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致富記 2 | 誠品線上

田園致富記 2

作者 芒鞋女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田園致富記 2:溫馨種田,發家致富養包子……失望的次數太多,再重要的人在心裡也開始形同陌路,裴家分了一次家,又再分一次家,結果算計越多的人,日子卻越過越差,裴老頭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溫馨種田,發家致富養包子…… 失望的次數太多,再重要的人在心裡也開始形同陌路,裴家分了一次家,又再分一次家,結果算計越多的人,日子卻越過越差,裴老頭和宋氏更是慘遭親生女兒設計報復,和四個兒子都離了心,晚景淒涼,幸而兄弟間同命相憐,在相互扶持中也能感受到濃濃的兄弟情義。 沈芸諾在裴征無微不至的呵護中,對生活的困境甘之如飴,喜絲,糖水桔子,銀耳……創意不斷,收入不斷,生活越來越寬裕,但也招來了無限的嫉恨,而石膏點豆腐更是把韓裴兩家推到了風浪之尖!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芒鞋女持續暢銷書作者,作品文風細膩,人物生動,情節曲折。希望自己會堅持這個興趣愛好,寫出更多更有意思的作品,回報喜歡我的讀者們。暢銷作品:田園致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田園致富記 2
作者 / 芒鞋女
簡介 / 田園致富記 2:溫馨種田,發家致富養包子……失望的次數太多,再重要的人在心裡也開始形同陌路,裴家分了一次家,又再分一次家,結果算計越多的人,日子卻越過越差,裴老頭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4713025433192
ISBN10 / 3025433191
EAN / 4713025433192
誠品26碼 / 2681467912006
尺寸 / 21X14.8CM
頁數 / 320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期待
秋意涼爽,早晚愈發冷了,山裡的銀耳被摘得差不多了,菌子也漸漸少了起來,沈芸諾琢磨賣了菌子買些棉花回來做襖子,棉被,還有三日才是集市,於是和裴征商量道:這兩日我們不去山裡了,歇兩日,下次趕集的時候買些棉花和布回來。
家裡囤了不少的銀耳,還有菌子、木耳,賣的話也能賣不少銀錢,不過,她不準備像上次那般賣,她打聽過了,鎮上有三家酒樓,十多家飯館子,賣去那種地方,賣得起價格不說,雙方打好交道,以後能賣點其他的,和裴征說了自己的看法:你覺得怎麼樣?
看她滿眼希冀,裴征不忍潑她冷水:鎮上的事情複雜,三哥認識的人多,問問他的意思吧。
酒樓的菜是自己種的,買的肉也有長期合作的鋪子,他們這點東西,對方恐怕是不會收,而且,對方看他們是老百姓,還會壓低他們的價錢,他也不懂,還是這兩回沈聰和他說了不少,隱約明白的。
沈芸諾想想也是,沈聰懂的多,問問他最好不過。
正好,妳許久沒回去過了,明日我們回去看看三哥和嫂子。家裡沒多大的事情,回沈家住兩天也好。
打定主意,裴征收拾了一背簍乾貨,擔心沈芸諾身子弱走不了遠路,趁著天黑,去村子裡讓牛二明日送他們一趟,給了四文銀錢。
回來天黑透了,經過裴家院子,隱約看清是裴娟回來了,裴征淡淡地道:大姐。裴娟被嚇得不輕,認清楚是裴征,吸了吸鼻子,急忙低下了頭去:是三弟啊,怎麼這麼晚了才回來?
聽出她聲音有異,裴征蹙了蹙眉,不再多問道:天黑了,大姐快進屋吧。
以為他會跟著一起,裴娟正欲開口說點什麼,裴征低下頭走了,望著遠去的身影,裴娟抹了抹臉上的淚,推開門進了院。
裴娟的歸家打破了院裡平靜,一家人正是準備睡覺,劉花兒出來關門,眨眼見院子裡站著一個人,嚇得手裡端著的木盆?的聲落地,砸在自己腳上,疼得她齜牙咧嘴,大叫了起來。
二弟妹是我。裴娟出聲,才讓坐下地上的劉花兒回了神,驚魂甫定地望著她:大姐,妳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宋氏不准點油燈,這會兒,也就裴秀屋裡亮著光,聽說裴娟回來了,宋氏臉上掩飾不住的喜色。
在劉山村的那幾日她算是見識到劉家的富裕了,頓頓桌上有肉不說,吃的也是細麵饃,白米飯,日子和地主家的沒什麼區別。
推開窗戶,宋氏一臉帶笑道:娟兒,是妳嗎?怎麼這會兒回來了……朝著已經躺下的裴老頭道:老頭子,快點燈,咱娟兒回來了,這文山也是的,家裡都買牛了,怎麼也不送送娟兒,黑燈瞎火的,出了事可怎麼辦?
