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華 (第3版) | 誠品線上

Les Fleurs du Mal

作者 夏爾.皮埃爾.波特萊爾
出版社 新雨出版社
商品描述 惡之華 (第3版):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芥川龍之介詩人中的國王,真真切切的神!——韓波現代及所有國家最偉大的詩人楷模。──艾略特法國文學史上的一顆孤星。──雨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我們迷上波特萊爾,就像罹患了一場瘋病。」——瘂弦 惡名昭彰的詩集,顫慄了現代詩篇的第一束神經 1857年6月25日,經過多年蓄積與磨礪,《惡之華》如「一道新的顫慄」,出現在巴黎的書店。當時只收錄百首詩作,由波特萊爾的友人慕尼葉手工製作的精裝本,限量二十部,封皮呈現多色的雕紋皮革質感。 《惡之華》一度被認定為淫亂讀物,當局禁止其中六首詩刊印,波特萊爾與出版商遭到罰款。經過一百五十五年,它仍舊是現代詩歌不可逾越的地平線。 稀世之花開枝散葉,連結為不斷延伸蔓衍的地下莖;樹立的典範,雨露均霑地澤披不同世代、不同地域、不同領域的詩人。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芥川龍之介 詩人中的國王,真真切切的神!——韓波 現代及所有國家最偉大的詩人楷模。──艾略特 法國文學史上的一顆孤星。──雨果 他的詩在第二帝國的天空上閃耀,像一顆沒有氛圍的星星。──班雅明 你的詩句塞滿了思緒,以致都要爆裂開來。──福婁拜 他生活於邪惡之中,卻熱愛著善良。──高爾基 我們是有所揚棄並發揚光大地包含了自波特萊爾以降 一切新興詩派之精神與要素的現代派的一群。──紀弦 當我們面對了可怖之美,重新體驗了人性之惡,才真正發現: 以往我們所目睹的只是生命容易理解的那小部份。 ……《惡之華》,當花朵這個經常與少女、春天、歡樂、幸福等價的意象, 在乞丐、妓女、屍體、垃圾堆上盛開的時候, 傳統的審美意識便受到了難以承受的挑戰。──楊照 我知道的波特萊爾,似乎更像個原地流放的的零餘者、前朝遺孤。 回憶讓詩人無論身處那裡都被一種隔世感、錯置感所折磨, 正因為回憶無所憑證,光亮的新城與廢墟無異。──李智良 橫越了兩百年的阻隔,發現波特萊爾的幽靈仍在他的詩行間遊蕩, 邪惡且盛放,等著再次顯示給我們無窮魅力。──鯨向海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夏爾•皮埃爾•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1821.4.9 ~1867.8.31) 法國象徵主義詩歌先驅,古典詩歌最後的繼承者,現代詩歌最初的一位詩人。詩集《惡之華》,一度被認定為內容淫穢,禁止其中六首刊印,並遭罰款,另有散文詩集《巴黎的憂鬱》等著作。 郭宏安 畢業於北京大學西語系,主修法語。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科研處處長和理論室主任,研究法國文學及其批評理論,有《巴黎的憂鬱》、《人造天堂》、《波特萊爾美學論文選》、《論惡之華》等多種專著與譯作。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獻詞 憂鬱和理想 巴黎風貌 酒 惡之華 反抗 死亡 惡之華(一八六八年第三版增補) 殘詩集 風流集 題詞集 詼諧集 翻譯後記 郭宏安 花根本艷 瘂弦/陳克華/孫梓評/楊佳嫻/印卡/鄒佑昇

商品規格

書名 / 惡之華 (第3版)
作者 / 夏爾.皮埃爾.波特萊爾
簡介 / 惡之華 (第3版):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芥川龍之介詩人中的國王,真真切切的神!——韓波現代及所有國家最偉大的詩人楷模。──艾略特法國文學史上的一顆孤星。──雨
出版社 / 新雨出版社
ISBN13 / 9789862272763
ISBN10 / 9862272767
EAN / 9789862272763
誠品26碼 / 2682109253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49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21X14.8CM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收錄跨世代詩人瘂弦、陳克華、孫梓評、楊佳嫻、印卡、鄒佑昇交輝撰文,恣意綻放花般罪惡,佈署多重的詩意窗格。
★楊照、李智良、鯨向海等與波特萊爾遙相對話,一展極限詩情。

