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IV: 白銀面具 | 誠品線上

Magisterium: The Silver Mask

作者 荷莉.布萊克/ 卡珊卓拉.克蕾兒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魔法學園 IV: 白銀面具:仇恨你的人、你仇恨的人,你要拯救哪一方?Amazon、Goodreads讀者直逼★★★★★熱烈回響!書迷直呼:等不及看到下一集了!買一送一!原版插畫×魔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仇恨你的人、你仇恨的人, 你要拯救哪一方? Amazon、Goodreads讀者直逼五顆星熱烈回響! 書迷直呼:「等不及看到下一集了!」 買一送一! 原版插畫+魔法元素 兩款書封一次擁有! 他總算明白,太過強大的力量, 最後只會剩下兩種結局: 統治世界,或是被它踩得粉身碎骨…… 一無所有。 這四個字,用來形容現在的凱爾再適合不過了。最好的朋友艾倫被殺、真實身分曝光,還被害怕他的魔法師們扔進大牢裡。 凱爾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試圖隱瞞身體裡住著殺人魔王的真相,但紙包不住火,謊言如同炸彈般引爆,不管是親友的信任、身為魔法師的未來,還是他對塔瑪拉的心意,如今都將隨著破爛的地牢灰飛煙滅…… 一場戲劇化的劫囚行動還給凱爾短暫的自由,卻也讓他陷入了更兇險的處境。他落入昔日仇敵約瑟大師的掌中,受困在一個埋藏著秘密往事的小島。儘管凱爾的理智知道絕不能信任約瑟大師,但對好友的思念,卻讓他在約瑟大師計畫的「艾倫復活實驗」中越陷越深…… 凱爾還沒意會到,自己的行動即將改變魔法界的勢力平衡,潛伏在島上的混沌獸早已蓄勢待發,繼十五年前的「冷血屠殺」之後,最慘烈的大戰即將展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荷莉‧布萊克(Holly Black)、卡珊卓拉‧克蕾兒(Cassandra Clare)十多年前,她們在荷莉人生中第一場簽書會上認識,因為同樣愛好奇幻而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從《魔戒》的壯闊奇景、《蝙蝠俠》的黑暗寫實,到《星際大戰》充滿英雄和超自然元素的史詩巨作都是她們的愛好,於是兩人決定攜手創作屬於她們的奇幻史詩故事,而這正是《魔法學園》系列的由來。 荷莉是總銷量超過千萬冊的美國暢銷作家、《奇幻精靈事件簿》系列的作者,並曾以小說《娃娃的骨骼》榮獲美國兒童文學界的奧斯卡「紐伯瑞獎」。 卡珊卓拉也是享有盛名的千萬暢銷作家,代表作包括《骸骨之城》和《渾沌魔器》等系列。兩人的作品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全世界讀者爭相捧讀。 她們的合作被譽為奇幻小說界的最強組合,《魔法學園》還未上市就已掀起文壇巨浪,出版《哈利波特》和《飢餓遊戲》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各國版權預付金總額更超過1000萬美金!製作《惡靈古堡》、《刺客聯盟》系列電影的康斯坦丁電影公司也以高達七位數美金買下電影版權,堪稱近年來全世界最受矚目與期待的奇幻大作。■譯者簡介陳芙陽政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大成報編譯和記者、路透社編譯,現為自由譯者,努力在文字與培養國家未來主人翁之間取得平衡。譯有《潘朵拉遊戲》二部曲、《衣服故事專賣店》、《白色城堡》、《寫給母親的情書》、《愛在巴黎午餐時》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魔法學園 IV: 白銀面具
作者 / 荷莉.布萊克 卡珊卓拉.克蕾兒
簡介 / 魔法學園 IV: 白銀面具:仇恨你的人、你仇恨的人,你要拯救哪一方?Amazon、Goodreads讀者直逼★★★★★熱烈回響!書迷直呼:等不及看到下一集了!買一送一!原版插畫×魔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33777
ISBN10 / 9573333775
EAN / 9789573333777
誠品26碼 / 2681588835000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第一章





