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們: 貓爸爸、李家寶 (文學朱家電影書腰版) | 誠品線上

獵人們: 貓爸爸、李家寶 (文學朱家電影書腰版)

作者 朱天心/ 原著; 阮光民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獵人們: 貓爸爸、李家寶 (文學朱家電影書腰版):那年暑假才開始,養育著一群幼貓的貓媽媽正在路邊接受我們的餵食。伴隨著突如其來的貓叫聲,傳說中的貓爸爸出現了……貓爸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那年暑假才開始,養育著一群幼貓的貓媽媽正在路邊接受我們的餵食。 伴隨著突如其來的貓叫聲,傳說中的貓爸爸出現了…… 貓爸爸,大頭黃背,四處打架,管轄範圍比里長還大,卻對定點餵食的里民送往迎來,翻滾撒嬌,多話異常。貓媽媽像鄰長一樣緊守著巷口巷尾的領地,把小貓們教得機警獨立,難以接近。貓妹妹是隻膽小怕人的絕世美貓,在結紮後性情大變,異常黏人,天天在路邊要求人抱。本篇透過呈現一個街貓家族的生命史,側寫其中的困境與憂慮,觸動與反思。 記憶中,那粉雕玉琢的小貓自朋友家抱來時才剛斷奶,我們給他取名叫李家寶。 有別於街頭流浪到家裡的野貓,有了姓的家寶竟如此的不比尋常…… 李家寶是作家朱天心專屬的白貓王子,顏值高,性情冷,不為母貓所動心,唯獨願與朱天心親近。幼犬托托的到來,取代了朱天心與家寶相處的時間。在一次機緣下,家人便提議將親人的家寶轉送給友人的小女兒。沒想到家寶竟絕食數日,再送回朱家時已又髒又瘦,病情一度惡化。在生命的最後,當朱天心輕喚他時,家寶仍強撐著晃了幾下尾巴,以他們之間特有的默契,讓她知道,他原諒她了。 本漫畫改編自知名作家朱天心的散文隨筆集《獵人們》,以街貓觀察為主軸,述寫了自家屋內屋外、街頭巷尾、共享生活場域的貓咪們的故事。人氣漫畫家阮光民再度跨領域改編。以原著中〈貓爸爸〉與〈李家寶〉兩段珍貴的回憶為題,描繪出人貓互動的情感與溫度。透過溫暖柔和的色彩使貓咪們成為記憶中最鮮活的存在;而灰階的背景,除了呈現回憶的年代感外,也隱喻著城市的冷漠調性。 *本書同步收錄漫畫家阮光民、作家朱天心後記文章。 《願未央》 傳主 朱西甯、劉慕沙 ╳ 《我記得》 傳主 朱天文、朱天心 隨書附贈由阿尼默繪製的「他們在島嶼寫作」第三系列電影插畫明信片 「他們在島嶼寫作」第三系列將推出文學朱家紀錄片──上集《願未央》由朱天文以女兒角度追溯父母的生命軌跡。下集《我記得》刻畫朱天文、朱天心在寫作上的突破與追求,兩部片皆由侯孝賢導演擔任監製,展現一代文學家庭面對時代的珍貴紀錄,預定於2022年3月獻映。 《獵人們》的原著作家朱天心是下集《我記得》的傳主之一,導演林俊頴以細膩的鏡頭語言,用心紀錄著朱家成員的文學精神與點滴日常,亦有與家中、街頭的貓狗們互動的珍貴片段,透過影像能更進一步感受到書中訴說的人貓情感,以及對弱勢生命的關懷。 從文學朱家紀錄片出發,到朱天心文學改編漫畫,目宿媒體邀請您一起體會文學的美好。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漫畫 ╳ 文學 ╳ 動保 ╳ 電影 跨界強烈推薦! 「漫長貓志工生涯的甜蜜與缺憾,獵人們終在此書中化成了彩蝶一夢。」 —— 隱匿(詩人) 「我從沒想過,文學與漫畫的相遇能如此美好。正值疫情期間,我收到了《獵人們》試閱本,當時的我每天都非常浮躁。然而,當我開始閱讀這部作品,思緒和心緒瞬間進入一個沉靜的狀態。無論『貓爸爸』或『李家寶』都深深觸動我,我會和我的孩子分享這部作品。」 —— 王師(牽猴子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 「生命堅韌又脆弱,無常與打擊會瞬然而至,偶有光輝出現,又能生出活下的力量。再次被《獵人們》感動!」 —— Raye(十二夜導演) 「曾陪伴不少貓咪的我,《獵人們》漫畫版的寫實畫面直擊人心,喚起許多與浪貓 家貓相處的記憶,疫情期間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沉靜人心之作。」 —— 太陽臉(圖文插畫家) 「與動物相處的每個緣分,構築了我們多彩的生命。」 ——吳宗憲(動物當代思潮召集人) 「在包含〈貓爸爸〉和〈李家寶〉兩篇作品的漫畫版《獵人們》裡,除了讀得出原著朱天心對貓的溫柔情意,也看得見漫畫家阮光民以畫筆療癒讀者的心意:一身金黃閃亮毛皮的貓爸爸如此耀眼,帥氣地過了精彩的一生,與原作者心有戚戚焉的讀者們,也可以少點感傷吧!而家寶貓的離世雖令人揪心,但終究是在溫柔的耳語——『我最愛家寶了』相伴下,闔眼;無限遺憾中,讀者得到了一絲安撫,憑藉著漫畫家所捕捉的瞬間。」 —— 黃宗慧(台大外文系教授,開設「文學、動物與社會」通識課) 「街貓、街犬保護是許多動保人投入動保運動的開端,亦是動平會一直在進行的活動。很高興朱天心的《獵人們》一書改為漫畫出版,相信對動保教育的推廣及普及帶來更多機會,使大眾對生活在我周遭的流浪動物的真實樣貌,有充分認識。所謂的『生命教育』就當如此樸實而日常,不用特地去學習,它就在我們的街角巷弄中,如何與這些獵人們共處、包容與學習。正如動平會在推動街貓友善城市方案所說的,街貓作為小小市民,是城市的眾多靈魂角色之一,指引人族愛與包容。」 —— 林憶珊(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執行長)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漫畫:阮光民、原著:朱天心 阮光民/漫畫 漫畫家,作品深具人文色彩,擅長捕捉台灣庶民的生活,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溫情義理,藉著樸實無華的畫風試圖尋找台灣值得代代相傳的生存價值。歷年多次榮獲大獎肯定,《東華春理髮廳》與《用九柑仔店》亦改編成偶像劇。創作作品:《東華春理髮廳》、《幸福調味料》、《天國餐廳》系列三冊、《警賊:光與暗》系列二冊、《用九柑仔店》系列五冊等,並跨界合作舞台劇《人間條件》漫畫版及《天橋上的魔術師 圖像版》,備受矚目。 朱天心/原著 山東臨胊人,一九五八年生於高雄鳳山。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主編《三三集刊》,並多次榮獲時報文學獎及聯合報小說獎,現專事寫作。 著有《方舟上的日子》、《擊壤歌》、《昨日當我年輕時》、《未了》、《時移事往》、《我記得……》、《想我眷村的兄弟們》、《小說家的政治周記》、《學飛的盟盟》、《古都》、《漫遊者》、《二十二歲之前》、《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獵人們》、《三十三年夢》《那貓那人那城》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 貓爸爸 李家寶 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獵人們: 貓爸爸、李家寶 (文學朱家電影書腰版)
作者 / 朱天心 原著; 阮光民
簡介 / 獵人們: 貓爸爸、李家寶 (文學朱家電影書腰版):那年暑假才開始,養育著一群幼貓的貓媽媽正在路邊接受我們的餵食。伴隨著突如其來的貓叫聲,傳說中的貓爸爸出現了……貓爸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92242
ISBN10 / 9860692246
EAN / 9789860692242
誠品26碼 / 2682109040002
開數 / 18K
尺寸 / 23X17X1CM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80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朱天心《獵人們》散文改編漫畫
阮光民跨界改編溫暖街貓觀察故事
同步收錄漫畫家阮光民、作家朱天心後記文章
隨書贈送「文學朱家紀錄片」電影插畫明信片