嘴裡念叨著,人已經摸黑地點燃了油燈,剛走出去,就看裴娟咚的聲跪了下來:娘,您可要為我做主啊,那個家,女兒是呆不下去了。
宋氏不明就裡道:怎麼了,我和妳爹走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怎麼就呆不下去了?拉起裴娟,借著燈,這才發現裴娟雙眼紅腫,明顯哭了不止一會兒了,她慌了神:老頭子,老頭子,快出來,咱娟兒被人欺負了。
她聲音尖銳,西屋剛躺下的裴征和沈芸諾也聽著了:大姐回來是不是遇著什麼麻煩了?
裴征手輕輕撫摸上她眼睛,眼底一片惠安,柔聲道:睡吧,大姐的事兒有爹和娘在,和咱們無關。
裴娟從來都趾高氣揚,和宋氏一樣不講道理,劉文山性子憨厚,順著裴娟也是看她跟著他吃了苦。
在裴征眼裡,裴娟和劉文山真出了事,也是裴娟自己給折騰的,自家媳婦不記得之前的事兒了,他也不想多說。
沈芸諾拿開他的手,往裡翻了個身子,又被裴征撈了回去。
小洛在裡面,別壓著他了,出來些。大手牢牢地禁錮在她腰間,沈芸諾面色發燙,低低應了聲,閉上眼,困意來襲,竟真的很快就睡著了。
因著要回沈家,三人早早起了床,小洛很少走親戚,聽說去舅舅家,興奮得手舞足蹈,草草喝了點粥,催促沈芸諾快些。
清晨的霧大,裴征背著背簍走在前面,經過裴家院子,裡面靜悄悄的,還籠罩在清晨的靜謐中。
他轉過身,悠悠然牽起沈芸諾手臂:慢些,別摔著了。
牛二家在村子裡,挨著吳桃兒夫家,經過時,吳桃兒正開門,見著她,臉上揚起濃濃的笑道:裴三哥,怎麼來這邊了?
親熱的稱呼叫沈芸諾擰起了眉,看裴征,面色不動,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語氣甚至是冷的:嫂子認錯了,我雖姓裴,一聲三哥卻是不能擔待,嫂子今年二十多好幾了吧?
吳桃兒面色一僵,視線落在兩人交握的手上,?那轉白,撐著笑道:阿諾,你們這是去哪兒啊?
正逢牛二牽著牛車出門,聽著說話聲,認出是裴征,大聲招呼道:裴三兄弟來了啊,我還尋思著去叫你呢。
昨晚兩人沒約時辰,杏山村離得遠,牛二起得早,不想比裴征還是晚了。
走近了,見吳桃兒倚在門口和兩人說話,微微蹙起了眉頭。
兩家離得近,許家稍微風吹草動他們院子裡聽得一清二楚,吳桃兒可不是省油的燈,又看沈芸諾文文靜靜,擔心她被吳桃兒帶偏了,松了手裡的繩子,伸手接裴征的背簍,提醒道:背簍放牛車上,你和弟妹坐上去吧。
牛二眼神警告地看著吳桃兒,惡狠狠地道:許大嫂,裴三兄弟走親戚,和妳有什麼好聊的,妳要想回去了,和許大哥商量不就行了?
吳桃兒娘家在杏山村,往回沒少牛二哥前牛二哥後使喚他,為此,家裡媳婦和他鬧過好幾回了,偏生吳桃兒生怕他媳婦不誤會,不時來挑事。
他認識的人多,哪不明白吳桃兒的意思?長得醜還到處勾引人,他才不待見那種人。吳桃兒心裡惱牛二不給自己面子,又氣沈芸諾不看在同村的份上和她寒暄,咬牙地瞪了一眼牛二,扭著腰肢回去了,姿態妖嬈,看得牛二一陣惡寒。
吳桃兒的性子,出去說誰都不相信,人前老實人後發騷,所以他才吃了悶虧,忍不住提點裴征兩句:離她遠點,邪門得很。
瞧了一眼旁邊的沈芸諾,又覺得自己想多了,以裴征的眼光,哪會看得上吳桃兒?又不是眼睛瞎了。
裴征暗暗點了點頭,神色不明。
扶沈芸諾上了牛車,自己跟著躍上去,挨著她坐下,牽起了她的手,擔心沈芸諾誤會了他:我不認識她。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叫沈芸諾紅了臉,看牛二沒望過來,才松了口氣,低聲道:我明白。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