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神醫 8: 左還是右 | 誠品線上

流氓神醫 8: 左還是右

作者 永恆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流氓神醫 8: 左還是右:,遭人暗算記憶盡失,受盡羞辱嘲諷。一朝記憶恢復,且看他如何反手打臉!由於初次與久仰大名的楚天舒碰面,蘇雪見兩人帶他到泰源最高級的三晉會館消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遭人暗算記憶盡失,受盡羞辱嘲諷。 一朝記憶恢復,且看他如何反手打臉! 由於初次與久仰大名的楚天舒碰面,蘇雪見兩人帶他到泰源最高級的三晉會館消費喝酒,豈料又碰上了喬家大房的兒子,尖酸刻薄的話語,讓場面頓時很難堪。 誰知這世代總是流行現世報,喬學政這番舉動,竟然讓大集團轉而和喬家六房合作,並指定喬詩媛做項目負責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永恆 永恆 紅薯網大神作家,網路文學知名作家,作品極具創意,文章風格獨樹一幟。 作品節奏流暢,情節深刻。 ★網上爽文代表,作品引人入勝,欲罷不能! ★暢銷作品:《流氓神醫》

商品規格

書名 / 流氓神醫 8: 左還是右
作者 / 永恆
簡介 / 流氓神醫 8: 左還是右:,遭人暗算記憶盡失,受盡羞辱嘲諷。一朝記憶恢復,且看他如何反手打臉!由於初次與久仰大名的楚天舒碰面,蘇雪見兩人帶他到泰源最高級的三晉會館消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4710792117652
誠品26碼 / 2682025868001
尺寸 / 18.8X12.9X1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級別 /
開數 / 32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遭人暗算記憶盡失,受盡羞辱嘲諷。
一朝記憶恢復,且看他如何反手打臉!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要左手還是要右手
秦少遊也有點矇,咧嘴道:哇操,妳個母老虎,還會哭?
蘇雪見哭得梨花帶雨地說道:秦少遊,你就是個混蛋,要不是乾爸讓我看著你,你以為我想管你啊?
秦少遊抓了抓頭髮:妳的意思是,妳三天兩頭把我打得鼻青臉腫,還是為我好了?
蘇雪見仰起眼淚汪汪的面孔說道:我哪次無緣無故打你了?哪次不是忍無可忍才對你動手?
狗屁。秦少遊扯著嗓子叫道:就說今天,妳根本就是為了妳相好的裴仁,才動手打我。
你放屁!蘇雪見從地上一躍而起,怒聲尖叫:我跟裴仁清清白白,你不要血口噴人。
她下意識想要用鞭子抽秦少遊,才想起鞭子被楚天舒奪走了。
秦少游往後退出幾步,指著蘇雪見道:我警告妳,別再跟我動手啊,不然我……我讓天哥對妳不客氣……
楚天舒沒好氣的道:瞅你那慫樣兒,丟不丟人?
蘇雪見抬手抹去腮邊淚水,玉指指著秦少遊,憤怒的道:咱們三個人自小一起長大,他是咱倆的發小,你為什麼處處針對他?
秦少遊怒聲道:因為老子討厭他,這個理由夠不夠?
蘇雪見道:他從小就鞍前馬後的伺候你,哪裡對不起你了?
因為從小我就看出那小子心術不正。秦少遊憤然道:小時候被我打了,不敢光明正大的找我報仇,就偷偷摸摸的弄壞我最喜歡的玩具,還在給我打水的時候悄悄往我水杯裡吐口水。
蘇雪見怔了怔,搖頭道:我不相信他是這樣的人。
秦少遊嗤笑道:他是你相好的,妳當然這麼覺得。
滿嘴噴糞!蘇雪見雙眸發紅:你一直就是這麼想我的?在你心裡我就是這麼下賤?
