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與蝙蝠 (限量精裝版 附東野圭吾燙金印刷簽名 專屬收藏編號) | 誠品線上

白鳥とコウモリ

作者 東野圭吾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天鵝與蝙蝠 (限量精裝版 附東野圭吾燙金印刷簽名 專屬收藏編號):名人推薦:【推理作家】文善、【推理評論人】冬陽、【暨南大學推理研究社指導老師】余小芳、【作家】吳曉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日本狂銷突破25萬冊! ★橫掃東販、日販、Oricon、紀伊國屋、蔦屋書店、丸善淳久堂、有隣堂、BOOK1st各大暢銷排行榜第1名! ★上市前即緊急加印,上市後一週馬上再版,2個月即創下5刷佳績! 我們是黑與白的兩端, 如光影,如晝夜,如天鵝與蝙蝠。 本不該相見,不得相容, 但命運,卻讓我們彼此交織糾纏…… 一夕之間,他們的人生全部走調。白石美令的父親成了一具冰冷的遺體,倉木和真的父親則淪為一名冷血的殺人犯。 白石健介被人發現腹部中刀,陳屍在轎車後座。雖說身為律師,招人怨恨在所難免,但美令比誰都清楚,父親的執業態度誠懇,一向深受尊敬。最讓她難以接受的是,兇手口中的父親滿嘴正義、不通人情,最終導致他丟失了自己的性命──這根本不是美令所熟悉的爸爸!兇手難道沒有說謊嗎? 而這名「兇手」倉木達郎,正是和真的父親。他完全無法想像,那個木訥堅毅的男人,竟會自己坦承犯下這起惡行。更讓他不可置信的是,這並非父親第一次殺人,他為了掩蓋另一樁早已超過追訴時效的陳年命案,才不惜殺人滅口──這完全不是和真印象中的父親!父親的自白,真的就是真相嗎? 一切看似罪證確鑿,只有美令與和真始終無法消弭心中的疑問:「我的父親是這樣的人嗎?」一個是被害者的遺族,一個是加害者的家屬,宛如天鵝與蝙蝠般沒有交集的兩人,卻不約而同地一起走上那條追尋真相的鋼索。但他們不知道,等待在盡頭的,早已不只是真相,而是更加殘酷的「真實」…… 要有多少相信,才能夠否定眼前的真相?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足夠償還曾經犯下的罪行?東野圭吾在《天鵝與蝙蝠》這部小說,透過「罪」與「罰」的反覆辯證,重新定義了「真相」與「真實」。在善與惡的二元世界裡,從來就容不下那一片人性的荒原,而法律無法控制的,是愛與恨、寬容與後悔、仁慈與殘忍、救贖與沉淪,總在一個細微的瞬間就可能發生巨大的反轉。當光與暗的界線模糊,當天鵝與蝙蝠交會,我們才恍然明白,原來謊言是用無盡的愛與牽掛編織而成,而真實可能要用漫長的餘生來交換。 ※書封設計理念: 在黑與白之間那片灰色地帶,黑子與白棋各據一方,不管是前進或後退,都會捲起漩渦,看不清兩者的界線。漩渦模糊了視線,也模糊了真相,而天鵝與蝙蝠,也許便因此能一起飛翔。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推理作家】文善、【推理評論人】冬陽、【暨南大學推理研究社指導老師】余小芳、【作家】吳曉樂、【社會學家、作家】李明璁、【法律白話文運動 營運長】徐書磊、【作家】張渝歌、【作家】許菁芳、【演員】陳妤、【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部落客】喬齊安、【作家】蔣亞妮、【演員、作者】鄧九雲、【律師】賴芳玉、【影評】龍貓大王通信、【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一致狂推! 看《天鵝與蝙蝠》,是在穿過一條熟悉的商店街,但還是會被兩旁的琳瑯滿目迷倒,而且明明就知道,街道的盡頭,準是會放了一只驚奇箱。