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號媽媽 | 誠品線上

第2號媽媽

作者 羅若沂
出版社 文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第2號媽媽:每個孩子都該擁有愛人的能力與被愛的權利!我有兩個媽媽,一個在無預警離開孩子之後,才學習如何當個好媽媽;一個在我以為今後只剩流浪的無助時,帶來夢寐以求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每個孩子都該擁有愛人的能力與被愛的權利!我有兩個媽媽,一個在無預警離開孩子之後,才學習如何當個好媽媽;一個在我以為今後只剩流浪的無助時,帶來夢寐以求的親情依靠……謝謝你,我最親愛的第2號媽媽! 小歆的父母年紀輕輕就生下她和弟弟小杰,在責任感不足的情況下,對孩子的呵護和照顧並不周全,相對的也無法充分給予親情的溫暖,加上躲避債主而四處搬家的不安定感,讓小歆從小就養成無法輕易相信他人、習慣自我保護的個性。在剛升上國中的這個暑假,爸媽又帶著小歆和小杰連夜離開住處,來到人生地不熟的臺北。沒想到一覺睡醒,小歆卻發現爸媽早已不見蹤影,只留下她和弟弟在不知屋主為誰的空屋裡。正在徬徨、無助時,一位自稱是他們阿姨和屋主的女人出現在小歆面前,被遺棄的傷痛和習慣性的防備,卻讓她莫名的排斥這個素未謀面的阿姨,然而眼前這個看起來冷靜、淡定的女人,卻有一股令人無法違悖的氣勢……沒有父母在身邊的日子,和阿姨事事唱反調、樣樣不對盤的小歆,該如何自處?●本書有學習單,請至文房出版資訊網http: www.winfortune.com.tw 下載。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本書有學習單,請至文房出版資訊網http: www.winfortune.com.tw 下載。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羅若沂從學生到畢業,從上班族到英文老師,再到爬格子的文字工作者。由於從小就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走,所以一再尋找、轉換,最後選定的工作,卻與所學毫無關係。雖然當年在學校時,國文成績也沒有太出色,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心裡有故事,想要透過文字清楚傳達。 所以說,到現在還能做這份可以一路做到底的工作,坦白說,還滿幸福的! 著有:《我的天使貓咪》、《讓愛從心開始》、《親愛的豬豬》(文房文化出版)、《一封寄不出去的信》、《來自天堂的信》(福地出版)。

商品規格

書名 / 第2號媽媽
作者 / 羅若沂
簡介 / 第2號媽媽:每個孩子都該擁有愛人的能力與被愛的權利!我有兩個媽媽,一個在無預警離開孩子之後,才學習如何當個好媽媽;一個在我以為今後只剩流浪的無助時,帶來夢寐以求
出版社 / 文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910570
ISBN10 / 9865910578
EAN / 9789865910570
誠品26碼 / 2680906105009
頁數 / 224
開數 / 25K
尺寸 / 14.5X21CM
用電 / N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被迫流浪



「小歆!小歆!小歆!」

窗外的雨下得正大,雷聲也震耳欲聾,但這些都沒把在床上沉睡的小歆吵醒,她是被媽媽給搖醒的。她看了一下桌上的鬧鐘,才凌晨兩點,正是好夢方酣的時候。

「我還要睡……」小歆打了個呵欠,翻過身子,把被子蒙到頭上,準備繼續呼呼大睡。

「劉羽歆!快給我起來!」

媽媽氣急的把被子一掀,壓低聲斥喝著,硬把小歆從床上拉起來。

「幹麼啦!」

小歆滿心不情願的坐起,小臉皺成一團,彷彿吃了顆酸梅,埋怨的看著媽媽。

「放暑假又不用上學,幹麼現在叫我起來啦?」

「不要問這麼多,快點換上衣服!」

媽媽壓低聲說著,拿過一套衣服扔到小歆身上,並打開她的衣櫥,把裡面的衣服全扔進一只行李袋裡。只是奇怪得很,媽媽並沒有打開房間的燈,只就著外面路燈透進來的微光打包東西。

