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不要說再見 | 誠品線上

ウラナリ、さよなら

作者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窩囊廢不要說再見:《窩囊廢》系列最終完結篇!就算是窩囊廢,也要鼓起勇氣,陪妳一起迎向未來!即使變得蒼白,妳的拳頭還是那麼有力!輕輕撫摸著被妳揍過的地方,我願用這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窩囊廢》系列最終完結篇!就算是窩囊廢,也要鼓起勇氣,陪妳一起迎向未來!即使變得蒼白,妳的拳頭還是那麼有力!輕輕撫摸著被妳揍過的地方,我願用這張腫起來的臉,向老天爺交換永遠、永遠和妳在一起!因不明原因而昏倒的咲良,在大鬧醫院一場之後,總算肯乖乖配合檢查,但結果卻不太妙……我們那些關係複雜的爸爸、媽媽們知道了這個消息,破天荒地聚在一起,召開史無前例的『家庭會議』。終於,在大人們的壓力下,咲良心不甘情不願地暫時回家鄉茅野休養,而我只能留在東京等她康復回來,對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當然也就不抱任何期待。沒想到,我竟然親自從咲良的手上拿到了巧克力!顫抖著雙手握著咲良的心意──這可是我十六年來第一次收到的『情人』巧克力!我默默地向老天祈禱,但願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板橋雅弘東京出生,畢業於中央大學法學部。在學時期曾經辦校園雜誌《中大鐵拳》,畢業後成為《周刊PLAYBOY》最年輕的報導總整人員,在《GORO》和《SCOLA》等雜誌也都很活躍。其後在小說、漫畫、專欄、散文上等領域大放異彩。他與玉越博幸合作的《新戀愛白書》系列(BOYS BE…)共出版了58集,累計銷量超過2000萬本,早已成為漫畫迷心中的青春戀愛經典!玉越博幸擅長創作青春戀愛故事的知名漫畫家,以《新戀愛白書》在漫畫界奠定了超人氣地位。另著有《戀愛風波》、《戀愛天堂》,以及與板橋雅弘合作的《似曾相識》,都是細膩動人的暢銷作品。連雪雅いたばしまさひろ玉越博幸

商品規格

書名 / 窩囊廢不要說再見
作者 /
簡介 / 窩囊廢不要說再見:《窩囊廢》系列最終完結篇!就算是窩囊廢,也要鼓起勇氣,陪妳一起迎向未來!即使變得蒼白,妳的拳頭還是那麼有力!輕輕撫摸著被妳揍過的地方,我願用這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25840
ISBN10 / 9573325845
EAN / 9789573325840
誠品26碼 / 2680453290005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PDF下載/影音檔

窩囊廢不要說再見 :

1. 在醫院發飆的高中女生


『叫我來做檢查的也是他們,為什麼做完了還得再做一次確認的檢查?!』
咲良非常火大地從看診室走了出來。外頭等著看診的病患全都抬起頭,朝這裡看了過來。
『你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咲良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向我逼問,彷彿一切全是我的責任。我察覺到周遭的視線,壓低聲音試圖安撫咲良的情緒,但完全沒用,她根本不理會我。
『咲良,妳冷靜一點。』
我急忙拉著她往走廊沒人的另一邊走去,她卻生氣地甩開我的手。
『假如我現在還冷靜得下來,我就是極度的低血壓了!』
『妳不是貧血嗎?』
『就算這樣,血液還是在我體內不斷流動。我的血管都快爆了,現在要我捐血都沒問題。』
我壓低身子,用最小的音量回答:
『這裡是醫院,小聲一點嘛!』
『我知道是醫院,我不就是來這裡聽檢查報告的嗎?』
『這裡還有其他病患。』
『那又怎樣?誰說我一定是生病了。』
『但妳肯定不健康。』