──推理作家/文善 《天鵝與蝙蝠》運用了多重對照,寫出犯罪推理的多重面向,複數偵探各懷動機抽絲剝繭,龐雜如迷宮的格局叫人讚嘆!──推理評論人/冬陽 人心是重重的謎團,人性是團團的迷霧,往復交織則形成深沉難解的多重密室。──暨南大學推理研究社指導老師/余小芳 「很少有人會在早上起床的時候說:好吧,我今天要犯罪。但是,每個人都可能犯下罪行。」這幾乎可以解為《天鵝與蝙蝠》的最大公因數。──作家/吳曉樂 東野圭吾早已證明自己不只是個善於說故事的推理小說家,而且是個洞察人我關係中各種幽暗隱密複雜難題的心理學家。──社會學家、作家/李明璁 平淡的角色遇到普通的事件,卻做出令人費解的決定,但看看在工作時讀過的真實判決,又驚覺現實中,也多得是旁觀者永遠想不透的事。──法律白話文運動 營運長/徐書磊 野老師深入探討了刑罰的本質,以萬鈞的筆力呈現日本司法改革後的成果,在台灣即將施行國民法官的此刻出版,別具意義。今後,這部大作也是我努力看齊的目標!──作家/張渝歌 罪惡感是人性本善的證明——罪與善,於此互相輝映,如天鵝與蝙蝠般共振飛翔。──作家/許菁芳 有趣的組合,不牽強也絕不只是巧合,描寫人物的那些念頭與選擇,貼切並充滿想像!──演員/陳妤 彷彿絕望與救贖的雙人舞,是東野再一次定義社會派推理存在價值的成功力作。──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部落客/喬齊安 打破二元對立的世界,是一流小說家的終生志業。《天鵝與蝙蝠》分屬日與夜的天空,更是東野圭吾用來定義光影與善惡的最新傑作。──作家/蔣亞妮 寫出《新參者》與《徬徨之刃》的東野老師回來了,他深入被迫捲入死亡漩渦裡的家屬心境,再度讓讀者思索罪與罰的真義。──影評/龍貓大王通信 兩種動物的含義背後,是一段令人心痛、卻也美麗的故事,以及值得反覆探究、思索的議題。──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7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除了最具代表性的《偵探伽利略》系列以及為大疫年代而寫的《迷宮裡的魔術師》外,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戀愛纜車》、《雪煙追逐》、《危險維納斯》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商品規格

書名 / 天鵝與蝙蝠 (限量精裝版 附東野圭吾燙金印刷簽名 專屬收藏編號)
作者 / 東野圭吾
簡介 / 天鵝與蝙蝠 (限量精裝版 附東野圭吾燙金印刷簽名 專屬收藏編號):名人推薦:【推理作家】文善、【推理評論人】冬陽、【暨南大學推理研究社指導老師】余小芳、【作家】吳曉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38420
ISBN10 / 9573338424
EAN / 9789573338420
誠品26碼 / 2682118608002
尺寸 / 14.8X21CM
開數 / 25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544
裝訂 / 精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東野圭吾:今後的目標,是超越這部作品。

東野圭吾的《罪與罰》
出道35週年紀念,總結所有作品的顛峰之作

\\如果一生只讀一本東野圭吾,那麼就是這一本!//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隨著時光,顯示全景的罪與罰
【作家】吳曉樂

