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劉醫師.白袍女醫小說套書 (2冊合售) | 誠品線上

小劉醫師.白袍女醫小說套書 (2冊合售)

作者 劉宗瑀 (小劉醫師)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小劉醫師.白袍女醫小說套書 (2冊合售):《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偏鄉小醫院的血與骨、笑和淚》史上最暴走的女外科下~鄉~啦~!醫生、護理師、病人,有時還有猛獸(?)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電視劇原著小說 重磅出擊!立刻珍藏! 2022年5月7日 公共電視首播! 蔡淑臻、朱軒洋、湯志偉、楊麗音──主演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偏鄉小醫院的血與骨、笑和淚》 史上最暴走的女外科下~鄉~啦~! 醫生、護理師、病人,有時還有猛獸(?)的大亂鬥 第一手揭露偏鄉小醫院的真實面貌!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 闖入這龍蟠虎踞的白色巨塔,她就像一條變異神經, 不知道何時,命運的紅線會把她牽向何處…… 這是花樣女醫的生存奮鬥史,也是獻給所有女人的勇敢之書!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圖文部落客/Duncan 律師/呂秋遠 立法委員暨婦產科醫師/林靜儀 婦產科醫師/施景中 恩師暨外傷專科醫師/黑傑克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傅志遠 《藥命》作者/盧建彰 急診鋼鐵人Dr.魏 急診女醫師其實 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 ──笑中帶淚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讀小劉醫師的文字,我就好像回到開刀房更衣室,一邊脫下手術衣,一邊喝一個小時前代訂、珍珠已經有點硬掉的奶茶,吱吱喳喳的聊天,好療癒,好精采!──林靜儀 小劉醫師是位說故事的高手!在時而有趣,時而感人,時而又忍不住心酸落淚的劇情之間,小劉醫師巧妙用可愛漫畫加入醫學知識,而我有幸能享受到小劉醫師的妙筆生花,真是幸福!──急診女醫師其實 透過小劉醫師活靈活現的文字,偏鄉醫療的有趣與困境躍然紙上,即便自己也身為醫療同業,對當中場景理應相當熟悉,然而拿起此書,仍忍不住一口氣讀完!──傅志遠 溫馨、好看又寫實的一本書,讓身為醫師的我很有共鳴,也讓民眾更加了解醫療現狀。村裡來的可不是普通的女醫師,是可愛、有趣又厲害的小劉醫師呢!──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 小劉醫師流暢且平易近人的文字,把我帶入一篇篇故事中,並一一揭露偏鄉醫療的真實面貌和現實問題,彷彿也跟著她一起下鄉去!──急診鋼鐵人Dr.魏 =============================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 吳欣岱 林奕萱 急診女醫師其實 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不點) ──眾女醫齊聲推薦!(依首字筆畫排序) 相信只要看了本書,跟著故事中的女醫師又哭又笑之後,或許多多少少就能體會到一點身為女性在這個社會的無奈吧!──吳欣岱醫師 女醫師跟所有人一樣,有笑、有淚、有幸福,也會遇到渣。願天下所有女性,勇敢愛自己。──林奕萱醫師 這本以女醫師為主角的小說,讓我耳目一新!讀到其中幾段甚至讓我紅了眼眶,想起自己的醫學生生涯!──急診女醫師其實 推薦給所有正在工作與生活上,不斷努力的所有女性!