監獄跟凱爾想的不太一樣。

他是看著電視的犯罪影集長大的,以為會見到教他在監獄求生,教他怎樣靠舉重練出肌肉的粗暴室友。他應該要痛恨坐牢,而且如果害怕被人用牙刷雕的尖刃捅一刀,就別和任何人有瓜葛。

結果發現,魔法監獄和電視監獄的唯一共通點就是,主角都是被羅織入獄。

每個早晨,他都是在圓形監獄各處的光線從陰暗到眩目之中醒來。他眨著眼睛,打著呵欠,見到其他犯人被放出牢房。犯人大約有五十人,他們拖著腳步離開,大概是去吃早餐,而凱爾的餐盤卻是由兩名獄警直接帶到他的門口。其中一人總是臉色陰沉,另一人總是凶狠威嚇。

凱爾在這六個月百無聊賴,他扮了鬼臉,見到那個臭臉警衛的臉更臭了。

他們都沒把他當成十五歲的小孩,全認為他是死神敵。

這段期間,沒人來探視過他。爸爸沒來,朋友也沒來。凱爾努力告訴自己,他們得不到許可來探監,但這樣也沒讓他好受一點;他想他們可能陷入大麻煩,可能希望從沒有聽過凱爾倫姆‧亨特這個名字。

他吃完了餐盤裡的殘渣,然後刷牙去除嘴裡的味道。獄警回來了──又到了審問時間。

每天他都被帶到一個沒有窗戶的白牆房間,三個魔法聯合院的成員就開始拷問他的人生。這是他一成不變的日子中,唯一的漣漪。

你第一個記憶是什麼?

你什麼時候了解到自己是邪惡的化身?

我知道你說對於身為君士坦‧喚豐沒有絲毫記憶,但要是你努力回憶呢?

你和約瑟大師見過幾次面?他對你說了什麼?他的基地在哪裡?他有什麼計畫?

不管他怎麼回答,他們就是一再盤問這些細節,直到凱爾自己困惑起來。他們指控他謊話連篇。

有時候,在感到疲憊又無聊時,他很想騙人,因為他們想聽的話是如此明顯,似乎直接回答比較容易。但是他沒有說謊,因為他的大魔王清單又恢復作用,任何大魔王似的行為就會增加積分,而說謊絕對會被列上一筆。

但被關進牢裡,可是很容易累積大魔王積分。

審訊官不斷提到死神敵有驚人的魅力,擔憂凱爾會蠱惑旁人加入他的邪惡計畫,因此不准他和其他犯人交談。

要不是凱爾知道他們顯然認為他蓄意隱藏了這個面貌,可能還會覺得受寵若驚。如果君士坦擁有驚人的領袖魅力,他們感覺凱爾表現出來的卻正相反。他們看起來並不期待見到他,而他也同樣不期待看到他們。

只是,那天凱爾倒是大吃一驚。走進審訊室時,他發現坐在那裡的不是平常的審訊官,在純白桌子另一頭的是,他原本的導師,如佛大師。他一身黑,光禿的棕色頭顱在明亮的光線底下閃閃發光。

凱爾好久沒見到熟人,突然有股想要跳過桌子,緊緊抱住如佛大師的衝動。只是對方怒視著他,而且如佛大師向來也不是喜歡擁抱的人。

凱爾逕自在老師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甚至沒招手,也沒伸手和如佛大師握手,因為他的兩隻手腕被一條牢固到不可思議的發亮金屬鎖鍊綁在身前。

他清清喉嚨。「塔瑪拉好嗎?」他問:「她是否一切安好?」

如佛大師定睛看了他好一陣子。「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他終於開口:「凱爾,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凱爾心中一痛。「塔瑪拉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要知道她好不好,還有小肆,甚至是賈思珀的狀況。」

