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陰陽師 伍: 雪花之夢 | 誠品線上

少年陰陽師: 六花に抱かれて眠れ

作者 結城光流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少年陰陽師 伍: 雪花之夢:,十年前企圖殺害昌浩的神秘主謀再度現身!自從異邦的妖影被消滅之後便未再現身的高靇神,某日卻無預警地來到安倍家,並且再次附身在昌浩身上。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十年前企圖殺害昌浩的神秘主謀再度現身! 自從異邦的妖影被消滅之後便未再現身的高靇神,某日卻無預警地來到安倍家,並且再次附身在昌浩身上。小怪一方面擔心昌浩的身體承受不了,又氣又急,一方面對於高靇神突然出現也滿肚子疑惑──尤其,高靇神離去前還留下了一句話:「最近恐怕又會有事發生……」 被高靇神附身的事,昌浩毫不知情,他更煩惱的是自己消滅了怨靈後,開始每晚不斷做惡夢,夢中老是有個陰森的東西飄來飄去,纏住了他。儘管昌浩因此而體力不支,但是一聽小妖們說京城出現了詭異的「百鬼夜行」,他還是跟小怪偷溜出去夜巡,沒想到和夢境一樣,他竟真的被一個亡靈纏上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和織田裕二。當我把第四集的校樣拿到編輯部的時候…… 光:「N崎小姐、N崎小姐,下一集的書名決定了喔!」N:「喔,真快真快。是什麼?」光:「雪花之夢。」N:「好美好美,很好啊!故事內容如何呢?」光:「(沒精神)不知道。」N:「……」光:「一定會抱著雪花睡覺的啦!」這個時候,N崎女士的心裡是這麼想的(大概)……我和這個人共事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譯者簡介 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電車男》、《欠踹的背影》、《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P.S.你好嗎?》、《深宮幽情》等書。

商品規格

書名 / 少年陰陽師 伍: 雪花之夢
作者 / 結城光流
簡介 / 少年陰陽師 伍: 雪花之夢:,十年前企圖殺害昌浩的神秘主謀再度現身!自從異邦的妖影被消滅之後便未再現身的高靇神,某日卻無預警地來到安倍家,並且再次附身在昌浩身上。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3323648
ISBN10 / 9573323648
EAN / 9789573323648
誠品26碼 / 2680298392001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1


所有聲音戛然而止,萬籟俱寂的黑夜,沒有星星。


什麼東西來了。


彰子冷不防地從沉睡的深淵中被拉起來,張開了眼睛。


頭腦還不清醒的她,茫然地想:會是什麼呢?


室內一片漆黑,還不見黎明的影子。每每過了夜半,驚人的寂靜就會淹沒周遭。現在應該正是那個時辰吧?連空氣都安靜得沉重。


彰子緩緩起身。


某種無法形容的東西就在附近。


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氣息,跟以前遇到的妖怪、現在居住的安倍家的主人晴明、晴明麾下的式神都不一樣。


強烈得可怕、透明、清澈而幽遠,玉潔冰清,但並不冷酷。若要形容,就像嚴冬的早晨,連吐出來的氣都會被凍結的那股凜然之風。


但是,這冰冷刺骨的氣息,又彷彿似曾相識。


彰子披上外衣,走出房間,周遭充斥著冰冷的空氣。當然……現在是十一月底,再過幾天就要邁入十二月的嚴冬了,北方山脈已經抹上了淡淡的白色雪妝。


鋪著木板的走廊凍得冰冷,赤腳的她,很快便失去體溫,全身發冷。


她躡手躡腳,像滑行一樣地前進,悄悄尋找氣息的來源。


大概是有所抑制,氣息已不如她剛醒來時那麼強烈。但是,還滯留在這個家的某個角落。


彰子蹙眉思索。


「在……昌浩那裡?」


天氣這麼冷,又過了子時,被不速之客吵醒的小怪,擺出一張臭臉。


它盤起後腳坐著,前腳環抱胸前。白色的毛浮現在黑暗中,身體就像隻大貓或大狗。長長的耳朵撇在後面,圓滾滾的大眼睛是夕陽的顏色。額頭上有個花朵般的紅色圖騰,脖子圍繞了一圈看似勾玉的紅色突起,四肢前端都有五隻爪子。


