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女王陛下與世界線上的災難 (全) | 誠品線上

こちら、幸福安心委員会です。女王様と世界線上カラミティ

作者 うたたP/ 原作; 鳥居羊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女王陛下與世界線上的災難 (全):本書特色:第一集甫出版後便狂銷千餘冊,一個月內緊急再版,如今已有六刷佳績,堪稱VOCALOID系列小說最強傑作!原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第一集甫出版後便狂銷千餘冊,一個月內緊急再版,如今已有六刷佳績,堪稱VOCALOID系列小說最強傑作!原曲「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為2012年6月發表的初音未來原創曲。是一首很難與寧靜的前奏聯想在一起的電子搖滾轉調,加上黑暗的歌詞,擁有傲人的『驚奇中毒性』,目前已是超過180萬人次點閱的名曲,另有翻唱等等許多的衍生作品,一時蔚為風潮。8月時發表續作『我找到了永遠幸福的方法』。這個『幸福系列』,收錄在EXIT TUMES發售的うたたP老師精選輯「大家要幸福喔~!」當中。內容簡介:為了100%的幸福而懷抱絕對性99.9%的矛盾,得以幸福安心的水畔公園市國。身為幸福安心委員會實習生的初音、漣、凜三人,於追查充滿謎團的「被害人消失的交通意外」事件時,遇見與漣外表相仿的少年「煉」。在因一年一度的「復活節」而歡欣鼓舞的水畔公園市國裡,錯綜複雜事件的驚人真相將被揭開──!!目錄:CONTENTS 003 序幕 水畔的女王陛下忙著準備約會031 第一話 # 升記號083 第二話 降記號 搜索活動‧重點151 第三話 X(重升記號) 復活節的交叉連接255 終幕 幾件改變與沒改變的事266 後記主要登場人物:翠川初音(MIDORIKAWA HATSUNE)中央區第一中學2年級學生,原本是「溫蒂妮資訊體」,因此與賽倫女王有著特殊的連結。和漣的感情逐漸有進展,每天都心跳不已。(角色形象藍本.初音未來)黃波 漣(KINAMI LEN)幸福安心委員會實習生,解小隊成員。雖然跟初音做了戀愛省公認的「搭檔登錄」,但因為是個像貓一樣我行我素的人,所以常讓人搞不清他在想什麼。(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連)黃波 凜(KINAMI RIN)初音的好朋友,漣的堂姐妹,父親是屬於管理階級的防衛軍.情報室的部長。比誰都重視朋友,以致於她的「心願」不小心被埋下了炸彈。(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鈴)賏上煉(EIGAMI LEN)外表與漣十分相似的少年,曾與凜數次密會。雖然持有行動終端機歌德,但不知為何也跟不幸分子有所聯絡,是「水畔公園市國」的祕密關鍵。(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連)庫雷伯恩忠誠服侍賽倫女王的小丑,也是侍衛長與死刑執行官。真實身分不明、個性難以捉摸,與青村解有著特別的關係。(角色形象藍本.KAITO)賽倫管理水畔公園市國的絕對女王,最近開始體會到被稱為「戀愛」的感情,與初音連結,藉以追蹤‧監控她在意不已的漣。(角色形象藍本.初音未來)內文摘錄:我幾乎只晚小凜一步就追上她了。也有可能搞不好是小凜慢慢走,就像在開心約會一樣這邊摸摸那邊摸摸的緣故。沒多久,我便在一開始推測的「Fairy‧Temple‧Cute」店裡找到小凜;看起來像是她連著衣架拿了幾件衣服,讓某個人幫他拿,然後自己也拿著一套在胸前比畫,評估是不是適合自己。「吶,怎麼樣?是這個好,還是剛剛那件比較好?」「哪件都好,差不多。」回應的聲音相當不帶感情,就剛剛聽到一點的感覺,氣氛還滿冰冷的,好像還蘊含著覺得麻煩、提不起勁的樣子。