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筆記 3: 死神遊戲 | 誠品線上

推理筆記 3: 死神遊戲

作者 早安夏天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推理筆記 3: 死神遊戲:南派三叔等神級作者聯合推薦全新動漫式推理輕小說──以惡制惡=正義!?模仿漫畫的殺人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以「正義」之名,推理高手間的頂尖較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南派三叔等神級作者聯合推薦全新動漫式推理輕小說──以惡制惡=正義!?模仿漫畫的殺人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以「正義」之名,推理高手間的頂尖較量,刺激驚險的「死神遊戲」,開始倒數計時!隨書附贈:精美拉頁海報+可愛偵探著色卡「妳現在的身分是名偵探S, 倘若妳能夠破解我所設置的所有遊戲關卡, 將獲得一件超乎想像的獎品。」--死神阿茲拉我,夏早安,香雲中學的風雲人物、校花級美少女!自從上次的「狐妖殺人事件」之後,又多了一個「名偵探」的封號,但沒想到竟因此而惹來了一個自稱是「死神阿茲拉」的怪人的注意!(哎呀!這就是當名人的煩惱呀!<( ̄︶ ̄)> 雖然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不但給了我一個「名偵探S」的代號,而且還出了五道推理謎題要我破解……可是他設置那五道關卡的代價──卻是五件命案的發生!(天啊!人家……人家最怕死人了啦!!!ˋ( ° ▽ °|||| ))最詭異的是,這些命案的凶嫌用來宣告犯案的方式,竟然都跟一部超有名的漫畫一模一樣!究竟這只是單純的模仿漫畫殺人事件,還是其中另有隱情呢……「《推理筆記》融入了大量新元素,人設和劇情都有較強的時尚動漫感。新興寫手們寫懸疑文學,確實有他們的獨到之處。」--著名暢銷懸疑小說作家,代表作《盜墓筆記》/南派三叔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早安夏天青春文學、懸疑推理小說作家,現居廣東。骨灰級宅男動物,喜愛動漫、喜歡文字。代表作品:《推理筆記》、《偵探齊木》新浪微博◎http: www.weibo.com u 1621241795■繪者簡介鳴晴/封面繪圖全職插畫家。Blog ◎ http: blog.yam.com spellhowler遙星黑/Q版繪圖平常生活的重心就是畫圖,除此之外的話,就是打電玩了吧,行動模式不出ACG,簡單的說就是……家裡養了兩隻貓後,就變成貓控了。(不清楚這兩個之間有沒有關聯……)所以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像貓一樣,睡整天~~~可能的話啦……遙星黑的出沒地點◎http: www.facebook.com harukanohoshihe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01.遊戲啟動02.煙花裡的詭計03.死胡同之謎04.海心沙的謎團05.女主播之死06.S的總部大樓07.使者的尋人啟事08.消失的影子09.第二個使者10.S的推理11.遊戲重啟12.不滅的靈魂守衛13.密室殺人14.終極推理謎題15.遊戲結束番外 死神的夢想

商品規格

書名 / 推理筆記 3: 死神遊戲
作者 / 早安夏天
簡介 / 推理筆記 3: 死神遊戲:南派三叔等神級作者聯合推薦全新動漫式推理輕小說──以惡制惡=正義!?模仿漫畫的殺人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以「正義」之名,推理高手間的頂尖較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866306
ISBN10 / 9862866306
EAN / 9789862866306
誠品26碼 / 2681219387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16K

試閱文字

內文 : 黑夜的巨大羽翼逐漸聚攏,天地之間穿行著詭異黑色的風,瀰漫的黑暗隔斷了每張淪陷在迷局裡的臉龐。

  蒼白冰冷的月光下,城市正慢慢歸於寧靜。

  死神站在黑暗中,靜靜注視著山下夜色中的城市。

  看不清他的面目,黑暗就像他披著的一件黑色披風,或許,他的翅膀就藏在披風裡。

  月光緩緩地流過頭頂,死神抬頭仰望荒涼的夜空——

  沒有星星,在那重重疊疊的烏雲之上,有一片無盡荒蕪的疆界,充斥著腐爛和頹靡,及不斷瀰漫開的死亡氣息。

  那裡是——死神界。

  有一部很紅的少年漫畫,曾經虛構出類似這樣的荒蕪之地,是關於一本筆記本的故事。聽說在那個筆記本上寫下一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會死,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的催命筆記。

