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廊亭殺人事件 | 誠品線上

回廊亭殺人事件

作者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迴廊亭殺人事件:最強烈的復仇,源自於最深沈的愛!東野圭吾最耽美、最詭異的本格推理極致之作!推理作家.第一屆推理評論金鑰獎潛力獎得主林斯諺/專文導讀靜謐的迴廊亭裡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最強烈的復仇,源自於最深沈的愛!東野圭吾最耽美、最詭異的本格推理極致之作!推理作家.第一屆推理評論金鑰獎潛力獎得主林斯諺/專文導讀靜謐的迴廊亭裡,以血澆灌的殺意,正如花朵般爭相綻放……有人能了解,目睹愛人死去是什麼滋味嗎?深夜的迴廊亭裡,我的男友里中二郎被人殘忍地謀殺了!在熊熊烈火的焚燒下,他就死在我的身邊!一切來得太急,悲傷也蔓延得太快,但事後回想起來,我才明白這是一起「完美」的謀殺,而唯一不完美的是──我,唯一的目擊證人,卻奇蹟似地活了下來!我知道兇手正躲在黑暗中窺探著我,但他究竟是誰?又為何選擇了我和二郎?為了解開這種種謎團,我只好決定再「死」一次……在推理元素的特點上,《迴廊亭殺人事件》同時運用了「家族謀殺案」的設定與「死前留言」的懸疑,將複雜的人物互動、近親間的愛恨情仇、大家族生態的描繪寫得淋漓盡致。因此作為一本本格推理小說,《迴廊亭殺人事件》不但表現得在水準之上,作為一本純粹的小說,故事更是精采好看。《迴廊亭殺人事件》可以說是為「好看的故事」配上「絕佳的推理」這種組合,做了最佳的詮釋與表現! ──林斯諺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在推理元素的特點上,《迴廊亭殺人事件》同時運用了『家族謀殺案』的設定與『死前留言』的懸疑,將複雜的人物互動、近親間的愛恨情仇、大家族生態的描繪寫得淋漓盡致。因此作為一本本格推理小說,《迴廊亭殺人事件》不但表現得在水準之上,作為一本純粹的小說,故事更是精采好看。《迴廊亭殺人事件》可以說是為『好看的故事』配上『絕佳的推理』這種組合,做了最佳的詮釋與表現!」--林斯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東野圭吾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的推理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超人氣的頂尖作家。除了社會推理話題巨作《徬徨之刃》、懸疑感彌漫的本格推理傑作《十一字殺人》、耽美詭異的《迴廊亭殺人事件》外,另著有《布魯特斯的心臟》、《美麗的凶器》、《白馬山莊殺人事件》(以上均暫名)、《白夜行》、《信》、《偵探伽利略》、《綁架遊戲》等等,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拍成電視劇或電影。陳祖懿輔大日文系畢業。從事資訊科技日本業務二十年,長期駐留日本。目前專職翻譯寫作,翻譯作品有《崩潰的危機》、《女人看不見男人的謊言》、《小人鑑定團》、《孤島之謎》、《聖奧斯拉修道院慘案》、《世界推理小說短篇》等。東野圭吾 Keigo Higashino

商品規格

書名 / 迴廊亭殺人事件
作者 /
簡介 / 迴廊亭殺人事件:最強烈的復仇,源自於最深沈的愛!東野圭吾最耽美、最詭異的本格推理極致之作!推理作家.第一屆推理評論金鑰獎潛力獎得主林斯諺/專文導讀靜謐的迴廊亭裡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25130
ISBN10 / 9573325136
EAN / 9789573325130
誠品26碼 / 2680402873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2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導讀:「推理」+「小說」的優異呈現/林斯諺 :

(本文作者為推理作家、第一屆推理評論金鑰獎潛力獎得主)


近幾年來,東野圭吾這個名字對台灣的讀者來說已經不算陌生,隨著日劇、電影的改編,還有名作《嫌疑犯X的獻身》驚人的銷售成績,東野圭吾已經躍升為日本的大師級作家;由於作品風格不侷限於單一模式,而且均匠心獨具,吸引了大量的讀者群,獲得空前的成功。