「媽,你幹麼不開燈?這樣怎麼看得到?」小歆說著,起身準備去開燈。

「不許開燈!」媽媽再次壓低聲斥喝。

小歆一愣,大惑不解,這時一陣閃電,亮光從窗口透進房間,她看到媽媽臉上緊張、著急的神情,更感困惑。

「發什麼呆?快換衣服啊!」媽媽下達指令。

「到底發生什麼事?媽,你到底在幹麼?」她一面換衣服,一面忍不住問。

「別問這麼多,動作快點!」媽媽催促著。

小歆隨手拉開椅子,發出刺耳的聲響,媽媽立刻緊張的制止。

「你在做什麼?」媽媽壓低聲責問。

「梳頭髮啊。」小歆伸手要開桌上的燈,又被媽媽擋掉。

「跟你說過不許開燈!」媽媽命令的語氣裡充滿著急。

「不開燈要怎麼梳頭髮?」小歆理理過肩的長髮。「你要怎麼幫我綁辮子?」

媽媽每天都會幫她綁辮子,梳起兩條結實又光亮的油條辮,還說過最喜歡她黑亮、黑亮的頭髮,現在媽媽卻像是變了個人,隨便用手理了理她的頭髮,然後提起塞滿衣服的行李袋,便不由分說拉著她走出房間。

「媽,你到底要幹麼啦!」

小歆被媽媽硬拉出來後,意外的看到爸爸抱著弟弟小杰,手上也提著一只行李袋,正等著她們。

一片黑暗的客廳,在閃電的亮光照射下,氣氛顯得頗為詭異;直到這時,小歆才感覺大事不妙。

「爸、媽,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現在要出門?我們要去哪裡?」

爸爸沒理會小歆的話,逕自看向媽媽問:「好了嗎?」

媽媽對爸爸點點頭。

就在小歆仍一頭霧水的情況下,爸爸、媽媽帶著她和弟弟坐上車。

雨下得好大,雷聲響徹雲霄,閃電也閃個不停。

爸爸開著車,卻沒有開大燈,在雨中摸黑前進,坐在副駕駛座的媽媽則沉默不語,兩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坐在一旁的弟弟小杰,蜷縮成一團,睡得很沉,連轟隆隆的雷聲都吵不醒他。看著小杰的睡臉,小歆不知不覺也靠著車窗睡著了。



「各位同學,請注意!」

課堂上,老師對著鬧哄哄的全班同學大聲喊著,此時,小歆正跟幾名要好的同學,用手機傳著近來最熱門的貼圖,聽到老師的叫喊,趕忙坐好。

老師在講臺上站定,臉上雖然一派平靜,嘴角卻難掩歡喜的上揚。

「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本班的劉羽歆同學,將代表全校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致辭。」

小歆聽了,開心得跳了起來,老師也帶領全班同學給予熱烈的掌聲。

小歆笑得合不攏嘴,向全班同學頻頻鞠躬。但不知是誰踢了她一下,讓她頓時失去重心……

那種被踢的感覺又來了。

小歆的額頭撞到車窗,這才清醒過來,發現原來是自己在作夢。

忽然手臂又被人踢了一下。

她偏過頭一看,只見小杰的身子已占去三分之二的空間。

小杰的睡姿向來很「隨興」,動不動就會拳打腳踢,她的好夢顯然是被小杰踢醒的,雖然現在已是暑假,她早就小學畢業,等著上國中,畢業典禮的風光盛事已成回憶,但夢裡的情景還是讓她感到很快樂,沒想到,卻被這個貪睡的弟弟給打斷。她看著小杰,越看心裡越氣,索性伸手想搖醒他。

「小杰!快起來!快給我起來!」

不料,小杰卻突然伸出臭腳丫,一腳蹬中她的臉。

「劉羽杰!」小歆怒喝。

小杰還是照睡他的覺,完全不受影響。

「爸、媽,你們看小杰啦。」

她氣忿的告狀,卻沒聽到回應,這才發現爸爸、媽媽不在車上。

這是怎麼回事?爸爸跟媽媽呢?