他從小就妄想著要吃你這塊天鵝肉,在妳面前表現當然好啦。秦少遊忽然有些不敢接觸蘇雪見的目光,他別過頭道:這些年他打著秦家的旗號,在外面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妳要是不瞎,就自己去看看。
你不用轉移話題,我承認我對你態度不好,動輒打罵,但是秦少遊你捫心自問,我哪次無緣無故跟你動過手?就你每天眠花宿柳的那些齷齪事兒,我都不願意提。
蘇雪見搖了搖頭,黯然道:我累了,我也不再對你抱任何希望,這次回去,咱們就讓乾爸解除婚約吧,以後你想幹什麼幹什麼,我不會再管你。
聽到這話,楚天舒豁然看向秦少遊,眯眼道:她是你未婚妻?
他頓時意識到自己被秦少遊給耍了,這傢伙分明是因為打不過未婚妻,拿自己當槍使了。
人家倆口子之間的事情,自己摻和進來算怎麼回事?而且還動手打了人家的未婚妻,搞得人家現在要鬧退婚。
這他媽的叫什麼事兒?
他看得出來,蘇雪見並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而且,秦少遊的脾性挨揍太正常了。換了自己是蘇雪見,恐怕會比她打得更狠。
蘇雪見冷冷地道:我們從小定的親,這些年,家裡催了不止一次,可他就是不願意完婚,我以前覺得可能是他玩心重,還不想承擔家庭的責任……
她慘然一笑道:但是現在看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
楚天舒目光閃爍,蘇雪見能說出這番話,顯然對秦少遊是有很深感情的,不然誰願意這麼一直等著一個浪子?
楚天舒來到蘇雪見面前,拱了拱手道:我被那個混蛋糊弄了,不知道妳是弟妹,剛才實在是太不像話了,我真誠向弟妹道歉。
蘇雪見秀眉緊鎖: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也不是你弟妹,以後我跟秦少遊沒有任何關係。
弟妹你放心,今天我肯定給妳出了這口氣。楚天舒戟指點向秦少遊說道:你給我過來。
秦少遊有些心虛的往後縮了縮,訕笑道:天哥,幹嘛啊?
楚天舒冷哼一聲,直接抬步朝秦少遊走去。
秦少遊見識不妙,轉身就往外跑。
楚天舒大步上前,抬手扣住了秦少遊的肩膀。
秦少遊忙道:天哥,有話好好說……哎呦,哇操……
他話沒說完,就變成了慘叫,因為楚天舒已經乾脆俐落的卸掉了他的右肩。
接著,沒等秦少遊反應過來,就又是喀吧一聲,他的左肩也被楚天舒抓脫臼了。
蘇雪見目瞪口呆,沒想到楚天舒會對秦少遊下手這麼重。
楚天舒腳尖一挑,地上的橫刀就飛上了半空。
他抬手抄住,看向蘇雪見,沉聲道:弟妹,今天我幫妳好好出口氣,妳說,是要他的左手還是右手?
說著,楚天舒直接抓住秦少遊的左手摁在了桌上,手裡的橫刀閃電般斬了下去。
哆!
刀尖透過秦少遊指縫,釘入了桌面。
秦少遊嘴角直抽抽,哀嚎道:天哥,你不會是來真的吧?
楚天舒的狠辣,別人不知道,但跟楚天舒在國外一起廝混多年的秦少游很清楚,他知道這樣的事情,楚天舒並不是做不出來。
蘇雪見眼皮直跳。
不過,她仍冷冷的道:你愛對他怎麼樣,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
話沒說完,她就看到楚天舒手裡的橫刀朝著秦少遊的手掌就刺了下去,直接把秦少遊的手釘在了桌子上。
一溜鮮血從傷口飆射出來,把胡桃色的桌面染紅了一大片,看上去觸目驚心。
你瘋了?蘇雪見尖叫一聲,迅速上前把楚天舒推開,手足無措的道:你……你你……你怎麼樣了啊……
她嚇得眼淚都出來了。
倆人在國外一起闖蕩了那麼多年,互相之間默契的很,見楚天舒朝他眨眼,秦少遊馬上反應了過來。
他哀嚎道:不怎麼樣,我覺得我的手要廢了。
蘇雪見伸手抓住刀柄,想把橫刀拔出來,可是卻怎麼都下不了手,急得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楚天舒湊上前,兩根手指夾住刀刃,直接把橫刀拔了出來,又是大股鮮血從傷口湧出,秦少遊不住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