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公寓 3 | 誠品線上

妖怪アパートの幽雅な日常 3

作者 香月日輪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妖怪公寓 3:受了傷的心,將會讓憎恨的靈魂趁虛而入……學校裡有鬼?謎樣的新老師?夕士的校園生活實在太刺激了啦!口袋裡躲著一個精靈、書包裡放了一本魔法書、上學前得先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受了傷的心,將會讓憎恨的靈魂趁虛而入……學校裡有鬼?謎樣的新老師?夕士的校園生活實在太刺激了啦! 口袋裡躲著一個精靈、書包裡放了一本魔法書、上學前得先沖冷水修煉「晨間水行」……有哪個高中生是這樣子的啊?!新學期開始了!升上二年級的夕士,生活也有了「全新」開始。原本只想當個平凡人的他,現在不但成了塔羅牌魔法書《小希洛佐異魂》的主人、擁有二十二個沒什麼用的使魔,還在美少女除靈師秋音的監督下開始了嚴酷修行──幸好,有琉璃子的超美味料理隨時幫他補充元氣!雖然成了魔書使,但夕士的學校生活還是和平常一樣──只有那個新來的英文老師三浦很不尋常,尤其是他望著女生的眼神,似乎充滿了恨意!某天,夕士聽說學校倉庫裡會傳出怪聲音,於是悄悄前往查看,結果真的感應到一股黑暗力量。突然,三浦出現了,他渾身散發出的感覺竟然和倉庫裡的詭異氣息一模一樣!三浦老師究竟和學校的鬼故事有什麼關係?而這一回,魔法書裡又會出現什麼樣的使魔來幫助夕士呢?……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香月日輪出生於和歌山縣。目標是從事翻譯、配音員等各式各樣的職業,曾經於少女漫畫同人誌進行創作活動,但最後還是以獲得「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新人賞」的《壞孩子怕幽靈!》一書出道成為作家。《妖怪公寓》一書獲得了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富士電視台賞。其他的作品有《芳姆阿雷斯》系列、《大江戶妖怪瓦版》系列、《下町不思議町物語》系列等。目前一邊將自己作品中的登場人物和背景設定改編成漫畫,激發創作靈感,一邊活力十足地寫著小說。在講談社「YA! ENTERTAINMENT」系列的官方網站(http: shop.kodansha.jp bc books ya-enter )上有愛犬小花的照片和日記「香月日輪的幽雅日常」連載。目前住在大阪。紅色香月日輪こうづきひのわ

商品規格

書名 / 妖怪公寓 3
作者 / 香月日輪
簡介 / 妖怪公寓 3:受了傷的心,將會讓憎恨的靈魂趁虛而入……學校裡有鬼?謎樣的新老師?夕士的校園生活實在太刺激了啦!口袋裡躲著一個精靈、書包裡放了一本魔法書、上學前得先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25048
ISBN10 / 9573325047
EAN / 9789573325048
誠品26碼 / 2680396864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0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黃金週結束,公寓恢復了平靜的日子,我則是回到學校上課。


高二第一學期開始的四月,同樣參加了英語會話社的同班同學田代看著我,歪著頭說:
「你是……稻葉吧?」
「幹嘛?」
「哦,沒有啦!我覺得你好像變瘦了,是不是?」
「請說我變結實了好嗎?」
我還在春假期間學會使用魔法囉!這句話我當然不敢跟她說(就算我說了,她大概也不會相信吧)。


從今年春天開始,班上換了一個新的英文老師。
三浦勝正,才剛當上老師三、四年,年齡不到三十歲,可是看起來卻像個有氣無力的中年男子。
他長了一張神經質的蒼白小臉,銀框眼鏡後面的眼睛很大,給人一種好勝的感覺,看起來很聰明,但卻相當陰沉,正經八百的模樣似乎很難相處。
「三浦在學生時代好像參加過學生劇團哦!」
田代不知道從哪裡得來這個消息的。這些女人怎麼都收集這種八卦啊?
「劇團?看不出來耶!那、那種人搞戲劇?是前衛藝術的小劇團嗎?」
「不是,好像是古典戲劇,聽說還當過主角。」
「真是看不出來。」
三浦如果更陽光一點的話,倒還算得上是型男。他的體格和長相都不差,也還很年輕。他上課深入淺出,教學方式也非常俐落,想必他頭腦相當聰明。
可是,太陰沉了。他身上完全沒有在學生劇團飾演過主角的「華麗」和「自信」,現在的三浦感覺只剩下「殘骸」而已。
「他好像在上一所學校出了什麼問題哦!」
田代壓低聲音說。我非常認同。
「原來如此……他也經歷了一番折磨啊!」
正經八百的人不懂得變通,一旦煩惱起來就停不了。
我立刻猜想,也許三浦在上一所學校時因為還是菜鳥,才會太過嚴肅,徒增煩惱。想到這裡,就算他陰沉到令人不爽,我也忍不住同情他了。
只要有不懂的問題,三浦便會細心地指導,不過他的眼神卻和細心的指導相反──恐怖得要命。總覺得他好像在心裡說「連這種問題都不會」似的,那種不說出口的陰沉讓我覺得很火大。
 我生怕自己哪天失手揍他一頓,所以會盡量避開他。但是對我來說,他只是單純的任課老師,不是導師,除了課堂上之外完全沒有交集,所以倒覺得無妨。


