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城市 1: 致命引擎 | 誠品線上

Predator Cities 1: Mortal Engines

作者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移動城市 1: 致命引擎:野心與貪婪曾將人類推向毀滅的深淵,但人類,真的會避免歷史重蹈覆轍嗎……?21世紀歷經六十分鐘戰爭後,世界就此毀於一旦。然而殘存的文化與技術,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走進閱讀世界|迷誠品:專文推薦】標題|與恐懼的對抗;這些末日電影揭開了人類孤獨的本質撰文|Millie 米粒人在面對恐懼的時候,往往出現了最真實的面貌;越貼近真實越是驚心動魄,就如末日系列中的電影場景,世界末日是人類共同的假想敵,有不同種的可能,讓你我決心奮力一搏。世界會走到盡頭嗎?非常時期,看這15部電影教會了我們什麼,看電影時你可以當作是末日練習,也可以當作是面對內心的惶恐,也許因此更堅強一點。☞點此進入迷誠品閱讀文章野心與貪婪曾將人類推向毀滅的深淵,但人類,真的會避免歷史重蹈覆轍嗎……?21世紀歷經六十分鐘戰爭後,世界就此毀於一旦。然而殘存的文化與技術,一千年後發展為裝載巨輪的移動城市,在殘酷的未來世界中,它們互相獵食彼此,至死方休!階級之爭不只存在於城市之間,人類社會的衝突更為凶狠,即便是像提姆這樣的三等見習生,出身貧寒且毫無翻身機會的他,也從小深受城市達爾文主義薰陶,認為大城獵捕小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甚至夢想著能在倫敦城追獵其他城市時扮演擔任要角。某日,當反移動聯盟的頂尖女特務海絲特準備暗殺他心中的大英雄-史學工會會長瓦倫丁時,他緊急出手解救,卻冷不防地連同特務一起被拋出移動城外。墜落到化外國度的提姆從仰望變成絕望,遇上海絲特後他才驚覺瓦倫丁企圖稱霸世界的殘酷事實。瓦倫丁的女兒─凱瑟琳,從小在父親豐裕的羽翼下被呵護長大,單純善良的她從未想過這個世界有不幸的可能。直到她遇見工程公會見習生畢威斯,兩人一起目睹,社會最下層的犯人若被奴役致死,死後還無安寧之日。發現倫敦慘無人道的真面目後,凱瑟琳再不能以純真的眼光看待一切。在沉穩運轉的機械聲中,人心欲望的迸發被層層掩蓋住,面對這座已然失控的移動城市,這些能力微薄的人是否該背叛城市?以愛為名的殘酷真相,愛還存在嗎?◎電影將於2018.12.7全台各大戲院上映【由金獎獲獎團隊出品 魔戒、哈比人製作團隊】◎海外媒體盛讚,一致好評──《移動城市》屢獲文學大獎佳績:2002 史馬提斯童書金牌獎、2003 藍彼德圖書獎年度大獎、2006 英國衛報青少年小說獎、2007日本年度星雲賞大獎。前傳入圍CILIP卡內基獎。故事中的城市達爾文主義、人性、古文明與科學理論的交錯目不暇給,超越虛構小說的常理編織。前傳更是提升移動城市世界的完整架構。給予讀者們邏輯思考、想像力碰撞的精采享受。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詩人、華文作家/ 羅毓嘉知名劇場編導/魏瑛娟黃秋芳創作坊負責人/黃秋芳交通大學外文系講座教授、中研院歐美所合聘研究員、中華民國英美文學學會理事長/馮品佳◎國內外書評「男主角不是英雄,女主角不是美女,大家恐怕都不能過著幸福美滿的一生。只有活著,而且在一起,這樣就可以相信,未來一定會更好。不斷生老病死、平凡脆弱的人類,因為獻身於不老不死信念和追尋,從而逆轉不朽。」 --黃秋芳創作坊負責人/黃秋芳 「讓純淨的孩子看穿在貪婪殘暴的世界裡,能相信的就是自己的心。對抗成人世界的骯髒無賴,完全不輸給露薏絲•勞瑞為孩子所寫的人文科幻小說《記憶傳承人》。」 --插畫家/Frieda Carol 「故事裡的每個角色,都是一具「人類引擎」,每個人、每部引擎都活出了不同的可能性與結局。如此的設定下,雖然有些劇情走得令人詫異,但人生不就是在既有的規律之中不停地體現無常?」 --部落客/Gwai Tsai 「雄心壯志、膽識十足、出類拔萃。」 --《衛報》 「非比尋常……狂暴浪漫,情節引人入勝、發人省思、古怪有趣、令人膽顫心驚。」、「絕妙的聰明之作。」、「不同凡響……這本書有它的步調和深度,情節緊湊,張力十足。」 --《周日時報》 「一本令人驚嘆的小說,完全陷溺在它的想像世界和活力裡。對我來說,唯一的缺點是你會欲罷不能。」、「完美傑作。」、「菲利普‧雷夫是一位才華橫溢、多才多藝的作家……他筆下人物角色的心境之旅令人著迷,絕不濫情,逼真可信。」 --《每日電訊報》 「詼諧又令人毛骨悚然。主題嚴肅、觸角敏銳,四部曲之一的《致命引擎》是有史以來最大膽又最富想像力的冒險故事。」 --《英國兒童圖書雜誌》 「超乎想像……雷夫是個了不起的作家。」 --《泰晤士報》 「令人難以置信,充滿想像。」、「寫得漂亮,看不到任何一個枯燥的字眼。」 --《獨立報》 「如果你以前沒讀過菲利普‧雷夫的小說,你有福了。他的說故事技巧造詣高超,語言運用精巧又玩世不恭。」 --《水石圖書季刊》 「聰明、風趣又有智慧。」、「菲利普‧雷夫是一位才華橫溢、多才多藝的作家……他筆下人物角色的心境之旅令人著迷,絕不濫情,逼真可信。」 --《文學雜誌》 「故事壯闊,是我今年閱讀以來最令人感佩的其中一本書。」 --《出版公司Bookseller》 「美妙的奇幻故事……雷夫成功地用他壯闊的想像力與令人信服的故事做了完美的結合。」 --《安東尼‧赫洛維茲》 「令人驚豔。」 --《蘇格蘭人報》 「雷夫的寫作風格就像一條惠比特犬一樣精實強健。」 --《潔若汀‧麥考琳》 「我第一次讀《致命引擎》時,總覺得那些書頁好像充了電似的。」 --《衛報法蘭克‧柏西》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菲利普‧雷夫(Philip Reeve)英國職業作家與插畫家。畢業於劍橋藝術科技學院,利用工作之餘,以編劇、製片或導演的身分參與低成本電影或喜劇,之後曾與友人布萊恩米切爾(Brian Mitchell)合作音樂劇《餅乾部門》(The Ministry of Biscuits)。但最後因資金短缺,迫使他成為自由插畫家,為多部作品繪圖維生。由於已無閒暇時間參與影片或戲劇,菲利普轉為創作小說,第一部作品《移動城市:致命引擎》發表於2001年。他在1989年便有了此書的構想,前後共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才完成此系列的創作。菲利普的故事背景設計相當獨樹一幟,場景都有著非常鮮明的圖畫色彩。他被公認是當今最具創作力和膽識的兒童讀物作家之一。作品曾被提名惠特布雷年度最佳兒童讀物和WHsmith票選獎,並曾獲得卡內基獎、藍彼德圖書年度大獎、史馬提斯童書金牌獎以及英國衛報青少年小說獎。目前他與他的妻兒定居於達特穆爾。■譯者簡介高子梅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翻譯對她來說猶如上帝開啟的一扇窗,任她在天廣地遠的想像世界與浩瀚的知識大海裡快樂遨遊。譯作有《貓戰士》、《重獲心生》、《生而自由系列:拯救獅子》、《隱系人類》、《賈伯斯在想什麼》、《斷食全書》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部 01狩獵場 02瓦倫丁 03廢料排放管 04化外國度 05市長大人 06誤上賊船 07上倫敦區 08交易市集 09珍妮花號 10十三層升降飛船 11空中避風港 12客棧裡 13再造人 14公會會所 15鏽水沼澤區 16糞槽 17海盜鎮 18工程見習生畢威斯 19哈薩克海 20黑島 21工程館 22帥克 23美杜莎◆第二部 24聯盟特務 25史學公會 26貝滿貢巴 27亞肯加斯博士的陳年記憶 28天堂山脈裡的陌生人 29回家 30英雄凱旋 31隔牆有耳 32波默羅依的適時援手 33美酒、點心、新紀元的開始 34高空煙火秀 35大教堂 36煙飛雲散 37飛鳥之路

