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之裔 3: 永恆 | 誠品線上

The Styclar Saga 3: Jonah

作者 妮琦.凱利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混血之裔 3: 永恆:無論妳身在天堂或地獄,我都會追隨著妳好讀網Goodreads讀者5星滿分好評!Wattpad網路平台超過200萬在線閱讀的超高讀取率!萬眾期盼的絕美奇幻愛情完結篇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無論妳身在天堂或地獄,我都會追隨著妳 ◎好讀網Goodreads讀者5星滿分好評! ◎Wattpad網路平台超過200萬在線閱讀的超高讀取率! ◎萬眾期盼的絕美奇幻愛情完結篇! 為了妳,我可以獻出生命;為了妳,我甘願灰飛煙滅, 因為妳是我此生追尋的摯愛。 現在,我便將我的心交給妳保管,永生永世。 就在那不到一秒的時刻, 聽見妳在我耳邊的呢喃: 「別跟來,我會回來找你。」 萊拉一心想找到母親,因而一腳踏入封印獵人與純血設下的歹毒陷阱。 當他們在草原上纏鬥時,萊拉一眼撇見當初轉化喬納的純血──艾莫瑞,因對喬納的心疼,讓萊拉頓時怒火中燒,天使與吸血鬼混合的超能力瞬間爆發! 一陣強大的火光不只燒融了純血,也開啟了通往地獄的通道。 就在混亂的瞬間,另一陣強大亮光襲來,被忌妒心蒙蔽的加百列將正巧站在黑洞前的喬納推入第三度空間! 目睹這一切的萊拉無法接受喬納的消逝,卻也因此正視了自己對喬納的愛戀, 她決心用超能力扭轉時空,回到過去,用自己來換回喬納的命。 就在被推入地獄的那一刻,萊拉附耳告訴喬納: 「如果有選擇的餘地,那我的選擇,是你。別跟來,我會回來找你。」 被拯救回來的喬納清楚知道,沒有萊拉,這世界沒有任何意義。 於是,趁著黑洞即將消失之際,喬納縱身一跳,選擇與萊拉一同墜入黑暗。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妮琦‧凱利Nikki Kelly 她從小生長的家園距離可可香氣洋溢的英國伯明罕吉百利巧克力世界(Cadbury World)只有幾分鐘的車程,目前她與丈夫和他們的兩隻愛犬哈巴狗Alfie、吉娃娃 Goose一起住在英國倫敦。可以造訪她的網站thestyclarsaga.com。 《混血之裔:熾愛》是「混血之裔」系列(The Styclar Saga)的第二本書。一開始是在Wattpad上連載(全球廣大線上讀者與作家社群的平台),曝光不到六個月就風靡於網路世界,擁有百萬以上的讀者群。■譯者簡介高瓊宇曾在美國住過一段時間,回台之後,在小說出租店接觸到翻譯小說,因緣際會從讀者踏入譯者行列,一路走來十多年,翻譯的世界仍是她莫大的樂趣來源和生活的調劑。

商品規格

書名 / 混血之裔 3: 永恆
作者 / 妮琦.凱利
簡介 / 混血之裔 3: 永恆:無論妳身在天堂或地獄,我都會追隨著妳好讀網Goodreads讀者5星滿分好評!Wattpad網路平台超過200萬在線閱讀的超高讀取率!萬眾期盼的絕美奇幻愛情完結篇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9449977
ISBN10 / 9869449972
EAN / 9789869449977
誠品26碼 / 2681460288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序幕

愛爾蘭盧坎鎮

大約三千年前

起初來到這裡的有兩位。

大天使穿過時空交匯口的時候,銀光閃爍,伊甸赤腳走在碧綠如茵的草地上,這裡空氣清新、一望無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地球暖暖夏季的獨有氣息吸入,他欣然從蘋果樹的樹蔭下走了出來,白色羽毛的翅膀往上往外伸展,輕輕拍動,帶出微拂和煦的清風。

