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獨生女 6 (完) | 誠品線上

황제의 외동딸

作者 YUNSUL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皇帝的獨生女 6 (完):,從莉亞三歲開始,她的身邊不只有爸爸、塞拉伊琳、佩爾德西爾,也多了阿西西、希托和小小的雙胞胎及豬兔。途中,也出現第一次參與到她生命裡的亞亨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從莉亞三歲開始,她的身邊不只有爸爸、塞拉伊琳、 佩爾德西爾,也多了阿西西、希托和小小的雙胞胎及豬兔。 途中,也出現第一次參與到她生命裡的亞亨和哈維爾。 這些人陪著她一起成長,一起又哭又笑, 一直到如今,她就要步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是的,她要結婚了!還以為這輩子絕對不可能了呢。 甜美的果實得來不易,大魔王關卡也著實難破, 只是好不容易才逃離爸爸魔掌的公主, 是不是又即將落入另一個能把她吃得死死的魔王手裡呢? 帶著回憶與過去,每個人都要迎向不一樣的未來, 關於亞格里森特的故事,也仍在翻閱著嶄新而精彩的章節── 本書收錄番外〈寒冷冬日的少年〉、〈少女對少年說〉、〈下著春雨的那天〉、〈那隻兔子的下午一點鐘〉、〈媽媽的日記〉、〈藍色髮帶的回憶〉、〈將軍〉、〈在你的陰影之下〉、〈如朝陽般和煦〉、〈白色蝴蝶的序曲〉和〈鈴蘭花夜曲〉。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YUNSUL 希望這本書能夠帶給各位一些樂趣。 2022年,紀念《皇帝的獨生女》十週年。 @yunsuljj_notice Blog. http: blog.naver.com yuns201 出版作品: 皇帝的獨生女 月痕 銀的狂想曲 男子地獄 皇太子的未婚妻 領養了反派老爸 刀尖上的唇

商品規格

書名 / 皇帝的獨生女 6 (完)
作者 / YUNSUL
簡介 / 皇帝的獨生女 6 (完):,從莉亞三歲開始,她的身邊不只有爸爸、塞拉伊琳、佩爾德西爾,也多了阿西西、希托和小小的雙胞胎及豬兔。途中,也出現第一次參與到她生命裡的亞亨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7873392
ISBN10 / 9577873391
EAN / 9789577873392
誠品26碼 / 2682109240006
尺寸 / 21X14.8X1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0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異世界冒險的最後不是完結,
每個明天都將是全新的一篇!
終於來到大魔王關卡,
有著女兒控爸爸的公主將面臨此生最大挑戰?!
讀者滿心期待、作者精心準備的番外卷來啦♪