商品規格

書名 / 移動城市 1: 致命引擎
作者 /
簡介 / 移動城市 1: 致命引擎:野心與貪婪曾將人類推向毀滅的深淵,但人類,真的會避免歷史重蹈覆轍嗎……?21世紀歷經六十分鐘戰爭後,世界就此毀於一旦。然而殘存的文化與技術,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78716
ISBN10 / 9861778713
EAN / 9789861778716
誠品26碼 / 2680946425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0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專文推薦



黃秋芳/黃秋芳創作坊負責人



《移動城市》系列第一部曲,原名「Mortal Engines」,不老不死的引擎面臨腐朽摧毀,非典型的「蒸氣龐克」精神。蒸氣龐克以維多利亞風格為底色,融鑄現代困境,將蒸汽力量無限擴大,發明出各種交通飛行或科學成就,虛擬出「機械至上」、「工程至上」的超現實科技世界,全書再通過從一無所有中悍然叛逆與抗爭,構築出反覆在地球舞台上成住壞空的未來寓言。

作者菲利普•雷夫出生於布萊頓,先後在倫敦和布萊頓完成藝術教育。全書從「倫敦」開展出驚心動魄的獵殺,在第四部終曲時,又將延伸到布萊頓。

布萊頓原來是漁村,後來轉型成歐洲最大遊艇碼頭之一,活躍的人文氛圍、世界性的聯繫和來自全球的大量遊客,常被視為「海上倫敦」。大量的政治運動、濃烈的音樂氣氛、大批成功的藝術家,還擁有英國極少的靠近市區的裸體浴場,每年五月的布萊頓節,是英格蘭最大的藝術節。

這些多元的國際文化撞擊和不斷拆卸重組的藝術自由,促成作者日積月累的觀察和思索《移動城市》系列,是他從插畫創作轉型為傑出作家的奠基作品,從第一章<狩獵場>,開啟一場又一場人與人、集團與集團、專業與專業、城與城、國與國、族群與族群間的餵養、滲透、掠奪與被掠奪的強勢預告,到最後一章<飛鳥之路>,揭示我們不過都是漂泊飛鳥,男主角不是英雄,女主角不是美女,大家恐怕都不能過著幸福美滿的一生,只有活著,而且在一起,這樣就可以相信,未來一定會更好,而不斷生老病死、平凡脆弱的人類,卻因為獻身於不老不死信念和追尋,從而逆轉不朽,整個世界,都將成為我們的城市、我們的鄉愁,以及我們未竟的旅程……



專文導讀



馮品佳/交通大學外文系講座教授、中研院歐美所合聘研究員、中華民國英美文學學會理事長



幾乎每個人在年少時期或多或少都會幻想自己將來會成為了不起的大人物,不是金庸筆下瀟灑面對眾生誤解的大俠客,就是《哈利波特》裡面可以征服佛地魔的魔法資優生,再不然就是《魔戒》中對抗黑魔王索倫與內心慾望誘惑的各路英雄。作為科幻文學小說,《移動城市》系列提供了青少年相當特殊的英雄模範。在第一部《致命引擎》裡,我們遇見主角提姆•納茲沃斯。他出身貧寒,只是倫敦歷史學會的三等見習生,注定了要在雜役工作平庸度過一生。然而提姆也有他的夢想,想要成為倫敦追獵其他城市時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出於青少年對於在異性面前揚眉吐氣的幻想,也想像過在追捕殺人犯而與美女單獨困在化外之國。這原本毫無可能的白日夢,因為機緣湊巧產生了奇妙的變奏。

