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 第I部 幻城前傳 1: 守護者 | 誠品線上

Cronache del Mondo Emerso: Nihal Della Terra del Vento

作者 麗齊亞.特洛伊斯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幻城 第I部 幻城前傳 1: 守護者:全球狂銷逾300萬冊,被翻譯成17個國家語言,3D魔幻電影搶拍中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奇幻文學作家麗齊亞.特洛伊斯最磅礡壯麗的成名代表作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全球狂銷逾300萬冊,被翻譯成17個國家語言,3D魔幻電影搶拍中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奇幻文學作家 麗齊亞.特洛伊斯最磅礡壯麗的成名代表作面對黑暗威脅,她只有一個選擇:成為真正的戰士,保護她所愛的人!妮海兒真的很奇怪。在浮世界裡沒有人長得像她那樣:一雙紫色的大眼睛、一對尖耳朵,還有一頭藍髮。在浮世界八境中尚享有自由氣息的風之境,她跟一群朋友以比鬥為樂,因為天生神力與異於常人的迅捷行動力,被選為大家的首領。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中只有一絲疑惑──為什麼她跟其他人長得不一樣?還有那些不斷折磨著她的聲音:「我們要復仇!殺了他!消滅那個惡魔!」小時候,她不懂為什麼那些聲音總是不時追著她,直到那條惡龍的爪子伸向風之境,毀了她的家,殺了她的父親,才知道她是浮世界裡最後一個梅澤飛族人,她的身世甚至關係著浮世界的未來……悲痛的妮海兒只剩下一個選擇:成為真正的龍騎士,保護無辜子民。而她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兩個盟友:一個是與她「形影不離的敵人」──年輕巫師瑟納;另一則是她手中戰無不克的黑水晶劍……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麗齊亞‧特洛伊斯1980年生,羅馬人,天體物理學家。系列長篇小說《幻城》系列三部曲,在義大利創下驚人的銷售紀錄。在德國、西班牙、法國、蘇俄及其他國家也是十分受到矚目的奇幻作家。■譯者簡介倪安宇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威尼斯大學義大利文學研究所肄業。旅居義大利威尼斯近十年,曾任威尼斯大學中文系口筆譯組、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專任講師。譯有馬可瓦多、白天的貓頭鷹 一個簡單的故事、依隨你心、虛構的筆記本、魔法外套、巴黎隱士、在你說「喂」以前、智慧女神的魔法袋、在美洲虎太陽下、植物的記憶與藏書樂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幻城 第I部 幻城前傳 1: 守護者
作者 / 麗齊亞.特洛伊斯
簡介 / 幻城 第I部 幻城前傳 1: 守護者:全球狂銷逾300萬冊,被翻譯成17個國家語言,3D魔幻電影搶拍中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奇幻文學作家麗齊亞.特洛伊斯最磅礡壯麗的成名代表作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6503658
ISBN10 / 9866503658
EAN / 9789866503658
誠品26碼 / 2680788048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8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她在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方,這點妮海兒很確定,可是又隱約覺得自己是在家鄉。她回到一個大城市,在千百條街道中穿梭自如。這裡人潮洶湧,來來去去,各種聲音和聲響交織成鬧哄哄的背景音。雖然許多人圍繞著她,但她看不清半個人的臉,或許有人陪在她身邊。

在一條大道盡頭,她看到一座水晶高塔,在早晨陽光照耀下讓人無法直視。那座塔高聳、潔白無瑕,看似直達雲霄。

圍在妮海兒旁邊的人群突然間開始大喊大叫。

石頭路面上出現一塊巨大的黑色污痕,很像墨水,仔細一看,原來是血。朱紅色的、黏稠的血。那血覆蓋了一切,將街景和高塔都染紅。

一個無底深淵在妮海兒腳下裂開,她墜落,用盡全身力氣呼叫。

她急速往下墜落,不知道那個地洞深不見底,墜落將會是永無止盡。在她墜落的同時,腦中有小孩的呻吟、呼喊、令人心碎的哭聲迴蕩。我們要復仇!救救我們的族人!妮海兒不想聽,可是那些聲音追著她、折磨她。殺了他!消滅那個惡魔!

