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歸來 上卷 | 誠品線上

嫡女歸來 上卷

作者 三生糖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嫡女歸來 上卷:這一世,她重生歸來將不再任人隨意擺佈。可她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就有人為她披荊斬棘,清除一切阻礙……都說神武衛指揮使江祈冷血狠戾,京城貴女皆對他避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這一世,她重生歸來將不再任人隨意擺佈。 可她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就有人為她披荊斬棘,清除一切阻礙…… 都說神武衛指揮使江祈冷血狠戾,京城貴女皆對他避之唯恐不及。 安康侯的嫡孫女楚依珞卻道非他不嫁,為此楚侯爺可說是操碎了心。 只有重活一世的楚依珞知道,上一世他俊逸無雙,京城眾女趨之若鶩。 更為她終生不娶,為她報仇雪恨,害她的人他一個也沒放過。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三生糖 三生糖 取名由來是三生三世都是糖,因為糖糖喜歡看甜甜的戀愛,喜歡看小甜餅,也喜歡寫小甜餅,只寫甜文從不當後媽。

商品規格

書名 / 嫡女歸來 上卷
作者 / 三生糖
簡介 / 嫡女歸來 上卷:這一世,她重生歸來將不再任人隨意擺佈。可她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就有人為她披荊斬棘,清除一切阻礙……都說神武衛指揮使江祈冷血狠戾,京城貴女皆對他避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4712927507109
ISBN10 / 2927507104
EAN / 4712927507109
誠品26碼 / 2681860628009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0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非他不嫁
寒冬臘月,滿目蕭瑟。初九半夜,大雪初落。
為什麼?她不爭不搶,為什麼還是有人要來害她?她不甘,她不甘!十四歲的楚依珞夢魘纏身,她在荒唐至極的噩夢中沉淪掙扎。若有來生,若有來生……
忽地,她猛一睜眼,哭喊著要找哥哥楚軒,然後又闔上眼,再度被拖入夢魘中啜泣呢喃。
素來端莊有禮的楚依珞從未如此失儀過,在旁伺侯的丫頭、婆子們見狀全焦急不已,即刻派人前往楚軒所在的清風院稟報。
楚依珞前幾日陪著楚夫人上山禮佛參拜時,不小心從石階上滾了下去,整整昏迷三天三夜。
她爹楚易天和繼母楚夫人只有頭一天做做意思探望了一下,便再也不曾踏足翠玉軒。
楚軒為了妹妹昏迷不醒的事憂心不已,早早交待一旦小姐醒來便得即刻通報。
楚軒理所當然的成了第一個趕到翠玉軒的,他斯文俊朗的面容上滿是焦急,在見到臥倒床榻泣不成聲,滿臉淚痕、面無血色的胞妹後,當下心中一痛。
怎麼了?可是哪裡不舒服?楚軒心急如焚,擰眉怒斥:沒見小姐不舒服嗎?還不快去請林大夫!
荷香被楚軒突來的怒火震得雙腿一軟,慌慌張張的應了聲是,連滾帶爬的奔出翠玉軒。
少頃,楚侯爺也趕了過來,他在睡夢中被喚醒,因更換衣裳加上所在的別院又離這最遠,故耗時不少。然而此時卻依然不見楚易天和楚夫人蹤影。
楚軒冷冷一笑,他也不指望他爹和他那繼母。
依珞這是怎麼了?
孫女哭得撕心裂肺,任是年輕時常年征戰沙場的楚侯爺也是聽得心一抽一抽的疼。他這孫女素來堅強,從未如此失態過。
小姐怕是夢魘了,方才她還閉著眼時就斷斷續續的低泣呢喃……秦嬤嬤心疼道。
見小姐夢魔還不喚醒她?楚軒聞言氣得肺都疼了。
秦嬤嬤縮了一下肩膀不敢頂嘴。
楚依珞像失心瘋般的大哭,任憑楚軒和秦嬤嬤如何勸哄都停不下來,楚軒再也顧不得男女有別,拉開原本抱著楚依珞不停哄勸的秦嬤嬤,強硬的抱住妹妹,輕拍她的臉,語氣轉硬:依珞不怕,哥哥和爺爺都在,沒人能欺負妳!
楚依珞,醒醒!
楚依珞依舊被困在惡魘中喚不醒。
楚軒幾番掙扎,閉了閉眼,心一狠咬著牙給了楚依珞一巴掌,才終將楚依珞拖出夢魘。
楚依珞被打得側過頭去,呆了一下,人是清醒了,但一扭頭看見楚軒及爺爺,眼淚卻又撲簌簌地滾落下來。
哥哥……這一聲哥哥包含了無限的委屈及淒苦。
楚軒攥緊拳頭,懊悔的閉了閉眼,起身離開床榻,轉頭對秦嬤嬤冷聲道:還不幫小姐揉臉,看腫了沒。
秦嬤嬤捏手絹,手勁輕柔的揉著楚依珞略為紅腫的臉頰,滿眼心疼。