一百多年前,杜斯妥也夫斯基出版《罪與罰》,法律系大學生拉斯柯尼科夫,經過謀劃,以斧頭砍死刻薄的當舖老嫗,失手殺死了目擊的老嫗妹妹,溫順的麗莎維塔,從此拉斯柯尼柯夫深陷罪惡感的糾纏,看似逍遙法外,無止盡的審判夜夜於心中迴盪。杜斯妥也夫斯基對「罪」與「罰」所為之申辯,至今仍是許多小說家窮盡思考的題材,亦常為東野圭吾創作的元素。以台灣人耳熟能詳的《白夜行》為例,論斷雪穗與亮司手上的鮮血,卻又避而不談他們的童年,幾乎是不可能之事。而這回《天鵝與蝙蝠》,初登場的是一樁駭人命案,聲譽良好的律師白石健介慘遭殺害,警方懷疑的對象倉木達郎坦率認罪,一併坦承自己是一九八四年愛知縣「東岡崎站前金融業者命案」的真兇,易言之,當時被警方認定為畏罪自殺的福間淳二,實際是含冤而死。倉木達郎宣稱,自己懷抱著贖罪的心情,探視福間淳二的遺族,豈料竟與這對母女建立起和諧的情誼。一度請教的律師白石健介頻頻催促他表明身分,倉木達郎為了守護秘密,只能痛下殺手。一九八四年的死者灰谷,是一位「魚肉鄉里」的角色,彷彿《罪與罰》裡那位一再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當鋪老闆,我們或可模仿拉斯柯尼科夫的口吻,稱其為「大眾的利益去剷除一隻吸人血的虱子」;然而,白石健介是一位競競業業、體恤當事人的辯護律師。如何以兩份截然不同的情境去還原同一位加害者倉木達郎,這是讀者首先面臨的精采疑難。

東野圭吾近幾年的創作,屢屢嘗試以創作來聯繫人們所經驗的現實。如《空洞的十字架》,他對於「死刑的存在」進行了深入肯綮的辯證。《天鵝與蝙蝠》,他的目光投向「追訴時效」。二○一九年,一則新聞震驚亞洲社會,導演奉俊昊改編為電影《殺人回憶》的「華城連續殺人案」,警方破獲了嫌犯,同時調查小組,主張「法律追訴期已過,但我們將帶著歷史使命,竭盡全力辦案」。華城一案指出,人民的憤慨並不必然隨著時光流逝而消停。日本國會在二○一○年通過殺人等重罪的追訴時效修正案,宣告立法者嶄新的意志,「犯下重大罪行之人並不能因時間推進而獲赦」,韓國與台灣也紛紛在二○一五年、二○一九年,做出類似跟進。新法既成,人們仍需要故事,需要人生,才能確切明白制度變革投射於現實時的座標。回望《天鵝與蝙蝠》,一九八四年的犯罪,追訴時效早已消滅,既然如此,法庭上,民情上,倉木達郎的現身,能否以「初犯」的角色視之?這是潛藏在小說表面底下,撩撥讀者思緒的伏流。

東野圭吾善於在情節上略施巧勁,從細微的差異中再次譜寫複雜的人性。罪與罰能夠受株連幾族?甚至幾代?灰谷一案,檢警懷疑是素有結怨的福間淳二所為,對其不當刑求,導致憾事發生,福間淳二的妻女受輿論所逼,改姓移居,女兒淺羽織惠的婚事在數十年後依然受其制約,此一橋段也道盡了「消滅時效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面向。另一方面,倉木達郎的供述乍似合情合理,但聽在死者白石健介的女兒白石美令耳裡,始終與經驗中的父親形象扞格不入。但旁人一致認為,倉木達郎已坦承不諱,沒有細細追究的必要,換句話說,白石美令深深執著的細節,在多數人眼中無關宏旨,白石美令一再重申了自己的立場,「我追求的是真相,能不能判死刑是其次」,讀者也能辨識出小說家試圖透過她傳遞出的訊號。白石美令彰顯出每一民眾試圖透過訴訟釐清的命題,也許大異其趣,甲眼中的旁枝末節,對乙而言說不定是與生命和解的金鑰。現實中不受青睞的原石,卻被小說家珍視地掇起,琢磨成佳玉。是我在小說中讀到,「現實愛莫能助,創作綽綽有餘」的意外驚喜。

天鵝因其潔白優雅而常受眷愛,蝙蝠晝伏夜出的特性而令人屢屢聯想至不幸,物種憑其本性而活,世人評價卻有如雲泥,然而誰能擔保太陽永遠高掛,任職辯護律師多年的德國小說家費迪南.馮.席拉赫曾說道,「很少有人會在早上起床的時候說:好吧,我今天要犯罪。但是,每個人都可能犯下罪行。」這幾乎可以解為《天鵝與蝙蝠》的最大公因數。東野圭吾不經意地安排讀者站在「罪人」的眼睛後方,我們望出去,善惡之間的複雜錯節,瞬時昭現,以其獨有的形式。整本小說的場景高度集中於門前仲町,小說家生動的描述喚起了我的好奇心,上網查詢,竟找到石原聰美的代言廣告,讀者不妨隨著石原聰美的腳步,想像書中的五代、中町、白石父女、倉木父子、淺羽母女等角色,在這洋溢著下町風情的街道,為著心中的信念而加緊了腳步。