沒有一併提到艾倫的感覺很奇怪,儘管知道艾倫死了,儘管他一再又一再想到他死時的狀況,凱爾還是好想念他,想念到反倒覺得艾倫死後的存在感更強烈了。

如佛大師十指相抵支著下巴。「我很想相信你。」他說:「但是你騙了我好長一段時間。」

「我別無選擇!」凱爾抗議。

「你有,你隨時可以跟我說君士坦‧喚豐存活在你體內。你知道這件事多久了?你是不是耍了什麼把戲,讓我選了你當門徒?」

「你說在鍛鐵試煉嗎?」凱爾不敢置信。「那時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努力搞砸測驗──我根本不想去魔法教誨院。」

如佛大師仍一臉懷疑。「就是你努力不想通過才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君士坦必定知道這一點,必定知道怎樣巧妙操控我的想法。」

「我不是他。」凱爾說:「我可能有他的靈魂,但我不是他。」

「為了你好,暫且讓我們希望你不是。」如佛說。

凱爾突然疲憊不堪。「你為什麼要來?」他問老師。「因為你恨我?」

這句話似乎讓如佛大師吃了一驚。「我不恨你。」他的語氣悲多於怒。「我喜歡凱爾倫姆‧亨特──非常喜歡,但是,我以前也很喜歡君士坦‧喚豐……而他幾乎毀滅了我們所有人。或許,這就是我來的原因:看看能不能信任自己識人的能力……還是,我真的犯下了兩次同樣的錯誤。」

他看起來就跟凱爾現在的感受一樣疲憊。

「他們對你的審訊工作已經完成。」如佛繼續說:「現在,他們必須決定怎麼處置你。我打算在聽證會中發言,說明你剛才說的事──就是你或許有君士坦的靈魂,卻不是君士坦。然而,我必須親眼確認。」

「所以呢?」

「他遠比你有魅力。」

「大家都這麼說。」凱爾嘀咕。

如佛大師遲疑了一會兒。「你想出獄嗎?」他問。

這是第一次有人問凱爾這件事。

「我不知道。」他思索片刻說道:「我──我害艾倫被殺,或許待在這裡是我罪有應得,或許我應該留下來。」

經過這番坦承,兩人之間陷入長長的沉默。最後,如佛大師起身。「君士坦愛他的弟弟。」他說:「但是,他永遠不會說自己理應因為弟弟的死亡而受懲罰,錯的總是別人。」

凱爾不發一語。

「秘密對於守密人的傷害超乎想像。凱爾倫姆,我一直知道你有秘密,也一直希望你能告訴我。如果你有,或許事情的發展會不一樣。」

凱爾閉上眼睛,思忖或許如佛大師說得沒錯。他一直隱瞞秘密,然後又要塔瑪拉、艾倫和賈思珀同樣保守他的秘密。要是他直接去找如佛大師,要是他有去找別人,或許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我知道你還有秘密。」如佛大師又說,凱爾詫異地抬起頭。

「所以你也認為我在說謊?」凱爾質問。

「不是。」如佛大師說:「但這可能是你放下重擔的最後機會,也可能是我能夠幫你的最後機會。」

凱爾想到安娜絲塔西亞‧塔昆,想到她是怎麼表明自己是君士坦的媽媽。當時,他不知道該作何感想,艾倫的死讓他深受打擊,他所信任的每一個人都像背叛了他,讓他震驚不已。

但是,告訴如佛大師這件事有什麼用?又幫不了凱爾,只會傷害別人,傷害到信任凱爾的她。

「我想告訴你一個故事。」如佛大師說:「以前有一個魔法師,他非常喜歡傳授知識和分享他對魔法的熱情。他信任學生,也相信他自己。當一個重大的悲劇動搖了這個信念,他了解到自己是那麼孤寂──他這一生都獻給了魔法教誨院,結果卻是一片空虛。」

凱爾眨著眼睛,非常確定這是如佛大師本人的故事。他必須承認,自己從未想過如佛有教誨院以外的生活,他從未想過如佛有假日時可以拜訪,或可以用龍捲風電話撥找的朋友、家人和任何人。

