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二: 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 | 誠品線上

America Second: How America's Elites Are Making China Stronger

作者 伊薩克.斯通.菲什
出版社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美國第二: 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推開中國門背後權力、金錢、影響力交織的超友誼關係過去幾年,中美之間的關係轉變許多:從熱絡的經濟夥伴,到戒慎恐懼的亦敵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推開中國門背後 權力、金錢、影響力交織的超友誼關係 過去幾年,中美之間的關係轉變許多:從熱絡的經濟夥伴,到戒慎恐懼的亦敵亦友,再到公開的敵人。美國人對中國共產黨所提出的挑戰覺醒得很慢。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在本書中,作者回溯了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的影響的演化。他讓讀者看見,美國的領導者一開始是如何歡迎中國進入美國的經濟體系,相信透過貿易與參與,能讓中國變得更民主化。作者也說明,即使這樣的信念已被證實是一種誤導,但美國有不少商人與政治人物已變得太依賴中國而不敢挑戰它。 本書揭露了北京當局影響美國既深又廣的網絡,這網絡是多年安靜無聲地透過許多傑出人物建立起來的,其中包括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與歐布萊特、迪士尼前執行長艾格與布希總統家族。書中也告訴讀者如何對抗這樣的影響,而且不是以偏執狂、仇外者或種族主義者的方式。這是一個關於腐敗與誤用的善意、深具權威性與重要性的故事,不僅對美國的未來,也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未來具有嚴肅的意涵。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商業周刊》八月選書 專文導讀 溫洽溢|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名人推薦 郭崇倫|聯合報副總編輯 張鐵志|VERSE社長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林佳璇|國際新聞主播 幾十年來,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一直存在「圍堵」和「交往」的雙重面向。但隨著中國經貿實力的大幅提升,「交往」的內容和程度大幅超過,並且弱化了「圍堵」,這是作者撰述本書的重要背景,也是作者一連串憂慮的主要起源。作為台灣人,面對台灣近三十年來的「去中國」化(注意引號的位置),對中國的高度依賴,以及台灣各界菁英對中國的期待、渴望,中間利益的連結,實在遠過於美國,因此,非常推薦這本重要的著作。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在本書的第三部第八章中,有一段話我認為應該用螢光筆大大註記:「美國政府應該更歡迎中國人前來美國工作、留學、生活,並強調它並不擔心華裔美人的忠心。拜登應該以美國總統的身分,向華裔美人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道歉。向錢學森公開致歉,會是很好的第一步。」畢竟從後疫時期至今,我們聽聞太多美國國內從疫情無限上綱,反過來霸凌亞裔人士的消息,延伸思考,就在全人類正處於疫後重新恢復交流時期,若以「疫前」(或是「疫中」)眼光來論斷他國,恐怕會成為國際排位賽中,名落孫山的新開始。本書從美國大歷史觀點,佐以作者個人經驗,鳥瞰今日美中關係互動;若因此替本書貼上政治標籤,反倒侷限於國際平台可發揮的影響力,故建議讀者應抱持獨立心態閱讀,方可得到更多收獲。 ──林佳璇(國際新聞主播) 這是那些權傾一時的人物與中國「專家」們(以及季辛吉)不希望你知道的事,那跟他們過去五十年來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往來有關。美國第二?確實。而誰是第一?我們要的是原則、真相與同理心,還是偽善、操控與貪婪?沒有一本書能提供更清楚的答案了。 ──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 菲什的書提出許多重要議題:我們為什麼要繼續相信許多美國重量級外交家(像是季辛吉、歐布萊特)私底下為中國做顧問?他們優厚的薪酬是由中國共產黨(或是和中共掛勾的公司)所支付。這是一個棘手且重要的問題,由一個前美國駐北京特派員所提出。 ──拉那.佛洛哈(Rana Foroohar),《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美國第二》是一本有關中共如何在美國建構他們影響力的書;該書經過仔細研究,富含自我意識以及有趣的描述。 ──季得恩.雷科門(Gideon Rachman)《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這是對為中國利益服務的美國領導人的強烈譴責……無論是在學術界還是在商業領域,中國都施加巨大的影響力。讓人大開眼界的一本書,讓我們看到中共如何在幕後操控美國經濟。 ──《科克斯書評》(Kirkus) 令人痛心的揭露……本書以尖酸的散文寫成。費雪的調查頗具說服力,他揭開腐敗及諂媚的沼澤如何讓地緣政治影響日漸嚴重。讀者們讀了一定大感震驚。 ──《出版週刊》(Publishers Weekly) 《美國第二》總結了中國共產黨在美國的最佳遊說者不是他的宣傳部,或是他們僱用的公關經紀,而是這些被中國巨大的市場利益所驅使的自我合理化的美國商人們。由於斯通.菲什的精心研究,他的結論很不容易爭論。 ──歐維勒.薛爾(Orville Schell),「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伊薩克.斯通.菲什 Isaac Stone Fish 「策略危機」(Strategy Risks)顧問諮詢公司的創辦人兼CEO,該公司將企業對中國洩漏的資訊予以量化。他是《華盛頓郵報》〈全球觀點〉的固定專欄作家,《巴倫》(Barron’s)理財投資雜誌專欄作家,為新聞網站CBSN撰寫文章,並在紐約大學全球事務中心兼職,擔任國際關係智庫組織《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訪問學者,也是常受到美國與世界各地邀請的演說家。他能說流利中文,曾為《新聞週刊》(Newsweek)擔任北京特派員,住在中國六年。現定居於紐約。 顏涵銳 師大翻譯所博士。譯有《人性中的良善天使》《隱形戰》《善良的逆襲》《改變人類文明的12座時鐘》等書。譯稿賜教:giccs.henry@gmail.com 。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讀 跌宕起伏的美中關係 文:溫洽溢 前言 第一部 如何贏得友誼並影響他們 第一章 歷來美國對中國的影響 第二章 利益之交 第三章 美國認可 第二部 位高權重的好朋友 第四章 香格里拉 第五章 好萊塢學會巴結北京 第六章 大學與自我審查 第三部 有個這樣的朋友…… 第七章 友誼及其缺點 第八章 捍衛中國人民及華裔美人的人權 謝辭 附注