  但是——死神突然自語一般:「誰也不知道,這世上真有一本這樣的筆記,而它現在就在我的手裡!」

  黑暗隱退,死神暴露在隱約的月光之下,他纖長的影子在地面上微微搖曳。

  跟漫畫裡的死神不同,他沒有一雙黑色的羽翼,長得也不像怪物,看起來像是普通人。

  不,也不能說他普通,因為他的手裡拿著一本黑色的筆記本,上面赫然印著幾個銀色的英文字母——AZRAEL。那幾個字,在月光下泛著凜冽的寒光,生生地跳動著。

  死神翻開了第一頁,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死者的名字,細數一下,竟達數十人之多。他像在審視自己創作的藝術品般,嘴角浮起一絲滿意的微笑。

  這些死者的命案都被當成意外或自殺事件而草草結案了,因為警察根本就找不到關於凶手的一絲蹤跡。但實際上,他們都是被謀殺的。

  凶手把那些死者的名字寫在這本筆記本上面,然後死亡的遊戲便開始了。

  雖然一開始沒有人相信,但真正見識過這本筆記的威力之後,他們又是那樣的欲罷不能。

  死神合起筆記,然後慢慢向前走去。

  這是半山腰上的一條山路,入夜時分格外冷清,偶爾才有一輛汽車無聲無息地經過,刺眼的燈光匆匆掠過正靠邊行走的死神。

  短短一瞬間的光亮,映出一張清秀的臉龐——他戴著一頂黑帽子,壓低的帽簷下,眼睛沉進陰影,模糊的髮線在眉間戛然而止,鼻翼稍稍有些單薄,嘴角帶著似有若無的微笑,宛如流連在臉上最深的色彩。這是一個英俊的男子。

  死神在月光下行走,腳步輕盈。而月光紛紛褪成流彩,在他的身邊隱隱流動,勾畫出一個淺淺的輪廓。

  他似乎不習慣強烈的光線,立刻掩帽低頭,待汽車過去後,才稍稍抬起頭。

  走了幾步,他停下腳步,將視線定格在前方的一個身影上。

  一名少年站在迎風的山坡上,瀏海被夜風吹得凌亂,一眨不眨地注視著遠方的港灣。

  那港灣有個好聽的名字,叫楓葉港灣。

  霓虹倒映的水面上,一艘遊輪劃出了一道道蕩漾的水紋。

  堤岸的街道上,路燈照出影影綽綽正在散步的行人。

  從這裡望下去,通往堤岸街道的山腰上是一排排的樓房,此時正燈火通明。在下山途中,有一條鐵路橫亙而過。

  時間的指針指向八點十分,一陣低沉的「叮叮叮」聲被風送進耳裡,少年微微皺起了眉頭。

  鐵路口放下了欄杆,一些人站在兩邊,等候著火車到來再離去。

  沒多久,一列火車便迅速地從遠處駛了過來,轟隆轟隆的聲音持續了有兩分鐘之久。當火車遠去之後,那叮叮的提示聲才停止。

  少年低頭確認了一下時間,八點十五分。也就是說,等火車開過去,要五分鐘的時間。

  他的視線又移向堤岸那邊的廣場。

  一週後,國慶那天晚上,這裡將有一場煙花匯演。

  根據以往的慣例,煙花匯演會從八點整開始,一般是半個小時,到時廣場和兩邊的堤岸都會湧來許多看煙花的人。

  那傢伙也會來!

  一想到那個人,少年就緊緊握起了拳頭,十指因過於用力而發出了喀喀的聲響。

  他眼中投射出一抹冷冷的殺意,像射出去的箭。

  但這支箭,被死神抓住了。

  死神悄然走到少年的身後,沒有一點動靜,所以少年絲毫沒有察覺到一個戴黑帽、著黑衣、全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男子已經逼近。

  「你想殺死那個人吧?」

  這句突兀的話把少年嚇了一跳。他趕緊回頭察看,發現身後站著的死神又嚇得後退了幾步,差點就從山坡上滾落下去。

  「你……你是誰?」少年驚魂未定地問。

  即使相距如此近,死神的臉龐仍像蒙著一層薄霧似的神祕。

  少年睜大了眼睛,而死神卻浮起了冷寂的微笑。

  「我的名字叫阿茲拉,我是死神。」

  「死神阿茲拉?」少年驚訝的表情只停留了幾秒,然後是他噗哧一聲的嘲笑。

  阿茲拉不為所動地壓了壓帽簷。這種情況他見多了,那些第一次見到他的人都對他的自我介紹不屑一顧,眼前的這名少年也不例外。但不久之後,他會徹底改觀的。

  少年從頭到腳細細打量了死神阿茲拉一番,接著他的目光落到了阿茲拉手中的黑色筆記本。見到筆記本的封面上,用歪歪扭扭的銀色字體寫著「AZRAEL」,他又是一陣發笑。

  「你是在玩Cosplay嗎?真蠢!」

  聞言,阿茲拉卻笑了,冷峻的嘴角扯出一道詭異的弧度,這讓少年感到有些不快。

  這人搞不好是個瘋子,他想。

  但阿茲拉說:「我是死神,還能夠知道你的一切。」

  「騙人!」少年不信。

  「你叫蔣雨軒。」

  被突如其來地叫出姓名,少年愣住了,眼神隨即變得警覺起來。

  這個人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到底有什麼企圖?