提姆在倫敦追殺另一個城市的獵捕行動中遇見了他白日夢裡日思夜想的美女凱瑟琳•瓦倫丁,以及意料之外的醜女海絲特.蕭,還拯救了他心目中的大英雄,也是歷史學會的會長瓦倫丁,這接連不斷的偶遇卻使得他的生命瞬間完全改變,活生生地從天空之城墜落化外國度的黑暗大地上。

從天空之城墜落不僅讓提姆走入了另一個世界,這段經驗對於生於長於倫敦的提姆而言也充滿了基督教之中有關墮落(the fall)的象徵意義,從高度文明的社會打入野蠻凡塵而蒙難。所以即使小說中的未來世界信仰的是希臘羅馬式的多神宗教,例如凱瑟琳崇拜的是歷史女神克萊奧,提姆與海絲特在逃離貪婪的小鎮時會經過流浪城市之神佩莉派特緹亞的神龕,整本小說仍舊透露出濃厚的基督教氣息,加之夾雜的殖民主義等等政治意識形態,形成相當複雜的世界觀。

提姆對於這樣複雜的世界觀體認最深刻。他深受城市達爾文主義薰陶,相信大城理當吃小城,漂浮在天上的城市遠比污染的土地城鎮來得進化高級,反移動聯盟是叛軍,而倫敦更是光明之都。提姆這種殖民主義的心態,在化外之國也似乎得到證實:他所遇到人大多唯利是圖,時時刻刻都有人想要俘虜提姆與海絲特當成奴隸販賣,而天上地下表面上確實有如天堂地獄,大不相同。然而,《致命引擎》就是要讓提姆在一連串的冒險行動中能夠重新省視這樣自尊自大的心態,也透過倫敦章節與「提姆歷險記」的片段交織對照,逐漸呈現提姆以及其他角色內心的掙扎與體悟,以及如何尋求脫離苦海的救贖之道。

另一對青少年畢威斯與凱瑟琳恰好是提姆與海絲特的對照組,他們從未離開過倫敦,在經歷倫敦最下層慘無人道的K區之後發現倫敦的真面目,是這個機械之城中少數具有良知與同情心的人類。作者安排這兩對青少年男女在不同的空間與環境中獲得真相/知識,藉由他們的心路歷程再次搬演身心的墮落與救贖的主題。

在小說其他有如走馬燈一般出現的角色中,擁有人腦與鋼鐵之身的潛行戰士帥克與海盜鎮長克萊斯勒•皮威最具悲劇性格。帥克即使早已沒有肉身,殘存的人類記憶與情感仍然驅使著他追捕曾經共同生活的海絲特,只為了能夠與她永遠為伴。言行粗鄙的皮威則夢想成為上等紳士,希望來自倫敦的提姆可以幫他圓夢,甚至不惜拋棄兒女。在這複雜多變、人心難測的小說世界裡,帥克與皮威單一的夢想與目的顯得格外突出,而他們的悲劇就在於寄情於遙不可及的夢想,反而因此失去了至親與人性。

提姆與海絲特的最終領悟或許是許多青少年們長大之後的體驗,也讓讀者了解《移動城市1:致命引擎》是一本不折不扣的青少年成長小說。小說最終告訴我們的是不論是否能夠成為自己夢想中的英雄美女,只要正面面對成長所帶來的衝擊與挑戰,人人都可以成為冒險王,都能夠打造自己的幻想故事與期望結局。