小歆連忙下車,四下張望,只見車子停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的停車場,或許是因為時間還早,偌大的停車場只停放著三、五輛車,有幾個人三三兩兩走向餐廳,卻不見爸爸、媽媽的蹤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爸!媽!」她著急的四下叫喚,仍然沒看到爸爸、媽媽出現,頓時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趕緊搖醒弟弟。

「小杰!小杰!」

六歲的小杰一向很難叫醒,她拍打著小杰的臉頰,小杰只是推開她的手,翻身繼續睡,不料這麼一翻身,卻跌到座椅底下,竟也沒醒,依然呼呼大睡。

「劉羽杰!快點給我醒來!給我醒來!」

她氣急敗壞的把小杰從車內硬拖出來,重重的往地上一摜。

小杰旋即被嚇醒,同時,因為疼痛而大哭起來。

「你哭什麼啊!爸跟媽不見了啦!」她才想哭咧。

小杰先是一愣,隨即哭得更大聲。

「叫你別哭,你聽不懂啊?」小歆氣得在他頭上敲了一記。

小杰的哭聲更大了,以至於經過的路人都對他們投以異樣的眼光。

「小妹妹,你不應該這樣打你弟弟。」有路人忍不住提醒。

「誰教他不乖!」小歆也有滿肚子的委屈與不滿。「還有,我不是小妹妹,等過完暑假我就上國中了。」

「只有你們兩個小孩在這裡呀?你爸媽呢?」有人好奇的問。

「誰知道,一覺醒來就不知道他們上哪兒去了。」她沒好氣的說。

「這麼說,你們是被爸爸、媽媽遺棄囉?」

小歆還來不及回答,小杰便不解的看著小歆問:「姊,什麼是遺棄啊?」

「就是爸媽不要你們了。」路人搶先回答小杰的問題。

小杰一聽,頓時傷心得大哭起來。「爸爸、媽媽不要我了……」

小歆登時傻眼,隨即忿忿的瞪了那個人一眼,認為他太多話了。

「看來你們爸媽是真的不要你們了,我看還是報警處理好了。」這位多事的路人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一一○。「警察局嗎?我這裡是……」

「等一下!等一下!」

忽然傳來爸爸、媽媽的聲音,小歆馬上轉過頭去,果然看到他們不知從哪裡竄出來,急忙阻止路人報警。

「我們是孩子的父母,並沒有遺棄孩子。」媽媽拉下對方的手說。

「是啊,你看,這是我們的車。」爸爸也拍拍車子說。

路人質疑的看著爸爸、媽媽片刻,隨後問小歆:「他們看起來很年輕,真的是你爸媽嗎?」

「我們很年輕的時候就有了小歆。」爸爸摸摸小歆的頭,笑著說。

小歆不快的甩開爸爸的手。

媽媽見路人的疑慮加深,連忙附和:「對呀,我生第一胎時才十八歲,有小歆這麼大的孩子,一點也不奇怪。」

「真的嗎?」路人還是不相信,轉頭再次向小歆確認。

小歆氣爸爸、媽媽突然搞「失蹤」,所以故意不說話,只是忿忿的瞪著兩人。

「你說話嘛,小歆。」爸爸討好的說。

「快呀!」媽媽也在一旁催促。

小歆氣還沒消,索性轉過頭不理會。

「不然小杰你來說。」爸爸點名弟弟。「小杰乖,快點告訴這位叔叔,我們是你的爸爸、媽媽。」

沒想到,小杰卻看著他們,「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爸爸、媽媽大為錯愕,路人見狀,又拿起手機準備報警,爸爸趕緊上前阻止,媽媽也忙著輕哄小杰。

