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VI: 拂曉之光 (暢銷紀念版) | 誠品線上

Warriors: Power of Three 6: Sunrise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VI: 拂曉之光 (暢銷紀念版):,三部曲出乎預料最終回一個神秘的謀殺事件,使得雷族變得四分五裂,但是,即將有更多的秘密會被揭發。「妳期望我原諒妳嗎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三部曲出乎預料最終回 一個神秘的謀殺事件,使得雷族變得四分五裂, 但是,即將有更多的秘密會被揭發。 「妳期望我原諒妳嗎?」冬青葉大吼著,「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她蓬起毛繞著葉池打轉,然後堵住入口。「看到那些死莓嗎?把它們吃掉---不然我會強迫妳做的!」 「什麼?」葉池聽得很困惑。 「吃掉!妳得死。」看到葉池沒有動作,冬青葉蹲伏著作勢要往前撲,「我以前下過毒手,」冬青葉大叫,「不怕再做一次。」 葉池眼中露出一種冬青葉看不懂的情緒。「冬青葉,」葉池說,「我已經失去孩子、我所愛的貓,還有當巫醫的資格。妳覺得死去和活著,哪件事對我來說比較難?」 冬青葉三姊弟該如何找出親生父母? 禿葉季,這最艱難的時節,雷族族貓卻彼此算計, 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後面,潛伏著危機, 而一位戰士的生命可能就此殞落…… 全系列榮譽: ◆全球銷售突破30,000,000萬本。 ◆全美銷售突破700萬本。 ◆在台銷售突破120萬本。 ◆美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評價。 ◆每集銷售上市便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第一名,榜上盤據總時間超過121週。 ◆版權銷售日、韓、法、德、俄等16國。 系列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七部曲回到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琳.杭特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知名暢銷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的作家。而其實,艾琳.杭特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吉琳恩.菲利浦(Gillian Philip)、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 隨著2017年和2020年維多利亞和吉琳恩分別離開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由剩餘四位作家組成。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的想像世界中,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熱銷作品:《貓戰士》、《狗勇士》 迪特.霍爾 迪特.霍爾 (Dieter Hörl) 德國插畫家。 鐘岸真 鐘岸真 中山大學外文系畢業,曾任廣告公司AE及文案,現為自由譯者。譯有《大衛威廉幽默成長小說》系列、《廣告文案》、《單純的廣告》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VI: 拂曉之光 (暢銷紀念版)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3部曲三力量之VI: 拂曉之光 (暢銷紀念版):,三部曲出乎預料最終回一個神秘的謀殺事件,使得雷族變得四分五裂,但是,即將有更多的秘密會被揭發。「妳期望我原諒妳嗎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7009277
ISBN10 / 6267009270
EAN / 9786267009277
誠品26碼 / 2682060304007
級別 /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8CM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一個神秘的謀殺事件,使得雷族變得四分五裂

試閱文字

自序 : 關於第三部:你最想知道的問題──艾琳‧杭特 解答篇

問:松鼠飛為何選擇棘爪?棘爪的父親再怎麼說還是虎星啊。
答:但棘爪的母親是金花,她可是一隻和藹、聰慧又備受尊敬的貓后啊!何況,我們不會拿父母當標準來選朋友。棘爪有許多正面的特質──就跟虎星一樣,如果你留心去看的話。他勇敢、忠誠、聰明、英俊(!),最重要的是,他尊敬松鼠飛,肯讓她犯錯。灰毛很愛松鼠飛,但他的過度保護使她厭煩,因為松鼠飛很清楚,經過了尋找午夜的那段旅程,她可以應付最困難的情況。松鼠飛必須非常努力,才能把棘爪父親的事拋在腦後,但她決定以棘爪的行為而非他的祖先來評斷他。她是公正且忠誠的貓,即使心存懷疑也堅守自己的決定。

