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詭奇的蒲松齡童話: 浮生若夢 | 誠品線上

最詭奇的蒲松齡童話: 浮生若夢

作者 蒲松齡; 吳雅蓉/ 白話翻譯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最詭奇的蒲松齡童話: 浮生若夢:聽秋墳鬼唱詩,看綺譚魔狂舞中國最偉大的志怪小說家蒲松齡最詭奇的二十八則童話魅惑的妖狐。詭譎的故事。一代大師蒲松齡,用充滿魔幻魅力的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聽秋墳鬼唱詩,看綺譚魔狂舞 中國最偉大的志怪小說家蒲松齡 最詭奇的二十八則童話 ‧木馬經典童話系列 ‧收錄二十八篇蒲松齡最詭奇的故事 ‧古典文學全新完整白話翻譯 ‧專人導讀,為童話提供新觀點、新解讀 ‧邀請國內知名插畫家繪製插畫,凸顯不同童話作者的風格 ‧本書邀請新生代插畫家Amily,古樸的用色與剪紙般的造型,具十足東方風情,與蒲松齡的童話交相輝映魅惑的妖狐。詭譎的故事。一代大師蒲松齡,用充滿魔幻魅力的中國古典童話,描繪一個人鬼難分的詭奇世界。如今讀來,奇異感並未因時間而磨滅,反而更有一種神祕美艷之氣。 ‧狐狸偷走金杯,穿越時空化成人形,送給有膽識的讀書人。 ‧兒子精神上化成鬥無不勝的蟋蟀,取悅愛鬥蟋蟀的朝廷,解救父親逃過傾家蕩產的危險。 ‧畫布上的馬像,竟走出來變成真正的馬匹,神采奕奕,在大街上疾速奔馳。 ‧鳥兒藉著啁啾鳴叫,將人間命運禍福傳達給道士,預言了貪汙縣官的下場。 ‧烏鴉救了窮書生一命,其後幻化成女神,一起共組家庭。 ‧魔術師的兒子上天庭偷桃,被神砍下頭和身體,下一秒卻完好如初…… 試運不佳的蒲松齡,四十歲寫出傳奇名著《聊齋誌異》,不僅奠定他志怪小說的始祖地位,也影響後世的小說技法。蒲松齡開創的志怪體,人、鬼、狐、仙、怪、物同位,真假難辨,虛實不分,生死無界,瀰漫濃濃玄奇味,開造東方魔幻寫實的特殊魅力。本書選出其中最詭奇的二十八則故事,讓三百多年前的名鬼神怪,穿越時空,再次翻覆讀者想像。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蒲松齡1640年~1715年。字留仙,一字劍臣,生於山東省淄川縣東七里。故鄉村落東隅有一道泉水,溢成溪流,溪流旁植有成蔭的老柳,由於有柳、有泉,當地人便稱其為「柳泉」。蒲松齡慎愛此地,因而自號「柳泉居士」。 蒲松齡成長時,正值明清交替混亂之際,但父親對於教育,一刻也不敢懈怠。蒲松齡隨父親讀書,十九歲時便考中秀才,然而之後的考試,卻屢屢失敗,直到古稀之年,才被補上「貢生」的頭銜。一生大半以教書為生,幸運得到官宦望族的賞賜,讓經濟重擔得以稍減,也更有餘裕讀書寫作。許多著述,就是在這段時期完成。 蒲松齡於少年時代便熱中於記載奇聞異事,對於超現實的世界充滿濃厚的想像力。他喜愛浪遊,一有機會,就和偶遇的陌生人促膝長談,談神鬼故事,聊前世因緣,時時聽聞蒐羅,也逐日編寫狐鬼神妖的故事。四十歲時,初步結集既有篇章,定名為《聊齋誌異》,其後,仍執筆不輟,總計寫出四百九十餘篇的故事。 世稱「聊齋先生」,有「世界短篇小說之王」之美譽。Amily水瓶座,專職插畫工作者。熱衷插畫和文字創作,深信畫圖會讓人生亮晶晶。 個人出版作品 2007 關於那些夢和夢想─布莉絲的插畫創作與數位拼貼/悅知出版 2012 彩繪鋼珠筆的不敗帖/悅知出版 2013 繽紛鋼珠筆的不敗帖/悅知出版吳雅蓉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文字工作者、廣播節目主持人,曾獲文薈獎,並曾入圍廣播金鐘獎最佳節目暨主持人獎。 文字,似乎是一切的理由。也因此,那些心靈照見的、商業姿態的、聲音傳述的,才能收攏成曾經的筆下風景;風景,仍持續隨著生命的往前奔逐而不斷地往後掠去……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讀託寓與想像:《聊齋誌異》的幻奇世界 ◎蔡祝青編輯說明從前從前,在一個小書齋裡…… ◎王 玉作者介紹在幻夢與現實的縫隙之間──關於蒲松齡 ◎吳雅蓉1. 狐嫁女2. 羅剎海市3. 勞山道士4. 蛇人5. 小官人6. 小獵犬7. 促織8. 西湖主9. 雨錢10. 驅怪11. 水莽草12. 寒月芙蕖13. 河間生14. 鴿異15. 八大王16. 二商17. 狼三則18. 畫馬19. 安期島20. 賈奉雉21. 黃英22. 齊天大聖23. 鳥語24. 疲龍25. 石清虛26. 姬生27. 竹青28. 偷桃