「小怪」是未徵得它本人同意的暱稱。


想出小怪這個絕妙暱稱的人,就是坐在它旁邊的少年。


今天沒有外出夜巡,所以,正忙著準備年關所有活動的陰陽寮基層人員--直丁安倍昌浩,早早就上床睡得鼾聲大作了。


--剛剛才爬起來。


坐在外廊的小怪,看著身旁一腳曲立一腳盤坐的昌浩。


昌浩察覺到它的視線,鬼黠地揚起了嘴角。


「你好像很不高興呢!每次看你都是這種表情,你不怕眉心的皺紋有一天會定型嗎?」


那是每天聽慣的聲音,但是語氣、遣詞用字,都跟平常不一樣。


昌浩穿著單衣的肩上披著外衣,一隻手肘抵在曲立的腳上。


「前幾天京城被奇怪的烏雲籠罩的事,都沒有人來向我報告詳細內容,所以我親自前來,你卻這樣歡迎我。」


昌浩帶著淺笑,輕輕撩起劉海,散發出成熟的、不屬於人類的淡淡氣息。


小怪的眉梢更加深鎖了。


「不需要報告吧?又沒對貴船產生什麼影響。」


「我畢竟是京城的北方守護者啊。」


「你有過被異邦妖魔封鎖的前科,還敢這樣大言不慚。」


「這跟那是兩碼子事。」


高靇神說得泰然自若。小怪瞪著祂,低聲咒罵:


「高靇神啊,這小子只是一般人類,完全附身恐怕會損耗他的體力。」


小怪向來稍微高亢、像孩子的聲音,多了一分恐嚇。昌浩點點頭說:


「說得也是。對了,神將,老叫我高靇神也很饒舌吧?從今以後我准你叫我的暱稱,這是無比的榮譽哦!」


所謂神,就是這麼唯我獨尊。


昌浩平常的表情、言語、行動都符合他的年紀,所以,一被附身就像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而不只是某部分不對勁而已。老被這樣當成容器,身體搞不好哪天會撐不住。


「而且……」小怪臭著臉說:「拜託你,要來沒關係,總可以先寫封信或派人來通報一聲,多替人類想想吧?」


啪!高靇神雙手一拍,打斷了小怪苦口婆心的勸說。


「對了,為了方便起見,就叫我「高淤」吧,聽起來夠響亮,靈力也強。你要告訴這傢伙哦!」


貴船的祭神用右手大拇指戳戳自己胸口,顯得心滿意足。「……」


小怪把衝到喉頭的千言萬語硬是吞了下去。


安倍晴明率領的十二神將,在眾神中是居最下位的。下位就是下位,所以,不能跟這個名列日本誕生神話中的貴船祭神吵架。


原則上是不能,可是凡事都有限度,忍耐也有極限。


正當小怪滿心毛躁,很想口不擇言地抱怨幾句時,一股受到驚嚇的氣息震盪了空氣。它和高靇神同時轉過頭,看到正驚訝地盯著昌浩的彰子。高靇神先對彰子笑了笑。


「喲,這就是傳說中的藤原大千金啊!原來如此,的確有淡淡的陰影糾纏著她,好可憐。」


「不要當著她本人的面說這種話。」


小怪像咬到了黃連,苦著一張臉向彰子招手。


「不用擔心,我來說明狀況,坐下。」


啪啪,小怪拍了拍自己旁邊空著的地板。彰子斂聲屏氣,緩緩走向他們。


小怪夾在兩人之間--一個是貴船祭神,一個是有不可告人隱情的人類千金。


旁人一眼就看得出來有多緊張的彰子,直盯著昌浩。昌浩瞇著一隻眼對她笑笑,然後低頭看著小怪說:「你要怎麼向她說明?這位千金人不可貌相,膽子相當大哦!」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小怪抬頭瞪了被貴船祭神附身的昌浩一眼,就把夕陽色的眼睛轉向了彰子。