問:雷族裡的誰幫鷹霜設法殺掉火星呢?
答:繼續看第三部〈三力量〉吧──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問:你為什麼決定要讓灰紋回來?
答:我向來有意讓灰紋回來,因為我想知道如果有隻貓被認定死亡後又活生生地出現會怎麼樣,尤其另外有隻貓取代了他副族長的地位!我也好奇地想看看跟兩腳獸一起生活對族貓有何影響。有時候聽讀者說我們對兩腳獸很壞,因為一大堆貓都從他們那邊逃開,跑進樹林去住。所以我想呈現出寵物貓的生活也可以是有趣又幸福的。如果你看過漫畫版關於灰紋的故事,你就會知道灰紋的主人是什麼樣子……

問:下面三隻小貓裡,你們最喜歡哪一隻:冬青掌、松鴉掌、獅掌?
答:我一說就會洩漏以後的故事情節耶!但我知道凱特和基立喜歡寫松鴉掌的角色,因為松鴉掌不怕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他的想法經常挑戰其他貓兒的信仰。給有抱負的作家一個小建議:角色愈寫會愈有意思!如果你發現自己偏愛某個角色,或對描寫角色感到厭煩,回頭去替他們添一句氣沖沖的台詞,或加一段轟動的動作戲吧。你會發現他們立刻又開始綻放光彩喔。

問:莓掌為什麼還不是戰士?松鼠飛和棘爪的關係一定至少花了一個月才有進展,然後松鼠飛會發現她懷孕了,她的孩子要數月後才會出生,到那時莓掌應該已經當了一陣子的實習生了,然後獅掌、冬青掌、松鴉掌需要六個月,這樣他應該有足夠時間當戰士啊!
答:別忘了莓掌發生過掉進狐狸陷阱的意外,那次意外讓他斷了尾巴尖端,這使他的訓練延遲了一個月。實習生也不見得都在滿十二個月後就成為戰士:戰士命名儀式必須等到他們把戰士守則和戰鬥技巧的每個層面都學會,而這個過程可能因為一些小事如惡劣天氣、導師生病或忙碌,甚至他們受到處罰而拖延。你也知道莓掌淘氣起來有多誇張──他一定要花上一段時間去打掃長老床舖的啦!

問:鷹霜死的時候,有沒有跟虎星一起進入黑暗森林呢?那裡除了虎星、暗紋和碎星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貓?還有如果棘爪是在夢裡被虎星攻擊,那為什麼會流血?
答:對,鷹霜死時,加入虎星進了黑暗森林,所有死後不配進入星族的貓兒都會去那裡。那地方沒有光,是一片孤土,而且跟星族的轄區有某種程度上的關聯,但絕不是隨便走走就能從一邊到另一邊的。那裡有其他的貓──碎星就是一例──但因為每隻貓都應該獨自在這個陰暗又沒獵物的地方走動,所以我們看不到他們。虎星和鷹霜能夠並肩而走,一來因為他們是父子,二來也因為虎星總是違反規則!棘爪會流血的原因有點小神祕,旨在讓你好奇這種夢境有多真實,以及虎星是否仍能傷害真實生活裡的貓。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章

