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痴的下剋上: 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第四部 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 VIII | 誠品線上

本好きの下剋上: 司書になるためには手段を選んでいられません 第四部 貴族院の自称図書委員 VIII

作者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小書痴的下剋上: 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第四部 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 VIII:,隨書附贈:「神官長的選擇」雙面拉頁海報!特別收錄:番外篇〈一掃十年前的悔憾〉、〈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神官長的選擇」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一掃十年前的悔憾〉、〈十年來的變化〉+〈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貴族院二年級的生活迎來尾聲,羅潔梅茵重新回到領地。她除了與新弟弟麥西歐爾見面,到兒童室宣傳書本販售會,並在低年級學生中尋找近侍的候補人選。另一方面,她也滿心期待斐迪南的「剖魚教學」,還在領主會議留守期間,聆聽祖父話說從前…… 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平靜無波,然而,斐迪南的樣子卻不太對勁。國王突如其來的命令,將使得斐迪南、羅潔梅茵與周遭人們的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近期去錄製了動畫DVD特典的評論音軌。 與聲優聊天真是非常寶貴的體驗,好開心也好緊張。 椎名優 這集彩色拉頁的男性出場率好高。 不如說除了羅潔梅茵以外全是男的。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 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 booklove.crown

商品規格

書名 / 小書痴的下剋上: 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第四部 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 VIII
作者 /
簡介 / 小書痴的下剋上: 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 第四部 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 VIII:,隨書附贈:「神官長的選擇」雙面拉頁海報!特別收錄:番外篇〈一掃十年前的悔憾〉、〈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37393
ISBN10 / 9573337398
EAN / 9789573337393
誠品26碼 / 2682027702006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52
級別 /
開數 / 25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賭上艾倫菲斯特的未來,
斐迪南將面臨最關鍵的抉擇!

試閱文字

內文 : 序章

「麥西歐爾大人,我是諾伯特,現已返回城堡。不久後領主夫婦也將抵達。」
接到齊爾維斯特的首席侍從諾伯特的通知,麥西歐爾一雙像極了母親的藍眼亮起光芒。冬季期間,兄姊都去貴族院了,父母親也忙於社交活動,沒有人會來他的房間玩。除了近侍以外,他幾乎不會接觸到任何人,心裡十分寂寞。
「麥西歐爾大人,侍從們在整理從貴族院帶回來的行李時,領主夫婦預計過來稍坐。請您仔細回想前些天學習過的內容,把領主夫婦當作客人,好好款待兩位吧。」
侍從卓格赫特微笑說道。卓格赫特是芙蘿洛翠亞的近侍,目前被派來擔任麥西歐爾的指導員,也已確定洗禮儀式過後會成為他的首席侍從。看來等等將是社交活動的練習。麥西歐爾邊回想至今學習過的內容,邊點點頭說:「我試試看。」