梅雨季節過了一半,外頭還是持續著惱人的壞天氣。
雨下個沒完,天氣悶熱得不得了,校園內也跟著沉沉地暗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
条東商校忽然傳出了鬼故事。


「有嗎?什麼東西啊?」
「妖怪……吧!聽說有人聽到奇怪的聲音。」
「是哦!」
對於田代的話,我哼笑了一聲。又不是國小,高中裡面也不可能有「廁所裡的花子」,現在連國中都沒人在說這種怪談了。
「但是聽說從以前開始,那裡就很怪了~」
田代口中的「那裡」,就是體育館兼禮堂的舞台上方那間小倉庫,裡面放了更換窗簾的工具等小東西。
一般人不會進出那個地方,不過因為那是戲劇社的人放小道具的地方,所以社員們經常會去。據說從很早以前開始,社員們之間就有這樣的「傳聞」。
「如果在那裡找個東西、待久一點的話,就會明顯地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那裡本來就異常狹窄,是個塵封的幽暗地帶,所以大家都說那個房間很恐怖。」
田代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萬事通表情說。
「這種東西都是因為當事人自己想太多了。現在正好就是那種年紀,而且戲劇社的人本來就喜歡被人看吧!」
「啊!你怎麼這樣講?稻葉,你會受到教訓的。」


對了,升上二年級之後,我不但和田代同班,還坐在她隔壁。
在一年級暑假之前,田代被捲入嚴重的車禍而受傷的時候,偶然的命運讓我接收了她的傷,結果她只受了重傷,沒有生命危險。
那時候發生的現象稱為「同步感應」,讓我和田代的精神以及靈力聯結在一起。雖然田代不清楚,但她似乎稍微有感覺到當時和我合一的狀況,當她痊癒回到學校之後,便突然和我熟了起來。哦~這其實不太重要。
對於除了長谷之外很難和其他人混熟的我來說,這或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說不定。
不太擅長和女生來往的我也因為秋音的關係,漸漸能夠與和秋音同類型的女生開心聊天了。也就是說,田代和秋音確實是同類,總是開朗地說話、大剌剌地笑,是那種不拘小節的豪爽女生,讓我可以展現自我、放心地聊,不以為苦。
可是──
就算坐在隔壁,連中午吃飯時間都像這樣跑來跟我一起吃飯,實在是有點那個哦!田代。
而且還加入了兩個田代的朋友──由於大家面對面坐著,所以坐在最後一排的我便處於被三個女生包圍的狀態。女生就去跟女生坐成一堆就好啦!幹嘛要包圍我啊?
不過,如果要我刻意跑去跟別的男生吃飯,我也覺得很詭異。最重要的是,条東商校稀少的男生過半數都在大廳(學生食堂)吃飯。在教室裡吃便當、麵包的全是女生,午餐時間的大廳裡則是擠滿了男生。男生們覺得這樣比較好,便全跑去大廳了。
在大廳吃便當……這實在太奇怪了。所以我現在是唯一一個在班上吃便當的男生。
「每次看到稻葉的便當,我都覺得好好吃哦!」
「而且又整齊又可愛~」
「簡直就像是直接把雜誌上的照片剪下來一樣~」
當琉璃子做的超美味、美麗、完美無缺的便當被稱讚時,我總像是自己被讚美似的高興又自豪。可是,每天打開便當盒的時候,以田代為首的女生們就一直叫個沒完,同時也有幾個男生冷冷地看著我。超困擾的。
簡直就像是我在討她們歡心一樣,根本就不是這樣,不要誤會好不好?
呃,我說到哪裡了?
對了對了,剛才是在說「廁所裡的花子」吧!


