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VI: 眾星之路 | 誠品線上

Warriors: Dawn of the Clans 6: Path of Stars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VI: 眾星之路:五部曲最終章,感動卻不會終結!龜尾那雙綠眼睛若有所思,「你的生命已經改變了。」她告訴灰翅。在經過衝突與協議之後,貓兒們分別居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五部曲最終章,感動卻不會終結! 1. 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貓戰士的起源與誕生。 2. 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 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 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龜尾那雙綠眼睛若有所思,「你的生命已經改變了。」她告訴灰翅。 在經過衝突與協議之後,貓兒們分別居住在五個營地,按照貓靈的忠告,像熾烈之星般的擴散出去。 但一隻危險的惡棍貓斜疤綁架了星花,打破森林中平靜的生活,清天要拯救星花與她腹中的小貓,必須與高影、風奔、雷霆、河波所帶領的貓營結盟才有希望擊敗斜疤。然而其他首領不願冒險幫助清天,清天該如何救出星花呢?而隨著斜疤愈來愈暴虐的手段,若要安然在森林中生存,五個陣營必須團結起來。 有許多的惡棍貓分別加入五大貓營,然而並非每隻貓兒都心悅誠服,看似平靜的生活之下,潛藏著隱而不發的危機。另一方面,貓營夥伴情同家人,深厚的情誼難以言喻,將迎來部族的誕生。 貓營。突然之間灰翅感覺「貓營」不足以形容自己和夥伴之間的親密關係。 「他們有自己的貓族。」灰翅突然想到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艾琳.杭特(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譯者簡介鐘岸真中山大學外文系畢業,曾任廣告公司AE及文案,現為自由譯者。譯有《貓戰士》系列、《廣告文案》、《單純的廣告》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VI: 眾星之路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VI: 眾星之路:五部曲最終章,感動卻不會終結!龜尾那雙綠眼睛若有所思,「你的生命已經改變了。」她告訴灰翅。在經過衝突與協議之後,貓兒們分別居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432745
ISBN10 / 9864432745
EAN / 9789864432745
誠品26碼 / 2681469462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0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第一章



曙光灑過枝葉天篷,雲朵終於漸漸散去。樹枝上的雪融化滴在林地上,清天在橡木林間小徑疾行,潮溼的落葉在他腳下唧唧作響。

自從星花半夜被劫持之後到現在,似乎有一世之久。

他抬頭機警地嗅著空氣,不時停下腳步回頭張望,檢查自己有沒有被跟蹤。一想到斜疤的警告,清天背脊的毛髮不禁聳立。我們的數量遠超乎你想像的多。就在邊境之外,惡棍貓像狐狸一樣躲在林蔭間,伺機對弱者下手。

清天發出低吼,我可不是弱者!但他打得過斜疤和他的黨羽嗎?他們脅持了星花,他也只能無可奈何地任他們予取予求。清天腦海裡閃過那隻骯髒公貓威脅的眼神,不由得一肚子怒火。「懦夫!」清天低聲嘶吼,想起昨夜醒來發現斜疤站在星花旁邊,兩隻惡棍貓分峙兩旁、齜牙咧嘴,星花的臉頰還被斜疤抓傷,空氣裡瀰漫血腥氣味。

當時星花一臉無助,清天顫抖著內心糾結,而快水竟然袖手旁觀!快水曾是他山上的部落同伴,現在是他陣營的夥伴,但她竟然躲在蕨叢裡觀望。要是她能出來幫忙,一定可以趕跑那些惡棍貓,此刻星花就還在他身邊,不至於被抓去當人質。

斜疤和他的黨羽把星花拖走以後,清天質問過快水。這隻高山貓的託辭是──星花和他們是同夥的,她本來就想跟斜疤走。清天氣極敗壞地往她鼻子劃過去,蠢貨!

他打起精神,轉身回營,覺得自己根本一直在浪費時間,他要做的應該是採取行動。斜疤說了,要各陣營首領在月半的時候到四喬木空地會面。本來斜疤就只給一天的時間,清天根本不可能在一天之內說服各陣營首領,他好不容易跟斜疤多爭取幾天的時間來跟各族首領溝通,只要各族同意把獵物分一些給惡棍貓,斜疤就會放了星花,但不只分這一次,而是要永永遠遠。清天甩甩身體,抖掉一身的寒意。禿葉季才剛開始,森林裡的獵物就少了,要說服雷霆、高影、河波和風奔把他們的獵物分出來已經夠難了,他們還會願意跟斜疤會面嗎?