話雖如此,眼前咲良這股來勢洶洶的模樣,哪怕是知道她昏倒過好幾次的我,也很難相信她生病了。看在其他人眼裡,可能會覺得她是個在醫院裡大吵大鬧的高中女生吧!
『小伙子,你是不是害女朋友傳染到什麼不乾淨的病啦?』
只見一位頭纏繃帶、身穿睡衣的老伯朝著我若有所指地笑著,露出一口凌亂的黃板牙,而且他的嘴很臭。
『少囉嗦!死老頭,說下流話之前先去刷刷牙吧!』
咲良火大地舉起手,我趕緊擋在老伯面前。要是她把老伯那纏滿繃帶的頭打傷了,我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死命地拉著咲良的手,讓她在掛號櫃檯前的沙發上坐下。
『要不要喝點什麼?』
我瞥到一旁有自動販賣機。
『我好渴喔!』


咲良不算豐滿的胸部,因為生氣的關係不停地上下起伏著。我跑到自動販賣機前買了瓶看起來很甜的易開罐紅茶。
咲良一口氣就喝光了。
『居然叫我再做一次檢查。』
咲良的語氣似乎有些無力。
『X光也照了,鋇也喝了,還抽了血、驗尿和驗便耶!』
為了怕咲良的情緒再度爆發,我立刻答腔。
『……嗯,辛苦妳了。』
『我不要再來這家醫院了。我要換一家,去做診療再諮詢(Second Opinion)。』
『好啊!不過檢查是一定要做的。』
咲良沮喪地低下頭,過了一會兒又抬起頭瞪著我:
『隼,你是不是在暗中詛咒我?』
『我哪有。』
『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了。』
『說不定是富士啊!』


咲良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什麼。富士那傢伙和咲良唸同一所高中,他本來就對咲良一見鍾情,加上咲良對他總是似有若無的態度,讓他對咲良更是著迷。
沒想到,他卻把我當成情敵,還擅自和我比了場以咲良為賭注的手球賽,結果他輸了。
『應該不會是他,我和富士現在還是朋友。』
『先別管富士了,也許這根本就不是詛咒。』
『不然是什麼?你說來聽聽。』
『這個呢,就是現代醫院醫療體系上的一個問題。』
『你以為你是評論家啊!』
咲良又開始變得激動,我趕緊低下頭,說:
『抱歉抱歉。』


我費了好一番工夫,才說服咲良再次預約檢查的時間,之後便走出醫院。外頭的陽光和煦,現在正是九月。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一走出醫院,我就會想要深呼吸,總覺得醫院裡那股消毒藥水味好像在掩蓋什麼,所以我才那麼不喜歡去醫院。這也難怪咲良聽到還得再做一次檢查時,會那麼火大了。這家位於橫濱市郊,乾淨、整潔的住宅區內的醫院,也是老媽流產時住的醫院。我的親生母親和咲良的親生父親那須先生再婚並有了小寶寶,要是沒有流產,他就成了我和咲良有間接血緣關係或共通DNA的弟弟或妹妹了。然而,我和咲良卻都不希望小寶寶出生。也許,是害怕小寶寶出生會威脅到自己的存在吧!


但聽到老媽流產的消息,讓我對自己的自私感到懊悔不已。我想,咲良應該也是如此。當我們匆匆趕到醫院時已經太遲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老媽,『對不起』三個字一直哽在嘴裡,說不出口。我甚至在想,雖然我沒有意思要詛咒咲良,但說不定我已經在無意中詛咒了小寶寶,才害他沒辦法來到這個世界上。
那一刻,我第一次同時接觸到生與死。所以就算咲良再不情願,我也要讓她接受檢查。或許她覺得只不過是貧血而已,何必大驚小怪。我也希望就只是貧血而已。


