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鳥湖畔的女巫 | 誠品線上

The Witch of Blackbird Pond

作者 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
出版社 天衛文化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黑鳥湖畔的女巫:◎經得起時代考驗的經典小說!◎描述青少年對自我價、及歸屬的追尋,和對墨守成規的勇敢挑戰。◎搭配翔實的歷史細節,完整勾勒出十七世紀新英格蘭的生活情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經得起時代考驗的經典小說! ◎描述青少年對自我價、及歸屬的追尋,和對墨守成規的勇敢挑戰。 ◎搭配翔實的歷史細節,完整勾勒出十七世紀新英格蘭的生活情形、清教徒與英國政府的政教衝突。 吉蒂隻身前往陌生的新英格蘭領土,投靠從未謀面的阿姨一家人。但她華美的衣服、新潮的思維,在當地保守的清教徒眼中,竟變成邪惡的象徵!她宛如一隻受困的活潑熱帶鳥,一心渴望解脫……直到在黑鳥湖畔遇見了女巫漢娜,迷惘的心才獲得安慰,但吉蒂也因此被指控為女巫!在社會壓力和忠於自我的掙扎中,吉蒂將如何證明她的清白?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美國最受歡迎的百大兒童文學家,以歷史小說見長。一九○八年在麻州出生,成長環境鄰近平原和森林。終生居住的新英格蘭地區是她創作的靈感來源。 起初於雜誌上投稿寫家庭生活,直到在新英格蘭和康乃狄克的歷史資料中,尋獲創作歷史小說的素材。以《黑鳥湖畔的女巫》和《青銅弓》榮獲一九五九和一九六二年美國紐伯瑞金牌獎;《海貍的記號》獲紐伯瑞銀牌獎。一九八九年獲頒羅蘭•英格斯•懷特獎(Laura Ingalls Wilder Award),表彰她在兒童文學界的長期耕耘。趙永芬畢業於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及東海外文系,曾任教於中國科技大學,目前專事翻譯及小說閱讀教學等工作。自翻譯以來已累積近百本作品,她最難忘的是路易斯‧薩奇爾的《洞》、《爛泥怪》(小魯)、奧立佛‧薩克斯的《火星上的人類學家》(天下)和史蒂芬‧金的《四季奇譚》(遠流)。她認為翻譯工作好比偵探,既要判斷作者的意圖,還得找出最貼切的文字表達出來,刺激又有趣。王書曼喜歡聽故事、讀故事,有時候也住在故事裡。喜愛旅行,途中蒐集陽光、老房子、被黑夜覆蓋的小山坡都被放在腦中保溫,等著孵化成奇幻美麗的夢。作品入選二○○六年、二○一五年義大利波隆納國際童書原畫展。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 導讀/王安琪 聽聽他們怎麼讚美這本書/邱慕泥、葛琦霞 1初抵新大陸 2.威樂之地 3瑞秋阿姨一家人 4新生活 5清教徒的聚會 6牧師來訪 7男士的追求 8黑鳥湖畔的女巫 9教書闖禍 10不期而遇 11小訪客 12屋頂上的交談 13錯誤的配對 14海豚號進港 15特許狀風波 16心中的迷惘 17搜捕女巫 18身陷囹圄 19審判之日 20最冷的冬天 21重逢

商品規格

書名 / 黑鳥湖畔的女巫
作者 / 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
簡介 / 黑鳥湖畔的女巫:◎經得起時代考驗的經典小說!◎描述青少年對自我價、及歸屬的追尋,和對墨守成規的勇敢挑戰。◎搭配翔實的歷史細節,完整勾勒出十七世紀新英格蘭的生活情
出版社 / 天衛文化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115862
ISBN10 / 9862115866
EAN / 9789862115862
誠品26碼 / 2681260836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菊16K
尺寸 / 14.8X20.9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內文試閱

初抵新大陸

西元一六八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個早晨,雙桅船海豚號離開公海,輕快地穿越海峽,來到寬闊的康乃狄克河口,然後進入賽布克港。打從天亮開始,吉蒂‧泰勒就站在前艙甲板的欄杆旁邊,熱切地望著五個星期以來第一次見到的陸地。