──不點醫師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劉宗瑀(小劉醫師) 劉宗瑀 (小劉醫師) 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現任高雄阮綜合醫院外科主治醫師。與國小同學蜜蜂先生結婚後,目前是兩個女兒及兩隻狗狗的媽。 網路上人稱「小劉醫師」,在一手拿手術刀、止血鉗與繃帶剪的外科手術日常裡,另一手則抓緊空檔,書寫發生在她周遭職場的諸多不公不義,以及身為母職在家庭育兒之間的各種酸甜苦辣。 長期關注醫護勞動人權、兒童安全福祉等社會議題,為「中華兒童權益保護協會」醫療諮詢顧問,也是《親子天下》、方格子寫作平臺專欄作家。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被改編拍攝成電視劇,2022年上映,由蔡淑臻主演。 著作: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三采)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2暴走狂飆》(三采)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偏鄉小醫院的血與骨、笑和淚》(時報出版) 《跟著小劉醫師,來玩性教育翻翻書》(親子天下) 《在靠北與崩潰之後繼續戰鬥:小劉醫師給爸媽的解憂書》(親子天下)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時報出版) FB請搜尋「小劉醫師-劉宗瑀Lisa Liu粉絲團」。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Chapter 1 逃離 自從那場慘烈的離職風波後,除了逃避、內疚、更想要的是喘息。跳上車,甩上門,踩下油門,用力揚長而去。前往的山的最深處,河流的最上游,心中忐忑卻也充滿希望--前方,會是什麼樣的新生活呢? ◎放個假 ◎虎姑婆大變身 ◎這才拉起真實的序幕 ◎「拱豬」遊戲 ◎顯示為海洋生物攻擊 ◎縫合是我的天職! ◎大鵰變雞排? ◎咪咪大師 ◎沒掛號就別躺病床! ◎悲傷端午節 ◎新移民,臺灣夢 ◎一起跳啊! Chapter 2衝擊 一開始都是善意的。彷彿路邊發放的小包衛生紙那樣人畜無害,讓你不好意思拒絕加入。當越來越多人加入,看似開放的遊戲規則開始限縮,最後一步步把自己的權益跟話語權一併閹割,自己被自己,陷於不義…… ◎立意良善的囚徒困境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她們的眼淚 ◎老師,不是這樣的! ◎心魔 ◎可憐之人必有…… ◎你給我跪著爬進去! ◎百神夜行 Chapter 3抉擇 外科,就是我的初心。我可以用外科的力量,再去擴大這樣的力量。我,是名外科醫師。我要用這一步步的力量,陪伴他們其中一小段,然後目送每一個生命獲得嶄新的方向,走出美好。 ◎最終對決 ◎虐戀 ◎初心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 【第一章】命運的那條線 飛吧! 隱隱寂寞 無與倫比的美麗 震撼教育 命運的紅線牽向何方? 我一定要掐死你 鬼故事 史上最放浪形骸的白袍之夜 【第二章】如果的,美好的 Miss Independent 三秒膠 六便士之歌 基本演繹法 千萬要小心 醫師娘美夢 褲頭的祕密 我超帥,對吧? 【第三章】結束與開始 妳所環抱住的 Body talk 凝視深淵 鹿死誰手 我可能不會選你 家家有本難念的…… 放入海中的飄搖 那些說出口跟說不出口的「不要走」 求救訊號 這樣的我,你還要愛嗎? 你要自己大喊「不可以」! 玩火一定會自焚嗎? 快!快跑! 【終章】過一天,愛一天 Here I am 告別無底洞裡的陌生人,轉身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 【番外篇】一元外傳