「什麼啊,你看一下嘛,幫我一起想不是很好嗎?」鼓著臉頰、頭上蝴蝶結直直挺著的小凜,就是平常她的樣子,跟我或漣相處的時候一模一樣。活力滿滿、勇往直前,嘴裡在抱怨,身上的氣息倒是跟負面消極等形容詞完全相反。而且不知為何,小凜好像比平常更開心,明明在生氣,臉上卻帶著笑容。「這樣嗎?其實凜妳一開始就決定好了;妳一開始讓我看的,是方便行動的小背心跟針織外套,還有腰帶跟褲管有蕾絲的短褲。拿自己平常喜歡風格的服裝偽裝成最想要的一套,但其實妳想要的是妳現在手上拿的這個,不是嗎?」「你、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妳想買可愛風的洋裝試試看,可卻覺得很不好意思,也不確定自己適不適合;雖然裝得一副不知道該選哪個的樣子,但妳的視線打從一開始就盯著那套高腰的衣服。不是看了購物網站之後想買的嗎?」「才、才不是呢,結果煉你啊,還是跟這邊的漣不同吧?推測得相當隨便,而且完全不對。」碎碎抱怨著的小凜藏起自己半張臉;舉起那件幫助我找到她的、廣告上的洋裝,躲在衣服後面,想隱瞞起自己的表情。我想是害羞。大大的蝴蝶結搖搖晃晃,朝她想逃的地方倒去。偷聽他們對話的我心已經怦怦跳起來;我背靠在附近的柱子上,稍稍探出頭;小凜好像喊跟她同行的男生「ㄌㄧㄢˊ」。跟漣同名,連說話方式都很像;我雖然看得見小凜的臉,但卻因為那個男生跟小凜面對面,我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得見他的背影。身高、還有體型,說這個人是漣,我也無從否定。可我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有股「不是」的感覺,那不是。總覺得那不是漣,說得更正確一點,我覺得大概有一半不一樣;打個比方,如果漣是音符的「DO」,現在跟小凜說話的這個謎樣男生,就是「DO#」的感覺。「不,我猜對了。」他說:「這套衣服很適合凜,可以買,就照妳一開始的預定;不是嗎?」「……」小凜說不出話,臉整個紅了。她非常非常少露出這種表情,在直挺挺的蝴蝶結下,表情不住轉變。她是個想到什麼臉上總藏不住的人,但現在卻垂著眼睫,抬不起頭來。從我的角度看來,這樣的凜相當有女人味,很可愛。我不由得在意起那個男生會怎麼做,在意他究竟是誰,也在意他名字的祕密;還相當在意他對凜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他們是什麼樣的關係。這時候,我不由得希望起漣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但為了得到漣的認同、為了追上他逐漸前行的背影,我非得獨立採取些行動不可。他們兩人的對話還在持續當中,我躲在柱子陰影處,豎起耳朵偷聽。「有試衣間可以試穿,去吧。」「等等,煉,等一下;不,我是可以去,但你會好好等我嗎?」「如果我說我不等的話,難道妳會選擇放棄看上的衣服,就這樣回去?」「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因為──」「我知道,我是開玩笑的,不過我也希望妳了解我的苦衷。我離開都是因為有非得離開的原因,所以才會用歌德聯絡來代替不是?」「嗯,我知道;我一定會幫你的。總之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去試穿。」小凜他們稍稍移動到了別的地方,我也隨後跟上。兩側是用衣架吊著的整排襯衫、洋裝等衣物,許多可愛又精美的衣服,多到讓人目不暇給;我的個子不高,蹲著的話應該不會被他們發現。我藏在色彩繽紛的衣物後,儘可能地從縫隙當中偷偷觀察他們。「我馬上去穿穿看,等我喔~~」我覷見小凜的表情;她雙眼微瞇、笑得燦爛,消失在試衣間的簾幕後。在簾子拉上的同時,跟她在一起的男生轉過頭來。我們的視線直直交會,他望向我這邊;感覺冷冰冰的,是的,那像是在欣賞一幅畫般眺望整體的感覺,是我已經看慣了的視線,他果然跟漣很像。