試閱文字

內文 : 今晚你將說什麼,孤獨的靈魂
Que diras-tu ce soir, pauvre âme solitaire


今晚你將說什麼,孤獨的靈魂
我的心、憔悴的心,你將說什麼,
對那個很美、很好、很親近的人?
她目光神聖,你突然青春重獲。


──我們用我們的驕傲把她頌揚,
她的威嚴比什麼都溫柔甜蜜,
她的超凡肉體有天使的馨香,
她的眼給我們披上了光之衣。


無論是在黑夜,還是在孤獨中,
無論是在小巷,還是在人群中,
她的幽靈有如火炬在空中飛,


有時她說:「我是美的,我命令你,
為了我的愛情,你只能熱愛美,
我是天使,我是繆斯,我是聖母。」


---


吸血鬼
Le Vampire


你呀,彷彿一把尖刀,
扎進我呻吟的心裡,
你呀,壯似一群魔妖,
瘋瘋癲癲,盛裝而至,


把我那受辱的精神,
做成你的床和地產
──我和無恥連得緊緊,
像苦役犯拖著鎖鏈,


像賭棍離不開賭博,
像酒鬼離不開酒瓶,
像腐屍離不開蛆蟲,
——惡魔呀,你真是惡魔!


我請求有一把快刀,
斬斷鎖鏈還我自由,
我請求有一劑毒藥,
來把我的軟弱援救。


唉,毒藥和快刀都說,
對我充滿傲慢蔑視:
「你不值得人們解脫
你那可詛咒的奴役,


「蠢貨,如果我們努力
使你擺脫她的王國,
你的親吻又將復活
你那吸血鬼的屍體!」


--


忘川
Le Léthé


殘酷固執的人,靠緊我呀,
心愛的老虎,冷漠的怪獸;
我要把顫抖的手指久久
伸進你濃密厚重的長髮;


掀開你充滿香氣的衣裙,
把我疼痛的頭深深埋藏,
像聞一朵枯萎的花一樣,
聞一聞往日愛情的溫馨。


我真想睡呀!長睡而不醒!
睡得如同死一般的香甜,
我將把無悔的親吻塗遍
你那銅一般光滑的嬌軀。


要吞沒已經平靜的抽噎,
最好是你深不可測的床;
你嘴上住著強大的遺忘,
忘川呀在你的吻中流過。


我的命運從此變成歡情,
我將服從,彷彿命該不凡;
順從的犧牲,無辜的囚犯,
狂熱又加重了他的苦刑,


為了消除怨恨,我將吮吸
忘憂草和毒人芹的汁液,
在尖尖乳房迷人的頂端;
它從不曾有過真心實意。


--


傾談
Causerie


您是秋日的晴空,粉紅而明朗!
可憂愁似海潮在我心中漲起,
退潮時在我悶悶不樂的唇上
留下苦澀泥土的灼人的回憶。


──我的胸已癟,你的手徒然撫摸,
我的朋友,你要找的那個地方,
已被女人的尖牙和利爪撕破,
別找了,我的心已被野獸吃光。


我的心是被人群踐踏的宮殿;
他們酗酒、殘殺、揪住頭髮廝打!
──您的胸脯裸露,四周香氣彌漫!……


美人,你這靈魂的無情的槤枷!
用你狂歡中明亮冒火的眼睛將
野獸吃剩的殘骸燒成了灰燼!


---


蓋子
Le Couvercle


無論他去哪裡,陸地還是大海,
白色的太陽,還是冒火的天氣,
炫目的富翁,還是陰鬱的乞丐,
愛神的廷臣,還是耶穌的信徒,


流浪漢,定居者,城裡人和農夫,
小小的頭腦,是活躍還是遲緩,
人處處都忍受著神秘的恐怖,
他們只能望著天空,兩眼發顫。


上面是天空,悶死人的地窖牆,
天花板為演出喜劇而被照亮,
每個丑角都踩著血污的地面;


放蕩者的恐怖,瘋隱士的希冀,
天空是一口大鍋的黑色蓋子,
煮著數不清的人類望不到邊。


--


菸斗
La Pipe


我乃一作家之菸斗;
看我臉色如卡弗林
或阿比西尼亞女人,
即知他是抽菸老手。


當他百般痛苦,
我就冒煙,如小茅屋
為了快回家的農夫,
那裡正在準備飯食。


我擁抱撫慰他的心,
一張嫋嫋的藍色網
升自我冒火的嘴上,


我搖動著藥香陣陣,
讓他的心醉意陶陶,
解除他的精神疲勞。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