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陰陽師 伍拾貳: 悲鳴之泣 | 誠品線上

少年陰陽師: こたえぬ背に哭き叫べ

作者 結城光流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少年陰陽師 伍拾貳: 悲鳴之泣:,來自黃泉的惡鬼迫不及待想湧入現世,而那把誘惑昌浩開啟黃泉之門的鑰匙,就在「那個男人」的手裡……來自冥府的官吏,為晴明帶來了可怕的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來自黃泉的惡鬼迫不及待想湧入現世, 而那把誘惑昌浩開啟黃泉之門的鑰匙,就在「那個男人」的手裡…… 來自冥府的官吏,為晴明帶來了可怕的「預言」,遠在菅生鄉的昌浩卻對此一無所知,只能在靈力消耗殆盡的情況下,墜入記憶回溯的夢魘。 儘管在夢中見到了京城發生的災厄、崩塌的神社,以及從彼岸闖進來的惡鬼,但昌浩還是決定忽視警告,尋找黃泉之門的所在地。 只要能找到現世與幽世之間的那道狹縫,就能重新找回脩子的魂虫,並設下抵擋惡鬼的結界。抱持著遲疑與希望,他隻身前往生人勿近山,沒想到擋在他面前的人竟然是……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結城光流 8月21日生,O型,現居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時間是在曆書剛進入春天的凌晨兩點, 沒錯,就是萬籟俱寂的三更半夜, 對講機突然響了起來, 但是,螢幕上卻沒有顯現任何人…… 其實這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 是的,為了謹慎起見,我撥了110報警, 請求巡視周邊。 謝謝警察先生們在寒冷的深夜中巡邏。 就這樣完成了《嚴靈篇》第二集。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 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 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鹿男》、《鴨川荷爾摩》、《夜行》、《深宮幽情》、《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少年陰陽師 伍拾貳: 悲鳴之泣
作者 / 結城光流
簡介 / 少年陰陽師 伍拾貳: 悲鳴之泣:,來自黃泉的惡鬼迫不及待想湧入現世,而那把誘惑昌浩開啟黃泉之門的鑰匙,就在「那個男人」的手裡……來自冥府的官吏,為晴明帶來了可怕的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37157
ISBN10 / 9573337150
EAN / 9789573337157
誠品26碼 / 2682008257006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級別 /
開數 / 25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不會到來的未來之夢,不曾有過的過去之夢,
卻讓人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試閱文字

