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7部曲破滅守則之IV: 黑暗湧動 | 誠品線上

The Broken Code 4: Darkness Within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7部曲破滅守則之IV: 黑暗湧動:「我知道是誰偷走棘星的身體!」松鼠飛的喵叫聲響徹島上。在五大部族的大混戰之後,各族間彼此對立、防備,就在此時,雷族副族長揭開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我知道是誰偷走棘星的身體!」 松鼠飛的喵叫聲響徹島上。 在五大部族的大混戰之後,各族間彼此對立、防備,就在此時,雷族副族長揭開了一個驚天動地的真相──那隻披著棘星皮囊的邪惡貓靈究竟是誰。隨著真相大白,眼下要解決的是棘星的生死,他的靈魂顯然已消失無蹤,就連根躍都無法聯繫上。 懸而未決的問題,使得部族間的緊張氣氛達到一觸即發的境地,如今連松鼠飛也不敢保證棘星是否能保得可以回歸的身體。最後的希望寄託在神祕的姊妹幫儀式上,但前提是,棘星還回得來…… 系列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七部曲回到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整是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琳.杭特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約翰.韋伯 約翰.韋伯 (Johannes Wiebel) 於1974年5月5日出生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畢業於德國史瓦本格明德設計學院。自從2012年開始,為貓戰士德國版設計封面,從奇幻小說到浪漫愛情皆有涉足,能夠駕馭各種風格。現居於德國慕尼黑。 高子梅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壞狗狗.樂事多》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7部曲破滅守則之IV: 黑暗湧動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7部曲破滅守則之IV: 黑暗湧動:「我知道是誰偷走棘星的身體!」松鼠飛的喵叫聲響徹島上。在五大部族的大混戰之後,各族間彼此對立、防備,就在此時,雷族副族長揭開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7009536
ISBN10 / 626700953X
EAN / 9786267009536
誠品26碼 / 2682072564000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9CM
頁數 / 31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那隻披著棘星皮囊的邪惡貓靈究竟是誰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章

葉池全身發抖,寒風在她四周流竄,風裡瀰漫著星族狩獵場廣漠綠野的芳香氣味。遠山雲靄低垂,她蓬起全身毛髮,收回目光,望向星族領地中心地標的那池水塘,火星正在那裡嗅聞。藍星蹲在附近,腳爪塞在胸口底下,高星則直挺挺地坐在她身旁,琥珀色眼睛充滿憂愁陰沉。
葉池來到星族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但還是覺得怪怪的,因為現在在她身邊的貓兒都是自小在育兒室裡聽聞過的角色。儘管如此,能來到祖靈所在的這片靜寧的林子和草原上,與火星和沙暴重逢,幫忙照顧松鼠飛當初無緣帶大的親生小貓,還是讓她覺得好像回到了家。她感覺自己被接納了,這是她生前最後幾個月在雷族裡鮮少會有的感覺。她生前就很清楚由於曾隱瞞自己是獅焰、松鴉羽和冬青葉的生母,以致於有些貓兒始終無法真正原諒她。這個埋藏已久的祕密再加上揭穿後所帶來的罪惡感,一直像心裡卡著刺。但在這兒,一切都會被原諒,她的心也就不再那麼痛了。
可是就算身處在歡喜裡,憂愁還是有辦法找上她。她曾向她姊姊松鼠飛保證會在天上好好守護她,直到她前來相會。但現在整個星族都被陰影籠罩,她要怎麼堅守承諾?
她看著火星,恐懼像顆石頭似地用力壓著她肚子。
她父親又嗅聞了一次水塘,那兒枝葉交纏,猶如蛇一樣蜿蜒伸進池裡。「還是沒辦法看到部族。」他低吼道。
葉池記得她和松鼠飛第一次來到星族時,曾在池水裡看見部族。松鼠飛最後潛進水裡,穿過混濁的池水,回到她深愛的族貓身邊。但現在這條通道已經被堵住。
水面上交錯的枝葉被藤蔓纏結成緊密的網,根本無法穿過。任何星族貓都沒辦法透視它,以致於再也聯繫不上陽間的部族貓。
連松鼠飛也沒辦法穿過去吧。葉池的心驚慌到不停震顫。她不記得池水被這些枝葉覆蓋了多久,她只知道這情況已經好一陣子。松鼠飛、松鴉羽和獅焰現在都孤零零的,沒有貓兒守護。她看見火星背上的毛全豎了起來。他一定也有同樣感受,也跟她一樣擔心留在陽間的松鼠飛和部族貓。這些枝葉到底是從哪裡長出來的?為什麼會阻斷星族的路?她知道父親跟星族裡的其他貓兒一樣都感到不解。
她緩步趨近。「我每次來這裡,都希望它們已經不見了。」她喵聲道。
火星緊張地抽動身子。「要是我們跟他們再也聯絡不上,怎麼辦?」
「我們一定得跟他們連繫上。」她小聲說道。「我們不能跟陽間的部族貓永遠隔開。他們需要我們。」
藍星撐起身子,站了起來。「我們要有信心。」她喵聲道。「他們是戰士,會隨機應變的。也許他們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需要我們。」
葉池的惶惶不安宛若星火在肚子裡爆裂開來。「但如果是我們需要他們呢?」她閃過這樣的念頭,嚇得不敢再細想下去,但又忍不住。「如果我們和陽間的部族貓斷了連絡,我們會不會從此消失?」
「當然不會。」火星眨眨眼睛看著她。但是她在那雙翡綠色的眼睛裡看到了疑慮。
他不相信自己說的話。火星的目光移回水面。「我們為什麼會讓那樣的貓下去那裡?」
藍星哼了一聲。「記得嗎,我們本來要好好看著他的。」她嘲諷地說道。
火星憤怒地戳著藤蔓。藤蔓微微抖動,水面波紋四起。葉池頓時緊張了起來,他除去障礙了嗎?她滿懷希望地窺看水面,但什麼也沒瞧見,只有灰濛的霧氣似乎在水面下翻騰。
「這件事太重要了,根本不該交付給那隻貓。」火星低吼道。「我們應該派別隻貓去的。」
「派誰去都一樣……」高星終於開口。
「真的嗎?」火星轉頭望向風族族長。「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竟然相信了一隻絕對不該相信的貓,結果就出了這種事。我們跟部族貓失去了連絡。你覺得這只是單純的巧合嗎?」
高星的耳朵不停抽動。「會出這種事,並非巧合,畢竟部族貓破壞守則也不是這一天兩天的事了。他們才是造成這場混亂的罪魁禍首。」他扭頭示意水面上纏結的枝葉。
「守則以前也被破壞過,」火星反駁道。「而且還比這次離譜,但也沒遇過像今天這種問題啊。」他皺起眉頭。「這一切只有一隻貓兒得負責。我們一定要找到解決的辦法。如果不解決,陽間的那些部族貓可能從此迷失。」
葉池的嘴巴發乾。他說的是真的嗎?湖邊的部族貓跟祖靈之間的聯繫可能就此終止嗎?若果真如此,生者和亡者還能撐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