『原因不明?這是什麼爛理由!』
走出醫院,原本走在我身旁的咲良突然停下腳步。也許是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她的語氣又變得激動起來。
『就是不清楚妳為什麼貧血,所以才要妳再做一次檢查嘛!』
『都做了那麼多檢查了,怎麼還會弄不清楚?』
我歪著頭思考。這該怎麼回答才好咧?但要是一直悶不吭聲,咲良肯定又要踢我了。
『也許醫院這麼做,只是為了想把原因再調查得明確一點。』
『為了貧血還要我驗便。』
聽到咲良的回答,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在想像,對吧?』


糟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咲良右腳一踢,我的大腿立刻傳來一陣疼痛。她踢得比平常還要用力。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雖然現在的她一副火氣很大的模樣,但我知道她其實感到非常不安,就像腳底有個無底洞隨時都會讓她栽進去。不久前,我也為了背痛的事煩惱了很久,找不到說服自己去醫院的理由,也想不出究竟是什麼原因,每天都在不安中度過。


還好,最後診斷的結果是『成長痛』,簡單地說,是因為脊椎骨跟不上長高的速度而引發了疼痛。非但不是病,還代表著我發育得很快。知道背痛的原因就能把它當成笑話看,但一直沒弄清楚的話,可就沒辦法笑一笑就忘記了。咲良得再做檢查,就算心裡再不安也得做,否則我怕她連踢我的力氣都沒了。不過,事情可能真的沒我想得那麼嚴重,要不然,醫院早就會要咲良辦住院或立刻聯絡家屬。也許她的貧血和我的背痛一樣,到頭來只是個不怎麼樣的原因。


『我肚子餓了,要不要去吃點東西?』
看見路邊顯眼的速食店招牌,我隨口問了問咲良。
『再忍一忍,免得等會兒吃不下。』
『我的食量很大。』
『那就隨便你,我不想吃。』
咲良加快腳步往前走。看來她真的很不安,連食慾都沒了,但我卻還白目地說:
『不好好補充營養,小心又貧血囉!』
真是蠢到不行了我。咲良完全不理我,頭也不回地快速走過速食店。唉~算了,我摸摸餓扁的肚皮,連忙追了上去,搞不好等會兒昏倒的人是我。
我們就這樣一路走向那須先生和老媽住的高級公寓,今天我們約好了四個人一起吃飯。
老媽他們住的大廈,和我跟老爸住的老舊小公寓果然就是不同。當那棟大樓出現在眼前時,咲良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
『你可別說我做檢查的事喔!』
咲良做檢查的事,那須先生和老媽都不知道。
『好。』


既然是命令,只是一介小兵的我當然只能服從,更何況對方還是元帥、將軍等級的咲良。而且,今天我們造訪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安慰失去小寶寶的那須先生和老媽。他們倆現在肯定還很難過,沒必要再讓他們擔無謂的心。
『我會再去做檢查,可是在結果出來前,絕對不要跟任何人說。』
『包括我老爸?』
老爸不但很了解咲良,也是她在東京的保證人。
『嗯,就連他也不能說。』


前往公寓的路上,咲良變得很沉默。我想她一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因為她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住在長野縣茅野市的媽媽和家人逼著離開東京。
此刻的咲良臉色有些鐵青,我想她並不是貧血,而是在擔心貧血將會引發的後續問題。



2. 成熟少女與青澀少年


『怎麼好像變瘦了?』
那須先生一開口便這麼說,不過並不是針對我,而是對咲良說。
聽到他這麼說,我不禁全身僵硬,不知該如何反應。幸好我們還沒進到屋裡,否則應該正在脫鞋的我肯定會動彈不得。父母果然是父母,就算沒有一起生活,還是觀察出孩子的改變。
反觀咲良,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我正在發育,要從女孩變成女人啦!』
『呃?也對……妳說得對。』
『所以體型改變是很正常的嘛,胸部也會慢慢變大啊!』


