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迭之翼 | 誠品線上

迷迭之翼

作者 月星汐
出版社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迷迭之翼:人見人厭、花見花不開的極品「醜女」冷峻孤傲的冰山王子魔魅神秘的轉學生一段幽默到骨子裡的浪漫愛情戰爭,乒乓開打!!她--藍魂兒,在璀璨這間貴族學校可是聲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人見人厭、花見花不開的極品「醜女」冷峻孤傲的冰山王子魔魅神秘的轉學生一段幽默到骨子裡的浪漫愛情戰爭,乒乓開打!! 她--藍魂兒,在璀璨這間貴族學校可是聲名「赫赫」:惡賭鬼、醜鬼、八卦女……諸如此類稱號,數不勝數,為了得到這些名號以掩蓋自己的「神秘身分」,她可是不惜披著兔皮做著「大奸大惡」之事,搞得學園裡面人心惶惶。 幕雪寒--璀璨的冰山王子,為了學員的寧靜,誓言要將藍魂兒這個人見人厭、花見花不開的大惡人趕出璀璨學園。作為「四大惡人」之一她並非浪得虛名,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打退,一場令兩位當事人抽搐的惡賭,開始了兩人的PK之旅……PK到半途竟然還冒出一個神秘高傲的轉學生王子來攪局!?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月星汐水瓶座,一個喜歡織夢的女孩子。人生中沒有什麼得失重要到值得影響心情,活著,就要每一天都快樂。所以我喜愛的故事都會有一個完美的結局,就像很多童話的結尾——從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快樂地在一起生活!真的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幸福快樂地生活一輩子!」希望你們能夠喜歡這樣一個熱情、率直、幽默的我。

商品規格

書名 / 迷迭之翼
作者 / 月星汐
簡介 / 迷迭之翼:人見人厭、花見花不開的極品「醜女」冷峻孤傲的冰山王子魔魅神秘的轉學生一段幽默到骨子裡的浪漫愛情戰爭,乒乓開打!!她--藍魂兒,在璀璨這間貴族學校可是聲
出版社 / 宇林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398853
ISBN10 / 9861398856
EAN / 9789861398853
誠品26碼 / 2680476051003
開數 / 16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276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天空高遠,乾淨剔透如一汪碧色水晶,金色的陽光明麗而不熾烈,帶著獨特的張揚,世界安寧恬靜,秋天已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地來了!
璀璨碧汐音樂樓頂天臺的花園裡,一個瘦弱的男生正呆呆地站在樓的邊沿。
這男生簡直太慘了:他的頭髮被扯得七零八落,臉青腫如豬頭,鼻子下面有血跡,身上的校服也被撕破了,片片布幅被樓頂的風一吹,呼啦呼啦像是掛了幾面小旗。


他神情呆滯地望著腳下,從二十樓的天臺俯看,璀璨的大半個校園都盡收眼底,現在正是上課時間,校園裡很安靜,寬闊的操場,各種豪華雅致的教學建築,園內瑰麗的奇花異樹,遠處一望無際的碧海藍天……
璀璨學府這所超級名校中,幾乎每個學生都有一個很光明的未來,然而,他卻不再有未來了——就在十多分鐘之前,他已經決定自殺!
走到跳樓這一步,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在眾人眼裡,他是一個窩囊的男生,自卑、孤僻、不起眼,一直以來都被同學們欺負,班裡不論男生女生,每一個人做了壞事,最後都會賴在他的身上。不管他多麼認真和努力,換來的都是大家隨心所欲的欺凌和變本加厲的侮辱,他的生活永遠看不到希望和明天,看不出任何改變的可能,這種無處不在的悲哀,令他無助、無處傾訴,而且無法逃避。


那就這樣吧!這樣充滿挫折的人生,還是早一點結束吧!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對這不公平的世界作最後一次抗爭!
男生青腫的臉上帶著一絲苦澀的微笑,腳步往前挪了挪,只要往前一傾,或者樓頂天臺的風稍微大一些,他的身體就會像一架失事的飛機那樣,「咚」地栽下去……
「喂!」