東野圭吾雖然寫了不少推理小說,但基本上他的作品類型十分多元,有很多作品甚至不是廣義底下的推理作品。縱然他的處女出版作兼得獎作《放學後》是本格推理小說,而早期也寫了不少本格推理的創作,但漸漸地,看得出他已經不想再被侷限於類型小說的框架,而做了許多新嘗試,因而作品洋溢著豐富多變的色彩,尤其是晚近的作品,猶如百花齊放,令人咋舌於其創作彈性之大。


在台灣,東野圭吾作品的出版著重於他近期的作品,因此讀者可以清楚看見他多元嘗試的一面;而隨著作者名聲的水漲船高,中早期的作品也陸續被挖掘引進,讓讀者們可以逐漸窺知一名成功作家的創作演進過程。這本《迴廊亭殺人事件》是一九九一年的作品,以時間來看,算是比較早期的創作,走的仍是本格推理小說的路線。


故事以一名叫做本間菊代的老太婆的自述開始,菊代是一原家族的友人,前往迴廊亭旅館參加企業家一原高顯的守靈追悼與遺產宣讀。但讀者很快地便能發現,這名本間菊代是名叫枝梨子的年輕女人所假扮的。枝梨子的男友里中二郎曾在迴廊亭計畫與她一起殉情,但倖存的枝梨子懷疑自己與男友是被設計,有人想要殺害他們兩人,因而策劃了殉情之局;她認定兇手就在一原家族之中,因此打扮成菊代夫人前往迴廊亭調查。故事以雙線敘述展開,撲朔迷離、興味盎然,吸引人一頁一頁地翻下去。一敘述線描述假菊代夫人在迴廊亭與一原家族的接觸及互動,另一線則倒敘回憶枝梨子的心路歷程,說明她先前的殉情事件以及計畫復仇的過程與決心。當假菊代在迴廊亭設下陷阱引誘兇手上鉤時,竟然又發生了意料之外的殺人事件,這名女主角得一邊尋找兇手,同時還得遮掩自己的身分,防止警方起疑。


傳統的本格推理小說,因格式的限制,難免讀來比較枯燥無味,案件的偵辦過程佔了大半篇幅,容易令一般讀者心生不耐。但因為本格推理小說仍舊有一定的吸引力,因此當代的作者會採用不同的寫法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與可讀性,這樣的作法已經不只是歷史演化的產物,也是創作潮流。而東野圭吾在本書中用了幾個方式來提升故事可讀性。


第一個當然就是交錯敘述,一條正敘,一條倒敘;在現在線的敘述當中,讀者因為不清楚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懸疑感也應運而生;而適時的過去線插入,猶如抽絲剝繭般讓人恍然大悟,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這種雙線交錯、過去與現在的交叉敘述,避開了單調的直線敘事方式,不但增加趣味性也增加懸疑性,讓整個故事的行進更為活絡。


二者,是倒敘推理與正敘推理的融合。我用正敘推理這個詞是指傳統的whodunit(以找兇手為主要目的的推理小說,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誰幹的」),這種小說形式為一般讀者所熟悉。而倒敘推理(inverted mystery)指的是以犯罪者的視點來敘述故事的推理小說,因為一開始就知道兇手的身分,剛好與正敘推理相反。這種推理小說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兇手與偵探之間的鬥智張力,讀者跟隨著兇手的心思,看偵探如何逼近兇手,兇手又如何巧妙地避開,雙方一來一往,弄得讀者一顆心也跟著七上八下。倒敘推理中偵探與兇手對決的臨場感要比正敘推理來得更強。《迴廊亭殺人事件》是一本whodunit,尋找陷害枝梨子跟里中二郎的兇手是一個找兇手的謎團,尋找中間牽扯出來的另一件謀殺案兇手也是一個找兇手的謎團(至於是不是同一個兇手,就留待讀者自己去發掘),這邊的設置完全符合whodunit的模式。而假扮菊代夫人的枝梨子與警方鬥智的過程,則符合倒敘推理的形式。因此在本作中,女主角除了追查設計她的仇人外,還得跟警方過招,這種正敘推理中結合倒敘推理的形式,可以說是這本小說中最顯眼的特色,給了讀者在閱讀上的雙重享受,增加了戲劇張力。