「麥西歐爾,我們回來了。」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歡迎回來。我為兩位帶位。」
麥西歐爾有好幾天沒見到父母親了。他走上前迎接,笑臉上同時有著喜悅與緊張,領著兩人走向卓格赫特正在準備茶水的桌子。
「請與我分享有關貴族院的事情吧。姊姊大人與哥哥大人做了什麼呢?」
入座後,要找話題與客人攀談。麥西歐爾照著近侍們教的流程發問後,父母親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成長,臉上浮現充滿慈愛的沉穩微笑。
「嗯,雖然你問起韋菲利特他們在貴族院的情況,但該從何說起呢……」
「奧伯出發前,不是很擔心領地對抗戰上與他領的交流能否順利嗎?麥西歐諾大人也非常關心這件事。」
卓格赫特一邊泡茶,一邊幫忙把麥西歐爾的問題問得更加明瞭。麥西歐爾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問得太簡略了。至今大家老是提醒他,「提問內容一定要具體,方便對方回答」,這時再聽到宛如範本的提問後,他終於能明白是什麼意思。
「這樣啊,那與你分享領地對抗戰上的交流情形吧。」
父母親開始說起今年的領地對抗戰與畢業儀式發生了哪些事。聽說兩人早就料到今年會有很多訪客,所以決定分成三組接待客人;上位領地接連前來問候,讓父母親應接不暇;戴肯弗爾格的騎士與斐迪南以羅潔梅茵改寫的原稿為賭注,比了一場迪塔;見習騎士們面對首次見到的魔物,團隊合作進步了許多……麥西歐爾認真傾聽,思緒不禁飛向了還未曾去過的貴族院。
「韋菲利特與夏綠蒂負責接待下位領地的訪客,聽說法雷培爾塔克的領主夫婦也來了。」
「法雷培爾塔克在艾倫菲斯特隔壁,還是母親大人與卓格赫特的原屬領地吧?」
麥西歐爾在腦海中回想地圖,看向芙蘿洛翠亞與卓格赫特。兩人笑著點一點頭。
「是呀。聽說我的哥哥大人與齊爾維斯特大人的姊姊大人都來了。今年麥西歐爾的表兄盧第格大人也畢業了,兩位似乎十分感慨呢。」
「表兄……嗎?」
「其實一般要等到洗禮儀式結束後再了解他領的親族,但現在也是個好機會呢。」
芙蘿洛翠亞開始說明在他領有哪些親族。原來自己不僅在法雷培爾塔克,在亞倫斯伯罕也有親族。儘管這些人都與自己有關係,但除了兄姊與領主的養女羅潔梅茵外,麥西歐爾之前從未聽過他們的名字。不過,聽完有關血緣的說明以後,他覺得跟那些為了洗禮儀式不得不背下名字的貴族比起來,這些人與自己更親近。
「為什麼一般得等到洗禮儀式過後,才要了解他領有哪些親族呢?」
「因為若不受洗,就沒有機會與他們問候寒暄。」
麥西歐爾不禁切身感受到,自己對這世界的了解還非常狹隘。他往房門瞥了一眼。房門之外,肯定還有著許多自己並不知道、必須親眼見識的事情。
「芙蘿洛翠亞大人,法雷培爾塔克近來如何?情勢穩定些了嗎?」
卓格赫特有些遲疑地開口發問。卓格赫特是政變期間法雷培爾塔克極有可能落敗之際,被送到艾倫菲斯特避難的貴族。他似乎十分擔心故鄉,麥西歐爾還記得他曾說過:「真想把領主候補生會舉行儀式,讓土地盈滿魔力,使得收成增加的消息告訴故鄉的人。」
「領地對抗戰上負責接待的是韋菲利特他們,但根據事後的報告,聽說盧第格大人曾前往領內各地舉行儀式,收成也因此增加了。他還說今後領主一族會繼續帶頭舉行儀式。」齊爾維斯特說。
「當時還那般年幼的盧第格大人竟然……孩子的成長快得教人驚訝哪。」
卓格赫特倍感懷念地瞇起眼睛,安心地吐了口氣。齊爾維斯特輕笑一聲後,看向麥西歐爾。
「是啊,孩子的成長速度確實很快。那能告訴我們,麥西歐爾成長了多少嗎?」
「你這陣子都在做什麼呢?有沒有在練習洗禮儀式?」
聽見芙蘿洛翠亞這麼問,麥西歐爾一時間答不出來。洗禮儀式之前,該做的事情應該都已經做完了。麥西歐爾朝卓格赫特投去帶有確認意味的目光,他笑著點點頭。
「是的。昨天我還練習了在大禮堂要怎麼行走,也複習了儀式流程。洗禮儀式上要問候的主要貴族名字也都記住了。前陣子也開始學習地理,往後要幫忙舉行儀式。」
「麥西歐爾這麼努力,那父親就把這個交給你吧。受洗前要練習怎麼回以祝福。」
齊爾維斯特打開一個小盒子,裡頭躺著鑲有綠色魔石的戒指。
「這是……」
「因為要釋出魔力並不容易,你最好預先練習。雖然之後得先歸還,當天的洗禮儀式再正式送給你,但這個就是你的戒指。把手給我吧。」
父母親在洗禮儀式上授予的戒指,即是貴族的證明。上頭會有代表誕生季節貴色的魔石。麥西歐爾離開椅子,走到齊爾維斯特面前,伸出手讓父親戴上戒指。戒指瞬間縮小,剛剛好地套在手指上。這也等於認可了自己是能夠獨立自主的貴族,麥西歐爾高興得不得了,撫摸手上的戒指。
