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 上 | 誠品線上

非典型重生 上

作者 漁小乖乖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非典型重生 上:頭獎號碼記好了,大考試題複習過了,誰是潛力股、金大腿也知道了,萬事俱備,只欠重生……喝!真重生啦?!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十一歲時,孟正傻了。幸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頭獎號碼記好了,大考試題複習過了, 誰是潛力股、金大腿也知道了, 萬事俱備,只欠重生……喝!真重生啦?!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十一歲時,孟正傻了。 幸好他早已做好「萬全準備」, 正好可以把握機會,重新開創躺贏的勝利人生。 不過,事情好像沒這麼簡單? 他的重生,跟預想中差得……有點多啊! 記好的頭獎號碼落空,孟正的心反而落到了實處, 果然無法指望靠著重生天降餡餅,腳踏實地才是正途。 首先,知識才是真力量,跳級一事先計畫起來, 再把原本將因教育程度不足而抑鬱度日的家人也捎上, 全家一起努力,老老實實靠學習翻轉人生吧! 可沒想到他小小幾個善意之舉, 竟已在未預期處產生一連串蝴蝶效應, 為他帶來扭轉未來、開啟新局的機會……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漁小乖乖 漁小乖乖,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大概是個很安靜的人吧,所以想在安安靜靜的時光裡,記錄一些簡簡單單的故事。故事裡,有人純純地愛著,有人暖暖地守護著。如果你從我身邊路過,那我就從這些故事裡分些許的溫暖給你。

商品規格

書名 / 非典型重生 上
作者 / 漁小乖乖
簡介 / 非典型重生 上:頭獎號碼記好了,大考試題複習過了,誰是潛力股、金大腿也知道了,萬事俱備,只欠重生……喝!真重生啦?!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十一歲時,孟正傻了。幸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941957
ISBN10 / 986494195X
EAN / 9789864941957
誠品26碼 / 2681913078003
重量(g) / 517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類別 / 同性戀
裝訂 / 平裝
尺寸 / 21X14.8CM
重量 / 517
頁數 / 400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沒有金手指,只有滿滿正能量!
原來,他真正能掌握的,
是開創勝利人生的平凡方式。
重生之後,其實並不是事事皆在掌控之中的。
重生不是變成神,依然要對這個世界心懷敬畏。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這天是孟正二十六歲的生日。
臨睡前,他腦海中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個想法:如果世上真有「重生」這回事,那重生前是不是應該做點準備?反正也睡不著,孟正就玩笑般地在網上搜了下過去那幾年的熱門新聞,又把自己那屆的聯考題找出來看了看。
正翻著電子版試卷時,孟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小時候曾在電視上看過某期彩票的開獎,開出了一組非常罕見的號碼,六個號碼竟然組成了一串連號。當時的頭獎獎金為三百萬,這對於當時沒有見過世面的他來說就是個天文數字啊!因此,他始終都記得這件事。不過,因為六個號碼都是連號,這樣的結果太出人意料了,當時好像無人得中大獎。
「嗯,要是真能重生,我就去把那期的彩票買了。」孟正自言自語道。他按照自己的記憶特意搜了下那期彩票的具體情況,尤其注意了下開獎時間。
搜完彩票,孟正注意到手機瀏覽器的搜索欄下面出現了一個「重生以後要做什麼」的相關搜索,他順手就點了進去。網友們的回答大同小異,無非就是買彩票、買股票、買房子……
那個「架把刀橫在脖子上,威脅我爸媽不買房就自殺」的回答把孟正看樂了。
還有人說,要趁著大佬未發跡想辦法抱住大佬大腿……不拘哪位大佬,只要趕在他發跡前和他搞好關係,之後就能躺贏了。這個回答也有很多人點讚。
孟正琢磨了自家的情況,他小時候家裡窮,一點存款都沒有,根本拿不出買房子的錢。除非他能中彩票,那倒是可以用獎金把房子買了,否則買股票、買房這條路是行不通的。至於找大佬抱大腿……孟正搖了搖頭。
孟正的老家村子裡出了一位同姓的大老闆,比著孟正大上幾歲,真正的白手起家,如今已經有上億身家了。此人對朋友特別大方,村裡當初跟著他玩得好的那兩個人,如今沾著他的光,都開上了豪車、住上了豪宅。
但孟正一家卻和這位大老闆的關係非常疏遠。在他落魄時,孟家人從來沒有欺負過他;等他發跡後,孟家人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沾光。
說孟正清高也好,說他傻也罷,哪怕孟正真的重活一次,他事先知道了這位大老闆日後錢途無量並且對自己人非常大方,他們倆依然成為不了好朋友。
原因很簡單,道不同不相為謀。
睡前的思維非常跳躍。孟正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腦子裡又忍不住冒出了一連串的聯想:抱大腿不如啃豬腿→豬腿真好吃→姐姐單位食堂的大肘子真香啊→最近城裡一直鬧豬瘟,都不敢隨便吃豬肉了→饞啊……
孟正嚥了下口水。他決定不再浪費時間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先不說世上肯定沒有「重生」這回事,就算真重生了,如果家境、交際圈、智商、性格等沒有發生顯著的改變,重生人士想要獲得成功也不會像想像中那樣輕鬆吧?
