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砂 下 | 誠品線上

琉璃砂 下

作者 靈雪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琉璃砂 下:能得到阮易初的愛,璃爾覺得非常幸福,但他對她的愛,竟然是因為另一個「自己」!?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童話,只是個「傳說」?或是……☆咒印師少女的奇幻愛戀《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能得到阮易初的愛,璃爾覺得非常幸福,但他對她的愛,竟然是因為另一個「自己」!?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童話,只是個「傳說」?或是……☆咒印師少女的奇幻愛戀《最終章》揪心登場☆隨書附贈:精美獨家撲克牌(♣&♦款)+外盒她,肖璃爾,原本是個普通的十六歲少女,卻被帶進了咒印師之城,說她是啥珍稀血脈,還遇上了一堆來找碴的牛鬼蛇神……故事到這裡,一定要出現護衛公主的英雄,從此兩人互相傾心,誓死相守……這樣才是幸福美麗的童話故事,對吧對吧?是呀,確實出現了一個英俊的王子,(雖然一開始碰上他的時候不是這麼回事)但是,他喜歡的是她,又不是她……他喜歡的是存在她身體裡的另一個「她」,一個之前與他相戀卻被封鎖記憶的愛人……只是他不知道她跟「她」,其實,是截然不同的靈魂……「不管有多困難、多危險,只要是妳想做的,我都會不計一切代價幫妳。妳放不下,我也只好押上自己。」王子對著他的公主許下諾言,卻不知,當他沉睡的公主甦醒,她這個一直愛著他的小笨蛋,就會從此消失,再不存在……而她的王子更不會知道,她這個小笨蛋,不惜犧牲自己所有所有的一切,只為了達成他的願望……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靈雪縱橫的青春文學寫手,文風時而輕快俐落,時而華麗詭異,懸念迭起,風格百變,讓人欲罷不能!並精準地戳中讀者的萌點、笑點和淚點。著名作品:《琉璃砂》、《琉璃砂Ⅱ天誅玉》靈雪新浪微博◎http: weibo.com lingxuejiejie伊達朔弓台灣資深同人、商業繪師。基本上是個外星人,目前定居在台北。最愛電波毛線球!BLOG◎ http: blog.livedoor.jp datelee6l

商品規格

書名 / 琉璃砂 下
作者 / 靈雪
簡介 / 琉璃砂 下:能得到阮易初的愛,璃爾覺得非常幸福,但他對她的愛,竟然是因為另一個「自己」!?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童話,只是個「傳說」?或是……☆咒印師少女的奇幻愛戀《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864722
ISBN10 / 9862864729
EAN / 9789862864722
誠品26碼 / 2680844672007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給我一朵紅玫瑰,我就和你在舞會上跳舞到天亮。」

  少女高傲地對少年說。

  這並不是玫瑰盛開的季節,少年在花園中無助地哭泣。

  夜鶯一直偷偷愛戀著少年,每夜為他歌唱,卻只能把心事講給星星聽。

  少年的眼淚讓夜鶯心碎。

  窗下有一株玫瑰,夜鶯輕輕落在一根小枝上。

  「給我一朵紅玫瑰吧,我會為你唱最美的歌!」夜鶯哀求。

  玫瑰搖了搖頭,「冬天凍僵了我的血管,霜雪摧殘了我的花蕾,今年我不會再有玫瑰花了。」

  「我只要一朵玫瑰花,僅僅是一朵紅玫瑰!難道就沒有辦法讓我得到它嗎?」夜鶯絕望了。

  「有一個辦法。」玫瑰回答說,「但是代價太大了。」

  「告訴我,我不怕。」

  「用胸膛頂住我的一根刺,歌唱整整一夜,你的鮮血會流進我的血管,變成我的血,我會給你想要的紅玫瑰。」



  夜鶯回到少年身邊,用心地唱起了歌,歌聲美得像春泉流淌在林間。

  這是最後一首歌了,她希望少年能記住自己的歌聲。

  歌聲給了少年靈感,他自言自語道:「沒有玫瑰,或許我可以寫一首讚頌她美貌的詩。」

  他想著少女美麗的身影,自顧自地走開了,完全忘了為他歌唱的小夜鶯。

  月亮掛上了天際,夜鶯用自己的胸膛頂住花刺整整唱了一夜,血快要流光的時候,玫瑰最高的枝頭終於開出了一朵嬌豔的花。

  「頂緊些,小夜鶯。」玫瑰高聲喊著,「不然花還沒有開完天就要亮了!」

  於是夜鶯就把刺頂得更緊,刺進了自己的心臟,劇烈的痛楚襲遍了她的全身……

  

  清晨,少年打開窗戶,驚喜地發現了一朵紅玫瑰,立刻把它摘下來,飛快地走出了房子。

  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窗下的玫瑰枝枒中,躺著曾為他唱過歌的小夜鶯。

  她已經死去,流光了血,心口上還扎著那根刺……

  



  璃爾安靜地從夢中醒來。

  以前一直都是作惡夢,最近的夢境卻開始夢幻斑斕起來了。

  好像有人曾經說過,當你在作惡夢的時候,證明你還活著,而當你開始作美夢,卻要小心了。

  她輕輕笑了一下,是因為生命越來越接近盡頭了吧?