商品規格

書名 / 小劉醫師.白袍女醫小說套書 (2冊合售)
作者 / 劉宗瑀 (小劉醫師)
簡介 / 小劉醫師.白袍女醫小說套書 (2冊合售):《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偏鄉小醫院的血與骨、笑和淚》史上最暴走的女外科下~鄉~啦~!醫生、護理師、病人,有時還有猛獸(?)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4712966627097
誠品26碼 / 2682152264004
頁數 / 512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21X14.8X2.7CM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電視劇原著小說 重磅出擊!立刻珍藏!

試閱文字

內文 : ◎「拱豬」遊戲
村裡的豬農被豬拱到受傷履見不鮮,
被拜拜那種超肥超肥、體重上千斤的大豬公頂到,
或被正在挪動身體的豬公擠到牆角,壓得該該叫!
半死或殘的都有啊!


這間鄉下小醫院位處於小鎮的郊外,途經知名的南方海岸樂園。醫院再過去更遠一點,是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再更更遠一點……有一大塊黃澄澄的區域,據說是當地有名的洋蔥田。每天只知道上、下班都得開好一段的路,急急忙忙進出醫院、上班上班、下班下班,這樣「城市俗」的我,實在太不了解這塊土地了。
一開始我上班的時間都是白天,直到有天處理一個病患比較晚離開,踏出醫院才發現,天完全黑了!我整個人驚呆!不是因為天黑而驚呆,而是因為這時候整個醫院戶外飄散著前所未有!濃厚撲鼻的「屎」味!
因為我們醫院所在的小鎮,是滿滿養豬戶的畜牧重鎮!
而且因為日夜溫差,風向改變,白天還沒感覺,晚上時分的豬騷味,真的有夠嚇人!
醫院門口的警衛一臉看好戲的興味,看我瞬間露出怪表情,又急忙憋氣翻包包、找口罩戴上,大概正心想:「這傢伙沒看過豬走路,好歹要聞過豬味吧!」
說也奇怪,當我意識到旁邊有很多四腳的朋友後,我的病人群當中出現「豬」這個名詞的頻率也變高了!加上我上、下班都會跟著同方向一車車豬仔們同進退,瞬間,我的生活突然加進好多全新生物元素!

*

阿梅婆一邊瘋狂哀號,一邊被人抬進急診,我直覺以為她被車撞了!急忙衝上去要看哪裡有外傷?
這時阿梅婆發話了:「不是車啦,是豬啦!」
我當場愣住:「豬?」
心中浮現電影《我很乖,我有話要說》裡面粉紅嫩嫩的小白豬,要不然就是運豬車上那些中等體型的肉豬,心想:要騙住院也不能用這種藉口吧!
但是阿梅婆真的叫得很淒厲,整個下半身痛到無法動彈,邊直喊:「豬壓到我的背啦!哎喲、哎喲!」
雖然我滿腹狐疑,還是做了影像檢查,初步看起來沒有骨折問題,不過因為阿梅婆痛到滿臉都是淚,我還是幫她打了針止痛劑,讓她留急診觀察了。
藥效發作後幾小時候,獲得緩解的阿梅婆躺在病床上,笑笑的招手要我過去。
閒聊時我忍不住問:「阿婆,妳說妳給豬撞到還壓到背,到底怎麼被撞的啊?豬不就那樣一隻嗎?怎麼會痛成這樣?」
阿梅婆撇撇嘴說:「啊我那是豬公捏!」
豬公?難道還有豬母?所以豬公是指公的豬囉?
「啊公的豬跟母的豬,不都一樣大小?」我雙手比劃了一下,印象中看到肉豬約莫一個車輪胎的大小啊。結果阿婆跟旁邊的人相視後,又拍掌又大笑:「齁唷!妳竟然不知道唷!」
原來,豬公是拜拜看到的那種超肥超肥超肥的豬!體重上千斤!阿梅婆在豬圈餵食的時候,不小心被豬公拱了一下跌倒,豬圈空間又小,阿梅婆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被正在挪動身體的豬公擠到牆角,壓得該該叫!
我聽了嚇一跳,居然是這麼驚險的場面啊!
阿梅婆則開始細數過往村內飼養的豬農被豬拱到受傷的大小案例,半死或殘的都有,實在令人訝異!看來我這個城市俗真的很~~~俗啊!居然問出那麼沒程度的問題!
幸好阿梅婆休息了一下後,就可以起身活動了,開心跟我道別。而我這個城市俗,則趕緊回家跟先生分享這個奇妙的新發現。

