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 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2冊合售) | 誠品線上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 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2冊合售)

作者 金智恩/ 追蹤團火花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 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2冊合售):勇敢推薦──王曉丹(政治大學法律系特聘教授)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苗博雅(臺北市議員)房慧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倘若性暴力是對身心的殺害, 二度傷害就是對人格與人生的殺害。 我為了活下去而掙扎,這個世界卻要我死。 ▲阿拉丁網路書店2020年度之書,50萬名讀者票選Top1 ▲教保文庫、《韓民族日報》2020年度之書 ▲Yes24網路書店、教保文庫「社會政治類」Top1 ▲《朝鮮日報》、《京鄉新聞》、《韓民族日報》、《東亞日報》、《文化日報》推薦好書 「金智恩」這個名字,因「安熙正性暴力受害者」而為世人所知。 她在遭受四次性侵及數不盡的性騷擾、猥褻後, 決定挺身而出,揭發南韓政治明星安熙正的惡行, 她的勇氣卻沒有得到世界的諒解,反而遭受更多無情質疑── 「妳怎麼不拒絕?」 「被性侵後為什麼不立刻報案?甚至默默承受多達四次?」 「聽說她是知事的狂粉,暗戀對方。」 「說不定隱藏著什麼政治陰謀……」 沒有人在乎,金智恩是個必須為生計奔波、不能失業的約聘職, 是遭到同事性騷擾,卻被告誡要以大局為重的女性, 是上司說YES她就不能說NO,必須絕對封口的「殉葬組」, 而在那一切之前──金智恩也是一個人。 聆聽她的吶喊,正視她的遭遇,這是我們應該實現的正義。 《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 全面失控的數位時代,沒有人的身體和性是安全的! ▲《每日經濟》與教保文庫共同評選「開啟2021年之書」 ▲YES 24網路書店2020「年度之書」 ▲《時事IN》、《東亞日報》、《文化日報》2020年度之書 ▲《東亞日報》、《韓民族日報》、《京鄉新聞》推薦好書 非法拍攝、脅迫未成年、熟人凌辱、合成裸照…… 我的隱私,我的身體,我的性,竟變成他人的娛樂 網路上的惡蔓延之迅速,超乎我們想像 在Telegram聊天室裡,加害者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脅迫未成年自拍, 還惡意合成熟人照片,恣意發表性騷擾及厭女言論,甚至以此獲利。 加害者毫無愧意,也不擔心被捕,更事先擬好撤退守則; 被害者飽受威脅,只能獨自恐懼,甚至成為玩物也一無所知; 旁觀者從起初的震驚、真相的刺激,最後則隨著時間,遺忘了那個黑暗的平行世界…… 我們的世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N號房事件最初報案人、首位報導者──「追蹤團火花」現身說法, 這是「記者」火與煓,對N號房事件誓不放棄的心路歷程, 更是「女性」火與煓,意識社會的性別不平等、勇於發聲的成長故事。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勇敢推薦── 王曉丹(政治大學法律系特聘教授) 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苗博雅(臺北市議員) 房慧真(報導文學作家) 阿潑(文字工作者) 陳潔晧(作家) 陳宜倩(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許菁芳(作家) 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蔡宜文(專欄作家) 盧郁佳(作家) 羅珮嘉(女性影展策展人) (依首字筆畫排序) 《我是金智恩》好評 本書就像一個當代寓言,訴說著所有人的故事。