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心靈花園 | 誠品線上

美妙的心靈花園

作者 陳美妙
出版社 文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美妙的心靈花園:行銷特色1.單親家庭的孩子需要更多關懷及耐心,父母、師長應多費心了解他們的想法並適時開導,才能將家庭變故對孩子的衝擊降到最低。2.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行銷特色 1.單親家庭的孩子需要更多關懷及耐心,父母、師長應多費心了解他們的想法並適時開導,才能將家庭變故對孩子的衝擊降到最低。 2.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成績不是絕對,只要給予適度的引導,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條路。 3.打罵的管教方式未必能解決問題,了解和關心有時更能幫助孩子導正偏差行為。 4.期許小讀者在遇到挫折時能正向思考,勇於面對,在困境中學習必能有所成長。 本書簡介 ◎國小中、高年級以上適讀 如果,這世上沒有相信你的人,該怎麼辦? 那就以挫折為泥土、愛為養分、勇氣為露水,在冰冷的土地上,埋下希望的種子吧! 當寒冬嬗遞,暖春來儀,生命就開出無比燦爛的花朵—— 父母離婚的陰影讓皓皓難以承受,他不懂為何媽媽要離開,爸爸為什麼總是酗酒,更不懂爸爸怎麼突然娶了「新媽媽」。 皓皓內心充滿憤怒與不平。於是,他在學校頻頻惹事、闖禍,引起老師、同學排擠,以及學生家長群起反彈。 被孤立在角落的皓皓變得更加封閉。雖然繼母真心關懷他,卻被他拒於千里之外,對媽媽的思念與日俱增。 在被所有人放棄的困境中,個性開朗、搞笑的凱凱向皓皓伸出了友誼之手。更意外的是,一位神祕的老爺爺竟然將照顧學校花圃的重責大任交給他。老爺爺說:「要用愛心照顧這群孩子,讓它們茁壯、成長,即使它們只是一些不會說話的花花草草……」完全不懂園藝的皓皓,能勝任這份工作嗎?而他荒蕪的心田又能否因為這份託付,開出美好的花朵? *本書有學習單,請至文房出版資訊網http: www.winfortune.com.tw 下載。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陳美妙多年致力於電視編劇與兒少小說創作,作品有:公視、華視與馬來西亞電視臺十餘部連續劇,更編有東森幼幼論壇節目與國內緯來電影臺的電視電影等劇本。 創作中常深刻描述人與人之間的內心情感,尤其取材多為充滿歡笑與淚水的家庭溫馨故事,期望藉由原本平凡無奇的故事,喚醒更多愛與關懷。 著有:《老師媽媽》、《天才小棋王》、《小草不流淚》、《酷小子》、《向流星許願》、《我的麻吉拍檔》(文房文化出版)

商品規格

書名 / 美妙的心靈花園
作者 / 陳美妙
簡介 / 美妙的心靈花園:行銷特色1.單親家庭的孩子需要更多關懷及耐心,父母、師長應多費心了解他們的想法並適時開導,才能將家庭變故對孩子的衝擊降到最低。2.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
出版社 / 文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6342882
ISBN10 / 9866342883
EAN / 9789866342882
誠品26碼 / 2680683780000
頁數 / 224
開數 / 25K
用電 / N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心中的陰影