*

茶嬸的故事也很有趣,她因為長了一個粉瘤,感染後變成膿瘍,來看過幾次門診,每次離開診間時,都要行九十度鞠躬大禮。
每次我都有點驚慌失措,直說:「不用這樣,不用!」
但茶嬸每次都還是禮數十足。倒數第二次回診時,我看傷口已經癒合得不錯,就告訴她:「茶嬸,下次再看最後一次,就可以『畢業』囉!」
沒想到,這次茶嬸沒有急著大鞠躬離開,反而開始跟我閒聊,問我怎麼到這間醫院上班的?平常都做些什麼活動?會不會種花種草啊?
當時剛好是我的手作魂燒到園藝領域的時刻,所以她一說起園藝,我整個人都燃燒了!開始跟她分享我當時得意的小花園裡最新品種的植物,兩人相談甚歡後才道別。
沒想到──
茶嬸居然在最後一次回診時,抱了一棵及腰的小樹來!原來她家裡有一間好大的園藝種苗場!
我跟跟診護士都看傻了!
那棵樹的品種叫作「芙蓉」,圓滾滾的樹型,羽狀葉單面白色絨毛,生長極緩,要養到及腰高度得花不少時間,記得我曾在園藝店裡看過,一盆要不少錢呢!
我連忙表示不方便收下,但茶嬸搬得氣喘吁吁,也不好意思再要她搬回去……當天,我只好咬著牙搬回這棵樹,當我從汽車搬下來時,先生也看傻了眼XD
哎呀~這些可愛的鄉村人事物啊!

*

收到一棵樹後,過了好幾天,還在跟同事津津樂道這個故事,阿梅婆又來醫院了──這次居然是直接被豬咬到小腿傷口變蜂窩性組織炎,得住院打抗生素!
但是阿梅婆是個非.常.不.乖的住院病患,
常常跑得不見人影!
查房看不到人、連護理師也說很少遇到她,只有打抗生素針劑的時間才會出現,然後又消失個無影無蹤XD
直到我下最後通牒,好不容易才在病房裡逮到她。
幹嘛去了咧?
「我要回去養小豬啦!」
我瞬間笑出來:「所以這次是小豬唷?」
阿梅婆回答:「對啊!要趕在季節之前,很多事情要做捏!要打針啦,一隻隻抱起來打捏!」
這次換阿梅婆比劃豬的大小了,約莫一個橄欖球的體積,我邊笑邊跟護理師交代,反正她的腳發炎也好得差不多,可以準備出院了。阿梅婆在一旁點著頭,突然說:「嘿啦,多虧醫生常常照顧,好幾次都麻煩妳了,要不然,我下次帶一隻小豬送妳好不好?」
「不要、不要!千萬不要麻煩啊!養大了怎麼辦?」
阿梅婆慢條斯理的回:「啊就給牠餵少一點啊!養大,養大載來!我幫妳宰!」
暈……
好不容易全身而退,當天回家,我告訴先生自己今天拒絕了一個「大禮」。先生說:「種樹的送妳樹,養豬的送妳豬,還好沒遇到養牛的,不然我們家裡就真的養了一頭牛啦。」
我苦笑。
至於後來還遇到更誇張的「動物奇緣」,想知道是什麼?請繼續看下去……


◎顯示為海洋生物攻擊
原鄉的小診間,你會遇到被豬撞、被馬踩,
甚至遇到鱷魚王要送你一隻小鱷魚?!
生猛海、陸、空全面包圍,活跳跳、熱鬧鬧。
可是這一切,統統都比不上「那次」兇殘……

來到原鄉的小診間,你會遇到被豬撞傷到癱床不起的豬農阿嬤、搬了一棵及胸高小樹來的園藝農夫、腳被馬蹄踩到腳指甲斷裂的獸醫,甚至曾遇過鱷魚王發下豪語,要送你一隻小鱷魚--鱷魚?!
那位「鱷魚王」病患真是真人不露相,還是我在問診閒聊之間,聽他說起自己家的「鱷魚皮」要出貨,才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鱷魚王!看診完,鱷魚王還說要送我一隻小鱷魚。
「養肥了就可以做皮包。」鱷魚王認真的說道。XD
生猛海、陸、空全面包圍,活跳跳、熱鬧鬧。
可是,統統都比不上「那次」,我遇過最兇殘的一次紀錄。

