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上等: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 | 誠品線上

黑貓上等: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

作者 羽曜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黑貓上等: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現代人居住以為和平的泡泡世界x人類大戰後喵王國所在的荒城世界真人類x狂暴人類x仿生人x貓族黑貓少女x木蘭x秦始皇x莊子x蒲松齡x孟母x少爺大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現代人居住以為和平的泡泡世界x人類大戰後喵王國所在的荒城世界 真人類x狂暴人類x仿生人x貓族 黑貓少女x木蘭x秦始皇x莊子x蒲松齡x孟母x少爺大心 命中注定的奴隸x貓通道x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 ──這個世界不是全部的世界,還有另外一個世界,跟我們隔開了。這個世界去不了那個世界,那個世界也來不了這個世界。但是,我們是唯一能依著本心而自由穿越黑霧,往來兩個世界的。 ──我現在跟妳說,這是我們獨一無二的貓通道,就在世界摺疊處── ──只有我們可以。但要妳自己找到。 ──回去那個世界,找到妳命中注定的。 「找到奴隸(人類),妳就會幸福快樂(吃飽睡好)一輩子。」 在一片荒蕪的焦土陸境裡,貓族長公主喵阿妮最大的夢想,就是找到一個命中注定的「奴隸」。 她懷抱著阿嬤描述的童話,跨越泡泡的邊境,走進仍未毀壞的那個「世界」…… 「妳就叫喵阿妮吧?」那個人說。 是的,我就是喵阿妮! 為什麼家鄉四處都是狂暴的人類?為什麼有人想要控制一切? 為什麼泡泡裡的和平世界人們都照著規則,毫無生命力的活著? 課本是什麼?可以吃嗎? ——這些疑惑,在那個人第一次就叫對名字之後都不再重要了。 解開困住他的魔咒,追求一輩子幸福快樂(吃飽睡好)的生活—— 跑吧!黑貓阿妮! ~到最後,那些很酷的事情,都會變成我們的日常風景吧! ◎本書特色: ★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系列小說,還包含了漫畫、桌遊。同一IP,不同體驗! ★ 黑貓少女在cyberpunk世界! ★ 你熟悉的、課本裡出現過的古人,可能就是現代仿生人?! ★ 喵王國統治世界,一切都合理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羽曜 羽曜: 半新不舊的人類。 喜歡黑貓,認為黑貓無論如何都最棒。 目前被一隻黑貓馴養著。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 命中注定的奴隸 第二章 長公主、木蘭和阿政 第三章 聽阿嬤的話 第四章 少爺大心、老莊和小松 第五章 說好了,不離不棄

商品規格

書名 / 黑貓上等: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
作者 / 羽曜
簡介 / 黑貓上等: 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現代人居住以為和平的泡泡世界x人類大戰後喵王國所在的荒城世界真人類x狂暴人類x仿生人x貓族黑貓少女x木蘭x秦始皇x莊子x蒲松齡x孟母x少爺大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04795
ISBN10 / 9860604797
EAN / 9789860604795
誠品26碼 / 2682098913004
尺寸 / 15X21CM
級別 /
頁數 / 164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現代人居住以為和平的泡泡世界x人類大戰後喵王國所在的荒城世界
真人類x狂暴人類x仿生人x貓族
黑貓少女x木蘭x秦始皇x莊子x蒲松齡x孟母x少爺大心
命中注定的奴隸x貓通道x黃昏時不要打開課本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命中注定的奴隸



