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酬者: 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 | 誠品線上

The Son Also Rises: Surnames and the History of Social Mobility

作者 葛瑞里.克拉克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父酬者: 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一日靠爸,大富三代!————社會未曾流動,階級宛若遺傳————如何消弭世襲階級導致的教育、所得、財富、健康、壽命不平等?如何翻轉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日靠爸,大富三代! ————社會未曾流動,階級宛若遺傳———— 如何消弭世襲階級導致的教育、所得、財富、健康、壽命不平等? 如何翻轉父酬者主導的贏者全拿社會? 經濟史學界重量級學者葛瑞里.克拉克 繼《告別施捨——世界經濟簡史》 再次推出前所未有、顛覆現有社會流動理論的爭議鉅作! 面對長逾五百年階級地位持續不墜的證據如此確鑿,迫使我放棄原本對資本主義的驕傲之一——對普遍和快速社會流動的樂觀。過去多年屢次嘲諷我的社會學同僚偏執於階級等虛幻概念,現在我已有證據相信,個人的人生機運不僅可從父母的地位預測,而且從太祖父母輩(祖父母的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就能預測。 ————葛瑞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 我們的命運有多少取決於家族地位?對後代的影響又有多大?很遺憾的,大過我們願意相信的程度。儘管許多人認為僵化的階級結構已經鬆動、社會人人平等,但本書證明,過去八世紀以來的社會階層,幾乎可說是不動如山。 重量級經濟史學家葛瑞里.克拉克採用了一套全新的分析技術,他追蹤檢驗全球多個世代的多樣化家族姓氏——涵蓋現代瑞典、英國、美國、中國、台灣、日本、韓國、印度、智利,最遠更溯及中世紀英格蘭——用以測量許多國家和期間的社會流動性。本書所揭露的社會流動性,不但遠低於主流學者的估計,且古今社會大同小異(不論在現代或中世紀,共產中國或福利國瑞典),幾乎不受任何政策影響。 好消息是,此一模式由才能的傳承所決定,世系並不能帶來萬無一失的優勢;長期來看,終將向下流動。壞消息是,個人的命運大部分可從世系預測,且要待世家大族全然喪失優勢向下流動,也得耗上數百年的光陰。基於上述理由,克拉克主張,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宣稱的高流動性無異於遠古神話,政府應確實採取行動,縮小階級間的差距——即使無法立即加速社會流動,但還是可以有效縮減不平等的程度,避免贏者全拿的社會。 本書以長達數百年的歷史實據為立論之基礎,並不天真地以為人人終能住進豪門大宅,或狂暴地主張剝奪富人所有權利。但起碼,國家政府,世族財閥,也都能選擇不去侵毀下層平民的最後一畝田地——既然你已經獲得了階級傳承的頭獎,又何必向下層掠奪更多額外的獎賞?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葛瑞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 1957年生於蘇格蘭,1979年畢業於劍橋大學(主修經濟學與哲學),後進入哈佛大學經濟系就讀,1985年取得博士學位,曾任教於史丹佛和密西根大學。 現任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經濟學教授、《歐洲經濟史回顧》(European Review of Economic History)主編、全加大經濟史討論會(All-UC Group in Economic History)指導委員會主席、戴維斯分校貧窮因素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verty Research)研究員。著有《告別施捨—世界經濟簡史》(A Farewell to Alms: A Brief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World)。 Website|www.econ.ucdavis.edu faculty gclark index.html■譯者簡介吳國卿台北市人,1956年生,資深新聞從業人員。從事翻譯工作十數年,譯有《為什麼國家會失敗》、《跛腳的巨人》、《聰明網路使用手冊》等作品。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言1 導論PART 1————不同時期與地方的社會流動性2 瑞典——達成流動性了?3 美國——機會的國度4 中世紀英格蘭——封建時代的流動性5 現代英格蘭——追本溯源6 社會流動性定律7 先天與後天PART 2————測試流動性定律8 印度——種姓制度、同族通婚與流動性9 中國與台灣——毛澤東後的社會流動性10 日本和韓國——社會同質性與流動性11 智利——寡頭間的流動性12 社會流動性定律和家族動力13 新教徒、猶太人、吉普賽人、穆斯林與科普特人——流動性定律的例外?14 流動性異常PART 3————好社會15 流動性太低?——流動性與不平等16 逃脫向下的社會流動性附錄1——測量社會流動性附錄2——從姓氏比率估算流動率附錄3——發現家庭世系的地位圖表資料來源參考書目

商品規格

書名 / 父酬者: 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
作者 / 葛瑞里.克拉克
簡介 / 父酬者: 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一日靠爸,大富三代!————社會未曾流動,階級宛若遺傳————如何消弭世襲階級導致的教育、所得、財富、健康、壽命不平等?如何翻轉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1361000
ISBN10 / 9571361003
EAN / 9789571361000
誠品26碼 / 2680914473008
尺寸 / 21X14.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級別 /
裝訂 / 平裝
頁數 / 416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本書利用姓氏追蹤不同社會的許多世代--英格蘭、美國、瑞典、印度、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和智利--並主張我們認為代際流動率很低的常識和直覺是正確的。姓氏證明是一種出乎意料強大的工具,可用來測量社會流動性。它們揭露出,有一個鮮明而前後一致的代際流動率的社會物理學,而且未曾反映在此主題的最新研究中。



問題不在研究和測量本身,就測量的內容來說,並沒有錯誤。但當我們嘗試用這些以個別特性估算流動率的測量,來預測家庭整體社會地位的長期演變時,問題就此產生了。家庭似乎擁有一種整體的社會能力,是所得、教育和職業等局部地位測量面向的基礎。這些局部的測量面向與這種根本的、不直接外顯的社會能力,只在一些相當隨機的成分上發生關聯。根本地位製造出特定可觀察地位面向的隨機性,造成了主流測量得到社會快速流動的假象。



根本或整體的社會流動率,遠低於社會學家和經濟學家的典型估計。我們以姓氏測量得出所有社會--中古世紀英格蘭、現代英格蘭、美國、印度、日本、韓國、中國、台灣、智利,甚至標榜平等主義的瑞典--的代際相關性都介於0.7到0.9,遠高於主流的估計。社會地位依靠遺傳的程度,與身高等生物特性同樣強。



雖然這些代際流動率很低,它們已足夠阻礙永久的統治和下層階級形成。流動性歷經許多世代始終保持一致。社會流動終究會抹除大多數初始優勢或貧窮的影響,但可能必須經歷10或15個世代之久。



與直覺不符的是,19世紀末開始的公共教育,以及政府、教育機構和私人公司中減少任用親信的情況,並未提升社會流動性。現代經濟成長也未展現出提高社會流動性的跡象。19世紀和20世紀擴大授與選舉權給更多人口群體的作法,也未發揮效果。甚至20世紀美國、英格蘭和瑞典等國家採行的重分配稅賦政策,似乎也無濟於事。



為什麼我們的姓氏測量的結果,?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