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歲歐巴桑的10年機車環島夢 | 誠品線上

1000歲歐巴桑的10年機車環島夢

作者 彩色頁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1000歲歐巴桑的10年機車環島夢:,回想當年和一群姊妹們從高雄騎機車到基隆,其中一天颳颱風,在往苗栗的大安溪橋上,冒著大風大雨騎車,整部機車就快被風吹起來,她幾乎無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回想當年和一群姊妹們從高雄騎機車到基隆,其中一天颳颱風,在往苗栗的大安溪橋上,冒著大風大雨騎車,整部機車就快被風吹起來,她幾乎無法控制,邊哭邊騎; 當晚在飯店裡想起恐怖的這一切,又大哭了起來。事後她說,那時滿腦子想著,萬一自己出什麼意外,回不了家,小孩該怎麼辦? 男人天性愛刺激、敢冒險; 女人則是溫順保守、壓抑內斂、深思熟慮。 ~比歐吉桑更剽悍、比不老騎士更敢衝~ 【資深熟女壯舉,打破三寶印象!】 一群年齡加總超過1000歲的高雄歐巴桑, 10年前許下機車環台的夢想⋯⋯ 最初的自我懷疑、柔弱畏怯、不可能、做不到, 用10年時間,成長、蛻變、克服內心恐懼與質疑, 一年一年逐步實踐夢想!認識自己!突破自我! 男人可以的,女人也可以! 年輕人敢去的,歐巴桑更要去! ***** 當她一聽到彩色頁每年有辦機車行時,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她:一定要參加!但是她心中卻還是害怕,因為騎機車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連孩子上下學,也不考慮以騎機車接送,為了孩子就學,她寧可學孟母三遷,直接搬家到學區附近。 這群歐巴桑不乏是走入家庭的妻子、媽媽、婆婆或是阿嬤,一聽到機車環島,第一個反應就是好危險,路上的車子多到讓人害怕,又擔心萬一迷路了該怎麼辦,會不會回不了家?此外,這群歐巴桑還會顧慮到家庭責任,問自己如果就這麼拋家棄子去環島,是不是太自私了…… 這群歐巴桑從小生長在高雄,鮮少離開,平日騎機車不離家裡、孩子學校與市場三處,時速從未超過30公里,騎機車到外縣市在他們心中是遙不可及的想像。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們彼此鼓勵,不去思考是否能辦到,而是鼓起勇氣面對挑戰。 第一年從高雄騎到美濃,對他們而言已是驚濤駭浪,他們逐年增加距離,南下三地門、墾丁、繞過南台灣到東部的台東、花蓮,並北上到台中、基隆。 2019年,他們終於首度完成機車環台,完成了10年前原以為不可能實現的夢想,這群歐巴桑們接下來還要持續完成更多看似不可能的夢想,透過這本書,他們要帶全台灣的歐巴桑一起挑戰自己、實現夢想。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彩色頁 彩色頁,1993年一群女人因成長課相識,凝聚如同第二個娘家的情誼,創造出女性共創未來人生的學習成長園地。7年後,這群女人正式立案成立「社團法人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從讀書會、女人生命故事、女人夢想行動,到情緒桌遊、戲劇工作坊、歐巴桑機車環島等活動與課程,參與的姐妹們從當初畏縮怯生,到如今能獨當一面、侃侃而談。如今這群南部在地婦女成了資深銀髮族,彩色頁也從原只是單純提供姐妹們互相扶持、相互成長的園地,茁壯成致力於女性自我成長、參與社會關懷服務,與共同面對老年社會議題的團體。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 與這群女人的相遇,我們共同創造了「我們」/王介言 前言 因為有妳,成就現在的我 第一章 二○一一年 高雄-美濃 出發前,妳在擔心什麼? 第二章 二○一一年 高雄-三地門 做自己生命的主角 第三章 二○一三年 高雄-恆春 原來,我可以辦得到! 第四章 二○一四年 高雄-台東 排除問題學習承擔 第五章 二○一五年 台東-花蓮 我也會渴望被照顧 第六章 二○一六年 高雄-台中 我能勇敢,是因為戰勝恐懼 第七章 二○一七年 高雄-基隆 逆風前進,我沒有遺憾 第八章 二○一八年 環島 我們一起做到了,真爽! 第九章 二○二一年 等待解封,乘風前進

商品規格

書名 / 1000歲歐巴桑的10年機車環島夢
作者 / 彩色頁
簡介 / 1000歲歐巴桑的10年機車環島夢:,回想當年和一群姊妹們從高雄騎機車到基隆,其中一天颳颱風,在往苗栗的大安溪橋上,冒著大風大雨騎車,整部機車就快被風吹起來,她幾乎無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93360
ISBN10 / 9571393363
EAN / 9789571393360
誠品26碼 / 2682069488005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2CM
開數 / 25K
級別 /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男人可以的,女人也可以!
