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天使 | 誠品線上

Fallen

作者 蘿倫.凱特
出版社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墮落天使:★熱映電影《墮落天使》原著系列小說★出版後全台狂銷20萬冊★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36週★全球百萬讀者狂愛推薦、亞馬遜書店暢銷榜第二名「性感、迷人、又令人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熱映電影《墮落天使》原著系列小說 ★出版後全台狂銷20萬冊 ★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36週 ★全球百萬讀者狂愛推薦、亞馬遜書店暢銷榜第二名 「性感、迷人、又令人戰慄……我好愛好愛好愛這本書!」 ——《夜之屋》作者、《紐約時報》暢銷作家P.C. Cast 性感推薦 一對戀人,一場古老的戰爭,一段無法展開的愛的詛咒。 上帝要他們相遇,撒旦要他們死別 他們17年才得以相遇一次,隨後便失去對方—— 這樣無止盡的輪迴,連天使都難以堅持…… 【內容簡介】 【最初的前世】 率領眾天使背叛上帝的撒旦,在被打入地獄後仍不斷與天堂發生衝突。當時,所有的天使都必須選邊站,但只有兩個天使,他們既不站在上帝這邊,也不願意投效撒旦,因為,他們相愛了…… 拒絕選邊站的天使,同時觸怒了上帝與撒旦,於是兩人同時受到來自天堂與地獄的詛咒——丹尼爾被打入人間,變成永生不死的17歲高校男生;而露西也同時被詛咒為凡人,注定在17歲那年與丹尼爾相遇、為他而死…… 生生世世看著自己的摯愛不斷因為自己而死亡,丹尼爾費盡心思想要躲避每一世的露西。 可是,上帝要他們相遇、撒旦卻要他們死別…… 【今生】 在一次離奇的意外中,露欣達(露西)被指控與朋友崔維特之死有關——可是露西怎麼也想不起,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窗外流動的灰色影子。 法官隨後判決露西必須到住家附近的一間少年感化院就讀。就在她入學的第一天,露西在同學阿琳的校園導覽行程裡,注意到了帥氣的丹尼爾——令她不解的是,丹尼爾看見她的表情,似乎早已認識她。而她在餐廳裡遇見充滿敵意的太妹茉莉,則不斷警告她最好離丹尼爾遠一點…… 由於丹尼爾不是躲避她,就是對她露出嫌惡的表情,使得露西更想瞭解這個男孩的身世。之後,她和阿琳到圖書館偷偷調查丹尼爾的背景,並在宗教學老師蘇菲亞女士的協助下,取得了丹尼爾的族譜。當暗影再度來襲,圖書館的火災警示鈴聲大作;混亂中,露西與眾人走散,在煙霧瀰漫的走道上,前方閃耀著灰暗光芒的巨大生物朝她逼近,同時也警告她儘快離開這間學校;這時,在她身後出現了另一道耀眼的白光,朝向她的威脅而去…… 隨著露西逐漸發現丹尼爾的真實身分,丹尼爾才發現,這是長久以來第一個活著看見他天使面目的露欣達;為了讓露西逃離撒旦黨羽的追殺、並實踐上帝隱匿已久的計畫,丹尼爾和柯爾老師一明一暗,決定護送露西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性感、迷人、又令人戰慄……我好愛好愛好愛這本書!」--《夜之屋》作者、《紐約時報》暢銷作家/P.C. Cast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蘿倫•凱特(Lauren Kate)蘿倫•凱特(Lauren Kate) 於加州溫特斯市(Winters, California)成長及寫作,並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取得創意寫作學位並於該校任教。第一部小說The Betrayal of Natalie Hargrove亦於《墮落天使》前一個月出版。廖素珊廖素珊,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雙子城校區比較文學研究所肄業。現專事翻譯。譯作有《霧中回憶》、《被遺忘的花園》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完美陌生人 第二章 無妄之災 第三章 素描黑暗 第四章 墓園當班 第五章 打進圈內 第六章 沒救了 第七章 曙光露面 第八章 潛過頭 第九章 一派天真 第十章 有煙的地方就有火 第十一章 猛然轉醒 第十二章 塵歸塵,土歸土 第十三章 深深感動 第十四章 空出來的那隻手 第十五章 獅子窩 第十六章 危險平衡 第十七章 一覽無遺 第十八章 湮遠的戰爭 第十九章 看不到的地方 第二十章 黎明 尾聲 兩道光芒

