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鷺號三部曲: 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典藏燙金盒裝套書 3冊合售) | 誠品線上

Ibis Trilogy 1: Sea of Poppies 2: River of Smoke 3: Flood of Fire

作者 艾米塔.葛旭
出版社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朱鷺號三部曲: 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典藏燙金盒裝套書 3冊合售):{:name=>"各界推薦",:description=>"名人推薦國內外專家學者、作家出版人同聲推薦甘耀明(知名作家)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當代英語書寫、國際最知名的印度作家艾米塔•葛旭代表作 朱鷺號三部曲:《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十九世紀的殖民印度,清朝閉關的外交衝突 大時代裡的大故事 刻畫近代那一場燦爛的罌粟花火 匯集航行冒險、族群意識、階級抗衡、人性愛戀 全新觀點審視東亞殖民史與鴉片戰爭 多元融合的磅礡史詩小說! 入圍曼布克獎決選,橫掃印度各大獎的大河三部曲! ※ 「典藏燙金盒裝套書」,特別以書中意象概念設計煙花烽火典藏書盒, 三本一套,重磅珍藏! 三部曲分冊簡介 之一:罌粟海Sea of Poppies 一艘跨越歐、亞,命運多舛的雙桅帆船朱鷺號,從印度洋漂至中國海。原本是販運奴隸的「人肉貨船」。在英國廢奴後,被改裝成鴉片貨船以投入熱火朝天的鴉片貿易,準備前往中國市場分一杯羹。然而前往中國前,它還要履行橫越印度洋前往模里西斯的最後一趟航程。在這儼然是十九世紀東方殖民史剪影的乘員身影中,朱鷺號的傳奇故事,就在四個角色:黑白混血船員賽克利、苦力寡婦狄蒂、被處流刑的印度貴族尼珥與偷渡的孤女寶麗之間展開。 現在大家都成了親人,在這艘船的子宮裡重生,共同組成一個大家庭……在孤立無援的大洋上,前途未卜的惶恐加上殘酷的剝削凌虐,使這些流離失所的命運傀儡開始將彼此視為患難與共的親人。而一個難以想像、泯滅人際敵意、種族差異及隔膜代溝的家庭,就此誕生在這片「黑水」上…… 之二:煙籠河River of Smoke 這群時代的浪人各自懷抱不同目的來到謎樣的中國,卻在煙籠霧罩的珠江口,身不由己捲入時代的風暴。他們各自懷抱不同目的來到謎樣的中國,卻在煙籠霧罩的珠江口,身不由己捲入時代的風暴…… 暴風雨中,尼珥、阿發、水手長阿里、卡魯瓦與喬都乘小艇逃走朱鷺號上眾人從此踏上不同的命運之路:從印度洋漂至中國海,各自離鄉背井,航向即將改變世界的戰爭……阿美士德勳爵號、朱鷺號、雷路思號不約而同在廣州相遇。欽差大臣林則徐、鴉片貿易商巴蘭吉、法國植物學家潘洛思的虎視眈眈下,鴉片戰爭的第一炮即將點燃引信…… 之三:烽火劫Flood of Fire 這群曾在朱鷺號上緊密生活、患難與共的漂泊浪民,在暴風雨意外中,航向分歧的路途,在震盪不安的時代,尋找自身的命定和所託。有人航向生命終站,有人致富顯貴;有人失去一生摯愛,也有人重拾愛戀記憶。這是即將敲開清廷閉關鎖國的第一響烽炮,也是預告自由貿易將燎原遍野的最初星火。 印度籍的英國傭兵克斯里.辛,率領一連印度士兵隨東印度公司兵團前往中國;美籍黑白混血的年輕水手的賽克利.瑞德,打算搭上鴉片熱潮,翻轉窮苦潦倒的生活,並追尋逝去戀情的可能;印度帕爾西族的寡婦詩凌百,為了討回鴉片貿易商丈夫的財產,力挽聲譽,毅然決定前往中國並探訪丈夫私生子的下落;被流放的貴族尼珥隱身於廣州擔任翻譯,卻得以更近距離地記錄這場貿易之戰。跟隨四位主角的腳步,從印度來到中國,見證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中國慘敗、英國成功占領香港的經過。 「鴉片戰爭」,是近代東亞歷史文化受到西方帝國殖民主義影響的關鍵性一役,也是影響世界巨深的「中英貿易戰爭」。 