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變成了真的 | 誠品線上

假的變成了真的

作者 李慶花
出版社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假的變成了真的:故事:誠品以「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為核心價值,由推廣閱讀出發,並透過線上網路,傳遞博雅的溫度,打造全新的文化場域。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如果,我說的謊話變成真的…… 籮美在一天之內就把堆積的日記寫完了,結果竟意外得到最佳日記獎。籮美很心虛,最後決定按照日記的內容,實踐在現實生活中。然而,把假的變成真的,還真不容易。籮美苦苦祈禱,希望能成功。她的願望實現了嗎?真的會有奇蹟發生嗎?前言誠實送給我們的禮物一個晴朗的春日,在弘益大學的某個茶館裡,我和乙巴索出版社的編輯姜雪愛見了面。關於各種價值觀,我們談了許多,也分享了彼此的經驗。那時,我提到了關於誠實的價值觀問題。小時候,這個問題曾讓我深深苦惱過。還記得給自己留過這樣的作業。“今天一整天,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許說謊!”老實說,這樣的諾言一次也沒成功地遵守過。“某些事”是一定會發生的,做誠實的人真的非常非常難。有時候執著於誠實,最後連從哪種程度到哪種程度算為誠實都糊塗了。《假的變成了真的》是姜雪愛編輯小時候親身經歷的事。饒有興致地聽完她的故事之後,一個瘦小的、滿臉雀斑、長著一雙眯眯眼(雖然書中沒有這樣描寫,但我想像中的籮美就是這個樣子)的籮美就一下子跳到眼前,要求我把她的故事寫出來。有過那樣的經歷,籮美應該非常痛苦。聽著她的故事,有時讓我覺得很可笑,但有時也讓我覺得有些害怕。誠實是需要很大勇氣的。籮美拿出勇氣,最後選擇了誠實,她的心也會一下子成熟起來吧。大家也都知道,誠實並不意味著不考慮情況而盲目直率。那麼,誠實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呢?聽了籮美的故事,我又一次重新思考了這個問題。答案其實在我們自己的心裡。我們的心知道那個答案。有的謊言會讓我們飲食無味、徹夜難眠,有的謊言呢,會讓我們的心變得明朗歡快,傳播歡笑。你是為了自己的幸福說謊嗎?還是為了別人的幸福說謊?教我們區分二者的是一顆明朗、單純的心。懷著誠實的心態長大,不會去看別人的眼色,而能真誠體貼照顧別人;不會跟著別人隨波逐流,而能明確地說出自己的主張。這就是誠實送給我們的禮物。大家能理解其中的含義嗎?那麼,在經歷過誠實之後,嘗一嘗誠實帶來的甘甜滋味如何?——2008年夏天 李慶花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推薦 借助巧妙的構思和生動的語言,使容易流於陳詞濫調的「誠實」主題,表現出一種全新的獨特說服力。 ——韓國《韓國日報》這部兒童作品向讀者揭示了這樣的真理:「誠實是創造幸福生活的第一步」 ——韓國《中央日報》小小的謊言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孩子們常為此深受折磨。這本書正是透過這種心理的展示和剖析,給小讀者帶來了強烈的真實感。 ——韓國《聯合新聞》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李慶花曾經從事補習班老師、銷售人員等工作。她教孩子們寫作已經長達13年之久,現在她已經結束了這份工作,跟愛的人一起幸福的生活著,偶爾也寫作。她創作的書有:《我的她》、《我》、《跟張建宇說對不起》等。有基勳有基勳老師在插圖中特別能體會故事情境,因為感受到插畫的魅力,於是開始創作圖畫書插圖。他創作的圖畫書有《珀爾魯改變世界》、《泊魯頭秘密敢死隊》、《茱莉和狼》、《在塞亭河邊》、《狼兄弟》、《尾巴幫》、《最後的紫羅蘭》、《松菇的黃雨傘》、《駱駝公公要去哪兒》孫淇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次前 言誠實送給我們的禮物 日記獎是獎給誠實人的 寫積壓的日記是撒謊 影子沒有勁兒 巧妙的辦法誠實之路 影子長高了 撒謊大王影子躺在路上 老天爺,讓奇跡發生吧 這是巧合還會再有奇跡嗎?假的變成了真的