商品規格

書名 / 最詭奇的蒲松齡童話: 浮生若夢
作者 / 蒲松齡; 吳雅蓉 白話翻譯
簡介 / 最詭奇的蒲松齡童話: 浮生若夢:聽秋墳鬼唱詩,看綺譚魔狂舞中國最偉大的志怪小說家蒲松齡最詭奇的二十八則童話魅惑的妖狐。詭譎的故事。一代大師蒲松齡,用充滿魔幻魅力的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829445
ISBN10 / 9865829444
EAN / 9789865829445
誠品26碼 / 2680804232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6X22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內文試讀

黃英

  在北平順天府一帶,有個名叫馬子才的人。他的家族,世世代代都鍾情於菊花,到馬子才,對於菊的喜愛,更是到了癡迷的地步,只要聽聞哪裡有好的菊花品種,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將它買到,就算必須跋涉千里,他也在所不惜。

  某天,一位來自金陵的客人借宿在他家。這位客人知道主人愛菊,便提起他的親戚家中栽植一、二種菊花,是北方所沒有的。馬子才聽了,驚喜萬分,隨即打點行裝,要跟著那客人一起前往金陵,去看看那些菊花。

  到了金陵,經由那位客人的多方打聽,終於為馬子才購得了兩株特有品種的菊苗。這兩株難得的菊苗,對於馬子才而言,就像是稀世極品一般,他小心翼翼將它們包裹起來,寶貝似的珍藏著。

  此次金陵之行,圓滿順利,馬子才感到心滿意足,也就從容啟程返家。在返家的途中,他巧遇一位少年。少年騎著一匹瘦弱的毛驢,跟隨在一輛漆著五彩顏色的車駕後面。馬子才覺得那位少年人的儀表出眾,風姿瀟灑,想必是一位溫雅的讀書人,便趨前和他攀談起來。

  少年姓陶,談吐之間很有風雅脫俗的氣韻。他問馬子才怎麼會到這裡來?馬子才便將到金陵尋訪菊花的事告訴他。

  陶姓少年聽完這段原由,便說:「其實,花的品種,不管哪一個種類都是好的,關鍵在於種花之人是否懂得栽培和灌溉。」接著,兩人就聊起種植菊花的一些要領和經驗。

  這樣的談話內容,讓愛菊成癡的馬子才開心極了,他問陶姓少年一行人要到哪裡。少年回答:「因為我的姊姊在金陵住膩了,所以,我們計畫要搬到河北去住。」

  馬子才聽了很是歡喜,於是就做出這樣的提議:「雖然我的家境向來都不富裕,但是家中仍有幾間茅草房,勉強還可以供人居住。如果你們姊弟倆不嫌棄的話,就到我那兒去住吧!」

  陶姓少年聽了馬子才的建議,便走到車前,想請示姊姊的意見。那車內的人掀開簾子,探出頭來說話──馬子才沒想到,那竟是一位二十來歲的絕代美人。

  她對弟弟說:「屋子簡陋矮小倒沒有關係,只是庭園一定得要廣闊些才行!」陶姓少年明白姊姊的指示,在心裡斟酌了一下河北原居所與馬家宅院的條件,覺得兩者相差不大,於是就代姊姊答應馬子才的提議。姊弟兩人,就隨著馬子才一起返家了。

