印尼這個東南亞的萬島之國。
2. 特別著重台灣、中國與印尼之間的關係消長,以及華人在印尼的處境變遷,可為增進台印關係的歷史借鏡。
3. 擁有台灣原住民血統的作者,特別深入印尼各大離島,追尋當地的人文與風情,傳達出不同於一般的文化深度。

試閱文字

自序 : 也是感言的序言

還記得,家父完全失智前曾對我說:你阿婆高順妹當年從屏東滿州嫁入屏東內埔客家村時,家族裡有不少親友喜歡直呼她「番婆」,而不以真名「順妹」稱呼。

番婆這個略帶輕蔑的稱呼,讓他老人家一輩子很少提起我祖母是台灣原住民的身份。此後,每次開車載爸媽來回台北淡水與台東大武老家時,總會多繞點路經過滿州,試圖喚回老爸兒時的一點記憶,直到他完全失去記憶與表達能力,找不到回家的路。

因此我只知道阿嬤是原住民,但無法確認是屬滿州的排灣族,還是阿美族,因為老爸的回憶裡,曾經描述母親帶著他到太平洋濱的港口一帶,探訪可能是阿美族舅舅的故事。

信不信?有不少印尼華人或印尼台僑偶而還會脫口而出,稱印尼原住民為「番仔」呢!或許這就是漢人文化的共通特色,即使移民踩上了印尼或台灣原住民的土地,依然對自己不熟悉的外人或非我族類者以番人視之,自視甚高,並將一連串的貶抑型塑成對族群的刻板印象,代代相傳。

隨著時光流轉,原初的刻板印象可能已逐漸褪色,但習慣性用語都還會隨時蹦出,家母就是一個例子,身為客家人,從小就與台東阿美族人一起長大,但到現在都還是如此,雖然她口中吐出的「番仔」已不見任何惡意。

印尼確實常常發生天災與人禍,交通問題也層出不窮,更有不少貧困髒亂的角落,政治操弄、社會失序與宗教衝突時有所聞,貧富差距也很大,但凡此種種發展中國家的普遍現象,竟不經意間將之塑造成負面形象,損人又不利己,不是嗎?

眾所皆知,漢人普遍勤儉持家,但有必要認為悠遊自在的原住民就「生性懶惰」、「今朝有酒今朝醉」嗎?印尼是火山林立的國家,火山帶來災難,也為印尼帶來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印尼人與火山相處早已自成一種特殊的關係,人民也自有安身立命之道,有需要將印尼描述成危險國度嗎?把印尼的交通紊亂與法規不張,延伸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非常不安全,是不是也好像過頭了些?排華暴動是果,除了政治操弄因素外,華人過往在印尼土地上的所作所為,是不是擷取多於奉獻與回饋?鄙視多於彼此尊重?我真的沒有答案。但我相信,如果多一點台灣人能以多元化國家的心態看待印尼,而不只是一個被簡化為輸出印勞移工與外配的落後國家,對增進台灣與印尼之間的彼此認識與瞭解,應該會有機會形成更寬廣的空間。

萬萬沒想到,身上流著一點台灣原住民血液的我,在2009年開始的5年半印尼駐外生活中,台灣原住民的純樸、笑口常開、喜愛分享與群體感很重等性格,竟會在印尼許多原住民族朋友的身上找到了共鳴點、發酵,讓我可以享受如魚得水、悠遊自得的感覺。

原住民本性中那份山裡去水裡來的自在,也讓我到印尼後少有所謂的適應不良等問題,抵印後第一個週末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內人,搭乘公車到雅加達老城區運河邊的貧民社區裡趴趴走,碰到的幾乎全是印尼人的微笑臉龐,無論是大人或小孩。一個多月後就開始利用開齋節長假期,搭乘各式公共交通工具探訪偏鄉村落,完全擺脫一般台灣人、華僑或台僑對印尼的刻板印象。

樂在工作並探索印尼兩年多後,2012年我在無奈與徬徨中掙扎渡過,總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心靈安頓下來。

首先面對的是已經服務30多年的行政院新聞局,5月20日四分五裂消失了,新聞局駐外單位人員自動直接併入外交部駐外體系,但由於機關文化的差異性,以及部分同仁的處事作為,第一次讓我退意萌生。