商品規格

書名 / 假的變成了真的
作者 / 李慶花
簡介 / 假的變成了真的:故事:誠品以「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為核心價值,由推廣閱讀出發,並透過線上網路,傳遞博雅的溫度,打造全新的文化場域。
出版社 / 聯寶國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806347
ISBN10 / 9865806347
EAN / 9789865806347
誠品26碼 / 2680870382000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級別 /
頁數 / 132
尺寸 / 15X2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日記獎是獎給誠實人的 無法相信的事發生了。 根本發生不了的事竟然冒出來了。 啊,不不,我的意思是說,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怎麼就發生了呢! 籮美的耳朵突然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只有鳴哇鳴哇的警笛響著。 「李籮美,幹嘛還傻坐著?丟了魂了?」 老師的聲音變成了拉長的磁帶,擠進了汽笛聲裡。籮美使勁的晃了晃腦袋,被孩子們的哄笑聲堵住的耳朵勉強敞開了一條縫。她慢吞吞的站了起來。 「來,大家為籮美鼓掌吧!」 籮美低低的垂著頭。孩子們的掌聲劈劈啪啪,好像正打在自己的臉上。 「籮美是我們班的代表,也是整個四年級的代表,下星期一的朝會時間,將在操場為她頒獎。大家也都為她高興吧?」 「不高興!」 民迪的回答讓孩子們哄笑起來。籮美也知道,那是句玩笑話,可是心還是往下沉,她趕緊坐了下來。 「籮美得了日記獎,老師更高興啊。」 哇!老師笑得甜美極了。 籮美的臉紅了。老師環視了孩子們一遍,又開口說道:「日記寫得好的人很多,可是,每天都一絲不苟的記日子的人,只有我們班籮美一個。校長說,要把日記獎獎給誠實記日記的人。」 這時候,小天突然舉起了手。 「老師!」 「什麼事?」 「這麼說,籮美是因為每天都寫日記才得獎嗎? 寫的好不好都沒關係嗎?」小天天真的問道。 有幾個傢伙發出「鳴鳴……」的起鬨聲。小天從來沒錯過作文獎,去年得了,今年第一學期也得了。「要是提前說的話,我也每天寫了。」 老師抬頭看了看小天說:「為了得獎寫日記?」 「可是……得獎的話不是更好嗎。」 老師收回視線,斬釘截鐵的說: 「別的班也有每天寫日記的學生,但是籮美卻得了獎,因為她不但誠實,而且正直。籮美把暑假中發生的事,不管好壞,丟不丟臉,全都坦率的寫出來了。寫日記不能撒謊,和寫得好的人相比,當然要把獎頒給誠實寫日記的人啦。這一點,大家是不是該向籮美學習呀?」 「是!」孩子們大聲回答。籮美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 課間休息的時候,孩子們圍住了籮美。 「好厲害啊。」睿闌稱贊道。 「你媽肯定高興得不得了。」恩英說。 恩英知道,籮美的媽媽等「獎」等得脖子都長了。 那天,恩英去籮美家玩,就是在校內圖畫大會上得獎的那天。為了不把獎狀弄皺,恩英兩手提著,上面赫然印著「首獎」兩個大字。