  她從來就沒有和他在一起的資格,她只是一個復仇計畫中不可預知的意外,所以,如果幫助櫻若復仇,是他最大的願望,她願意為了他,粉身碎骨。

  也許等自己把身體還給櫻若,灰飛煙滅之後,他也不會知道,世界上,曾經真的有一個肖璃爾,像櫻若一樣愛著他。

  她覺得自己就是那隻小夜鶯。

  不知因何而生,但求為愛而死。



  ☆☆



  無數花籐靜靜地垂下來,每一根都流動著深深淺淺的紫,如同一縷縷紫色的夢。

  坐在紫籐樹下的少年一如初見般俊美,無論璃爾看多少次,依然無法控制心跳加速的感覺。

  幸福地依偎在他的懷中,聽著他平穩的心跳,璃爾再次輕輕閉上眼睛。

  他們在這裡靜靜等待比賽結束,還有明天決賽抽籤結果的產生。

  「醒了?傷口怎麼樣了?」阮易初撫摸著璃爾的短髮。

  「傷口?」璃爾抬頭,露出迷茫的眼神。

  阮易初無奈地扶她坐直,小心地撕開肩膀處已經破裂的衣服。

  那裡被夜葵渺渺藍色射線造成的灼傷已經完全癒合了,琉璃砂自癒的能力確實強悍,只是需要時間。

  「呀!」璃爾臉騰地紅了,用手掩住赤裸的肩膀,一躍而起,「色狼!」

  阮易初見她嬌羞的樣子,不由得玩心大起。

  「好啊,那我就色給妳看!」

  說完,他站起身去追璃爾。

  璃爾大驚,連忙轉身,撩開長長的花籐逃跑,不時回頭看阮易初有沒有追上來。

  兩人在紫籐花海中玩起捉迷藏來。

  璃爾發現前方一片花籐後,隱隱約約有一個人影,便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慢慢撩開,打算嚇唬阮易初一下。

  花籐後,露出的卻是肖琉曦冰霜色的容顏。

  爪子狀的手和齜牙咧嘴的表情,定格在璃爾的臉上。

  「玩得很開心啊。看來,妳還不知道剛剛發佈的名單吧?」琉曦冷笑道,「明天,妳的對手,是我。」

  璃爾臉上顯露出震驚的表情,手臂緩緩垂下。

  附在璃爾的耳邊,琉曦輕聲說道:「明天妳要好好表現,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璃爾臉色蒼白。

  她知道這一天終究是躲不過的,但她仍然誠心地祈禱,不要抽中琉曦當自己的對手,可惜,命運還是將她推到了那個眼中寫滿敵意和輕蔑的少女面前。

  「不用怕成這個樣子吧?禹疆就在場下的救護隊裡,只要沒有當場死掉,都能救回來。」琉曦撫摸著璃爾的臉頰,欣賞著她的恐懼。

  第一次見面時被琉曦斬首的血腥畫面,瞬間衝進了璃爾的腦海,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感,身體仍有記憶……

  「這樣有趣嗎?」阮易初從兩人身後出現,皺著眉,拉開琉曦。

  琉曦輕輕掙脫了阮易初的手,「當然有趣,這是我們姐妹之間愛的鼓勵,你不懂的。」

  她動作優雅地將一縷落下來的長髮別在耳後,對璃爾露出一個明豔的笑容。

  「相信我,明天的觀眾一定會覺得這場演出值回票價。」

  琉曦轉身,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

  「我說過,如果你是為了她參加鬥法大會,我拚了命也會打敗你的。可惜,今年沒有機會了。」

  「我也說過,打敗我,妳永遠不會有機會。」阮易初淡淡答道,「琉曦,妳現在的樣子,讓我很陌生。」

  「那只能說明,你從來就沒有瞭解過我。如果我決定戰鬥,不用阻攔,也不必勸說,因為我有必須戰鬥的理由。這,才是我。希望你以後能更加深刻地認識。」

  說完,琉曦毫不留戀地轉身離去。

  阮易初握住璃爾冰涼的手,「沒事吧?」

  璃爾搖了搖頭,勉強笑了一下,「琉曦是因為你,才對我有這麼大敵意的吧?真是男顏禍水!」

  「我可是一心一意的,妳可別冤枉我。」阮易初捏了一下璃爾的鼻子,笑著說。

  璃爾勉強跟著笑了一下,低下了頭。

  被你一心一意愛著的,是櫻若,不是我。

  這樣的安慰,只會讓她的心情更加低落。

  阮易初不知道璃爾的心事,以為她在擔心和琉曦的比賽,「屠鴉和幽玉應該已經回鶴嘴街了,我們也過去吧,一起幫妳分析一下明天對付琉曦的戰術。」

  「好!」璃爾笑著點頭,臉上再沒有一絲陰霾。

  即使命運有一千種理由讓我哭,我也要找到一個理由讓自己笑。因為這就是我的人生,我能做的,只有讓自己更加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