但還是有哪裡不一樣,跟我腦中的印象大概有一半不同。他的頭髮跟貓毛一樣細軟,自然微翹,不過有點長,勾在耳後;回過頭時搖動的小尾巴、那把紮在腦後的頭髮,也比漣的要來得長,顏色上比漣要淺一些,包括嘴唇跟眼睛的顏色都是。或許是這個緣故,雖然跟漣相似,但他給人的感覺宛如凍結的冰塊一般,氣息更冷。他緩緩踏出步子,直直地朝我走了過來,微微昂首,那視線像睥睨一切似的。真要說起來,反而跟理音學長相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視線跟最近漣看我的視線不同,我的腳僵住,在原地動彈不得。「妳應該是翠川初音?」他說:「妳是跟蹤我們過來的嗎?不,不是,妳是擔心凜所以跟來的,擔心她牽扯進某個會引起幸安委員會注意的不幸行為吧,我猜對了嗎?」「……對。」他的說話方式真的很像漣,如果不是我,而是被其他班上的同學看到的話,一定會誤會他是漣;但我看得出來,雖然沒有什麼事實根據,但我莫名地有自信。還有一個十分明顯的差別,他們的服裝完全不同,看起來是學校制服,但並不是我們就讀的中央區第一中學的校服,或許是在冷氣房裡頭無所謂,他的西式制服外套也是長袖。「這套制服……是哪所學校的?我沒看過。」「的確。但這也是中央區第一中學規定的制服,我沒有違反校規。」他平靜無波地說。可感覺好奇怪?長褲是格紋、西式制服外套領子是黑與灰雙色,領帶也是青藍色,扣子則是四方形;看得出來設計相同,不過氛圍可謂是完全相反。「先自我介紹比較好,初音從小就是這樣,我不先說話的話,連一般性的打招呼都沒辦法。」「欸……為什麼……?」不是這樣的。雖然是「我」,但不是「我本身」,而是更久遠更久遠以前,我還是六歲的幼小溫蒂妮時的事;我取回這段記憶的時間點,是在漣用巴洛克從水畔公園市國α世界移轉過來之前。「你為什麼知道?你是誰?」「我的名字是賏上煉,寫做火字旁的『煉』,不過因為發音跟初音熟知的漣相同(註2),這樣會很難區分吧?所以也可以叫我『賏』;不用擔心凜,她懂得臨機應變,要是跟漣、跟我有所接觸,大概就能像現在這樣了解情況。」註2:漣跟煉在原文中都發「LEN」的音。我說不出話,只能張大眼睛。名喚賏的男孩,在這點上也像漣,一口氣連珠炮一樣說完,我不僅完全沒有插話的空檔,最後那句話上還像是被拿來跟小凜比較似的,讓我不由得有點惱火。「不,不是的,我並沒有說初音不好的意思。妳剛剛也從各方面觀察我了吧?雖然是受到漣的影響,但變得很有幸安委員實習生的樣子;妳應該看得出我跟漣之間的差異?」賏上煉指指自己的制服扣子,而後手放在胸口的領帶上。「是的,明明制服應該是一樣的,卻有了差異,出現質變;漣跟我也一樣,雖然只有一點點,不過還是有所不同,因此被允許同時存在。這恐怕是巴洛克轉換的影響,正如扭曲的珍珠之名,令其扭曲,用音樂來形容就是只高了個半音。」「那麼,你原本是漣嗎?發生巴洛克轉換之前的漣?但你是哪裡的漣?α世界的漣已經──」是的,被自由處刑了,宣告「討厭」我,被回歸成為溫蒂妮的我槍殺了;我還記得淚水的觸感,即使自由處刑漣以後,賽倫女王賜與我幸福的遺忘,淚水還是無法停止流下。同時我因為巴洛克啟動而產生扭曲,掉到這邊的世界,漣跟小凜也一起逃脫,所以人才在這個「沒發生過槍殺事件」的世界;現在我們所在的世界,正是水畔公園市國β。「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回到了這裡來;α世界的黃波漣因為巴洛克的扭曲力量掉到β世界,像撞球一樣把我撞了出去,真要比喻,就是我從β世界飛到更那邊的γ世界。」「Gamma……世界?」「只是個代稱,我想我這麼喊它也無妨;在我被拉回這個世界前,聽那邊的賽倫女王說,無論哪一個世界,人類似乎都無法理解巴洛克所引發的『k變換』是什麼。不過也無從確認正確與否就是了。」賏上煉,也就是自稱「賏」的這個人,視線從我身上移到地板上,眼眸半閉,一副意興闌珊的樣子;或許是重點都說完了,因此他漸漸開始感覺到無聊。明明看起來狀況並不好,但他依然冷靜地觀察周圍情況,包括他自己。他必定是做到目前做得到的部分之後,就繼續考慮到下一步吧?