  馬宅的南面,有一處荒廢的庭園,園子裡有幾間簡陋小屋。陶姓姊弟很喜歡這樣的環境,便在那兒住了下來。

  此後,陶姓少年每天都會到馬宅的北邊院子,替馬子才栽種菊花。只要發現有已經枯萎的菊花,少年就將它們連根拔起,然後,再重新栽種。很快的,這些菊花又重新拾回了生命力,而且沒有一次是失敗的。

  陶氏姊弟的家境,似乎非常貧困。陶姓少年每天都和馬子才一起吃飯、喝酒,馬子才觀察到,陶家好像從來都沒有生火煮飯過。馬子才的妻子呂氏,也非常喜愛陶姓少年的姊姊,經常為他們姊弟倆送上些許糧食。

  陶姓少年的姊姊,小名叫黃英,很懂得應對進退,與人交談時,也都很能聊得開。黃英時常到呂氏那兒去,陪她一起做些針線活兒。

  有一天,陶姓少年對馬子才說:「馬兄家裡向來也不怎麼寬裕,而我們姊弟倆卻每天在這裡吃食,拖累了你這位知心好友,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考量眼前的狀況,或許,賣賣菊花,可以是個謀生之道!」

  馬子才向來就是個耿直廉正的人,聽到陶姓少年要將菊花當做買賣的對象,不免對少年心生鄙視。馬子才說道:「我一直認為你是個清高風雅的君子,可以安於貧苦的生活,但是,你剛剛的那一番話,卻是將種植菊花的庭園當成謀生的營利場所,這對於氣韻高勝的菊花而言,是一大侮辱啊!」

  陶姓少年微笑回答:「憑藉著自己的勞力來謀生,並不算是貪財,而以賣花為職業,也並不俗氣啊!人,當然不可以用不擇手段的方式去求取富貴,可是,也沒有必要一定得過安於貧困的生活。」少年說完話,只見馬子才仍面無表情、不發一語。他感受到一股話不投機的氛圍,便起身告辭。

  從此之後,凡是被馬子才丟棄的那些菊花的殘枝劣種,都被陶姓少年全撿了回去,重新培植栽種;由於馬子才並不認同陶姓少年販賣菊花的想法,所以,陶姓少年也鮮少到馬家吃飯,唯有馬家人來請他的時候,他才會去。

  沒過多久,菊花開了。馬子才隱約聽見陶家門前傳來陣陣像市場般的喧鬧聲,覺得很好奇,便前往陶家一探究竟──結果瞧見了一大群買花的人!有些人推著車子來載,有些人將一把一把的菊扛在肩上,一路上的買花人群綿延不絕。而那些菊花的品種,全都是馬子才從未見過的。雖然馬子才的心裡頗厭惡陶姓少年的貪婪,很想與他從此斷絕關係,但同時卻又怨恨少年竟然私藏這些絕佳的菊種。於是,他便前去敲陶家的大門,想找少年理論一番。

  陶姓少年打開門,見到是馬子才,便牽著他的手,迎接他進門。進到門內,馬子才驚見從前那座荒廢的庭園,現在遍布著盛開的各式菊花,除了那幾間簡陋小屋之外,幾乎已經沒有什麼空地。土地上凡被鋤去一些菊枝,少年就折些別的菊枝插補進去,而那些花圃上的蓓蕾,沒有一朵是不美的!然而在馬子才仔細察看之下,竟發現這些讓人驚豔不已的菊種,都是之前被他自己所丟棄的殘枝劣種。

  少年走進屋內,端出一些吃的、喝的,就在庭園裡擺出一席酒宴來。他說:「我的生活太窮困了,苦得我實在是無法再守著清高、安貧的操守。這幾天,我很幸運藉著這些菊花,賺得了微薄報酬,用這一點小錢,拿來喝點小酒,倒也足夠了!」