加上8月底原本安居老家台東大武的雙親,遭受天秤怪颱的肆虐,所幸在小妹惠菁、女兒曉珏與姪女雯璘的費心安排下,抓緊颱風轉頭回撲前夕,漏夜將受驚生病的雙親,接上台北住院治療。

出院後,雙親先在大妹惠美家中小住一段時間,再經內人月梅與弟妹們的悉心照應與安排下,10月2日如願入住有點像大武老家、依山傍海的三芝雙連安養中心,我的忐忑不安與懸念稍得釋懷。但身為人子及家中老大,無法適時返國張羅雙親遷居事宜,甚感不安,退休念頭不時湧現腦海!

忙完國慶特刊等一系列文宣工作後,10月底,台灣天下雜誌董事長發行人殷允芃,領著副總編輯吳琬瑜、資深記者王曉玟與林昭儀,以及資深攝影記者鍾士為與林有成,一行6人專程到雅加達採訪製作印尼封面故事,並於11月14日刊出。在協助安排採訪的過程中,深感印尼確實還擁有好多動人的故事,有待台灣人與媒體進一步挖掘,以增進台灣與印尼間的相互瞭解。

根據我個人幾年的觀察,台灣與印尼兩國間,確實缺乏彼此瞭解,有些可能囿於政治因素與過往累積的成見,但大部分則屬無心。因此,如果我無法利用這次派駐印尼的後半段機會,多加探索瞭解,那才真是應驗了俗語所謂的「入寶山空手而返」呢!

在印尼雅加達推展新聞連繫與國際文宣業務工作,自認問心無愧,也已經為未來台灣與印尼之間新聞文化的合作與交流,奠下了良好的互信基石。完成階段性任務後,如果我選擇退休,應已無憾。

在這段退與留的思考過程中,撥空於12月底休年假回台灣陪雙親,但去或留的決定始終難下。

或許是因緣際會,休假期間得空到台北關帝廟行天宮附近與親人聚會,也順道走入宮門,在執事人員的開導下,第一次正式向關帝爺求籤請示。首先求得的是「大吉」籤條,但找不到解惑答案;再求,雖得「下下」籤,但關帝爺開示:不宜選擇此刻退休,宜謹慎保安康。

2012年12月31日跨年前夕返回雅加達後,利用元旦假期,獨自回首那些徬徨日子,決定先透過閱讀與書寫,將自己的心再度安頓下來。

利用2013年元旦假日,再讀天下雜誌的採訪花絮〈最讓人難忘的「謝謝」(Terima Kasih)〉小短文,透過這句簡單的Terima kasih,我隔著千山萬水,聊表對台灣親朋好友們的感謝之意。真的,若沒有弟妹東寧、惠美與惠菁,還有家璿與曉珏,以及小姨媽們不時抽空探望雙親,當時的我可能真的很難在印尼繼續撐下去。

天下雜誌資深記者林昭儀在花絮中如是寫道:
「Terima Kasih!」這是我學過的語言中,音節最長,卻也是最令我難忘的「謝謝」!
抵達雅加達,趕忙跟來接機的駐印尼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新聞組組長李東明惡補簡單的印尼語。

組長啊,「你好」怎麼講?「Apa Kabar」皮膚黝黑的李組長說。
謝謝呢?「Terima Kasih!字面的意思是,我收到你的關愛或禮物,也請收下我的感激。」
語音剛落,發覺自己的嘴角竟然不自覺上揚。是輕柔而語調上揚的印尼語,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還是語言的韻律與節奏,觸動了嘴角的微笑?
「在這裡,微笑會打開很多的機會。」李組長熱心地教我們說「無論遇到什麼狀況,先給對方一個溫暖的微笑,什麼事都好商量。」
微笑果然為我們打開很多友誼之窗……。

印尼確實是個微笑的國度,多元而精彩。但2012年底的我,只能難捨的選擇身留雅加達,繼續踏足印尼,但把心留在台灣、雙連的雙親,還有第二故鄉淡水。

2015年元月底提前請調回國,走進非常陌生的外交部辦公室報到後,雖已能挪出多一點時間陪雙親與家人,但那份不如歸去的感覺仍時時縈迴心頭,揮之不去。在雙親與家人的全力支持下,我決定退休。