籮美媽羨慕的看著獎狀。作為朋友,恩英很講義氣的安慰籮美的媽媽: 「籮美沒得,真的太可惜了。」 「籮美也總是這麼說。」籮美的媽嘆了一口氣。 「說是這麼說,可都四年級了,連個不丁點的小獎都沒捧回來。」 聽了這話,恩英悄悄的把獎狀放進了書包裡。 「你想讓你媽給你買什麼?」恩英兩眼冒著光。 「要是我,我就讓我媽買給我遊戲光碟。」 民迪大嗓門附和著。籮美什麼話也沒說。 「哎,你心情好像不怎麼樣啊。」 「沒錯,蘿蔔乾枯、沒生氣了。」 如果換成平時,聽到這句話,籮美才不會老老實實的待著呢。美蘿蔔是民迪給籮美起的外號,就是把籮美兩個字倒過來說。民迪姓吳,籮美也不甘示弱,給她起了個外號,叫「烏乾達」!可是這會兒,籮美只眨了眨眼睛,卻一動也沒動。 「真的不一樣了哦?」睿闌問。 恩英答道:「人家謙虛嘛。」 「謙虛是什麼?」民迪問。 「傻瓜!」恩英瞪了民迪一眼。 「啊哈,謙虛是傻瓜呀。」民迪笑著說。 「謙虛是不狂傲自大,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知道知道都知道,謙虛是傻瓜,狂傲自大是小天,所以傻瓜天的反義詞就是的,對吧?」 「你這腦袋是怎麼長的啊?」 聽見孩子們吵吵鬧鬧的聲音,籮美也笑了,只是有點勉強! 「心情不好?」 「沒有啊。」籮美回應答得有點心虛。 「大概是心情太好了吧,四年級代表,跟國家代表差不多。」睿闌羨慕的看著籮美。籮美無法跟她對視,把頭轉開了。 寫積壓的日記是撒謊 嗓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堵著。 籮美咳咳的乾咳了幾聲,伸了個懶腰,將肩膀上的書包換了個背姿,朝前走時又撲通撲通跺跺腳。可是盡管這樣,籮美的影子卻依然顯出有氣無力的樣子。籮美低頭看著黑忽忽的影子,自言自語道: 「要是沒有這回事該多好啊!」 雖然籮美總是羨慕那些得獎的孩子,可是卻絕對不是為了得獎才寫日記的。 暑假一轉眼就過去了。 開學前一天早上,籮美打開日記本嘆了口氣,這日記先前不知道翻開了多少次,結果卻一個字也沒寫。因為整個假期既沒有讓人值得記錄的好事,也沒有特别糟糕的壞事。可是日記總得寫呀,要寫多少篇呢?老師說,一周要寫四篇以上。 「一定得寫十六篇以上。」 老師用眼睛把每個孩子都掃視了一遍,以便確保能從他們那裡得到保證。 於是,籮美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 一天之内,把所有積壓的日記都寫完! 爸爸一邊吃早飯,一邊美美的看著坐在桌前埋頭寫字的籮美。為了不讓五歲的弟弟民英打擾姐姐,爸爸答應帶他去外面玩。要是換成平時,星期天,爸爸可是要呼呼大睡的呀。爸爸讓民英先出去,自己一邊穿鞋一邊說道: 「我們籮美長大嘍,該做的事自己都能做好。」 「作業累積到最後一天才開始寫,有什麼可以自誇的?」 還是媽媽洞察一切。籮美被媽媽的話刺到痛處,卻還嘴硬的大聲喊道:「才不是!」 「怎麼不是!」 媽媽看著籮美,用更大的嗓門說。 「老師說寫十六篇日記就行,我現在是為了寫滿三十篇。」 「積壓的日記一下子都寫完了,可都是撒謊。」媽媽說。 「除了十六篇日記,讀後感和音樂欣賞我也都寫好了,那不算撒謊。」籮美回答說。 「你能寫完三十篇?咱們走著瞧。」 媽媽嗤鼻哼道。 「寫完三十篇的話,爸爸給我們籮美買好吃的。」 「給我也買!」民英嗲聲嗲氣的說。 爸爸更高興了:「托姐姐的福,我們民英也有好吃的了?」 「姐姐加油啊!」平常调皮搗蛋的民英這會兒也來給姐姐加油了。 就這樣,籮美寫完了三十篇日記! 一直寫到夜裡十二點,籮美才總算把三十篇都弄完了。爸爸和民英要等籮美寫完作業,可是等啊等啊,最後终於等睡著了。媽媽呢,嘴裡誇著籮美,摸了摸籮美的頭,答應明天給她做一頓特别風味炒辣糕。所謂特别風味炒辣糕,就是在年糕裡加上籮美特别喜歡吃的小香肠和鱼丸子,炒成紅彤彤的一大盤。 第二天晚上,爸爸下班回來時,手裡拿著彩虹糕。這種米糕不但名字漂亮,顏色也很美。