「朱鷺號三部曲」是一部高潮迭起、脈絡豐富的小說,鉅細靡遺地摻雜大量歷史敘述,注入異國筆調,並以文學神韻描繪角色,人文風土雕琢情節。磅礡動人,並在綿密又緊湊的鋪陳下,為影響深遠的歷史劃下精彩註解。 * 21世紀最精采、最迷人的史詩式大河小說 * 以大海為背景,刻畫生動人物和精彩對話的小說,有像《奧德賽》、《金銀島》與《白鯨記》這三本,現在可再加一套「朱鷺號三部曲」。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國內外專家學者、作家出版人同聲推薦 甘耀明(知名作家) 伊格言(知名作家) 朱亞君(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何致和(知名作家) 李永平(知名作家) 李有成(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柯裕棻(知名作家) 張貴興(知名作家) 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黎紫書(知名作家) 駱以軍(知名作家) 「朱鷺號三部曲」國際媒體一致讚譽: 葛旭用他難以抗拒的流暢文字,賦予蓬勃茂盛的生命,編織出巧奪天工的故事……畫面美到教人目不轉睛。」 ——衛報 壯觀的巴別塔式小說……絕對耳目一新……難以自拔……下一部已經令人迫不及待。 ──泰唔士報.週日版 驚人的曠世小說,若艾米塔.葛旭能持續發揮高明敘事手法……他的《朱鷺號三部曲》勢必躋身二十一世紀經典傑作之列。 ——文學評論雜誌 葛旭運用他底蘊深厚、稍經風蝕的研究,捕捉到美妙歷史時期的逆流。 ——週日電訊報 野心十足……這部來勢洶洶、背景設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不久前的作品中頗有狄更斯與馬克‧吐溫之風,並讓人聯想到盧卡斯──就是星際大戰三部曲那個喬治‧盧卡斯。是的,葛旭的這本書與史詩電影的相似處要多過現代小說。 ──紐約觀察家週報 精彩極了……葛旭透過一群多元且吸引人的角色在日常生活中的掙扎與內在衝突來說這故事……他對十九世紀印度的透徹研究,讓這塊被遺落的歷史片段得以重生:從簡陋的鄉村泥屋、宛如實景重現的加爾各答街道,到暗潮洶湧的緊繃政治局勢,以及利益與道德間的衝突。……本書波濤洶湧而危機四伏的結尾,更使讀者宛如書中角色般緊抓住船舷欄杆,期待著之後未知的旅程。 ──今日美國報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米塔•葛旭(Amitav Ghosh) 1956年生於印度加爾各答,先後於德里的聖史蒂芬學院、德里大學,以及牛津大學聖艾德蒙學院學習接受教育,並獲社會人類學博士學位。畢業後任職於《新德里快報》擔任記者。 1986年起,他陸續發表《理性環》(The Circle of Reason)、《陰影線》(The Shadow Lines)、《加爾各答染色體》(The Calcutta Chromosome)、《玻璃宮殿》(The Glass Palace)與《餓潮》(The Hungry Tide)等五部小說。2008年,他推出背景設於鴉片戰爭爆發前夕的東方殖民史小說「朱鷺號三部曲」第一集《罌粟海》,2011年推出第二集《煙籠河》(River of Smoke),2015年則是三部曲終篇《烽火劫》(Flood of Fire)。 他的首部小說《理性環》出版後便贏得法國麥迪西文學獎,第二部小說《陰影線》獲得印度傑出貢獻獎與阿南達•帕拉斯卡文學獎。《加爾各答染色體》則獲1997年亞瑟•C•克拉克獎最佳長篇小說。《罌粟海》不但入圍曼布克獎決選名單,並獲印度沃達丰字謎圖書獎及丹•大衛獎。 除小說外,葛旭亦著有《在遠古的土地上》(In an Antique Land)、《在柬埔寨與緬甸的自由生活》(Dancing in Cambodia and At Large in Burma)、《倒數計時》(Countdown)、以及《伊瑪目與印度人》(The Imam and the Indian)等多部散文與雜文集。 