若非萬不得已,王老師實在不想通知家長;但是,身為老師,卻又必須這麼做。但是,不管她用什麼方式通知家長來學校,卻總是得不到回應。

怎麼會這樣呢?皓皓就像是一個沒人理的孩子。到底他是生活在怎樣的一個家庭裡呢?
皓皓的父母像是隱形了一般,王老師在聯絡簿上告知他在校的狀況,希望家長能到校來談談;但,家長欄上總是只有簽名,而沒有任何回應。
「你爸媽真的有看聯絡簿嗎?」王老師疑惑的問皓皓。
「當然有,這裡不是有簽名嗎?」指指聯絡簿的簽名欄,皓皓覺得王老師多此一問。
「那麼你的爸爸、媽媽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可以來學校呢?」
「他們很忙,沒有空啦。」
「可是,他們的電話一直打不通,這樣,我要怎麼跟他們聯絡呢?」
皓皓皺起眉頭,用力的甩著頭:「這我怎麼會知道?」
「皓皓,如果你再不請爸媽來學校,我可是要去你家喔!」王老師語帶威脅,想試試看這樣會不會有效。
「隨便你好了,反正他們也不會在家。」皓皓聽見老師要做家庭訪問,突然變得很暴躁,大聲喊著。
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的反應居然如此激烈。
王老師煩惱極了,這孩子的問題似乎不單純,會不會有什麼難言之隱?他的種種問題,恐怕多半來自於家庭因素吧。
「不過,他的家長也太不關心小孩了,難道將孩子丟到學校就不管了嗎?」王老師有點生氣。
皓皓的父母真的有點異常;現在的家庭因為孩子生得少,大多數的家長都會關心過度,這種家長被稱為「直升機父母」。
他們總是分分秒秒的盯著孩子,就像是直升機一樣,時時盤旋在孩子們的頭頂上,凡事都搶著出面幫孩子處理、解決。以他們的立場,認為是在替孩子分擔升學壓力,實際上卻是在遙控著孩子,讓他們一直依賴父母,永遠也長不大。
另一種父母,則是採取放任的態度,王老師稱他們為「隱形父母」。 他們不關心孩子在校的狀況,也不管作業是否缺交,更不在意成績好壞,他們標榜愛的教育,只要孩子自由自在、快樂無憂就好。他們也許想訓練孩子獨立,卻往往因為過度放任,而教出沒紀律的孩子。
皓皓的父母是這種類型嗎?還是,將孩子交給老師,就希望老師負全責?
他的父母看見聯絡簿、聽見電話留言,難道一點也不擔心?他的家庭出了什麼問題?是父母教育程度不夠?不覺得孩子問題嚴重?抑或皓皓是隔代教養下的受寵兒?王老師的內心充滿問號。
該不該去做家庭訪問?看皓皓的反應如此激烈。王老師不免猶豫起來。
「無法跟家長聯繫,這孩子的問題又該怎麼處理?」還在煩惱不已時,校長又將王老師叫到校長室。

原來,又有家長來學校抗議,這次是因為孩子被皓皓丟球K到頭。
「我們的孩子被皓皓打傷,他的家長呢?是不是要我們提起告訴?難道要逼我們在法院見嗎?」家長沒有得到一聲道歉,似乎不肯罷休。
「對不起!我們也在和皓皓的爸媽積極聯絡中,請你們見諒。」王老師覺得很為難,又不是自己的兒子,為什麼要替他捱罵?心裡雖然這麼想,嘴裡還是不斷的向家長致歉。
「見諒?是不是要我們的孩子白白被打?是不是學校縱容學生的霸凌行為?如果是這樣,我們要找記者來。」這位家長看來是不肯輕易罷休,越來越大聲,且得理不饒人。
「別這樣,不要把事情鬧大;畢竟他們只是小孩子,鬧著玩,有時難免會碰撞,不是故意要傷害同學的。皓皓,趕緊道歉!」眼見事情越鬧越大,校長為了維護校譽,趕緊跳出來從中調停,並且逼皓皓道歉。
皓皓望著雙眼泛紅的老師、眉頭緊皺的校長,還有咄咄逼人的家長,知道事態有點嚴重。
「快說對不起!」校長輕輕按住皓皓的頭。
這次,皓皓不再反抗,心不甘情不願的彎下腰,慢慢吐出幾個字:「對~~不~~起!」
皓皓道歉之後,校長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說服學生家長,不再追究此事。
可是,學校已經鬧得滿城風雨;而皓皓的父母卻依然繼續隱形……