孟正把手機放到一邊,懷著對香噴噴的大肘子的嚮往,就這樣睡著了。

這一夜,孟正做了無數光怪陸離的夢。
夢裡見到了什麼,醒來時全忘了。
第二天早上,孟正迷迷糊糊地掀開被子,低頭在地上找拖鞋。
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
孟正茫然地四下打量。
哪裡都不對啊!這好像是他小時候住過的屋子,屋裡的擺設看上去既陌生又親切。三十多歲的媽媽穿著早就過時的碎花衣服,舉著鍋鏟站在門口,用一種非常不高興的聲音說:「懶豬!這都快中午了,還不趕緊起床?」
孟正無辜地眨了下眼睛。
老房子和年輕的媽媽?
難道我重、重生了?這怎麼可能呢!我肯定還在做夢!
孟正自以為想明白了。孟媽媽眼睜睜看著本來要起床的兒子重新倒回床上,腦袋端端正正地擱在蕎麥枕上,把薄毯子一路拉到脖子,閉上眼睛繼續睡了。
整個行為充滿了挑釁!
孟媽媽呵呵一笑,衝孟爸爸喊道:「孩他爹,把縫紉機上的尺子拿過來。」那把尺子是孟媽媽裁量布料用的,是把厚重的木頭尺子,完全可以當戒尺用。
重生第一天,從被媽媽隔著毯子打屁股開始。

孟正重生了,從二十六歲的生日當天回到了十一歲的暑假。
被孟媽媽用暴力手段叫起來的孟正全憑本能在行事,手裡拿著捲了毛的牙刷,脖子上披著一條破了三個洞的舊毛巾,蹲在天井裡洗漱。他就像是一個打滿了氣的氫氣球,飄飄蕩蕩地吊在半空中下不來,沒有半點腳踏實地的感覺。
孟爸爸憂心忡忡地看了兒子一眼,跑去廚房找孟媽媽,小心翼翼地問:「可梅啊,妳剛剛打孩子時用了多大的勁兒啊?孩子不會被妳打傻了吧?」
「我能用多少力氣?就是嚇唬嚇唬他而已……」孟媽媽一邊抱怨,一邊頭也不抬地攪拌著豬食。廚房這邊有道小門,出了小門就是豬欄。比起一覺睡到中午的懶兒子,孟媽媽更關心豬欄裡養的那頭豬。可不能讓自家的寶貝豬餓到!
全天下的媽媽在抱怨孩子時好像都很擅長「誇飾」這個修辭手法,孟媽媽說孟正一覺睡到了中午,其實這會兒還不到九點。但對比孟奶奶五點就起床,孟爸爸、孟媽媽五點半起床,孟姐姐不到七點起床,孟正因為重生後遺症逕自睡到了八點四十七,好像確實過分了點。
刷完了牙,又洗完了臉,孟正終於覺得腦子清楚點了。
老房子裡沒有專門的盥洗室。孟爸爸在堂屋一角扯了根繩子,全家人的毛巾都搭在那根繩子上。孟正掛好了毛巾,目光一轉就看到了牆上掛著的日曆。
他的眼睛瞪圓了。
後天就是彩票開獎的日子,會開出一組不可思議的連號來!