葛旭於1999年起接任紐約市皇后區學院比較文學專任教授,同時亦為哈佛大學與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他與傳記作家兼出版社資深編輯的妻子Deborah Baker現居紐約。 張定綺 台大外文系研究所碩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研究。曾任《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中文版資深編輯、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筆譯組召集人、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譯著甚豐,現為全職母親兼譯者。 張家綺 畢業於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英國新堡大學筆譯研究所,現任專職譯者。譯作包括《沙與沫》、《人生太重要,重要到不該嚴肅論之:王爾德妙語錄》、《草葉集:惠特曼詩選》、《精準表達》、《達賴喇嘛:這些事,你應該生氣》、《太陽與她的花》、《朱鷺號三部曲之二:煙籠河》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之一:罌粟海 第一部:陸地 第二部:河流 第三部:海洋 附錄1:譯後記:迷宮中的生字表 附錄2:航行在語言之海:與朱鷺號的創造者對談 附錄3:朱鷺號字詞選註 之二:煙籠河 第一部 島 第二部 廣州 第三部 欽差大臣 誌謝 之三:烽火劫 第一章~第二十二章 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朱鷺號三部曲: 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典藏燙金盒裝套書 3冊合售)
作者 / 艾米塔.葛旭
簡介 / 朱鷺號三部曲: 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典藏燙金盒裝套書 3冊合售):{:name=>"各界推薦",:description=>"名人推薦國內外專家學者、作家出版人同聲推薦甘耀明(知名作家)
出版社 /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4711132388466
誠品26碼 / 2681957374000
尺寸 / 21X14.8X12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6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當代英語書寫、國際最知名的印度作家艾米塔•葛旭代表作
朱鷺號三部曲:《罌粟海》、《煙籠河》、《烽火劫》

十九世紀的殖民印度,清朝閉關的外交衝突
大時代裡的大故事
刻畫近代那一場燦爛的罌粟花火
匯集航行冒險、族群意識、階級抗衡、人性愛戀
全新觀點審視東亞殖民史與鴉片戰爭
多元融合的磅礡史詩小說!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那天午後,卡魯瓦的牛車終於看到了目的地:中央鴉片廠。工廠面積廣大:佔地四十五英畝,分成兩個相連的廠區,每一區都闢有許多天井、水塔和鐵皮屋頂廠棚。像自古俯瞰恆河的大城堡一樣,這家工廠既享有河運之便,位置也夠高,不用擔心季節性的河水氾濫。但作坊可不像丘納和布克薩等古堡早已雜草叢生、泰半荒廢,它怎麼看都不像個風景如畫的廢墟;砲塔裡有多隊哨兵駐守,胸牆裡也配備大批步兵和武裝警衛。
雖然中央鴉片廠規模龐大、防守嚴密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但不知內情的人從外觀絕對看不出它是維多利亞女王冠冕上最珍貴的寶石之一。反而工廠周圍好像總是籠罩著昏昏欲睡的氣氛。比方住在工廠附近的猴子吧,牛車轆轆駛近圍牆時,狄蒂指出幾隻猴子給凱普翠看。牠們跟別處的猴子不一樣,不會吱吱對話,也不打架或偷路人的東西,每次從樹上爬下,唯一的目的就是去工廠排廢水的水溝裡喝水;需求滿足後,牠們又爬回樹上,昏沉地盯著恆河和河裡的水發呆。
