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想當英雄: 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 | 誠品線上

어느 소방관의 기도

作者 吳永煥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我們不想當英雄: 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金勳,《捎給大海的訊息》)第一位韓國首位消防員出身的國會議員第一手消防生死前線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金勳,《捎給大海的訊息》) 第一位韓國首位消防員出身的國會議員 第一手消防生死前線最沉痛的告白 親眼目睹無數的犧牲、面對許多無法拯救的瞬間, 必須擺脫對這些悲劇的自責與崩潰的心, 這就是消防員的日常。 2015年韓國Kakao早午餐圖書獎(카카오 브런치북 프로젝트)得獎作品 韓國民主黨中最年輕的議員消防前線第一手紀實 「希望我們可以保護這些辛勤奔波於救災現場的消防員。」──金勳(榮譽消防員、小說家) 民宅失火,消防員救出屋主老婦人後, 屋主老婦人邊哭邊跳腳著急地說兒子還在家裡沒有脫困, 一聽到這話,九名消防員就立刻衝進房子裡與烈火搏鬥。 一剎那間,兩層樓的連排住宅在轟然巨響後瞬間倒塌。 好不容易在入口處救出三名消防員,但是另外六名,卻是永遠沉睡在瓦礫之中。 經過調查後才得知,此場大火是老婦人的兒子縱火後逃逸。 目睹同袍兄弟在火場中無辜殉職,是心中一輩子無法抹滅的陰影。 烈火無情,我們不想當英雄, 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歸來。 逢年過節無法與家人團聚、一整年不分日夜地待命執勤、出生入死的災難現場, 每一次的救護救災都是未知數──這就是消防員的日常。 在他們拚盡全力救災的同時,永遠不知死亡與意外何時會降臨。 親眼目睹同袍的犧牲,在那些無法挽救的悲劇性災難, 消防員背負著失去同事的哀傷,以及無法救出他們的自責與痛苦, 就算時間流逝,他們也一輩子抱著這份深切的傷痛永遠地生活下去。 第一線消防員吳永煥透過親身經歷以及同袍的故事,帶出消防員在生死前線的日常。 希望引發讀者對生命安全的省思,也能提高大家對消防員權益的重視。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吳永煥吳永煥 吳永煥 1988出生於釜山,畢業於首爾市立大學消防防災學科,是韓國的消防員、散文家和政治家。2010年取得資格正式成為消防公務員,2015年12月將身為一位消防員的經歷與同事間的故事寫成《我們不想當英雄: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一書。吳永煥也於2020年大韓民國第二十一屆國會選舉中當選議員,成為韓國民主黨中最年輕的議員。 Facebook|https: www.facebook.com ER.O.119 梁如幸 梁如幸 新竹教育大學畢業,韓國首爾大學兒童家庭學系碩士畢業,移居韓國已逾十年,兼職譯者。愛好動物,喜歡透過閱讀與更寬廣的世界相遇。譯作有《喵星人玩具雜貨手作指南》、《整理力就是學習力》、《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青春期父母求生指南》、文學小說《洞》,以及譯有兒童繪本《我要在我的房間睡覺!》(尚未出版)等。 聯絡信箱:solarjh@gmail.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作者序|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 序文│出動警鈴總是毫無預警響起 ▶絕望還不屬於我 ▶為什麼連這樣的日子都會發生意外呢? ▶那年夏天,奇蹟似般抓住我的那雙小手 [消防員的現場筆記 1]現在真的不想再做了 ▶希望在無數絕望之中綻放 ▶我需要一雙翅膀 ▶在火魔棉前輩小小的被子覆蓋著 [消防員的現場筆記 2] 曾經美好的你們那最後一趟飛行 ▶想起那些曾經無法守護的臉龐 ▶不珍惜老兵的國家 ▶無論如何都想要救活啊 ▶如果那一天來臨 [消防員的現場筆記 3] 最終什麼都沒有改變 ▶即使在疲倦的腳步與微弱燈光的尾端 ▶獨自站在車庫裡 ▶消防員,我兒時的夢想 後記│等待著只有一天的太陽,我們仍然奔跑著