7月2日退休前夕,有機會收到玉山社魏淑貞總編輯捎來簡訊表示「台灣人對鄰近國家瞭解太少,如果你能以一位在印尼工作、生活多年的台灣人角度來談印尼這個國家,一定很棒!如何?」

心想可以趁此良機,回顧過往幾年的印尼印象,又可以為自己的退休生活增添幾許色彩,何樂不為呢?於是,另一段印尼探索旅程就此啟動,並在回首檢視五年半的印尼生命旅程中,我驀然發現自己對印尼的瞭解竟然還如此淺薄,既熟悉又陌生。

哈哈!本書文章就是我與內人駐留印尼期間,先後憑著微笑,換來的串串美好記憶,以及我退休後,透過禿筆留下的一點探索記錄痕跡,願與大家分享。

憑著過往經歷、記憶與感受書寫,難免因為時過境遷而失去時效,記憶力的逐漸褪色與疏漏之處,尚祈多予包容。期待還有機會再訪印尼,重新找回那份新鮮感。

試閱文字

內文 : 國會與總統大選

處於民主過渡期的印尼政治與民心走向,極其吊詭。有人放眼追求未來,但也有些人想走回頭路。

2017年印尼大事紀中炒得最沸沸揚揚的,就屬雅加達特區省長的選舉,身為華裔基督徒的鍾萬學(Basuki Ahok Cahaya Purnama,客家話小名「阿學」),因觸及印尼宗教、族群與意識形態等極其敏感的議題而引發政治風暴,雖然最後阿學以褻瀆「可蘭經」被判監禁,但餘波始終盪漾。

鍾萬學與現任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曾在2012年搭檔競選雅加達特區省長與副省長成功,2014年佐科威選上總統後,鍾萬學順勢接下首都省長的職位,兩人形成互信的政治夥伴關係。之後鍾萬學在2017年的首輪省長選舉中領先,但未過半,並在印尼史上最骯髒分裂的第二輪選舉紛擾下,大幅落敗給2014年總統大選中佐科威的死對頭波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所推薦的前教育部長阿尼斯‧巴斯威丹(Anies Basweden),此一處境讓政治觀察家開始談論並預測2019年印尼總統大選的可能發展,會不會戲碼重演,再度由佐科威與波拉博沃對決?

話說2014年的印尼總統暨副總統大選之所以精彩,首在兩組人馬選前實力旗鼓相當,競選花招盡出;其次是選後快速計票結果不一,各自宣佈自己勝選,沒有一方願意承認敗選。最後,擂台上失利的一方,乾脆宣佈不玩了,直接走下擂台,只留獲勝者身影,在沒有勝利歡呼的政治氛圍中,默默承擔印尼人民對未來5年的期望。

選舉過程中除了出現歹戲拖棚情況,失利者還將敗選結果,歸罪於普選會瀆職與對手作弊,並告上憲法法院,同時為了展現實力並制衡新任總統佐科威施政,更不惜動員國會議員,試圖修改國會議長選舉法與地方政府首長直選法,想透過控制民意機構與地方首長的方式包圍中央政府,讓新政府一上任就成為跛腳鴨,為印尼有史以來最精彩的一次選舉,蒙上一層層火山灰,光彩盡失。

透過媒體傳播,大選每個階段的局勢看起來總似滿城風雨,人心惶惶,傳言滿天飛,但事實上,整個印尼社會與人民生活依然如常運轉,齋戒者始終信守著自己對阿拉的承諾,競選中興起的多少風波與驚濤駭浪,也都在一股股社會冷暖氛圍的交替激盪下,緩緩恢復了平靜。

處於民主過渡期的印尼政治與民心走向,極其吊詭。有人放眼追求未來,希望沒有政治包袱的佐科威能引領新政理想,但也有些人想走回頭路,支持波拉博沃帶領他們一起重溫威權時期的舊夢。

5年一度的印尼大選,從國會議員投票的選黨與選人,到總統大選的選人不選黨;從政治家如何虛心接受低調的勝利,到政客不願承認失敗;從失利者退而求其次操弄國會,到當選者直接訴諸民意,一系列環環相扣,如同欣賞一齣隨著時局更改劇本的連續劇,充滿不確定性,誠然值得回首檢視並以此管窺未來。