狄蒂獨自走向工廠入口。這兒有個秤重的廠棚,每年春季,本地農夫都會把包裝用的罌粟葉紙餅運來秤重,並分出或精緻或粗糙等級。狄蒂自己做的葉餅累積到值得跑一趟的份量後也會拿到這兒來賣。收穫季總有一大堆人擠在這裡,但今年的收成晚,人數相對也顯得少了。
一小隊制服警衛在門口值班,狄蒂看到他們的隊長便鬆了口氣,這個相貌威嚴、蓄白色八字鬍的長者是她夫家的遠親。她走到他面前,低聲說出胡康的名字,他立刻知道她的來意。他把她帶進工廠時說:妳丈夫狀況不好,趕快帶他回家吧。
狄蒂正想進去,但她朝隊長身後的秤重棚看了一眼,心頭猛然一驚,反而退後一步。那棚子極長,以致另一頭的門看起來就像遠處一個幽幽發光的小針孔;其間成雙成對排列著許多巨型磅秤,周圍的人因此被襯得渺小;每台磅秤旁都站著一個戴高帽的英國人監督著秤重員和記帳員。戴頭巾的辦事員抱著一大疊紙張,圍腰布的記錄員捧著厚厚的記錄冊,在英國老爺身邊忙得團團轉。到處是赤身露體的男孩,成群結隊扛著堆疊到難以想像高度的罌粟花瓣包裝紙。
狄蒂用紗麗遮臉走了進去,穿過堆得柱子般高的罌粟花餅,花了好長時間才走到對面那扇門口,對面又是一扇門,通往另一個龐大的鐵皮屋建築,而這棟建築比秤重廠棚更大更高。她一路喃喃禱告走進去,再次為眼前景觀停下腳步。面前的空間大到讓她頭暈,必須靠著牆才不至跌倒。從地板直達屋頂的細窄窗戶射入一道道光線,巨大的正方形立柱從這頭延伸到另一頭,屋頂距夯實的地面非常之遠,所以室內空氣清涼,幾乎像是冬季。帶有泥土味的生鴉片汁怪味縈繞地面,令人不適,就像冷天裡燒木柴的煙味。這棟房子也沿著牆邊擺著巨大磅秤,卻是用來秤生鴉片的。每一組天平周圍都堆著幾十個圓底陶罐:每一個可裝一蒙德生鴉片膠,黏稠程度得達到將一球鴉片放在手心後翻轉向下,張開手掌時也暫時不會落下。狄蒂忍不住好奇地四下張望,對那些罐子搬上搬下天平的速度與敏捷驚奇不置。它們秤完就貼上紙標,送到一個坐著的洋老爺面前,他會先挑挑戳戳,嗅嗅罐子的內容物,然後蓋章,有些通過去加工,有些則淘汰,去做較沒價值的用途。送容器來秤量的農夫站在不遠處,被一排手持棍棒的衛兵攔住;他們或緊張或憤怒,或瑟縮或絕望,等著看今年的收成能否達到合同的要求──如若不能,明年一開始,他們就得背上更高的債務。
狄蒂加快腳步穿過像個沒有盡頭的山洞似的大廳,直到又走到外面的陽光下才敢停下。這時只有一個方向可走──進入右側的廠棚。她毫不猶豫,提起紗麗下襬,很快衝進門內。
再一次,眼前的空間讓狄蒂感到震撼,但這次不是因為空間遼闊,正相反──這兒像個光線黯淡的隧道,牆上只挖了幾個小洞。室內空氣又熱又臭,像間封閉的廚房,只不過這兒的氣味不是香料和食用油,而是液態鴉片──臭味濃到她得摀住鼻子才不致作嘔。她一鎮定下來,就看到一幕驚人景象──許多具沒有腳的黑色軀體正繞著圈轉來轉去,像群受奴役的魔鬼。這景象──加上中人欲嘔的臭氣──嚇得她兩腿發軟,為了不讓自己昏倒,只好慢慢向前走。等她的眼睛更適應黝暗,就發現那些繞圈子軀體的祕密:原來都是裸體的男人,站在深度及腰的鴉片桶內,一遍又一遍踩踏,讓鴉片膏軟化。他們的眼神空洞呆滯,但仍能保持動作,就像蜂蜜上的螞蟻,慢吞吞踩著踏著。直到再也動彈不得,他們就坐在桶子邊緣,只用腳攪拌那黑黏的膏狀物。這些坐著的男人比她看過的任何活物更像食屍鬼。他們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紅光,而且看起來全身赤裸,他們的裹腰布(如果有穿的話)浸透了鴉片,與他們的皮膚已無法區別。一個監工向她走來,她不由得放聲尖叫;她根本不想知道他說什麼,光是這麼一個人對她說話造成的驚駭,就足以讓她急忙沿著隧道往前衝,從另一頭跑出去。
衝到門外,她正努力吐清肺裡那股攪拌生鴉片的怪味時,聽得有人問:大嫂嗎?妳還好吧?那是她親戚的聲音,她費了好大力氣才不至倒在他身上。幸好他似乎不需解釋,就能理解那條隧道對她的影響。他帶她穿過一個院子,來到一口井邊,從水桶裡倒出一些水,讓她喝下並洗把臉。
他說:所有人通過混合室後都需要喝水,嫂子,妳最好在這休息一下。