  阿茲拉看出了他的疑慮,「別擔心,我是來幫你的。」

  蔣雨軒一臉懷疑,「我有什麼要你幫的?」

  阿茲拉稍稍揚起下巴,「我幫你殺人。」

  蔣雨軒一驚,表情頓時變得有些複雜。

  阿茲拉繼續說:「我知道,你有一個想殺的人,對不對?」

  「開玩笑!」蔣雨軒斷然否認,心中卻亂糟糟的。因為他站在山坡上的時候,確實是在謀劃著該怎麼樣殺死一個人。

  「不用在我面前裝了。」阿茲拉說,帽簷下那稍微露出的眼睛,射出一道鋒利的光芒,「我是死神,當然知道凡人心中的殺意。你想殺死那個人的心情是如此迫切,逃不過我的眼睛。」

  阿茲拉冷冷的聲音,深深震撼著蔣雨軒的心。

  他真的是死神?

  不,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真有死神!這個人很可能是有幻想症的瘋子……

  但是,這傢伙到底是怎麼知道他的姓名,還知道他想殺死那個混蛋的呢?

  要知道,連他自己都還不能真正下定決心,去執行殺了那個混蛋的計畫。

  蔣雨軒沉默地注視著阿茲拉,那張臉,一半在陰影裡,而另一半,下巴的線條凜冽地斷在月光中。

  好奇與恐懼奇妙地交織在心頭,良久,蔣雨軒才小心翼翼地問:「你能幫我什麼?」

  阿茲拉將手中的筆記本拿到胸前,「只要在這上面寫下你想殺的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跟漫畫裡的一樣?果然是中毒太深的死宅瘋子吧!

  蔣雨軒還在存疑之際,阿茲拉突然打開筆記本,將其中一頁撕下,遞了過去,「拿著它,今天晚上你就會得到你想要的。」

  蔣雨軒接過來一看——那是一張漆黑的紙,紙上除了正中間有一個小小的「AZRAEL」銀色字體外,沒有其他的東西。

  他看過那套漫畫,據說就算是從筆記裡撕下來的小紙片,也同樣具有奪人性命的魔力。

  所以這張紙也一樣嗎?

  黑紙拿在手裡,蔣雨軒似乎感受到來自另一個異次元世界的神祕力量在蠢蠢欲動,並沿著他的經脈走遍全身,將他壓抑在心底的殺意徹底點燃了。

  「是不是只要寫上那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會死?」蔣雨軒帶著連自己都始料未及的興奮與惡意問道。

  假如它真的具有這種魔力,那這個世界就不會存在罪惡,自然也不會存在可惡的人渣——就像那個人!世界將會變得多麼和平美好啊!

  「今天晚上,你就會知道了。」阿茲拉說。

  「知道什麼?」蔣雨軒著急地追問。

  阿茲拉卻轉身一笑,邪惡的笑意,在他俊秀的側臉上清晰浮現。

  沒有回答,死神阿茲拉帶著他的筆記本安靜地隱入黑暗中,然後消失在死一般的寂靜裡,任由潮水般的黑暗從四面八方湧來,吞噬著孤獨地站在原地的茫然少年。



  ☆☆



  回到家,沖完澡出來,蔣雨軒一邊用毛巾擦乾頭髮,一邊回到了臥室。

  他坐到書桌前,打開檯燈,把那張紙拿了出來。

  看起來只是很普通的紙張而已嘛。蔣雨軒認真地用手摩挲著紙面,有些失望地暗忖道。

  亢奮的心情平靜了許多,他重新思考起今晚所發生的一切,死神阿茲拉冷峻的臉龐從腦海中一掠而過。他抬頭看了看四周。

  漫畫裡,死神是突然出現在主角的房間裡的。但審視過後,他的房間裡並沒出現如此怪異的情景,蔣雨軒不禁為自己神經質的想法而感到可笑。

  然而,下一秒,他陡然瞪大了眼睛,吃驚得忘了呼吸。

  死神出現了!就在窗外!