歐利菲爾漫步跟在伊甸身後,進入第二度空間的氛圍裡,他情不自禁地揚起鼻子,腳下的大地帶著濕氣,在他們抵達之前,水滴從天空落下。

凡人把這種現象稱為下雨。

冰冷潮濕的水珠從天空灑落。

他們把雨水喝進肚子裡。

水和食物——是人類維持脆弱的身體機能不可或缺的必要物質,對歐利菲爾而言,這樣的概念非常陌生。因為在水晶星際,神奇的水晶不只造出他的世界和居住在其上的物種,更支應他們綿延不絕的生命,換言之,水晶的光輝是他和他的同類賴以生存、繁衍興盛的根本。

大天使跟人類迥然不同,他們的外觀毫無弱點,在水晶形象中應運而生,身體非常堅硬,可以說是耐磨耐撞,在第二度空間裡面,歐利菲爾還找不到任何物質的硬度足以刮破、傷害、亦或在他身上留下痕跡。

唯有一種物質能夠滲透大天使堅不可摧的白色盔甲。

黑暗。

真正的黑暗。

就在星際的水晶逐漸黯淡的那一天,籠罩而下的正是這樣的黑暗。

那一天,他的世界—第一度空間—出現了一道裂縫,歐利菲爾隻身穿越而過,發現自己到了第二度空間的地球上,就在這裡,他找到了壓制黑暗、維持他的世界永存不朽的方法。人類死後,光明潔淨的靈魂就會脫竅而出,只要將人類死亡後留下的純淨靈魂遷移至一度空間,就可以為水晶注入燃料,抑制黑暗無法越雷池一步。

就在這一天,歐利菲爾救了整個水晶星際。

而這也是末日的第一天。

***

「距離這裡很遠嗎?」伊甸詢問。

「不遠。」歐利菲爾聚精會神看著低垂的樹枝,運用思想的力量、用意念命令它們分開。處在二度空間,他總是竭盡所能、極力避免讓皮膚接觸這世界的物質。樹枝順從地讓開,他伸手指向前方,引導伊甸遠離那顆年代久遠的老樹、走到那片小空地。

伊甸猶豫了一下,結實累累的紅色蘋果讓他大為驚豔,忍不住舉手挑了一顆,他用拇指按壓紅潤水果那光滑帶蠟的外皮,靜靜地探究起來。

地球上的年輕人躲在鄰近的樹叢後面,急切地竊竊私語,一男一女躲得很隱密,身上一絲不掛,只用無花果的樹葉遮住重要部位,極其巧妙地融入周遭的環境,好奇地窺探著他們。

大天使肩並肩、繼續往前走,微風裡隱隱約約傳來玫瑰花甜美的香氣。

「你喜歡這裡?」歐利菲爾問道。

「當然,你說這是什麼地方?」伊甸問道。

「一個花園。」歐利菲爾朝四周看了幾眼,這裡的玫瑰花莖沒有尖銳的刺,感覺很像站在旁邊的朋友。「姑且把這裡稱為伊甸園吧,我親愛的兄弟,算是向你致敬,紀念你所做的一切。」

那對年輕男女在樹與樹中間穿梭奔跑,追隨這二位帶有翅膀的物種,滿臉好奇地打量、傾聽他們的對話。

伊甸微微一笑,伸手朝他們呼喚。「來吧……告訴我你們的名字。」

年輕人僵住不動,神情緊張地低頭躲藏,不知道該怎麼辦。

「男孩叫亞當,女孩是夏娃。」歐利菲爾主動替他們回答,不時露出和藹的笑容、安撫躲在樹叢裡的年輕人,讓他們不要害怕。

「你們認識?」伊甸提問。

「他們沒有惡意,也不會傷人,他們是無知的一群生物,人類對萬事萬物的了解和認知顯然……非常有限,」歐利菲爾鄙夷而不屑地揮揮手。「當我第一次抵達二度空間,男孩看到我跨過時空交匯口,站在蘋果樹的枝葉底下避雨,竟然沒有拔腿就跑,所以我就問了他的名字,他也順口說了,似乎把我當成光之神的僕人,因此稱呼我為大天使,於是我將錯就錯,懶得去更正他的誤會。」

「光之神?」

「對,人類崇拜白晝,相信有一位神掌管太陽,也因為日光能讓農作物生長,是生命之源。但他們畏懼黑夜,掌管黑暗的神就是魔鬼,也就是魔獸任尼波。」

「魔獸任尼波……」伊甸好奇地重述一遍。「大天使?你把亞當給你的名稱用在我們眾人身上?」

「是啊,我還滿喜歡這個名稱,人類把他們的子孫稱為﹃後裔﹄,我一聽就覺得心有戚戚焉,決定把這個字眼用在我們創造出來的天使上面,畢竟是人類這個物種給我寶貴的啟發和靈感,找到解決我們人口問題的答案。」