「麥西歐爾,你要不要試著練習一下呢?首次向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問候時,不是得獻上祝福嗎?祝福的回禮就和這件事一樣。身為貴族,必須要能回以祝福才行。像這樣往左手使力,讓自己的魔力流過去。」
母親芙蘿洛翠亞的戒指忽地浮起紅光。看過示範,麥西歐爾也往左手使力。然而體內的魔力卻不聽使喚,戒指上的魔石僅是微微發光。檢測魔力量的魔導具會逕自把潛在魔力吸出,所以完全不用擔心,但祝福的回禮似乎沒那麼簡單。
「……我說不定無法在洗禮儀式之前成功。」
麥西歐爾不由得吐露不安。芙蘿洛翠亞輕聲笑著,牽起他的左手。
「只要練習,很快便能學會喔。由於若沒有血緣關係,很難教人學會怎麼操控魔力,你就與母親一起練習吧。」
忽然間,一股異於自己的力量從牽著的手緩緩湧來。雖然不會不舒服,但麥西歐爾還是覺得不太自在,忍不住想把那股力量趕出去。下個瞬間,一道微小綠光從戒指中浮出。
「啊。」
「你能感覺到魔力的流動了嗎?」
「一點點……」
麥西歐爾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手。能讓體內的力量按著自己的意志移動,這種感覺真是不可思議。剛才的流動,只是讓掌心那裡的魔力稍微往戒指移動了而已,感覺也很像是遭到母親擠壓的魔力回到了原位。因此,他還沒有信心能隨心所欲地移動魔力。
「……哥哥大人說過,羅潔梅茵姊姊大人在洗禮儀式上回以的祝福,還布滿了整個大廳呢。那得釋出多少魔力才辦得到呢?姊姊大人跟我說,我只要把羅潔梅茵姊姊大人視為目標就好了。」
他轉述了兄姊說過的話語後,齊爾維斯特苦笑著擺擺手。
「你別以羅潔梅茵為目標,她那是特例。因為她受洗前就在神殿以見習巫女的身分舉行儀式,也給予過祝福。」
……別以羅潔梅茵姊姊大人為目標嗎?可是姊姊大人說……
父親與姊姊的建議完全相反。難不成父親的意思是,這對他來說是不可能的嗎?麥西歐爾的腦袋瓜陷入一團混亂。這時,芙蘿洛翠亞溫柔地輕撫他的手。
「齊爾維斯特大人的意思,並不是以羅潔梅茵為目標是件壞事喔。因為你才剛剛開始學習操控魔力,他只是提醒你不要勉強自己。畢竟在還不習慣的時候,魔力操控會對身體造成負擔。」
芙蘿洛翠亞告訴他,從前羅潔梅茵遇襲並浸入尤列汾藥水後,夏綠蒂與韋菲利特為了填補她的空缺,曾咬著牙拚命練習操控魔力。至今兄姊都只跟自己說羅潔梅茵有多麼厲害,他們為了追上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卻從未說過兩人也曾經失敗。麥西歐爾感到既新鮮又驚訝。
……哥哥大人與姊姊大人也會失敗嗎?
「你只要完成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工作,再慢慢學會其他事情就好了。」
「我知道了,母親大人。」
「話說回來,麥西歐爾。你好像相當尊敬羅潔梅茵,但你都還沒見過她吧?」
齊爾維斯特一臉納悶地這麼說。麥西歐爾也感到納悶地歪過頭。
「因為姊姊大人最常來找我玩,她每次都告訴我羅潔梅茵姊姊大人有多麼優秀;哥哥大人也會帶著羅潔梅茵姊姊大人做的繪本與玩具來給我。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不是也告訴過我有關點心與餐點的事情嗎?再加上,羅潔梅茵姊姊大人也幫助了卓格赫特那麼擔心的法雷培爾塔克。」
大家都在稱讚羅潔梅茵,麥西歐爾覺得自己會尊敬、崇拜她也很正常。
「而且,我以後要輔佐並保護將成為下任領主的哥哥大人,還有將成為第一夫人的羅潔梅茵姊姊大人吧?所以我想要變強,才能保護兩人。」
身邊的人都告訴自己,他將來必須輔佐領主夫婦,並在夫妻二人因為外交活動而不在領內時擔任代理領主,留意領內發生的事情、帶領貴族。就和現在的波尼法狄斯一樣。
「麥西歐爾,你有這份心當然很好,但保護羅潔梅茵是護衛騎士的工作唷。」
「領主夫婦已有護衛騎士保護,但其他貴族卻沒有。既然你有這種想法,能保護更多的人不是更了不起嗎?」
「保護……更多的人嗎?」
……父親大人又說些難懂的事情了。
麥西歐爾無法理解父親想說什麼,感到十分困惑,但在聽到齊爾維斯特接下來說出的話語後,張大眼睛。
「是啊。像這次的表揚儀式發生了襲擊事件,當時保護了艾倫菲斯特學生的,正是羅潔梅茵變出的舒翠莉婭之盾。」
齊爾維斯特說明,領地對抗戰之後舉行的表揚儀式上,出現了罕為人知、得用黑色武器才能打倒的魔獸。當會場陷入一片恐慌時,是羅潔梅茵變出的舒翠莉婭之盾保護了艾倫菲斯特的學生。只存在於書中的神具竟然真實存在,羅潔梅茵甚至能操控自如,並且保護了學生們。聽到這有如神話的事蹟,麥西歐爾激動起來。