「聽說從今年年初開始,那個房間又變得讓人更毛骨悚然了。」
田代總是會在吃午飯的時候,說起各式各樣不知道有沒有根據的傳聞。當作背景音樂隨便聽聽是還滿有趣的。
「這個我也聽學姊說過。之前她因社團活動而留到比較晚的時候,就聽到那個房間裡傳出了喃喃自語的聲音。」
田代的朋友櫻庭說。
「應該是真的有人在裡面吧!」
「那個房間不是有一個可以看見整個禮堂的小窗戶嗎?羽球社的人在練習的時候看到有人站在那裡哦!」
另外一個朋友垣內說。
「看吧!我就說有人在裡面。」
「吼~~~稻葉,你很煩耶!」
「因為他沒有夢想啦~」
妖怪故事算什麼夢想啊?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算我現在擁有一本魔法書、就算我可以實際使用魔法,我還是不覺得所有的學校怪談或都市傳說都是真的。知道靈異現象實際存在和相信靈異現象是兩碼子事。
我難道是想靠種種想法來維持自己內在的平衡嗎?
「主人,主人。」
微弱的聲音傳來。我驚訝地低頭,在制服胸前的口袋中看見了富爾的臉。
「剛才是不是……有說話的聲音?」
面對著我的垣內緊張地看著我說。
「沒有……我什麼都沒聽到。」
我用力壓住左胸的口袋。
「什麼東西?稻葉,你藏了什麼?」
「太可疑了!」
這個年紀的女生實在很敏感……應該說是敏感過頭了,才會看到影子就開槍。
「你藏了什麼?給我們看。」
「我聽到奇怪的聲音了,絕對沒錯。」
「喂!妳幹嘛啦!」
「把口袋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把制服脫掉。」
「我們要檢查你的東西。」
「妳在摸哪裡啊?」
「不准反抗。」
「快給我跳幾下。」
妳們強盜啊!
這個時候──
「吵死了!」
一陣極度歇斯底里的聲音轟隆響起。我們和教室裡的其他女生都靜了下來。
三浦站在教室後門瞪著我們。
真的是瞪。他強烈的目光中充滿的不只是單純的憤怒,簡直就是「憎恨」。
我們沒敢吭聲。雖然鬧得很瘋,但這只不過是午休時間的胡鬧而已,他有必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們嗎?
三浦瞪了我們好一會兒之後,丟下一句:
「不准給我愛來愛去!」
隨後便離開了。
所有人都傻了。
「他、他在說什麼啊?噁心死了啦!」
田代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也覺得很害怕。
的確,三浦的感覺真的很詭異。雖說老師規勸吵鬧的學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他的憤怒方式也太怪了吧?
最重要的是,我們的行為根本不是他說的那樣。誰在「愛來愛去」啊?少亂說了!在大白天、滿是學生的教室裡,誰會愛來愛去啊?
「愛來愛去是什麼意思?」
櫻庭的臉上出現一個問號。
「呃……嗯。」
田代在支支吾吾的我身旁豪爽地說:
「就是做愛吧!」
櫻庭跳了起來,大叫:
「討厭,真是有夠低級──噁!」
她叫得相當開心,還拍了旁邊的垣內的背。垣內露出苦笑。
「對吧?稻葉。」
「嗯,是這樣沒錯……應該是更……沒水準的意思吧!因為是在形容男女之間,呃……感覺……還有很激烈的動作……」
女生從字面上做了聯想。仔細回想,「愛來愛去」這個用詞也太猛了吧!
「呀~~~什麼嘛!真是的,這是什麼字眼啊?哈哈哈哈!」
櫻庭爆笑出聲,而且她這次往我身上用力拍了拍。
「氣死人了,說那什麼話?這根本就是性騷擾。」
垣內很生氣。
「我們剛剛看起來那麼低級嗎?不會吧!」
田代不改輕鬆的態度。於是我接著說:
「可是,剛才的三浦很奇怪耶!妳們不覺得那不是一個老師看學生的眼神嗎?」
「我是覺得他瞪得很兇啦……」


第五堂課是自習課,所以我來到頂樓的水塔上面。就算是午休時間,也不會有人到這裡來,是我獨佔的秘密場所。
「我不是說不准突然跑出來嗎?富爾。」
富爾在「小希」上面誇張地低下頭說:
「非常抱歉,主人。」
他的態度和話語中完全沒有反省的感覺,真是的。
「我對淑女們的話題非常感興趣,所以忍不住現身了。」
「還淑女咧!你是說那個鬧鬼房間的事嗎?」
「是的,那是很有深度的話題呢!」
「身為怪物,你也會對其他的怪物有興趣啊?」
「……呃,說實話,就如同你所言。」
富爾聳聳肩說。
「那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啦!只是女生想太多而已。我入學之前就從來沒聽過這些事,也沒聽說有人自殺或是發生意外。妖怪怎麼可能突然跑出來嘛!」
「所以更應該去親眼證實一下。」
富爾像是惡作劇一般眨了眨眼。我總覺得自己好像被利用了。
「我們來占卜一下,看看那裡是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吧。」
「占卜?」