商品規格

書名 / 墮落天使
作者 / 蘿倫.凱特
簡介 / 墮落天使:★熱映電影《墮落天使》原著系列小說★出版後全台狂銷20萬冊★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36週★全球百萬讀者狂愛推薦、亞馬遜書店暢銷榜第二名「性感、迷人、又令人
出版社 /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292228
ISBN10 / 9862292229
EAN / 9789862292228
誠品26碼 / 2680475046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5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內文 : 危險平衡



丹尼爾輕撫她的臉。「一起散步好嗎?」他說。「我想跟妳解釋一些事,但我想妳也許該坐下。」

露西自己也有幾件事想跟丹尼爾解釋清楚。或者,如果她沒辦法解釋清楚,至少得和他好好談談,看他會不會把她當成瘋子。譬如那道紫羅蘭色的光;還有她無法停止──也不想停止的──那些夢。

丹尼爾帶露西走到她從未見過的墓園一隅,那是塊平坦的空地,兩棵桃樹並立在那兒。它們的樹幹朝彼此彎曲著,中間形成一個心型。

他帶著她走到扭曲古怪、節瘤嶙峋的樹枝下,握住她的手,然後以手指輕撫她的手指。

傍晚一片靜謐,只有蟋蟀傳來的陣陣歌聲。露西想像其他學生都在餐廳裡用餐。他們用湯匙把馬鈴薯泥舀進托盤,用吸管喝濃濃的熱牛奶。突然間,她和丹尼爾好像跟其他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裡。她只感覺到他的手在她身上,他的髮在西沉夕陽的光芒下閃耀,還有他灰色的眼睛──其他一切全都變得好遙遠。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他撫摸她的手用力了些,彷彿這樣可以幫他想出答案。「我要告訴妳好多事,但我不想把妳嚇跑。」

她很希望丹尼爾只是想吐露某種簡單的愛的告白,但她明白不止如此。丹尼爾要說的話可能讓人難以接受,可能可以解釋他的舉止和個性,但露西可能聽不進去。

「也許你可以說『你有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要告訴我』?」她建議。

「說的好。妳想先聽哪一件?」

「大部分的人都想先聽好消息。」

「也許,」他說,「但妳和大部分的人不一樣。」

「好,那我先聽壞消息。」

他咬咬嘴唇。「那妳要答應我,妳不會在我還沒講到好消息前就離開。」

她並不想離開。現在不會,因為他不再拒她於千里之外,而她也不會在他可能解答過去幾個星期以來、不斷在她腦海裡盤旋的許多問題之際,離開他。

他把她的雙手拉到胸前,並按在他的心臟上。「我要告訴妳真相,」他說。「妳不會相信我,但妳應該要知道;即使真相會害死妳。」

「好吧。」露西感覺身體裡一陣痛楚。她可以感覺她的膝蓋開始發抖,所以當丹尼爾讓她坐下來時,她鬆了一口氣。

他來來回回地踱步,然後深吸一口氣。「在《聖經》裡……」

露西呻吟了一聲。她無法控制;她對主日學的教誨有種天生的反感;何況,她想討論他們倆的事,而不是道德寓言。《聖經》不能解開她對丹尼爾的任何疑惑。

「聽好,」他投給她銳利的一瞥。「在《聖經》裡,妳知道,上帝非常在乎每一個人都該以所有的靈魂愛祂吧?它應該是種無條件、無可比擬的愛?」

露西聳聳肩。「大概是吧。」

「嗯──」丹尼爾似乎在尋找正確的字眼。「這不只用來要求人類。」

「什麼意思?還有誰——動物嗎?」

「有時候確實是如此,」丹尼爾回答。「比方說,蛇。牠在誘惑夏娃後墜入地獄,被詛咒要永遠在地上滑行。」

露西打了個冷顫,想到坎恩。蛇。他們的野餐。那條項鍊。她摸著自己乾淨、赤裸的脖子,很高興能擺脫那條項鍊。

他的手指順著她髮撫摸而下,沿著她的下巴滑入她的頸背。她嘆口氣,感到無比幸福。

「我想說的是……我想,妳也可以說我受到詛咒,露西。我已經受到詛咒很久、很久了。」他說著,彷彿那些字眼很苦澀。「我曾做出一個選擇,一個我全心全意相信的選擇──我現在仍相信它,即使──」