「別這樣,他們真的是我的孩子。」爸爸跟路人說。

「沒頭沒腦的,你哭什麼?」媽媽著急的問小杰。

小歆冷眼旁觀,不知怎的,看到爸爸、媽媽為了弟弟突然大哭而忙亂的模樣,反而讓她的心裡稍稍舒坦了些。

「不許哭!」媽媽見小杰還在哭,忍不住斥喝,但顧忌那個「好事」的路人仍在一旁,隨即放緩態度。「有什麼話好好說嘛,幹麼哭呢?」

過了好一會兒,小杰才停止抽咽,出聲回應。

「你們都不知道你們是我的爸爸、媽媽了,你們不認得我了,你們要遺棄我了。」小杰說完,便轉身撲進小歆的懷裡又哭了起來。

小杰的回答令爸爸、媽媽哭笑不得,只得趕緊再向路人澄清。

「現在你相信我們是孩子的父母了吧?真的不用報警。」

「好好照顧你們家小孩,把兩個孩子放在車上,沒有大人看著很危險。」那個路人又叮囑一番之後才離開。

爸爸、媽媽等那位路人離開後,隨即拉下臉來。

「這個人怎麼這麼愛管閒事?」媽媽抱怨。

「吃飽撐著,時間太多了。」爸爸也同聲附和,一轉身看到小歆,氣又上來。「都是你,幹麼不回答?害別人誤會我跟你媽。」

「誰教你把我們放在車上不管?」小歆沒好氣的說:「我跟小杰喊到喉嚨都快喊破了,也沒看見你們。直到有人要報警,你們才出現,其中肯定有鬼!」

「你怎麼這麼跟爸爸、媽媽講話?」爸爸怒瞪小歆。

「算了啦!」媽媽拉了拉爸爸的手。「你沒看到電視上的節目都在說,像小歆這個年紀的孩子,正處於叛逆期,父母很難管教。」

「你們突然要我跟小杰打包行李,然後把我們從家裡挖出來,帶到這裡,究竟要做什麼?」小歆氣憤不平的質問:「不就是要把我們當作流浪狗丟掉嗎?」

爸爸、媽媽一愣。

「你在胡說什麼!」爸爸大聲斥責。

「我哪有胡說!」小歆把憋了一肚子的怨氣全吐了出來:「電視新聞多的是這樣的報導──狗主人不想再養狗了,於是就載到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丟掉,如此一來,狗狗就算想回家,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跟小杰就像是被你們丟掉的狗。」

「你在發什麼神經?」媽媽著惱的大罵:「你們不用吃早餐嗎?我跟你爸去買早餐有什麼不對?」

「那早餐呢?為什麼你們兩手空空的?」小歆咄咄逼人的問。

「那是因為我們快到美食區時,遠遠看見有人追著你和小杰不放,才會顧不得要買吃的趕快折回來。」媽媽說。

「對呀!結果你竟然用這種口氣跟父母講話。」爸爸語帶責怪的說:「怎麼會有這樣的女兒!」

「真的嗎?」小歆不為所動,反而指著美食區的方向說:「那邊才是美食區,」隨即又指指另一個方向。「可是我看到你們是從這邊出現的耶,這是要騙誰?」

「你這是什麼態度?虧我們還生你、養你……」爸爸氣得大罵。

「生我、養我很了不起嗎?」小歆毫不客氣的頂回去。「所以你們對我和小杰,就可以想丟就丟?」

「我們哪有要把你們丟掉啊?」媽媽見經過的路人都投以異樣的眼光,立刻著急的高喊:「劉羽歆,你不要自以為是,好不好?」

「我有說錯嗎?你們根本就是在說謊,被我戳破了才惱羞成怒……」

「你夠了喔!」爸爸怒指著她,並厲聲警告:「跟長輩說話是用這種態度嗎?」

「爸,這話你剛才已經講過好幾次了,換個別的說法行不行?」小歆回嗆。

爸爸怒瞪小歆,正要破口大罵時,小杰忽然開口了。

「爸爸、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去吃早餐?我肚子好餓喔,快走不動了。」小杰抱著肚子蹲在地上,顯然已經餓得受不了。