試閱文字

內文 : 2
一通電話拉開了整起案件的序幕。
根據勤務指揮中心的紀錄,十一月一日上午七點接獲民眾通報,發現一輛可疑車輛停在路上,希望警方前來處理。打電話報案的是附近一家公司的警衛。
那輛可疑車輛停在竹芝棧橋附近的馬路上,那裡的地名是港區海岸。深藍色的轎車違規停在和東京臨海新交通臨海線平行的路旁。
附近警察分局所屬的交通課出動後,立刻把這起案子交給刑事課處理。因為在車輛的後座發現了一具男性遺體,身上穿著暗色西裝,腹部中了刀。兇器的刀子仍然插在遺體身上,可能因為這個原因,並沒有流太多血。
遺體身上的皮夾並沒有失竊,員警在西裝內側口袋中找到後,發現有大約七萬圓的現金留在皮夾內。皮夾中有駕照,所以立刻查明了遺體的身分。
死者名叫白石健介,今年五十五歲,住在港區南青山。從他攜帶的名片得知他是律師,在青山大道附近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現場並沒有發現手機。
從律師事務所交給附近警察分局的巡邏聯絡卡中,查到了死者住家的電話。偵查員聯絡之後,發現比被害人小一歲的妻子,和今年二十七歲的女兒正在考慮向警方報失蹤。被害人在前一天早上出門後就沒有回家,也失去了聯絡,家屬擔心是否出了什麼事。母女兩個前往分局,在安置室認屍後,哭著證實就是白石健介。
據她們母女說,白石健介同時有傳統手機和智慧型手機,工作上都使用傳統手機,和家人通話時都使用智慧型手機。兩支手機應該都被兇手拿走了,傳統手機完全打不通,但智慧型手機似乎可以接通。
警方很快就藉由追蹤GPS的定位資訊,找到了那支智慧型手機。發現手機的地點是江東區佐賀,就在隅田川清洲橋旁,下了堤防後那條名為隅田川堤頂的散步道。地上血跡斑斑,智慧型手機上也沾到了血跡。鑑識人員分析之後,判斷是白石健介的血跡,但目前仍然沒有找到那支傳統手機。
警方當天就成立了特搜總部。五代等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偵查員在下午一點時,參加了第一次偵查會議,由轄區分局的刑事課長說明了案件的概要。
分析智慧型手機的定位資訊後,在相當程度上瞭解了被害人的行蹤。他在十月三十一日上午八點二十分左右離開位在南青山的住家,八點三十分抵達事務所,然後一直在事務所內,傍晚六點多開車離開。大約三十分鐘後,來到江東區富岡一丁目。富岡八幡宮就在富岡一丁目,他應該是把車子停在旁邊的投幣式停車場。他在那裡停留十分鐘後再次移動,在晚上七點之前,抵達智慧型手機被發現的隅田川堤頂。
由於智慧型手機沾到了血跡,研判這裡是遇害現場的可能性相當高。案發的時間並不算太晚,那裡平時有許多人散步和慢跑,只不過,案發當時的情況不太一樣。由於旁邊的排水抽水站正在進行修補工程,所以隅田川堤頂無法通行,也就是形成了死路的狀態,很適合犯案。如果兇手在瞭解這種情況的基礎上,設計被害人前往該處,代表是很熟悉當地情況的人犯案。
兇手在犯案之後,把遺體放在轎車的後車座。被害人很瘦,體重大約六十公斤左右,只要是有體力的人,搬運遺體並不困難。車子雖然停在港區海岸的馬路上,但不知道是從命案現場直接前往該處,還是先去了其他地方。雖然研判是兇手移動了車子,但目前尚無法瞭解兇手的意圖。
說明了以上的情況後,在討論偵查方向的同時,決定了偵查員的工作分配。五代的搭檔是轄區刑事課的中町巡查,中町是一名高個子刑警,一臉精悍,今年二十八歲,剛好比五代小十歲。原本五代還擔心萬一他是個血氣方剛的人就很頭痛,但稍微聊了幾句後,發現他屬於凡事淡然處之的人,暗自鬆了一口氣。