至於本書在推理元素的特點上,我認為有兩點,首先,主要是運用了「家族謀殺案」的設定。這種小說的特徵是故事人物以一大家族為主,描繪這些家族人物複雜的關係,然後兇殺的導因通常跟遺產有關。著名的作品如范‧達因的《格林家殺人事件》、奈歐‧馬許的《貴族之死》、橫溝正史的《犬神家一族》等等。《迴廊亭殺人事件》基本上可劃歸為這種家族紛爭殺人的小說類型。複雜的人物互動、近親間的愛恨情仇、大家族生態的描繪都是這類作品的特點。家族謀殺案的小說其實也就是一幅人性浮世繪,而東野圭吾在本作有不錯的刻畫描寫。


另一個顯著的推理元素就是死前留言(dying message)的使用。死前留言是指死者在死前留下指控兇手或者是透露重要線索的訊息。最近轟動一時的《達文西密碼》中就運用了這個橋段,艾勒里‧昆恩的推理小說也經常出現這種設計。在《迴廊亭殺人事件》中,死前留言是個很重要的線索,讀者可以跟著一起動動腦,看是否能在真相揭曉前先一步找出答案。


總地來說,本書作為一本本格推理小說,推理表現是在水準之上的;而作為一本純粹的小說,故事是精采、懸疑、好看的。《迴廊亭殺人事件》為「好看的故事」配上「絕佳的推理」這種組合,作了最佳的詮釋與表現。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我是一個老太婆,一個即將七十歲的老太婆……
出了剪票口,緊張的細胞才得以鬆弛。明明知道沒事,坐電車時,我還是戰戰兢兢地低著頭,深怕一抬起頭來就被人識破。對面坐著一位年輕學生,對我這老太婆毫不感興趣,自始至終埋頭看他的漫畫。但我還是擔心得不得了。
不能這麼緊張,一定要有自信。只要坦然大方就好了,大大方方就不會引人起疑。
售票機的旁邊有面鏡子,我若無其事地站在鏡子前端詳。看吧!不管怎麼看都像一個氣質高雅的老太太。
絕對要有自信,這是最重要的。
嗯,我在車站前張望。這個車站不大,有個賣彩券的攤販,沒有接駁公車。交通方便的話會帶來更多的觀光客吧?高顯先生常這麼說,不過他會再笑笑地說,這缺點也是它的優點。
計程車招呼站的招牌早已鏽蝕斑斑,真的會有計程車出現嗎?等了約十分鐘,果然有一輛計程車駛進招呼站。司機滿頭白髮,看起來精神不錯。


「請到一原亭。」我說。
「一原亭……好!知道了。」
司機按下計費錶,回過頭又說:「那家旅館沒營業了吧!您不知道嗎?」
「嗯,我知道。發生意外了嘛!」
「是火災,大概有半年了吧!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不過那間旅館應該就是走霉運吧……」
看來這位先生很多話,口沒遮攔又滔滔不絕。他從反射鏡裡看了我一眼後說:「太太,您該不是那家旅館的人吧?」他的語氣中帶了點試探的意味。
「我只認識老闆。」我答。
「是喔!那就不用我多說了嘛!」
「不過,我是第一次到一原亭。」
「我想也是。常去的客人不會叫它一原亭,而會稱它為迴廊亭。」
「迴廊亭?」
「聽說那旅館是好幾棟分開來的建築,有迴廊相連,所以大家才會那樣稱呼。」
「哦,原來如此。」
「那間旅館還滿有名的呢!雖然不能住太多人,但聽說有位很了不起的作家長期住在那兒。我們也想去住一晚,可惜沒緣分啊!」說完司機便開朗地笑了笑。
「附近的人常談起當時火災的事嗎?」
「是啊!畢竟是不尋常的事嘛!」話一到此,他突然改變了語氣又說:「也不會,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聽說旅館已經完全修好、恢復原狀了,您不用擔心。」


他慌慌張張地改口,大概一時疏忽差點說出八卦。要是被迴廊亭的人知道,肯定會招來白眼。
不久車子進入山區,未鋪柏油的山路持續蜿蜒著。人煙稀少,但參天的古木卻更加濃蔭。
車子更深入山中,接著出現了幾條小岔路。各個岔路的入口處,豎立著各旅館的招牌。我們接連不斷地駛過一個又一個招牌,最後在山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新招牌,上面寫著「迴廊亭」三個字,而招牌的角落寫著小小的「一原亭」。
我在旅館前下了車,但沒人出來。踏入純日式的玄關,我喊了兩聲。過了一會兒我聽到腳步聲,旅館女主人從右邊的房間走了出來。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變得僵硬。這是第一道關卡,若過不了這一關就什麼都別提了。
女主人恭敬地將兩手放在膝前問道:「是本間夫人嗎?」
女主人的年紀大約五十歲左右,臉上化了濃妝,一副嬌豔欲滴的模樣,要說她三十多歲也不奇怪。我不由得升起一股嫉妒的感覺。