商品規格

書名 / 我們不想當英雄: 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
作者 / 吳永煥
簡介 / 我們不想當英雄: 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金勳,《捎給大海的訊息》)第一位韓國首位消防員出身的國會議員第一手消防生死前線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82852
ISBN10 / 957138285X
EAN / 9789571382852
誠品26碼 / 2681904435006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級別 /
頁數 / 224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直至今日,十多年前看到的那個影像,仍然清楚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某一個冬末的深夜裡,報案中心接到了位於首爾西大門區弘濟洞的某一棟民宅失火的報案。發生火災的兩層連排住宅的建築物位於狹窄的巷弄裡,消防員到達的時候,火勢已經接近最盛時期,房子被火焰團團圍繞著。
屋主老婦人邊哭邊跳腳著急地說兒子還在家裡沒有脫困,一聽到這話,九名消防員就立刻衝進房子裡與烈火搏鬥。在強烈的火勢之中,消防隊員們分組尋找屋主兒子的蹤跡,一剎那之間,兩層樓的連排住宅傳來轟然巨響,接著馬上就倒塌了。瞬間,已經進到房子內部的消防員們被房子的屋頂和水泥的結構物埋沒了。好不容易才救出靠近入口的三名隊員,但是已經前進到二樓深處的六名救援隊員和滅火隊員,卻被重重的水泥堆壓住,連一點蹤跡找也找不到。
雖然緊急動員了重型機械裝備,但是在狹窄的巷弄裡,又加上停了成排成列的違規停車,導致進入現場花了很多時間而耽擱許久。在一分一秒都不容浪費的等待期間,救援隊員們徒手敲碎水泥磚塊在災難現場翻找著,並且一面心急如焚地大聲喊叫著這些被埋沒同事的名字。黎明到來,天空漸漸地亮了,現場飄下了當年冬天最後的一場大雪。六名消防隊員最終以冰冷的屍身被同事們擁入懷中送往醫院。如果能夠再更迅速地動員裝備,是不是就能救回他們了呢?剩下的其他人全都因為內疚自責而低下頭來,流下了熾熱的淚水。
在整理事故現場的過程中,原本說沒能從屋中脫離的屋主兒子,在火災發生後就已經立刻逃離現場了,而且經過查證發現了事故發生原因,是因為有精神異常方面病史的他,在喝了酒之後,不僅對老母親暴力相向,更在動粗之後放火燒房子。他早在那天半夜從家中逃離,但消忙隊員卻只為了尋找他,而衝進烈火之中,最後卻只能在倒塌的建築物之下,帶著發青窒息的臉孔,永遠地沉睡。
當然,就算知道是屋主兒子縱火而引發的火災,消防隊員們也還是一定會盡全力地營救他,就算他還在家的可能性有多麼地小,消防隊員們也仍會帶著一絲希望走入那一片黑暗之中。
因為那是我們的工作,因為我們是消防員。
但是,在這悲劇性的災難之後,對於存活下來的其他人來說,他們的內心深處背負著失去同事的悲傷,以及抱著那一份竟然無法救出親近同事的自責與痛苦。即使時間歲月流逝,終究也無法抹去那份悲悽,就這樣一輩子懷抱著這一份深切的傷痛生活下去
某個節目中,記者訪問了其中一名當時曾在現場的救援隊員。即使過了十多年了,他回想起當時那一瞬間,將內心深處的想法吐露出來的同時,眼淚也奪眶而出,哽咽的他好不容易艱困地開口回答:
「我可以說老實話嗎?現在……現在真的不想再做了……真的,現在不
想再做了。」
‧每年殉職的消防員平均有七人。
‧消防員的平均壽命為五十八歲。
但是我們不能只是坐在地上嘆著氣,還是必須重新繫緊防火靴的鞋帶才行。就算還沒能從同事殉職中的痛苦中脫離的日子,出動的警鈴仍舊會在某天的某一瞬間響起,而我們也只能再度奔向那些受傷痛苦人們呻吟著的事故現場。
這就是我們現在所面對的現實,即使是此時此刻,也有許多消防員勇敢地跳入危險之中,好痛,就算覺得疼痛萬分卻也悶不吭聲,只是默默地奔向現場,因為我們是消防員。