狄蒂滿心感激地蹲在一顆芒果樹蔭下,聽他介紹周遭的建築:那是加濕廠,用罌粟葉做的包裝材料要先濕潤,然後送到組裝廠;那邊那棟跟其他建築都保持一段距離的是製藥廠──製做白人大爺特別重視的各種深色糖漿和奇怪白色粉末。
狄蒂讓那些話在耳中進進出出,直到開始不耐煩。來吧,她說:我們走吧。他們站起身,他帶著她對角穿過院子,進入另一個一點不比秤重廠房小的大廠房,這兒卻像墓園一樣安靜,寒冷潮濕,光線晦暗。兩旁一路延伸出去,都是直達天花板的高大架子,整齊堆著數以萬計一模一樣的鴉片球,每一顆的形狀和重量都跟剝了殼的椰子差不多,只不過顏色是黑的,而且表面有光澤。狄蒂的嚮導湊在她耳畔悄聲說:鴉片調配好後,就送到這兒來晾乾。她看到架子之間用支架和梯子銜接;四下張望,又看到大批男孩在木頭鷹架上攀爬,動作靈巧不亞於市集賣藝人,從一排架子跳向另一排架子,檢查一個個鴉片球。英國監工不時高聲發出一道命令,男孩們就把鴉片球互相擲來擲去,用接力方式傳送,直到它們平安放在地板上。他們得用一隻手抓支架──位置那麼高,稍一失手一定送命。狄蒂覺得他們的抓握那麼篤定,真是不可思議,直到突然有個男孩漏接了一顆球掉到地上,球爆裂開來,內部膠質濺得到處都是。揮著藤鞭的監工立刻撲向違紀者,他的尖叫與哀嚎在整個廣大寒冷的廠房內迴響。慘叫聲讓她加快腳步,追上親戚,在廠房的另一個門口趕上他。他畢恭畢敬壓低聲音,虔誠得像個即將走進寺廟最深處聖堂的朝聖者。這兒是組裝室,他小聲說: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來這兒工作的。
狄蒂進去就覺得,這兒確實是座寺廟,前方是條空氣清新的長走道,兩排穿腰布的男人像參加盛宴的婆羅門般,盤腿坐在地上,每人都有個草編蒲團,周圍布置了銅杯和其他配備。房間裡工作的人不少於兩百五十人,還有兩倍於這數量的跑腿男孩──包裝工人極為專注,除了跑腿的腳步聲,和宣布又一顆鴉片球完工的喊聲,幾乎聽不見其他雜音。包裝工的手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動作,在半球形的模子裡鋪上用稀釋鴉片水沾濕的罌粟花瓣薄紙餅。胡康曾告訴狄蒂,每一種材料的分量都由這家公司遠在倫敦的董事精確制訂:每包必須裝入剛好一斤七兩半鴉片,每一球都包裝在一半精緻級一半粗糙級的五兩重罌粟葉紙餅裡,然後整顆球要用不多不少剛好五兩鴉片水沾濕。整個系統已運作得爐火純青,跑腿會將每種材料依精確份量送達每個座位,包裝員的手根本不須停頓。他們鋪模子時,會讓一半潤濕過的紙餅垂在外面。放入鴉片球後,順手就用多出的紙餅把它蓋住,外面裹上罌粟屑,拍掉多餘部分。接著就等跑腿送來分成兩半的陶製圓球組成的單球裝外盒。鴉片球放入後,兩半球合為一個滾圓的小砲彈,把這項大英帝國利潤最高的商品保護停當,然後就可遠渡重洋,送達遙遠的大清國,等人用菜刀將外包裝敲碎打開。
管理包裝室的班長忽然開始追問狄蒂。妳怎麼拖這麼久才來?……知道你老公是鴉片鬼嗎?……為什麼叫他來這裡工作?……妳要他死嗎?
雖然這一天受了不少驚嚇,但狄蒂躲在紗麗的掩護下回嘴罵道:你是什麼人,這樣跟我說話?如果沒有鴉片鬼,你靠什麼賺錢過活?

他們的爭執引起英國管理者的注意,他揮手令班長退下。他先看著胡康‧辛躺著的身體再看向狄蒂,低聲問道:這是妳丈夫嗎?
雖然這英國人的印地語說得怪腔怪調,但語氣很和藹。狄蒂點點頭,聽著白人大爺斥責班長:胡康‧辛參加緬甸志願軍,在勇士連作戰受了傷。你以為你們有誰比他強?閉上嘴回去工作,否則我用鞭子抽你。
四個扛夫把胡康辛無知覺的身體從地上抬起。狄蒂尾隨他們出去時,那英國人回過頭說:告訴他,只要他想要,隨時可以回來工作。
狄蒂雙手合十,表示感激──但心裡有數,她丈夫在作坊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坐卡魯瓦的牛車返家途中,狄蒂把丈夫的頭擱在腿上,眼睛不看加齊普爾四十根柱子的皇宮,也不看為已故白人爵士大爺蓋的紀念堂。她一心只想著未來,少了丈夫的月薪,他們要如何過活。想到這兒,她眼裡的光芒黯淡下來;雖然還有好幾個小時才天黑,她卻覺得好像已經陷入一片黑暗中。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