能動者動彈不得,卻也可能絕處逢生的突圍。──王曉丹(政大法律系特聘教授) 本書讓我們看見「衡量位階與權力」所指為何。性暴力的發生,原因並不在受害者。──李秀靜(韓國犯罪心理學系教授)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MeToo,還有#WithYou,面對受害者被權勢者性侵的情況,更是如此。──陳潔晧(作家) 我感謝金智恩,感謝這本書,感謝她選擇用自己的姓名示眾人;這使得那位加害者失去了姓名,無論他曾經有何權何勢,我將只會記得他為傷害金智恩的人。──許菁芳(作家) 從《我是金智恩》到《您已登入N號房》兩本書,前者是事件受害者本身,後者則是觀察、採訪與揭發的旁觀者,從不同立場呈現的社會缺陷。──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從沉默隱忍、堅強控訴到二次傷害的過程,金智恩的Me too之路,將為我們解鎖過分狹隘的性傷害課題。──羅珮嘉(女性影展策展人) 金智恩站了出來,帶領讀者全程實歷這場艱苦的鬥爭。所受的傷害令人戰慄,倖存的勇氣更激勵人心。──盧郁佳(作家) 《您已登入N號房》好評 本書文字直白、不虛矯,探問社會惡行的心念生猛。追蹤團火花不忍不仁、奮而起身,房外有她們,真才有明日。──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保護兒童安全使用網路,從正視「N號房」事件開始。──陳潔晧(作家) 兩位韓國大學生記者在採訪過程必須經驗的痛苦,來自於同理共感韓國社會的深度性別壓迫。向兩位年輕的女性主義者致上最高敬意!──許菁芳(作家) 揭發韓國N號房事件的追蹤團火花,將為我們啟動對抗虛擬性暴力的正義之路。──羅珮嘉(女性影展策展人) ⃝兩位女大生在課餘不懈地臥底揭弊,捅出驚天大案,過程荒謬、痛苦,也展現了追蹤團火花的堅強意志,願其艱辛戰鬥,激發讀者抗爭的勇氣。──盧郁佳(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金智恩、追蹤團火花 金智恩 兒時夢想是經營書店,大學主修文學,畢業後在政府部門負責宣傳工作。十多年的職涯都是非正式勞工,過著提心吊膽的約聘職人生。 金智恩經由介紹,加入安熙正參選總統的黨內初選競選團隊。2017年7月,派任為忠南道知事安熙正的隨行祕書,成為道知事的首位女性隨行祕書。 2018年3月5日,金智恩出現在JTBC《新聞室》直播節目,揭發自己遭受上司安熙正的性暴力,引發輿論。最終,大法院三審判決安熙正有罪定讞。 金智恩現在正力圖重返日常,並幫助更多相同遭遇的人。 追蹤團 火花 추적단 불꽃 由「火」與「煓」組成的獨立記者團體。兩人在大學時,為了報名新聞獎,決定以「非法拍攝」為主題展開採訪,卻就此揭發了韓國史上最大宗的網路性犯罪──「N號房事件」,成為案件吹哨者及最初報案人,震驚全球。 向世人揭露網路上駭人聽聞的真相後,火與煓有感於主要加害者的審判尚未結束,被害者依舊活在恐懼之中,大眾卻已逐漸淡忘網路性犯罪的嚴重性。 未免更多人受害,她們持續不懈地追查網路上各種型態的性犯罪,並透過YouTube和Instagram等社群網站、「網路性犯罪現場」實體演講持續倡議,為杜絕網路性犯罪不遺餘力。 火與煓深信,只要兩人並肩前行,就能激盪出改變世界的火花! 「追蹤團火花」獲獎紀錄: 第1屆新聞通訊振興會深度調查報導獎「優秀獎」(2019.09) 江原地方警察廳「感謝獎」(2019.11) 第22屆國際Mnesty新聞獎「特別獎」(2020.04) 第2屆新聞通訊振興會深度調查報導獎「特別獎」(2020.04) 第355屆韓國記者協會本月記者獎「特別獎」(2020.04) 第3屆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6月民主獎「特別獎」(2020.06) 韓國放送學會春季定期學術大會「特別獎」(2020.06) 女性家庭部長官授予表彰(2020.09) 首爾國際女性電影節「年度發聲獎」(2020.09) 第18屆韓國女性指導者賞「特別獎」(2020.10) 第19屆新聞媒體人權中心「特別功勞獎」(2020.12) 民主市民新聞報導獎「特別獎」(2021.01) Twitter · Instagram|@56flame 簡郁璇、胡椒筒 簡郁璇 專職譯者,願為信念與理念的文字推手,促其萌芽,為世界帶來些許改變。 