內文 : 1


◇ ◇ ◇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波浪聲作響。



海津見宮蓋在漂浮於伊勢海上的海津島。
地底下有面臨三柱鳥居的祭殿大廳。
那裡是玉依公主經常祈禱,向天御中主神請示神諭的聖域。
磯部守直從通往祭殿大廳的石階走下來。
目前,是由前代玉依公主留下來的女兒齋,擔任玉依公主的職務,在祭殿大廳祈禱。
前代玉依公主已經去世多年。
齋繼任職務時,還是個十歲的孩子。
那之後過了四年,齋現在十四歲了。
走下祭殿大廳的守直,默默注視著齋的背影。她正端坐在木框結界前,面向三柱鳥居,全神貫注地祈禱。
篝火的火焰嫋嫋搖曳。兩個篝火、兩個結界,隔開了被神聖化的祈禱座席與人所居住的俗世。
守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齋的背影。
他不知道齋在祈禱什麼,但是,這樣望著她的背影,他就能想像前代玉依公主應該也是像這樣向神祈禱。
沒多久,可能是祈禱結束了,可以看出齋稍稍放鬆了肩膀。
這時候守直才開口叫喚。
「齋。」
回過頭的少女望向守直,她的容貌幾乎與十歲時完全一樣。
從那時候起,齋的身高、容貌完全沒有改變。
玉依公主也是用來恭請天照大御神降臨其身的依附體。
天照大御神是天御中主神的女巫神,不可能降臨人身,若是降臨會損毀依附體。高天原的最高神明天照大御神的神力,就是如此可怕。
齋在成為恭請神降臨的玉依公主時,就放棄了身為人這件事。
「父親。」
守直微微一笑。只有這一點跟四年前不一樣。四年前的齋,對於稱呼自己為父親這件事,還有些困惑、躊躇,但現在可以像這樣,非常自然地叫出口了。
齋一站起來,剛才不知道待在哪裡的兩名神使就現身了。
從原木的結界走出來的齋,左右站著益荒和阿曇。他們是在遙遠的神治時代,被天御中主神派來當玉依公主的隨從。
篝火嫋嫋搖曳。
光憑篝火的火焰,並不能完全照出聳立在波浪間的巨大的三柱鳥居,卻連守直都能隱約看到全貌,這可能是因為神收到齋的祈禱,所以神威充滿了鳥居。
走到父親面前的齋,露出看似稍帶微笑的表情,仰頭看著父親。
「怎麼了?父親,您很少下來這裡呢。」
守直苦笑起來。
齋說得沒錯。
雖然守直屬於伊勢神職的磯部氏族,但是從來不曾參與在這個海津見宮舉行的祭神儀式,因為在這裡是由度會氏擔任那個職務。
神使們說,度會的人對待齋的態度,比以前好多了。但是,守直不清楚以前是怎麼樣,所以,還是覺得度會氏對待齋的言行舉止既冷淡又刻薄。
有幾次他真的很生氣,但是,每次生氣,齋都會露出複雜的表情,所以他就忍住了。
其實是守直每次生氣,齋都會想,原來他這麼關心自己,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結果就變成複雜的表情了。
但是,她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害臊,所以沒有說出實情。
「我總是想盡量不要妨礙到妳。」
「哦。」
齋點點頭,等著守直繼續說下去。
每次面對直直仰望著自己的雙眸,守直對玉依公主至今不變的愛就會湧現心頭。從齋的身上,可以清楚看到那個美麗的玉依公主的影子。
「我作了夢。」
齋偏著頭問:
「作夢?」
當齋開口問是怎麼樣的夢,守在背後的兩名神使就彼此使了個眼神,悄悄地與她拉開了距離。
兩人退到篝火照不到的地方,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守直垂下眼睛,陷入回憶中。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波浪聲作響。


在夢中也跟現在一樣,一直聽到這個聲音。
記憶不是很清楚。夢境片片斷斷,剛醒來時意識特別模糊,朦朧得像是蒙上了一層耀眼的暮靄。
在這座宮殿已經住了四年的守直,剛從現實般的夢裡醒來,一時有些混亂,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感覺花了一段時間,才想到自己是身在海津島的海津見宮的東棟建築裡的一個房間。
就是沉醉到如此地步。
「宛如夢般的夢。」
這麼說的守直,眼睛綻放著充滿幸福的柔和光芒,像是遙望著某處。
「夢般的夢,是怎麼樣的夢呢……」
守直注視著直眨眼睛的齋,回她說:
「公主……妳的母親、我和妳,三個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夢。」