月光灑落石頭山谷,使得山谷亮得如同白晝,但是在灌木叢和峭壁的下方,陰影就像爪子般伸展開。葉池蹲在灰毛癱軟的身軀旁邊,慘白的光線將灰色的毛皮映照成銀色,她正在幫他梳理毛皮,為他的葬禮做準備。
葉池抬頭凝視著戰士祖先閃爍的光芒,「灰毛,願星族照亮你的路。」在寒冷的空氣中,她柔和的聲音重複著無數的歲月裡,巫醫皆說過的話語,「願你長眠後盡情奔馳,找到美好的食物及住所。」
應許殞落的戰士可以擁有永久美好的生活,這些話語原本能寬慰葉池,減輕她的椎心之痛。但當她看到灰毛脖子上整齊的齒痕時,內心卻痛苦不堪。如果說傷口是狗留下的又太小,說是狐狸又太整齊,說是獾又太銳利。
唯有貓才會留下那樣的傷口。但又是哪隻貓?誰會這麼恨他?並用這麼冷血的方式殺死他,甚至連一點打鬥的痕跡都沒有留下。難道這只是單純的越界衝突,或者是盜獵事件所引發的?這件事是風族貓做的嗎?還是路過的無賴貓?拜託,星族,就讓事情單純一點吧!
一想到謀殺灰毛的兇手也有可能是雷族貓,葉池不禁毛骨悚然。灰毛是那麼的坦率敢言、意志堅強,同時也是一個忠誠又值得尊敬的戰士。想必族貓沒有任何理由要置他於死地……
葉池傾身向前,開始清理死亡戰士掌墊中的泥沙。一樣輕柔的東西飄向她的口鼻;她取出灰毛爪子中的一撮毛一看。
不!不會是真的!葉池再仔細聞那撮毛,我認得這氣味!
她拚命地想說服自己,灰毛是在風族邊界的溪流裡被發現,那撮毛不過是幫忙運送灰毛的貓所掉落的。可是,那撮毛不像是從某隻貓的身上脫落,反而帶有強烈的溪水氣味。而灰毛現在的爪子軟弱無力,也不至於在搬運時拔下一撮毛。
唯一的可能,這撮毛是來自凶手身上。
葉池內心一震,悄悄地取下那撮毛,並將它帶回巫醫窩。她顫抖地把毛放在葉片上,包裹得緊緊的,然後把它塞到儲藏室的最深處。灰毛死亡的真相絕對不能洩露出去。
這種比死還難過的痛苦是她無法想像的,她自問:難道這全是我的錯嗎?
黃牙一陣怒吼地撲向藍星,將她壓制在繁茂的星族森林草地上。「這都是妳的錯!」她怒斥著,「如果不是妳任由那不能說的祕密在雷族發酵,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藍星用後腿踢著黃牙的腹部,但是仍舊無法掙脫前任巫醫的掌控。「妳是怎麼回事?」她嘶吼著,「別忘了我是妳的族長。」
黃牙對前任族長的所有敬意都已經煙消雲散,他們共有的歷史,也因為她預見到雷族的悲慘未來而灰飛煙滅了。
「妳的祕密就像是一隻已經吃掉蘋果核的蛆,」黃牙怒吼著,她咧著牙靠近藍星的耳朵,「雷族已經爛到核心了─在真相大白之前,還得流更多的血。」
「妳不了解。」藍星抗議,奮力要甩開對手。
「就算是瞎眼的兔子也看得出來!真相終究會大白,午夜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索日,而且妳我都知道,索日會再回到雷族。」
藍星使出訓練有素的戰士本能,用頭撞擊黃牙的前胸,試著要從一邊掙脫。突然間黃牙鬆手跳開,站起來甩甩她那一身灰色蓬亂的毛髮。
藍星踉蹌地站起來,喘著氣。「我們打架有什麼意義?」她厲聲說,「傷害已經造成了──不管妳怎麼說,這不是我的錯。」
黃牙哼了一聲。
「我還是無法相信午夜會出賣我們,」藍星繼續說,「是我交託她看顧雷族。」
「真正的叛徒並不是午夜,」黃牙毛髮倒豎地說,「背叛從第一個謊言就開始了,從這些日子以來妳所隱藏的祕密開始,雷族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謊言!如果這三隻貓真如預言所說的那麼有力量,他們就應該可以應付這一切。除非妳認為我們一開始對他們的想法就是錯的。」
「絕對不是這樣的!」藍星駁斥道,「除了他們三個以外,還會有誰呢?我並不想說謊!」她繼續說,語氣升高轉為悲泣,「但是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告訴他們?他們一直都這麼快樂,松鼠飛和棘爪也都是好父母,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又有什麼好處呢?」
「我們很快就會發現的,」黃牙怒吼,「再久遠的祕密也是無法永遠隱藏。」她甩了一下尾巴掉頭離去;然後又停下來轉頭說,「如果這三隻貓不夠強悍,無法承受事實的真相,」接著又說,「那麼妳,藍星,將一手毀掉妳摯愛的貓族……」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