那死亡場景如來時般一閃而逝。

妮海兒發現自己此刻騎著龍在空中飛翔。風吹在臉上,她覺得很自由。她身上穿著黑色盔甲,頭髮剪得極短,身後坐著瑟納。那是一種久別重逢的快樂,她跟瑟納之間有某種默契連結。



畫面轉成炫目的白色。

妮海兒眨眨眼,又是一個豔陽高照的早晨,她還在林中空地中。

所以,那是夢。那些人是誰?他們怎麼了?她為什麼騎在龍上?而且還是跟瑟納共騎一隻龍!或許她問太多問題了,畢竟那不過是個夢。

妮海兒伸個懶腰坐起來,打了一個好大聲的呵欠,嘴張到一半嚇了一跳。空地上擠滿了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傢伙,各個頭髮顏色都不同,拍打著他們彩虹色的小翅膀在她身邊環繞飛舞。

妮海兒無法相信眼前所見。「原來我還在作夢。」她這麼告訴自己,用力眨了兩下眼睛。

其中一個小傢伙飛到妮海兒面前,用他那沒有瞳孔的藍色眼睛盯著她打量了半天,才稍微飛遠一點,開口問:「妳是人類嗎?」

妮海兒過了一會兒才回答:「我是。」

「奇怪,我記得人類不是長這個樣子的,他們才沒有我們這樣的大耳朵呢!」

「我怎麼覺得她像是……」一個距離她比較遠的小傢伙說,「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對吧?」

「不可能!他們已經不見了。」另外一個說。

第三個加入討論。「對啊,霸主已經把他們都……」

「不要吵!」妮海兒面前那個大吼一聲,所有小傢伙都閉上了嘴巴。「她也有可能是人類,在風之境奇怪的人類多的是。」

妮海兒稍微回過神來。「你是誰?他們……長那樣,跟你是一起的?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小傢伙氣呼呼地說:「小姐,講話注意一下,什麼叫做『長那樣』,我們是森林裡的小精靈。我叫佛司,是大林小精靈的首領。我們住在這裡,妳應該不會介意吧?那妳又怎麼會在這裡?你們人類不是對大林很畏懼嗎?」

「我叫妮海兒,住在薩拉札城,之所以會來這裡是因為我要當巫師,得通過一項測試。」

「哈,我就知道!」佛司的語氣好像他全都明白了。「妳是索安娜的人。」

聽到這句話,其他小精靈齊聲表示歡迎。

「那妳就是我們的朋友。索安娜是很棒的人類。老實跟妳說,我們剛看到妳的時候嚇了一跳,而且昨天晚上妳好吵。」

佛司原地飛旋一圈後附在妮海兒的耳邊說:「我們之中很多都受過霸主迫害,所以不再相信任何人。」

妮海兒開始對那小傢伙產生好感:看起來很滑稽,對她的態度好像兩個人是舊識。「我不知道你怎樣,但我肚子餓了,我有一些吃的,你跟你朋友如果願意的話,可以跟我共進早餐。」

佛司跟他的同伴毫不遲疑答應了,那片林中空地頓時充滿談話聲和笑聲,小精靈飛來飛去,很多小精靈還對妮海兒撒嬌道謝。她讓佛司坐在自己的膝蓋上。

「所以你是所有小精靈的首領。」

「嗯,不是所有小精靈,只有大林的小精靈歸我管。我們小精靈可是浮世界裡面為數最多的族群。只是森林減少的速度很快,我們的同類不是喪命,就是被迫逃跑。」

「為什麼?你們只能生活在森林裡嗎?」

「妳開什麼玩笑?我們就是森林!沒有森林的小精靈就像離開水的魚。也有小精靈嘗試換個地方生活,或跟人類一起生活,但是後來他們宛如漸漸……枯萎,終至凋零,因為沒有森林可看,沒有樹木的芳香可聞,我們就沒辦法存活。有什麼地方比森林美?冬天可以在枯枝中玩躲迷藏,對冬眠的動物唱搖籃曲;天氣炎熱的時候,有樹葉幫忙遮蔭,還有夏日驟雨可以沖涼。」

「我覺得大林很健康啊!」妮海兒說。

佛司的眼神瞬間黯淡,耳朵也像挨打的小狗般垂了下來。「問題出在霸主,他佔領疆土後便摧毀森林以製造兵器,為他效力的那些該死的法冥人仇視我們,很多小精靈被抓之後變成他們的小丑。那樣的結果真的很悲哀,妳知道嗎?我們跟空氣一樣自由自在,我們要的不過是一點綠地,好平靜度日。」