我翻開了「小希」的「命運之輪」那一頁。
「命運之輪!諾倫!」
「諾倫!斯寇蒂、丹蒂、兀爾德三位命運女神!」
一陣青白色的雷電閃過之後,一個大大的黑甕和三位女神出現了。
「您叫我們嗎?主人。」
「……!」
一般聽到女神,應該都會想到穿著白袍或是戴著頭紗、彷彿希臘雕像一般的美女吧(連這種想法都過時了嗎)?可是我卻看到在現代甦醒的女神們站在我眼前。
「這、這副白痴女高中生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什麼?」
其中一位女神誇張地在一頭栗子色的大波浪頭髮上別了大花髮飾。另外一位女神則是留著一頭金色長直髮,上面別了一大堆髮夾,兩位女神都化了跟歌舞伎演員一樣的大濃妝,塗上厚厚的口紅,十根手指頭的指甲上黏著的花樣完全不同、彷彿巫婆一般的指甲片,廉價的首飾叮噹作響,還穿著超短迷你裙。
而最後一位女神……竟然是……黑臉?!她的臉烏漆抹黑的,只有嘴唇塗成白色。這不是從前某些白痴超愛的烤肉妝嗎?
栗子色大波浪女神驚訝地說:
「有……有什麼好奇怪的嗎?我是想融入現代嘛!」
「妳說的什麼現代的資訊是從哪裡得到的,斯寇蒂?」
富爾厭煩地問。
「凱特西告訴我的……」
「什麼?那隻吹牛貓啊!妳真是白痴。」
金髮女神突然生氣了。
「那傢伙是最厲害的萬事通耶!」
「哪門子萬事通啊?害我打扮成這副白痴模樣。」
「妳自己不也說想打扮成現代風格嗎?」
「吵死了,老太婆。」
「我只是順水推舟當妳的姊姊而已,我們明明就同年,妳這個賤女人。」
在爭吵的兩位女神旁邊的那位黑臉女神開始抽泣。
「人家早就說不要了嘛~~我討厭這張臉,凱特西那隻笨貓。我也討厭姊姊們~~~」
「……這些傢伙在搞什麼?」
「這三姊妹就是感情不好,明明是三胞胎,要是能夠感情和睦就好了,唉!」
只要三個女的聚在一起就會把屋頂掀了,不管是女神還是女人都一樣。
三胞胎女神中,栗子色大波浪是斯寇蒂,金色長直髮是丹蒂,黑臉是兀爾德。


「讓您見笑了,主人,非常抱歉。」
三個人跪在地上,深深地低下頭。
「兀爾德沒有錯。」
「閉嘴,腦殘女。」
「妳叫我腦殘女?嗚哇!」
「妳們兩個夠了沒?快點幫主人占卜。」
「吵死了,少命令我。」
三個人一邊互相抱怨,一邊把雙手放在黑甕的邊緣開始進行法術。甕中裝著類似水的液體開始旋轉起來。
「諾倫是結合三個人的力量進行法術。有占卜、透視、模擬巫術等等。」
「結合三個人的力量……有辦法結合嗎?」
「不知道,看來相當困難。」
富爾若無其事地笑著說。
「我就知道。」
「小希」裡面的傢伙真是沒一個有用。
「兀爾德,不要哭哭啼啼的,這樣我怎麼集中精神啊?」
「可是~嗚……嗚……」
「啊!只差一點了說,妳們給我安靜一點。」
三胞胎女神一邊尖聲喊來喊去,一邊頻頻看著甕內。然後斯寇蒂終於說:
「我感覺到某種黏稠的東西,主人。」
「……黏稠的東西是指什麼?」
女神們全都笑著搖搖頭。竟然不知道?
「夠了,妳們可以回去了。」
我用力闔上「小希」。早知道就睡個午覺還比較好。
好了,接下來的第六堂課是三浦的英文課,不知道他會帶著什麼表情來上課。
「主人,看來真的會有事情發生。我們還是去看看吧!去看看吧!」
富爾一邊在肩膀上拉著我的耳垂,一邊異常興奮地說。
「好啦!我知道了。等社團活動結束之後再去吧!」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