商品規格

書名 / 美國第二: 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
作者 / 伊薩克.斯通.菲什
簡介 / 美國第二: 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推開中國門背後權力、金錢、影響力交織的超友誼關係過去幾年,中美之間的關係轉變許多:從熱絡的經濟夥伴,到戒慎恐懼的亦敵
出版社 /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296669
ISBN10 / 9573296667
EAN / 9789573296669
誠品26碼 / 2682204801003
尺寸 / 21X14.8X1.8CM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352
裝訂 / 平裝
開數 / 25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 探討的主題:「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勢力」題材特殊,鮮為人知。
● 書中描述的現象令人咋舌,同樣情形也可能正發生在台灣。
● 作者親訪書中提及的人物,以求客觀呈現事實,增添本書可信度。

試閱文字

導讀 : 導讀
跌宕起伏的美中關係
 ——溫洽溢
 在尼克森敲開中國冰封大門五十週年前夕,前駐北京記者伊薩克.斯通.菲什(Isaac Stone Fish)出版了《美國第二: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一書,從美中關係的宏觀歷史,重新反思自尼克森以來美國對中國所採取的交往/接觸政策。在美國朝野、民主及共和兩黨幾乎對「中國威脅論」取得一致共識時,菲什一書的獨特性,同時也是最富爭議之處,就在於他所劍指的對象,不是中國海權的擴張、對南海海域的染指、「一帶一路」政策扭𨍭了歐亞大陸的地緣政治、核武能力的大幅成長等中國崛起後所帶來國際政治的變化,而是把苗頭指向美國政商學界的菁英如何覬覦中國龐大市場利益,為中國進行政策遊說,無意之間壯大了中國的國力,對美國造成傷害。
 
 
菲什甚至指名道姓,抨擊前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前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迪士尼公司的執行長艾格(Rob Iger),還有布希家族。儘管菲什在書中提出種種道德性的控訴,尚且缺乏確鑿的法律事證,不過,由於指控歷歷,太具爭議性,還是引起美國各大智庫和媒體的廣泛討論。
 