彰子屏氣凝神地看著小怪。


「雖然外表還是昌浩……但是,祂是那位貴船祭神,人稱高靇神。」


「是高淤啦,神將,你有健忘症啊?不過,你那身體從開天闢地用到現在,也差不多該衰老了。 」


要人暱稱自己為「高淤」的高靇神,煞有介事地嘆了口氣。小怪極力壓低聲音反駁祂。


「你憑什麼說我?你自己是名列「記紀」(註1)的天津神(註2)呢。」


高淤神無聲地笑了笑。


小怪半瞇著眼睛,對雙手緊握著放在膝上的彰子說:


「這個神還真怪呢!自從上次那件事以來,就喜歡上了昌浩,老是突然跑來,說些有的沒的話就走了,真叫人不堪其擾。」


「神將,你這張嘴也夠犀利呢!」


高淤神揚起嘴角笑笑,輕輕戳了戳小怪的後腦勺。小怪不耐煩地偏過頭去,冷冷地瞥了祂一眼。


彰子看到這一幕,發現小怪的表情跟平常面對昌浩時完全不一樣,多少有些驚訝。


因為對方是神嗎?但是,從它強裝平靜的模樣,還是看得出來它很緊張。


貴船祭神高靇神是出自《日本書紀》的記載,《古事記》的記載是高淤加美神。可能是因為這樣,才要大家叫祂「高淤」。但是以彰子的身分,哪敢直呼祂的名諱


她微微低著頭,默默聽他們說話。盯著她看的高淤神突然伸出手來,用冰冷的手指扣住她的下顎,將她的臉轉向自己。


「唔……」


看到彰子屏住氣息,肩膀強烈顫抖,高淤神淡淡笑著,瞇起了眼睛。


「喲,原來如此,以人類來說,算是漂亮了,將來值得期待哦!」


面對突發狀況,彰子全身僵直。這也難怪,因為雖然體內是高淤神,但是外表畢竟還是昌浩,他們兩人從來沒有這樣面對面過。


「喂,你不要亂來哦!不然我會被晴明罵。」


小怪抗議,高淤神瞧它一眼,就放開了彰子。但是,彰子還是全身緊繃著。


高淤神斜坐著,看著這樣的彰子,瞇起了一隻眼睛說:


「好吧,反正「這小子」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喂!」


「不要這麼毛躁嘛,如果有其他更好的替身,我也不會選他,問題是沒有。晴明的力量再強大,我也不想借用他的身體。」


因為晴明這個男人,會索求意想不到的東西作為回報。


高淤神說著,隨手撇開滑落臉頰的頭髮,閉上了眼睛。


「最近恐怕又會有事發生,真是一刻也不得閒呢!」


「什麼?」


小怪反射性地反問,但是,高淤神沒再說任何話。


說完最後一句蠱惑人心的話後,昌浩的身體就突然失去了平衡而倒下。


彰子趕緊伸出手來,接住他的身體。


某種清靈撼人的存在衝出昌浩的身體,揚長而去。彰子隱約看到細細長長的東西,輕盈地飄向了天際。


不久後,彰子把追逐那道軌跡的視線,拉回到自己手臂中。發出規律鼾聲的昌浩,已經絲毫感覺不出剛才那種特別成熟、超乎人類的尊貴氣息。彰子這才吐一口大氣,放鬆了肩膀的力量。