他們應該會對星花心生憐憫吧。清天的母親過世時,高影和雷霆都看到星花的忠誠跟支持。就算她的父親嗜血、生性兇殘,但與她有什麼關係?星花一點也不像她父親一眼。星花過去的確做過錯事,但她現在已經不同了。況且她還懷了我的小貓。

清天加快腳步,在溼地上奔跑起來,他要組一支巡邏隊一一拜訪雷霆、河波、高影和風奔,說服他們跟斜疤見上一面。他們只要暫時先同意惡棍貓的條件,拖延到星花回來就好。這樣的要求並不過分吧?他穿過荊棘叢圍籬進入貓營。

清天一走進來,荊棘和赤楊就猛然轉過身來。蕁麻、麻雀毛繞著舖滿落葉的空地邊緣打轉,瞇著眼睛看著清天走到空地中間。花開則躲到橡毛和白樺的背後,不安地觀望。

快水在紫杉旁邊踱步,尾巴抽動著。

清天聽到四周腳步聲和呼吸聲此起彼落,耳朵和鬍鬚紛紛抖動著,但就是誰也沒開口說話。

她已經先告訴大家了,清天盯著快水,「妳到底說了什麼?」清天質問。

快水正視著清天,眼底閃爍著憤怒。先前清天在她鼻子上抓了一把,傷口的血跡已經乾了。「我不過是實話實說。」

清天撇撇嘴。「實話就是妳懦弱到不敢為自己的同伴奮力一搏!」

「星花不是我的同伴!」快水反嗆:「她是回到她真正的夥伴身邊。」

「星花是被綁架!」清天的爪子深深插到土裡,同時環顧四周貓兒們的表情,企圖看穿他們的心思。赤楊瞇著眼,白樺歪著頭,若有所思。蕁麻眨著眼,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而荊棘則窩在蕁麻身邊,不斷挪動腳步調整重心。

只有橡毛和花開正視著他。

麻雀毛坐在橡毛和花開中間,抖動尾巴,「快水說其中一隻惡棍貓是星花以前的朋友。」

「這不是事實,」清天尾巴的毛豎了起來,「斜疤以前是一眼的朋友,所以星花才會認識他,如此而已。」

快水走上前去。「另外兩個也認識一眼!他們根本都是一夥的,我敢說星花全都認識。」

赤楊眨眼看著清天。「他們的勢力有多大?」

「我不知道。」清天突然心生恐懼,想像著惡棍貓營地的景象:星花孤伶伶,被一群齷齪的貓團團包圍,「我一定要把星花救出來。」

蕁麻皺起眉頭。「可是快水說星花是自願跟他們走的。」

「她是迫不得已的!」清天反駁:「斜疤劃破了她的臉頰,星花被嚇到了!」

「那她為什麼不反擊?」快水質問。

「妳親眼見到當時的情形!」清天轉向快水:「星花寡不敵眾,又懷了身孕,她怎麼能不顧肚子裡孩子的安危?」

橡毛瞪大眼睛。「所以星花是在不情願的狀況下,被三隻惡棍貓帶走。」

「沒錯!」清天感受到一線希望,終於有貓相信他了嗎?

「難道你無法阻止他們?」麻雀毛問。

「靠我自己不行!」清天被這些連珠炮般的問題,問得快招架不住。

「那他們幹嘛要抓她呢?」白樺眨眼問道。

清天調勻呼吸,「斜疤想要和各陣營首領談判,他挾持星花,要我去說服高影、風奔、雷霆和河波去見他。」

「斜疤要各陣營首領做什麼?」荊棘問。

清天支吾地說:「他要我們把獵物分給他們。」

荊棘抖動耳朵,「就跟以前一樣,」她和蕁麻互看一眼,「以前我們還是獨行貓的時候,得把獵物擺在森林邊境,那些惡棍貓開心的話,就不會入侵我們的地盤。」

蕁麻點頭附和:「我們用獵物換取和平。」

清天滿懷希望地望著他說道:「我們也可以再這麼做!我們需要和平。」

快水眼神一閃。「你覺得把獵物分一半出去,我們還撐得過禿葉季嗎?」

蕁麻甩動尾巴。「不用給到一半,」他推論說:「只要分量夠,他們開心就行了。」

荊棘嗤之以鼻。「像斜疤和一眼這樣的貓,沒有全部奪去,是不會開心的!」

絕望如石頭般壓著清天。「妳說的沒錯,」他咕噥著:「但我們只要撐到星花被放回來,在那之後惡棍貓就得自己去找吃的。」

「那他們會在哪裡狩獵呢?」白樺質問。

「我們的領土。」花開悶聲低語。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其他陣營協助的原因,」清天急切地說:「我們得先把星花救出來,其他的事情再說。」

花開轉頭注視林間。「要是他們不幫忙呢?」

「他們不能不幫忙!」清天忐忑不安,他以前和他們打鬥過,甚至與自己的親族對立,不知道雷霆、灰翅和鋸峰原諒他了嗎?「你們要幫我一起說服他們!」他充滿期盼地望著夥伴。

快水沒好氣地說:「其他首領不會為了星花賭上自己夥伴的,星花背叛過他們。」

「那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清天反駁道:「她選擇挺自己的父親,誰又能怪她呢?」

白樺嗤之以鼻。「她如果不是你的伴侶,你會原諒她嗎?」

「如果被抓走的是另一隻貓,你會這麼著急嗎?」荊棘跟著附和。.

清天瞪著這隻灰色母貓。「換作是你們其中任何一個,我都會一樣拚命的!你們是我的夥伴!」

橡毛下了決定揚起尾巴。「我跟你一起去。」她告訴清天。

清天這才感到一陣寬慰。「謝謝妳!」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