*

年輕大男孩阿旋帶著一隻狂滴著鮮血的手,血水就這樣一路從醫院外頭滴、滴、滴進急診裡,害得後頭被call出來清潔地板的阿嫂不斷碎碎念。
場面如此驚人,阿旋卻一臉輕鬆,還跟同行的年輕人談笑風生。
我一臉訝異的問:「怎麼了?怎麼會傷成這樣?」
邊把阿旋的袖子剪開一探究竟,一瞧那傷口,居然是一整排巨大的齒痕,咬得深及見骨!「這是什麼東西咬的?!媽呀,這牙齒也太大了吧?」
每個牙齒在皮膚上鑿出的洞,足足都有一個拇指那麼大!
阿旋笑了笑,滿不在意的回答:「虎鯨。」
我愣住,腦袋一時轉不過來──老虎?老虎變成精?虎精?
狐狸精我聽過,可是什麼叫「虎精」?
旁邊換藥的男護理師小銘倒是老神在在。
阿旋彷彿對這種一頭霧水的模樣習以為常,慢條斯理地解釋:「就是殺人鯨。」
喔。
我結巴著:「我知道了……就是《威鯨闖天關》(註2:電影《威鯨闖天關》Free Willy。)裡面的那種大鯨魚,可是……為什麼會遇到這什麼虎……」
阿旋笑笑的接:「虎鯨。」
我連忙點頭:「對、對。」
阿旋回答:「因為,我在海生館上班啊!」
原.來.如.此。
我的「受傷原因生物圖鑑」,又多開了一個新物種啦XD
阿旋:「啊就我在餵飼料的時候,我餵的那隻吃得太急了,一張大口,把我的整個上手臂都咬進去,還好我閃得快!不然差點連我整個上半身、甚至是頭,都會被咬掉!」
一旁的同事還在幫腔:「咬掉的話,至少還可以當一頓飼料餵!」
邊聽他們說笑,我內心滿滿的驚奇,也好生羨慕。哇!想當年在大學時代,我最喜歡生態的事物了,還跟同學跑去山上賞野鳥、賞蛙,搭小巴士時,還撞見霧中一閃而過的林中王者「臺灣帝雉」,所有人幾乎崩潰的跪地謝神,感動萬分,一切的一切,都還歷歷在目呢!
我興奮的問:「哇,在海生館上班耶!超棒的!那你有照顧過哪些動物?」
阿旋扳著手指開始細數:「企鵝、魟魚、白鯨……」一邊唱名,一邊還生動的開始講起這些動物的趣事,聽得我超級嚮往。
同時我手裡的動作也沒停著,一整排深到見骨的齒痕造成了穿刺咬痕,局部麻醉之後,我徹底做了檢查,發現其實只咬到肌肉的白色筋膜層,並不是一開始以為的骨骼層。
清楚檢視傷口,可是最最重要的基本功。
檢查完後,我告訴阿旋:「你這傷口還好,沒有想像中深,也沒傷到肌肉、神經,但因為是咬傷,不建議縫合,要讓牙齒上帶有的髒東西跟細菌從傷口處隨著換藥清理乾淨,所以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慢慢換藥喔。」
「蛤~~難道我要這樣一直包著手上的傷口喔?那我就不能進去大洋池裡了……這樣我大概連池邊清潔跟輔助的工作都不能做,看來要換到別區了。」
「為什麼?」我好奇的問。
只見阿旋淡淡的回答:「大洋池裡有鯊魚啊!鯊魚聞到傷口有肉味跟血味,會瘋掉的!」
XDDD
原來如此!害我偷偷期待起萬一哪天他被鯊魚咬傷,我又可以增加我的圖鑑新物種了(好壞心……)