身後,突然響起一個清悅的聲音。
聲音並不大,可是男生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無法自拔,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響聲嚇了一跳,差點直接表演大頭朝下的飛行絕技,他大驚之下,立刻本能地用手抓住身後的欄杆,牢牢地穩住身體。
「你是打算跳樓嗎?」身後的人問。


「你是誰?」男生生氣地問。他聽錯了嗎?那個聲音裡怎麼有點興災樂禍——不,應該說是「興致盎然」的意思?
在準備起跳的一瞬間被人打擾到,當然極度不爽,但不知為何,卻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可是……自己做人真是失敗,連自殺都有人來看熱鬧!這些壞人,連臨終都不放過他,難道就不能讓他安安靜靜地死嗎?
「我還是第一次看人跳樓呢!」那人的語調裡全是笑意,「我來幫你倒計時吧!預備——5、4、3、2、1,跳!」
男生卻沒有跳,他簡直悲憤極了。這個「觀眾」太缺德了!人家是跳樓自殺,不是太空船上天!有這麼拿人家的痛苦瞎起哄的嗎!他緊緊地抓住欄杆,回過頭去——一定要看清楚這個人是誰,然後牢牢地記在心裡,等變成鬼之後,再回來找這人算賬!
然而,在他身後的天臺上,卻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人。
莫非天臺上有鬼?


男生驚出一身冷汗,不是吧,自己還沒跳呢,就招來真鬼了?聽老人說,吊死的和淹死的那類鬼如果想要重新投胎做人,必須得找到替身才行——自己不是被跳樓鬼選中了吧?
光天化日之下,這只鬼居然還敢出來晃,它它它……道行也太深了!
這可不成!雖然跳樓是自願的,可是一想到要被別的鬼拉去當墊背的就心不甘、情不願!他立刻用兩隻手攀住欄杆,小心翼翼地翻到裡面,現在就算跳樓鬼想推他下去,都得費一番力氣了!
「咦?你怎麼還不跳?」


「不跳了!」男生堅決地說。決不能讓這跳樓鬼的奸計得逞!大不了一會兒去服安眠藥好了。
那聲音倒是聽不出失望,仍然笑嘻嘻地:「喂,你猜,從二十樓和二樓跳下去的區別是什麼?」
「不知道!」哼!他就算再笨,也不能被一隻跳樓鬼誘惑!
「我聽人家說,從二樓跳下去,是『啪!啊啊啊啊……』;從二十樓跳下去,是『啊啊啊啊……啪』!喂,你來驗證一下好不?」
「……」


男生這會兒沒心思玩幽默,不過,這次他倒聽出來了,跳樓鬼的聲音是從天臺一側矮矮的花牆後面傳來的。他向那個方向望去,找了半天,終於發現在花牆的後面,露著半個腦袋——確切地說,那只是半個後腦勺而已。
這是個奇形怪狀的腦袋,頭髮燙得全是卷,跟頂著一頭速食麵似的。在花牆的枝枝葉葉間,眼神不好的人絕對分不清那是人類的頭髮還是某種植物詭異的藤蔓!


男生愕然地瞪大眼睛,浮上他心裡的第一個念頭是:錯了!自己猜錯了!花牆後面這位,不是跳樓鬼,而是——如來佛祖!
「你……您……」男生一時不知應該說什麼才好。如果不是心中鬱結未散,他真的很想問問,「如來佛祖」親臨凡界,是給超級面霸做代言的嗎?


「如來佛祖」仍然用後腦勺對著他,悠悠然地說:「我跟你賭,我知道你為什麼要跳樓,信不信?」
男生沒有回答。「如來佛祖」拿他當傻子嗎?他是不賭則已,賭則必輸的——誰不知道佛祖大人是無孔不入、無所不知的!
「你偷了月考的數學試卷,學校準備讓你退學?」
「試卷不是我偷的!是他們誣陷我的!」男生有些激動地說。
「既然不是你做的,你為什麼又對訓導主任承認是自己偷了試卷?因為受不住打罵,就替他們頂罪?」「如來佛祖」聲音冷冷淡淡的,「你就是因為這樣,才覺得自己很廢柴,所以要自殺吧?」
感受到「如來佛祖」語氣中的不屑,男生剎時間感覺到深深的悲哀——連一向「大慈大悲的如來佛祖」都看不起他,看來,他的存在除了白白浪費地球資源,其他一點意義都沒有!