年輕人敢去的,歐巴桑更要去!

試閱文字

內文 : 因為有妳,成就現在的我

在彩色頁的小教室裡充滿笑聲,美雅、美英、良種、曼蘋、素芝等歐巴桑們,談論著這十年來曾經參與過的「彩色頁歐巴桑騎機車凸台灣」的集體行夢行動;狹小的空間裡,充滿了回憶裡的精采畫面和每一張得意的笑臉。
二○一七年參加歐巴桑機車行的美雅,回想當年和一群姊妹們從高雄騎機車到基隆,其中一天颳颱風,在往苗栗的大安溪橋上,冒著大風大雨騎車,整部機車快被風吹離地面,她幾乎無法控制,邊哭邊騎;當晚在飯店裡想起恐怖的這一切,又大哭了起來。事後她說,那時滿腦子想著,萬一自己出了什麼意外,回不了家,小孩該怎麼辦?
如今她聽說彩色頁要重啟機車環島計畫,頻頻向當初邀請她參加機車行的美英詢問何時可以報名,她迫不及待能再次參加機車環島。
聽到美雅的反應,美英瞪大眼睛覺得不可思議,很好奇地問她:「妳上次去基隆不是被嚇得很慘嗎?我以為妳嚇到不敢再參加了。」
「雖然那一次的經驗真的讓我怕得要死,但是每次回想起當時和大家出遊的一景一幕,真的很懷念。反正最恐怖的狀況我都經歷了,還有什麼好怕的!」美雅不但沒有被基隆那次的恐怖經驗嚇到,反而像個玩上癮的妹妹,作勢哀求美英一定要陪她再參加一次。
身穿一襲熟女洋裝的良種,舉手投足雍容華貴,十年前義氣相挺好姊妹曼蘋,參加她承辦的三地門機車行,良種還記得騎完回來的隔天,全身痠痛到根本下不了床。
她和姊妹們閒聊當年機車行的往事,提到去年暑假和女兒一家人開車到屏東六堆玩,那天女婿開車,經過三地門時有個大斜坡,她彷彿被拉回到十年前,參加機車行時經過的這一段,當時還有警察幫忙指揮交通,讓車隊安全順利通過。回憶歷歷在目,她很驕傲地在車上分享這段往事給孫子、女婿和女兒聽。
良種只參加過一次歐巴桑機車行,她笑說:「這種經驗只要一次就夠了,一次就可以記一輩子,記得我曾經這麼勇敢過一次!」
好久沒有出現在彩色頁的素芝,當年隨著先生創業,舉家搬來高雄,恢單後的她,陪伴的孩子如今也長大了,目前她正準備搬回台北娘家,就近照顧爸媽。
身為專業烘焙師的她,拎著自己親手做的提拉米蘇分享給姊妹;姊妹們對她的手作糕點讚不絕口,還特地參加她開設的烘焙課程拜師學藝。
她是彩色頁第一次舉辦歐巴桑機車行的「元老」,也因為機車行的緣故,認識了好姊妹曉鸞、瘋婆子團隊;她參加了三次彩色頁機車行後,接受曉鸞揪團邀約,一起騎機車環島,那一次四人騎到曉鸞的花蓮老家,也到了素芝自己在板橋的娘家。
素芝說:「爸爸被我們這群姊妹的熱血感動,前幾年他一時衝動,居然也騎機車環島,年近八十歲的他,繞台灣一圈後回到家,整個人都虛脫了!」她笑著說,爸爸那時候覺得自己騎太快、太衝了,不過騎完台灣一圈之後,直說是被她們這群歐巴桑刺激的,但他很驕傲,也很滿足自己完成了環島的心願。
這群歐巴桑聚在一起,聊起機車行的回憶,嘴裡提及的人物,少不了介言老師。

介言創立了「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從事婦女教育二十多年,把彩色頁打造成每一位女人的第二個娘家,並帶領這群歐巴桑一起參加過彩色頁從二○一一年到二○一八年舉辦的多次「歐巴桑騎機車凸台灣」活動。