小怪擔心地抬頭看著彰子的臉。


「妳還好嗎?因為是完全附身,所以神氣都隱藏在這傢伙體內,但還是很強吧?」


彰子點點頭,眨了眨眼睛。


「祂真的是神呢……那個貴船的……」


那個神叫小怪「神將」。


小怪從未跟彰子說過自己真正的身分。彰子看過幾次被火焰氣息纏繞的年輕人模樣,但是,不知道那是不是小怪的真面目。


當她叫它小怪時,它會回說「我不是怪物」,但是並沒有告訴她其他名字,只說自己是聽候陰陽師差遣的式神,所以彰子還是叫它小怪…… 不過,彰子並未提及這件事。


「小怪,貴船的神是……」


「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神就是這樣,一點都不考慮我們方不方便。」


並不是常常來,但是,都沒有事先預告,所以不能先做好心理準備。


昌浩也從來不知道自己曾被高淤神完全附身。


「要是知道了,大概會大受打擊吧。總有一天他自然會知道,所以現在還是先別告訴他。」


「我明白了。」


彰子溫順地點點頭。小怪眨眨眼睛,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


「啊──不過有件天大的事,我得先告訴妳。」


「咦,什麼事?」


正要把熟睡的昌浩拖到鋪被上的彰子,停下剛剛插入他腋下的手,看著小怪。小怪夕陽色的眼睛閃爍著光亮。


「高淤神是女神。」


昌浩的身體從彰子手中滑落下來。


2


她單薄的肩膀哆嗦著顫動了一下。


聽到微微的翅膀拍擊聲,她閉著的眼睛緩緩張開來。


一個黑影隨著啪沙振翅聲,從某個角落飛下來。


「嵬,怎麼了?」


風音伸出手,讓雙頭烏鴉停在手臂上。烏鴉右邊的頭咕嚕咕嚕低鳴著,張開鳥喙,撒嬌似的偏著頭。


她用來藏身的地方,是城郊的一間小草庵。待在京城裡,隨時可能被發現,但是,她又不能離開京城——因為她還沒取下安倍晴明的首級。要不要合作?


晴明的答案是否,而且是當場做的決定,恐怕不會再改變了。既然這樣,她無論如何都得取下他的首級。


為了等待機會,她藏身在廢棄的草庵裡。問題是,晴明這個人似乎很少走出家門。


所以,她無法採取任何行動,就這樣拖過了半個月。


停在手臂上的烏鴉低聲吟叫起來,好像在訴說什麼。


「怎麼了?」


左邊的頭對著不解的風音,大大張開了鳥喙。


「……沒用的傢伙!」


突然挨罵,風音不由得閉起眼睛,縮起了脖子。


那是穩重、帶點嘶啞的低聲怒斥。充滿威嚴的聲音,使周遭處處產生龜裂,光聽到就會使人的心瑟縮起來。


「竟然連一條老命都拿不到,這是何等失策!」


「啊……這……呃……對不起。」


聽到烏鴉說人話,她並不驚訝,似乎早在預料中。


只是來自烏鴉的斥責真的讓她很沮喪。她微低著頭,不時抬起眼看著烏鴉的紅色嘴喙。


「因為突然闖入了阻礙者……我正在找機會下手,只是一直……」


風音拚命辯解,左邊的烏鴉打斷她,犀利地說:「而且,連施個法術都漏洞百出,我根本就不該派妳來!妳打算怎麼收拾這個殘局?」


風音的肩膀哆嗦顫抖著。


她慢慢張開眼睛,戰戰兢兢地問:


「呃,宗主大人,您是說……」


右邊烏鴉咕嚕嚕低鳴,將鳥喙指向了西方。


「嵬……?」


風音疑惑地蹙起了眉頭,左邊烏鴉冷冷地對她說:


「還魂失敗是妳的失策,妳要自己解決。」


「咦……」


左邊烏鴉就此閉上鳥喙,垂下臉來,不動了。


右邊烏鴉輕輕啄刺風音的額頭,發出低鳴聲,再次指向西方。似乎想告訴她什麼。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