內文摘文



第一部 01 狩獵場



那是春天一個風大幽暗的午後,倫敦正橫越曾是北海的乾涸海床,追逐一艘小礦城。

如果是從前,倫敦才懶得理這種弱不禁風的獵物。這艘偉大的移動城市曾把歲月花在獵殺更大的城市上,範圍北到冰荒地邊境,南到地中海海岸。但近來獵物日益稀少,一些更大的城市也開始覬覦倫敦。過去十年來,倫敦為了躲避它們,一直藏匿在多山、潮濕的西區,史學公會說西區就是以前的大不列顛島。這十年來,倫敦滴食未進,只在多雨潮濕的山丘裡蠶食了幾艘小農莊和定點聚落。如今市長大人終於決定把倫敦掉頭,越過陸地之橋,進入大狩獵場。

結果才走了一半,瞭望台上的瞭望員便發現那艘礦城正在前方二十英哩處啃食鹽灘。這對倫敦人來說,猶如神蹟一般,就連市長大人(他從不相信任何神祇或神蹟這種事)也認為這是東行之旅的一個好兆頭,於是便下令追捕。

礦城一見危險將至,拔腿就跑。可是倫敦下方的巨大履帶已愈轉愈快,這艘城市正緩緩移動,即將展開追捕行動。層層疊疊的金屬甲板像七層結婚蛋糕一樣巍峨聳立。下層甲板吞沒在引擎的煙霾裡,上層甲板有多棟白得耀眼奪目的有錢人別墅,而最頂層是聖保羅大教堂屋頂的十字架,金光璀璨,就位於廢墟大地正上方兩千英呎處。

追捕行動開始時,提姆正在倫敦博物館的自然歷史展區清理展示品。他感覺到金屬地板傳來些微震動,抬起頭,看見藉著纜繩垂吊在廊頂上的鯨魚和海豚模型正不停搖晃,微微地發出聲響。

他並不驚慌。十五歲的他一直住在倫敦,早已習慣它的動作。他知道這艘城市正在變更路線,加速前進。他身上突然有股悸動,那是所有倫敦人自古以來所共享的悸動。一定是有獵物吧!他扔了刷子和抹布,單手抵住牆,感覺下方機房區的巨大引擎室傳來的震波。沒錯,就是它……輔助馬達的低沉震動聲穿插其間,砰砰砰,像大鼓敲進他的骨頭裡。

展廊盡頭的門被猛地推開,恰德利.波默羅依衝了進來。他頭上的假髮歪了,憤怒的圓臉漲得通紅。「看在夸克天老爺的份上,這是怎麼回事?」他咆哮道,兩眼直瞪著不停旋轉的鯨魚和箱子裡被晃得喀吱作響的鳥類標本,它彷彿正在掙脫束縛,準備再度展翅高飛。「見習生提姆.納茲沃斯,這是怎麼回事?」

「長官,是追捕行動,」提姆說道,同時納悶這位史學公會副會長已經在倫敦住了這麼久,怎麼還會摸不清倫敦的脈絡動靜。「一定是看到了什麼好獵物,」他解釋道,「他們啟動了所有輔助馬達。這很罕見,也許倫敦要開始走大運了!」

「呸!」波默羅依嗤之以鼻,這時陳列櫃的玻璃也開始隨著引擎的震動嘎吱作響,聽得他的臉皺成一團。在他頭上,那尊最大的模型─所謂的藍鯨,幾千年前就已絕跡的生物─竟然也像吊在繩索下的木鞦韆一樣盪來晃去。「那可不一定,提姆,」他說道。「我只希望工程公會能幫這棟建築物加點像樣的防震措施。這裡有些標本很珍貴。現在的防震設備都沒用,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他從黑色長袍的口袋裡掏出髒汙的手帕擦擦臉。

「求求你,長官,」提姆問道。「我可不可以到下面的觀景台看追捕行動?只要半小時就好,倫敦已經有好幾年沒遇到好獵物了……」

波默羅依一臉驚訝,「當然不行,見習生!你看這場討厭的追捕行動害所有灰塵都掉下來了!展示品全都得再清一遍,順便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損害。」