「我不懂你想說什麼。」她搖搖頭。

「妳當然不會懂,」他說,在她身旁蹲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解釋。」他搔著頭,壓低嗓門,彷彿在對自己說話。「但我試過了,做什麼都沒用。」

「好吧,」她說。他只讓她迷惑,而且什麼都還沒解釋。但她試著不要表現出來。

「我愛上一個人,」他解釋,握緊她的手。「一次又一次,而且每次都沒有好結果。」

一次又一次。這些字眼讓她不舒服。露西閉上眼睛,把手抽開。這些事他已經講過了。那天在湖邊,他說,他曾經分手好幾次。他受過傷。但現在為什麼要提那些女孩呢?那時她聽了很受傷,現在更覺得難過;銳利的痛楚刺痛著她的肋骨。他輕握住她的手指。

「看著我,」他請求。「現在開始很難解釋。」

她睜開雙眼。

「我每次愛上的人都是妳。」

她屏住呼吸、試著喘氣,沒想到竟冒出一聲尖銳而苦澀的大笑。

「沒錯,丹尼爾,」她邊說邊想站起身。「哇,你真的被詛咒了。聽起來真可怕。」

「聽著,」他用力拉她坐回來,她的肩膀一陣刺痛。他的雙眼變成紫羅蘭色,她看得出來他在生氣。那又怎樣,她也是。

丹尼爾抬頭望著桃樹形成的天篷,彷彿在請求幫助。「求妳,讓我解釋。」他的聲音顫抖起來。「難的不是愛妳。」

她深吸一口氣。「那難的是什麼?」她命令自己聽下去、堅強起來,不要覺得受傷。丹尼爾看起來好像快崩潰了。

「我永遠都不會死。」他說。

樹木在他們四周沙沙作響,露西從眼角發現微弱的陰影慢慢滑過來。不像昨晚在酒吧裡那片令人作嘔、無所不在的黑暗漩渦,而像是一種警告。陰影潛藏在一定的距離外,在角落處冷漠地沸騰;但它在等待,等著她。露西從身體深處感到一股深切的寒冷,她沒辦法不這麼想:某種巨大、漆黑如夜、將終結一切的東西正朝她衝過來。

「對不起,」她強迫自己把眼神轉回丹尼爾身上。「你能,呃,再說一次嗎?」

「我長生不死,」他重複道。露西仍覺得一頭霧水,但他一直說,打開了話匣子。「我變得長生不老。我看著嬰兒出生、長大,然後墜入愛河。我看著他們生養孩子,然後老去。我看著他們死亡。我受到詛咒,露西,我看著這些事情不斷不斷地發生。我看著每個人,除了妳。」他的眼神變得堅定,聲音變成低語。「妳不會愛上某個人──」

「可是……」她也低聲回答。「我……曾經愛過某個人。」

「妳不會生兒育女,然後老去,露西。」

「為什麼?」

「妳每十七年就會出現一次。」

「拜託──」

「我們最後都會相遇。我們總會碰面,我們的命運總是交織在一起,不管我逃到哪兒去,不管我如何想避開妳。一點用都沒有。妳總是會找到我。」

他現在低頭瞪著緊握的拳,彷彿想捶打什麼,沒辦法抬起眼睛。

「每次我們相遇,妳都會愛上我──」

「丹尼爾──」

「我可以拒絕妳,或逃離妳,或盡力對妳視若無睹,但都沒有用。妳愛上我,我愛上妳。」

「那有什麼可怕的?」

「它會害死妳。」

「別再說了!」她叫道,「你想做什麼?把我嚇跑嗎?」

「不,」他悶哼了一聲。「反正這招也沒用。」

「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她說,暗自希望這只是一個超級玩笑、一個結束一切的分手宣言,而不是真相。這不可能是真相。「……你可以說個更有說服力的故事。」