「我們馬上去吃。」媽媽好言安撫,並要爸爸抱小杰。

一家人就在緊繃的氣氛下,進入休息站的美食區吃早餐。

小歆看著眼前的麵包和牛奶,一動也不動。爸爸、媽媽也沒滋沒味的吃著麵,只有不懂世事的小杰,開心的吃著手上的漢堡和牛奶。

「快點吃,吃完還要上路。」爸爸催促著。

小歆更感懷疑的問:「我們要去哪裡?為什麼不回家?」

爸爸、媽媽交換了一下眼神,便自顧自的吃著麵,誰也沒有回答她。

「回答我呀!」小歆氣憤的拍桌質問:「是不是你們覺得在這裡丟掉我和小杰還不夠遠,所以才要到更遠的地方?」

「你在胡說什麼!你也想得太多了吧?」爸爸不快的叫嚷。

「不然幹麼不回家?」小歆問。

「急什麼?你不是想利用暑假出去旅行嗎?現在我們就帶你和小杰去旅行,這樣不好嗎?」爸爸說得振振有辭。「你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真的是去旅行嗎?」小歆心中充滿問號。「我怎麼覺得像是在逃亡?」

爸爸、媽媽臉色一變。

「什麼逃亡?你電視看太多了。」爸爸厲聲反駁。

「不然為什麼我們事先什麼都不知道?還大半夜的被挖起來,胡亂的把衣服塞進行李中,這不是逃亡是什麼?」小歆毫不客氣的問。

在一陣沉默後,媽媽開口了:「好,就算像你所說的,我們是去逃亡,那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怎麼知道,所以才要問你們啊。」小歆回答。

「你怎麼就不能換個角度,把全家人出來玩這件事,當作是在演一部電視劇?」媽媽說。

「那你就說清楚,我們是要去哪裡玩?配合你演出這場逃亡戲,你要給我多少錢?」小歆得理不饒人的追問。

「誰跟你說是逃亡?」爸爸氣得拍桌大罵:「逃亡!逃亡!你這麼喜歡我們一家人逃亡嗎?」

「好了啦。」媽媽有所顧忌的朝四下張望一番,語帶責備的對爸爸說:「小聲點,你是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你在這裡嗎?」

爸爸神情一凜,隨即壓下心中的怒氣,催促著小歆和小杰:「你們兩個吃快一點,難道你們想在這裡待一整天?」

「我減肥,不吃。」小歆倔強的回應。

「你……」爸爸氣呼呼的瞪著女兒。

「好了、好了。」媽媽匆匆打斷爸爸的話,對小歆囑咐:「不吃就收好,在路上吃也是一樣。」

爸爸、媽媽不再理會小歆,匆匆忙忙吃完麵後,爸爸立刻起身抱起小杰,媽媽則抓起小杰手上的漢堡和牛奶,準備離開。

「我還沒吃完……」小杰高聲抗議。

「在車上吃也是一樣。」媽媽轉而催促小歆:「劉羽歆,快點!」

小歆見爸爸、媽媽帶著小杰快步往出口走去,心中雖感鬱悶,還是不得不妥協的站起身,抓起桌上的麵包和牛奶,跟在爸爸、媽媽身後,走向停車場。

小歆一家人隨即上路,車上的氣氛卻是一片靜默。

「爸,我們到底要去哪裡玩?」

突然,坐在後座的小杰,從後面一把抱住正在開車的爸爸,天真的問。

「小杰,這樣很危險!」爸爸有些惱怒的說:「小歆,你怎麼不好好看著弟弟?萬一發生意外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小杰會突然撲過去?我正在看外面。」小歆邊看著車窗邊說。

「你怎麼講得一副事不關己?」媽媽不快的問:「你打算賭氣到什麼時候?我們爸有欠你什麼嗎?你有什麼好氣的?」

「到底要去哪裡,你們都不講,還騙我們說是要去玩,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劉羽歆,你夠了喔!」爸爸不快的喊:「你到底在鬧什麼?」