守候在光線照不到的陰影裡的益荒和阿曇,凝視著邊笑邊說話的守直,和專注傾聽他說話的齋的背影。
兩人在說什麼,傳不到這裡。真要聽也能聽得到,但是,偷聽父女之間無關緊要的談話也太不知趣了。
更何況,那對父女已經分離很長一段時間了,守直直到四年前才知道齋的存在。
而且,齋不善於對人敞開心胸,即使對象是親生父親,她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能這樣跟他自然地交談。
願意為齋付出生命的人,非常少數。必要的話,神使們隨時有犧牲生命的覺悟,但是,他們不能那麼做。
因為那會讓齋想起,為了保護她以身為盾而丟失性命的玉伊公主。
神使們都知道。
齋有時候會在半夜低聲尖叫著醒過來。
那種時候,一定是在作那天的夢。夢見倒地的公主,看都沒看她一眼就斷氣了。夢見她哭著向神祈禱也沒有用,公主的遺體被光包覆著消失了。
她一次又一次作著同樣的夢。
神使們不斷祈禱,希望齋能獲得遺忘的救贖。
不再作夢,記憶就會逐漸遠去,在那個瞬間襲向她的比千刀萬剮更激烈、更深層的痛就會逐漸淡化。
然而,夢就是會來,彷彿不允許她忘卻。
齋苦笑著說,那是自己曾試圖弒殺玉依公主所受到的懲罰。
神使們都知道,是齋自己不想忘記,她覺得不可以忘。
「那麼,」神使們只能祈禱:「玉依公主啊,至少在不斷重現的夢裡,把視線朝向妳心愛的女兒吧。」
「父親……!」
齋的聲音突然變大,響徹祭殿大廳。
篝火的火光照出按著額頭、腳步踉蹌的守直,以及想撐住父親的身體卻承受不住重量而被絆倒跌坐在地上的齋。
「齋小姐!」
「守直!」
益荒和阿曇大驚失色地衝過來,齋舉起一隻手表示自己沒事。
「別管我,先看看我父親,他突然頭昏……」
跪坐垂首的守直,連甩了幾下頭。
「妳沒事吧……齋,對不起,疼嗎?」
「不疼,我沒事。倒是您,父親,臉色不太好。」
在橙色光線的照射下,守直的臉卻是蒼白的。
益荒抓住想站起來卻沒能站穩的守直的手,將他撐住。
抓著阿曇伸出來的手站起來的齋,拍掉沾在衣服上的塵埃。
「益荒,送我父親回宮,讓他稍微躺一下。」
「遵命。」
守直用行動表示自己可以走,但是,才走幾步就搖搖欲墜,只好放棄,靠益荒扶持。
「父親,我稍後再去看您。」
「啊,我沒事。不用管我,先忙妳的工作。」
齋對關心自己的父親抿嘴一笑。
他總是在擔心自己之前,先擔心齋。經過這幾年,這一點還是會挑動齋的心弦。
目送益荒和守直爬上石階離去的齋,回頭看著聳立在波浪間的三柱鳥居。
「齋小姐,有什麼擔心的事嗎?」
看到少女有點緊張的側臉,阿曇悄聲詢問。
阿曇和益荒都不會稱齋為玉依公主,因為齋要求他們這麼做。
「剛才我向神祈禱時,有個影像浮現眼底。」
「那是?」
齋露出深思的眼神,搜尋措辭。
「雷……」
紅色的雷在黑暗中疾馳,轟隆聲劃破天際。此時,低鳴般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湧上來。
「在黑暗中,來了一群漆黑的東西,發出鳴叫聲。」
「一群什麼?」阿曇再詳問。
但齋搖著頭說:
「太暗了,我看不清楚是什麼,只知道鳴叫聲帶領著非常可怕的東西,好像伴隨著一碰觸就會連體內都凍結的寒冷。」
齋試著更具體地想起祈禱中神所顯示的東西,但想不出來更多了。
阿曇俯視緊閉雙唇的齋,忽地蹙起眉頭。
「對了……」
聽到來自上方的低喃,齋抬起頭問:
「怎麼了?」
「啊,沒有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齋眨個眼說:
「是不是大不了的事,我聽完後自會決定。」
阿曇單膝跪下,讓自己的視線與齋的視線等高。
「我想起這幾天,有幾個在宮裡服侍的度會的人,一直說很冷,冷到身體都出了問題。」
「什麼?禎壬什麼都沒說啊。」
「是的……其實,禎壬也從今天早上臥床不起了。」
事情來得太突然,齋張大了眼睛。
度會禎壬是海津見宮的最高神官。即使是在宮裡服侍的度會氏的神官,也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海津見宮有通往地下的石階,可以走到祭祀三柱鳥居的祭殿大廳。
禎壬是最高位的神官,當然知道這件事。早晚祈禱時,禎壬也會下來這裡,默默看著在結界裡面祈禱的齋。
他對在祭殿大廳祈禱的女巫,也就是當代的玉依公主齋,並不算非常友好,但是比起以前,兩人的關係已經好很多了。
起碼齋是這麼想,至於度會氏的人怎麼想,就不關齋的事了。
齋的想法是,只要沒有紛爭就行了。神一定不想看到他們無謂地爭吵、衝撞、彼此憎恨、彼此厭惡。
度會氏們抱持的負面情感造成的悲劇,就是齋作的那個夢。
「──」齋嘆口氣說:「我稍後去探望他。」
阿曇瞪大了眼睛。
「齋小姐,不必那麼關心他!」
聽到神使的話,齋苦笑以對。神使們,尤其是阿曇,現在也對度會氏很苛刻。
「既然臥病在床,就該去探望啊。妳看,神明也是同樣想法。」
就在齋所指的地方,一道閃光自天而降,化為附帶綠葉的小樹枝。
齋走進結界,撿起那根樹枝。
不到一尺長的樹枝,是葉子翠綠繁茂的柊枝。
齋不解地說:
「宮的庭院裡也有柊樹啊。」
既然蒙受賞賜,就該當成探病的禮物,但是特地帶除魔的樹枝去,是什麼意思呢?
不祥的預感閃過齋的心頭。
難道度會氏們的身體不適,是某種災難的預兆?
樹木的枯萎到處蔓延,導致氣枯竭,形成污穢。雖然樹木的枯萎沒有波及到位於海津島的海津見宮,但是聽說在越過大海的志摩和伊勢,大多有污穢的沉滯。
樹木枯萎,氣也會停止循環。
人間的災難,也會波及天與地。
就像當時發生在地御柱的災難,也危害到全國。
想到這裡,齋心中一震。對了,地御柱沒事吧?
在宮裡服侍的人,感覺比一般人敏銳。萬一他們的身體不適,不是病,而是有其他原因,那麼很可能與神或地御柱有關。
齋雙手捧著柊枝,在祈禱的地方跪下來。
「齋小姐?」
「我要去地御柱的御前,妳在這裡等著。」
頭也不回地下令後,齋閉上了眼睛。



