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III: 最初戰役 | 誠品線上

Warriors V: Dawn of the Clans 3: The First Battle

作者 艾琳.杭特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III: 最初戰役:戰爭勢不可擋,此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雷霆離開清天的陣營後,平安返回以灰翅為首的高地並定居下來。無奈雙方陣營僵持數月的敵對情勢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戰爭勢不可擋,此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雷霆離開清天的陣營後,平安返回以灰翅為首的高地並定居下來。無奈雙方陣營僵持數月的敵對情勢卻愈演愈烈。灰翅依然深信兩方有辦法和平共處,反觀清天則堅持採用嚴刑峻法,厲行領土劃分,認為唯有這樣,未來才有希望。 原本只是兄弟之間的誤解,卻向外延燒一發不可收拾——事到如今,無論是高山貓、惡棍貓或寵物貓,只要在森林落地生根的,都得身不由己地選邊站。然而戰爭帶來的只有傷痛....... 同一片星辰點亮每隻貓的生命;同一輪明月照亮每隻貓的家。 貓靈現身警告,不團結就只有滅亡! 系列書特色: 1. 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貓戰士的起源與誕生。 2. 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更獲得2009年台北縣國小滿天星閱讀計劃優良圖書推薦、2010年票選為嘉義家書。 3. 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 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譯者簡介謝雅文 熱愛閱讀,喜歡與小動物為伍,覺得最難翻譯的語言是觀念分歧,沒幽默感的世界教人窒息。近期譯作包括《貓戰士系列》、《大衛‧威廉幽默成長系列小說》、《致我的獵物》等。賜教信箱:kdhsieh3@gmail.com

商品規格

書名 /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III: 最初戰役
作者 / 艾琳.杭特
簡介 / 貓戰士5部曲部族誕生之III: 最初戰役:戰爭勢不可擋,此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雷霆離開清天的陣營後,平安返回以灰翅為首的高地並定居下來。無奈雙方陣營僵持數月的敵對情勢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432110
ISBN10 / 9864432117
EAN / 9789864432110
誠品26碼 / 2681409439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序幕



流水瀑布般向洞口彼端湧洩,一隻灰色公貓望著它奔流而逝。湍流蓋過風聲,將另一頭尖突的山峰變得柔和,最後在遙遠底部的虹光浪花中隱沒。

貓群在他身後移動,在洞穴斑駁的光亮下不過是一片暗影。灰色公貓的眼底寫滿嚮往,他耳朵往後轉,聆聽貓兒們的低語。

「我窩裡有石頭!」一名長老扯開沙啞的嗓門,急躁地說。「窩裡總是有石頭。」

「我去撿出來。」小腳掌又蹦又跳地越過洞穴。

「松鴉霜,回來,」貓后焦慮地呼喚。「岩石太利,會刮傷你的小肉趾。」

「反正遲早都要鍛鍊的。」長老嘀咕道。

灰色公貓轉身,豎起他光亮的毛皮。

「霧水,嘗嘗看。」年邁的薑黃色公貓用鼻子把一隻沒肉的老鼠拱到毛皮無光的母貓面前。

霧水的窩位於微凹的洞穴地面,她從窩裡凝視獵物。「給年輕的一輩吃吧。」她下巴指向正在長老窩撿砂礫的松鴉霜。

「妳說什麼都得吃東西。」獅吼堅持己見。

「這是最後僅存的獵物了。」母貓表示反對。

「但狩獵隊就快回來啦,他們也許會找到更多食物。」一隻在洞口跟白色母貓交談的褐色公貓高聲說。

灰貓開心地豎直耳朵。「扭枝!雪兔!」他走向那兩隻貓,只見四隻小貓疾速橫越他面前的小徑,驚訝地以後腿直立。

「不許打鬧!」他們的母親在後頭追趕。

露葉。灰色公貓對貓后眨眨眼。妳把小貓平安拉拔大了!我真替妳高興。呼嚕聲在他喉嚨蟄伏片刻,然後歸於平靜。「倘若月影留下來看他的小貓,說不定現在還活著。」他咕噥道。

「灰翅?」

粗啞的嗓音引得他轉頭,有隻高齡的母貓從洞穴底部的陰影走了出來。

「尖石巫師!」灰翅連忙奔向她。「妳看得見我?」

「這是當然,」她伸長口鼻問候他。「我們在做同一個夢。」

他與她磨蹭鼻頭,對方的鼻子出奇地冰。他住在荒原無數個月,早就忘了山區一年四季都是那麼刺骨寒冷。

他環顧洞穴四周的族貓老夥伴。「他們看不看得見我們?」

「我們可以從夢境望穿現實,」尖石巫師對他說。「但他們無法從現實窺視夢境。」

灰翅眨眨眼。「我究竟是在夢裡,還是在荒原的窩裡做夢?」

「都是,」尖石巫師興味盎然,雙眼炯炯有神,一度看起來跟小貓的雙眸一樣明亮。「眼前最要緊的是夢境。」

灰翅一瞧見長了斑點的灰色母貓,全身變得僵直。「靜雨,」他認出母親在寢室裡蜷著,胸口不禁一繃。她柔和的雙眼朦朧,望著在穴壁輕舞蕩漾的光。「她沒事吧?」他問尖石巫師。

「她沒事。」尖石巫師向他擔保。

「但願我能讓她知道我們熬過了這趟旅程,清天安好--鋸峰雖然負傷,但沒有大礙。我們踏上旅程,她擔心得要命--雖然她親口說出走是正確的抉擇。」

「我會轉告她的。」尖石巫師向他保證。

灰翅把她的話當耳邊風。鋸峰和清天都安好,當他意會到這話只有一半是事實,悲傷便如冰柱刺進他的心。他該不該坦承鋸峰現在不良於行,從樹上跌下來,把後腿摔斷了?我發誓會保護他的。

而清天呢?灰翅的同胞兄弟雖平安無事,卻性格大變,讓靜雨幾乎認不得她的大兒子。他們找到夢寐以求的豐饒土地,但貓群翻山越嶺,一到溫暖的原野和森林這片新家園,就撕破臉分家,清天和不少老族貓占據林地。就算是向自己坦白,手足為了捍衛自己那份豐碩的獵物而翻臉不認人,灰翅都覺得心痛。

恥辱使灰翅的毛皮都熱了起來,我辜負了他們──也辜負了母親。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