五代這一組的任務是清查被害人的交友關係。他們首先去向被害人家屬瞭解了情況。
白石健介位在南青山的住家是一棟小洋房,因為地名和律師這個職業的關係,原本以為會看到一棟豪宅,所以五代有點意外。
在客廳面對白石的妻子綾子和他的女兒美令時,這對母女看起來似乎已經恢復了平靜,她們正在分頭聯絡親朋好友,安排守靈夜和葬禮事宜。綾子個子嬌小,五官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美令的五官很立體。五代在腦海中和遺體比較後,認為她應該是像父親。
向她們母女表示哀悼後,首先詢問了白石健介最後離開家裡時的情況。
「昨天應該沒有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綾子一臉鬱悶的表情開了口,「沒有說工作之外要和誰見面,也沒有交代下班之後會晚回家。」她說到這裡,又補充說:「但他這一陣子好像有點無精打采,或者說經常在想事情,所以我還以為他是接了什麼複雜的官司。」
白石的妻子和女兒都不知道他目前經手的案子,母女兩人都說,白石回家從來不談工作上的具體內容。
五代持續發問制式的問題,問她們對這起案件是否有什麼線索,白石最近有沒有什麼變化。
「我完全沒有頭緒。」綾子斷言道,「我認為他沒有做任何會招人怨恨的事。因為他向來都是真心誠意處理每一個案子,也有好幾個委託人寫信感謝他。」
但是,律師的工作是為被告辯護,是否經常遭到被害人方面的嫌惡?當五代這麼問時,他的妻子無言以對,但他女兒反駁說:
「雖然從被害人的角度來看,或許會把父親視為敵人,但父親並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地為被告說話。雖然父親從來沒有和我談過詳細的案情,但他經常和我分享自己身為律師的生活方式。他說他在辯護時並不只是以減刑為目標,而是首先要讓被告瞭解自己犯下了多麼深重的罪行,還說徹底調查案件,正確衡量罪行的嚴重程度,是辯護工作的基本。我無法想像這樣的父親會因為別人的憎恨而遭到殺害。」美令在說話時情緒越來越激動,聲音從中途開始變得很尖,眼睛也微微充血。
最後,五代說明了白石健介在遭到殺害之前的行動,問她們聽了富岡八幡宮、隅田川堤頂、港區海岸這些地名後,是否能夠想到什麼?
從她們母女口中並沒有問到任何對案情有幫助的情況,五代留下名片,請她們如果想到任何情況,隨時和他聯絡後,就和中町一起離開了。
接著,五代他們又前往青山大道附近的律師事務所。事務所位在牆壁閃著銀光的大樓四樓,一樓是咖啡店。
名叫長井節子的女人在事務所等候他們。她戴著眼鏡,名片上的頭銜是『助理』。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在白石健介手下工作了十五年。
長井節子說,白石健介主要承接刑事案件、交通意外和少年犯罪的案子,他也登記為公設辯護人,所以也經常有這方面的委託。
五代問長井節子,是否有委託人被判了意想不到的重刑,認為是白石律師辯護不力而心生怨恨。
「一種米養百樣人,當然有各式各樣的人,」長井節子並沒有否認,「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們聲稱自己什麼都沒做,主張自己無罪,但就連白石律師也認為他們絕對有重大嫌疑,這種時候,律師就會很有耐心地說服被告,說實話的結果會對自己更有利,但當事人堅持不改變說詞,律師當然也就無從辯護。因為在法庭上,那些自相矛盾的話根本行不通。這當然會影響法官的心證,不可能指望獲得減刑。這種情況根本是委託人自作自受,但有時候會有人責怪律師。」
五代完全能夠理解,以前逮捕的嫌犯中,也有這種人。
「但是白石律師在判刑確定之後,還會繼續熱心地關心這些人,所以最後幾乎所有委託人都接受了結果。還曾經有好幾個人在判決確定時頗有怨言,但在服刑期滿後,特地上門來向律師道謝。」