「這不公平!」提姆喊道。「我才剛清了這整條走廊!」

他一說完便立刻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老古板波默羅依雖然不像公會裡的其他人那麼討人厭,但也絕對無法容忍三等見習生跟他頂嘴。只見他挺直了身子(他的身長也不過比他的身寬多了一點點而已),眉頭緊皺到幾乎快看不見那兩道濃眉間的公會標誌。「提姆,人生本來就不公平,」他咆哮道。「如果你再頂嘴的話,等追捕行動一結束,我會立刻把你送到機房區去當差!」

在三等見習生的所有苦差事裡頭,就數機房區的工作最令人憎恨。提姆馬上住嘴,溫順地低頭看著館長擦得晶亮的靴尖。

我叫你在這裡做到七點,你就給我做到七點,」波默羅依繼續說道,「我會去找其他分館的館長們商量怎麼處理這個可……可怕的震動問題……」

他匆匆走了,邊走嘴裡還邊咕噥著。提姆看他走遠,才又可憐兮兮地拾起打掃工具,回去工作。平常他並不介意打掃,尤其不介意在這條展廊上打掃,因為這裡有可愛破舊的動物和那頭大藍鯨的藍色笑容陪伴他。要是無聊,躲進白日夢裡就行了。夢裡的他是大英雄,從空中海盜手中救出漂亮的女孩,也拯救倫敦免於反移動聯盟的迫害,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現在倫敦的人們都在欣賞這場難得一見的追捕行動,他哪有心情做白日夢啊?

他等了二十分鐘,仍不見波默羅依回來。這裡沒有其他人在。今天是星期三,博物館不對外開放,公會裡多數的資深員工以及一等和二等見習生都不用上班。所以就算他現在偷偷跑到外頭觀看十分鐘的追捕行動,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他把打掃工具的袋子藏在附近一頭犛牛的後面。頭上的海豚仍在舞動不停,他匆匆穿過海豚下方的陰影,走到門口。

展廊外的所有氬氣球燈也都在震動,彈跳的光影灑上金屬牆面。兩名穿著黑袍的公會會員匆匆經過。提姆聽見老亞肯加斯博士在發牢騷,「還在動!還在動!我那些二十五世紀的陶器都快毀了……」他一直等到他們都消失在走廊轉彎處,才快手快腳地溜出去,從最近一道樓梯走下去,抄近路取道二十一世紀展廊,經過布魯托和米老鼠的大型塑膠雕像─它們是失落的美洲所供奉的獸面神。再快步穿過主廳,沿著數間展廊繼續往下奔竄,廊間擺滿展示品,全是千年前的古代人遺物,他們自毀於一連串以地球為軌道目標的原子武器攻擊,以及被稱之為六十分鐘大戰的特製病毒轟炸行動裡。兩分鐘後,他溜出側門,進入吵雜喧鬧的圖騰漢廳路。

倫敦博物館位於第二甲板的中心位置,就座落在一個叫布魯姆伯利的繁忙地區。博物館屋頂上方再上去幾英呎就是如赭色天空的第一甲板底盤。提姆沿著人滿為患的漆黑街道一路推擠出去,一點都不擔心被人發現,這條街可以通往圖騰漢廳路升降車站外面的公共大眼螢幕。他走進螢幕前方的群眾裡,終於首度瞥見遠方的獵物,那是一個很淺很淡的藍灰色污點,是下面第六甲板的攝影機拍到的。「那是鹽勾鎮,」播音員低沉的聲音響起。「它是一艘採礦平台,有九百個居民,現在正往東逃竄。根據領航公會的預估,倫敦會在日落之前逮到它。相信在陸地之橋的更遠處,會有更多城鎮等著我們獵捕,這證明我們愛戴的市長大人下令倫敦再度朝東前進的這個決策有多睿智……」

這艘城市的移動速度快得驚人,對提姆來說,這是前所未有的經驗,他好想到下面觀景台去吹風,反正他早就惹惱波默羅依先生了,所以就算再多偷懶個幾分鐘,又有什麼差別呢?