譯有《關於女兒》、《致賢南哥》、《他人》、《中央站》等數十冊。 臉書專頁:小玩譯。 胡椒筒(hoochootong) 專職譯者,帶著「為什麼韓劇那麼紅,韓國小說卻沒人看」的好奇心,闖進翻譯的世界。 譯有《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蟋蟀之歌:韓國王牌主播孫石熙唯一親筆自述》、《信號Signal:原著劇本》等。 敬請賜教:hoochootong@gmail.com Instagram|@hoochootong.translator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我是金智恩》 導讀/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改革社會的現在進行式(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推薦序/能動者的動彈不得──這時代必須聆聽的聲音(王曉丹/政大法律系特聘教授) 前言 再次向世界吶喊 第一章 Me too──控訴權力 妳也要參加#MeToo? 奇怪的女人 在活著的權力面前說出真相 現實與理想擺盪的一週 ──JTBC 《新聞室》訪談 失去家,也失去了工作 妳就非得露臉不可嗎? 必須自行舉證的抗爭 Me Too後的五十天 迫害開始組織化 《新聞室》節目後的當天凌晨 第二章 勞動者,金智恩 我,金智恩 政治文盲 打造總統的地方 首位女性隨行祕書 不可破壞他的心情,是祕書最重要的任務 隨行祕書的二十四小時 ──道知事隨行祕書工作手冊 組織的真面目 先為下次的犯行道歉 一切都在彰顯權力本身 大事與小事 女人味 權位者掌握生殺大權 未擋下性騷擾報導,知事不高興了 ──祕書業務的特殊性與權力關係 第三章 受害者,金智恩 未受保護的受害者 有什麼比貞操更重要? 安熙正證人的偽證 對我而言,自始至終都是職場上司 ──向世界吶喊:一審最後陳述 三百三十三天後的有罪判決 ──二審宣判有罪聲明 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協議、戀人、外遇 相關關鍵詞:安熙正、金智恩訊息 永不停止的獵巫 與我並肩作戰的人,讓我撐了下來 我相信我認識的金智恩 ──同事的請願書 我們都是金智恩 ──決定和受害者站在一起 第四章 與世隔絕日記 防禦機制 嘴上說沒事,其實並非如此/不知不覺已過一年/很高興見到懸浮微粒/又開始自殘/神經衰弱/活在地獄裡/能做的,不能做的/假新聞/女人,還有媽媽/可以買糖餅吃嗎?/我還能過正常生活嗎?/罐頭、冷凍食品、外送/初次摘下帽子那天,感受風的吹拂/在雨中,覺得受到保護/在洗衣店說出名字/小小的安慰/夜不成眠,咻咻──振筆疾書/春天再度來臨,尚未結束的旅程/夏天,保護裝置瘦身的季節/手環/遭受攻擊/我必須健康/空虛/貓咪九原/撲通撲通,第一次去看電影/禮物/透明朋友/對食物的禮儀/冰箱前的仙人掌/和智恩與智恩的朋友見面 保護隔離 宣判無罪後/病床日記/放下鎮靜劑/時間太過緩慢/病床上,寄不出的信/鼓起勇氣的春天/出院延期/世界的溫度/飄落的花瓣也會掉淚 第五章 依然要活下去 MeToo後的現實 大韓民國的無數個「金智恩」 治癒,與受害者的連結 日常恢復計畫 後輩的來信 決定成為志工 還能重見天日嗎? 性暴力是普遍的經驗 明日的勇氣 第六章 With You──團結群心 安熙正性暴力事件共同對策委員會 律師團 與金智恩同行之人 家人 結語 我會活著證明一切 附錄 審判紀錄(一)安熙正性暴力案 審判紀錄(二)「安熙正性暴力案」之二度傷害案 《您已登入N號房》 導讀/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改革社會的現在進行式(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推薦序/文明不在數位,而在感同身受,一起行動(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閱讀本書前 序 現在,讓我們並肩前行 第一部 二〇一九年七月那一天 二〇一九年七月,我們看到手中的地獄 Telegram聊天室加害者的精神領袖 可以報導N號房事件嗎? 