*

送走阿旋,我開始寫病例的診斷碼,但翻來覆去只有「動物咬傷/挫傷」這一類,沒別的可以選。
整外的學長在一旁發牢騷,健保點數根本沒多少,筋膜切開術耗時耗力又難照顧,吃力不討好。甚至還去查了「虎鯨」的英文怎麼寫(原來叫Killer Whale,學名Orcinus orca),還認真在診斷碼旁邊附上中文翻譯:







害我噗哧笑了出來。
學長嘟囊著:「不寫清楚,怕抽審委員看不清楚,又要核刪扣錢啊!」
沒想到事隔幾年之後,醫界診斷碼全面使用ICD-10,搞到天怒人怨不說,手指受傷還要每一根手指都區分!
甚至還看到大家在怒傳各種奇奇怪怪的「太空船撞擊」、「海獅撞擊」項目,我一看到,馬上噴茶大笑!
「與海洋動物撞擊」。
(σ′▽‵)σ
下次如果再遇到,絕對不會搞錯啦XD

數週之後,海生館的阿旋又來了。他手上的傷口已經經過幾次換藥,差不多快痊癒了。他也早已調離大洋區的工作範圍,改到別的部門去,甚至連下水都不用。
但是他這次來不是因為手上原本的傷口,居然還被同事抬著進來,整個人看起來虛弱無比,我非常詫異的趨前一問,同事們就七嘴八舌的解釋。
「好像是又有哪邊有傷口了!可是他都不跟我們講,只會一直吵說都是屁股害的!」
阿旋虛弱的說:「屁股們超討厭的,害我變這樣!屁股害的!死屁股!回去處罰!」
我聽得一頭霧水,把阿旋安頓在躺床上後,請護理師來測量血壓,血壓竟然低到只有七十!
阿旋還在囈語:「屁股……屁……股……」
看起來像是休克前兆!
我察覺有異,連忙把整個急診室人員都喚來!
一時之間幫忙撕衣服的、拍手臂找血管打針的,瞬間大家都忙碌起來,我則是急急檢查著阿旋全身上下──手臂的傷口,沒事啊,快癒合了!
胸口背後也沒有受傷啊啊!
用力褪下長褲至大腿一半──對了,剛剛不是一直在說什麼屁股屁股的嗎?我把阿旋翻個身,要仔細看看屁股到底怎麼了。
用力掰開兩邊屁股肉──
檢查屁股當然要看屁洞啊!這是基本常識好嗎?
實不相瞞,我當年根本就是個腐到不行的腐女啊啊!!屁洞是最有可能被XX跟WW還有OO的了!
真是的,我一個黃花大閨女,居然這樣餓虎撲羊般,直扯著男病人的褲子吼著要看屁股……
我明明是淑女乙隻啊……
( ´゚Д゚`)
(事後回想,還好我已經嫁人了QQ)
結果屁洞就這樣正對著大夥,眾人多眼對上那一眼,只見屁眼尷尬地揪了一下,整個清清白白乾乾淨淨!
嘖!
我把阿旋褲子推到小腿上,硬把癱軟的雙腳擺成了青蛙般的O型腿,旁邊同事一臉猶豫,似乎想阻止我……
我大聲吼道:「別鬧了!這很重要!他的生命正在流逝啊,我必須要仔細檢查他的整個屁股啊!」
接著,豪邁雙手用力使出一記「葉下探桃」,把病人的GG跟Dan-Dan用力的一陣翻轉跟檢查。
還是沒有傷口啊!
吼!
正當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超俐落的男護理師小銘終於發現癥結所在!
他用力扯下阿旋整條褲子──
天啊!
阿旋的左小腿肚整個變得暗紫、腫脹,還滿滿的長了大小水泡,一路從左小腿延伸上來。
我腦中警鈴大作,用力回頭問他同事:「他不是不進海水槽了嗎?還是有碰到海水嗎?」
「海水……好像沒碰到了啊,怎麼了嗎?」同事疑惑的回答。