試閱文字

內文 : Ⅰ 寒冷冬日的少年

在我三歲的那年春天,阿西西成為了我的守護騎士。
所謂的守護騎士啊……
雖然聽說過那種存在,但實際擁有還是第一次,所以起初面對這樣的關係時,我不禁感到十分迷惑。畢竟我是個普通人嘛!
而我也像其他普通人一樣膽子很小。
更何況,即便凱特爾隨口同意了這件事,阿西西卻不是那種能夠隨遇而安的人。
是啊,一定是因為親愛的爸爸非凡無比,不然其他國家的君王應該不會這麼輕易地把女兒交出去吧?
阿西西是亞格里森特的黑騎士。
他身為凱特爾皇帝的刀劍,同時也是帝國第一騎士。作為一名騎士,他坐擁了所有了不起的稱號,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最佳騎士。
當然,如果看到本人,可能就不會相信這樣的讚美了。第一次見到阿西西時,我也不敢相信。雖然聽說他的實力的確足以承受那些頭銜,但是從未看過阿西西在沙場上大開殺戒的我實在無法相信。
「他真的是名那麼了不起的騎士嗎?」
我心不在焉地問道,伊琳立刻大聲反駁,彷彿我問了什麼蠢問題般,激動得就連脖子都漲紅了。雖然伊琳經常橫衝直撞的,但是這麼激動的模樣卻很少見。
「那當然了,公主!他可是黑騎士,黑騎士啊!他參與了陛下發動的所有戰爭,在沙場上立下了無數的功勛,也是亞格里森特歷史上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帝國第一騎士名譽的人啊!」
就算她那樣解釋,我也聽不懂好嗎?
我一口氣吸光了所有果汁,然後敷衍地點了點頭。總之,結論就是阿西西很厲害吧?雖然實際見到本人時,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不,這不是貶義,只是事實罷了。我相信任何人看見阿西西的模樣,都不會認為他是個凶神惡煞的黑騎士的。
該怎麼說呢?
凱特爾真的帥氣到令人失去理智的程度,但是阿西西的風格卻不同。阿西西長得十分標緻,甚至漂亮到讓人感嘆起他存在的可能性。
沒想到我竟然用漂亮來形容男人,這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可是他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耶?」
正如我所說的,就外表而言,阿西西看起來連根樹枝都折不斷。他稚嫩的模樣,彷彿無法輕易殺死路過的蟲子。
從低垂的睫毛、如熔金般閃閃發光的金色碧眼,到泛著藍光的一頭銀髮,阿西西身上無一處不散發著纖細敏感的氣息。
要是作為女人出生,我想他的美貌足以讓全世界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不過,與稍稍觸碰就會破碎的柔弱外貌不同,阿西西的氣勢十分逼人。
他可是個皇帝一聲令下,連小孩也會一刀斬斃的黑騎士。
雖然面對阿西西時,遍尋不著傳聞中的殘忍暴力,但我不認為那樣的傳聞是假的。光是阿西西隱約散發出的殺氣,就能讓人略知一二。
想必孩子們不是無緣無故被嚇哭的。
「不過阿西西去哪了呢?」
阿西西成為我的守護騎士,不過才三、四天而已。
令人詫異的是,別說阿西西的聲音,我連他的腳印都沒有見到。
這樣算是失職了吧?
他怎麼能這樣呢?難道守護騎士本來就是這樣當的嗎?!
儘管想要問問別人,然而更讓人吃驚的,是沒有人對於阿西西的缺席感到疑惑。
什麼嘛?原來只有我搞不清楚狀況嗎?
把另一杯果汁遞給了陷入苦思的我,塞拉優雅地回答道。
「公主,騎士大人不是正在守護您嗎?」
「嗯?什麼意思?」
看到我抬起頭後不解的眼神,塞拉輕輕地笑了。我尋著她視線所及的方向將頭轉過去後,看向了微敞著的門外的走廊。
而在那對面,正站著一名男人。
就算不開口問,我也知道他的身分了。
所以他是誰啊?
不對,我是說……他為什麼要站得那麼遠?
「守護騎士本來就會站在那麼遠的地方守護我嗎?」
「我想應該不是吧。」
「那他為什麼要站在那裡?」