一瞬間,孟正腦子裡那些「這好像不是夢」、「我真的重生了嗎」、「我為什麼會重生」、「我就這樣重生了」等等的想法全部清空了,所有興奮、疑惑、惶恐等等複雜的情緒全都被擠到了角落裡去,只剩下「彩票」二字在腦海中金光閃耀。
已經沒時間糾結來糾結去的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去把彩票買了!
他衝到廚房裡,忍著激動對父母說:「爸、媽,我要去鎮上!」
「去鎮上做什麼?」孟爸爸問。
「去買彩票!」
孟媽媽眉頭一皺,眼睛一瞪,說:「買什麼彩票!不准買!」
孟家很有點嚴母慈父的意思。一張彩票兩塊錢,在崇尚節儉的孟媽媽看來,兩塊錢買點什麼不好,買包瓜子能嗑半天了,做什麼要去買張沒用的破紙?是,彩票要是能中獎,兩塊錢能換來幾十萬、幾百萬,可孟媽媽從來不指望天上掉餡餅。她沒什麼文化,卻信奉著很多樸素的道理,不勞無獲就是其一。
「媽,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下期開獎號碼了。」孟正激動地大叫。
「做的是白日夢吧?」孟媽媽很是敷衍,半點沒有把兒子的話當真,衝著鍋裡一努嘴,「趕緊的,鍋裡還有粥,自己去舀一碗吃了。」
「三百萬呢!彩票中獎能得三百萬!」孟正的聲音情不自禁地發飄了。
孟爸爸和孟媽媽對視一眼。兩個人沒理會兒子,自顧自地聊了起來。
「妳看,確實是傻了吧?」孟爸爸說。
「可我真的沒用什麼力氣啊……」孟媽媽有些奇怪。
「別是生病了吧?」孟爸爸又說。
孟媽媽騰出一隻手摸了摸孟正的額頭:「沒發燒啊!」
孟正:「……」
哪怕是被父母懷疑了智商,孟正也不想錯過那個三百萬。孟家的家境直到孟正大學畢業前都不太好。雖然孟爸爸和孟媽媽是勤快人,但他們世代生活的這個小山村位於丘陵地帶,耕地資源並不多,每家每戶分到的田地都很有限,哪怕他們夫妻倆一年忙到頭、從早忙到晚,也沒法從地裡賺到多少錢。
等孟正上初中時,孟爸爸和孟媽媽跟著村裡其他的壯年勞動力一起去大城市裡當了農民工,賺到的錢倒是比在家務農時多了,但那時孟正和他姐姐孟朵念書需要的開銷也多了,家裡依然沒什麼餘錢。
如果能拿到這三百萬,孟正就帶著父母去鎮上買房子,再做點小本生意,父母就能輕鬆很多了!
開局一個三百萬,人生瞬間從Hard模式轉為Easy模式!
「媽,我發誓,真能中獎!我用自己的零花錢買,好不好?」孟正懇求道。
「零花錢還不是我和你爸給的,你自己賺到什麼錢了?」孟媽媽氣笑了。
母子倆正說著話,孟奶奶和孟正的姐姐孟朵從小溪裡洗完衣服回來了。孟家的常住人口一共有五位,分別是孟奶奶、孟爸爸、孟媽媽、孟朵和孟正。
猛然見到身體健康的奶奶和留著長髮的姐姐,孟正又恍惚了下。孟奶奶在孟正剛開始工作那年偏癱了,而孟朵念書時都是長髮,等到工作後就剪成了短髮,孟正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奶奶正常走路的樣子和姐姐長髮的樣子了。
聽說孟正想要去買彩票,孟朵和孟媽媽一個看法,說:「有這兩塊錢,買點什麼不好?非要去買這不實用的!你要是嫌錢多,給我吧,我幫你存著。」
孟奶奶則是笑咪咪的,看似在幫孟正,其實還是站在孟媽媽和孟朵那一邊的,大氣地說:「買,讓他去買!小孩子家家的,不跌幾跤就學不會走路。他既然想把錢往水裡丟,叫讓他丟去。好叫他知道,發財哪有這麼容易的?」