儘管他的父母一直不出面,基於職責,王老師還是將皓皓闖的禍,一一寫在他的聯絡簿上。
很明顯的,只要王老師一告狀,隔天皓皓上學時,臉色一定非常難看,像是沒睡飽又哭過,看起來心情糟透了。
一天,王老師發現皓皓扭來扭去像隻蚯蚓,不肯乖乖坐在椅子上,於是忍不住上前糾正:「上課時,請你坐好!」
皓皓沒好氣的瞪了王老師一眼,便緩緩的將屁股往後挪,但是不到三分鐘,又趁著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將屁股往前滑。
「這是怎麼回事?把椅子往前拉一點啊!」王老師有點不高興,用手拉了一下皓皓的椅子。
「啊!」皓皓突然大叫。
「你怎麼了?會痛嗎?」看著皓皓臉部扭曲的表情,王老師心中有著不祥的預感。這孩子的屁股……莫非?
她將皓皓喚到廁所,輕聲問:「你願意讓我看看屁股嗎?」
皓皓遲疑了一下,轉身將褲子拉下來,露出一片烏青。
「這、這是?」王老師嚇得說不出話來,莫非是被打的?
「是我爸爸打的啦!幹麼大驚小怪的。」皓皓冷冷的說。
「大驚小怪?難道你常常被打?為什麼?」王老師問。
「你每次寫聯絡簿告狀,我就會被揍一頓,這還要問?」皓皓有點生氣的回答。捱打對他而言,就像是家常便飯。
「啊?」王老師的心中像是被石頭重擊一般。
這孩子每天都不肯坐好,居然是因為屁股紅腫烏青。
她以為皓皓的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是採取放任的態度,卻不知他們其實很在乎老師所寫的話;更料想不到,皓皓的父母居然是用這種嚴厲的管教方式來教養小孩。而皓皓卻從來沒說。
「你可以多說一點有關於你爸媽的……」王老師希望多知道一點他的家庭背景。
「別問了,我什麼也不想說。」王老師那種同情的眼神,讓皓皓很不自在,他還想保留一點自尊,不想被人可憐。
於是,他一溜煙轉身跑掉,留下不知所措的王老師,愣在原地。
「以後,聯絡簿還該不該寫呢?可是,身為老師,對於孩子犯錯怎能漠視不管?萬一,他又被爸爸打該怎麼辦?要不要提報家暴?這樣會不會太小題大作?」王老師越想越頭疼。
正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時,教室門口出現一個婦人的身影。
「請問皓皓在嗎?我是皓皓的媽媽,替他送便當,他今天忘了帶……」婦人問在走廊上遊戲的同學。
「他溜出去玩了。」同學們指著操場,告訴婦人。
王老師一聽見是皓皓的媽媽,趕緊起身走向婦人:「請你等一下。」
眼前這位婦人,穿著十分樸素,略顯黝黑的臉龐透著紅潤,看起來還很年輕,卻有著滄桑的哀愁。她的手中還抱著一個沉睡的幼兒,想必是皓皓的弟弟吧。
「我們方便談一談嗎?」王老師將婦人帶到教師休息室。
「嗯。」婦人心裡有數,終究還是得面對老師。
「你們知道皓皓在學校的情況嗎?」王老師問。
婦人點點頭,她憂心的望著王老師,輕輕皺起眉頭,像是害怕聽見任何有關皓皓的批評。
「我不是要告皓皓的狀,我只是想了解他的家庭狀況,從他的嘴裡,我知道……他的爸爸……好像……會打他?」王老師用試探性的口氣問。
「嗯,這……他爸爸是嚴格了一點,但是,全都是為了他好。」婦人語氣突然激動起來,看來是擔心老師通報家暴專線。
「既然如此,你願意告訴我,皓皓在家的情況嗎?」
「原本……皓皓不喜歡我到學校來,他不希望老師知道家裡的事。」
「你別擔心,我只是想幫他。」王老師透露想幫皓皓的心意。
「嗯,我想,也許靠我的力量,是真的沒辦法幫助這孩子,畢竟我是繼母。」婦人低著頭說。
「繼母?」王老師訝異的望著眼前這位婦人,原來她不是皓皓的親生母親。
「皓皓的親生母親與他父親時常發生衝突,於是幾年前兩人決定離婚。」皓皓的繼母娓娓道來。