「是的,我是本間菊代。」保持強硬的姿態,我得維持符合外表年紀的衰老氣息才行。我一個人在鏡子前不停地反覆練習,不就是為了此時此刻嗎?雖然總覺得還差了那麼一點。
兩人之間一陣空白之後,女主人眉開眼笑地說:「久候您的大駕光臨。那麼遠的旅途,您辛苦了。」
望著她的表情,我有種勝利的感覺。女主人未有絲毫起疑。
脫下鞋進入旅館後,女主人一臉親切地笑說:「馬上就帶您進房間。我們奉命為您準備了一個很好的房間。」
「不好意思。」說完我低下頭,持續微笑著。「有關房間的部分,我有個不情之請。」
「啊?」女主人一臉吃驚的表情說:「您有何要求嗎?」
「一個小小的要求。」我微笑低著頭,又裝腔作勢地抬起頭說:「外子之前住過這裡,跟我說過從他當時住的房間往外看,景觀非常棒,因此叫我來時也一定要住那間。」
「是嗎?這樣的話,我們就依您的吩咐安排房間。請問是哪間房?」邊說,女主人的眼角邊露出些許不安。
「我先生說是『居之壹』。」


我一說完,她明顯地驚慌失措。「是『居之壹』嗎?如果您希望住那間是無妨,不過……」
此時,女主人的腦海裡一定亂糟糟地不停打轉。該靜靜地聽客人的請求呢?還是先說清楚,免得日後節外生枝?「居之壹」正是她頭痛的癥結,我決定暫且解除她的煩惱。
「您是介意以前發生過的事,是吧?沒關係的,這我都清楚,但我還是想住『居之壹』。我聽計程車司機說,旅館已經重新裝潢過了,不是嗎?」
救援奏效。女主人放心地小聲嘆息道:「是的,原來您已經知道了。真的可以嗎?重新裝潢後,還兒還沒人住過呢!」
「我要是介意那種事的話,早活不到這把年紀囉!請帶路吧!」
女主人終於點頭答應。「好的,這就帶您去。當然,『居之壹』早已收拾乾淨,隨時都能住。」
「很抱歉,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我稍稍鞠了個躬。


女主人帶路,朝房間走去。其實即便她不帶路,這個地方我也十分熟悉。旅館中間有個中庭,呈四合院的建築樣式,別館與本館相連。從距離本館最遠的一棟起,分別取名為「居」、「路」、「葉」、「荷」,其中的房間分別取名為「路之貳」、「葉之參」等等。而我要求的「居之壹」則是位於最裡面的邊間。
從本館到別館,有條長長的迴廊通道,迴廊的兩旁有幾扇窗戶,可以眺望四周景色。從本館走到最深處「居之壹」的路上,左手邊有個中庭,迴廊便以逆時鐘方向蜿蜒。中庭裡有個大水池,迴廊其中一段就是跨越水池的橋樑。
穿過幾棟建築物後,我們走到最裡面的「居」棟。這一棟有兩個房間,面對中庭的就是「居之壹」。女主人走在前面領我進入房間,頓時,我聞到一股新裝榻榻米的味道。


「讓我把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一下吧!」
女主人也發覺空氣裡滲著草蓆的味道,然而我還是婉拒了。因為現在是三月,外面的空氣還很冷。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盡快一個人在「密閉的房間裡」獨處。
女主人將房裡的設備、電話的使用方法以及隨時有熱水洗澡等等大致說明了一下,禮貌性地說了聲「請休息」後即欲告退。我向她鞠了躬之後連忙叫住她:「請問,一原家的人還沒到嗎?」
「是,還沒到,不過應該快了。他們訂的晚餐是六點半。」
我看了看手錶,時間才剛過五點。
「晚餐前您可以先去泡湯。這會兒公共浴池裡沒人,一個人泡湯可舒服的呢!」
「哦!真的嗎?那我非去不可囉!」儘管嘴裡這麼回答,但這次我是進不了大眾池的。
女主人再度道了聲「請好好休息」,隨即離去。等完全聽不到她的腳步聲後,我趕緊把木門鎖上。