對於家裡三個女人時常站在統一戰線上的這件事,孟正已經相當習慣了。她們就是這個性格!別說孟媽媽這會兒捨不得兩塊錢,就是後來孟正工作了,拿著五位數的月薪,家裡的情況漸漸好了起來,孟媽媽依然捨不得浪費錢。
節儉是美德,也是貧窮留下的烙印。
不過,孟正心裡更知道,自家的三位女士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兩塊錢又不是很多,只要他多堅持一下,她們也就順著他的意了。
果不其然,在孟正期待的目光中,孟奶奶對孟爸爸說:「正好家裡需要買點化肥,你不是打算下週去趟鎮上嗎?索性就改今天去!我看啊,你不帶著小正去把彩票買了,他能一直念叨下去!」並非是奶奶慣孫子,確實是孟爸爸原本就有近期去鎮上的打算,要不然孟奶奶才不會這麼容易被孫子說服呢。

吃過中飯,孟爸爸從雜物間裡推出一輛自行車。
這輛車子是孟爸爸和孟媽媽結婚那年買的,那年代的東西品質好,特別經用。這輛年紀比孟正還大的自行車從來沒有壞過。但這種自行車也有缺點,它的整體框架特別大,像孟正這種未成年,身高不夠的,根本沒法騎。
孟爸爸叫孟正坐後頭,帶著他去了鎮上。他們住的村子叫後山村,要去的鎮子叫紅旗鎮。後山村離紅旗鎮挺遠的,騎車要騎兩個多小時,走路要走大半天,非常不方便。如果沒大人領著,小孩是不許獨自去鎮上的,怕遇上拐子。
紅旗鎮底下的村子很多。這麼多村子三三兩兩地分布在山窩窩裡,無數大大小小的路像是蜘蛛網一樣把村子們連在了一起。去往紅旗鎮上的岔路很多。
孟正坐在自行車上東張西望,看什麼都覺得新奇。
不過,這不年不節的,又不是月初趕集的日子,路上幾乎看不到什麼行人。孟爸爸就像是後背長了眼睛一樣:「別晃來晃去的了,抓穩。」
這話剛說完,車子就顛簸了一下。
自行車輪從坑坑窪窪的黃泥路上輾過,留下了兩道車轍。孟正記得很清楚,等他上了高中,政府給他們這片地方重新修了路,新路在另一邊,現在這條由村民們自發壓出來的黃泥路就被廢棄了,以至於孟正瞧著一路上的風景都覺得陌生了。
快要到鎮上時,孟正遠遠瞧見左邊的岔路上走著一位孕婦。他們和那孕婦離著二十幾公尺的距離。孟正看得很清楚,那孕婦摸著一塊大石頭緩緩地坐了下來,一副身體非常不舒服的樣子。
孟正連忙扯了扯爸爸的衣服:「爸!」
孟爸爸趕緊停下了自行車。這會兒的民風還是相當淳樸的,「碰瓷」什麼根本不可能存在。見那孕婦好半天站不起來,孟爸爸連忙把自行車交給孟正,跑過去詢問孕婦是否需要幫助。
這孕婦懷著六個月的身孕。她臉色蒼白地說,她丈夫外出打工了,家裡還有個中風癱瘓的婆婆,她今天是要去鎮上醫院給婆婆拿藥的,結果肚子不知道怎麼就疼了起來。雖說這點痛還能忍吧,可這附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孟爸爸肯定不能把孕婦丟在這裡不管。仔細問過孕婦的情況後,見她勉強能坐住,孟爸爸就把孕婦扶上了自行車後座,讓孟正扶著孕婦的腰,他則推著自行車。
就這麼著的,三人一起去了鎮上。
到了鎮醫院,孟爸爸帶著孟正一塊兒先陪著孕婦做了檢查。還好,因為送醫及時,孕婦的情況不是很嚴重。但她身上只帶了給婆婆買藥的錢,不夠她自己做檢查,孟爸爸就把準備用來買肥料的錢拿了出來,給孕婦墊付了些。
孕婦對著孟爸爸千恩萬謝,仔細說了自家的住址,又問過孟爸爸是哪個村的人,說是過幾天就託人把錢給孟爸爸送去。