「那邊就是康乃狄克殖民區,」有人在她耳邊說道,「你可走了好長一段路才見到它呢!」

她抬頭看了看,感覺有點受寵若驚。在漫長的旅途中,船長的兒子乃德‧伊頓只對她說過寥寥幾句話,不過她倒是常常注意他。他那瘦長結實的身子,能輕而易舉地兩手交換著爬上纜索,並且頂著他那被太陽曬得褪色的淺茶色頭髮,埋頭整理著繩圈。乃德是船上的大副,不過,他母親都管他叫阿德。這會兒他離得這麼近,她才赫然發現,雖然他看上去很瘦,可是她的頭頂,幾乎才剛剛到他的肩頭。

「你覺得怎麼樣?」他問。

吉蒂遲疑了,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看見美洲的第一眼,竟是如此失望。眼前只見灰撲撲的港口,和四周荒涼的海岸,這怎麼能跟她的家鄉——巴貝多島那鑲著閃亮的綠邊兒和白邊兒的藍綠色海灣相比?那面朝著河的土城牆又禿又醜,城牆裡盡是些普普通通、木頭盒子似的房屋,她看著覺得沮喪極了。

「那就是威樂之地嗎?」她反問道。

「噢,不是,威樂之地還要再往上游一點。這裡是賽布克港,我們的家,我父親的船塢就在碼頭後面。」

她約莫認出一排不起眼的小木屋,又見到新砍的粗木柴閃過眼前。她露出微笑,鬆了一口氣。好在這個陰沉的地方不是她的目的地,威樂之地一定比較吸引人吧!

「今年我們走得算是快的,」乃德繼續說著。「但這段航程很美好,是不是?」

「是啊!」她說,眼睛閃閃發亮。「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快走完了。」

「沒錯,」他同意道,「其實我自個兒也老是搞不清,到底是出海好還是回航好。你以前坐過船嗎?」

「我從小就坐小帆船,從一個島航行到另一個島。」

他點點頭,「怪不得你平衡感那麼好。」

原來他注意到了!她覺得好驕傲,證明了自己是個天生的水手。旅途中,她可沒像別的乘客那樣,又是呻吟,又是嘔吐的。

「而且你也不怕鹹鹹的海風,至少你不常待在下面的船艙裡。」

「我可不願待在那兒。」她笑著說。他以為有人喜歡待在悶不通風的船艙裡嗎?要是她在訂船票以前,就知道貨艙裡的糖蜜和糖,是用康乃狄克殖民區的馬換來的,而大西洋的海風,怎麼也吹不散馬匹留下的那股令人受不了的臭味的話,會不會還有勇氣搭船呢?

「所以我才最討厭那一場暴風雨,」吉蒂說,「關在船艙整整四天,連舷窗都拉上了。」

「你怕不怕?」

「怕死了!尤其是船豎起來,水從艙門底下滲進來的時候。現在想想,那算是我碰到過最刺激的事了,說什麼也不願意錯過。」

乃德的臉因為欽慕而亮了起來,不過他欽慕的是這艘船。「海豚號真是一艘堅固的船,」他說,「從前許多更險惡的狀況,它都撐過來了。」他用愛憐的眼光望著高高的船帆。

「出了什麼事啊?」吉蒂問。她注意到甲板上突然活躍起來,四名身穿藍色外套、頭紮漂亮方巾的健壯水手匆忙趕到前面去操作起錨機。換了一身體面藍色大衣的伊頓船長正在後甲板上大聲發號施令。

「我們要停在這裡嗎?」

「有些旅客在這裡上岸,」乃德解釋道,「我們要補充食物和水,好再往上游走。但我們錯過了漲潮,西風又吹得太猛,沒辦法登陸,只好在這兒下錨,再划大艇上岸,也就是說我最好去看看槳了。」他一溜煙走了,身手輕快且自信十足。他跳躍的步伐,正好跟他眼睛裡的笑意相配。

吉蒂看見船長太太也站在要上岸的旅客當中,心裡吃了一驚。這麼快就得和伊頓太太說再見了嗎?由於她們是海豚號上僅有的兩個女人,再加上伊頓太太既友善又親切,兩人因此變得特別親暱。這會兒伊頓太太看見吉蒂的眼神,便急忙朝她走來。

吉蒂憂愁地打著招呼,「伊頓太太,你要下船啦?」

「是啊,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們會在賽布克港分手嗎?孩子,別難過,這兒離威樂之地不遠,我們會再見面的。」