大公子您下的手勁也忒大,大小姐漂亮的小臉都腫了起來,哎喲,嬤嬤可心疼死了……秦嬤嬤心疼地喊著,光看她都覺得臉疼。
哥哥。楚依珞又喚了一次,淚眼婆娑:你別死……你別死……
楚軒嘆了口氣,無奈地道:我不是好好站在這嗎?妳夢魘了,哥哥沒死。
楚依珞抹去淚水,苦澀搖頭。她夢見哥哥在她十四歲這年,駕馬墜崖少微星隕。她夢見爺爺因聽聞她的陪嫁丫頭有孕,一病不起。她夢見自己十五歲嫁人,十七歲遭人害死。
短短一生,淒苦悲涼。這個夢太真實,真實得好像她就真那麼活過般。
楚依珞不知如何將這荒唐可笑的夢說給哥哥聽,神思恍惚的坐在床榻上沉默不語。
爺爺,妹妹應該是沒事了,您先回房歇息。楚軒道。
楚侯爺深深的看了楚依珞一眼,目光深沉,靜默幾瞬後才頷首道:好。
楚侯爺走後,楚軒摒退左右,屋內就剩她和楚依珞。
楚軒在一旁的雕花木椅上落了座,沉聲道:依依夢了什麼?可願意說給哥哥聽?
楚依珞悵然一笑,嗓音仍帶著幾分哽咽:只怕說了哥哥不信。
楚軒抬眸凝視著她半晌,許諾道:只要是妹妹所言,哥哥都信。
楚依珞聞言心一酸,淚水像斷線的珠子般,再次滾滾而落。她的哥哥啊……在這世上唯一憐惜、疼愛、永遠毫無條件的相信自己的哥哥……
楚依珞雙眼通紅,默默不語的看著兄長許久才終於下定決心全盤拖出,紅唇方啟,便聽秦嬤嬤敲門道:大少爺,林大夫來了。
楚軒幾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道:進!
林大夫是安康侯府固定看診的大夫,之前他就看過楚依珞的傷勢,十分清楚她的病情,仔細檢查後朝楚軒拱手作揖道:大少爺,大小姐已無大礙,只是小姐這臉得用冷水敷之,否則恐怕還要腫上二至三日。
楚軒本身手勁就大,為了喚醒被夢魘纏身的妹妹,下手毫不心軟。
楚軒頷首道:辛苦你了,秦嬤嬤,帶林大夫去庫房領銀子。
秦嬤嬤應了一聲帶著林大夫離去,不忘帶上房門,房裡此時又剩楚家兄妹倆。
楚軒又問了一次:依依做了什麼夢魘?告訴哥哥可好?
楚依珞手指因緊絞著錦被微微泛白,柳眉死死緊蹙,最後囁嚅道:夢見哥哥墜崖身亡……
掙扎到最後,她終是不敢全盤拖出,重生之事畢竟太過荒誕。
楚軒深深的看了楚依珞一眼,眸光晦暗不明,最後終是無奈嘆息道:沒事,哥哥這不是好好的嗎?
可是七日前哥哥險些落崖驚著妳了?楚軒問道。
楚依珞聞言霎時瞳孔緊縮,忽然痛苦的捂著腦袋,雙唇微微輕顫。想起了,她終於想起了……那不是夢,她是真的重活了!上蒼憐憫她,讓她重生了!
上輩子楚依珞也同樣在陪著楚夫人上雨臺山寺禮佛參拜時,不小心從石階上滾了下去,同樣整整昏迷三天三夜。但當時她是因為楚軒意外離世過度哀傷,以致腳步踉蹌踩空跌落,然而這輩子……
這輩子她卻是被人從身後推了一把才會滾下石階的!
不一樣,有些事跟上輩子不一樣了!她原本該命殞斷崖的哥哥如今安然無恙,那是否表示之後的一切也都將不同呢?
楚依珞輕咬下唇,眸光一閃,眼底燃起希望。
哥哥,倚翠呢?為何我醒來後便一直沒見到她的身影?楚依珞垂眸問道。
她既已重生,那麼倚翠定不能留於身邊。上輩子她被聖上指給宰相嫡子蘇容司,沒想到最後她的夫君居然跟她的陪嫁丫頭勾搭上。
兩人大婚都還不足月,蘇容司就明目張膽的說他要納妾。
現在她還是侯府大小姐,倚翠就只是她的貼身大丫頭,整治一個丫頭還是有辦法的。她也沒想對倚翠做什麼,就想將倚翠調走,不再當自己的陪嫁丫頭便好。
倚翠雖然可惡,但上輩子讓她真正厭惡並且覺得噁心的卻只有蘇容司。
她原以為自己並不是不能容人的,以為自己是大度的,若蘇容司肯好好待她,那收幾個妾室也無妨,可她終究錯了。男人一旦收了妾室,又怎會對妳好呢?蘇容司不正是最好的例子?他當初是多麼疼愛倚翠,可倚翠為他生了個兒子,他立刻變心,最後還迎了二房。
人就只有一顆心,娶那麼多,那他的心又能分成幾份呢?
她好不容易重來一世,不想再為了妾室心煩,不想要夫君的寵愛還得跟別人勾心鬥角。這輩子她想當個貪心之人,她要替自己尋個好夫君,一生一世一雙人。
楚軒沉默幾瞬,淡淡的瞥了楚依珞一眼。
死了。楚軒沉聲道。
什麼?楚依珞目瞪口呆,神情駭然不已。
倚翠死了?怎麼可能?
楚軒知道妹妹跟這個貼身大丫頭感情深厚,原本就擔心妹妹聽聞倚翠死訊時會大受打擊,如今看她這副癡傻模樣,心中一陣不忍。
楚軒輕聲道:她不慎衝撞公主,被皇上賜死。
她如何衝撞公主?楚依珞的頭又開始隱隱作痛,她不禁扶著額,蹙眉問道。
那天恰巧也是樂平公主上山禮佛之日……
楚依珞聽著楚軒的聲音,腦海中卻突然閃過些許片段畫面。那日她隨楚夫人上山參拜,有人自她身後推了一把,她從石階一滾而下,摔得頭破血流,但還未滾到底便讓人攬腰救起,落入一個陌生又溫暖的懷抱。
有人救了她……是誰呢?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晉江文學城超人氣作者,全新筆名!
★暢銷作品:嫡女歸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