這一通忙乎下來,孟爸爸沒買肥料,只領著孟正去買了彩票就回家了。
孟正把彩票仔仔細細地放在了褲子口袋裡。這可是三百萬啊!他心裡美滋滋的。卻不想,等回到家以後,孟爸爸又偷偷去找孟媽媽嘀咕了,說:「妳兒子肯定傻了!妳猜他買的彩票是什麼?一串連號!就這,他還以為能中獎呢!」
孟媽媽忍不住笑出了聲:「我還以為他夢見了什麼神仙號碼呢!」
孟爸爸再次憂心忡忡:「這孩子有點缺心眼啊。」
「正好下午魚郎來了,我買了一條大鰱魚,晚上燒魚給他補補腦子!」在他們這種交通不方便的偏遠山村裡,還有「挑貨郎」這樣的職業,他們挑著貨物在各村走動,賺點辛苦費。有專賣豆腐的,就叫豆腐郎,有專賣魚的,就叫魚郎。
吃晚飯時,孟媽媽照例把魚頭夾到了她自己碗裡。
大家都習以為常。然而,重生的孟正卻忽然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澀。孟媽媽總說自己不愛吃魚肉,只愛吃魚頭。小時候的他傻乎乎地信了。可是等他大學畢業後,家裡的經濟條件慢慢好了起來,孟媽媽就再也沒吃過魚頭了。到了那時,魚頭都是給野貓吃的。這說明孟媽媽其實並沒有那麼愛吃魚頭。她現在只揀著魚頭吃,分明是一番慈母心,想要把好東西都留給兒女啊!
孟正自詡是成年人,哪裡捨得讓媽媽這樣委屈自己!他趕緊把魚頭從媽媽碗裡搶過來,又給媽媽夾了一塊魚肚子上的肉,殷勤地說:「媽媽,妳吃這個……魚頭我吃。」
孟媽媽:「……」
還是孟爸爸反應快,只見他動作飛快地把魚頭重新夾回到孟媽媽的碗裡,還用左手拍了下孟正的後腦勺,不高興地說:「這麼大一條魚呢!幹嘛跟你媽媽搶魚頭吃!」媳婦就好吃這一口,不孝子竟然敢和媳婦搶!
孟正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他父母之間感情很好,爸爸應該也捨不得看著媽媽委屈自己才對。難道媽媽真的愛吃魚頭?不,肯定是媽媽的演技太好了,不僅把小時候的他給騙到了,還把爸爸騙到了。孟正就一臉嚴肅地對爸爸說:「爸爸,我前兩天在書上看到一個故事,故事裡的媽媽從來只吃魚頭魚尾,非說自己愛吃,其實是為了把魚肉省給孩子們吃……」
不等孟爸爸說什麼,孟媽媽就笑著拆了孟正的臺:「啊,那你誤會了,我就愛吃魚頭。」
「媽,妳不要騙我了,魚頭又沒什麼肉……」
「你不能侮辱我美味的魚頭!」孟媽媽佯裝憤怒地說。
孟正:「……」
媽媽沒有被感動。爸爸倒是有點感動了,頗為欣慰地對媽媽說:「可梅啊,孩子心裡想著妳呢,怕妳委屈自己。」瞧瞧,他們家的孩子多懂事啊!
孟媽媽哼了一聲,點了點孟正的額頭:「你啊,別太信書上的事。你放心,媽媽肯定不會委屈自己的。」她確實愛著孩子,但她也把自己當個人看哩,才不會像村裡某幾個可憐又可恨的女人一樣,只知道作踐自己。
孟正的孝心沒獻成功。他是真信媽媽愛吃魚頭了。可如果媽媽真的愛吃魚頭,那為什麼以後家裡的魚頭都是餵野貓的呢?重生的孟正百思不得其解。
這天晚上,尚且不知道十幾年後的自己會因為迷信各種不靠譜的養生知識而堅信魚頭中寄生著大量寄生蟲,最終忍痛不吃魚頭的孟媽媽在臨睡前悄悄地對丈夫說:「我也發現了,你兒子今天確實怪怪的。」
孟爸爸猶豫了一下,小聲而堅定地反駁說:「……是妳兒子。」
今天的兒子真有點傻兮兮的。這麼傻的肯定不是我兒子,必須是妳兒子!

活動