她開設的「女人夢想行動」課程,曾有一位學員叫「芳珠」,提到自己的夢想是機車環島,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原來不只是男生,也有許多女人曾經有過這個夢想。於是介言想,是否可以讓這群女人集體行夢。
介言好幾次在課堂上、辦公室聊天時,詢問大家對於機車環島的看法。這群歐巴桑幾乎都是走入家庭的妻子、媽媽、婆婆或是阿嬤,一聽到機車環島,第一個反應就是好危險、路上的車子多到讓人害怕,又擔心萬一迷路了該怎麼辦、會不會回不了家?此外,歐巴桑們還會顧慮到家庭責任,問自己如果就這麼拋家棄子去環島,是不是太自私了……
介言聽完大家的意見,發現中年女性在面對挑戰時,似乎第一時間都會找一些理由否定自己執行的可能。面對這個女人常見的「自我制約」,她想著如何突破?有一天,她和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婦女館的社工督導君儀討論歐巴桑機車行的執行可能性,她問君儀:「我們來辦個大齡女子騎摩托車好不好?」
君儀長期協助政府單位推動婦女權益與福利等相關議題,因此和介言老師經常接觸。君儀聽到她的提議,第一個反應是:「騎機車要幹嘛?」
介言把她在女人夢想行動的課程中,發現許多中年婦女的夢想是環島,跟君儀討論:「如果要這群歐巴桑騎腳踏車去環島,可能有一些困難,如果是騎機車環島,執行的可行性比較高。」
「好啊!」君儀不假思索地回答。
「妳說好?」介言對於君儀的爽快回答覺得驚訝,因為君儀是第一個認同她的想法,而且是馬上說「好」的人。之前她只要在課堂上、辦公室提出機車行的夢想行動計畫,都立刻被打槍。她笑著對君儀說:「看來只有我們兩個是不怕死的人!」
其實君儀發現介言老師在歐巴桑騎機車這件事上醞釀了很久,並不是一個衝動的想法,相信她看見機車行有執行的可能,直覺的反應就是力挺她的決定。
有了君儀這一票的認同後,介言開始在組織內部進行遊說,她必須說服彩色頁的工作團隊以及理監事。大家在會議上也提出了許多疑慮,包括行車的安全、體力的負荷、日曬雨淋的問題、迷路的緊急救援、姊妹家人的支持度,以及協會承擔的責任風險等等,甚至對於姊妹們沿路找洗手間、加油站這些需求都被提出來討論。
她好不容易說服了工作團隊,下一步還得遊說協會裡的這群女人。面對歐巴桑對機車行的不安與擔心,從她們的問題中,觀察到這群女人雖然騎車車齡都很長,但基本上,機車只是代步、接送小孩、買東西的工具,大都騎在家、市場、小孩學校這三角點內,車速都不超出三十,甚至還有姊妹從未騎出高雄市,而且她們還從未曾有過拋夫棄子獨自出門的經驗。
介言發現大家還沒開始做,就被自己的種種思慮限制住了,她認為歐巴桑機車行,正好可以讓她們學習「突破自我制約」。由於要她們一下子拋夫棄子七到十天去騎車環島不太容易,幾經思慮,最後終於決定採取分期付款完成的方式來消除她們的疑慮。
因此,二○一一年的「歐巴桑騎機車凸台灣」夢想行動,彩色頁先規劃兩次短途、當天來回的行程當做實驗,一場是從高雄出發到鄰近的美濃城鎮,另一場則是從高雄市騎到屏東的三地門。
當團隊第一次策劃歐巴桑機車行,決定從高雄到美濃的行程,在過程中,因為大家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姊妹們一個一個拋出許多疑慮,並充滿焦慮和遲疑。