妳是受害者「本人」嗎? 警察和追蹤團火花的群組聊天室 我們幫得上忙嗎? 抓不到Telegram的那些人 團結的性剝削加害者 聲稱絕不會被捕的Watchman 熟人凌辱 受害者A的追蹤記 加害者的追悼會 媒體是一線希望 第二N號房 Welcome To Video使用者聚集地 無法刪除Telegram 博士開始用那些影像賺錢 對國會失望 N號房浮出水面,博士被捕 劈哩啪啦,星火燎原 第二部 成為火花──火與煓 第一章 相識 〔火〕那個學姐人怎麼樣? 〔煓〕有機會與火交流了! 〔火〕我們如此不同 〔煓〕我們當朋友吧! 第二章 有點不對勁,感覺有點不舒服 〔火〕不偽裝、真實的自己 〔煓〕還會那樣嗎? 〔火〕那真的是愛嗎? 〔煓〕大人的提議 〔火〕學習柔術 〔煓〕我們經歷一樣的事,為什麼只有我心情不好? 〔火〕日常暴力 〔火〕姐姐是對的 〔煓〕母親做的海苔飯捲 〔火〕母親的工作是「外面的事」加「家事」 第三章 開始為自己發聲 〔火〕只有我覺得很嚴重嗎? 〔煓〕女生才會經歷的事 〔煓〕日常的厭惡 〔火〕頭髮有什麼了不起 〔煓〕剪短髮後,心情好極了 第四章 在哪裡能重新遇見自己 〔火〕你在做什麼? 〔煓〕如坐針氈 〔火〕誰喜歡感到不舒服? 〔煓〕我選擇的路 〔火〕煓的告白 〔煓〕那天,第一次在火面前哭 第五章 採訪開始 〔煓〕我的第一篇新聞標題是「總統光彩奪目的美貌」 〔火〕這不能算是新聞吧 〔火〕我們的新聞現場是Telegram 〔火〕衣櫃之亂 〔煓〕深夜,火的來電 〔火〕擔憂終究成為現實 〔火〕妳太介入事件了 〔火〕殘影 〔煓〕殘影只是殘影 〔火〕堅持到底 〔火〕隨機聊天 〔煓〕你現在站在哪一邊? 第六章 報導N號房之後 〔火〕七十次訪談 〔煓〕短短一週,漫長得像一年 〔煓〕如果沒有成為「追蹤團火花」 〔火〕爸,您懂我的心吧? 〔煓〕爸,謝謝您 〔火〕我的變化,社會的變化 第七章 追蹤團火花的起點 〔火〕今日的苦惱 〔煓〕我們不是花,而是火花 〔火〕公開長相 〔煓〕追蹤團火花是「兩個女生」 第三部 一起讓星火燎原 博士被捕 博士被捕一週後的我們 幫受害者重返日常 日常的性犯罪 受害者就在身邊 團結的開始 妳們也成了「這邊」的人 別要求受害者「像個受害者 沒有人活該成為受害者 真的幫助到受害者了嗎? 原來我真的是GodGod受害者 N號房防治法難以觸及的死角 尊敬的法官與國民,大家有何想法? 這又是什麼…… 首爾中央地檢座談 走入群眾,展開演講 尾聲 必有盡頭 我們的聊天室 附錄 1/重寫司法正義,根除性犯罪.性剝削──市民法庭集會演講稿 2/有未成年人的性剝削影片嗎?──「Telegram」非法活動

商品規格

書名 /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 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2冊合售)
作者 / 金智恩 追蹤團火花
簡介 /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 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2冊合售):勇敢推薦──王曉丹(政治大學法律系特聘教授)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苗博雅(臺北市議員)房慧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90260
ISBN10 / 9571390267
EAN / 9789571390260
誠品26碼 / 2682029295001
尺寸 / 21X14.8X3.9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592