「我還以為海豚號就是你的家呢!」

「冬天我們航向西印度群島的時候,我才住在海豚號上。賽布克是我出生的地方,一到春天,我就掛念著我的房子和花園,而且夏天的航程太單調了,只在這條河上來來往往,我還一直沒敢跟我丈夫說好無聊呢。所以我就待在家裡種菜紡紗,像個真正的家庭主婦。等到十一月的時候,海豚號開向巴貝多島,我就收拾好一切跟他走。這種生活真不錯,最美妙的就是能在春天回家。」

吉蒂再看一眼荒涼的海岸,她可看不出這個地方有什麼可以讓人眼中閃著期待的光芒。會不會有什麼吸引人的東西是從港口這裡看不到的?於是她情不自禁地衝口而出,「我跟你一塊上岸好嗎?」她懇求著,「我知道自己好傻氣,但這輩子第一次離美洲這麼近……真忍不住想一腳踩上去!」

「吉蒂,多孩子氣呀!」伊頓太太微笑道,「有時候真難想像你都十六歲啦!」她徵求先生的同意,只見伊頓船長蹙著眉,看看女孩被海風吹紅的臉頰,和一對閃亮的眼睛,這才聳聳肩膀,算是答應了。吉蒂撩起笨重的裙子,爬下搖晃的樓梯時,大艇上的男人都禮貌地把行李靠攏,讓個空位給她。大艇划開海豚號的船身那當兒,她的心情有如港口的白浪一樣上上下下。

不一會兒,船頭便擦上了岸邊的木樁,乃德一下子跳上了岸,抓住了錨鏈。他走過去接母親,然後又穩穩地伸出一隻手攙吉蒂下船。

吉蒂一跳就越過船邊,雙腳踩上美洲的土地。她深吸一口氣,嗅到鹽分和臭魚的味道,接著東張西望地想找人分享她的興奮之情,可是大家都把她忘了。碼頭上有一群男人和小孩鬧哄哄地圍住了伊頓家三口,她聽見大家忙著探聽過去幾個月的大小消息,其他旅客匆匆沿著碼頭走到後面的泥土路上。附近只有三個衣著破舊的女人,可她實在按捺不住滿心的熱切,對她們露出微笑,打算聊幾句,只是她們強烈好奇的眼光,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她抬起一隻手心虛地摸著一頭亂糟糟的棕色鬈髮。自己八成是一副狼狽相!沒戴手套,沒套髮網,一張臉被幾個星期以來鹹鹹的海風吹得又紅又粗。但她們怎麼可以這樣沒禮貌地瞪著她呀!她拉起大紅色斗篷的帽子轉頭走開了。對吉蒂來說,尷尬是一種全新的感覺。在故鄉的島上,可沒人敢這麼盯著法蘭西斯‧泰勒爵士的孫女!

更糟的是,連美洲的土地都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她才剛剛往前走,碼頭就往上翹起來,讓她覺得有些頭重腳輕,還好一隻手及時抓住了她的胳膊。

「站穩了!」一個聲音警告著,「你的腳還沒習慣陸地呢!」乃德藍色的眼睛笑望著她。

「再過一會兒就好了。」乃德的母親向她保證,「好吉蒂,我真不願意丟下你一個人。你確定你阿姨會在威樂之地等你嗎?聽說有位克爾夫太太要上船,我會請她多照顧__你。」說完她快快握一下吉蒂的手才走了。乃德輕鬆地扛著行李箱隨母親走上窄窄的泥土路。吉蒂心想:那些奇怪的小木盒屋子中,哪一個才是他們的家呢?

她回頭望見水手們把糧食搬上大艇,心裡已經後悔這次冒冒失失上岸的舉動了。冷冷的賽布克港根本不歡迎她。船長終於請大家返回船上的時候,她才滿心感激地回到船上,發現往上游的航程多了四位新的乘客,一位衣服老舊、長相陰鬱的男人帶著妻子和女兒,他們那瘦巴巴的女兒緊緊抓住一個木頭玩具。還有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輕人,他有一張蒼白的長臉,黑色的寬邊帽下面,是及肩的直髮。船長往船尾的位置一站,連介紹也免了,水手們早已做好操槳的準備。接著沿泥土路跑回來的乃德解開了繫船的繩索,趁他們划離碼頭的當下,手腳俐落地跳上船。