五代聽了長井節子的話,腦海中浮現了「富有同情心」這幾個字。
他又重複了剛才問了白石母女的問題——是否有遭到被害人方面怨恨的可能性。長井節子說,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聽說好幾次在談和解時,律師都差一點挨打。因為被害人通常都很生氣,可能覺得律師想要息事寧人的態度像在蒙蔽欺騙。」
但長井節子又補充說,她想不起有什麼案例會讓人對律師產生引發殺機的怨恨。
「雖然除了白石律師以外,我並沒有認識很多律師,但我認為他是一位非常善良誠懇的律師,在辯護時,除了考慮到委託人,也很重視對方。難以想像他會因為別人的怨恨或是憎恨遭到殺害。當然,這個世界上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無法說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事。」
五代又接著問,她認為這次案件的動機是什麼。長井節子發出痛苦的低吟說:
「雖然有幾個官司打了很久,但即使殺了律師,也不見得對對方有利。會不會和工作無關,而是因為私人因素?只不過白石律師應該不會和別人有金錢糾紛,也沒聽說他有任何緋聞。會不會是精神有問題的人,沒有明確的動機,在衝動之下殺人?我認為只有這個可能。」
五代再度問了關於富岡八幡宮、隅田川堤頂和港區海岸這幾個地方,詢問她是否瞭解什麼情況。長井節子說,她完全沒有任何頭緒。
五代和中町拿了白石健介最近著手案子的相關資料,和打到事務所的電話清單影本後,就離開了事務所。他決定把白石至今接受過的官司相關資料交給負責調查證據的刑警。
之後,五代和中町去拜訪了幾名目前或是以前的委託人,向他們瞭解情況。每個人得知白石健介遭到殺害都大吃一驚,而且都說了幾乎相同的話。
難以想像竟然有人憎恨那位律師。

3
向山田裕太瞭解情況後,五代和中町決定提早吃晚餐。五代正在思考要去哪裡吃飯,中町提出了很有吸引力的建議。他說去門前仲町吃飯。
「真不錯,好主意。」五代拍了一下手。
回特搜總部時,剛好會經過門前仲町。門前町是從大型寺院和神社周圍發展而成的城鎮,目前那裡的商店街仍然很熱鬧,是深川具代表性的鬧區。更重要的是,富岡八幡宮就在門前仲町。
他們換了電車,走出門前仲町車站時,已經傍晚六點多了。
五代完全不知道哪一家餐廳比較好,中町用智慧型手機查到了幾家不錯的餐廳。其中一家是賣爐端燒的店,據說用蒸籠蒸出來的深川飯是該店名產。五代聽了就垂涎欲滴,於是他們決定去那家。
那家店就在地鐵車站附近,一走進店裡,就看到一張ㄇ字形的吧檯,一個身穿白色罩衣的男人在正中央烤蔬菜和海鮮。店裡還有很多空位,他們在深處的桌子旁坐了下來。因為坐在吧檯前不方便密談。
年輕女店員走過來為他們點餐,他們點了生啤酒、毛豆和涼拌豆腐。雖然帶著酒氣回特搜總部不太妥,但他們來這裡的途中討論後決定,喝一杯啤酒應該問題不大。
「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說了相同的話。」中町打開小型筆記本,嘆了一口氣。
「無法相信有人憎恨白石律師嗎?嗯,我認為這應該是事實,正如長井小姐所說,他應該對任何案子都很誠懇。律師是容易引起一般民眾反感的職業,過去也的確有過律師遭到殺害的情況,但很少有人真的痛恨律師到這種程度,所以我認為也許可以排除仇殺的可能性。」
生啤酒和毛豆送了上來,五代拿起酒杯,對中町說了聲:「辛苦了」,仰頭喝著啤酒,立刻感受到略帶苦味的液體滲入奔波了一天的疲憊身體。
「如果不是仇殺,那又是什麼呢?長井小姐說,可能和工作無關,是私人因素引發殺機。」
「到底會是什麼呢?」五代歪著頭,伸手拿起毛豆,「既沒有金錢糾紛,也沒有桃色糾紛,除此以外,好像就只剩下嫉恨了。」
「嫉恨?你是說嫉妒嗎?」
五代從上衣口袋裡拿出記事本。