開數 / 25K
級別 /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倘若性暴力是對身心的殺害,
二度傷害就是對人格與人生的殺害。
我為了活下去而掙扎,這個世界卻要我死。

試閱文字

內文 : 妳也要參加#MeToo?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惡夢再度甦醒。我原以為再也不會被安熙正性侵了。
二○一七年,我被聘為隨行祕書,初期被性侵三次,每當安熙正犯下罪行後,都會口口聲聲說:「我再也不會這樣做了,真的很抱歉。」我每次都真心相信了他,如果不這麼相信,我就會活不下去。被傷害後的我雖想尋死,另一方面卻又想苟且地活著,我並不想否定過往認真的人生。為了生存,我必須遺忘,哪怕是要將鮮明的記憶從腦中刨挖出來,我也必須活著。直到覺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了,鼓起勇氣向身邊的人求助,卻吃了閉門羹。我於是明白,除了沉默我別無他法,我以為直到死的那天,都沒辦法再說出來。
擔任隨行祕書越久,我更深刻體認到安熙正握有多龐大的權力。我是受害者,將此事實說出來的瞬間我就可能人間蒸發,這樣的恐懼令我不敢動彈。後來我才學到一個描述此現象的詞「習得性無助」。我必須揹負著這個炸彈生活,只要我開口,就會引爆全身的雷管身亡。但痛苦的記憶未曾抹去。為了忘記,我刻意區隔了事件與工作,也將加害者安熙正與職場上司知事安熙正徹底區分。我既無法從加害者手中逃跑,也無法大聲求救,只得束手就擒。後來我也才知道,這稱為「解離現象」。
安熙正的幕僚稱我為「殉葬組」。意思是王駕崩後,必須帶著王所有不為人知的祕密一起活葬,也就是到死都要封住嘴巴。
安熙正在組織內的地位難以撼動,他是下屆總統大選中最有力的候選人,多數人都如此認為,因此安熙正的話是不可忤逆的命令。既然組織中最高的權位者都道歉了,我也只能接受,繼續過著服從的人生。過去八個月不斷屈服的人生,壓縮成二月二十五日這一天,最後一個受害日。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間,我結束工作,從首爾南下回鄉,與家人一起享用晚餐。這時安熙正聯繫我,我頓時感到驚慌,他要我到位於麻浦的住商公寓──那是安熙正有首爾行程時會使用的空間,也是之前經常因公出入的場所。他說有急事找我,但已經很晚了,我心生恐懼,擔心又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平時就經常未事先告知有什麼工作,只要我先過去,等我抵達該場所才會接到指示,所以我只好先行前往。就算重感冒請了病假,只要知事一聲令下,我就必須立刻出勤,這種模式早已成了日常,其他員工也多半如此。
「知事找我,怎麼辦?」我開始和家人商量。無論休假或節日,回家後又被叫回辦公室的情況已經發生多次。有一次是晚上十一點,還有一次是回家才半小時又要回去。難得能團聚卻被迫早早結束,家人雖感失望,但也沒辦法強留我。
但我仍用了最委婉的說法告訴安熙正,要回首爾恐怕很難。時間這麼晚了,又必須共處一室,我也害怕會發生什麼事。但安熙正催促我說有事商量,要我必須來一趟,晚一點也無妨。妳在哪裡?快點過來。在接連不斷的催促下,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有什麼辦法能讓安熙正不要再找我?不,那是不可能的。那麼,我能讓安熙正繼續等我嗎?不,當然行不通,我無法違抗他。我穿上高跟鞋火速趕去住商公寓。那一天,我再度經歷了死亡。
位於首爾麻浦區桃花洞的住商公寓,就是第三次性侵的地點,為安熙正的友人S先生擔任大股東的建設公司所有。安熙正於二○一七年十月得到這間公寓,便把夫人和自己的私人物品搬來這邊使用。這個場所究竟用途為何,安熙正比任何人都清楚,這是為了提供安熙正方便而存在的地方,連知道住商公寓的人也對這個場所隻字不提。雖然過去也有針對該場所的疑惑,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調查。