還咬上一大口,軟軟的,鬆鬆的,嘴裡彷彿塞滿了棉花糖。籮美兩手捧著彩虹糕,從嫩綠色開始吃,接著是粉紅色、蛋黄色、棕紅色,一直到雪白色,一塊一塊,吃得乾乾淨淨,然後,籮美拍了拍肚子,肚子裡發出好玩的咚咚聲。籮美去洗手間的時候,聽見爸爸跟媽媽正在嘰哩咕噜的小聲說話。 「這次說不定咱們籮美能得到日記獎呢。」 「要是那樣的話,該多好啊。」 影子沒有勁兒 「我回來了。」 籮美盡可能不去看媽媽的眼睛。 「怎麼回來這麼晚?」 媽媽眉開眼笑的問。 「嗯,沒什麼……」 「作業怎麼樣啊?」 「……」 「我說,那個日記獎,誰得了?」 「不知道。」 「哎喲喲,我可愛的女兒啊。」 媽媽的眼睛閃閃發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籮美緊緊的摟在懷裡。 「我說,是誰得日記獎啊?」 「我的不知道……」 「我們籮美得獎了嗎?」 「……」 籮美一直在裝傻。 「别裝了,恩英媽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 「什麼?」 「你得獎的事,恩英太興奮了,一回家就告訴她媽了。從來沒得過什麼像樣的獎,卻一下子成了年級代表!媽媽臉上也有光彩了。給你做特别風味炒辣糕?要不,讓爸爸買彩虹糕回來?」 「不吃也行。」 「怎麼了?」 「我……不是每天每天都寫的日記啊。」 說完這話,籮美的心往下沉,頭發都倒竪起來,她覺得手臂軟得像棉花,連腳都站不住了。 「老師說寫十六篇就行,你寫了三十篇啊。 「可是老師以為,那三十篇是每天每天寫的呢。」 「所以才這麼悶悶不樂呀?」籮美點了點頭。 「這也沒什麼呀。你怎麼說的?三十篇一篇都沒積壓,每天每天寫了?」 「沒有,我沒那麼說。我什麼都沒說。」 「那你沒撒謊嘛。」 「可也沒有誠實。」 「沒用的話别說了,趕緊去補習班,媽媽給你準備好吃的零食。」 籮美走進自己的房間,確切的說,是跟弟弟民英共用的房間。民英正躺在雙層床的下層睡覺,這會兒揉著眼睛爬起來。 「姐姐,我要尿尿。」 「撒尿幹嘛找我!」 「你幹嘛大聲吼我!」 「因為聽你說話像傻瓜。」 民英哇的一聲哭了,號啕著走出了房間。 「媽媽,姐姐說我是傻瓜。」 「姐姐跟你開玩笑嘛。」 「什麼是開玩笑?」 「就是跟撒謊差不多。」 撒謊! 這個詞刷的一下灌進了籮美的耳朵裡。籮美背起裝著美術用品的書包。 「我走了。」 籮美不想去看媽媽的臉,於是就一邊穿鞋,一邊打聲招呼出了門。 「我漂亮的女兒,快去吧。」 把民英弄哭,媽媽竟然也沒生氣。 籮美慢慢的走在路上,影子也慢慢的跟著她,好 像在眼巴巴的看著籮美的臉。籮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我對媽媽也撒了謊啊!」籮美自言自語嘆。 「老師以為,我每天都記了日記,媽媽以為那十六篇是我每天寫的呢。」 籮美垂下頭,緊緊跟著她的影子也垂下了頭。 「對老師說實話就好了。」 籮美一邊走,一邊咔啦咔啦踢著路邊的石子,這會兒她突然停住腳,抬起頭,不知不覺,補習班已經到了眼前。籮美無力的推開門。 「快來吧!」老師朝她招了招手。 「老師好。」 籮美抬頭對老師行了個禮。老師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她正站在一個孩子的身邊,那孩子兩手捂著臉。籮美朝那孩子看過去,哦!原來是小天。老師趕緊在唇邊竪起一根手指,示意籮美不要說話,跟她出去。籮美跟在老師後面,走進了休息室。 「小天怎麼了?」 「被她媽媽罵了。」 「哦,這樣啊。」籮美心不在焉的答道。 「籮美呀,聽說你得了日記獎,當了年級代表?」 「老師怎麼知道的?」 「小天說的,所以她才被媽媽罵。」 老師到底想說什麼?籮美一言不發的等著接下來 的話。 「她說,要是自己每天都寫日記,也能得日記獎。你進來之前,她一直在哭呢。所以你千萬别提日記獎的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