那時候,年輕的社工員對於姊妹的反應不解,疑惑的說:「只不過是騎五十九公里而已,為什麼她們會那麼憂慮?」
介言老師說:「由於女人從小就不被鼓勵冒險,不被鼓勵做一些沒有把握的事,當她們面對機車行這種沒做過的事時,所有的擔心都是因為生命中未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對沒經驗過的事會卻步,是我們要理解的。」
介言老師平日也騎機車通勤,對於第一次舉辦歐巴桑機車行到美濃,她覺得路程並不遠,但自己也沒有騎過;聽到很多歐巴桑心中的焦慮,看著那一張張憂慮的臉,她把大家的憂慮都想過了一遍後,決定自己騎機車走一趟,親自去體驗一下。
她想親自體驗,究竟有沒有像歐巴桑口中所擔心的車多、迷路、害怕這些問題,並真實的去體驗女人的內心。
介言老師告訴社工員說:「如果我自己先去做一次,也許就可以真正理解她們心中的擔憂。」
她不會開車,也沒有自己遠程騎機車的經驗。介言老師的兒子玩機車,雖然知道媽媽很獨立,但還是會擔心,覺得她其實和彩色頁裡的女人一樣,沒有什麼方向感,不分東南西北,只知道前後左右。
他最擔心的是這些路媽媽完全不熟,會迷路,又不熟地圖操作的方向感,怕在山中找不到路怎麼走。問她:「媽媽,要我陪妳騎嗎?」
介言老師想了想說:「不必,我要自己一個人騎看看。」
於是兒子為她解說地圖運用的路感,並教她如何在網路上查找地圖及下載地圖。在準備的過程中,她體認到,就算是理智告訴自己,手上已經握有地圖、知道路怎麼走,但因沒有實際單獨用地圖去陌生地方的經驗,在心理上,還是會感到些微疑慮。因此她把上網找的地圖分段列印出來摺成手掌大小,以方便騎車時瀏覽;她還想辦法把地圖分頁固定在儀表板上,以便邊騎還可邊翻頁。
直到親自騎機車走一趟之後才明白,那些在地圖上看起來彎彎曲曲的道路,實際經過時發現,根本沒那麼曲折,那一種「路感」,其實很難說清楚。
然而,介言老師在騎車的過程中,也終於體會到愛騎機車的兒子曾經告訴她人車一體的「車感」,並發現女人心中有許多害怕,多半是想像出來的,因為她們沒有經歷過,缺少那一份實際的經驗感。
騎完這一趟回來,她心想:「連我這種經常騎機車跑來跑去的人,親自騎去美濃都還有點緊張,更何況是這些姊妹,要她們做這件從沒想過的事,一定會焦慮。」
之後,介言老師和大家分享:「雖然我是一個十分獨立的女人,但是騎機車並不是我擅長的事,那是我第一次察覺,原來一個女人去做一件自己不熟悉的事,即便像我這麼獨立,還是有所遲疑,只是我有社會參與的經歷,所以對自己比較有信心、不怕挑戰,會安頓自己的情緒。我還會帶好足夠的錢,萬一自己在挑戰的過程失敗了,還有辦法自救。」
親自挑戰機車行之後,她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那一刻她才體會到,女人心裡有很多的顧慮,都是自己嚇自己,被自我制約住了。其實,女人很多時候不是沒有能力,而是她們沒給自己一個機會展現。
由於大家都沒有策劃機車行的經驗,我們也只能從零開始。承辦美濃機車行的工作是由協會社工負責,而君儀的角色是從公部門協助我們一起完成這個「第一次」。