伊甸深思地點點頭。「男孩竟然沒有試圖跟隨你穿過交匯口,這一點讓我非常驚訝。」

「我告訴亞當,這棵樹守護了善惡的智慧,樹枝中閃閃發光的東西人類不得碰觸,低垂在樹梢的蘋果是最好的掩護,長大的果實更是禁止採摘,才能繼續遮蔽交匯口,以免被人發現。為了確保他乖乖聽話,我還特地解釋了萬一有任何人,不論男女,只要違背我的吩咐,黑夜的魔鬼就會幻化為人形,將帶來可怕的黑暗及災難,這個世界的末日就開始計時。」歐利菲爾停頓了一下,探索著伊甸的表情,果然跟他預期的一樣,對方的嘴角往下彎,不太能夠理解欺騙的概念。

「嗯……」伊甸低聲咕噥,輕輕撫摸蘋果的表皮,剛想要提出心底的疑問,突然有某種異樣的動靜吸走他的注意力。伊甸仰起頭,看得目不轉睛,附近的河流撞上岩石,水花四濺,發出嘩嘩地聲響。

「人類說那是一條河—─也就是天然的水流渠道,河床當中的物體—─石頭—─擋住了河水,兩者互相對抗才會發出那種聲響。」歐利菲爾解釋道。

「對抗?」伊甸問道。

「對抗,就是打仗,也就是嘗試擊敗某一方,第一股力量是河流,隨著河水奔騰,撞上相對的力道—就是岩石。河水要經過,會嘗試往上或往下,尋找物體當中的孔洞和裂縫,水是非常聰明的,千方百計尋找通路,超越任何阻撓,所謂滴水穿石,最終會是贏得對抗的一方。」

舉凡對抗、打仗、贏得勝利等等字眼對伊甸而言既新鮮又陌生,忍不住發出沉重的嘆息。

「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有待學習的知識,等我們搬遷過來以後必須盡快進行才好。」

歐利菲爾點點頭,繼而放慢腳步,逐漸落在伊甸後面,他的雙手在背後交握,指尖揉搓著手掌心。

伊甸停下來,打量眼前的景色。「梅拉奇在哪裡跟我們碰面?我想見識一下他發明的結構,看看未來的新家。」伊甸不想離開水晶星際,但他知道必須這麼做,保持現狀不做改變是錯的。

「就在不遠的地方,來吧,再陪我多走一會兒。」歐利菲爾毋庸多加勸說,同行的大天使欣然順從他的請求。

出生於完美祥和的世界,水晶星際的居民從來不曾遭遇過欺騙這樣的事情。但歐利菲爾與他們不同,他經常造訪地球,到處探索,對於這個世界駭人聽聞的一面頗有第一手經驗,他當然不打算跟同胞們分享那些可怕的故事,寧願他們跟水晶星際一樣,繼續保持純真無瑕、不受汙染。

走在前面的伊甸突兀地停住腳步,因為眼前的景象嚇了他一跳。

「歐利菲爾?」他鎮定呼喚,鼓動著翅膀,凝神觀察懸在半空中的黑色裂縫。

歐利菲爾跟著站住,開口說道。「當我第一次從水晶星際穿越縫隙開始時空之旅,如你所知,交匯口就定住了,似乎每一次跨越,就有另一道門被開啟、自此留在那裡,不過你也看到了,通道的本質似乎有所不同。」

伊甸審視那慢慢滴落的黑墨汁,一股冷冽的寒氣襲上頸脖。「你覺得它通向哪裡?」

「我不認為它會通到哪裡去,」歐利菲爾猶疑了一下。「水晶的光輝創造生命,繼而有了水晶星際,而今眾所周知在我們的世界裡,沒有光的地方,就被真正的黑暗填滿,抹滅既有的生命。那個通道既然黑漆漆,肯定是虛空,應該是通向死亡。」