2014年選舉結果的峰迴路轉,始於勝選者佐科威放下身段,為敗選者波拉博沃慶生,並握手言和,為2014年總統大選共同譜下嶄新的篇章。

大選時程與流程

2014年4月9日舉行的印尼國會議員選舉,根據各政黨得票比例,配置國會議員席位,再由各政黨依配獲席位,以該黨國會議員候選人得票數高低順序,安置該黨國會議員席位。因為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得票數與國會席次達到憲法的規定門檻,都必須與其他政黨合縱連橫組成政黨聯盟,再由政黨聯盟共推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第一組聯盟推出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主席波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與國民使命黨(PAN)主席哈塔(Hatta Radjasa)搭檔競選正、副總統;第二組則由鬥爭民主黨(PDIP)佐科威(Joko Widodo)與從業黨前主席尤淑夫‧卡拉(Yusuf Kalla)搭檔競選正、副總統。

3個月後的7月9日,總統暨副總統選舉,當天午後各投票所開票後,經過10幾家民調機構快速計票結果,雖已可見端倪,但官方的正式計票結果,得等到7月22日才公佈。根據普選委員會(KPU)公佈的計票結果,佐科威—卡拉組合獲得總合格選票的53.15%,計7099萬7833張選票,而波拉博沃—哈塔組合獲46.85%的支持率,計6257萬6444張選票,佐科威—卡拉組合計贏得842萬多張選票勝選。

由於波拉博沃—哈塔組合不承認敗選,並於72小時內向憲法法院提出司法訴訟,宣稱2014年總統大選結果不合法,對手所得票數是透過非法手段取得,且普選委員會有濫權之虞。憲法法院受理訴訟後,由9名大法官從8月6日起開庭聆訊,綜合控方(波—哈組合)、被控方(普選會)與涉案方(佐—卡組合)三方證人、供證、各方所提大量證據及辯護律師證詞,經過馬拉松式審理,從8月21日午後開始,以每6個小時輪流宣讀長達4千3百90頁裁決報告的方式,逐一駁回波—哈組合所有指控,直到晚上8時裁定控方波—哈組合指控2014年總統大選發生大規模、結構性與系統性舞弊訴訟案,因無充分證據支持而敗訴,並認定普選會宣佈的佐—卡組合勝選有效。大選結果終告塵埃落定。

候任總統、副總統佐科威與卡拉終於可以正式邁開步伐,開始籌組新政府,並積極面對新、舊政府交接等傳承事宜。

新任總統佐科威暨副總統卡拉於2014年10月20日在人民協商會議(MPR)的見證下宣誓就職。

選舉國會議員以政黨為本

印尼政黨依其黨綱概分成兩大類,其一為以民族意識形態為黨綱的政黨,包括俗稱牛頭黨的鬥爭民主黨(PDIP)、俗稱榕樹黨的從業黨(Golkar)、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民主黨(PD)、民族民主黨(Nasdem)、民心黨(Hanura)等。其二為以伊斯蘭教義為黨綱的政黨,包括國民使命黨(PAN)、民主復興黨(PKB)、公正福利黨(PKS)、建設團結黨(PPP)與星月黨(PBB)等。

以政黨政治為根本的印尼國會選舉過程中,選民得選政黨,同時也選國會議員候選人。作業方式首先根據各選區省份人口總數佔印尼總人口數的比例,從國會總共560席的國會議員名額中,按比例配置各選區國會議員席位。

2014年的國會議員選舉中,以西加里曼丹省為例,該省人口總數僅佔印尼總人口數比例的1.85%,因此在560個國會席次中,按相對比例原則,僅配獲10個國會議員席次。

依據該省合格選民選黨又選人的投票結果,先分別統計各政黨得票數與候選人得票數,但以各政黨得票數佔總投票數的比例分配國會議員席位。例如,該省前山口洋市長黃少凡(Hasan Karman),2014年以大印尼行動黨的身份出征,得票數雖屈居該黨第2,但高達3萬7千659票,只因該黨得票比例佔總投票數的9.53%,僅獲配1席國會議員名額,所以他只能黯然宣告高票落選。