  過了一會兒,屋裡有人喊著:「三郎!」少年應了一聲,便走進屋內。接著,陶姓少年便端上可口佳餚,全都烹煮得十分精緻。

  品嘗美味食物,馬子才好奇問道:「你姊姊怎麼還不嫁人呢?」

  陶姓少年回答:「時候還未到呢!」

  馬又追問:「那麼,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少年答說:「還要再等四十三個月。」

  馬子才覺得非常疑惑,再問:「是什麼原因呢?」

  這時少年只是微笑,不再回答。此次的交談,兩人都感到非常愉快,喝得盡興之後,才彼此告別。

  隔天,馬子才又去拜訪陶家,發現陶姓少年新插種的菊枝,竟然已經長到一尺高了。他大感驚訝,心想少年一定有獨特的種植方法,於是苦苦哀求少年將那些種植祕技告訴他。

  陶姓少年說道:「我的方法是很難用言語說明清楚的,況且,馬兄並不靠販賣菊花來謀生,知道這些種植方法又有什麼用呢?」

  過了幾天,陶家門前的喧囂景象漸漸沉寂下來。於是,少年就將剩下的菊花用竹草席子裹起來,打包成好幾捆,裝滿好幾輛車,就這麼運走了。

  隔年,春天已經過去一大半,陶姓少年才從南方載回滿車的珍奇花卉。他在大街上開了一家花店,只花十天左右的時間,就將菊花全數賣完了。之後,他又回到家裡,重新種起菊花。

  問問那些前一年和陶姓少年買花的人才知道:他們在花謝了之後,都將根保留下來,但是到第二年,那些保留下來的花根,卻統統都變成劣種,於是人們只好再去向陶姓少年買花。就這樣,陶姓少年一天天富裕起來:第一年,他添建一些房舍;第二年,更蓋起了大宅院。由於事事都能順心如意,陶姓少年與馬子才之間的交流也漸漸減少了。

  慢慢的,昔日的花圃,都被改建為屋舍。陶姓少年更另外再買了一大塊田地,在四周築起高牆,滿滿種著菊花。到了秋天,少年便載著花到別處去。直到隔年春天都過去了,卻不見陶姓少年回來。

  此時,馬子才的妻子因病過世。他想要續弦,屬意於黃英,便私底下託人偷偷探聽一下黃英的意願。黃英笑笑,感覺上似乎是答應了,只是必須等陶姓少年回來再說。

  整整一年過去,陶姓少年仍然沒有回來。這段期間,黃英督導僕人們種植菊花,就像陶姓少年在家時一樣。賺到了錢,就去做其他的買賣,所以財富日漸累積起來,又在村外買了二十頃的肥美田地,屋宇建築也因此修繕得更為華麗。

  突然有一天,有位客人自廣東來,向馬子才轉交一封陶姓少年的信。拆開一讀,信的內容正是要姊姊嫁給馬子才。馬子才查看一下寄信的時間,發覺剛好就是他妻子過世的那一天。馬子才回想起之前在庭園裡喝酒時,和陶姓少年的那番談話,算一算日子,到現在剛剛好是四十三個月!如此湊巧的時間,讓他驚訝極了。

  馬子才將這封信拿給黃英看,並問她聘禮該送到什麼地方?黃英婉謝了聘禮,可是,她認為馬宅的老房子比較簡陋,所以,希望他能到南邊的屋舍來住。這樣的要求,對於馬子才來說,感覺像是招贅,他當然無法同意,仍堅持必須住在原來的老屋舍裡。選定一個黃道吉日後,馬子才就將黃英娶回家門。

  黃英嫁給馬子才之後,就命人在院牆上開一道門,以便與南面的屋舍相通。每天,她還是都會回到自己家裡去,督導僕人們工作。馬子才認為,依靠妻子的富貴來生活,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因此他經常囑咐黃英要做好南、北兩屋的帳簿,記錄清楚各自的收支情形,以免混淆兩家的財務狀況。

  然而,北屋裡的日常生活用品,黃英大多都由南屋那邊取來,所以,不到半年的時間,在馬家屋內所看到的,幾乎都是陶家的東西。馬子才每每發現有陶家的東西,就命人送回去,並再三告誡以後不可以再拿過來。但是,不到十天左右,陶家的東西就又混進了馬家。就這樣,日復一日,東西老是搬過來搬過去的,讓馬子才不勝其煩。