這樣的行事態度,似乎也跟漣共通。「現在的我完全無計可施;如果沒有凜,我或許會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被流放,或是被認定為不幸分子,排除在β世界之外。」「那,難道你從夏季合宿活動當晚開始,就一直用歌德在聯絡小凜……?」「對。我其實是想跟黃波漣談的,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始料未及;雖然半不相同,但原本是同一存在,如果相信國外古老傳說,所謂分身(註3)傳承的話──」註3:德文原文為Doppelgänger,指「見到另一個自己」。賏的話剛說到一半,一個搖晃的大蝴蝶結便衝過來擋到了他眼前。是全力跑過來、氣喘吁吁的小凜,那表情半是生氣,半是鬧彆扭,手指直直戳到了賏的鼻尖上。「等一下!煉!你為什麼跑掉了?我明明說了要你在那邊等我啊!」「那、那個……小凜……?」「初音!?為什麼、怎麼會?難道妳看到了?被看到了嗎?」小凜慌慌張張地揮舞雙臂,亂成一團,蝴蝶結斜斜往後彈跳;以小凜纖細的身軀應該藏不住才是。即使如此,她還是像把賏當成祕密寶物般似地,不願讓我看見。這樣的小凜好可愛,我不由得輕笑出聲。「小凜,抱歉,我不小心聽到了。」「聽、聽到哪裡?怎麼說?說了我什麼?」「這部分倒是什麼都沒說。」賏帶著一點點疑惑,手指碰觸自己的下顎與嘴唇;就連思考時的習慣,都跟漣很像。「我只是說明了一些必要的事。初音跟著我們來正好,因為賽倫女王的另眼相看,β世界的初音處於一個相當重要的位置上。」「怎麼說?為什麼煉會這麼斷言?」「因為小丑庫雷伯恩。他是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或者應該說這次他也是幕後黑手吧。我跟凜提過,我現在是疊加的狀態,在我掉到這個世界時,即是掉到一個既『死』又『生』(註4)的地方,50%各半。舊世界那邊似乎用了利用k變換的戰略型武器,稱其為巴洛克武器。」註4:即薛丁格的貓(Erwin Schrödinger's Cat)理論。「這我是第一次聽到!為什麼不跟我說?巴洛克武器是什麼?」小凜像是要環抱住對方似地緊緊勾住賏的手臂,急急討要解答。賏皺著眉,而後抬起原本半垂的眼,重新看向我。「翠川初音,我希望妳能出手幫忙;如果眼下這個情況可稱之為事件的話,或許可以理解成我本身被當成『炸彈』加以安裝,是我這種類的巴洛克武器事件。雖然不知道執行的犯人是在α世界還是γ世界,但他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又或者這搞不好是世界對世界的大規模大範圍不幸炸彈恐怖攻擊也說不定。」賏所說的事情太瘋狂,我只能呆呆地凝視著他。活力滿滿靠著賏的小凜,也維持著確實抓住賏手臂的態勢,一臉擔心地抬頭,眨著眼望向賏的臉;小凜強烈的想望,自然而然地傳達了出來。小凜本來就是不會隱藏自己情緒的人,非常好懂;小凜一定對賏──。我的歌德鈴鈴作響,有訊息進來,但『寄件人不明』。我嚇了一跳,之前聽說過一般人絕對無法在隱藏身分的狀態下,跟幸福安心委員會的特別行動終端機歌德通訊。這是解哥告訴我的,所以說不定權限更高的人可以辦得到,有比一般幸安委員被允許的範圍更權責更高、極機密的可能性──我想若是漣,他應該會這樣推測。『不要拖拖拉拉的!快點去,回到黃波漣那邊去!』訊息的內容跟漣有關,加上〔重要!〕的黑、黃色標示。這是誰傳來的訊息?雖然寄件人不明,但標示也好內容也好,清清楚楚的是警告。我慌了手腳,幾乎要冒出冷汗,給小凜看歌德的畫面。「小凜,這個,怎、怎麼辦!?」「這是誰寄來的訊息?但是,這個──」「看起來相當危險啊。」賏擅自從旁邊看了訊息內容,小凜似乎認為不阻止賏也沒關係,他是同伴;我跟小凜對上眼,她朝我點了點頭,而後抬眼等待賏的意見。「這個人是比幸安委員會的歌德權限更高的存在,這是所謂這是誰、若是警告就是危險的『真』。初音,妳可以去找黃波漣嗎?可以追蹤到漣的所在地嗎?」我很想說「當然」,但無法斬釘截鐵地回答。