「我知道妳不會相信,所以現在才告訴妳——在我必須告訴妳的時候——我以為我很瞭解規則了,可是……我吻了你,而現在我什麼都不瞭解了。」

他那晚說的話重新浮現她的腦海:我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它。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就因為你吻了我。」

他點點頭。

「你吻了我,然後你很訝異。」

他再度點頭,看起來有些羞怯。

「你吻了我,」露西繼續說,想找一個把事情釐清的說法。「而且你覺得我活不過這個吻?」

「就過去的經驗來說,」他粗嘎地說:「沒錯。」

「這太瘋狂了!」她說。

「那和吻無關,和它的含意有關。在某些前世裡,我們可以親吻彼此,但在大部分的前世,我們辦不到。」他輕撫她的臉,這太美好的感覺令她左右為難。「我得說,我比較喜歡我能吻妳的那些前世。」他看著地上。「雖然那使得失去妳變得更痛苦。」

露西想對丹尼爾發脾氣。當他們應該緊緊相擁時,他卻編了一個這麼古怪的故事。但她的腦海深處卻有東西告訴她,現在不要離開丹尼爾;她應該待在他身邊,盡可能聽他要說什麼。

「當你失去我時,」她說,感覺到那兩個字形成的嘴型。「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

「那完全要看妳,看妳對我們的過去瞭解多少、看妳認識我多深、知不知道我是誰。」他聳聳肩,雙手隨之上揚。「我知道這聽起來非常──」

「瘋狂?」

他微笑。「我原本要說的是『含糊』;但我不想隱瞞妳任何事,這是個非常、非常複雜的故事。有時候,在過去,光談到這些就──」

她等著他說出接下來的字,但他不肯再說下去。

「置我於死地?」

「我會說『讓我心碎』。」

他顯然處在極大的痛苦中,露西想安慰他;她感覺到自己體內那股吸力,胸口有什麼在將她往前拉。但她沒辦法這麼做。那時,她突然確定,丹尼爾知道紫羅蘭色光芒的事。他和這一切都有關。

「你究竟是什麼?」她問道。「你是某種──」

「我在地球上徘徊,心裡很清楚妳會出現。我以前會去找妳,等我後來開始躲著妳──躲避我知道無法避免的心碎時──妳就開始來找我。我很快發現,妳每隔十七年就會出現一次。」

露西的十七歲生日在八月下旬,在她進入劍與十字的前兩週。那是場哀戚的慶祝,只有露西和她的爸媽,以及從店裡買來的蛋糕。沒有蠟燭,以防萬一。那她的家人呢?他們也每隔十七年就出現一次嗎?

「我才剛熬過上次的悲傷,」他說。「時間剛好足夠讓我再次卸下心防。」

「所以你知道我會出現?」她懷疑地問。他看起來很嚴肅,但她仍舊無法相信他。她不想。

丹尼爾搖搖頭。「妳出現的那天我還不知道。不是那樣。妳還記得我看到妳時的反應嗎?」他抬頭看她,好像在回想這件事。「每次,在最初的幾秒鐘,我總是感到興奮莫名;我會忘記一切。然後我就想起來了。」

「我知道,」她慢慢地說。「你笑了,然後……所以你才對我比中指?」

他皺起眉。

「如果像你說的,這件事每隔十七年就會發生一次,」她說,「那你一定知道我會來。你知道,就某方面來說。」

「事情比妳想像得要複雜,露西。」

「那天,我早一步看見你,你在奧古斯汀大樓外面、和羅蘭笑得好開心。你開心的樣子讓我嫉妒。如果你什麼都知道,丹尼爾,如果你聰明到能預測我會在何時出現、何時死去,還有你又要承受這些難以承擔的痛苦時——你怎麼還能笑得那麼開心?我不相信你,」她說,感覺聲音在顫抖。「我不相信你說的任何一句話。」

丹尼爾溫柔地將拇指貼在她眼睛旁,拭去一滴淚水。「好問題,露西。妳能想到這個問題,我很佩服,也希望我有辦法解釋。我唯一能告訴妳的是:活過永恆的方式,就是活在當下。我是這麼做的。」