「為什麼?媽媽為什麼要走?」皓皓哭喊著。
皓皓的媽媽提著皮箱,停下腳步,回頭望著淚流滿面的皓皓,她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痛苦,心中像是有滿腹的苦衷。
皓皓的爸爸坐在餐桌前,面前盡是倒了滿桌的空酒瓶,他低著頭什麼也不說,甚至看也不看一眼即將離去的前妻。
「媽媽!你為什麼要走?」皓皓撲上前抓住媽媽的腳,大聲哭喊著。
「對不起!皓皓,媽媽已經跟爸爸離婚了。」媽媽試著將皓皓的手拉開,但是皓皓卻越拉越緊。
「你們為什麼要離婚?我不要你們離婚!」皓皓聲嘶力竭的大喊。
「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一起生活,皓皓你跟著爸爸,他會照顧你的。你也要好好照顧爸爸。」媽媽哽咽的說。
爸爸微微的抬起頭來,醉眼朦朧的望了前妻一眼說:「你不必擔心,皓皓是我的兒子,我一定會讓他出人頭地,不會像我這麼窩囊,讓人瞧不起。」
「誰瞧不起你?是你自己不振作,整天抱著酒瓶,還喜歡結交一群酒肉朋友。」媽媽生氣的說。
「喝酒~~只不過是我的一點點興趣,你不知道工人的生活有多麼苦悶。」爸爸醉醺醺的說。
「我不想再討論這些,反正,我們都離婚了,我不想再跟你吵了。」媽媽提起行李,轉身要走。
皓皓趕緊拉住媽媽的手:「媽媽你怎麼不帶我走?要一個人走?」
「皓皓,不是媽媽不帶你走,這些年來,我沒有出去工作,在家裡都成了黃臉婆,沒能力養你,你跟著爸爸至少還有飯吃、有書讀。」媽媽蹲下身抱了抱皓皓,隨即趕緊放開他。
皓皓被媽媽推開,嚇了一大跳。媽媽婚後只短暫工作過一段時間,因為要操勞家務而不得不離職,他以前就常聽媽媽說,想要出去工作,她喜歡上班,喜歡當職業婦女,原來這些都是媽媽想離婚的原因之一。
「爸!你叫媽媽不要走。爸!我以後會乖,會很乖,你叫媽媽留下來。」皓皓見媽媽就快走了,趕緊轉身拉扯爸爸的手。
「不,不要留她,讓她走,外面的世界很美麗……我自己也可以照顧你,你放心,讓她走。」爸爸也不知醒了沒,滿口醉話,說完馬上又趴在桌上睡著了。
「爸?」皓皓絕望極了,沒有辦法留住媽媽嗎?
「皓皓,媽媽走了,你要努力讀書,知道嗎?」媽媽攔下計程車,回頭望著站在門邊的皓皓,再次溫柔的叮嚀。
「媽,不要走!」皓皓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他知道留不住媽媽了。
從那天起,皓皓就再也沒見過媽媽,也沒有媽媽的消息。
爸爸依然去工地工作,兩、三天都住在工地裡,他會將皓皓寄住在保母家,回家時才接回來。
皓皓每次見到爸爸時,他都是醉醺醺的,有時還會帶著一群朋友來家裡吃吃喝喝,這些人就是媽媽口中的酒肉朋友吧?皓皓很不喜歡他們,又是菸味、又是酒氣的,讓人很想作嘔。
皓皓只有爸爸了,但卻很少有機會跟他說話,爸爸不知道他的學業成績如何,更不會關心他是否想參加棒球隊……
「媽媽一定也很不喜歡這樣的爸爸吧,所以,她才會走?」皓皓好生氣,卻說不出應該氣誰?
沒多久,一位美麗的婦人住了進來,帶著幼小的弟弟。爸爸說:「她是新媽媽,會代替媽媽照顧你。」