他邁開步伐往前跑,很快就抵達位在這層甲板邊緣的布魯姆伯利公園,大口呼吸著戶外的空氣。這裡曾是座像樣的公園,有林子和鴨塘,但最近因為獵物短缺,全都被拿去製造食物,連草皮也被挖掉,改種甘藍菜和養殖水藻。不過觀景台仍被留了下來,平台高聳突出於甲板邊緣之外,方便倫敦人前往觀看風景。提姆急忙往最近的觀景台走去,那裡聚集著更多群眾,包括不少穿著黑袍的史學公會會員。提姆小心翼翼地穿過人群,不敢引起別人注意,他擠到最前面,身體靠著欄杆窺探下方。鹽勾鎮正在前方五英哩處全速逃竄,廢氣管吐出濃濃黑煙。

「提姆!」刺耳的聲音響起,他的心一沉,環目四顧,發現自己就站在赫伯特•梅爾利芬旁邊,他是身材結實的一等見習生,正咧嘴對著他笑:「很屌吧?一艘肥碩的鹽礦城,配有C20陸上引擎!正是倫敦需要的!」

赫伯特是那種很愛霸凌別人的見習生,他不只會揍你,還會把你的頭壓進馬桶,更會自以為是地挖出你所有陳年祕密和令你沮喪的事,藉此取笑你。他向來愛挑提姆的毛病,但是提姆莫可奈何,因為赫伯特有家族當靠山,是他們掏錢出來讓他當上一等見習生的。至於提姆的話,他一個家人也沒有,只能當三等見習生。他知道赫伯特這次之所以肯不嫌麻煩地找他說話,純粹是想讓那位站在後面、長得很漂亮的年輕史學師克萊緹•帕茲對他刮目相看。提姆點點頭,又轉過身去,專心看著眼前的追捕行動。

「你看!」克萊緹喊道。

倫敦和獵物之間的距離正在快速縮小,有黑影從鹽勾鎮升空飛出。沒多久,更多黑影一個接一個地飛了出來。是飛船!觀景台上的群眾齊聲歡呼,赫伯特說道:「啊,是空中商人。他們知道那艘鎮死定了,所以得趕在我們吞下它之前先溜掉。要是不快一點逃走,他們的貨物就會被我們連同鎮裡其他東西一起占為己有。」

提姆很高興看見克萊緹對赫伯特一臉厭煩。她比他多一年資歷,一定早就具備這些知識,而且她已經通過公會考試,前額早已印上史學師的標誌。「快看!」她又說道,同時迎上提姆的目光,盈盈笑臉,露出一排貝齒。「你看他們飛走了!好美哦!」

提姆撥開額前亂髮,看著飛船愈升愈高,最後消失在藍灰色的雲霧裡。一時之間,他也好想跟他們一起離開,飛向璀璨陽光。要是當年他那窮困的父母沒把他丟給公會,沒叫他來史學公會受訓,那該有多好?他真希望自己能成為空中帆船的機艙學徒,這樣才有機會見識這世上所有的城市:漂浮在藍色太平洋上方的天使港、靠鐵製冰刀在冰封的北方海洋上滑行的阿爾克天使城;這兩座巍峨的塔式建築都是新馬雅人建造,也是反移動聯盟無法撼動的要塞……

但這些都只是白日夢罷了,只能在無聊的午後,在博物館裡胡思亂想。歡呼聲突然響起,提醒他這場追捕正接近尾聲。他不再想飛船的事,把注意力轉回鹽勾鎮。

那艘小鎮已經很近了,近到他可以看見人群像密密麻麻的螞蟻一樣,不斷地跑向較高的甲板。倫敦咄咄逼近,他們又無處可藏,一定很害怕!雖然這樣想,但他知道絕對不能同情他們,都市吃城鎮是再自然不過的事,這就像城鎮會吃掉小城鎮、小城鎮會吃掉定點聚落一樣,這就是城市達爾文主義,也是自從偉大的工程師尼可拉斯•夸克將倫敦改造成第一座移動城市以來,這個世界數百年來的運行定律。「倫敦!倫敦!」他大喊,放聲加入平台群眾的歡呼行列。過了沒多久,他們終於如願以償地看見鹽勾鎮的輪子鬆脫了一個,整艘鎮往旁邊嚴重傾斜,最後停了下來。排氣管應聲折斷,撞進陷入恐慌的街道上,接著整艘鎮就被倫敦下層甲板擋住,再也看不見。提姆只感覺到甲板上的金屬板正隨著液壓式大嘴的猛然闔上而不停震顫。