「你大可以說這是你的故事。」凱爾對他的老師說:「這樣還是可以引起共鳴的。」

如佛大師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他說:「第三次魔法世界大戰之後,我面對了我選擇的人生所帶來的孤寂。而命運使然,我很快就墜入情網──那是在一個圖書館,在我搜尋古老文件的時候。」他淡然一笑。「但他不是魔法師,他對於魔法的秘密世界一無所知。而我沒辦法對他說,如果對他說我們的世界是怎麼運作,我就破壞了規定,而他恐怕也會認為我瘋了。所以我告訴他,我在海外工作,現在是回家度假。我們聊了很多,但基本上,我說的是謊話。我不想說謊,卻還是說了。」

「這個故事難道不是告訴我們,最好還是保守秘密嗎?」凱爾問。

如佛大師的眉毛又作出一次不太可能的動作,豎眉瞪眼到令人難忘。「這個故事是要告訴你,我了解保守秘密是怎麼一回事,我了解秘密保護了人,卻同時又傷害了保守它們的人。凱爾,如果還有別的事要說,那就告訴我,我會盡我所能來確保它對你有幫助。」

「我沒有秘密了。」凱爾說:「不再有秘密了。」

如佛大師點點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塔瑪拉沒事。」他告訴凱爾。「少了你和艾倫,她顯得有點孤單,但她應付得很好。當然,小肆想念你。至於賈思珀,我就說不準了。他最近在頭髮上玩了怪花樣,但那可能跟你沒什麼關係。」

「好。」凱爾略顯茫然。「多謝了。」

「至於艾倫。」如佛大師說:「他以符合喚空者的身分,榮耀地下葬了,聯合院和教誨院所有成員都參加了他的葬禮。」

凱爾點點頭,眼睛直盯著地面。艾倫的葬禮。聽到如佛大師說出這幾個字,聽到他語中的痛苦,讓凱爾的感覺更真實了。這件無法改變的事實將永遠伴隨著他:要不是因為他,他最好的朋友可能還活著。

如佛大師走向門口,準備離去。不過,他在途中停下腳步,伸手稍稍碰了凱爾的頭,凱爾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喉嚨一緊。

等凱爾被送回牢房時,他見到了當天另一件令人訝異的事──他的爸爸阿勒斯泰站在外頭等他。

阿勒斯泰輕輕向他招手,凱爾只能扭扭被銬住的雙手,並且用力地眨眼睛,不然死神敵蠱惑人心的陰險魔力就要化為淚水了。

凱爾的守衛把他帶進牢房,解開鐐銬。守衛是年長的魔法師,身著圓形監獄的深棕色制服。解開手銬之後,他們就在他的腿上繫了一條金屬腳銬,腳銬另一端連結在牆壁上。鎖鍊的長度足夠讓凱爾在牢房內行動,卻不足以讓他接觸牢門和欄杆。

守衛離開牢房,鎖上牢門,然後退到陰影底下。不過,凱爾知道他們就在那裡,這正是圓形監獄的重點:隨時有人在監視。

「你沒事吧?」守衛一離開,阿勒斯泰馬上粗啞著說:「他們沒傷害你吧?」

他一副像是想把凱爾抓過來,親手確認凱爾有沒有受傷,就像過去凱爾盪鞦韆摔下來或玩滑板撞上樹時那樣。

凱爾搖搖頭。「他們完全沒對我施加肢體暴力。」他說。

阿勒斯泰點點頭,眼鏡後方的眼神顯得疲累憔悴。「我很想早一點過來。」他說著,一邊坐上牢房外頭那張看起來很不舒服的金屬椅,這是守衛稍早放置的。「但他們不讓你見訪客。」