我大叫:「這看起來是海洋弧菌感染啊!」
海洋弧菌(學名:Vibrio vulnificus)是一隻淺藏在海中的細菌,只要沾染到海水,任何生物或是甲殼類的殼上都有可能藏著這隻細菌,從傷口進入後,會造成嚴重程度不一的感染。如果病人本身免疫力差,有肝硬化、肝炎、糖尿病、酗酒、腎病或其他慢性疾病,就有可能沿著皮下一路感染,造成嚴重的壞死性筋膜炎、甚至休克,死亡率極高。遇這種情況嚴重的,要盡快把傷口整個切開,甚至嚴重時還得截肢才能保命!
我這麼解說完,阿旋的同事都驚恐得面面相覷。這時,突然有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阿旋好像說他褲子那次被咬破!然後在餵飼料的時候……」
「他又偷跑去碰海水?現在情況很嚴重,我必須趕快聯絡整形外科,不然可能要截肢啊!」我著急大喊,一面開始打電話。
等整外醫師終於到場,二話不說馬上把病人推進刀房,開了「筋膜切開術」,把整個壞死發黑的足背、小腿到大腿,切了個皮開肉綻!
然後拚命拿大量的無菌生理食鹽水沖,再想盡辦法把阿旋血壓拉回來!
事隔兩週之後,我再看到阿旋,已經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憔悴模樣。
恢復清醒的阿旋,還要面臨換藥的大工程,得咬牙把整隻腳上所有塞到肉縫裡的紗布全部取出,他緊握拳頭,大顆汗珠直冒,邊讓醫護消毒邊呻吟,再顫抖著忍受把新紗布全塞回去。然後是一次又一次地進出高壓氧艙……換藥……
他知道自己差點一腳就進了棺材,甚至是進棺材的那隻腳還有可能要截肢,這才乖乖一五一十招來。
原來他是個肝硬化的病人,完全沒有門診定期追蹤跟注意,之前被虎鯨咬傷那次能夠大事化小,完全算他狗屎運!
這次想說偷偷瞞著同事繼續工作,碰到海水也不在意,結果腳上穿的雨鞋被咬破一個洞,對那小小的傷口毫不留心,只是自行換藥、或到草藥店找狗皮膏藥敷,一直瞞著大家,直到最後疼痛難耐,整個人幾乎昏倒了才東窗事發……
我瞪著他:「這次看你還敢不敢亂碰海水?」「不敢了……」
阿旋泣訴。
我還不打算放過他:「你上次也說不敢,還講說什麼大洋池的工作要換掉!」
阿旋癟著嘴:「有啊,我換了啊,換到不用整個潛水下去,只需要穿雨鞋踩到一點點海水的……屁股池。」
我腦袋轟的一響,似乎快要解開了什麼端倪。「等等……你再說一次。」
「什麼再說一次……?」
「你說你換到什麼池?」
「屁股池啊!就很多隻那個……像鳥的,不會飛的……企鵝啊!英文我們都講『屁股』,不是嗎?」
痾……
阿旋繼續說:「屁股們超討厭的!吃魚都用搶的,搶不到還會亂啄我!害我變這樣,都是屁股害的!死屁股!回去處罰!」
Penguin,屁股。
(´⊙ω⊙`)
發音……咬字……算了……阿旋當年的英文老師如果知道,就吐血到死算了……
我想起當時在急診時的兇殘,想起掰開眼前兩瓣屁股肉之後,各種XX跟OO的走馬燈……難怪感覺這幾天遇到阿旋病房內探病的同事,見到我都倒退三步(眼神死)
最後只好無言的拍拍阿旋肩膀,內心感慨:
阿旋啊阿旋,我對不起你。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