反觀,代表民族復興黨的張育浩(Daniel Johan),雖僅獲得2萬8千6百零8張選票,但排名該黨首位,並在該黨亦僅配獲1席國會席位的情況下,順利當選。

所以,在這種以政黨為取向的選舉運作方式中,各省選區最終選出的國會議員,通常只代表黨意,不見得能代表各選區的真實民意,也往往讓黨意凌駕於民意之上,頗受詬病與質疑。

政黨合縱連橫的迷思

根據印尼憲法規定,國會議員選舉中能獲得全國總投票數的25%,或能在國會5百60個總席位中拿下20%席位(1百12席)的政黨,才有資格單獨推出該政黨的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否則只能與其他政黨聯盟,讓該政黨聯盟在國會的席次超過20%,才有資格聯合提出其總統暨副總統候選人。

2014年的國會議員選舉結果,在1億3千多萬合法選票與國會560個總席位中,沒有任何一個政黨的得票數與國會席位達到憲法規定的門檻,因此都必須與其他政黨聯盟。

政黨聯盟結果:第1組由獲得1千4百76萬張選票(11.81%,73席國會議員)的大印尼行動黨(Gerindra)主席波拉博沃與獲得948萬選票(7.59%,49席國會議員)的國民使命黨(PAN)主席哈塔聯盟,搭檔競選正、副總統。支持該聯盟的政黨尚包括公正福利黨(PKS,40席國會議員)、建設團結黨(PPP,39席國會議員)與未獲國會議席的星月黨(PBB)。雖然從業黨(Golkar)在國會選舉中獲得1千843萬張選票(14.75%,91席國會議員),但該黨主席阿布里薩‧ 巴克利(Aburizal Bakrie)不孚眾望,難獲其他政黨支持,只好在總統大選前選邊投靠第1組聯盟。另獲得1千272萬張選票(10.19%,61席國會議員)的民主黨(PD 或Demokrat),剛開始在總主席兼最高理事會主席蘇希洛(Susilo Bambang Yudoyono)總統的決定下,表示該黨不參與2014的總統與副總統競逐,也不參與結盟,但卻在選前宣佈投靠第1組聯盟,期待有機會於選後分得一杯羹。

第2組聯盟由獲得2千368萬張選票(18.95%,109席國會議員)的鬥爭民主黨總主席梅嘉娃蒂(Megawati Soekarnoputri)主導,提名該黨佐科威與從業黨前主席尤淑夫‧ 卡拉搭檔競選正、副總統。支持該聯盟的政黨包括民主復興黨(PKB,47席國會議員)、民族民主黨(Nasdem,35席國會議員)及民心黨(Hanura,16席國會議員),期待透過政黨與施政理念的結合,為印尼政黨政治開創新局,為人民謀福利。

以伊斯蘭教為黨綱的政黨, 在2014年的國會選舉中表現出色, 總共囊獲175席位,約佔總國會席次的32%,包括國民使命黨(PAN)49席、民主復興黨(PKB)47席、公正福利黨(PKS)40席、建設團結黨(PPP)39席,再加上這回得票未超過3.5%,號稱60年代初被解散的第一大伊斯蘭政黨—瑪斯友美黨繼承者的星月黨(PBB),如能整合籌組政黨聯盟,應有機會推出自己的總統人選,至少能在總統大選中形成一股決定性力量。但因整合不成,民主復興黨決定向佐科威靠攏,伊教團體本身又推不出適任的總統人選,最後不了了之。

選舉結果證明,僅佔國會總席位37%(207席)的佐科威與尤淑夫‧卡拉4黨聯盟,在2014年的總統暨副總統大選中,憑著對理念的堅持與凝聚,真的贏了坐擁國會總席位63%(353席)的波拉博沃—哈塔7黨聯盟。也說明了空有政黨聯盟的支持,似已無法充分反應人民的支持意願與程度。

過往印尼政壇的合縱連橫傳統與迷思,在2014年的總統暨副總統大選中遭到嚴峻的挑戰,多數人民選擇了他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而不是擅長權謀的政客型人物,也期待這位理想型領導者能帶領印尼走向更理想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