  黃英眼見這樣的景況,就笑著問馬子才:「戰國時期的那位陳仲子,他的清廉美名,難道是來自於這些家務瑣事的區分和勞煩嗎?」馬子才聽了,深覺慚愧,從此之後,便不再計較這些家務事,一切都交由黃英去安排。

  於是黃英便僱了些工人,採買了些材料,開始大規模地蓋起屋舍來,連馬子才都阻止不了她。經過好幾個月的工程,屋與屋之間得以相連,南、北兩座屋宇便合成為一座大宅第,分不出彼此之間原來的界限了。

  倒是販賣菊花這件事情,黃英聽從馬子才的建議,從此不再賣菊。即使少了賣菊的收入,他們的生活享受,卻一點兒也不遜於世家大族。

  馬子才對於他坐享的財富頗感不安,就對黃英說:「我三十年來所秉持清高、安貧的操守,因為妳的緣故,都毀壞得差不多了。如今的我,活在這世間,竟然是依靠一個女人的財富,實在是連一絲一毫的大丈夫氣概都沒有!別人滿心期待富有的生活,而我只希望可以回到過去那種貧困的日子。」

  黃英回應說:「我並不是一個貪得無饜的人,可是如果不稍稍改善一下生活,那麼,千年以後的人,一定都會認為清高的陶淵明天生就是個貧賤骨,即使經過了百代,也都無法飛黃騰達。因此我所要做的,也不過就是讓我家族裡的這位陶淵明,不要再受人嘲笑罷了。只不過,貧困之人想要富有,是不容易的;而富有的人想要貧困,卻一點兒也不難。我床頭所積累的那些金銀財富,你儘管拿去花用,我是毫不吝惜的!」

  馬子才說:「拿他人的財物來花用,不也是一件讓人羞愧的事嗎?」

  黃英說:「你不願意富貴,我也不願意貧困。那麼,我們就分開來住吧!讓清高的人可以繼續保持他的清高,而汙濁的人就讓他自甘於汙濁。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於是,黃英便命人在庭園中另外蓋一間茅草屋,並挑了幾名漂亮的婢女去服侍馬子才。剛開始分居的日子,讓馬子才過得很愜意。不過,才沒過幾天,馬子才就非常想念黃英,派人去請她過來;她又不肯,不得已,馬子才只好自己親自過去找她了。之後,每隔一天,馬子才就會到黃英那兒去,幾乎成了習慣。

  黃英笑看這樣的情況,對馬子才說:「古時,齊國有位女子,為了利益的考量,同時嫁入兩個家庭,過著白天在東邊夫家吃飯,夜晚又到西邊夫家睡覺的生活。現在,你白天在你的屋裡吃食,晚上又到我這裡來歇息,以清高自居的人,不應該有這樣的行為吧?」馬子才聽了,苦笑,無言以對。於是,兩人又回復到原本住在一起的生活。

  不久,馬子才有事到金陵去,那時恰好是菊花盛開的秋季。有天早上,他經過一家花店,看見店裡陳列著許多盆栽,不論是品類或是花朵綻放的姿態,都異常獨特與美麗。馬子才心頭一動,揣想:「這些花,會不會是陶姓少年所栽種的?」才這麼想,花店主人剛好從店裡走出來,馬子才定睛一看,哎呀,果然就是陶姓少年!

  許久未見的兩人,開心極了,互相傾訴這段時間各自的一些經歷和心情。要說的話和要分享的心情,實在是多得一時訴說不完,於是,陶姓少年也就留馬子才在店裡住下了。

  過了幾天,馬子才必須要返家,他希望陶姓少年可以隨他一同回去。陶姓少年說:「金陵,是我的故鄉,我將在這裡娶妻生子。現在,我手邊還有些積蓄,就勞煩你帶一些回去給我姊姊,並請轉告她,年底的時候,我會回去幾天,探望探望她。」

  馬子才不肯接受陶姓少年的說法,反而用盡更多的力氣去說服他,並且強調:「家裡目前的狀況是非常寬裕的,只須放心享清福就好,真的不需要再做其他的買賣。」說完,馬子才就坐鎮花店內,叫喚那些僕人們代做生意,並將花的價格調降得非常低。才短短幾天的時間,店內所有的花就全部賣完了。