「我完全能理解你說的,我也渴望自由,」妮海兒突然振作起來。「跟你說,我是個戰士,應該說有一天我會變成戰士。我會在戰場上跟霸主廝殺!我要加入某個部隊,當所有森林小精靈的守護者,讓你們掙脫現在的困境,回到森林裡生活。」

佛司看著她,不抱任何期待。「聽起來很棒,但是我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正在消失當中。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躲在這裡,捍衛我們的生存權。」

坐在妮海兒膝蓋上的佛司盤著腿,望著遠方,眼中映照著那片古老大林。奇怪的是,妮海兒竟然覺得自己跟那群生命受到威脅的小精靈很親,彷彿在剎那間她內心的低吟與佛司受傷的心靈同聲哭泣。

「或許你說的沒錯,可是這個世界不會永遠被惡勢力統治。未來你們一定可以找到安身之地。」

佛司對她微微一笑,之後立刻恢復原先的愉悅神情,好像剛才那段對話從未發生過。「妳到底為什麼來這裡?妳剛才說是為了一項測試……」

「索安娜說我必須跟大自然對話,她才要讓我跟她學魔法。」

「什麼叫做跟大自然對話?」

「呃,發自內心感受大自然,讓它在心裡流動……我猜是這樣吧。」

「就這樣?這對我們小精靈來說簡直太容易了。」

「要怎麼做?」

「什麼都不用做,妳自然而然會感受到。」

妮海兒沮喪地倒在草地上。「才怪。索安娜說我必須集中注意力,可是我做不到,有這麼多聲響……我會怕。」

佛司捧腹大笑。「妳會怕?」

「欸,我遇到困難,你還笑!」

佛司恢復鎮定。「好吧,我覺得妳人很不錯,而且還請我們吃早餐,那我就幫妳吧。我們向樹木和草地祈禱,讓它們幫妳。至於妳嘛,你只需要……妳剛說什麼?喔,集中注意力就好。」

妮海兒忙不迭連聲道謝。

佛司叫小精靈集合,結束後大家各自消失無蹤。佛司對妮海兒做了個手勢鼓勵她。

然後空地便陷入一片寧靜。

妮海兒走向石椅坐下來,準備集中注意力,下定決心這次再也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讓她分心。

事情比想像中難。雖然有小精靈幫忙,妮海兒還是無法不聽到森林裡的聲響:風吹過樹梢,小鳥婉轉鳴唱,水池表面的陣陣漣漪。不過她慢慢聽出在那些聲響裡面有隱隱約約的樂聲。

剛開始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是因為在石椅上坐著不動太累自己幻想出來的,但後來那樂聲越來越明顯:大自然的聲響似乎有它們自己的曲調,吹過樹梢的風是貝斯和鼓;夜裡結的霜溶化後落入水池裡,是豎琴;小鳥鳴唱是歌,就連草地也參與其中。妮海兒聽出了草地生長的聲音,那竊自低語正是所有樂音的合聲。

直到那時候妮海兒才終於強烈感受到腳下的那塊石頭、那片土地,她感受到一種有節奏的脈動,彷彿每根枝葉內藏的看不見的血管以心臟跳動的頻率在收縮。

大自然說著神祕的話語,妮海兒雖然聽不懂,卻完全能理解其內涵意義。它說的是萬物為一,一即萬物。萬物的始與終都是自然之美。世上所有生物都是這個造物世界的一部分。

妮海兒覺得自己被巨大的光所籠罩,被一股暖流包圍,她的心無法承受那超凡之美,害怕會失去它,但它卻宛如一雙母親的臂膀抱住她、安撫她,也教導她縱使在美麗光彩中每個人既是那看不見的世界的一份子,同時也可以保有自我。於是她乘著風的翅膀、騎著多變的雲開始翱翔。

她看到一望無盡的森林,一片讓人目不暇給的綠。她覺得自己變成了草地和花,伸展著稚嫩花瓣接收陽光;她變成大樹,向天空延展枝椏,在風吹拂的時候張開樹葉。她是果,是鳥,是魚,是獸,最後變成土地,給予種子養分並孕育萬物。

那瞬間妮海兒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她覺得自己擁有千餘歲的年紀,也擁有智慧。

她覺得自己每變幻為浮世界的一種生物,便出生、成長、死亡數十億次。

她發覺生命永無止息。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