我實在無法理解,便忍不住開口問道,塞拉卻只是聳了聳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想讓阿西西踏入這個房間,伊琳瑟縮著身子,什麼話也沒說。
她可是個話匣子耶?
我知道伊琳對阿西西有些反感。
不過既然守護騎士不該用那種方式執行任務,也不能讓我的守護騎士待在那麼遠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那天阿西西臉上的淚水仍然讓我十分掛心。
他究竟為何會哭得那麼悲慘呢?
儘管我們現在還不熟,彼此幾乎是陌生人,可是當阿西西流淚時,我卻會不自覺地跟著心痛,因此我一直很想替他做點什麼。
難道這就是男人眼淚的力量嗎?
「我去把他帶進來。」
過去這段時間,我還以為是他工作繁忙才會無法兼顧守護任務,沒想到他只是躲在遙遠的角落觀望而已。不知情的話也就算了,但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視不管。
我倏地從椅子上跳下,身後的伊琳驚慌地抓住了我。
「您、您要過去嗎?」
看著似乎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而遲疑的伊琳,我的心意變得更加堅決。
就是因為人們做出這種反應,阿西西才會走得更遠不是嗎?
無論我怎麼想也想不通。阿西西又不是拿著劍到處亂揮的瘋子,大家為什麼會這麼畏懼他呢?
啊,我也承認圍繞在阿西西身邊那種陰鬱尖銳的氛圍會讓人有些退縮……總之,現在該把我的守護騎士領回來了。
更重要的是,我本來就很喜歡阿西西。
這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朝氣蓬勃地踢開門,踏上走廊後,站在遠處的阿西西發現了我的身影,嚇得身子一震。察覺到他的腿輕輕抽動了一下,我立刻朝著阿西西大叫。
「不准跑!」
幸好他還保有一絲理性,試圖逃跑的雙腿就這樣安分了下來。
深怕錯過時機的我,趕緊一溜煙地跑過去。跑到他面前的那瞬間,我馬上抓住了阿西西的袖子。
低頭望著被我抓住的衣袖,阿西西將視線轉到了我的臉上。
「你剛才準備逃跑對吧?!」
「……」
阿西西無法回答我的問題。
唉,我就知道會這樣!
這樣下去可不行,身為守護騎士怎麼能一直躲著公主呢?
「為什麼你要逃跑?難道我不是阿西西應該守護的公主嗎?」
「……是您沒錯。」
阿西西順從地同意我的話。
然而他的模樣卻讓我的疑惑像雪球般越滾越大。
「那你為什麼要逃跑?」
「我只是下意識地就……」
無語至極。
我是有多恐怖,竟然讓他下意識地想要逃跑?
唉,難道我是什麼怪物嗎?還真是讓人傷心啊。
因為我一直緊揪著他的袖子,阿西西開始直冒冷汗。我決定放過可憐的阿西西一馬。
不能再欺負他了,不然又會把他嚇跑的。
無論如何,還是先稍微哄一下這個身材魁梧的膽小鬼吧。這才是當務之急。
好乖!真是既可愛又聽話啊!
「阿西西,護衛本來就是在遠處執行的嗎?」
「……不是這樣的。」
似乎有些心虛,阿西西小聲地回答道。
於是我堅定地開口。
「那你為什麼要站在那麼遠的地方?假使我在遠處遇到危險,你也有信心能夠立刻飛奔過來保護我嗎?」
「是的。」
「……」
為什麼他能夠回答得那麼斬釘截鐵?
發現我陷入沉默後,阿西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得到回應,開始偷偷地觀察我的臉色。一個就快二十七歲的青年居然會看三歲小孩的眼色,感覺挺好笑的。
不過他真的好可愛啊。
這樣的想法頓時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啊,我可不是這麼容易就卸下心防的人呢。親愛的爸爸還沒有擄獲我的心,表現得那麼焦急的佩爾德也還沒得到啊!
那麼阿西西究竟是怎麼辦到的,為什麼這麼容易就把我的心牽走了呢?
由於發現自己的偏心而感到意外,我下意識地喃喃自語著。
「那就隨阿西西高興吧。」
既然他不喜歡,我也不打算強求他了。
我將身子轉了過去。
阿西西似乎有些猶豫不決。雖然我在心中暗自等待,但最終阿西西還是沒有叫住我。