  於是,馬子才催促著陶姓少年打包好行李,租了條小船,兩人一起北上返鄉。

  才剛踏進家門,黃英已經為陶姓少年整理好房間,床榻被褥也都已經打點妥當,好像早就知道弟弟要回來似的。

  陶姓少年一回到家,便督導僕人們將庭園大大整修一番。之後,他每天和馬子才下棋、飲酒,不再出門,也不去結交新的朋友。

  馬子才每次要替他安排親事,卻總是被陶姓少年所婉拒,於是,黃英便指派兩名丫環去照顧弟弟的生活起居。這樣過了三、四年,丫環為陶姓少年生下一個女娃兒。

  陶姓少年一向酒量驚人,從來也不曾看見他喝醉過,而馬子才有個姓曾的朋友,酒量也是無人可比的。有一天,剛好這位曾姓友人前來拜訪,馬子才便請他和陶姓少年較量一下酒量。

  兩人開懷暢飲,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他們從早上一直喝到三更半夜,各自喝了大約有一百壺那麼多!曾姓友人爛醉如泥,就在座位上倒頭大睡。而陶姓少年想回他的房裡睡覺,便起身出門,誰知剛踏到菊圃上,便醉倒了,他在意識模糊之間,將衣服脫去,丟在一邊──轉瞬間,他的身體便化成一棵菊樹!約莫有一個人那麼高,上頭開了十幾朵花,每一朵花都比拳頭還大。

  馬子才在旁看見這樣奇異的景象,整個人嚇壞了。他連忙跑去找黃英求助。

  黃英火速趕來,急忙將那棵菊樹拔起來,放置在地上,責備了一聲:「怎麼醉成這個樣子!」然後,將衣服覆蓋在菊樹上,叫馬子才跟她一起離開,並叮嚀不要去看它。

  天亮之後,馬子才再到菊圃那兒去,赫然發現,菊樹又變回了陶姓少年!少年仍在那兒躺著,尚未酒醒。這下子,馬子才恍然大悟:原來,陶姓姊弟是菊花精。此後,他對於兩姊弟是更加敬愛。

  自從陶姓少年暴露自己的真實身分之後,他喝起酒來更加肆無忌憚了。他經常自己寫請柬,邀請曾姓友人前來飲酒,兩人還因此結成莫逆之交。

  農曆二月十五日,適逢百花節,曾姓友人特別前來拜訪,他身邊還多了兩名僕人,扛著一罈用藥材浸過的白酒,他與陶姓少年相約,兩人一塊兒把它喝完。眼見那罈酒就快要喝完了,兩人還沒有多少醉意,這時,馬子才偷偷拿一瓶酒倒入那罈藥酒中,陶姓少年與曾姓友人兩人繼續喝、繼續聊,終於,喝光了那罈酒。

  曾姓友人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任由那兩名僕人背回去。而陶姓少年也醉倒了:和上次一樣,他倒臥到地上,又變成一棵菊樹。這次,馬子才不再驚慌,他按照上次黃英的方法,將菊樹連根拔起,並且守在一旁,觀看會有什麼變化。沒想到,慢慢的,菊葉愈來愈枯萎憔悴。這會兒,馬子才心裡著急了,趕緊又去找黃英。

  當黃英聽到馬子才的形容之後,十分驚駭地說:「你殺了我弟弟!」隨即趕赴現場。她看見眼前那棵菊樹的根莖都已經乾枯時,不禁悲痛萬分。

  傷心欲絕的黃英,在乾枯菊樹根莖的地方掐下一小段枝梗,將它埋入花盆,小心翼翼端回自己的房裡,每天細心地澆水、照顧它。

  馬子才感到非常懊悔,尤其怨恨那名曾姓友人。過了幾天,馬子才聽說曾姓友人也醉死了。

  黃英房裡的那盆花,漸漸露出新芽,到了九月,也開出花來。短短的枝幹,粉紅的花色,聞起來,還有淡淡的酒香。所以,就將它取名為「醉陶」──如果用酒來澆灌它,它的枝葉就生長得特別茂密。

  陶姓少年的女兒,長大之後,嫁入了官宦之家。而黃英一直到老,身邊也都沒有其他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