咲良的回答讓身為親生父親的那須先生頓時語塞,大吃一驚。真不愧是咲良,三兩下就轉移了話題。那須先生愣在原地不知該說什麼,一旁的老媽則是愉快地笑著。後來,那須先生和老媽為了帶我們參觀屋內,早一步進入客廳。就在這時候,咲良瞪了我一眼,看來她也沒忘記要找機會修理我。看到她沉著的反應令我有些不爽,我假裝什麼都沒看到,結果小腿被她踢了一腳。突如其來的這一踢讓我差點跌倒,我趕緊用手撐住牆壁。


『隼,你在幹嘛?來老媽家沒必要那麼緊張吧!』老媽回過頭看著我,語氣中帶著驚訝。咲良壓低聲音偷偷笑著。真是的,搞得我像笨蛋一樣。進了客廳,我和咲良並肩在沙發坐下。那須先生坐在我們對面,老媽走進了廚房。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這棟大樓裡頭。原來這就是老媽再婚後和那須先生,以及原本要出生的小寶寶一起生活的地方啊!之前我就來過這棟大樓,只是從沒進來過。嗯,正確來說,應該是被騙來過,被咲良騙來了這裡。那是我國三的暑假。那天,咲良要我陪她去參觀報考的高中,沒想到最後卻是來到這裡。後來她還要我把老媽找出來,好讓她與那須先生單獨見面。


想想好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當然,時間並沒有過那麼久啦!看看這棟大樓的外觀還那麼新就知道了。當時咲良也沒對我說實話,她沒告訴我要和那須先生見面,只命令我把老媽找到外頭打發時間。今天也是如此。看來我和咲良的不平等關係,就算過了再久也不會改變。不過,也許會有改變也說不定。之前老媽也對我下過封口令,關於她懷孕的事,要我對咲良保密。老媽的想法是正確的,我也認為這件事不該讓我這個第三者來說,應該由咲良的親生父親那須先生說才對。但咲良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很快就發現我瞞著她這件事,還對我大發了一頓脾氣。印象中,我的人生總是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隼,你在發什麼呆啊?』
老媽端著咖啡從廚房走來,盯著我的臉猛瞧。我這才回過神來。
『沒有啦!這房子真棒。』
我實在說不出口在想什麼,只好隨便搪塞幾句。
『是啊!比起你們父子倆住的地方是乾淨很多。』
我和老爸住的小公寓並不髒,只是亂了點,因為那不光是我們父子倆生活的地方,也等於是老爸的工作場所,所以家裡總是散亂著許多書和資料。
『我倒覺得亂中有序,讓人感覺很舒服。』
出聲的是咲良,簡潔、有力又客觀的意見。我想她會這麼說是為了聲援老爸,也是想給老媽及那須先生一點難堪。
『真有那麼好啊?』
『是啊!是很不錯。』


咲良和老媽微笑以對。這一幕看起來真像是午間連續劇裡愛上同一個男人的情敵,或是媳婦與婆婆間的戰爭,讓我不禁捏了把冷汗。此刻的咲良感覺的確不再是少女,但我卻不曉得怎麼做才算是成熟男子的反應。
『從陽台往外看,景色也很棒喔!』已是成熟男性的那須先生這麼說道,想必他也對眼前的情況感到不知所措。
『看得到富士山嗎?』
『沒辦法耶!因為方向不對。』