菲什在書中指控的政商菁英,我不認為他們全都是在蓄意傷害美國的利益,反倒不少人懷抱崇高、普世的價值理念,追求美國的國家利益。假使,真如菲什所描述的,他或她壯大了對手中國的國力,如此悖論的現象,就必須放在美國中國政策的歷史演變脈絡中才能被真切理解。
 
事實上,自從尼克森五十年前的破冰之旅,美國的中國戰略主軸從遏制/圍堵轉向交往/接觸,美中關係從來就不是一片坦途,而是跌宕起伏,有時甚至是出乎意料的戲劇化轉折,美國知名「中國通」大衛.蘭普頓(David Lampton)便以「同床異夢」(Same Bed,Different Dreams)來形容美中關係的貌合神離。造成美中關係「異夢」的原因,可以說是根深蒂固、難以根除,韓戰的創傷記憶、意識形態認同的㢠異、民主與威權體制的南轅北轍、對自身利益認知的差異,還有臺灣問題的從中作梗,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所描述的戰爭因素都可以從中找到。
 
讓美中最終捐棄成見,擱置種種爭議,其中包括臺灣主權歸屬的認知,即在於雙方共同的戰略利益——抗衡蘇聯,即美中關係正常化的推手、卡特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口中所說的,主要是針對「我們的共同敵人」。冷戰時代,在布里辛斯基的戰略「大棋盤」中,他所有的思考,甚至包括與中國的建交,都是圍繞在他所提到的「我們的共同敵人」——蘇聯的威脅。布里辛斯基是波蘭裔的移民,波蘭數度遭受瓜分的悲慘命運,籠罩在波蘭人心中的「恐俄症」,一直都是揮之不去的歷史陰影,布里辛斯基自然也不例外。即使在蘇聯已解體的後冷戰時代,布里辛斯基的歐亞戰略,都是一貫地圍繞在俄羅斯幽靈重生的這一問題展開,連帶也使他一直把中國視為對抗莫斯科的盟友。
 
祕密穿梭北京為尼克森中國之行鋪路的季辛吉,巧合的,和布里辛斯基一樣,都是歐洲裔的移民(季辛吉係德裔猶太人),並列美國國際戰略「國師」的季、布,兩人皆強調「均勢」作用的現實主義者,戰略思維明顯帶有濃厚歐洲地緣政治的色彩。不過,對比於布里辛斯基一貫的地緣政治邏輯,季辛吉面對中國崛起的挑戰,似乎顯得曖昧不清,不見其昔日犀利的現實主義戰略主張(儘管難他玩弄權謀的手法讓人難以苟同)。而菲什或許會認為,恐怕正是因為垂涎中國龐大的經濟利益,麻痺了季辛吉往日的銳利心智,讓他對中國崛起的威脅消極失語。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幾十年來,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一直存在「圍堵」和「交往」的雙重面向。但隨著中國經貿實力的大幅提升,「交往」的內容和程度大幅超過,並且弱化了「圍堵」,這是作者撰述本書的重要背景,也是作者一連串憂慮的主要起源。作為台灣人,面對台灣近三十年來的「去中國」化(注意引號的位置),對中國的高度依賴,以及台灣各界菁英對中國的期待、渴望,中間利益的連結,實在遠過於美國,因此,非常推薦這本重要的著作。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在本書的第三部第八章中,有一段話我認為應該用螢光筆大大註記:「美國政府應該更歡迎中國人前來美國工作、留學、生活,並強調它並不擔心華裔美人的忠心。拜登應該以美國總統的身分,向華裔美人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道歉。向錢學森公開致歉,會是很好的第一步。」畢竟從後疫時期至今,我們聽聞太多美國國內從疫情無限上綱,反過來霸凌亞裔人士的消息,延伸思考,就在全人類正處於疫後重新恢復交流時期,若以「疫前」(或是「疫中」)眼光來論斷他國,恐怕會成為國際排位賽中,名落孫山的新開始。本書從美國大歷史觀點,佐以作者個人經驗,鳥瞰今日美中關係互動;若因此替本書貼上政治標籤,反倒侷限於國際平台可發揮的影響力,故建議讀者應抱持獨立心態閱讀,方可得到更多收獲。