到底該拿這個男人怎麼辦才好呢?
我最近的苦惱……就是阿西西!
阿西西、阿西西、阿西西、阿西西!
阿西西啊!!
因為該死的阿西西,我簡直就快要抓狂了。啊,我到底該怎麼處理這該死的守護騎士呢!
真的要瘋了啊!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後,我坐在床沿,皺著眉頭苦思著解決辦法,這時凱特爾也皺起了眉頭問道。
「什麼事情讓妳想得這麼專心?」
你也發現得太快了吧,爸爸。
我維持這個狀態已經快要四十分鐘了,凱特爾對我的不理不睬也將近一個小時,偏偏在我打算上床睡覺時,他才拋出了這個問題。
雖然我本來就不期待他會問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的態度還是讓我心寒。該死的爸爸還真是一點都不貼心啊。
即便不該指望凱特爾什麼,但這是一種心情問題!他連如何維持人際關係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吧吧。」
「嗯。」
「吧吧。」
「幹嘛?」
「吧吧。」
「……」
大概是因為我一直叫他,凱特爾有些不悅地皺起臉來。
爸爸,別露出那種表情好嗎?
對我來說,面對凱特爾唯一的好處就是能看到他那張英俊帥氣的臉,如果連這一點也消失,我還有什麼人生樂趣呢。無論如何,我決定還是先別招惹凱特爾了。要是再火上加油的話,我的生命一定會陷入危機的。
「吧吧,阿西西本來就是那種人嗎?」
把被子使勁地拉進自己的懷裡,我忍不住問道。
凱特爾放下了原本在看的書,並且摘下眼鏡。
戴上眼鏡的凱特爾看起來更加聰明。而親手毀了自己聰明的一面,果真是親愛的爸爸會做的事。啊,那不是重點。
對於我的提問,凱特爾稍微皺了一下眉頭,接著反問道。
「哪種人?」
還有哪種人?
我的意思是,我的黑騎士本來就那麼奇怪嗎?
單純在宮中遇到他的那兩次也就算了,如今他已經成為我的守護騎士,情況又會變得有所不同。
世界上哪有守護騎士會對主人避而不見的啊?
這件事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更何況還是個長相英俊的守護騎士……
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這件事對我的心靈造成了創傷。我反倒希望避開我的人是凱特爾啊。
「嗯……嗯,所以他本來就……那樣嗎?」
「妳是說他本來就膽小如鼠嗎?」
「……」
我努力想找出婉轉的說詞,您怎麼能如此直言不諱呢,父親大人?
發現我無言以對地望著他,凱特爾不以為意地坐下,單手撐起下巴,露出一副瞭然於心的微笑。
該怎麼說呢?
親愛的爸爸,與其說他膽小如鼠,就不能說他是纖細敏感嗎?
啊,你說不可以?好的,我明白了。
我以同樣的姿勢把手臂放在膝蓋上托著下巴,凱特爾便不經意地笑了。
笑什麼笑,趕快回答我的問題啦!
「既然妳都親眼看見了,不就知道了嗎?妳非得來和我確認的居心是什麼?」
「……」
我又無話可說了。
居心?居心?!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我差點就哭了出來。
你這傢伙,我現在才三歲好嗎?!
你以為三歲的小孩知道那種高級用語嗎?當然,縱使我的確知道,但是我也再次深刻地認知到親愛的爸爸對於和小孩子相處有多麼一竅不通。
他居然是我的爸爸,看來我得和我的未來說拜拜了。
「只要放著他不管,這樣就行了。」
凱特爾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再次翻開了書。而我卻無法理解他的回答。
怎麼可以這樣?我怎麼能夠放著他不管?!
凱特爾似乎認為那就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吐出答案後,便再也沒有看向我。
他要我放著他不管?就這樣隨他而去?!
就連一點也不喜歡多管閒事、對於周遭絲毫不在意而出名的我也無法理解這個方法。
不是啊,要是平常的話,我一定不會這麼在意。
我真的有信心對普通人不感興趣,無論對方在做什麼。
但是我總覺得──
如果放任阿西西不管的話,他就會痛苦得要死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身材高大,甚至被稱為帝國第一騎士的男人會以這樣的形象印在我腦海中,但是無論如何,這就是我對阿西西的瞭解。
只要我稍稍忘記關心他,阿西西似乎就會默默離我而去,或是不小心把臉埋進一盆水而溺死。
啊,這是不是有點誇張了?
可惜我總會產生那樣的預感……
「……」
凱特爾靜靜地凝視著陷入苦思的我。
不論是誰,只要三歲的可愛女兒有這種高深境界的困擾時,一定會覺得難能可貴並且提供建議,可惜親愛的爸爸對於育兒就是一無所知。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小小年紀擁有這種煩惱是非常了不起的奇蹟啊!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在意,凱特爾落在我身上的視線並沒有輕易移開。
「妳不睡嗎?」
「吧吧呢?」
「我不睡。」
所以你想怎麼樣?
我理直氣壯地回應他。
「那我也不睡。」
「不行。」
「為什麼?」
「因為妳該睡了。」
哪有這樣的,你這傢伙!
「不服氣的話就趕快長大。」
唉……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好想迅速長大成為大人啊。
怎麼會有這麼討人厭的傢伙?真是讓人無法對他產生任何好感啊!
在我一邊嘀嘀咕咕,一邊聽話地躺下後,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照顧我,凱特爾來到我身旁的位置,在床邊坐了下來。
因為他投身沙場,消失了好幾個月,有段時間如果不是一個人,我反而連覺也睡不好。沒想到凱特爾才一回來,我馬上又恢復了有人伴我入眠的習慣。從一旁傳來了凱特爾的體溫,讓我也不知不覺地安心了下來。
每逢這種時候,我就會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果然還是個孩子。
即便沒有人教過凱特爾,但當我側躺在床上時,他就會開始輕拍我的背。想到他對於這種哄小孩睡覺的手法無師自通,我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剛開始因為無法控制力道,讓我常常在內心暗罵他的粗魯,不過他現在已經來到只要一出手就會讓我昏昏欲睡的境界了。
真不愧是撫養著孩子的爸爸。
「唱搖籃曲給我聽。」
我悄悄地挪動身子,把臉埋在枕頭裡仰望著爸爸。坐在我身旁拍撫著我背的凱特爾,則是一臉要我不要廢話似的回答道。
「直接睡吧。」
「呿。」
搖籃曲對他來說還太困難了嗎?
不,或許我們一輩子都很難變成那樣的關係吧?不過我還是好想聽聽看凱特爾唱的搖籃曲啊。
難道……親愛的爸爸是音痴嗎?
「爸爸,你不會唱歌嗎?」
「不要胡說八道,快點睡了。」
「我睡不著。」
「閉上眼睛睡意就會出現。」
可是我真的沒有睡意啊。
儘管身體十分疲倦,我的意識卻異常清醒。即便閉上了雙眼,卻又想要馬上睜開。由於我閉上眼睛不到十秒鐘又再次睜眼,我這才發現凱特爾一直在旁俯視著我。
於是我有些嚴肅地回答道。
「睡意應該是在來的路上逃跑了,因為它就是不來找我。」
凱特爾開始撫摸我的頭。
被一雙大手輕輕拂過頭的感覺真不錯。那是一股讓人平靜卻又有些發癢的安心感。
「我把它抓回來了,它很快就會出現的。」
「真的嗎?那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呢?」
「都說我抓到它了,妳就再等一等吧。」
「我覺得應該是爸爸把它弄丟了。」
見我陷入苦惱,凱特爾堅定地說道。
「先閉上眼吧。」
我不想啊。
可惜現在如果不照做,總覺得凱特爾會立刻揍我一拳,所以我還是趕緊閉上了雙眼。
啊,但是我真的睡不著啊。
這個時刻,我需要的是媽媽熟練的哄睡手藝。當我再次悄悄睜開眼睛時,凱特爾似乎早知道會這樣,乾脆把我的眼睛給捂住了。
……該死的傢伙。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乖乖地閉上眼,一邊不自在地扭來扭去轉換姿勢。我往旁邊側躺了一陣子,又決定趴著等待睡意,最後再次扭動著身軀。
就在睡意終於悄然降臨時,模糊的記憶中,我聽見低沉的嗓音在我耳邊迴盪。
「睡得真沉啊。」