他的眼淚悄悄地流了下來。佛祖說得沒錯,他之所以想要跳樓自殺,並不僅僅是因為被人欺負冤枉,更多是對自己的痛恨和失望!他恨自己怯懦軟弱,恨自己無能,恨自己任人欺侮卻不敢反抗,他……他還是去接跳樓鬼的班吧,解救一隻鬼,說不定是他惟一的用處了!
「咦?你還覺得委屈?才被說兩句,就哭哭啼啼!你就只會哭嗎?」「如來佛祖」真是神通廣大,頭都沒有回,他全部的舉動和心理活動似乎都盡在掌握。嗯,也難怪,人家佛祖連後腦勺上都長著慧眼的!


男生頓感自尊心被無情踐踏,憋屈得頭上青筋直暴,可是畢竟對佛祖心存敬畏,不敢直接反抗,他擦擦眼淚,忍氣吞聲地說:「我的事就不用佛祖操心了!您老人家出來玩有些日子了吧?玩差不多就回西方極樂世界去吧,別把十八羅漢急壞了!」
「什麼意思?佛祖和十八羅漢?」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如來佛祖」好生納悶。這男生不是被迫害得出現妄想症了吧?他會不會突然發起瘋,在背後給自己一板磚……越想越沒安全感,倏地回過頭來——
男生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亂篷篷、毛茸茸的大腦袋……
「不好!有妖怪!」


他「啊」地一聲驚呼,心怦怦亂跳,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幾步,如果不是背後有欄杆擋著,非被嚇得直接墜樓不可。
這不能怪他膽子太小,實在是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跟唐僧師徒「誤入小雷音」似的,好不容易碰到個如來佛祖,還是個贗品!
這「妖怪」首如飛篷,彷彿正趕上脫胎換骨的時候卻不幸遭了雷擊,一頭離經叛道的卷毛,臉上還架著一副哈利•波特式的眼鏡……這絕對是卷毛獅王成精!


它看上去像是——女的吧?真是慘不忍睹啊!進化得完全走樣了!
「如來佛祖」可壓根沒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轉換了身份,在人家的心目中從跳樓鬼升級到佛祖,又瞬間淪落成「卷毛獅子精」,她從花牆後面站起來,上下打量著男生,說:「你還真是奇怪,自殺都不怕,卻怕活著!一個大男生,居然動不動掉眼淚,我要是你,轉身就從樓上跳下去,真丟不起這人!」


被「如來佛祖」碎碎念也就罷了,可是這麼一隻醜得不能再醜的妖怪居然也敢來數落他,而且一點面子也不留,男生終於被激怒了,他大聲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跳樓的,像你這樣的醜鬼都有勇氣活著,我為什麼要死?」
哼!如果不是因為對方是女的,他真的會撲上去拼命,讓她知道,自己雖然老實,也絕對不是可以隨便被什麼醜八怪妖精欺負的!
「妖怪」滿腦門黑線:「你說什麼?誰是醜鬼?」
男生不再理她,大步向天臺的樓梯走去!咱是人類,才不要和妖怪打交道呢!不過,現在他鬱悶的心情終於舒展了——自己雖然倒楣,總比這妖怪好看多了吧?這樣的醜八怪都沒被石頭砸死,可見天無絕人之路的!


「妖怪」嘟著嘴,不滿地說:「這人真是沒良心耶!早知道就不應該多管閒事,隨便他去死好了!」
她本來在花牆後面看書,無意中發現那男生準備玩跳樓,於是便見義勇為,雖然方法不太好,可是好歹也算救了他一命,他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還罵她是醜鬼,實在不能不令她想到《農夫和蛇》、《東郭先生和狼》什麼什麼的。
她生氣地抓抓自己一頭亂篷篷的捲髮,從口袋裡拿出一面照妖鏡——呃,是面小小的化妝鏡,一看之下,自己也忍不住嚇一跳,又照了半天,喃喃地自語:「不看不知道,原來還真是醜得厲害!」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