──林佳璇(國際新聞主播)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歷來美國對中國的影響
 雖然美國一直到近年才慢慢摸清楚,北京是透過什麼管道在左右美國的,但中國本身卻是早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就深自擔憂自己受到美國擺布,當時中國正進入國力衰退的時期,這個時期一直延續到一九九○年代才結束。
對中國這個非常驕傲、且多數朝代都對外孤立的文明而言,這樣的衰退是他從來沒有遭遇過的。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前,中國幾乎沒有注意到美國的存在。中國的高層一貫認為,中國以外盡是蠻夷之邦,遠不如他,既稱為中國,即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清朝時代的欽差大臣耆英一八四四年上奏給道光皇帝時,即寫道:「米利堅地處西隅,在各國中最為荒遠,今蒙恩准特降詔書,俾得奉為世守,既已嘉其慕義之忱,復以堅其向化之志,殊方異類,莫不感戴皇仁。」言下之意是,美國不只地處極西荒涼之地,人民亦缺乏教化,連中國高深的用語都不懂,所以要把話說得更淺白方便教化他們。
耆英這種對美國高高在上的態度,在中國當時非常普遍。不要忘了,一四九二年,哥倫布之所以發現新大陸,原本的目的是要找到一條捷徑,通往傳說中富裕的遠東,而倫敦也在十七世紀初,特別送了一群拓荒者前往美國的詹姆斯敦(Jamestown)拓荒,目的也是希望以此為據點,開發出一條從大西洋通往太平洋淘金的捷徑。對當時歐洲的探險家和拓荒者而言,美國只是前往遠東發財的中途站。
之後隨著歐洲文明慢慢在美國生根,歐洲當時視中國為文明進步之邦的印象,也在美國流傳下去。當時的政治作家湯瑪斯.潘恩(Thomas Paine)稱中國人為「溫和善良的人民」,傑佛遜總統(Thomas Jefferson)還曾想過美國應效法中國,且應和歐洲不相往來,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則稱中國是「最聰明的國家」,甚至還主張美國應以中國為榜樣,而不該師法歐洲。華盛頓總統(George Washington)收藏了數百件珍貴的中國製品,有一整套的中國瓷器,就連波士頓茶黨倒進港口的茶葉,也都是產自中國。當時很多美國人視中國為「赫赫有名的財富與智慧之源,是我們這個年輕的共和國應好好效法的對象。」歷史學家張少書(Gordon H. Chang)所著《宿緣:美國對中國的歷史觀》(Fateful Ties: A History of America’s Preoccupation with China)一書就這麼寫道。中國一直到十九世紀中葉,都 是世上最富有的國家,茶商伍秉鑑當時在美國投資造鐵路,則應該是當時的全球首富。
但中美關係之後出現了幾個關鍵的變化,美國人也因此對中國逐漸改觀。在工業時代來臨前,中國人口數量就反映在其經濟規模上。所以儘管對外而言,中國是個富裕的國家,但當時數百萬中國人,卻是民不聊生、吃不飽穿不暖。蘇格蘭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中就寫道:「中國長久以來就是世上最富裕、肥沃、文明、工業化、人口最多的國家,但中國最底層的人口,卻比歐洲最窮國家的人民更窮。」此言可以說一語中的,而且一直到一九九○年代時都還是顛撲不破。
十九世紀百年間,美國跟隨歐洲的腳步,邁上工業化和都會化的道路,同時期的中國,卻始終停留在農業社會。貪汙和鴉片削弱了中國國力,也導致清朝走向敗亡,讓這個從一六四四年就統治中國的王朝奄奄一息。
這期間,美國不斷向北和向西拓展,再加上十九世紀中葉快速經濟成長,讓美國獲得自信,也不再視中國為效法對象。最能代表美國人對中國態度改觀的,就是培里將軍(Commodore Matthew Perry),一八五三年他率領美國海軍艦隊進入東京港,從此打開了世界通往日本的門戶。一八五六年,他將自己這段海上之旅寫成書,書中他寫道:「我們的領土橫跨兩大洋、居與歐亞之間。」當時美國土地才剛發現金礦八年,加州也才剛正式成為美國的一州。過去,中國老愛自稱為『中間的王國』,但這個封號,如今似乎更適合我們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