「白石健介,東京都練馬區出生,國立大學的法學院畢業後不久,就通過了司法考試。進入飯田橋的一家法律事務所擔任律師,二十八歲時,和學生時代交往的同學結婚,三十八歲自立門戶,開了目前這家事務所。這樣看起來,他的人生一帆風順,即使有人嫉妒他也很正常。」
「雖然如此,但會因為這樣就殺了他嗎?對律師來說,這樣的經歷很正常啊。」
「就是有人會嫉妒他的這種正常啊,比方說,學生時代的競爭對手,應該有不少人雖然想當律師,卻因為無法通過司法考試,最後只能放棄。」
「原來是這樣,的確有可能。」
「雖然剛才是我提出這種可能性,現在又自己否認有點奇怪,但如果是這種情況,即使有殺人的念頭,應該也是一時衝動,不可能事先準備兇器行兇殺人。」五代聳了聳肩,把記事本放回了口袋。
雖然五代剛才用了「一帆風順」這四個字,但據白石的妻子綾子所說,白石健介並不是沒有吃過苦。他出生的家庭並不富裕,從小到大都讀公立學校,在讀國中時,他的父親意外身亡,他在讀高中時,必須打工幫忙養家。前年去世的母親生前罹患失智症,白石健介也一起照護,所以他這輩子吃了不少苦。正因為他有這樣的身世,所以才會接受被認為賺不了什麼錢的公設辯護人工作。
配著毛豆和涼拌豆腐喝完啤酒後,點了這家店的名產深川飯。
「話說回來,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五代看著貼在店內,寫了深川飯說明的紙,說出了內心的疑問。
「被害人看起來和這個地方完全沒有任何關係,這件事真令人在意。」
五代抱起雙臂沉思起來。
案發當天,白石健介離開事務所後,開著車最先來到富岡八幡宮旁的投幣式停車場。停車場的監視器拍到了他的車子,停了車約十分鐘後,也拍到了白石健介為了付停車費出入車子的身影,但並沒有其他人靠近他的車子。
有一種可能,就是白石健介在兇手的指示下,把車子停在停車場,但在他停好車之後,再度接到兇手的聯絡,重新指定了地點,而那個地點就是成為命案現場的隅田川堤頂。
選擇哪裡做為命案現場是兇手的自由,但特搜總部認為白石健介最初把車停在富岡八幡宮這件事並不單純。因為從白石健介的智慧型手機定位紀錄,發現他在這一個月內,曾經來門前仲町兩次。
第一次是十月七日,他似乎在周圍走了不少路。第二次是十月二十日,那一天幾乎毫不猶豫地直奔永代大道旁的一家咖啡店。兩次都把車子停在和這次相同的停車場。
負責在這個區域查訪的刑警去了那家咖啡店打聽,確認了拍到白石健介出入那家店的監視器影像。他當時穿著西裝,只帶了公事包,並沒有店員記得白石健介這個客人。
白石健介為什麼來這裡?負責調查證物的刑警在目前為止的調查中,並沒有發現他接受委任的案子中,有誰住在這裡,或是來這裡上班、上學。
深川飯送上來了。五代聞到從蒸籠飄出來的香味,忍不住嘴角上揚。
「我們就暫時把案子的事拋在腦後。」
「同意。」中町也注視著蒸籠回答。
吃完晚餐後,他們決定去那家咖啡店看一下。因為那家咖啡店離深川飯的店只有五十公尺左右。
咖啡店是一棟兩層樓的房子,一樓只有吧檯。他們買了咖啡後,上了二樓。雖然還有空桌,但和隔壁桌的間隔很窄,於是他們一起坐在窗邊的吧檯席。
「根據智慧型手機的定位紀錄,白石先生在這家店停留了將近兩個小時。他和這個地方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卻在這裡的咖啡店坐了兩個小時,到底在幹什麼?」
「最有可能就是和誰在這裡見面。」
「雖然是這樣,但你也參加了偵查會議,所以應該知道,監視器拍到無論是進來還是離開,都只有他一個人。姑且不論進來的時候,離開的時候不是通常會一起走嗎?」
「嗯。」中町低吟了一聲,「是啊。但如果不是和人見面,在這種地方坐兩個小時到底在幹什麼?看書嗎?還是像他們一樣?」他說話時,用大拇指指向後方。
五代悄悄回頭一看,發現坐在桌旁的客人幾乎都在滑手機。