拉開了和式紙門歩出走廊,我透過玻璃窗眺望四周的景色。除了樹葉的顏色從秋天換成了春天之外,其餘的景色,大致和那天沒有兩樣──我記憶中那幸福無比的一天。然而,此刻我的心情又如何呢?可以說宛如從一塊烏漆抹黑的抹布裡,擠出了一滴滴的髒汙與惡臭。


回到房裡,拉上紙門,這麼一來才不會有人瞥見我的身影。一想到這裡,我不禁全身無力,渾身癱軟地跪了下來。總算走到這一歩了!想到接下來的事,我堅強地告訴自己絕不能就此氣餒,我必須繼續奮戰下去、堅持下去。
我拉過皮包,取出一面鏡子,顫顫巍巍地瞄了一眼。圓圓的鏡片裡,映著一張白髮蒼蒼的老婦面容。兩頰鬆弛、眼尾堆著一條條深深的皺紋,怎麼看都像是年過六旬的老太婆吧?鏡裡的容顏再度讓我鼓起勇氣,但不可否認,此刻我的心情感到特別孤寂落寞。


女主人說晚餐是六點半,到時,一定會碰到一原家的人。在高顯先生的告別式上,我以這身裝扮出現過,當時會場一團亂,應該沒人注意到我,但今天可就不一樣了。
晚餐之前最好再補補妝。補妝之前,最好先洗個澡。晚餐時,若有人邀我共浴,也好藉此婉拒。
進入浴室,我先在浴缸裡放熱水,然後站在洗臉盆前卸妝。眼前一張老太婆的臉,在模糊中逐漸退去,下面是年輕的肌膚,三十二歲的肌膚。
卸妝過後,我陷入另一層憂鬱,因為這已不是原來的我。我身上只有一部分的皮膚是正常的,其餘都是手術植皮過後的痕跡。不知是哪個大學教授在電視上說的,現在整形外科技術相當進步,所以就算沒變裝,我想能認得出我的人可能也不多。
我小心翼翼地拿下假髮,那頂乳白色的漂亮假髮。最近,有很多專門製作女性假髮的公司,只要肯花錢,任何需求都可以接受訂製。我拿著本間菊代夫人的相片去,表明要這樣的假髮,宣稱是拍電影要用的,那個公司的人也毫不懷疑地就答應了。


其實,我本來是想染自己的頭髮,因為不知道假髮會在什麼情況下走光。我若無其事地請教美容師,他說走光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所以,把我的頭髮漂白兩次,使它看起來像淡淡的金髮,然後在金髮上染一層淺藍色,就可以勉強算是一頭銀髮了。我狠下心照著美容師的話做,卻換來悲慘的下場──頭髮確實是染色了,但卻毀了髮質,連頭皮都潰爛了。儘管染了藍色,卻和自然白髮相差十萬八千里遠,最後逼得我不得不把頭髮全部剃光。


最後只好戴上假髮,沒想到結果竟然比想像中的要自然許多,我想不知道的人,應該也看不出來吧?早知如此,一開始這麼做就好了。
浴缸裡的熱水滿了,我脫下和服,全身赤裸地站在鏡前,茫然地望著一個三十二歲瘦削女人的胴體。我轉過身,回頭看著背脊,背上也是一條條醜陋的燒傷痕跡,像是貼了一張島嶼地圖。我無法忘記,也永遠都無法消去心中的怨恨。
我把整個身體浸在浴缸裡,手腳伸直。我要趁著現在放鬆一下,因為今後我可能再也不會有這般舒適的心境了。
我用雙手仔仔細細地撫摸著身體各處,當手指碰觸到那貧瘠的胸部時,一股沉甸甸的感覺,從心底不斷蔓延開來。曾經溫柔地吸吻過這個乳頭的男人,只有一個人。
二郎!我的二郎!
我忘不了與他相處的朝朝暮暮,那是我一生當中最快樂的時光。
我甩了甩頭,想甩掉腦海裡的一切,因為那段最棒的回憶裡,緊緊繫著我最痛苦的記憶。
如地獄般痛苦的一天。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