在莉亞剛入睡的瞬間。
凱特爾意識到自己的嘴角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像這樣不經意地笑出來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即使無法計算,但可以確定的是,這種事相當稀奇。
他早就發現門外出現了動靜。
凱特爾疲憊地扶著額頭,一邊發出了深深的嘆息。
可惜凱特爾也拿他沒有辦法。
「你就進來吧。」
果斷而幽沉的命令。
而能夠聽到那個命令的對象只有一個人。
同時,在這世上會散發那種熟悉氣息和聲響的人也只有一個。
彷彿抹去了行蹤般,像個幽靈一樣推開門走了進來的人,正是阿西西。看見凱特爾的瞬間,阿西西遵循騎士的本分,立刻單膝下跪。雖然沒有禮節上的問候,但是這樣已經足夠了。
「陛下。」
凱特爾用不帶一絲情感的目光掃視著阿西西。
那是既複雜又單純的感嘆。由於各種情緒盤根交錯,他連阿西西在想些什麼都無從得知,只能無條件地選擇接受。
「我在這裡,為什麼你還要守著寢室呢?」
面對凱特爾的質問,阿西西小聲地呢喃道。
「為了守護陛下和公主……」
「快去休息吧。」
反正凱特爾同樣是個無法輕易入睡的人。
聽見凱特爾的話,阿西西咬緊了下唇,似乎沒有要退避的打算。
凱特爾只好嘆了一口氣。
「好吧,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畢竟他也知道,阿西西不是個會聽勸的傢伙。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