「應該不可能吧,」五代苦笑著說:「不可能為了做這種事,特地來到和他完全沒有關係的地方,而且我記得白石先生事務所的一樓,就有一家咖啡店。」
「被害人很愛喝咖啡,這家店的咖啡出了名的好喝,所以他特地來這裡……好像也不太可能。」
「雖然你的推理很有意思,但這家店只是普通的連鎖咖啡店。」
「沒錯。」中町露出沮喪的表情,把紙杯舉到嘴邊。
五代也喝了一口咖啡,看向前方。窗外可以看到下方的永代大道。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從鼻孔發出了笑聲。
「怎麼了?」中町問他。
「既沒有看書,也沒有滑手機,卻一個人在咖啡店內坐了兩個小時。普通人不會做這種事,但不是有人不得不這麼做嗎?」
中町似乎不瞭解五代的意思,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五代指著他的臉說:
「就是我們,就是刑警啊。在監視的時候,必須連續坐好幾個小時。」
「啊!」中町微張著嘴巴。
五代指著車來車往的永代大道說:
「你看,你不覺得這裡是監視的絕佳地點嗎?門前仲町的主要商店都在這條馬路上,對面的那些店家,哪家店有哪些客人出入簡直一目瞭然。而且來這裡的人,或是從這裡離開的人,幾乎都會經過這條路。」
「的確是這樣,」中町低頭看著馬路說:「所以你認為這就是被害人來這間店的理由嗎?也就是為了監視某個人的行動。」
「我不知道用監視這兩個字是否恰當,因為白石先生並不是刑警,所以是否可以認為他在等人出現?」
「是行人嗎?」
「這就不知道了,是有可能,但也可能是會把車子停在路旁停車位的人,或是走進某家店,遲早會出來的客人。雖然有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裡是監視的最佳場所,而且還可以喝咖啡。」
中町雙眼發亮地說:「要把這件事向上面報告嗎?」
五代淡淡地笑了笑,好像在趕走什麼東西般輕輕揮了揮手。
「暫時先不要。因為沒有什麼根據,只是連推理也稱不上的幻想。如果這種事都要報告,有多少個主任和股長都不夠用。」
「是嗎?」中町露出氣餒的表情,「因為我很想帶點線索回總部。」
「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但不必為沒有收穫感到愧疚。找不到獵物不是獵犬的錯,而是他們不該把獵犬送到沒有獵物的地方,所以要抬頭挺胸回總部。」五代說完,拍了拍年輕刑警的肩膀。
發現遺體至今已經過了四天。負責調查被害人交友關係的偵查組和其他組一樣,都沒有查到任何成果,所以中町覺得有點抬不起頭。
五代和中町根據傳統手機和智慧型手機的通話紀錄,清查了最近可能和白石健介有接觸的人。雖然傳統手機目前仍然沒有找到,但他們向電信公司調閱了撥打紀錄,山田裕太的電話號碼就留在撥打紀錄上。
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查訪了超過三十個人。除了目前和以前的委託人以外,還去見了白石的律師朋友,以及簽約的稅務師,甚至還去了他經常造訪的理髮店,但每個人都說完全想不到有任何線索。其中一名律師朋友還說:「如果抓到了兇手,而兇手來委託我辯護,我應該不會想接這種案子。」他的意思是,無論是基於任何動機殺人,他都不認為兇手有酌情減刑的餘地。
五代和中町在八點半過後回到特搜總部,負責管理被害人交友關係工作的筒井副警部還在特搜總部,於是就向他報告了查訪的結果。
少年白的筒井有一張方臉,即使聽到部下報告沒有收穫也面不改色。刑警這種工作,連續揮棒落空是很正常的事。
「辛苦了,今天就回去休息吧,但明天要出差。」筒井把一份資料遞給五代。
「要去哪裡?」五代接過了資料,那是駕照的影本,照片上有一個精瘦的男人。年紀大約六十歲左右。
地址位在愛知縣安城市。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