伊甸瞥了一眼墨黑的通道,望著背後的歐利菲爾,試著理解領袖所說的一切。

「為什麼梅拉奇要把我們的結構體建立在危機四伏的險境裡?」

歐利菲爾的答案來得迅速無比。「不是梅拉奇。」

「我不懂。」伊甸完全轉過身去,背對時空縫隙。

「你當然不懂,說起來也很感傷,今天的我是河流;而你,我的朋友,就是那塊石頭。」

伊甸調整了身體重心,移往另一隻腳。「你的本意就是反對我們離開水晶星際,對嗎?更不打算搬遷到地球?」

「是的,水晶星際是我們的家,絕無僅有的家。」歐利菲爾雙手向前,手指收縮預作準備,指關節劈啪作響。

「但我們不能繼續留在那裡……哭號的聲音,太、太……」淚珠瞬間成形,滾落伊甸的臉頰。「不能再繼續下去,你也聽見了—─」

「對,我不只聽見,也跟你一樣明白背後的含意,但我不會因此改變。」

「不,必須改變!我要去告訴其他人—─」伊甸悍然回敬。

「不,你不會說的,大天使是我的子民,水晶星際是我的世界,你不能因為聽到它的哭號就奪走屬於我的一切。」歐利菲爾雙手舉在胸前,專注的命令光出現在手掌心。「但我寬大為懷,賜予某種你無法理解的恩典,因著憐憫,讓你再也不用聽到哭號的聲音。」

白色火舌突然從歐利菲爾雙手間竄出,火焰纏住伊甸,在他的指縫間盤旋。他楞楞地站在原處,搞不清楚歐利菲爾的意圖。

歐利菲爾朝手掌心吹了一口氣,注入能量、促使火舌射向前方,接著他將雙手分開、手指收縮,並命令眼前不計其數、光芒耀眼的小小水晶球集結凝聚,形成一條細線、盤旋在一起。

「你應該沒看過蛇。」歐利菲爾從容不迫,指揮水晶集結在線圈末端,幻化成箭頭的形狀,繼而直視伊甸的眼睛,慢條斯理地開口。

「再見了,親愛的朋友。」

接著他將雙手互握,水晶蛇陡然竄向前方。

伊甸一臉錯愕,立刻伸展翅膀、膝蓋微彎,準備一躍而起,可惜他遲了一步,白色火焰形成的箭正中他的眼珠,衝擊力道迫使他結實的身軀向後飛,手中的蘋果掉落。他用翅膀裹住身體,遮蔽臉龐和頸項,光升上表面,每一根羽毛瞬間帶電,充當防護盾牌,但是歐利菲爾無須再次出手攻擊,第一擊的力道已經讓伊甸彈射而出,飛向幽暗的入口。

伊甸嗚咽地呻吟,如鴿子般的羽毛旋即融化、剝離,角質和液體融在一起,嗚咽變成尖銳的哀號,臉孔、脖子和肩膀盡被吸入黝黑的通道,墨液擴散全身,塑形成黑色翎毛,宛如在皮膚的刺青。他身體往後撲倒,白色斗篷瞬間被黑色煤渣汙染。閃閃發亮的小蛇跟著爆裂,像天女散花似的迸成數百萬顆微小的水晶,緩緩消失無蹤。

幽暗的通道如漣漪般輕輕地蕩漾,突然間往內一縮,硬是把伊甸整個吞了進去,不久便恢復成歐利菲爾抵達之前,那種停滯不動的狀態。

事情了結後,歐利菲爾掉頭循著原路回去,小朋友仍然躲在樹叢後面,只是從原本的竊竊私語變成一片寂靜。

他走近蘋果樹,命令枝枒分開,舉步跨向閃亮的交匯口。在走進去之前他稍作停頓了一下,伸展宏偉的翅膀,深信自己再一次拯救了水晶星際的命運,忍不住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事實上,歐利菲爾一無所知,絲毫沒想到自己這麼做反而開啟了星際的沉淪。

***

他的腳趾頭才剛踏入轉換的通道,一股涼意循著腳尖溯及小腿,就在被交匯口捲進去前的那瞬間,大地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巨吼,歐利菲爾驚訝地轉過頭去,隔著濃密的枝葉,看見伊甸園深處有一只裹著斗篷的怪獸伸出利爪對著他。

河流和石頭。

到了最終,唯有一方可以存留。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