「永恆,」露西重複。「另一件我不懂的事。」

「但妳心裡相信這是真的。」他抓住她的膝蓋,望進她眼眸深處。「當我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跟著妳到科可瓦索的頂端時,妳想近看上面的耶穌雕像——當時妳就知道了;妳在耶路撒冷外生病,當我揹著妳、大汗淋漓地走過兩哩路到約旦河時——妳就知道了;我告訴過妳不要吃那麼多椰棗。在一次大戰期間,當妳是我在義大利醫院的護士時——妳就知道;而在那之前,我在沙皇肅清聖彼得堡時、躲在妳的地下室。當我在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時,測量妳在蘇格蘭那座城堡的塔樓、還有在凡爾賽的國王加冕舞會上和妳不停跳舞時——妳就知道了;妳是現場唯一穿著黑衣的女人。還有在墨西哥琴塔納羅的藝術家殖民地,而在開普頓的示威遊行中,我們在畜欄裡共度一夜。倫敦環球戲院的開幕典禮上,我們坐在最棒的座位。當我的船在大溪地擱淺時,妳在那裡;我在莫爾本是個罪犯,在十八世紀的法國尼姆是個小偷,在西藏是個僧侶;妳總是會出現,而妳遲早會感應到我告訴妳的這些事。妳雖然覺得這可能是真相,但妳無法讓自己接受。」

丹尼爾終於停住,喘著氣,一臉茫然地看著她身後的遠方。然後他靠過來,將手放在她膝蓋上;他的觸碰又燃起一股火焰、席捲過她全身。

她閉上眼睛。當她再度睜開眼,丹尼爾正拿著一朵完美無瑕的白牡丹。它閃耀著光芒。她轉身想看他是從哪裡摘下的,之前她怎麼都沒注意到;但她只看見雜草和果實落下後的腐爛果肉。他們一起握著那朵花。

「妳在赫斯頓的那個夏天,整個月都在摘白牡丹,那時妳就知道了。記得那件事嗎?」他瞪著她,彷彿想看透她。「不,」隔了一會兒,他嘆了口氣。「妳當然不記得。我嫉妒妳這點。」

當他說話時,露西的肌膚開始感覺一陣溫熱,彷彿她的身體對腦袋無法弄懂的字眼做出直覺反應。部分的她不再確定任何事了。

「我做了我說過的每一件事,」丹尼爾說,傾身抵住她的額頭,「因為妳是我的摯愛,露欣達。對我而言,妳是我的全部。」

露西的下唇正在顫抖。她鬆開他握著的手。花瓣飄過他們的指尖,落到地面。

「那你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悲傷?」

即使只是開始思考他的話,她都覺得難以接受。她背對著丹尼爾,起身拍落牛仔褲上的落葉和雜草。她的腦袋裡嗡嗡作響。她以前……有過別的人生?

「露西。」

她揮手要他別靠近。「我想我需要一個人到什麼地方去躺下來。」她整個人靠在桃樹上,覺得全身無力。

「妳看起來很不舒服。」他邊說邊起身,想握住她的手。

「不要。」

「我很抱歉。」丹尼爾嘆息道。「我不知道在告訴妳這些事後,要期待妳有何反應。我不該……」

露西不曾預料到,有天她會需要稍微離開丹尼爾一陣子;但她現在需要離開。從丹尼爾凝望著她的樣子,露西知道他會希望她說,她稍後會來找他、他們可以再深入談談這個話題;但她現在不再確定那會是個好主意。他說的愈多,她就愈覺得體內有某種東西正在逐漸甦醒──露西不確定自己是否準備好面對的東西。她不再覺得自己瘋狂了──但她也不確定丹尼爾是否正常。不管對任何人,他的解釋聽起來只是愈來愈不通。但對露西而言……她仍然無法確定。但是,萬一丹尼爾的話是弄懂她整個人生的答案呢?她不知道。她開始覺得自己比以前都還要恐慌。

她甩開他的手,開始往宿舍走去。走了幾步,她又停下來,緩緩轉身。

丹尼爾靜止不動。「怎麼了?」他問,抬高下巴。

她站在原地,離他有一段距離。「我答應過你,我會待在這裡,直到聽完好消息後才離開。」

丹尼爾的臉放鬆下來,幾乎想要微笑;但他的表情卻帶著點苦惱。「好消息是──」他停住話,小心選擇遣詞用字。「我吻了妳,而妳還在這裡。」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