「父親大人,羅潔梅茵姊姊大人變出的盾牌跟這個一樣嗎?」
他拿來自己的聖典繪本,翻開到風之女神那一頁,指著書上的風盾圖畫。齊爾維斯特回道:「她可以變得更大,把所有學生都包進去。」據說半球形的透明盾牌呈琥珀色,還看得見魔法陣。若有人心懷惡意發動攻擊,就會有暴風反彈回去。聽到現實中竟然發生了神話裡才有的事情,麥西歐爾感動不已,對羅潔梅茵更是崇拜。
「父親大人,所有人都變得出舒翠莉婭之盾嗎?」
「不,目前大概只有羅潔梅茵與斐迪南吧。斐迪南說他因為在進入神殿前就讀過貴族院,早已習慣使用哥替特,但似乎只要刻意去想,也變得出神具。」
只有神殿長羅潔梅茵與神官長斐迪南。這也就是說,只有與神殿有關的人才變得出來囉?麥西歐爾腦海中,浮現出了諸神在神殿裡賜予神具的畫面。
……神殿好厲害。
「父親大人,我也想去神殿!我也想要可以變出神具!」
「麥西歐爾大人,您在說什麼啊?!請您冷靜下來!」
近侍們全都大驚失色地齊聲制止,麥西歐爾於是反省自己,可能是這樣子說話太沒有貴族風範了。開口拜託時應該再恭謹一些嗎?他看向雙親,只見芙蘿洛翠亞面帶微笑,眉梢為難地下垂;齊爾維斯特則是一臉饒富興味地挑起單眉。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請允許我出入神殿。」
「無妨,我想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與輕易下達許可的父親不同,近侍們全厲聲抗議。
「奧伯.艾倫菲斯特,還請三思!」
對於孩子的行動範圍產生了不同的意見時,通常更重視母親芙蘿洛翠亞的決定。眾人的目光一致看向芙蘿洛翠亞。
「齊爾維斯特大人,你不能輕易下達許可喔。」
芙蘿洛翠亞面帶和善笑容,說出了反對意見。麥西歐爾非常清楚,這種時候母親的意見會比父親的更有影響力。他不禁感到失望。
「母親大人與卓格赫特你們不希望我去神殿嗎?可是哥哥大人與姊姊大人都會去吧?」
從他懂事開始,最親近的家人夏綠蒂與韋菲利特都會參加神殿儀式,身為領主一族的羅潔梅茵與斐迪南也負責管理神殿。明明大家都在稱讚他們,為什麼自己想參加的時候卻遭到了反對呢?
「哈爾登查爾的奇蹟發生後,如今貴族們都明白了儀式的重要性。法雷培爾塔克的收成增加一事也會傳進他領耳中,今後連他領也會開始重視吧。況且等麥西歐爾和韋菲利特以及夏綠蒂一樣都學會了操控魔力,以後也得舉行儀式。」
「是的,我也想像哥哥大人與姊姊大人一樣參加儀式。」
麥西歐爾附和齊爾維斯特,緊捏著聖典繪本注視母親。但是,芙蘿洛翠亞的眼神仍然像在看著不聽話的孩子。
「讓他早點習慣神殿也未嘗不可吧,我不認為同意這件事有何不妥,反正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差別罷了。」
「時間早晚正是問題所在。現在的麥西歐爾若抱著遊玩的心態跑去神殿,只會給羅潔梅茵他們造成困擾吧。至少得先學會操控魔力、背下儀式要朗誦的祈禱文,否則我不會允許。」
芙蘿洛翠亞反對的理由,麥西歐爾與齊爾維斯特都能夠接受。麥西歐爾也不想要去了後礙手礙腳。他只是想要受洗之後,能夠加入兄姊的行列,然後如同夏綠蒂對他說過的,以領主之子的身分幫忙。
「我願意背祈禱文。」
「嗯,那就這樣吧。我記得夏綠蒂和韋菲利特那裡都有斐迪南提供的大量木板,讓他們能背下儀式內容。你再向他們借吧。」
「是!」
「……芙蘿洛翠亞大人,這樣真的好嗎?」
雖說有附帶條件,但得到了出入神殿的許可讓麥西歐爾非常開心。然而,近侍們的聲色中卻有著強烈的譴責意味。麥西歐爾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有這樣的反應。
芙蘿洛翠亞環顧近侍,以從容不迫的語氣勸道:
「如今羅潔梅茵成了神殿長,斐迪南大人還俗以後也繼續擔任神官長,兩人的近侍因而平常都得出入神殿。眾人對於儀式的認知也開始與以往不同。現在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要馬上改變舊有觀念固然不容易,但請你們試著接納吧。」
「遵命。」
麥西歐爾不知道以前的神殿是什麼樣子,但從芙蘿洛翠亞這些話,感覺得出改變的關鍵正是羅潔梅茵。
……好想快點見到羅潔梅茵姊姊大人喔。若拜託姊姊大人舉辦茶會,能見到她嗎?
記得夏綠蒂說過,她在洗禮儀式之前,曾與羅潔梅茵舉辦過茶會。那麼只要拜託姊姊,說不定她能幫忙介紹。麥西歐爾對羅潔梅茵的崇拜越來越深,引頸期盼著兄姊們從貴族院歸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