試閱文字

自序 : 【自序】
後記 文/阮光民
有些流浪或許是為了尋找歸處,有些可能是本能的可以將身所在之地當成歸處,所以流浪。

這本散文是以朱天心老師為視角,敘述她和家人與周遭巷弄的流浪貓們如何相識、相處。坊間少有關於流浪動物生命教育的作品,從這本書學到很多,也會回想起自己曾經和那些短暫緣分的流浪動物們。

我記得小時候鄉下很少看見流浪動物,或許以前無論是家犬或家貓,大多養在戶外,白天想窩在家或出門散步並不受限,就算是附近有流浪的,牠們也大多彼此認識,自組個出遊團體。或許是當時人類擴張的野心還沒侵害到牠們的居住空間,因此彼此互不打擾,牠們的食與住順著天性;順著自然,安全無虞的流浪不成問題。但是隨著發展,人破壞了太多自然空間了,牠們被迫無奈的接受,接受自稱萬物之靈的我們如何擺佈牠們。

在一開始構思怎麼呈現時,我心裡已經決定用色彩來畫貓,以灰階呈現周遭的背景,一來可以凸顯角色們,二來也隱喻水泥叢林的冷漠調性,雖然故事是以朱老師與家人如何給予浪貓關懷為主軸,不過真的有此熱情的人並不多,畢竟點點星光即使溫暖卻無力照亮整個城市。在分鏡上我也盡量以貓的高度做為視角去構圖,而不是以「人」怎麼看牠們,我甚至淡化朱老師跟家人。我想老師在寫這本散文時,內心也是期許看完作品的讀者即使不伸出援手幫助,起碼可以尊重因為人類而被迫生活在陰暗角落的生命們。

在貓的表演呈現,我是以偏類寫實的做法,太過於寫實的畫法會讓畫面生硬,角色們呆若木雞,這是一種感覺,就像我們可能會喜歡一本筆記本的外觀,但要真的產生情感是在寫進字句之後。寫實的技法或許會覺得好厲害,畫得真好,可是多少會造成了距離感。我主要還是要呈現貓與人之間的互動溫度,因此適時的加了些較像人的表情但也不能過於太卡通般的活潑。

漫畫的改編必須是節錄精華的,有些敘述會轉為畫面的表演,例如李家寶在元宵節要被送給友人時,那段文章敘事我都轉為畫面。家寶在看到紙箱時的表情,以及牠想掙脫小女孩的懷抱並看著朱老師,之後朱老師轉身離開客廳到後院。透過畫面與角色的表演去呈現分離的不捨與難過,有時千言萬語敘述的悲傷抵不過一幅低頭摀著臉沉默的畫面。這也是漫畫可以拿捏圖文是否並存在畫面上的優勢。

本作品雖然以浪貓為主題,但我盼望各位不管看過原著或是漫畫,都能體悟到這個星球的所有動物中,人的生命應該算是長的,腦容量也是最大的。倘若大自然是萬物的客廳,人算是租期最長的過客,我們理當要好好的維護這個客廳,並好好的友善這些只擁有短暫歲月的生命。

《獵人們》後記 文/朱天心


老實說,目宿媒體初次提議將我的《獵人們》改編成漫畫版時,我不無保留和猶疑,原因無它,圖像的長處是跨國界、跨年紀、跨文化、跨身分的⋯⋯,只要眼不瞎,皆可接收並感知。文字相反,它固能踩得深、自我辯證、解釋,但它攜帶滿滿意義的滯重,勢必得借重優秀的翻譯者才能讓部分閱聽人接收一二。

因此,不知該說是我懷疑圖像的限制因此選擇了文字工作,或多年的文字工作經驗讓我不那麼信任圖像。


但終歸目宿這些年來用盡各種方式「不擇手段」的推動文學閱讀、和經典文學的重新被閱讀⋯⋯的成績和信用,讓我簡直找不到理由謝絕,只能共襄盛舉了。

在合作的初始階段(啊其實我什麼都沒做,只首肯了提供多年前的文字素材、並確認了文中李家寶的眼珠顏色),目宿編輯曾捎來幾幅畫師阮光民的畫作,觀畫,我放心了。


光民的畫作中,除了貓們因著毛皮花色有色彩外,場景、人族、天空皆以灰階呈現,完全符合、或該說再次印證我當初下筆時的熱血初衷:暫時讓人族退位,聚焦其他的生靈,提醒讀的人,我們也許是這星球上最龐大的物種(最能為善、也最會做惡),但我們不是唯一和因此就該主導其他生靈依我們的好惡和利害該不該存活的。


我很慶幸與小我一個世代、從未謀面的阮光民能有這場跨界合作,光民的富於人文底蘊和專業的創作,使得多年來深埋在我心底的李家寶和貓爸爸再次重生,——我是噙著眼淚看完阮光民的《獵人們》的。


至於目宿的努力和用心呢?我不得不透露一個小秘密,不久前的一日,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我好友阿修、曹睿的小女兒芊霈,電話那頭,她哽咽著問「天心老師,李家寶年紀多大?我好想他啊⋯⋯」

悲欣交集的,此生我第一次有了一個不到六歲的小讀者,因著阮光民的《獵人們》。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