黃昏──
日神逐漸抽去了身影,夜神踩著日神的影子而來。
日神的燦金長袍在夜神的手中染上了深紫幽光。
夜神的黑髮在日神的回眸中是琥珀色的漸層。
光明與黑暗也趁機互相追逐。
一退一進,看似二分,卻逐漸合一。
又逐漸消融。
一切都正在運行著。
只是……
有點睏了。
我打了個呵欠,抬起頭,直盯著遠方的天空。
──這是日神與夜神交纏的時刻,也是兩個世界相遇的時刻,什麼都有可能。妳看,天空顏色多美!
阿嬤的話在腦中一直喵喵喵迴響,讓我耳朵有點癢癢的。
我迅速搔搔耳朵,想起小時候每到這個時刻,阿嬤常牽著我的手一起到王宮最高處的長廊盡頭,等待黑夜來臨。
「喵,好冷喔!」我拉著阿嬤的手,身體跟著縮到阿嬤背後。
不知為何,一天裡的這時刻往往容易吹起莫名大風,而年幼的我特別怕冷,其實不太喜歡被阿嬤帶來吹風。
「嗯。」阿嬤瞇起眼睛,看著我笑了笑,更摟緊了我一點,又轉頭凝視遠方,說──
咦?阿嬤還說了什麼?我有點想不起來……
或者阿嬤根本沒說話,只是風聲……
不,我確定阿嬤真的說了什麼!就像……就像我十分確定看見了她瞇成一條縫的金色瞳孔,堅定而美麗,宛如正跟世界訴說著什麼以及等待回應;這是我族的特徵之一,就像現在的我一樣。
我們都望向遠方。
不同的是我已經離開了王宮,獨自在荒城一處傾毀的高牆上,牆面上好像有幾個寫著「高中」之類已經難以辨認的字,牆腳下停著我的寶貝重機小趴,除此之外就是一大片又一大片廢棄倒塌的舊建築、變形的地面鋪路,還有日復一日逐漸遮蓋荒城的細細黃沙。
到處都是差不多的樣子。
到處都被日神和夜神交疊的顏色包圍著。
穿過建築縫隙中的風,毫不留情地竄到我臉上。
「啊──哈──啾!」
一個噴嚏之後,我知道時間到了,該回去了。
不然,我會有大麻煩!不,應該是很煩──上頭有十五個哥哥,可不是管我管假的呀!
唉!
只能把剛剛想到的什麼暫停一下,趕緊從圍牆直接跳到我的小趴上。
天空又換了一種色彩,也暗了一些。
空氣中嗅得到夜神的味道了。
心想今天在外面晃得比較晚,得趕快回去,便催緊油門,朝王宮方向直奔。
「喵~喵~小黑貓~」邊騎車邊大聲唱歌真的很爽很爽──但是十三哥說女生不能講「爽」這個字,顯得不夠端莊。
為什麼女生不能說「爽」啦?
可是現在別說四下無人,而是四下什麼都沒有,我才不管呢!
「好──爽──啊──喵──」
一路呼嘯而過,以為空寂的道路,我卻好像「錯過了什麼」。
放慢速度,掉頭往回騎,幾棟廢棄商業大樓前有幾道裂痕的矮牆上似乎有個「什麼」。
「妳沒事別亂跑,外面很危險的,有壞東西。」想起從小到大,十三哥不斷的威脅恐嚇,心中驚了一下,但搖搖頭後就把十三哥的話搖出去了。
重點是:什麼是壞東西?會跟我打架嗎?如果我打贏了,可不可以把它吃掉?
十三哥每次都這樣,話只說一半,都不說清楚。
我才不要管他呢,哼!
熄掉引擎,停下小趴,隔了一點距離看著那個「什麼」。
她也在看著我──那是個女孩子耶!
既然是女孩子,那就好辦了。我跳下小趴,也以「女孩子」的樣子去接近她。
她還是一動也不動,只有一雙大大的眼睛眨了一下。
我們的眼神都沒從彼此身上移開。
夜神在旁邊也安靜地看著。
風停了。
「妳很爽嗎?」她輕輕吐出一個問句,大眼睛裡似乎也輕輕浮現出問號,卻沒什麼其他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子不能講這個字!」我脫口而出十三哥的話,心想不妙,莫非我剛剛大聲嚷嚷都被她聽到了?──不要啊!對方是女孩子耶,我想找女孩子陪我玩,不能嚇跑人家!
──完蛋了,沒形象了!她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
我也是可愛的女孩子呀!
現在變回貓身逃走,然後重新再來,有用嗎?