城裡各處的觀景台歡聲雷動。掛在甲板樑柱上的擴音機開始播放「倫敦之光」,提姆被一個陌生人緊緊抱住,那人朝他耳朵大喊:「抓到了!抓到了!」但他一點也不介意。這一刻的他好愛平台上的每一個人,包括赫伯特在內。「抓到了!」他也跟著大喊,同時掙開那人的懷抱,再次感受甲板的震動。這座城市的巨大鋼齒就在他下方某處緊緊咬住鹽勾鎮,將它往後拖進機房區。

「……也許見習生提姆也想一起來,」克萊緹說道。提姆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是當他轉身時,她卻碰了碰他的手臂,對他笑道,「今晚肯辛頓花園有盛大的慶祝活動,」她解釋道,「可以跳舞和看煙火!你要不要一起來?」

一般人通常不會邀三等見習生參加派對,尤其是像克萊緹這樣的人氣美女。剛開始提姆以為她只是在取笑他,但赫伯特顯然不這麼認為,因為他立刻對克萊緹緊張地說道:「我們不會想在那裡見到像提姆這種人。」

「為什麼?」那女孩問道。

「呃……你也知道啊,」赫伯特一臉不屑,那張方臉像波默羅依先生一樣漲得通紅。「他只是三等見習生,一個小僕人而已,一輩子也拿不到公會標誌,頂多只能當上館長助理,不是嗎?提姆?」他睥睨著提姆,這樣問道。「真是可惜,你老爸沒留給你足夠的錢好讓你當個像樣的見習生……」

「關你什麼事!」提姆憤怒地喊道。捉捕行動大獲全勝的心情已經消失,他開始擔心要是被波默羅依發現他偷溜,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他現在沒心情理會赫伯特的奚落。

「我想這就是住在低層甲板貧民窟的悲哀吧,」赫伯特嘻皮笑臉道,同時朝克萊緹轉過身去。「提姆的老爸和老媽都住在第四層甲板,結果有一年發生大傾斜,他們兩個就像覆盆子薄餅一樣『砰』地被壓扁了!」

提姆不是故意要揍他,但就是克制不住。等他發現自己做了什麼時,拳頭已經揮出去了。「噢嗚!」赫伯特慘叫一聲,接著往後倒。有人喝采,克萊緹強忍住笑意,提姆則站在那兒瞪著自己那隻還在發抖的拳頭,搞不懂自己怎麼會出手。

但赫伯特的個子畢竟比提姆更高大結實,這時的他已經站起來。克萊緹雖然試圖阻止,但其他史學師都在鼓譟,一群穿著綠色罩衫的領航見習生從後方聚攏過來,不斷喊道:「跟他拚!跟他拚!跟他拚!」

提姆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贏赫伯特,因為這就像鹽勾鎮力抗倫敦一樣,一點勝算也沒有。他後退一步,但群眾團團圍住他,赫伯特的拳頭隨即往他側臉揮過來,還用膝蓋朝他胯下用力一頂,痛得他整個人彎下腰去,踉蹌後退,眼裡噴淚。這時一個像沙發一樣有彈性的龐然大物擋住他,他一頭撞上去,那龐然大物居然開口叫了一聲。

他抬頭一看,是一張紅通通的大臉,兩道濃眉,頭上戴著一頂看起來很假的假髮。對方一認出他,那張大臉更是漲得通紅。

「提姆!」波默羅依低聲吼道。「看在夸克天老爺的份上,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