「沒有人可以代替媽媽。」皓皓大喊著。
「臭小子!不要跟你媽一樣拗脾氣。」爸爸揮手打了皓皓。
這是爸爸第一次打皓皓,讓他的心很痛,他甚至懷疑爸爸是不是不再愛他了?
皓皓狠狠的瞪了新媽媽一眼:「都是你害的,打死都別想讓我叫你媽媽。」
繼母在嫁進皓皓家之前,或許早已有了心理準備,知道皓皓不會馬上接受她。
爸爸娶了繼母後,確實有了一些改變,酗酒的次數漸漸減少,狐群狗黨也比較少來家裡了。皓皓也不用再寄住保母家,可以住在自己的家裡。
但是,皓皓卻一點也快樂不起來,他望著爸爸疼愛繼母的兒子的溫柔模樣,夫妻倆一起分享生活趣事,一起看電視討論劇情,在他們開懷的笑聲中,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外人。
「我要出門了,家裡就靠你幫忙囉!皓皓的功課記得幫他多看看,該管教還是要管……」爸爸還是常常要住在工地好幾天,每次出門前總這樣叮嚀著繼母。
對於皓皓來說,爸爸不在的這幾天,家裡更冷清了。他總是倚在窗邊,希望窗外出現爸爸,甚至是媽媽的身影。但是,每次爸爸回家,總是讓皓皓失望不已。
「聯絡簿拿來給我看一看。」爸爸常會抽查聯絡簿,想知道皓皓在學校的狀況。當他看見王老師的一大堆評語與告狀時,皓皓期待父親回家的喜悅,立刻化為淚水。
「你為什麼總是闖禍?你變成什麼模樣?看我好好修理你!」爸爸二話不說,抓起雞毛撢子,便是一陣亂打。
「明明不是我的錯……」皓皓極力辯解,有些事真的是老師誤會。
「你沒犯錯,老師怎麼會這樣寫?」爸爸不聽皓皓的解釋,認為他在狡辯,棍子在空中又是一陣亂飛。
「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皓皓感到很委屈,為什麼沒有人相信他的話?為什麼明明是無辜的,卻硬要說他狡辯?
皓皓不再解釋,被打就被打吧。
繼母好幾次替皓皓求情,甚至掉淚哀求:「不要打了,他下次一定會乖一點。」但是,看在皓皓眼裡,卻覺得繼母好虛僞。為的是要讓爸爸覺得她是個好繼母吧。
皓皓心中的不平與憤怒,積壓得越來越多,他就是不想配合所有的人、所有的規矩。
「反正,不會有人喜歡我。」皓皓心裡常常這麼想。

「也許,這就是他內心的陰影。」皓皓的繼母將家裡所發生的事告訴王老師。
「原來如此。」王老師倒抽一口氣,真相終於大白,這孩子的確受到父母離異的打擊,難怪會變得這麼叛逆。
「他的爸爸不是不關心他,反而是非常在乎這孩子的,知道他在學校有這些行為,當然很擔心、很生氣;而且,他也是希望皓皓好,才會這麼嚴格,絕對不是什麼家暴。」繼母似乎還在擔心王老師會去撥打一一三專線。
「打罵並不是最好的管教方式。」王老師想勸繼母,話卻哽在喉嚨,因為自己見到皓皓闖禍,也沒辦法不罵罵他啊。
「嗯,我會勸勸他爸爸的。」繼母點點頭。
「我們學校有輔導老師,我會拜託她們,盡量開導皓皓。我想,他需要一點時間慢慢調適。」王老師望著眼前的婦人,她應該是個不錯的繼母吧。只是,要皓皓改變,看來沒那麼容易。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