還是假裝沒看到她?可是她是女孩子耶!頭上還綁著好好玩的雙馬尾,搖晃搖晃的,好想抓抓看──
我手足無措的樣子,在她看來一定很蠢。
「妳好可愛。」她又吐出另一句話,也是那樣清清淡淡的,彷彿我上一秒的慌亂完全不存在。
──沒關係,只要有可愛就好!
我收回亂七八糟的思緒,靠近她一點點。
「妳好。」
「妳好。」
「喵,我是喵啊妮。妳是誰?」
「木蘭。」
我又靠近她一點點,這才看清楚她除了大眼睛、雙馬尾,手臂上還戴著盔甲,仗著一把有眼睛的紅色長劍,微弓著背,像男生那樣的坐在矮牆上,裙子底下的雙腿分得有點開。這若讓十三哥看見了,一定說坐沒坐相、沒規矩。
但是,好帥氣啊!
而且她的氣場很好。雖然有些暗流與漩渦,卻是穩定的介於某種白與藍之間的光中流轉。這樣其實滿好的!因為阿嬤說,如果一個氣場滿滿都是光,那才恐怖呢!
我決定走到她旁邊。
「所以,妳姓木嗎?」
「木蘭就是木蘭。」
「喔,那我也是!喵阿妮就是喵阿妮。」
我在她旁邊跟她一起並肩坐下了。
木蘭沒拒絕,也沒什麼太大反應,彷彿我本來就在那裡。
我偷偷聞著她的味道,想要好好記住木蘭。
十三哥說人類女孩聞起來甜甜的、奶奶的,像香草布丁。
我沒聞過人類女孩,我以為木蘭應該也是這個樣子,卻有哪裡怪怪的。她聞起來也像香草布丁,還加上其他味道,像荒城裡的廢鐵味,可又更為冷列、清新,像冬至時的空氣。
──木蘭,妳是人類女孩嗎?或者,妳是……
「我是仿生人。」木蘭突然冒出的話就像接著我的思緒,有點嚇人呢!我不不禁往後縮了一點,她依然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說:「妳是貓族吧!」
我點點頭,完全沒細想她怎麼知道我是貓族。
我比較好奇木蘭是仿生人呀!好想問她好多問題。
喵師教過這世界有三大族群:貓族、人類、仿生人。人類又可再細分為真人類、狂暴人類,而仿生人則依階級各有不同,有些仿生人具備特殊能力,可能有攻擊性。人類和仿生人多在大陸北邊活動,有些地區是真人類和狂暴人類互打,或狂暴人類和仿生人對戰的狀態。
快速複習了一遍喵師教的東西,我雖然上課時睡睡醒醒的,幸好還學了個大概,不算完全空白。
但是,如果木蘭是仿生人,她怎麼會到大陸南方來呢?仿生人不是住在大陸北邊嗎?
這裡只有木蘭一個仿生人嗎?她有沒有同伴?
她是哪個層級的仿生人?她很厲害嗎?
還有……她會不會傷害我?
坐在木蘭旁邊,我才發現她的右手與其說是裝備了盔甲,不如說是整條手臂都是機械手臂,跟她從盔甲裡露出的左手手臂不一樣。木蘭的左手臂看起來「很正常」,就跟我的(或人類女孩的)很像,但是她的右手臂有點讓我害怕。
可是,我想相信她。
如果,第一眼的喜歡不算喜歡,那可真讓我們貓族蒙羞了。
好多問題想問,卻在腦袋中打成了結。
一時語塞。
天邊最亮的那顆星已經昇到頭上。
夜神早就佔據世界。
我應該沒救了──這個時間還沒回王宮,嗯嗯,我得想想到時候回去時該怎麼辦。
──怎麼那麼多事情要想啊?
我只想開開心心的就好了。
唉,該死,還是要快點回去。
我問木蘭:「妳要跟我回去嗎?」
她卻噗哧一聲笑出來。
只有小小的一聲,但我十分確定她那幾乎無表情的臉上,真的有「噗哧一笑」。
我不知道木蘭笑什麼,她又說:「妳好好玩。但是我不要跟妳回去,我就在這裡。」
木蘭指了指不遠處的帳棚,像歷史書裡面畫的從前人類行軍打仗用的那種帳棚,而且所處位置很巧妙地融入周遭環境,難以在第一眼就被察覺其存在。
「那我要回去啦!不然會死得很慘……」我騎上小趴,跟木蘭道別,又有點不捨,「妳明天還在嗎?我明天黃昏再來找妳。」
木蘭沒說話,朝我揮了揮手。
我就當她答應了。
我們這樣算約定了吧?
現下,我沒時間再跟她確認,我得趕快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