船划出一半時,小女孩突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哭叫,大家還來不及阻止,小女孩已經跪在船邊晃來晃去,看來危險極了。她的母親向前抓住她的毛外套,用力把她拖回來,又狠狠打了她一個巴掌。

「媽,娃娃掉啦!」孩子哭著說,「爺爺替我做的娃娃呀!」

吉蒂看到那個小木頭娃娃,兩隻胳膊直挺挺地伸向空中,可憐兮兮地漂浮在幾公尺外的河水裡。

「丟人哪你!」那個女人叫嚷著,「吵著要玩具,爺爺好不容易做好了,剛剛拿到手,你就搞丟了!」

「我把娃娃舉起來看船!媽,求你拿回來,求求你!我再也不弄丟了!」

那木頭娃娃越漂越遠,彷彿是海上一根沒用的樹枝。船上沒人動一下,也沒人去注意。吉蒂可沉不住氣了。

「船長,划回去!」她衝動地命令道,「那很容易撿回來的。」

船長連瞧也不瞧她一眼。吉蒂從來沒被不理睬過,她可火大啦!聽著小女孩微弱的哭泣聲又被一巴掌打得安靜下來,她更是氣得冒煙。一秒鐘也沒考慮的她馬上採取了行動。鞋子一踢,毛斗篷一脫,她縱身從船邊跳下了水。

河水的冰冷令她大吃一驚,差點失去知覺。等她的頭伸出水面,簡直凍得沒了氣。

過了茫然的一秒鐘以後,她看見漂浮的木塊,就本能地往那兒游過去,使血液重新流動起來。抓住娃娃以後,她才留意到另外一個落水的聲音,於是她轉過身,見到乃德正在她身邊游著,一副笨拙的打水動作。等她游過乃德身旁時,實在忍不住大笑。她比他更早游到船邊,感覺非常得意。船長彎腰把她拉回船上,乃德跟著上了船。

「好冷的水!」她喘著氣,「想不到會這麼冷!」__她把頭髮往後攏,雙頰泛著紅光。可是一看見大家的臉,她的笑容不見了。大家的表情充滿了驚愕、恐懼和憤怒,連乃德那張年輕的臉,都因為盛怒而陰沉下來。

「你八成是個瘋子,」那位母親惡狠狠地說,「就這麼跳進河裡,糟蹋了這身漂亮衣服!」

吉蒂一甩頭,說道,「衣服算什麼!反正待會兒會乾嘛!而且我的衣服多的是。」

「那你也該替別人想想啊!」乃德大吼著,他拉一拉溼答答的褲子,說道,「我就身上這麼一件。」

吉蒂的眼睛閃著亮光,「你幹麼要跳呢?根本不必嘛!」

「早知道你會游泳,」乃德頂回去,「我就不會跳了。」

「游泳?」吉蒂睜大了眼,口氣帶著諷刺,「我剛會走路,爺爺就教我游泳了。」

大夥瞪著她,一副很懷疑的樣子,彷彿她在大家眼前長出了魚尾巴和魚鰭。這些人是怎麼啦?划槳人更加賣力地搖起槳來,沒有人作聲,不以為然的氣氛像朵烏雲,壓得這個溼淋淋的女孩渾身發抖,真是比四月的寒風還冷呢!她的興奮心情立刻掉到谷底,看來她又幹了一件蠢事。爺爺不知道叮嚀她多少次了,叫她做什麼之前先想清楚。大紅斗篷下的她縮緊膝蓋和手肘,忍住不讓牙齒冷得發起抖來。冰冷的海水紛紛從她一頭亂髮中滴落,一直滴到她的脖子。她倔強地望著每一張懷著敵意的臉,終於發現了一絲安慰。那位頭戴黑帽的新乘客嚴肅地望著她時,突然忍不住微微動了一下嘴角,他的眼裡充滿了溫暖和同情的笑意,使吉蒂不禁哽咽,於是趕忙調開目光。後來她看見小女孩仍靜靜地緊抓著她那溼透的木娃娃,用崇拜的眼光瞅著她。

兩小時以後,吉蒂換了一套綠色的絲質衣裳,把弄溼的衣服鋪在被陽光曬暖的甲板上。在這當兒,她眼角瞄到那頂大黑帽,一抬頭,就看到那位新乘客朝她走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