「──」
再抬起眼皮時,眼前聳立著巨大的柱子。
這根可以說是國家整體支柱的國之常立神,位於三柱鳥居的遙遠下方,不是一般人到得了的地方。
齋把宿體留在祭殿大廳,只有心靈下來這裡。
她發現那根柊枝還在手上。是棲宿在柊枝裡的神氣,以樹枝的模樣現形。
齋環視周遭。
地御柱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充滿靜謐氛圍的空間,從上面傳來拍打著三柱鳥居的波浪聲。
海也是神。波浪聲是神的氣息,也是神的歌聲、神的脈動。
觀察好一會後,齋鬆了一口氣。
看來是自己杞人憂天。
忽然,她看到記憶的殘影。
是個坐著仰望地御柱的少年。是留在這裡的記憶,讓她窺見了那個身影。
還有,在旁邊引導少年的玉依公主。
「……」
明知道那是這裡的記憶,僅僅只是殘影。
齋的心卻無比糾結。
啊,好想聽到她的聲音。
好希望她伸出白皙的手,對自己微笑。
好希望她呼喚自己的名字。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
每次、每次作夢,她都只有這個願望。
「……」
齋甩甩頭,俯首沉思。
所以,當守直說作了夢、說是玉依公主、守直與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夢時,齋抬起頭看著笑得很幸福的守直,真心為他高興。
她真心覺得,父親這麼開心,實在太好了。然而,心底深處也同時湧現幾近瘋狂的羨慕。
好羨慕、好羨慕、好羨慕父親,可以再見到玉依公主、見到她最愛的母親。
羨慕到甚至有點忌妒。
「唔……!」
無意識握緊的柊葉扎到手指,產生了疼痛。
齋驀地屏住氣息,閉上眼睛。不可以有這種負面的心情,這種負面的心情會像某天那樣,化為黑色繩子,捆綁地御柱。
少年的殘影消失,響起了波浪聲。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知道他平安無事,只是不知道他過得如何?
京城的狀況也令人擔憂,還是請伊勢的神職通報狀況吧。
齋向地御柱祈禱後,離開了現場。


唦唦。唦唦。
唦唦。唦唦。


不絕於耳的波浪聲中,夾帶著微微的鳴叫聲。
從各個地方冒出來的黑點,聚集起來,邊鳴叫邊盤旋,開始在地御柱的周遭飛起來。
沒多久,從柱子後面出現一個頭披黑衣的纖瘦身軀。
身穿黑衣又披著黑衣的纖瘦身軀,纏繞著大群黑虫,發出鳴叫般的拍翅聲。
虫的拍翅掀起了披下來的黑衣,底下的長髮隨風飄揚。
大群黑虫邊鳴叫邊在地御柱周邊飛來飛去。
然後。

──一……二……

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微微傳來美麗、恐怖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