那天安熙正緊急找我過去,說必須處理的重大事情,就是要從我口中聽到「我不會參加MeToo」,性侵卻再度發生。犯下罪行隔週,安熙正公開宣稱自己支持MeToo。美國的MeToo運動已席捲全球,引發眾人質問安熙正身為政治人物,為什麼完全不表態的時間點也相對晚了許多。
那天,安熙正看著來到住商公寓的我:「最近我看到MeToo運動,明白自己傷害了妳,還好嗎?」他觀察我的反應。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沉默。
「對不起,妳還好嗎?」他再次問我,「現在還好嗎?」我無法回答,默默垂下頭。他問:「關於MeToo,妳有什麼看法?」接著又談起我的未來,「我是可以休息一陣子,但妳也要跟著休息。」安熙正再次讓我體認到,我和他是命運共同體,我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
我說,「我怎麼敢參加MeToo呢。」他從我口中得到了答案。安熙正讓我對自己的回答感到無力後,再度對我性侵。我逃不了,在放下圈套、等待食物上門的獵人面前,我動彈不得。
犯行結束、超過凌晨兩點的深夜時分,安熙正對我說:「我太太早上會過來,妳清掃完就出去吧。」他告訴我打掃用具的位置,我用除塵膠帶整理了寢具。我在清掃時,安熙正在看高爾夫球頻道,不斷催促我怎麼還不趕快出去,似乎對我掃太慢感到不悅。我被那語氣嚇壞了,一時不知該把握在手中的一把垃圾丟在哪裡,於是胡亂塞進皮包後走了出去。
我覺得自己好悲慘,那天的心境猶如被揉成一團的垃圾。安熙正過去六個月暫時中止的惡行又出現了,我再度墜入深不見底的地獄。我心想,我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這個枷鎖。


內文摘錄2《您已登入N號房》
二〇一九年七月,我們看到手中的地獄

一年前的我們還是夢想成為記者的大學生,為了累積對就業有幫助的獲獎經歷,開始準備參加新聞通訊振興會創辦的「調查.深度報導」新聞獎。我們選定的主題是「非法拍攝」。對於生活在韓國的二十代女性而言,這是再切身不過的問題了。
為了尋找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站點,我們開始搜尋,而且很輕鬆就找到各種網站。雖然有事先預想到,但仍覺得氣餒。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在我們生活的地方正發生著非法拍攝犯罪,甚至很多女性對「自己就是受害者」毫無所悉。用Google搜尋了約十分鐘後,一個名為「AV-SNOOP」的Google部落格吸引我們注意,這與之前看到的網站有所不同。
有別於其他只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網站,這個部落格幾乎都是文字。名為「Watchman」經營者上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會在下方詳細紀錄了後記。其中,關於Telegram「N號房」(當時加害者們把N號房稱之為「號碼房」)的後記,尤為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雖然沒有照片,只是單純的文字,但那篇文章在整個部落格的點擊率最高。我們點進名為「推特○○女散佈事件(N號房)」的文章,是一個暱稱「GodGod(文炯旭)」的人對青少年進行性虐待的內容,文章最後寫道:在即時通訊軟體Telegram上可以看到更多「奴隸影片」。
我們看到AV-SNOOP部落格上方掛有名為「高談房」的Telegram聊天室連結,為了進一步確認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註冊了Telegram,然後進入高談房。驚訝的是,該聊天室完全沒有成年人認證的機制。且註冊Telegram時可以將號碼設定為不公開,並能隨意更改姓名,因此不存在個資外洩的問題。
我們在沒有任何風險的情況下進入高談房,最先看到的是「公告」:聊天室分為一到八號房,每個房間都有限定觀看的影片,以及該影片的簡評和影片中女性的個資。直覺告訴我們,這八個房間裡一定發生著什麼事,因為僅高談房就已有將近一千名(截止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點)的匿名會員了。這些人互相分享非法拍攝影像,把女性視為商品而非人類的加以點評,一個小時內的聊天訊息就有一千多個。我們觀察了兩個小時的動態,大概掌握了這個房間的運作模式。