  在窗戶玻璃外,那個戴黑帽的美男子正在月光下冷笑著。

  「哇啊!」蔣雨軒一陣慌亂,連人帶椅向後倒了下去。

  他手忙腳亂地爬起來,再定睛一看,結果窗外只是一片茫茫的黑夜。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推開窗戶匆匆巡視一遍,還是沒找到死神阿茲拉的蹤影。

  莫非是錯覺?

  應該是的,但那畫面卻真實得出奇。蔣雨軒悻悻地關上窗戶。

  沒有人能站在他家窗外的,這裡是六樓,窗外又沒有陽台。

  如果剛才死神阿茲拉真的在外面,他必須是飄浮在半空中的——那他就是真正的死神。

  這不可能!他心想,視線又回到書桌上那張黑色的紙上。

  這也是假的吧?他如此猜測,卻又不捨得扔掉那張紙,然後懷著複雜的心情,躺到床上,雙手枕在腦後,盯著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再過一個星期,就是煙花匯演了,就在那個楓葉港灣,也是他殺死那混蛋的最佳時機。

  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去看煙花,他可以在擁擠的人潮中,殺掉那個人,然後逃跑。

  這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殺人計劃。但之後呢?要是警察查到他身上的話,該怎麼辦?

  想到這裡,蔣雨軒煩躁地翻了個身,又看到了書桌上的那張紙——要是真像漫畫裡的那樣,只要寫上名字就能殺人,那該有多好啊!

  好像是在回應他的想法似的,那張紙居然動了一下,掉到了地上。

  蔣雨軒像彈簧似的從床上坐起身,死死盯著掉在地板上的那張紙。

  是被風吹落的吧?但門窗都關得嚴嚴實實,電風扇也沒開,從哪裡來的風呢?

  房間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蔣雨軒坐在床上等了一會兒,看沒什麼狀況發生,才下床慢慢走過去,撿起那張紙。

  牆上的時鐘指向十一點。

  就在這一刻,出現了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

  猶如時間被定格般,蔣雨軒瞠目結舌的表情與動作,僵住了數分鐘。

  拿在他手上的那張紙,幾分鐘之前,上面還什麼都沒有,此時竟浮現出一些歪歪斜斜、詭異的紅色文字,像是用鮮血寫成的。

  蔣雨軒無比震驚地盯著那些文字,然後臉上的驚訝漸漸地消失,心中是越來越強烈的狂喜。他抓著那張紙,激動得全身顫抖。

  太好了、太好了!這果然是屬於死神的筆記本!能輕易置人於死地,真正的死神筆記!

  「叮咚!」這時,門鈴響了。

  正在房間裡興奮不已的蔣雨軒,立刻緊張地豎起了耳朵。

  這麼晚了,有誰會來呢?

  莫非……是死神送的「那件東西」來了?因為紙條上是這麼寫的。

  要想完成那個魔術般的殺人詭計,必須使用那件東西!

  「來了!誰啊?這麼晚。」客廳裡傳來他母親走去開門的聲音。

  打開門,一個身穿快遞公司制服的年輕男子站在門口。即使戴著鴨舌帽,他仍刻意低著頭。

  「特急快遞,請簽收。」

  「什麼東西啊?」蔣母一邊簽收,一邊看著擺在門口的一個長方形紙箱,困惑不已。

  她當然不會想到,這紙箱裡的東西對她兒子是多麼重要。她也不會注意到,快遞員離開的時候,嘴角掠過的那抹微笑是透著怎樣的一種冷漠。

  蔣母察看著寄件人陌生的名字和地址,上面連這是什麼物件也沒有寫清楚。她試著把東西搬進來,但東西比她想像中要重得多。她決定要在門口先拆開來看看。

  「哎!別動,那是給我的!」蔣雨軒從臥室裡跑出來,制止了已經拿著剪刀,準備拆封的母親,並緊張地重申道:「這是我的!」

  這個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的東西,是他整個殺人詭計的關鍵。

  一個完美無缺的,殺人詭計。

  電梯下降到一樓,門剛打開,一個戴著黑帽的男子便走了出來。

  方才還是快遞員打扮的他,短短幾分鐘已經恢復了一貫的模樣——黑帽、黑衣,以及那黑夜般深邃的眼神。

  這個自稱死神阿茲拉的男子走出了大樓,然後抬頭仰望了一下還亮著燈光、位於六樓的房間。就在那裡,那名叫蔣雨軒的少年,應該已經看到了那件東西。

  死神親手設置的死亡遊戲,再次開始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