『喔~』我含糊地點點頭,停止往窗外看的動作,轉而環顧整個屋內。雖然不像家具賣場展示的那樣華麗,但該有的都有,絲毫沒浪費到一點空間。天花板吊著一盞設計簡約的水晶吊燈,牆上掛著簡單的畫作,地板上鋪著柔軟的毛毯,就連咖啡杯也是優雅的素面青瓷器。
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就像吃飯店的歐風咖哩,總覺得要加點醬油才夠味。
『隼想不想住在這裡?』
老媽盯著我丟出這麼一句話。如果是咲良一定會馬上拒絕,但在這種時候,我想就算回絕也要說得委婉些。這就是身為日本人的慣性,雖然咲良也是日本人。
『可是這裡離學校很遠。』
情急之下,我竟然扯了個很爛的藉口。
『不過,我們這附近也有和隼同校的孩子耶!』
『我還得參加社團。』
唉!居然連社團都搬出來講了。要是老媽再追問下去,我大概只能說還得準備大學聯考了吧!
『算了,我知道你捨不得離開你老爸。』
當我心裡還在盤算下一步該怎麼回話的時候,老媽已經自己下了結論。
『最近隼好像開始進入叛逆期了,和伯父的關係也不像以前那麼好,大概是發生了一些事吧!』
咲良明知道我和老爸因為瀨戶老師的事曾經鬧得很僵,卻還故意拿出來說。不過,還好她沒說是為了什麼事。
『是嗎?那正好,隼要不要考慮看看?』
老媽的聲音一下子由低變高。
『考慮什麼?』
『和媽媽一起住啊!』
『這、這太突然了吧!』
『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


老媽話一說完,順勢將手擺在那須先生的膝上。
『你說好不好?當初咲良決定到東京的時候,我們原本打算接她過來一起住,但被她拒絕了。』
『所以說,這次不知道隼願不願意搬來和我們一起住。』
那須先生面有難色地看著我。聽到這麼突然的提議,咲良似乎也有點驚訝,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為什麼希望我搬過來?』
現在我也只能先這樣接話了。
『因為很寂寞。』


老媽的回答簡單明瞭,但語氣聽起來一點都不難過,還很有力。也許老媽也察覺到自己的語氣不太妥,立刻將語調轉低,重新又說了一遍:『因為很寂寞。』
不過,這次反而顯得太刻意。我看只要再加上一點動作,她就可以去演戲了。
我呆呆地看著老媽的臉,意外發現她臉上有些異狀──她的雙眼含著眼淚。咲良和那須先生也注意到了,氣氛馬上變得凝重。
老媽快速用指尖拭去淚水。
『我知道你一定覺得這屋子很冷冰冰的,沒辦法,因為我們兩個都在工作,而且又沒有孩子陪在身邊,回到這裡也只是睡覺罷了。如果有孩子,怎麼可能維持得那麼乾淨?我也不想這樣,但孩子就是沒了。』
那須先生把手放在老媽的肩上安慰她。
『謝謝你們今天來看我們,我真的很高興。只不過,看到你們,我就會想起這裡真的少了什麼。』
真糟糕,這下該怎麼辦才好?這就像是看到不想看的連續劇,卻找不到搖控器轉台一樣。但我又不能就這樣起身離開。
『我知道向隼提出這個要求太突然了。』
『嗯,太突然了。』


那須先生溫柔地拍了拍老媽的肩膀。
想不到咲良卻立刻站了起來,說:
『就算這樣,我也不會搬離現在的宿舍到這裡和你們一起生活。』
啊!原來如此。
咲良壓抑著怒氣堅決地回答。我這才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被妳發現啦!』
老媽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一旁的那須先生來不及反應,老媽只好趕緊接著圓場。
『不過,我們會一直等到妳改變心意。』


老媽直盯著咲良瞧,沒想到咲良卻一反往常地避開老媽的視線。或許她有感覺到老媽並不是嘴上說說而已。總之,老媽雖然說服我搬來一起住,其實真正的目標是咲良。後來,我和那須先生拚了命地打破這尷尬的氣氛。到了吃飯的時間,我們坐著那須先生的車到中華街用餐。我專心地埋頭猛吃。每道菜都相當美味,想必都下了不少的工夫,讓我打消了想學的念頭。但咲良卻沒怎麼動筷子。我想她大概還在不高興,就把她的那份也都塞進肚子裡,發育期的我正需要補充營養。


離開餐廳的路上,老媽偷偷在我耳邊說:
『要是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喔!』
起初我還以為她是在說我和老爸處不好的事,後來仔細想想,老媽應該是在說咲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