大夥兒在行前會議上提出許多想法,君儀說,有男性友人建議她,因為每個人的機車長得都不一樣,必須要有統一識別,減少騎車跟丟的狀況發生。原本大家想統一採購安全帽,不過因為經費有限而作罷。
由於歐巴桑騎機車凸台灣的規劃是以「分期付款、分段完成環島」的概念執行,介言老師提出讓每個成員製作一本屬於自己的「夢想行動存摺」,記錄每一次騎機車的里程累積,看著夢想一點一滴完成;這個構想獲得大家歡迎,並提出不要統一制式,讓每個人自己製作夢想行動存摺的封面,而具各自的特色。大家並自行相約在彩色頁一起製作封面,還每個人拿著自己精心繪製的夢想行動存摺拍照合影。
在規劃的過程中,承辦的社工求好心切,許多事社工覺得自己做比較快,要通知歐巴桑一個一個來開會討論,耗時又沒有效率。不過,歐巴桑機車行的概念並不是像旅行團開團報名就好,介言老師和君儀都覺得要讓姊妹們有參與感,讓她們在騎機車這件事上,能夠為自己做點什麼,就算是參與討論、決定流程,這些過程所累積的經驗,最後會回饋到她們自己身上。
幾經對話,團隊仍然堅持「參與、培力」的原則,介言老師堅定地說這是原則,因為我們不是旅行團。
君儀在婦幼館服務,有一位男同事非常熱心地協助我們第一次美濃機車行的計畫,他還親自為大家設計識別海報,裝飾在機車上。
他也熱心分享經驗,認為車隊出發後只要在約定的時間定點集合就好,騎車的過程不需要集體行動,因為每個人的騎車習慣不同,強制大家跟車會牽制彼此的行動,車隊過長反而不安全,因此他建議車隊不要跟車。
君儀把同事的想法提出來和大家討論,不過,騎車的過程不跟車,不符合大家的感覺,不被歐巴桑們接受。
君儀這才發現,男人和女人的思維果然不一樣。在騎車這件事上,其實女人是要看到彼此才會放心,這個放心不是自己放心,而是看到同伴還在的安心,「女人覺得應該要互相扶持,那一份姊妹情誼是『我要顧好自己,也要顧好妳們』,而騎機車這件事是靠大家彼此相互扶持才能完成。然而,男生的處理方式就是約定到下一個地方、碰面的地點會合就好,在過程中他們可以不必看到彼此,他們習慣單打獨鬥;而女人喜歡連結。」
為了解決車隊過長的安全問題,幾經討論,大家決議車隊採取「分組」的方式,一方面可以縮短車隊的長度,另一方面也符合大家想要「互相照顧、互相連結」的心理需求。由於車隊分組,各組就需要有「組長」,可以趁機訓練承擔任務,發揮互助合作的功能,以符合組織進行培力的宗旨。
而在機車行出發前要召開「行前會議」,讓參與的成員了解規劃進度,並且提出意見和疑問一起討論。會議的過程中,也讓原本不熟識的人,因為參與行前會議的討論、因騎機車這項共同的目標而有了連結;就連出發後的團體精神,也在行前會議中培養彼此的感情與默契。
介言老師和君儀也討論,歐巴桑機車行不只讓歐巴桑只做「騎車」這件事,還要加入社會參與的元素。因此介言老師提出活動內容加入拜訪各地的婦女團體,並與各地特別的女人安排交流,讓姊妹們聽一聽別的女人不一樣的人生故事;除了接受「騎機車」這項挑戰之外,她們也可以透過交流和參訪學習成長、拓展視野。而在活動結束後,再安排分享會,讓每個成員談論參與的心得感想,讓這份經驗慢慢影響自己,回饋在她們的生活中。於是「參與及培力」的核心精神成為貫穿全局的思維。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