高談房的房長就是AV-SNOOP部落格經營者Watchman,加入這個聊天室的人都統稱他為「大哥」。
「沒有人加入Telegram是想看正常片的,想看AV的不如自己去日本網站找呢~」
「就是、就是~想看兒青物(兒童及青少年影片)的才會來這裡。」
我們進入這個聊天室後,會員數仍在持續增加。
「我能把前女友的KakaoTalk帳號po在這裡嗎?」甚至有人把前女友的KakaoTalk帳號公然上傳到聊天室,其他人卻慫恿他:「帳號就算了,分享一下(性愛)影片吧。」
這些會員最關注的是「N號房」。Watchman會定期把N號房的女性真實姓名、學校、班級和簡評等訊息發佈在高談房,以此刺激大家的好奇心。「N號房會員」主要是在高談房裡點評N號房的女性,並教唆大家合謀「一起去○○的學校」進行強暴。要加入高談房並不難,因此要是有人檢舉這裡在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聊天室很可能會被解散,通往N號房的第一條管道會被堵死。因此Wwatchman會進行最基本的嚴格控管,若有人直接上傳性剝削和非法拍攝影像,他會立即刪除,然後強制上傳者退出聊天室。
在高談房很難立刻獲得加入N號房的連結。首先,必須加入從高談房衍生出來的聊天室,進入衍生聊天室的連結會時不時出現在高談房。我們進入高談房僅一天,就發現了二十多個「衍生房」。
衍生房不但有國內外的色情影片和韓國國內的非法拍攝影像,還有非法拍攝兒童照片及無法分類的殘忍影片。初次加入衍生房的會員會上傳分享其他人想要的影像,以此自然地與大夥同流合汙。
僅一個衍生房裡,就流通高達一千八百九十八張非法拍攝照,九百三十八支影片和三百三十三個大型壓縮檔。而這不過是我們看到的冰山一角,還有很多私下互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根本無法預測一天裡到底有多少非法拍攝影像在流通與散佈。
我們潛入的衍生房主要散佈不分年齡和國籍的兒童性剝削影片、在女廁和女性房間裡的偷拍,甚至有利用GHB(俗稱神仙水)迷暈女性進行強暴的影像。不僅如此,會員還熱烈發表著性騷擾女性的言論,有的衍生房還會強制不發言的會員退出聊天室。
據衍生房房長私下透露「只有上傳非法拍攝影片才能拿到N號房的連結」、「上傳稀有的A片才能進N號房」,但我們根本沒有那種影片。就在苦惱之際,高談房出現了相對簡單的認證條件。
「我有N號房的連結,想進N號房的人把頭像換成日本動畫女主角,然後聯絡我。」
我們立刻上網搜尋「日本動畫」,然後下載女主角的照片、更換了Telegram頭像。那個人很快便給了連結。就這樣,我們在註冊Telegram僅五個小時後就拿到連結,進入N號房中的一號房。
進入N號房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受害者的裸照。這些受害者就是高談房和衍生房會員一直談及的「奴隸」,多是國中、國小生。受害者利用道具自慰、用刀子在身上刻字,或在戶外場所只披著一件外套行走。(這只不過是GodGod命令受害者做的部分行為,為了不造成二度傷害,將不提及特定受害案例)。受害者依照N號房會員的指示自拍這些影片,然後傳給他們。
親眼目睹影片的我們目瞪口呆,這真的是在現實中發生的事嗎?真的是在韓國,是跟我們生活在同個時空下的人做出來的事嗎?我們簡直不敢置信、也不願相信。這時,N號房貼出公告:
此處上傳的影片及照片都是威脅脫序帳號女孩獲得的資料,她們都是不照指示照辦逃跑的孩子(的影片),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地(散佈)處理。

受害者被關在名為N號房的監獄裡。名為GodGod的人利用受害者害怕父母和學校知道的心理威脅她們,一想到那些受害者,我們的心跳都會加快。Telegram聊天室裡正發生著可怕的性犯罪,每分每秒都有新的加害者、受害者和性剝削影像出現。我們不能為了寫一篇報導而冷眼旁觀,必須先報警。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