小歆正要說話,媽媽卻搶先一步開口。

「好了啦!」媽媽先是對爸爸這樣說,然後回頭語帶責怪的對小歆說:「你說你不是三歲小孩,那就乖一點,爸爸在開車,你還惹他生氣,知不知道這樣子在高速公路上是很危險的?你不會幫忙哄哄弟弟嗎?」

小歆內心的不滿,並沒有因為媽媽的話而平息,反而越積越多。

「爸爸,你還沒告訴我,」小杰又問爸爸:「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呀?」

「要找個地方把我們丟掉啦!」小歆沒好氣的說。

「劉羽歆!」爸爸、媽媽異口同聲高喊。

「真的嗎?」小杰露出害怕的樣子。

「你不要聽姊姊亂講話。」媽媽回頭哄小杰:「我們要去遊樂園玩,你不是很想坐雲霄飛車嗎?我們去坐雲霄飛車。」

小歆聽出媽媽的話言不由衷,於是毫不留情的吐槽:「小杰還太小,不能坐雲霄飛車。」之前電視新聞曾報導過。

「那我們去看動物,好不好?」媽媽不理會小歆,又笑吟吟的對小杰說。

小歆看向弟弟。「媽都是騙你的啦!」

「劉羽歆……」媽媽的話被爸爸打斷。

「快點繫好安全帶,別吵了!」

小歆從爸爸的語氣中感覺出有些不對勁,正想問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忽然,有一部黑色的轎車,「刷」的從後面竄出來,差點就撞上他們的車。

小歆見狀,登時嚇得臉色發白。

「爸,你看那個神經病,車開那麼快幹麼……」

小歆話未說完,就被爸爸緊繃的聲音打斷。

「顧好你弟弟!」

這時,小歆明顯感覺到車上的氣氛詭異,儘管她坐在後座,看不到爸爸、媽媽的表情,但仍可感覺到他們十分緊張、不安。

接著,她看到那部差點撞到他們車子的黑色轎車,原本在前方,卻漸漸放緩速度,拉近跟他們這部車的距離。

「後面還有一部!」媽媽不安的回頭看了一眼,對爸爸說。

小歆順著媽媽的視線,回頭看到另一部同款式的黑色轎車,也漸漸拉近跟他們這部車的距離。儘管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憑直覺,她仍能感覺到有危險,本能的拉住小杰要解開安全帶的手。

「不要亂動!」

眼看前後兩部車漸漸靠近他們的車,如同三明治,把他們夾在中間,小歆感到很不安。

忽然,爸爸一個大動作,把方向盤一轉,他們的車立刻岔到別的車道,然後快速往前衝。小歆不知道爸爸的車速有多快,不過一定很快,因為車子的引擎聲,大到令她聽不見其他聲音,連小杰也無法忍受,忙用雙手掩住耳朵。

她回頭觀看,只見那兩部黑色轎車在後緊追不捨,彷彿兩隻張牙舞爪的猛獸,嚇得她趕緊坐好,並下意識的緊抓住小杰的手。

「好痛!」小杰叫嚷起來:「你幹麼抓我的手啦?好痛喔!」

顧不得小杰的抱怨,她只是緊抓著他的手不放。

爸爸、媽媽顯然比她更著急、害怕,車開得極快,媽媽還擔心的不住回頭看,對小杰的抱怨置若罔聞。

「快點!再快點!」媽媽著急的高喊。

「別叫了啦,我會不知道嗎?」爸爸不耐的說。

車子一會兒急轉到右線道,一會兒又快切到左線道,車身晃得非常厲害,感覺像是快解體,讓小歆難受極了,頭暈得想吐。

「我想吐!」小杰先受不了。「媽媽,我暈車……」

但是爸媽現在根本沒空回應小杰。

沒想到,過沒多久,小杰竟然「哇」的張嘴,把剛才吃的早餐全吐了出來。

那嘔吐的氣味薰得小歆也好想吐,但她強忍住了,只想問爸爸、媽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