凱爾頓時湧現一股難以置信的寬慰感,他之前不知怎地說服自己,讓自己相信爸爸很高興他被關起來。就算不是高興,但少了他的人生會更好。

他好開心情況不是這樣。

「我盡了全力。」阿勒斯泰對兒子說。

凱爾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不知怎麼表達自己深深的歉意。他也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可以見訪客……除非他對聯合院已經沒有用處了。

或許,這是他最後可以見到的訪客。

「我今天還見到了如佛大師。」他對爸爸說:「他說他們已經完成對我的審訊工作,這表示他們就要殺掉我了嗎?」

阿勒斯泰一臉震驚。「凱爾,他們不能這樣,你又沒做錯事。」

「他們認為我殺了艾倫!」凱爾說:「我還被關起來!顯然,他們認為我做錯事了。」

而且我的確做錯事了,他默默想著。即使真正殺害艾倫的人是埃力斯‧史特賴克,但是替凱爾守密才是艾倫身亡的原因。

阿勒斯泰搖搖頭,打消凱爾的說法。「他們是害怕──害怕君士坦,害怕你──所以他們在尋找把你留在這裡的理由,而不是真的相信艾倫的死是你造成的。」阿勒斯泰嘆了一口氣。「而要是這還不能安慰你,那麼想想看──既然他們不知道君士坦是怎麼把他的靈魂轉換到你身上,我確信他們也不想冒險讓你把你的靈魂轉換到別人身上。」

凱爾的爸爸痛恨魔法世界,而且原本就不算是樂觀主義者,但就這件事來說,阿勒斯泰的陰鬱想法卻讓凱爾感覺好多了。他的確說到重點,凱爾從沒想過他可以把自己的靈魂轉換到別人身上,也沒想過其他魔法師可能在擔心這件事。

「所以他們還是要一直把我留在這裡。」凱爾說:「關住我,然後扔掉鑰匙,忘了我的存在。」

阿勒斯泰聽到後,沉默了好一陣子,這倒是讓人很不安。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凱爾脫口而出,害怕靜默延續下去。

「知道什麼?」阿勒斯泰問。

「知道我不是你真正的兒子。」

阿勒斯泰皺起眉頭。「凱爾倫姆,你是我的兒子。」

「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凱爾嘆息……雖然他無法否認阿勒斯泰糾正他,的確讓他覺得好過多了。「你什麼時候知道我擁有他的靈魂?」

「很早很早。」阿勒斯泰的回答讓凱爾略感訝異。「我猜的,我知道君士坦一直在研究什麼,似乎有可能他已經成功把他的靈魂轉移到你體內。」

凱爾還記得媽媽留給阿勒斯泰的可怕訊息。約瑟大師身為死神敵的指導者,同時也是最為忠貞的追隨者,曾經對他重現那段場景,但是爸爸的敘述卻省略了這句話:

殺死孩子。

想到媽媽以垂死的氣力寫下這句話,想到爸爸懷中抱著號啕大哭的寶寶凱爾,又見到這句話,現在還是會讓凱爾不寒而慄。

阿勒斯泰如果猜到它的含義,大可以空手走出洞穴,讓嚴寒了結一切。

「你為什麼要那樣做?為什麼要救我?」凱爾倫姆質問。他無意讓語氣顯得如此憤怒,但聽起來卻是這樣。儘管知道另一個選項意味他的死亡,但他仍覺得憤怒。

「你是我的兒子。」阿勒斯泰再度無助地說:「不管你還有什麼身分,你永遠也都是我的孩子。凱爾,靈魂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可以塑造的。我認為如果我能好好養育你……如果我給你正確的引導……如果我給你足夠的愛,你就會好好的。」

「結果看看現在成了什麼樣子。」凱爾說。

爸爸還來不及回答,一名守衛就出現在牢房前面,宣布會面時間已經結束。

阿勒斯泰起身,然後低聲地再度開口。「凱爾,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把事情做好,但不管怎樣,我認為結果你成了一個好孩子。」