試閱文字

自序 : [摘自作者序]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我在消防局工作,是大韓民國的消防隊員,包含火災的各種災難現場,且是專門負責救援民眾的急救隊員。擁有緊急急救證照的我,搭乘著救護車、急救重機,為了拯救各個身陷緊急情況的人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雖然我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消防員,但是在現場看到了許多不合理的社會現象,令我感到相當委屈及不滿,於是我鼓起勇氣,提筆寫了文章、出了書,有邀約機會時,就會上電視節目為此發聲。或許是因為無法就的人比能救的人還更多,消防隊員的人生總是滿是絕望。可是愈是這樣,想要救人的渴望就愈大,因此我從未放棄希望,相信我們的社會是可以被改變的。我是如此深信著。
另外還有二〇一七年五月,正值韓國的總統大選。
包括我在內的許多消防隊員曾經站上街頭,大力疾呼消防廳獨立、消防員轉為換國家職,都含括在大多數總統候選人的政見之中。國民安全的重要性,被視為最優先順位,站在遠處的我,只是默默地流下感動的淚水。
此後,我轉入隸屬國家職的特殊救援隊,擔任我夢想中的空中救援隊員,展開了新的任務。在此期間,韓國獨立消防廳成立,同時社會上對於消防員轉換為國家職的相關討論也變得更加活躍。但是社會現有的系統非常難以突破,為了國民安全,必須進行的立法作業,卻因為經濟議題與便利性而遭受阻攔,只能眼睜睜看著在國會發生無法通過法案的現實。
接著,二〇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同事搭乘的救援直升機在遠洋處發生了墜海意外。帶著沉重悲痛的心情,在獨島附近的海域度過了許多日子。海上的氣象總是變化萬千無法預測,水中搜救隊員在怒濤之中孤軍奮戰,我搭乘救援直升機飛行,進行搜尋任務也是相當危險的。逐漸進入嚴冬的季節,不斷惡化的海上氣象,最終中斷了長期的搜救任務。在告別式上同事所讀的追悼詞,令人不禁潸然淚下。而喪葬儀式在國立顯忠院裡舉行,為了預防家屬悲慟昏厥,在一旁也做了應急狀況的準備。然而,這是我身為消防隊員最後一項任務了。第二天,我遞出了辭呈,站在朝向國會的路口。

今日,大韓民國的消防員們被大眾稱之為「英雄」,在國民的全力支持與輿論支持下,也已經進行了許多改革。例如,近五年期間,已經落實了消防廳獨立與消防員轉換國家職,雖然人事權、預算權還沒有被編入消防廳管轄範圍,但也仍可視為在改革上邁出了一大步。另外,因媒體揭露「消防員須以自費購入手套」等議題,引起大眾高度關注,也形成輿論話題。在政治圈裡積極討論之下,老舊消防裝備改善率、裝備擁有率也幾乎達到了百分之百的水準。從二〇一七年開始,更是擴充了一萬兩千多名的人力,目前消防員總人數已經超過六萬人(每名消防員負責約八十五萬國民)。另外,也包括至二〇二二年為止的擴充計劃,全國各地方自治團體原本分配不均的消防員工作環境狀況,預期也能逐年獲得改善。
但是要走的路仍然漫長。透過本書,我想要表達的最終變化,並非在於消防員的人力擴充、改善裝備等待遇,而是讓我們的國家能夠成為「可以拯救與守護更多國民的國家」。即使是現在,我的初衷始終如一,而且為了在國會中能達成這個目標,我站上了現在的位置。
還記得當初聽到本書要在台灣出版的消息時,我簡直驚訝得不敢置信。雖然知道台灣是經過奮戰才獲得世界認可的民主主義國家,但是對於當時只不過是平凡消防員的我,任何一個海外國家都是如此遙遠。通過自己學習之後,得知台灣消防員的工作環境與韓國也是非常相似的,也因此在得知此消息後更增添了喜悅。從區分隸屬國家職、地方職,從警察組織中獨立、急救隊員資格條件等許多部分,都覺得與韓國相當熟悉,想要了解更多的欲望油然而生。特別是作為地方職運作時,在消防人力、補充裝備等處,在預算方面是否有困難?在類似條件之下,台灣的消防單位如何在守護國民安全上付出努力,這些部分都令我十分好奇。
另外,關於減少救護車的非救患者出動要求,我也對這方面的政策感到相當有興趣。台灣也像韓國一樣,因非緊急急救出動而備感困擾,很好奇台灣在這方面的問題是否有建立相關政策。如果雙方能夠密切地互相學習、分享彼此的優點,或許在保護兩國國民的生命安全上會有所幫助,想到這我的內心便澎湃不已。
事實上,因為種種困難的國際處境,韓國無法實現與台灣直接建交,但是實際上在文化方面卻又有著許多交流,或許正因如此,台灣這個國家令我倍感親近。我感到十分榮幸與開心本書能夠在台灣出版。老實說,在書籍出版之後,真心期待能夠有機會可以盡早拜訪台灣。
在此,我想向Samnparks(쌤앤파커스)出版社以及出版本書的時報文化出版社獻上我誠摯的感謝,讓這本書能夠得以翻譯並在台灣出版。同時,我只祈求不管是在韓國或是台灣,所有消防員都能更加迅速飛奔至此時此刻身陷火災、各種災難事故現場或是緊急狀況之中,焦急尋求協助的國民身邊,拯救更多寶貴生命。
最後,我想以虔敬的心,向韓國及台灣的所有消防員轉達這句話:
「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出自金勳,《捎給大海的訊息》)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務必要把人救回來,然後,活著回來。」(金勳,《捎給大海的訊息》)
第一位韓國首位消防員出身的國會議員
第一手消防生死前線最沉痛的告白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