我沒有做到這個程度的自信心;雖然立刻試著跟漣聯絡,在觸控螢幕上選了通話模式,卻沒有回應。〈您撥的號碼可能在無法收訊的區域,或是歌德未開機,請嘗試其他方式〉。我不知道為什麼料想到了這個結果,但真的不可思議;總覺得打從一開始我點選漣的名字之前,就已知道聯絡不上漣。我心靈深處有個波紋漾起,擴散出去。我想是PING,是PING;這是其他找到漣的方法?我本能地、反射行為似地以指尖迅速地在歌德的觸控螢幕上點選,在滑過去的畫面最前端,有個沒看過的圖示。小凜張大眼睛,連蝴蝶結前端都在緊張,幾乎要碰到我臉頰那樣地湊上來看歌德。「欸、初音,這是什麼?可以出現什麼樣的權限?我第一次看到!」「我不知道……但是……」「球體圖示下面有紫藍色的蝴蝶結裝飾。」賏代替我說明:「這是水畔公園市國的徽章,也就是說──不,不要說好了,恐怕現在是只有這個瞬間被允許的特別權限,使用目的結束後刪掉它比較好。」「嗯,那我按了。」我點點頭,以相信這件事「可以做」的心情,確實點選了這個圖示;『沒錯,這樣就對了』,我心底的聲音如此肯定,在觸控螢幕上秀出地圖。黃色的符號閃爍,我用食指與拇指夾住那個亮點,而後緩緩地放大,pinch out。擴大的MAP上,目前漣的位置離我們並不遠。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うたたP VOCALOID 曲的製作人,以創作出神系作品為中心,在VOCALOID樂曲界是出神系作品的先驅。2007年時,うたたP以初音出神音樂的指標『Stratosphere』一曲,躋身知名製作人行列。2012年時,連續以『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初音未來)』、『我找到永遠幸福的方法(初音未來)』、『全心全意的單戀,是想開花結果的小小幸福(MAYU)』獲得眾多迴響,受各方高度矚目。鳥居羊輕小說作家,2006年以『SAS Special‧Anastasia‧Service』一書獲得第一屆小說日本大獎優選,並因此出道。2012年時與うたたP老師合作寫曲,成為VOCALOID 製作人。由其作詞的『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發表後僅僅一個半月,點閱數便突破100萬次,獲得爆發性的支持。wogura負責うたたP老師擔綱的VOCALOID-PV動畫插圖工作。作品同時兼具可愛與瘋狂兩種面相,極富魅力,因此蔚為話題。此外,也為雜誌、小說繪製插圖,活躍於各個領域。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幕 水畔的女王陛下忙著準備約會第一話 # 升記號第二話 降記號 搜索活動‧重點第三話 X(重升記號) 復活節的交叉連接終幕 幾件改變與沒改變的事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女王陛下與世界線上的災難 (全)
作者 / うたたP 原作; 鳥居羊
簡介 / 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 女王陛下與世界線上的災難 (全):本書特色:第一集甫出版後便狂銷千餘冊,一個月內緊急再版,如今已有六刷佳績,堪稱VOCALOID系列小說最強傑作!原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319146
ISBN10 / 9863319147
EAN / 9789863319146
誠品26碼 / 2681262562000
頁數 / 168
尺寸 / 18.2X12.8CM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類別 / 輕小說
用電 / N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