說完之後,另一個守衛就送他離開。



*

那天晚上是凱爾來到圓形監獄後,睡得最好的一次。牢房寒冷,床又小又硬,而且夜晚閉上眼睛時,他總會作同樣的夢:一道魔法打中艾倫,艾倫的身體在空中慢慢落下,跌落地面。塔瑪拉蹲伏在艾倫身邊啜泣,然後一個聲音說: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的錯。

只是當天晚上,他沒有作夢。醒來時,一名守衛拿著他的早餐托盤,站在外頭。「你有另一個訪客。」守衛側眼看著凱爾說。凱爾確信所有守衛還是擔心他會用死神敵的魅力殘殺他們。

凱爾坐起身子。「是誰?」

守衛聳聳肩。「你們學校的一個學生。」

凱爾的心臟開始狂跳,那是塔瑪拉,一定是塔瑪拉,不然還有誰會來看他?

他幾乎沒留意守衛把早餐托盤滑進牢房下方的狹小開口,只是忙著坐起身體,用雙手梳過糾結的亂髮,努力撫平它,並且努力想著塔瑪拉進來後,要對她說什麼。

嗨,妳好嗎?抱歉,我害死妳最好的朋友了……

一道門打開,他的訪客被兩名守衛一左一右夾在中間,那是魔法教誨院的學生──的確是。

但不是塔瑪拉。

「賈思珀?」凱爾不敢置信地說。

「我知道。」賈思珀舉高雙手,像是在避開他的感激之情。「顯然我這麼親切來探望你,讓你情不自禁。」

「呃。」凱爾無話可說。如佛大師對賈思珀的說法沒錯,他像是好幾年沒梳頭髮了,髮絲整個亂翹。凱爾驚異地看著這個髮型,賈思珀真的是特意呈現這樣的造型嗎?「我想你是來告訴我,學校裡的每個人有多麼痛恨我。」

「他們不是那麼常想到你。」賈思珀明顯在說謊。「你還不夠讓人印象深刻呀!大家多半在傷心艾倫的死,知道嗎?他們會提及你,只因為大家認為你是他的死黨。」

大家都認為你是害死他的兇手。即使賈思珀沒說出來,但這才是他真正的意思。

聽完這句話,凱爾沒辦法讓自己問起塔瑪拉,反倒問說:「你有陷入麻煩嗎?我是說,因為我的關係。」

賈思珀在他設計師品牌的牛仔褲上搓搓雙手。「他們大多只想知道你是否有在我們身上施法,好讓我們成為你的黑暗奴隸。我說,你的魔法還沒好到足以那麼做呢。」

「賈思珀,謝了。」凱爾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心的。

「那麼,住在圓形監獄是什麼感覺?」賈思珀環顧四周問道:「這裡,呃,看起來非常沒有生氣。你有碰到真正的罪犯嗎?你有刺青嗎?」

「你當真的嗎?」凱爾問:「你來這裡是要問我有沒有刺青?」

「不是。」賈思珀拋開了所有裝模作樣。「我來這裡其實是因為,嗯,瑟莉亞和我分手了。」

「什麼?」凱爾難以置信。「我不敢相信。」

「我知道!」賈思珀說:「我也不敢相信。」他一屁股跌進那張不舒服的訪客椅。「我們是完美的一對!」

凱爾真希望他可以摸到賈思珀,以便勒死他。「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敢相信你經過六個檢查哨,以及可能出現的難堪全身檢查,就只為了來這裡跟我抱怨你的感情生活!」

「凱爾,你是我唯一可以談的人。」賈思珀說。

「你是說因為我被鎖在地板上,所以躲不開?」

「沒錯。」賈思珀似乎很開心。「大家一看到我就躲開,但是他們不明白,我一定要讓瑟莉亞回到我身邊。」

「賈思珀。」凱爾說:「跟我說一件事,而且請你誠實回答。」

賈思珀點點頭。

「這是聯合院為了逼問我,而用來折磨我的新策略嗎?」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樓的地面升起一縷白煙,接著火光閃動,遠方的警鈴大作。

圓形監獄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